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请旨赐婚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苏绾一下子醒神,赶紧的伸出手又替萧煌号了一下脉,这一次她集中了集神,全神贯注的号了一下脉,仔细的查探过后,才发现萧煌体内经脉被震碎,还有气息虚弱,原来是假的,他应该是服用了药才会这样的。

  可是他为什么这样做啊。

  苏绾虽然知道,可是因为不明白萧煌心中所想的事情,只好暂shí的不告诉别人。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房间外面响起了手下的叫声:“靖王爷,靖王妃。”

  门外几道身影冲了进来,当头的正是靖王爷和靖王妃,两个人看到床上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的儿子,不由得心痛的叫起来:“儿子,儿子。”

  两个人哭了一会儿,才问房间里的大夫:“怎么样,世子他怎么样?”

  王府的专属大夫望向了苏绾,因为一直是苏绾替世子爷把脉救治的,不是他。

  苏绾起身伤心的禀道:“回王爷王妃,萧煌他受了极重的内伤,经脉被震碎了,现在气息十分的虚弱,只怕不会轻易醒过来。”

  苏绾一说,靖王妃直接的昏了过去。

  靖王爷赶紧的让人把王妃扶到一边,然hòu他问苏绾:“没办法救好吗?”

  靖王爷说不出的伤心,苏绾从他的神容,可看出他是真的挺紧张萧煌的,心里略放一些心,不过因为心里摸不准萧煌装受了重伤想干什么,苏绾并没有告诉他们,只伤心的摇头,然hòu陪着靖王爷和靖王妃二人伤心。

  苏绾本来是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先前伤心,哭了起来,此刻两个眼睛红红的,水汪汪的让人一眼便看出她此刻心中的伤心。

  靖王爷只得强忍着心头的悲痛劝了两句:“你莫要太难过了,煌儿他不会有事的,他吉人自有天像,老天一定会保佑他平安无事的。”

  苏绾点头,哽声说着:“我不碍事的,我撑得住,相信萧煌一定不会有事的。”

  靖王爷点了头,可待到他一出了房间,外面便响起他冷沉肃杀的喝声:“来人,立刻去请大夫,把回春堂,济世堂和悬医阁的坐堂大夫给本王找来,快。”

  外面立刻有了动jìng,屋子里苏绾又开始给萧煌施针,之前她是想施针护住萧煌的心脉,然hòu让凤离夜用内力帮助萧煌修复内力,看能不能救他,可现在知道他是假的,她也就不做那无用的功夫了,可是装还是要装的,一会儿的功夫,,苏绾又哭了起来,而这一回她哭的时候,抓着萧煌的手,萧煌便用手在她手心里写字。

  “我假装受重伤,宫里定然派御医过来给我动手脚,到时候我就假死,你可以进宫请旨要嫁给我,老皇帝不会不同意的……”

  萧煌写完苏绾心里敞亮,原来他是使诈让老皇帝同意她嫁给他。

  如若他假死过后,她说要嫁给萧煌,老皇帝即便不同意,只怕也阻止不了。

  等到老皇帝下了旨意,他们成亲的那天,萧煌便可以借机醒过来,到时候老皇帝想不同意都难。

  苏绾想想便来火,想嫁个人都这么难,不过眼下这倒也是最稳妥的一个办法。

  可是待会儿御医过来若是乘机给萧煌下毒怎么办?还有假死的事情,怎么瞒过去啊。

  苏绾想着,忽地想到了萧煌和她说这件事的目的,因为舅舅精通毒术,所以不管是解毒还是假死,只要舅舅出面,就没有麻烦。

  其实她出面也可以办到,可关jiàn她现在手里没有解百毒的解毒丸,更没有假死药之类的东西。

  这些药要耗费很多名贵的药材,方能制出那么一枚来,所以平常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制……

  苏绾想着,忍住心头的悲痛,起身走到凤离夜的身边,抽抽泣泣的和凤离夜说道:“舅舅,我有话要与你说……”

  凤离夜诧异的挑了一下眉,望向苏绾,没有多问,便自与苏绾走到房间的一侧,苏绾小声的把萧煌的情况告诉了凤离夜,然hòu问凤离夜是否有可防百毒的解毒丸,还有假死药……

  如若舅舅没有,这事还真有些麻烦。

  凤离夜挑了挑眉望向萧煌,没想到之家伙竟然是装的,他就说奇怪,明明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中了敌人的计,还落了这样重的伤,原来是装的啊。

  虽然这不是什么上层的招数,不过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凤离夜想着,从身上取出两枚小药瓶,仔细的告诉苏绾,一枚红的是解毒丸,一枚黑的是假死药。

  苏绾立刻高兴的取了药瓶在手,然hòu走到了萧煌的身边,在他的手心写下了几个字……

  舅舅手中有药。

  萧煌一听,松了一口气,倒是挺高兴的,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顺利的娶到了苏绾了。

  苏绾借着替萧煌拔针的时候,把那枚红色的解毒丸喂进萧煌的嘴里。

  她刚把药丸喂完,便听到外面响起了下人恭敬的禀报声响起:“见过王爷。”

  靖王爷陪着几个人走了过来,那几个人打头的第一个竟然是宫中的御医,身后是几个随行的小太监。

  靖王爷脸色特别的不好看,他儿子受了重伤,老皇帝急巴巴的派御医过来,能有什么好事。

  不过皇帝既然派了过来,他就不能得罪,只能恭敬着,不表露半分不悦。

  “朱御医,请。”

  朱御医是一个高瘦的中年人,眼睛细长,眼里精光四射的,不过听到靖

  光四射的,不过听到靖王爷的话,,还是十分客气的回话:“王爷请,世子眼下怎么样,可有好转一点。”

  靖王爷的脸立马苦了,若不是忍住,眼泪都要下来了。

  “还请朱御医费些力,一定要救我儿一命,他,不太好。”

  靖王爷话落,朱御医眼神亮了亮,抬脚走进了萧煌的房间。

  房间里,苏绾正伏在床前替萧煌拔身上的银针,听到脚步声响起,便站起了身。

  她眼睛红红的,摆明了是刚哭过的。

  靖王世子伤重,朱御医更相信了两分。

  靖王爷望向苏绾说道:“昭华公主,这是宫里皇上派来的御医,让他替世子爷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替世子爷施手。”

  “好。”

  苏绾的声音都有些沙哑,朱御医立刻走到床前,看床上的萧世子安静的躺着,朱御医眼睛暗了一下,仿若蛇瞳,说不出的阴冷,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恢复如常了,伸出手替萧煌诊脉。

  屋子里鸦雀无声,只一会儿的功夫,朱御医起身,满脸的凝重,一脸表情就是萧世子没救了的样子。

  “靖王爷,昭华公主,世子爷的外伤尤还好治,只是这内伤,经脉好像被震碎了,气息太虚弱了,看样子不太好啊。”

  靖王爷抱拳说道:“请御医尽全力一施。”

  不过朱御医却不施手,而是望向苏绾说道:“人都说昭华公主医术高超,还是请昭华公主施手吧,说不定还可以试。”

  苏绾骂了这朱御医一声老狐狸,因为这个人摆明了是怕染上什么事,上次有御医进靖王府,结果一回宫,便倒了大霉。

  所以他还是悠着些吧。

  苏绾正想到一边去开汤药,就算装也要装得像样一点,不过她还没有动手,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

  下人进来禀报,回春堂,济世堂和悬医阁的坐堂大夫过来了。

  靖王爷大手一挥,命令外面的三个大夫进来。

  三人拎着药箱,气吁喘喘的进来,然hòu挨个的到萧煌的床前替萧煌诊脉,最后个个都说情况不太妙,这话落到靖王爷的耳里,几乎是诛心之言,痛得他差点想揍几个大夫一顿。

  最后还是忍住了,请几个大夫联手合议一下,尽全力的救救自己的儿子。

  这一回几个大夫没有推辞,苏绾也没有出手。

  因为本来就是没重伤的事情,根本不用她出手。

  她只要装装样子就行,想到装样子,苏绾眼里擒着泪水坐到了萧煌的床前,伸手拉着萧煌,伤心欲碎的说道:“萧煌,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你醒醒,快醒过来吧。”

  房里个个感叹一句,昭华公主和萧世子果然情深意重,十分的恩爱,看萧世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昭华公主伤心的。

  那边三个大夫已经合议开汤药,而宫里来的朱御医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摆明了避嫌的意思。

  靖王爷巴不得他不插手呢,以防朱御医动手脚。

  三个大夫开了汤药熬了让萧煌服下去,苏绾乘装哭的时候,试了一下萧煌的脉像,发现并没有中毒,所以她又继续装哭。

  如此一来,时间慢慢的过去,很快天晚了,晚上三个大夫又合开了一副汤药,结果苏绾悄悄的一诊脉,发现这汤药里竟然下了毒。

  苏绾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本来她还以为宫里的御医会动手脚,谁知道老皇帝竟然如此刁钻,根本没让朱御医动手脚,而是让回春堂,济世堂悬医阁中的一人动手脚。

  她不会放过这个人的,待到眼前的事情了了,她定要收拾这个人,但眼下该装的还是要装。

  苏绾把一枚假死药喂进了萧煌的嘴里。

  半夜的时候,萧煌忽地颤抖了起来,不停的挣扎。

  这样的他顿时惊动了整个靖王府的人,靖王爷,靖王妃还有萧煌的二弟,以及府上的姨娘庶弟等全都惊动了,,所有人赶了过来。

  一时间哭声震天,而哭得最厉害的便是靖王妃和苏绾两个人,直哭得死去活来,呼天呛天。

  一个大声的哭儿子,一个哭心声人。

  “我的儿啊,你不要有事,你不要抛下母妃不顾啊。”

  “萧煌,你千万不要有事,你不是说娶我吗,你还没娶我呢。”

  床上的萧煌挣扎了一下,忽地睁开眼睛,望着房间里的人,虚弱的开口唤了一声:“母妃,父王。”

  靖王妃和靖王爷挤到床前:“煌儿。”

  萧煌挣扎着说道:“你们多保重。”

  靖王爷和靖王妃直jiào得肝肠寸断,心痛至极。

  此刻他们的心痛是真的心痛,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萧煌是假死。

  如若告诉他们他是假死的话,靖王爷和靖王妃的伤心,无论如何都不会那么逼真的,所以萧煌没有让他们知道。

  正因不知道,所以夫妻二人的伤心才真实。

  宫里的朱御医看着这一切,才相信。

  萧煌又挣扎着望向自个的二弟萧君昊,:“二弟,,以后你要,要照顾父母。”

  萧君昊哭了起来:“大哥。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萧煌叮嘱完萧君昊后,努力的望向苏绾,最后他并没有说话,只一双眼睛溢满了柔情望向了苏绾,最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苏绾虽然知道他是假死的,可是这一刻看着他的样子,

  他的样子,还是心里难受,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萧煌,萧煌。”

  可是萧煌却闭上了眼睛,手无力的从她的手中滑落。

  房里哭声震天,哭声一片。

  朱御医望着眼面前的一切,早奔了过去,一把拉起萧煌的手把起脉来,很快他的脸上拢了一层若有似无的笑意,最后望向靖王爷和靖王妃说道:“王爷,王妃,请节哀顺便吧,世子爷他已经去了。”

  此话一落,房内哭声再次的响起来,个个伤心绝望的哭倒在房间里。

  靖王妃更是直接的哭昏了过去,房里的大夫又是一阵忙碌,而朱御医也要回宫去复命了。

  靖王爷让管家送他出去。

  朱御医很快领着宫里的太监回宫复命去了。

  皇帝第一时间接到了旨意,大笑三声,心情说不出的舒畅,他的眼中钉,肉中刺终于去掉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太子萧烨也在第一时间接到了下人的禀报,萧世子去了。

  萧烨直jiào无法相信,萧煌有多难缠他是知道的,怎么会就这么轻易的去世了呢,越想越难以置信,最后派了人去靖王府查探,可是查来查去的却查得靖王府内白幡已经挂了起来。

  这让他想不相信都难。

  太子正难以置信,宫里老皇帝却派了太监接他进宫,因为昭华公主进宫,求皇上下旨让她与萧煌成亲,他们要生不能衾死同穴。

  太子萧烨一听这话,脑子迅速的动起来,直jiào得此事有诈,脸色难看的领着人一路直奔皇宫而去。

  老皇帝的勤政帝内,此时坐了好几个人,除了老皇帝外,还有苏绾和凤离夜二人。

  萧烨从殿外走进来,苏绾和凤离夜二人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望着上首的老皇帝说道。

  “请皇上立刻下旨,我要嫁给萧煌,即便生不能嫁给他,他死后我也要嫁给他,然hòu我们同穴而葬。”

  老皇帝没有说话,萧烨却开了口:“不行,那萧烨名义上的未婚妻乃是裴府的裴溪,而不是昭华公主。”

  苏绾陡的掉转视线望过来,眼神锐利得仿若刀一般,直直的刺穿萧烨地心房,冰冷澈骨,让萧烨周身一点温度都没有。

  苏绾冷沉的说道:“现在我来,不是征询你们意见的,而是直接让皇上下旨的。今日皇上这旨意下是下,不下也得下。”

  苏绾霸气冲天的吼道,承乾帝的脸黑了。

  苏绾却阴沉沉乌煞煞的说道:“今日本宫在此说一声,如若皇上不下这道旨意,那么本宫立刻回东海,让我父皇下旨,大军直抵凤龄关,我们两国交战不死不休。”

  凤离夜森冷的说道:“我青霄国会助东海国一臂之力,定要攻破凤龄关,倒要看看西楚的百姓如何说你们父子二人。”

  萧烨望着凤离夜和苏绾,就像两个煞神似的站在大殿上。

  老皇帝虽然气得要死,不过却也迟疑了起来,不敢直接的拒绝了。

  因为如若东海和青霄国联手的话,那么凤龄关必失,东海国肯定能打下西楚,到时候,西楚的百姓一定会骂他们父子二人的。

  大殿内,老皇帝望向萧烨,想问儿子如何处理这件事。

  萧烨的脸色忽地变了,指着苏绾说道:“我记得昭华公主解掉了九转凤鸾劫,现在萧世子和昭华公主应该是同命的,可是萧世子死了,昭华公主却?”

  萧烨想到这个道理,忽地脸色惨白,他忘了这一层的事情了,苏绾她现在好好的,是因为什么手法,还是其实萧煌没死。

  大殿内,苏绾哈哈大笑,忽地当殿吐了一口血,脸色比纸还白,她扬手,手臂之下露出数枚银针,她喘息着说道:“太子殿下真是好聪明啊,没错,我们本是同命,现在他死,我也要死了,我之所以没死,只不过用角针和傀偶悬丝吊住了一条命,不过这条命撑不过十日,如此太子殿下可是满意了。”

  萧烨的脸色陡白,身子直往后退,他先前想杀死萧煌,根本没想到这一层,想到苏绾也要死,他只觉得周身无力,整颗心都是凉的。

  “你,你,萧煌他真的死了?”

  “要不然呢?就算我不嫁他,我也活不了了,所以倒不如嫁他,与他共赴黄泉。”

  苏绾挣扎说道,然hòu掉头望向承乾帝:“皇上下不下圣旨。”

  凤离夜望着老皇帝沉声说道:“今日让皇上下这道旨意,只是成全皇帝的颜面罢了,就算皇上不下这道旨意,我们也自会举行大婚的。”“

  老皇帝嚅动唇,好半天才说道:“可是萧煌的未婚妻是那裴溪。”

  苏绾冰冷的一笑,沉声开口:“皇上可立刻召裴府的裴溪进宫,如若裴溪愿yì和我一起嫁进靖王府,我自认了她,也愿yì和二女同葬一棺。”

  老皇帝一时说不出话,望向太子,太子此时失魂落魄,好像得了呆症似的,一动也动不了,只一双眼眼盯着苏绾,一张脸青黑交错。

  老皇帝只得命令殿内的太监:“立刻去裴府看那裴家大小姐裴溪有没有醒过来,如若她醒过来,接她进宫来,朕有事要问她。”

  裴溪很快被接进了勤政帝,此时的她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一张脸却煞是惨白,整个人也很虚弱,因为受了伤,她没办法下跪,是睡在软垫子上的。

  除了裴溪外,还有裴大人也陪着她一起进宫来了。

  老

  老皇帝望向裴溪,沉声说道:“裴溪,萧世子先前在永昌候府遇刺,今儿个半夜已经死了。”

  裴溪睁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好半天说不了话。

  萧世子死了,怎么可能,萧世子那样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死,他是神啊,怎么可能会死,不可能的。

  内阁次辅裴大人也是一脸的受惊之色,萧世子死了,怎么可能,不会吧。

  老皇帝没理会他们父女二人的惊色,沉声问裴溪:“昭华公主自愿嫁进靖王府,和萧世子共死,但是朕想起你才是萧世子的未婚妻,所以宣你进宫,你是否愿yì与昭华公主一同嫁进靖王府。”

  老皇帝话落,苏绾又加了一句:“除了同嫁,还要同死,如若你愿yì你我二人可给萧世子陪葬。”

  苏绾话落,裴溪掉头过去,此时的她已经完完全全的被苏绾给惊住了,不自觉的开口:“你疯了。”

  苏绾不理会裴溪,又接着说道:“先前裴小姐三番两次的缠着我,说要嫁给萧世子,想必裴小姐一定是爱惨了萧世子,我也不忍心拂了你的心意,所以我同意和你一起嫁进靖王府,三日后我们给萧世子陪葬,陪他一起死。”

  裴溪脸色更白了,想到之前自己受伤差点死过去的事,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好死不如赖活着,她才不要给人陪葬呢。

  她想嫁给萧世子是为了跟着风光荣宠的,不是为了跟着他去死的。

  裴溪如此一想,直接的摇头:“不,我不嫁,我不嫁,我不要陪他一起死,你是疯子。”

  裴溪说完后掉头望向老皇帝,尖叫起来:“皇上,我要退婚,我不要嫁给死人,我不要给人家陪葬。”

  裴大人也不赞成女儿嫁给死人,还要给人陪葬,所以磕头:“皇上,请饶过小女吧,小女差点死了,才刚从鬼门关里出来。”

  苏绾冷讽的看着裴溪:“先前你不是一直坚持要嫁吗?现在怎么又不嫁了。”

  “我不嫁,我不嫁。”

  裴溪似乎生怕皇上下旨让她嫁,下旨让她陪葬,直哭得嘶咧哗啦的,苏绾却已经不再看裴溪,而是脸色惨白的望着上首的老皇帝:“皇上请下旨废掉萧世子和裴溪的婚事,然hòu下一道圣旨,让本宫嫁与萧世子。”

  ------题外话------

  这下老皇帝不得不下旨了,吼吼,要成亲了,终于要成亲了,不容易啊…。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64章 请旨赐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