第162章 舅舅威武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黑衣人却不说话,不过虽然不说话,苏绾也知道他在看她,而且那面纱之后的眸光竟然散发着柔柔的光辉。

  紫玉看对方不说话,陡的拔出剑来,指着黑衣人:“阁下倒底是什么人,若是再不说话,别怪我不客气。”

  对面的黑衣人听了紫衣的话,终于伸手摘掉了头上的斗篷,先露出一半的鬼脸来。吓了紫玉等人一跳,苏绾倒是面色坦然。

  待到黑衣人转过另外半边脸来,众人才看清,他竟然是惠王萧擎。

  苏绾拉开紫玉,走前一步,怀疑的开口:“萧擎,是你吗?你不是?”

  萧擎面容镇定,可是那眸光却散发出温柔的光泽,浅笑道:“是我,我没死。”

  “你没死你装神弄鬼的做什么,京城个个以为你死了,结果你竟然没死,你没死你为什么不出现。”

  苏绾虽然说话凶狠,可是看到萧擎的样,心竟然十分的不舒服。

  她想起了初相见的时候,她对萧擎的喜欢,那怕那时候萧煌也护着她,可是她却并不喜欢他,反而是很喜欢萧擎,因为萧擎就像邻家的大哥哥一般,她看着他,真的想有这么一个大哥哥。

  可是到最后竟然变成这样了。

  莫不是萧擎因为脸上的伤,而憎恨她,所以他才会出现拦住他。

  “你恨我,所以故意拦住我,是吗?你是想报复我是吗?”

  苏绾沉声说道,萧擎却摇头:“绾儿,如果我说我不恨你,你相信吗?”

  苏绾望着他,虽然他曾经算计过他,可是看他此刻的眼神,她忽地相信,他不恨她。

  “既然你不恨我,为什么拦住我。”

  “我想和你道声歉,还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萧擎一说完,紫玉便拒绝:“不行,谁知道你按的什么心,会不会算计我们家公主。”

  萧擎不理会紫玉,只睁着一双眼睛望着苏绾。

  苏绾看着他半人半鬼的样子,想起曾经那样温雅如玉的一个人,光霁雪月仿若青山雅竹一般,今时今日却变成这样了,他最后变成这样,究其原因,也有她的责任。

  “紫玉,让开。”

  紫玉迟疑,但是苏绾已经伸手过来拉开了她,朝前走了几步,然后挥手示意紫玉等人退后。

  紫玉不想退,但知道公主的性格,最后只得一挥手退开了一些距离,不过三个人不敢大意,紧盯着那边的动静。

  萧擎走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苏绾,然后温声说道:“我这鬼样子,你怕不怕。”

  苏绾摇头:“我记得你最初的样子,即便你现在变成这样,你最初的样子依旧在我的脑海中。”

  萧擎忽地笑起来,粗嘎的嗓音和如风一般的温柔。

  “谢谢你绾儿,谢谢你还记得曾经的我,经历了这一段的日子,我忽地知道自己过去错了,我向你道谦,希望你原谅我,不要再记着后来丑恶的我,永远记着最初相见时的我。”

  苏绾没有吭声,萧擎并没有要她说话,只自顾掉头和苏绾并排站在幽径通道上,轻轻的说道:“一直以来,身为太子的我并不快乐,因为自从母后死了后,这世上就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一样,父皇他永远只知道要求我,这样那样,别的人却惦记着我的太子之位,还有朝臣皆对我恭恭敬敬,我外祖父他们不停的在我耳边说,要小心提防你的皇弟们,他们都是图谋不轨的,都想抢你的太子之位的。”

  “谁也不知道,我只想有一个陪着我的人,陪我说话,陪我吃饭,陪我聊天,陪我一辈子,只想要这么一个人,可是没有,那些接近我的人,都只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些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人因为我是我,而关心我爱护我,甚至于后来德妃和襄王母子二人还联手想杀了我,幸好我被人救了,可是却摔断了腿。”

  “那时候所有人都嫌弃我,好像我是废物一般,我不在乎腿废了,我真正难过的是所有人都用一双怜悯的眼睛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废物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关心我一下,包括我外祖父他们,都只觉得绝望,好像陷入了绝境一样。”

  “后来我遇到了你,你像阳光一般的落到我的心里,关心我,还治好了我的腿,那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要牢牢的抓住这抹阳光,一辈子不放手,正因为这抹念头,所以我最后才会做出那样伤害你的事情。”

  萧擎掉头望向苏绾:“绾儿,这段日子我想得很明白,你只是当我是你的哥哥,而不是夫婿,你对我是兄妹之情,而不是男女之情,所以请原谅我那些对你所做的事情。”

  苏绾怔怔的望着他,这样温柔的萧擎,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可是她能相信他吗,他的脸毁了,江山宝座没了,他会不恨她吗?

  这不太可能吧。

  “萧擎,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恨我,说不定正算计着要把我大卸八块,所以你想做什么冲着我来吧,我接着。”

  苏绾执着的说道。萧擎轻笑:“绾儿,我说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永远不会,因为我想做你心中那个大哥哥。”

  他停了一下后说道:“而且我知道了那个真正拥有着厉害医术的人,不是什么你师兄,其实就是你,从来只有你一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有如此厉害的医术,但是治好了我腿的那个人就是你,所以是我狼心狗肺了,那样的对你。”

  苏绾不吭声,这样的萧擎实在让她不敢去相信,仿若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两个人一时间没有说话。

  这里分外的安静,可是武婵所住的院子外面不远处,此时却发生了另外一件激烈的事件。

  有两个人吵了起来,一个女人扯着另外一个女人不放,而那个女人用力的想甩开,可是却甩不开,两个人言词越来越激烈,其中一个大声的叫起来。

  “苏绾,你欺人太甚了,不就是仗着你的出身好吗,就这样欺人吗?明明皇上下旨把我指婚给了萧煌,可你还不放开,你是不是非要从我手中抢走萧煌才甘心。”

  这大声吼叫的女子竟然是那被裴阁老带走的女儿裴溪,而被裴溪拉住的女子长得和苏绾十分的相像,如果细看或许还能看出端睨,可惜现在两个人扭在一起,外人没注意,所以不远不近的一看,便认定了那和裴溪纠缠在一起的人就是苏绾。

  看到裴溪和苏绾闹了起来,很多女人乐得看热闹,也没人过来拉架。

  假苏绾用力的甩开裴溪,发现甩不开,抬手扇了裴溪一耳光,冷骂:“贱人,萧煌根本不喜欢你,你还要死命的往上贴,你这是痴心枉想,他不会娶你的,他想娶的人只有我一个。”

  裴溪本就火大,没想到还被假苏绾给当众打了一耳光,更甚至于说她痴心枉想,裴溪几乎气疯了,扑过去和假苏绾纠缠到了一起,一边撕扯一边大叫:“啊啊啊,你欺人太甚了,这是皇上下旨赐的婚,你竟然这样说我,你好你怎么明知道萧世子和我有婚约,你还缠着他,有本事你放开他,你放开他。”

  假苏绾冷喝:“裴溪,你个疯子,你放开我,放不放,再不放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已经这样欺负我了,还想怎么对我不客气,你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对我使出来,我大不了不要这一条小命了。”

  裴溪刚叫完,忽地感觉到小腹一痛,她飞快的低头看去,看到自己的小腹之上插着一柄匕首,裴溪没想到对面的女人真的敢下狠手,完全的呆住了,而那被她拉扯住了的假苏绾,乘机往后一退,裴溪捂住肚子,指着对面的女人:“你,你竟然敢当众杀人。”

  这一下,四周所有人都看到了裴溪腹部插着的一柄锋利的匕首,鲜血溢了出来,染红了她穿着的衣裙,而她的身子软软的往地上瘫去。

  四周很快有人惊叫起来:“不好了,杀人了。”

  “昭华公主杀人了。”

  “天哪,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这下像炸开了锅一般,而那个假苏绾却已经乘乱跑掉了。

  偏在这时候,里面的新郎官抱了新娘子正准备出来,忽地听到外面杀人的叫唤声,脸色不由得难看至极。

  永昌候夫人带着人出来查看情况,越来越多的人被惊动而围了过来,有人去宣大夫过来替裴溪医治,有人过去男宾那边通知那边的候爷,总之整个永昌候府都乱了起来。

  而苏绾此时正和萧擎在偏静的地方说话,远远的听到武婵院子外面有动静,不由得抬头望过去,耳边却听到萧擎愧疚的温语声响起来:“绾儿,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的。”

  他说完闪身走了,只剩下苏绾一个人在原地站着。

  苏绾掉首望了望,不再说话,脑子里想起萧擎先前说的话,绾儿,希望我们两个人能回到初相见那时候的情谊,还能回到初相见吗?他江山宝座失去了,他的脸毁掉了,他会不怪她吗?

  苏绾正想着,身后的紫玉蓝玉和黄玉等人走了过来,飞快的开口说道。

  “公主那边好像出事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走吧。”

  苏绾懒理再纠结,飞快的走过去,一路直奔武婵的院子外面走去,她人还没有走近,便听到围着一堆女眷里,不少人在大叫。

  “是昭华公主刺伤了裴溪。”

  “是的,我们亲眼所见的。”

  “我也看到了。”

  这些人话刚落,另外一道不满的声音响起来:“你们不要胡言乱语,绾儿她根本不在这里,她在前面的那座竹林那边呢,怎么会跑到这边来杀人。”

  这是慕芊芊的声音。

  可是慕芊芊的话一落,有人不满的大叫:“临阳郡主,这是我们亲眼所见,昭华郡主真的对裴溪动手了。”

  “虽然裴溪和她纠缠,是裴溪不对,但她杀人便是她不对了。”

  这时候苏绾已经走了过来,前面围着的女眷发现了她,哗啦一声,所有人散了开来,同时飞快的退后,每个人看她的眼光,便觉得这女人是丧心病狂的魔女,竟然能下狠心当场杀人。

  而人群中间的慕芊芊飞快的冲过来,拉着苏绾问道:“绾儿,你没事吧。”

  苏绾摇头,望向慕芊芊说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慕芊芊一听脸色难看了一下,飞快的指了指裴溪,此时裴溪已经完全的昏迷了过去,正躺在地上,而她的旁边此时正蹲着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内阁次辅裴大人的妻子裴夫人,裴夫人看到女儿被刺得昏迷过去了,也不知道女儿怎么样了,哭得撕心裂肺,差点没有哭死过去,此时一看到苏绾,早疯了似的尖叫起来。

  “昭华公主,你欺人太甚了,竟然刺了我溪儿,若是我溪儿这一次有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我裴家不会善罢干休的。”

  “这婚事明明是皇上下旨指的婚,我们溪儿有什么错,萧世子那样的人中龙凤,哪个女人不想嫁,你若不满,你大可以去找皇上退婚,为什么要杀我女儿,拿我女儿出气。”

  四周不少的眼光望着苏绾,有鄙视,有不屑,有幸灾乐祸,有看好戏的。

  苏绾身后的紫玉和蓝玉等人不由气恼的叫起来:“裴夫人,你不要胡言乱语,我家公主先前根本不在这里,自然也没有刺伤你的女儿,你不要胡乱栽脏我家公主。”

  “我怎么栽脏你家公主了,你家公主都敢当面杀人了,还怕人说啊,你问问她们,她们都是看到了的。”

  裴夫人一说完,便有夫人附和:“是的,先前裴小姐和你们家公主纠缠起来时,我们看到了。”

  “当时两个人先吵了起来,后来两个人话赶话闹了起来,一闹之下你家公主刺伤了裴小姐,之后吓跑了。”

  “是啊,我们都看到了,看得清清楚楚的,是你们家公主杀人了。”

  “我说过了我们公主根本不在这里,你们胡言乱语。”

  紫玉大叫,可惜没人相信她们。

  苏绾冷眸望着眼面前的一切,想到先前莫名其妙出现的惠王萧擎,再到现在这一出,苏绾唇角勾出讥讽的笑,萧擎他果然是恨她的,所以对她出手了。

  看来这一出戏就是他演的戏码啊,他想对付她啊。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自己在那边被他拦住了,这边便出现了裴溪被刺杀的事情,她明明没有过来,但是众人却认定了她刺了裴溪,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有一个人易容成了她,假装和裴溪吵了起来,然后刺了裴溪一刀,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根本容不得她抵赖,即便她贵为东海的公主,在西楚的京都杀人,这罪也不会轻,哪怕最后老皇帝真的念旧情不杀她,但她日后要想再嫁给萧煌却是不能够的,因为西楚的臣民绝对不会承认这样的事情的。

  呵呵,萧擎果然够厉害,不过她不会坐义待毙的。

  苏绾正想往前一步想查看裴溪的情况,恰在这时,有丫鬟带了大夫过来了。

  “快,快看看裴小姐怎么样了?”

  “是,”大夫气吁喘喘的跑了过来,一路直奔到裴溪的面前,然后迅速的蹲下身子检查,最后飞快的银针扎穴,只是看到裴溪腹部的刀时,那大夫有些为难:“这,这刀若拔出来,很可能会大出血,若是一着不慎,很可能会没命。”

  裴夫人哭了起来:“那怎么办?”

  “夫人不如立刻请御医过来处理,说不定胜算更大一些。”

  老大夫话一落,人群之外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好,本公主立刻命人去宫中请一名御医过来。”

  说话的是八公主冯翔公主,冯翔公主说完掉头命令身侧的一名小太监:“小安子,立刻进宫去宣一名御医过来,记得要快。”

  “是,公主。”

  小安子转身往外奔去,这里老大夫开始替裴溪诊治,至少要稳住她的心脉,等到宫中的御医过来拔刀。

  而那命令小安子去请御医的五公主冯翔公主已经闪身奔了过来,她一过来凶狠的盯着苏绾:“昭华公主,没想到你如此丧心病狂,竟然出手刺裴溪,就算你是公主,那也是东海国的公主,在我西楚国如此狂妄,我父皇不会坐视不管的。”

  慕芊芊立刻瞪着冯翔公主:“你说话注意点,这事还没有查出来呢,等查清楚再来说这话吧。”

  慕芊芊根本不相信裴溪是绾儿刺的,因为绾儿根本没有这么笨,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对裴溪动手,这分明是蠢人才会做的事情,但看那些夫人小姐一口咬定这件事,分明是有人栽脏陷害给绾儿的。

  如此一想之后,慕芊芊的脸色难看极了:“一定是有人栽脏陷害的绾儿,对,就是这样。”

  慕芊芊认定了这个理后,忽地盯上裴溪,怒指着裴溪说道:“一定是这个女人,是这女人找人导自演了这一出的戏码,栽脏陷害的绾儿。”

  慕芊芊的话落,那裴夫人整张脸都气黑了,一口气差点气过去,颤抖着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今日的主家永昌候府夫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出来说道:“临阳郡主,没有人会拿自个的命来开这种玩笑,如若裴小姐现在只是受了轻微的伤,你还能这样说,可是你看她都快要不行了,这世上哪有人拿自个的命开玩笑。”

  “因爱生恨,求而不得,难道不会做出这种事吗?”

  慕芊芊不依不饶的说道,她身侧的苏绾已经伸手拉住了她,现在说再多也没有什么用,所以还是查清楚的好。

  苏绾正要上前查看裴溪的情况,然后好查看究竟是什么人动的手脚。

  偏在这时候,有仆妇叫起来:“候爷过来了,刑部尚书大人过来了。”

  这边的事情早惊动了男宾那边的人,永昌候爷和刑部尚书等人赶了过来,同时苏绾的舅舅凤离夜也赶了过来,他一过来便走到了苏绾的面前,温声说道:“绾儿,你没事吧。”

  苏绾摇头:“我没事。”

  虽然她没事,可是被所有人指责,她心里也不好受,现在看到凤离夜出现,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心里暖暖的。

  凤离夜收回眸光,再掉头望过去的时候,一双清明的瞳眸瞬间拢满了狂风暴雨,阴霾煞气。

  先前这边发生的事情,男宾那边的人都知道了,所以永昌候爷一过来,便脸色不好看的望向苏绾说道:“昭华公主,你竟然胆敢当众杀人,是不是太无法无天了,即便你是东海的公主,也不能如此肆意妄为,何况今日还是小女的大婚之喜。”

  永昌候爷说完也不等别人说话,望向刑部尚书说道:“今日这事有劳尚书大人了,请你先把昭华郡主带到刑部大牢去,待到我家的婚礼结束后,再来查这件事。”

  刑部尚书大人立刻点头:“好。”

  他说完掉头望向凤离夜和苏绾,小心的说道:“如此就得罪昭华公主了,暂时先请昭华公主前往刑部大牢走一趟了。”

  凤离夜冷笑两声,冰冷如寒风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孤倒要看看有孤在,何人胆敢带走昭华公主。”

  ------题外话------

  今日是大年初二,正是走亲访友的日子,祝姑娘们玩得愉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62章 舅舅威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