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大婚之日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萧煌住的房间里,苏绾正伤心的陪着萧煌,直到门外一群人走了进来,她才缓缓的起身让到一边去。

  靖王爷指着紫辰道长,激动的和苏绾说道:“这位就是那天xià闻名的紫辰道长,他说我儿还有救,所以特地进来救他一命的。”

  苏绾挑了一下眉,萧煌并没有死,只不过是假死,现在这老道长忽地出现,是什么意思?

  他是敌是友,是真的为了替萧煌解围,还是是太子萧烨派来查探萧煌生死的敌人?

  苏绾伸手拦住了紫辰道长的动作,眉色幽冷的缓缓开口:“紫辰道长?听闻紫辰道长一向神龙不见蛇尾,怎么会恰好从靖王府经过呢?”

  苏绾盯着这所谓的紫辰道长,忽地看到紫辰道长,竟然冲着自己眨了一下眼睛,苏绾愣了一下,然hòu仔细看,忽地觉得这紫辰道长的面容有些熟悉,她认真的想了想,终于想到这人是谁了,竟然是青霄国的大祭司。

  原来是舅舅派来的人,苏绾松了一口气,正想说话,一侧的靖王爷已经心急的开口了:“昭华公主你让道长帮我儿查一下吧,反正我儿已经死了,现在死马当活马医,若是能救我儿一命,也是他的大造化。”

  苏绾点了一下头:“好,紫辰道长请。”

  既然这紫辰道长是自己人,她自然是放心的。

  紫辰道长上前一步拉着萧煌的手开始检查了起来,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脸色微微的有些变了,掉头不满的望向了靖王爷。

  “靖王爷,不是老道我说你,你这儿子还没有死呢,你怎么当他死了啊。”

  “啊,他没死,真的没死吗?可是宫里的御医检查过了,又有本王请了很多大夫进府来查过,都说他死了的。”

  靖王爷越说越激动,眼眶都红了。

  想到儿子没死,他就高兴。

  紫辰道长一本正经的说道:“那些看的人都是庸医罢了,这位爷可不是死了,而是被人给下毒了,这种毒叫无息隐,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的呼吸,很多人就以为人已经死了,可事实上他还有一口气在,但不知情的人看,定然以为他死了,事实上他没死,只是中了毒。”

  “中毒?”

  靖王听得一愣一愣的,苏绾则双臂环胸的看紫辰道长表演。

  紫辰道长认真的点头:“幸好老道士我经过啊,要不然靖王爷你这可就把自个的儿子给葬了。”

  靖王爷听得一头的汗水,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滑落,手指也紧握起来。

  是什么人胆敢对自个的儿子下毒,这该死的混帐,若叫他查出来,定然不会轻饶了他。

  靖王爷心里发着狠,但是眼中却满是希翼,望着紫辰道长说道:“请问紫辰道长,我儿还有救吗?”

  紫辰道长摸了摸白胡子,想了一下说道:“老道士我尽力一试,若是医好了他,是他的命,若是医不好他,也是他的命,总归是要试一试的,王爷请放心吧。”

  “谢谢紫辰道长,谢谢。”

  紫辰道长点头,叮咛靖王爷:“眼下能不能解还是个未知数,所以王爷暂shí不要把这事泄露出去,府里的下人也不要泄露出去,等到明日再看,若是老道士我能解这位爷的毒,那么明日,他必然醒过来,若是不能解,明日也知道结果了。”

  “好。”

  靖王立刻点头,紫辰道长挥手:“王爷自去忙吧,这里交给我了。”

  靖王望向苏绾,缓缓的开口:“昭华公主,你一一一一。”

  靖王本来是想问苏绾要不要回去准备,因为一日后就是他们两个人大婚之喜,不管煌儿能不能醒过来,这亲还是要成的。

  苏绾却摇了头:“王爷自去吧,别担心我,我陪着萧煌,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靖王爷沉重的点了一下头走了出去,心里感叹,没想到昭华公主竟然是如此情深意重之人,比起那什么裴府的千金要重情一百倍。

  一行人走了出去,最后房间里只剩下苏绾和那紫辰道长,还有苏绾的两三个丫鬟。

  紫辰道长待到别人一走,便走过来恭敬的和苏绾说话:“见过公主。”

  苏绾摆了摆手:“你自做你的事情吧,不要客气,以免露出破绽。”

  “谨记公主的话。”

  紫辰道长退后一步自上去替萧煌解毒,当然只是装模做样的装样子罢了。

  第二日傍晚,萧煌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便看到床前陪着的苏绾,神容竟然有些憔悴,萧煌伸手握着苏绾的手,关心的问道:“璨璨,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苏绾看到他睁开眼睛,说不出的高兴,难得的叹口气说道:“虽然知道你是假装的,可是看到你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我还是担心。”

  “没事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萧煌听到苏绾的话,心疼的紧握着她的手。

  恰在此时,屋外响起了纷杂的脚步声,一众人急切切的走了进来,苏绾看到有人进来,赶紧的起身让了开来。

  那一众走进屋子里的人,打头的第一位便是靖王爷,靖王身侧跟着的是靖王妃,还有萧煌的二弟二弟妹等人。

  靖王爷和靖王妃一看到萧煌醒过来,不由得大喜。

  “煌儿,你醒过来了。”

  萧煌抬首看到自个的父王母妃脸色十分的憔悴,心里有一些过

  的憔悴,心里有一些过意不去,可若是他告诉父王母妃自己的计策,一来他们未必同意这样做,二来他们也装不出那种发自内心的伤心,所以他便没告诉他们自己假死的事情。

  这样一来,靖王爷和靖王妃伤心死了,还以为自个的儿子真的死了呢,现如今看到儿子醒过来,靖王爷和靖王妃说不出的激动,两个人扑到萧煌的身边,一人拉着一只手,靖王妃是欣喜的直掉泪,而靖王爷只是红着一双眼睛望着萧煌,重复的说一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靖王爷靖王妃身后的二弟也激动的望着萧煌:“大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萧煌望着这些亲人轻轻的点头,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了。

  房间里说不出的欢欣,众人在高兴之余,终于想到一件事,明日便是萧煌和苏绾二人的大婚之喜,儿子醒过来真是太好了,可他这样的身体能亲临安国候府迎亲吗?不如让萧煌的二弟代劳。

  萧煌却如何同意,直接的拒绝:“父王,母妃,你们放心,我虽然身子虚弱,但是迎亲还是可以的,明日我坐轿子前往安国候府迎接。”

  苏绾听着他们讨论明日大婚的事情,不由得一阵娇羞,赶紧的起身对着靖王爷和靖王妃施了一礼说道:“王爷王妃,我先回去了。”

  苏绾说完带着丫鬟往外走,萧煌立刻唤了虞歌进来,吩咐虞歌带人保护好苏绾,要安全的送她回安国候府,然hòu他们留在安国候府保护苏绾。

  虞歌领命而去,身后的房里,靖王爷和靖王妃稀吁着说道。

  “昭华公主真是一个痴情人,以后煌儿定要好好的善待她。”

  靖王妃也点头,想到昭华公主明知道煌儿死了,还要嫁他的事情,便觉得此女确实是个有情人,待煌儿是真心实意的,靖王妃想着也叮咛了萧煌一句:“以后娶了昭华公主,两个人要好好的过日子,这昭华公主比那裴府的裴溪强多了。”

  听说裴溪一听到皇帝问她是否要嫁进靖王府,她当场便吓得花容失色,一迭连声的说不嫁萧煌。

  她本来以为萧煌是个死人,可没想到她们家儿子根本没事,这下这女人亏大了。

  靖王府里,因着萧煌的死而复生,而充满了喜悦。

  同样的安国候府里,此时也充满了喜悦,同时说不出的热闹。

  因为东海皇容枫和皇后凤玲珑接到凤离夜的消息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西楚国来参加女儿的婚礼。

  苏绾一回来,便被人包围住了,凤玲珑则霸道的拉着自个女儿的手不放,不满的瞪着苏绾:“绾儿,若不是你舅舅送信来,我们都不知道你要成亲了,难不成你成亲还要瞒着我们。”

  容枫也点头:“是啊,接到你舅舅的信,我们立刻出发了,好些东西都来不及准备,只能临时调拨了一批东西过来。”

  苏绾笑着望向容枫和凤玲珑,俏皮的说道:“你们可以后补啊,有什么好东西到时候只管送进靖王府来,我保证统统的收下。”

  她这话逗笑了一厅堂的人。

  安国候夫人白沁站起身说道:“皇上和皇后娘娘你们放心吧,之前绾儿说要嫁,我们就准备好了嫁妆,后来太子殿下又添了好些的东西,嫁妆还是十分丰厚的。”

  凤玲珑挑了眉望着白沁说道;“我们这次虽然来得匆忙,不过也准备了好些东西,麻烦你去把那些东西现整理一下,明日便一起陪嫁到靖王府去。”

  白沁沉稳的点头:“好。”

  起身自去整理凤玲珑和容枫从东海带来的嫁妆。

  屋子里众人正在说话,外面凤离夜抬脚走了进来,苏绾想到凤离夜让大祭司假扮紫辰道长的事情,赶紧的向凤离夜道谢:“谢谢你,舅舅。”

  凤离夜轻笑着摇头:“你这丫头,和舅舅说什么谢字,总之明日你就开开心心的上花轿当你的新娘子去吧。”

  苏绾心里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妈呀,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终于还是嫁了,嫁给了萧煌。

  不过苏绾又想起另外一件事。

  “舅舅,你让那大祭司假扮成紫辰道长,让萧煌顺理成章的好起来,可若是那紫辰道长被老皇帝和太子萧烨找到的话,只怕要有麻烦。”

  凤离夜摆手:“其实那紫辰道长和我有一面之缘,我已派人去找他和他打招呼了,所以你别担心这事,还是安心当你的新嫁娘吧,舅舅做事你还不放心。”

  “谢谢舅舅。”

  苏绾终于放心了,此时天色已晚了,凤离夜示意苏绾赶紧的休息,明儿天不亮便要起来化妆收拾,不要熬夜。

  凤玲珑拉着苏绾笑眯眯的和容枫说道:“今晚我陪女儿睡。”

  容枫宠溺的点点头同意了,一侧的凤离夜走到容枧的面前说道:“姐夫,走,我们去杀一局。”

  “好,杀一局,”两个人相揩着走了出去,安国候苏鹏也起身跟了出去,最后花厅里只剩下母女二人,凤玲珑伸手拉着苏绾,然hòu抬手摸了摸苏绾的脸柔声说道。

  “绾儿,以后要好好的开心的活着,唯有这样,娘亲才会开心,因为一想到从前你所受的苦,娘亲就会自责,不该自私的离开,害得你吃了那么多的苦。”

  凤玲珑说着眼眶微微的潮湿了,苏绾赶紧的摇头:“娘亲,都过去了,我会活得好好的你不要担心。”

  “嗯

  “嗯,我相信绾儿你会活得比任何人都开心。”

  凤玲珑骄傲的开口,伸手拉着苏绾一路出花厅,母女二人一起进房间去了,凤玲珑把夫妻二人的床弟之事,一一的讲给苏绾听,只听得苏绾脸红耳赤的把脸埋在被窝里,虽然她和萧煌有过一次,但那时候,根本没有深想夫妻之道,现在却是一一细讲的,直羞得她脸燥红不已,不敢露出脑袋来。

  凤玲珑自己也说得脸红心跳的,可该讲的她还是讲给了苏绾,待到讲完,母女二人便睡觉了,因为第二日便是苏绾和萧煌的大婚之日,天不亮便要起来化妆收拾呢。

  这里一片安逸。

  可是太子府此时却乱了天,太子萧烨已经得到消息,萧煌竟然没死,听说他被人下了无息隐,看上去像死了,事实上还有一口气在,后来被经过的紫辰道长给救了。

  萧烨根本不相信这样的鬼话,这分明是萧煌和苏绾使的一出计策,就为了顺利的请到圣旨。

  现在他们终于得偿所愿了,一想到这个,萧烨便觉得心痛难忍,愤恨的他,抬手把寝宫里的东西全都砸烂了,一张俊逸的面容青白交错,最后厉声命令玉隐。

  “立刻去查那紫辰道长的下落,我倒要看看这紫辰道长是何方神圣,竟然胆敢到京城来招摇撞骗。”

  紫辰道长是云游四方的道人,神出鬼没的,而且依他得到的消息,知道这位道长,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怎么会经过靖王府门前,看到一团黑云中有一丝生机,从而进了靖王府救了萧煌一命。

  这根本是无稽之谈,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萧煌使的计谋。

  萧烨越想越火,愤恨的大殿内挥手。

  玉隐赶紧的下去查紫辰道长的下落,而寝宫里的萧烨在最初的愤怒和雷霆震怒之后,他冷静了下来,想到那一次,苏绾嫁给他的事情,萧煌分明是带人抢亲,这一次他又岂能眼睁睁的让绾儿嫁给他。

  所以明日的大婚,他不会善罢干休的。

  萧烨手指一握,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案几之上,案几上立刻多了几道裂横。

  他抬手示意手下近前,赶紧的去传人过来,他有事要安排下去。

  除了太子府外,皇宫里的老皇帝也气得半死,这时候老皇帝几乎肯定了这一切都是萧煌的计谋,就为了顺利的让他下旨废他和裴溪的婚,还有顺利给他指婚,想到这个,老皇帝心里把萧煌给恨死了,一时却无计可施。

  不管愿不愿yì,萧煌和苏绾大婚的日子还是来了。

  一大早苏绾还没有睡醒,便被人从被窝里挖了出来,端坐到梳妆台前收拾打扮。

  本来有专门的仆妇给苏绾打扮,但是凤玲珑却不愿yì假手他人,自己一手一脚的给女儿打扮,看着面前这张粉嫩若桃花般的面容,凤玲珑叹口气,没想到时间过得这样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女儿也要嫁人了。

  她是个不称职的娘亲,这一回就让她亲手把宝贝女儿送上花轿。

  凤玲珑替苏绾仔细的上妆,苏绾的皮肤本来就光滑若凝脂,再上了一层脂膏和薄粉,真正是吹弹可破,看得房间里的紫玉蓝玉不时的赞叹。

  “公主真是太美了。”

  “世子爷一定会被公主迷得神魂颠倒的。”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66章 大婚之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