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顺利成亲 出手惊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房间里凤玲珑已替苏绾整理妥当了,一袭大红的嫁衣,绣有展翅高飞的凤凰图案,说不出的明艳高贵,上了妆的面容,少了平常的软萌,却更多了一抹明艳俏丽,漆黑的瞳眸波光潋滟,说不出的好看,一颦一笑都带着勾魂的魅力。

  凤玲珑看着这样的女儿,满意的笑了起来:“绾儿定会是天xià最漂亮的新娘子。”

  苏绾轻笑,望向凤玲珑,看到她眼底的不舍,伸手抱了抱她。

  因为凤玲珑曾经离开过她的身边,所以这成了她的心病,她总认为自己是亏欠她的,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途要走。

  “娘亲,我没事的,你别担心我,我会好好的。”

  凤玲珑湿了眼眶,用力的点头,拍着苏绾的背。

  这时候外面的脚步声多了起来,院子里一片忙碌之像,铺红毯挂彩绸,把嫁妆抬出来摆在院子里,客人也陆续的登门了,今日是萧世子和昭华公主大婚的日子,不管大家愿不愿yì,高不高兴,很多人都来给苏绾添妆。

  房间里的人也慢慢的多了起来,每个给苏绾添妆的人都惊艳了一回,今日的新嫁娘可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她们也是看过不少新娘子的,但这么明艳动人,宛若水中花,云中仙的新娘子还是很少见的。

  大家夸赞了一场后,都给苏绾添了妆,和上一次永昌候府的武婵姑娘出嫁一般,添妆的人很多,一来因为苏绾身份摆在哪里呢,二来她嫁的人是靖王府的萧世子,等到她嫁进靖王府,身份可就金贵了,她们自然不敢得罪这样的女人,所以还是友善些好。

  除了这些京城的贵妇,连那在宫里住着的慕芊芊也出了宫来给苏绾添妆。

  苏绾看到慕芊芊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不由得担心的小声问慕芊芊:“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慕芊芊摇了摇头,她是想到一大早皇帝召见她的事情,那个不要脸的渣男,竟然让她暗中对绾儿动手脚,把苏绾给偷换出去,让萧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待到萧煌娶了新娘子,就算发现是别的人,可堂都拜了,根本没办法换人了。

  慕芊芊当时直接的拒绝了这件事,皇帝十分的恼火,竟然下令,若是她不同意,以后就别想和苏绾再接近。

  这一次她进安国候府,可是偷溜出宫的。

  不过虽然有这么一出事,慕芊芊却是不想让苏绾知道的,必竟今日乃是绾儿的大婚之喜。

  不过想到绾儿能嫁给萧表哥,她是真的很高兴,因为他们两个人真的很登对。

  慕芊芊抬头,看苏绾一脸不相信她话的样子,赶紧的又说道:“绾儿,你今天可真漂亮,萧表哥是赚了大便宜了。”

  慕芊芊说完凑到苏绾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一句:“之前传出萧表哥死的消息,是不是你们使出来的一招瞒天过海之计。”

  苏绾轻笑出声,其实他们使的这出瞒天过海之计,并没有多高明,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到,可关jiàn是老皇帝即便知道,也不得不下旨指婚,他们要的就是他的莫可奈何。这样一来他们便顺理成章的成亲了。

  不过苏绾想到慕芊芊难看的脸色,心里有些猜测,凑到慕芊芊耳边小声的说道:“是不是皇上让你对我动手的。”

  慕芊芊往后一退,一脸无语的望着苏绾。

  苏绾便知道自己猜对了,明媚的小脸瞬间拢了一层薄霜,眼里更是冷气流窜。

  慕芊芊一看,赶紧的伸手推她:“算了,你别不开心了,今日可是你的大婚之喜,不过你们要小心些,我怕他们还有什么别的手脚。”

  “我倒要看看今日谁能阻止得了我们。”

  苏绾声音略沉的说道。

  房里两个人正说话,房间外面又有脚步声响起来,凤玲珑领着几个小姐贵妇的进来了,为首的是何御吏的夫人和威远候府的夫人等,几个夫人身后跟着的小姐也都是苏绾熟悉的,其中有何敏和袁佳。

  何敏已经议了亲,说的是现任丞相季家的长房嫡孙季敏浩,季家老爷子原来是内阁中的人,还是除了首辅次辅之外,最得皇帝信任的人,最后前丞相被斩,皇帝便从内阁起任了季敏浩的爷爷为当朝丞相。

  季丞相在朝中素来不错,再加上赵丞相的前车之鉴,所以季丞相越发的勤勉和谨慎,不管是皇上还是朝臣,对他都没话说。

  季敏浩身为季丞相的长房嫡孙,自然不是无能之辈,而且何家仔细打探过后,知道这季敏浩不是纨裤之辈后,当下便同意了,两家已互换了庚贴,讨论起婚娶事宜了。

  本来今日何敏是不好出府的,但是她和苏绾交情不错,所以何夫人便同意她来。

  相较于袁佳,何敏无yí是幸福的,袁佳因着惠王之死,现在落得个很尴尬的局面,有人背地里说她是克夫命,惠王殿下一直以来都好好的,可是收了她这样的侧妃之后,竟然被火烧死了,她不是克夫命是什么。

  再加上眼下威远候府接连的出事,先是袁佳的父亲马场摔了个重伤,不得不把手中的兵权交了出来,后来袁佳的二叔,竟然贪污了一笔巨款,皇上一怒下旨把他的官职给贬了,威远候府至此再无重要的官职,成了西楚京都无足轻重的人家,最主要的是很多朝中的朝臣都从这其中看出了一些端睨。

  皇上不喜威远候府的人了,听说太后

  候府的人了,听说太后娘娘住的永寿宫也被禁闭了,太后娘娘等闲不得出来。

  众人一想先前皇上下旨捉拿宣王萧哲的事情,便忍不住的深想了下去,难道是太后娘娘联合袁家的人,想做什么,被皇上发现了,所以皇上才会连连的打压威远候府。

  总之因着这些,袁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而身为威远候府的小姐袁佳,自然也从从前金尊玉贵的小姐一落到谷底,很多人家连宴请宾客都不怎么宴请她了。

  而她也很少在众人面前露面,今儿个实在是苏绾出嫁,她从前又与苏绾交情不错,才赶过来添妆的。

  房间里一团的笑语声,个个添了妆,又说了很多吉祥喜悦的喜话。

  小姐们看着明艳仿若海棠花般明艳的苏绾,有羡慕的有吃味的,总之心情不一。

  但谁也不会触霉头,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个个说着吉祥喜庆的话。

  待到大家说得热闹的时候,门外喜娘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各位夫人小姐,差不多该出去了,吉到了,新郎官已到前门,马上便来接人了。”

  此时萧煌却被人在内外院的院门处拦住了,虽然苏绾没有嫡亲的兄弟,但是却有那吃不到葡萄的人带着一帮人拦住了他,其中以端王君黎为首,拦住了萧煌,不但管他要红包,还出了诗为难他,最后又让他当众表演一样才艺,眼看着萧煌脸色阴沉得就要发火。

  凤离夜出现,把端王君黎等人拉了下去,萧煌才顺利的一路进了苏绾的听竹轩,可是进了听竹轩,却进不了苏绾的房间。

  因为房里以慕芊芊为首的几个小姐把门拦住了,慕芊芊在门里喊。

  “萧表哥,你猜今儿个新娘子美不美?”

  门外萧煌一点也没有迟疑:“美。”

  “那你想不想娶她回去?”

  “想。”

  “那你准备了红包没有?”

  “有。”

  萧煌一挥手身后跟着的叶廷立刻把红包从门缝里塞了进qù。

  里面的慕芊芊立刻叫起来:“我们五个人,你只塞了四个,不够不够,再塞再塞。”

  外面又塞进qù一个。

  里面的人总算满意了的笑了起来,然hòu慕芊芊笑眯眯的朝着外面喊道:“萧表哥,你现在想不想见到新娘子。”

  萧煌暗磁的声音响起来:“想。”

  “那你对着新娘子唱一首情歌,我们就放你进来。”

  慕芊芊话落,屋里个个嘻笑,实在想不出萧世子唱情歌的样子。

  可是门外却响起一道宏亮的唱情歌的声音:“我的那个情妹妹哎,你快点把门儿开开哎,哥哥就在你的门外哎,你怎么忍心不开门哎一一一。”

  情歌虽然不够婉转,但胜在宏亮大气,倒也让人听出了爽朗之情,不过听着听着慕芊芊的脸色变了,这哪是萧表哥唱的,分明是安平府小候爷叶廷那厮唱的,慕芊芊一脸的难以置信,飞快的一拉门朝外面望去,果见唱歌的是叶廷,叶廷一看到慕芊芊拉开门来,唱得更起劲了。

  “情妹妹哎,你的那个小脸水灵灵哎,哥哥我一看哎一一一。”

  慕芊芊脸立马黑了,这哪是对着新娘子唱的,分明是对着她唱的,这是调戏她来着,呸,不要脸的贱男人。

  慕芊芊立刻关门,不过叶廷速度奇快的一伸手塞进了门缝里,拼命的往门里挤,想进qù。

  门里的慕芊芊如何会放过,立刻命令身侧的何敏等人:“关门,把这只贱手给他夹断了。”

  何敏等人面面相觑,哪里敢出手,这可是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大长公主的宝贝孙子,他若是受了伤,大长公主一定会和她们拼命的,所以谁也不敢出手,最后只剩下慕芊芊和叶廷两个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拼命的挤着。

  叶廷还一直叫嚷着:“我的手废了,我的手啊。”

  慕芊芊望着那个塞进来的手,天人交战着,最后没敢太用力,所以被叶廷给一下子挤开了,最后新郎官顺利的进入了新娘子的房间。

  叶廷望着慕芊芊,又望了望房间里的人,明朗的说道:“好了,我们出去吧,大家都出去吧,把空间交给新郎官和新娘子。”

  没人反对,全都乖乖的走了出去,先前是闹喜,如若现在还不识时务,就等着被萧世子削吧。

  待到房间里没人了,萧煌走前一步站在苏绾的面前:“璨璨,我想看看你。”

  虽然人说婚前不能揭开头,不过苏绾不理这些,轻轻的掀掉了头上的盖头,露出一张千娇百婿,明艳似海棠的面容来,这张脸虽然依旧是从前的人,但仔细的妆扮过后,更显美艳之态,当真是夺人心魂,那长长的睫毛之下,一双眼睛好似汪满了池水的宝珠一般,轻辉潋滟。

  此刻她微歪着头,轻笑着看着他,只让他觉得心中喜悦不已,只想紧紧的拥抱着她,她终于是他的妻了,以后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萧煌伸出大手紧握着苏绾的小手,深沉的开口:“璨璨,你好美。”

  苏绾的脸颊一红,微嘟起嘴巴,娇嗔:“那我平常不美吗?”

  “美,都美。”

  尤其是那红艳的唇,更像粉嫩的蜜桃一样让人想咬一口。

  若不是顾忌着外面的人,萧煌真想抱着她好好的亲一口。

  不过虽然没亲,但却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苏绾:“绾儿,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了,我的妻,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苏绾窝在他宽大的怀抱里,用力的点头:“是的,我们经lì了这么多,吃了很多的苦,现在终于在一起了,我们一定要珍惜彼此。”

  “是的,一定珍惜彼此。”

  萧煌抱着她,暗磁的声音仿若醉人的佳醇一般说着甜美的话。

  “此生,我不会再娶别的女人,只娶你一个,我的璨璨,我会疼你爱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嗯。”

  两个人正抱着说甜言蜜语,外面喜娘的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新郎新娘,吉时已到,请尽快登上花轿。”

  此声一起,萧煌轻轻的放开了苏绾,然hòu伸手取过那红艳的盖头,盖在了苏绾的身上,然hòu他俯身一抱,把苏绾抱了出去,不过并没有直接的出安国候府,而是抱着苏绾入了听竹轩的花厅。

  此时花厅上首端坐着几个人,东上首端坐着东海皇容枫和凤玲珑,西下首端坐着安国候和白沁。

  萧煌放下苏绾,两个人端端正正的对着堂上的四人行了跪拜礼。

  凤玲珑望着身穿嫁衣,盖着红盖头的女儿,眼里忍不住溢出了点点的泪水,女儿终于也要嫁人了,以后就是个大人了。

  凤玲珑哽声说道:“你们两个人以后一定要相亲相爱,牢记着你们今天的来之不易。”

  “娘,我会的。”

  苏绾哽声说道,凤玲珑又望向了萧煌,尊重其事的说道:“萧煌,以后有什么话要彼此说开,不要藏着掖着,伤了情份。”

  萧煌知道凤玲珑话里的意思便是自己先一次所做的事情,害得两个人那般的伤心。

  他尊重的点头保证:“好,以后我不会隐瞒璨璨任何事的。”

  “嗯,那就好。”

  凤玲珑总算点头了,身为东海皇的容枫,则是一脸警告意味的望着萧煌:“你要记住,我女儿乃是东海国的昭华公主,嫁给你小子,是你小子赚到了,以后若是你不好好的对待她,我过来打断你的腿。”

  萧煌抽了抽嘴角,赶紧的答应:“是,父皇。”

  最后是安国候和白沁,两个人都说了祝福语。

  “我们祝你们两个人白头到老,恩爱一生。”

  “谢谢爹爹和姑姑了。”

  苏绾说完后,想到自己还想给一个人磕个头,谢谢他一直以来的帮助。

  “舅舅呢,我想给舅舅磕个头。”

  苏绾说完,凤玲珑立刻开口说道:“你舅舅走了,先前他留了话下来,让你们以后好好的生活,想着曾经的不易,要更加的珍惜彼此。”

  “谢舅舅。”

  这一回萧煌是真心实意的谢凤离夜的,凤离夜对苏绾的爱,不比任何一个长辈差,只有更多,不会更少。

  他相信,若是自己对璨璨不好,那凤离夜定是第一个饶不过他的。

  萧煌想着掉首望向身侧的苏绾,虽然看不见璨璨的脸,但他知道,璨璨的心里一定是很感激凤离夜的,而且他现在终于体会之前她为什么会气他不顺着凤离夜了,因为谁都拒绝不了这样一个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人。

  萧煌伸出手紧握着苏绾的手,花厅之上的容枫和凤玲珑看着他的动作,由衷的笑了起来,他们相信绾儿一定会幸福的,这样也好。

  “你们去吧,别误了吉时。”

  “是,”萧煌一伸手抱起苏绾,一路出了花厅往外而去。

  身后的凤玲珑倒底还是哭了出来,心中是千般不舍,万般的不情愿,女儿就这样嫁了,以后她也是为人妻,为人媳,为人母的人了。

  容枫伸手搂过凤玲珑:“你要替绾儿高兴才是,世上难得有情郎,萧煌还不错。”

  虽然先前警告萧煌,但容枫对于萧煌还是认同的。

  凤玲珑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总算破涕而笑了,不好意思的望向一侧的苏鹏和白沁,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然hòu起身走出去招待客人。

  靖王府今日来的花轿,特别的大,比寻常新嫁娘坐的花轿要大一倍不止,因为别家迎亲新郎官都是骑马的,可是萧世子因着身子不好,不能骑马,所以坐着轿子来迎亲,如此一来,这花轿便比寻常的花轿大了一倍不止。

  萧煌和苏绾二人一起上了花轿,外面八名身手厉害的轿夫,轻轻的抬起了花轿,一路离开了安国候府,前面有侍卫开道,后面有长长的奏乐队伍,再后面便是嫁妆,虽然东海国没有来得及准备太多的东西,但也现带了不少的东西过来,白沁连夜给她整理东西,又多收拾出六十多抬的嫁妆出来。

  原来是一百二十八台嫁妆,后来东海皇又带来一批东西,最后嫁妆便变成了一百八十八抬。

  再加上后面的兵将压队,一眼望去,从街头到街尾都排不过来,说不出的热闹。

  不过没人知道,萧煌和苏绾二人早早的从花轿之中脱身而出,仿若一道红色的流光般疾射出了花轿,一路七拐八弯的自找了一处没人到的地方坐了下来。

  萧煌从袖中取出了用帕子包住的几块热热的糕点,递到了苏绾的面前:“璨璨,是不是一早shàng起来没吃东西,我特别给你带几块点心过来。”

  苏绾望他一眼,好笑的说道:“人家成亲,我也成亲,人家成亲忙着拜堂,我们成亲跟做贼似的。”

  一说这个,萧煌便满脸的愧疚

  满脸的愧疚:“璨璨,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了,我带你出来,是因为知道今日肯定有人抢花轿。”

  苏绾抬眸望着萧煌,脑子里想到的却是昨夜她娘亲和她说的话,女人要懂得自己的优势,不要做太强势的女人,尤其是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要会撒娇,会耍性子,会卖萌,这样的女子就是对付男人最dà的利器。

  苏绾想到自个娘亲说的话,立刻眨巴着秋水一般的眸子望着萧煌柔柔的说道。

  “那你往后可要记得对我好。”

  萧煌望着苏绾软萌娇媚的样子,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拢了一层水雾似的,说不出的醉人,这样又娇又美的人儿,他真恨不得揉进自己的血脉之中,他俯身便亲上了苏绾的小嘴,狠狠的亲了一口才放开。

  “以后我一定会对璨璨好的,不会叫璨璨有半点的不开心。”

  “好。”

  苏绾轻笑起来,然hòu伸手拈了一块糕点来吃,还别说她肚子真的饿了,不过吃了两块糕点之后,她忽地想起自己的嘴上是上了唇脂的,现在吃东西不是吃掉了吗?忍不住发出了轻呼声。

  萧煌立刻望着她说道:“怎么了?”

  “我把唇脂吃掉了,要是被人发现了不是知道我偷吃东西了吗?”

  萧煌哈哈一笑,魅惑的说道:“有为夫在此,璨璨还需要担心这个吗?”

  他像变戏法似的,忽地从袖中变出一盒唇脂出来。

  “我早想到这个了,来,我给你上一些。”

  萧煌用指腹轻轻的拈了一点唇脂,涂沫着苏绾的唇,那指腹带着微凉的触感,轻轻从苏绾的唇上扫过时,好似带电似的,只让人一阵阵的酥麻,最后苏绾都不敢看这家伙了,而萧煌看着这样娇羞的她,心里的柔情再次控制不住狂窜而出,陡的俯身便含住了苏绾的唇瓣,又是一通狠亲,那刚上上去的唇脂再次的被他给吃掉了。

  苏绾无语的望着他,看他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忍不住瞪着他:“你又把我的唇脂吃掉了。”

  “我再给你上。”

  这一回萧煌总算忍住了,因为现在人儿是他的了,晚上可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想到这个,他便周身的血液奔涌起来,整个人雀跃欢愉不已。

  待到唇脂完好的上了上去,天色已不早了。

  萧煌伸手抱了苏绾起来,一路施展了轻功,直奔靖王府而去。

  而正如萧煌猜测的一般,先前迎亲的队伍遇到了抢花轿的人,双方打成了一团,境况说不出的惨烈,而在另外一道街道上同样的有一队人和迎亲的队伍打了起来。

  事实上这两支迎接的队伍,皆是萧煌安排的人手,他先假意抱了苏绾上了前门的花轿,然hòu又从后门出来一队迎亲的队伍。

  那想抢花轿的人吃不准新娘和新郎官在哪一顶花轿之中,所以两队迎亲队伍皆被人拦住了。

  谁知道两队花轿之中都没有新嫁娘,而新嫁娘被新郎官抱着一路直奔靖王府而去,在靖王府的门前不远的地方,停着一队迎亲的队伍,新郎把新娘放进花轿之中,自己翻身上马,后面奏乐声响了起来,花轿顺顺当当的直奔靖王府而去。

  这个地方离得靖王府本来就近,所以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到了靖王府门外。

  靖王府里早响起了管家的叫声:“花轿临门了,花轿来了。”

  一时间靖王府热闹至极,所有人都到了前门来围观。

  而在另外一道街道上,那些抢亲的人也终于知道一件事,两队迎亲队伍中都没有新嫁娘。

  他们所有人都是中了调虎离山计。

  这些人再不敢停留,迅速的撤退,最后花轿没有抢到,反而是无故损失了不少的兵将。

  太子府内,太子萧烨再次的狂扫东西,很多名贵的古董都被他砸了,整个人阴沉不已,而在正厅一侧,此刻还歪坐着一个头戴黑色斗篷的男子,男子一只腿斜挎在椅背上,悠哉悠哉的坐着,并没有被萧烨砸东西的狂暴样子吓到。

  “萧煌,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如此的阴险,本宫不会善罢干休的。”

  “不会善罢干休,人估计也被人家娶回去了,你再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萧烨一听萧擎的话,不由得火大的朝着萧擎吼了起来:“你不是说帮我弄死他吗?怎么还让他顺利娶到新嫁娘了。”

  萧擎深沉的说道:“我帮你,难道你没看到吗?明明是萧煌太阴险,你怪到我头上做什么?”

  “本宫记得当初你说你帮我杀了萧煌,我保你吕家不死,可是现在萧煌没死,所以吕家一一一一。”

  萧烨还没有说下去,萧擎便开口说道:“你不要动不动的威胁我,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收拾萧煌吧,我帮你你是多了一条臂膀,接下来萧煌只怕会出手对付你,你认为你能全身而退吗?”

  “他敢。”

  萧烨大吼,狂燥的来回踱步,抬手把旁边的椅子都掀翻了。

  萧擎黑色的斗篷之下,眼瞳精光四射,缓缓的说道:“敢不敢,你不是看到了吗?他想娶苏绾,结果演了这么一出,还真被他娶到了,你说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我若留下,你自然多一分胜算,先前没有杀得了他,但是多早晚肯定会杀掉他的,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萧烨回首盯着萧擎,一字一顿的说道:“萧煌他想杀掉我

  他想杀掉我们所有人,他登上西楚国的江山,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夺了西楚的江山宝座吧。”

  萧擎立刻愤恨的开口:“他做梦。”

  萧烨还想说什么,门外有手下飞快的闪身奔了进来,一进来便禀报道:“回太子殿下的话,昭华公主已进了靖王府,眼下已和萧世子开始拜堂了。”

  一句开始拜堂,真正的刺激到了萧烨,他只觉得五脏俱焚,血脉陡的逆流,整个人控制不住的狂暴,一口血气急速的往上涌,最后他竟然承shòu不住这份打击,轰然的往地上倒了下去。

  身后的手下赶紧上前一步扶住了他,紧张的叫起来:“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可惜萧烨根本没反应,太子府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赶紧的唤御医过来替太子诊治,这里忙乱成一团。

  而靖王府里此时正喜气洋洋,热闹不已。

  靖王府的正堂上首,端坐着靖王爷,靖王妃,下首两侧端坐了很多朝中的重臣,然hòu是不少的仆妇,个个一脸笑的望着正中位置上站着的一对新人,前面一大堆繁琐的细节已经过去了,现在正是新人拜堂的时候。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礼仪官的喊叫声刚完,那高大的身影立刻伸手抱了苏绾一路往外走去,留下身后的一干人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切。

  世子爷好生猛。

  世子爷好厉害。

  有那眼红的则嫉恨的想着,别人全没成过亲,就你萧大世子成过亲。

  这才刚拜天地,便宝贝似的抱回洞房去了。

  哼,以后靖王妃这个婆婆要受媳妇气了。

  这个媳妇以后一定嚣张跋扈,无法无天。

  个个心里腹诽着,不过脸上却满是笑意,靖王爷和靖王妃则没想那么多,因为先经lì了儿子去世的事情,现在对于萧煌要宽容得多,两个人起身招呼着客人一路往宴客厅走去,准备开宴了。

  而苏绾虽然没有听到那些人说的话,心里却也知道人家怎么想的,忍不住抬手捶起了萧煌的胸:“放我下来,你这样大刺刺的抱我出来,只怕人家要说死了。”

  萧煌却霸道的说道:“谁敢说,我媳妇我自己疼,关他们什么事。”

  他一路抱着苏绾大踏步的往婚房走去,他们的婚房便在萧煌住的院子,之前叫人翻修了一下,里面一应俱有。

  待到萧煌把苏绾一路抱进了婚房放下,门外立刻进来四个全福仆妇,恭敬的一施礼:“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起来吧。”

  “谢世子爷,请世子爷手执金称杆挑起新娘子的盖头,从此后夫妻称心如意。”

  一名全福仆妇把金称杆递到萧煌的手中,萧煌立刻接了过来,轻轻的一挑,露出苏绾仿若娇花一般的美貌容颜来。

  四个全福仆妇一看,惊艳了一大把,她们侍候过不少的新嫁娘,还从没看到谁美得过眼面前的这位,那小脸水嫩得能掐出一把水,难怪世子爷跟宝贝似的宝贝着。

  待到掀开了红盖头,又有一名仆妇上前给萧煌和苏绾的衣角打了结,然hòu四人一起跪下说道:“祝世子爷和世子妃以后永结同心。”

  仪式刚进行到这里,萧煌已有些不耐烦了,直接的挥手:“罢了你们出去吧,不要整那些有的没的,让世子妃好好的休息一下才是真的。”

  四人心中立刻嘀咕,世子爷还真是疼世子妃,不过她们可不敢非议,赶紧的应声:“是,世子爷。”

  四人退了下去。

  待到她们退了出去,萧煌拉着苏绾的手温柔的轻笑:“绾儿,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我要到前面去敬酒,你可以乘机休息一会儿。”

  苏绾想了想倒也同意了:“行,那你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她刚说完,身旁的人凑到了苏绾的面前,温柔的低语:“待会儿我回来一定喂饱你。”

  苏绾开始没在意,待到他散开了两人的衣结,起身往外走,才想起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直接的翻白眼,不要脸的臭流氓。

  自己骂完先笑了起来,从前能骂他臭流氓,以后可是公公开开耍流氓了。

  萧煌走了后,门外的紫玉蓝玉黄玉以及聂梨等丫头全都进来了,她们四个以后是她身边的一等大丫鬟,而红玉因为能力好,她把她留在拜月山庄那边主持各项事务。

  四个大丫鬟走进来后,看苏绾有些神情恹恹的,想起她早shàng起得早,估计是累了,几个人赶紧的上来恭敬的说道:“公主,是否要休息一会儿。”

  苏绾想了想点头:“也好,世子爷去前面敬酒,恐怕要有一会儿功夫,不如我先休息一会儿。”

  “是。”

  四人应声,自有人上前侍候苏绾准备让她休息。

  不过她们还没有收拾好,便听到门外有说话声响起来,人未到,说话声先到了。

  “大嫂不会不乐yì见我们吧,我们不请自来惹人嫌了。”

  浩浩荡荡的一众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当头的第一位,身穿桃红绣牡丹的上裳,下着白纱裙,面容略长,弯月眉细长眼,身材纤细,走起路来袅袅婷婷,好似弱柳扶风一般,是那种很容易引起男人保护欲的女子。

  这个女子苏绾是认识的,萧煌的二弟萧俊昊的妻江氏,江氏出自文信候府,乃是文信

  ,乃是文信候府嫡出的小姐,嫁进了靖王府有三年的功夫,眼下身边有一个女儿傍身。

  靖王府里的人个个都称她为二奶奶,别看这女人柔柔弱弱的,可是听说萧俊昊十分的疼她。

  苏绾对于这女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不喜欢,为什么呢,也许是当初安国候夫人出自于文信候府吧,所以她对于文候候府的人没什么好感,不过即便如此,也没有表现出来。

  此时听到她说话,也只是淡淡的一笑:“原来是二弟妹过来了。”

  “大嫂不会嫌我们吧,我们就是怕大嫂闷了,所以来陪大嫂说说话,还有一个,我带她们来给大嫂认认。”

  江氏指了指她身后的一众女子。

  苏绾细看,有一个媳妇,还有两位姑娘,其余的人都是媳妇姑娘身后的大丫鬟。

  苏绾没有说话,江氏指着那媳妇对苏绾介shào道:“这个是三爷的媳妇,三奶奶华氏。”

  三爷是靖王爷的庶子,名萧昱,其母乃是陈侧妃,这位陈侧妃是内阁首辅的嫡亲妹妹陈氏,陈氏共育有一子一女,其子便是萧昱,府里人称三爷,三奶奶是地方上知府的千金小姐,后嫁给三爷做媳妇的。

  苏绾望向三奶奶华氏,华氏和江氏正好相反,生得较丰满,举手投足显得十分的稳重,看苏绾望过来,立刻恭敬的唤了一声:“大嫂。”

  “三弟妹。”

  江氏介shào完了华氏,又接着介shào两个姑娘:“我们府上本来有三个姑娘,一个是郡主,不过眼下郡主已经嫁去陈家了,另外这两个,一个是大姑娘萧琳,她娘是府里的陈侧妃,这是二姑娘名萧娥,她娘是府里的一个姨娘。”

  说到姨娘二字,那萧娥,明显的脸色有些恼火,不过碍着江氏的身份,所以咬着牙,低垂着头。

  苏绾仔细的打量着萧琳和萧娥两个人,发现萧琳不但容貌生得秀美,而且举止十分的得体,她的母亲出自于首辅陈家,她是知道的,难怪萧琳通身的气派都很得体,比起那云梦郡主萧蓁,则更要像一府的郡主,反观她身后的站着的萧娥,人长得既不出色,还一脸的狭隘像,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心里的小家子气似的,一双眼睛不时的瞪着江氏。

  虽然江氏说的话不好听,但她说的是实话,犯不着这么生qì气恼的,可见此女成不了大器。

  苏绾正想着,那萧琳已经上前唤了一声:“见过大嫂。”

  苏绾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大妹妹吗?大妹妹长得真不错。”

  萧琳立刻脸红了一下道谢:“谢大嫂。”

  萧娥看萧琳叫了苏绾,还得了苏绾一声夸赞,她也紧跟着唤了一声:“见过大嫂。”

  苏绾同样的开口:“是二妹妹吗,二妹妹长得也不赖。”

  她初进靖王府,才懒得去得罪她们谁是谁,只要没人来招惹她,她是不打算得罪这些人的。

  苏绾把所有人认了一遍,最后望向身侧的紫玉,紫玉立刻每人奉上了一份礼物。

  苏绾手里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此次准备的礼物都是十分名贵的东西,眼面前的人,几乎每人人手一套头面,每一套还不是一样的宝石,有裴翠的,有红宝石的,有羊脂玉的,总之拿到手里时,江氏华氏以及两个小姑子全呆住了。

  最后庶女萧娥早欢喜的叫起来:“谢谢大嫂。”

  萧娥身为庶女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好的东西,平常羡慕得不得了,现在大嫂一送就送这么好的东西,看来这声嫂子没有白叫啊。

  其她人也醒过神来,看到萧娥的神色便有些瞧不上眼,不过个个都很高兴,齐声的向苏绾道谢:“谢大嫂。”

  一时间屋里一团的和气,热闹极了。

  ------题外话------

  笑笑终于活着回来了,更新恢复了,姑娘们有票投些过来啊……。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67章 顺利成亲 出手惊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