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婚房里,众人正说得热闹,房门忽地被人一撞给撞给了,几道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来,房间里说话的人全都抬起了头望向门前,便看到门外几个人架着一个步伐不稳的人走了进来,那被人架进来的人却是今晚的新郎官萧煌。

  而扶着萧煌进来的人正是他的二弟萧俊昊和三弟萧昱还有叶廷叶小候爷,几个人把人一送进婚房,便望着苏绾说道:“大嫂,大哥他喝醉了,人交给你了。”

  萧俊昊和萧昱还有叶廷等人看到了新嫁娘,惊艳了一场,随之不敢多看,赶紧的垂下头,把人交出去就好了。

  待到苏绾起身接过了萧煌,萧俊昊和萧昱二人望向了自个的媳妇:“你们也都出去吧。”

  别打扰人家洞房花烛夜了。

  先前和苏绾等人说得开心的媳妇小姐以及丫鬟全都齐齐的应了一声,自往外走去。

  落在最后面的二奶奶江氏眼里一闪而过的暗芒,随之慢吞吞的走了出去,手指悄然的握了起来。

  苏绾的几个大丫鬟,想上前帮助自个的主子扶世子爷上床,不过却被苏绾挥手,示意她们退出去了,最后婚房里只剩下一个新郎子和新郎官了。

  婚房里,苏绾扶着自已的新郎官,眨巴着眼睛好半天反应不过来,难道自己的洞房花烛夜便要与这么一个醉鬼过了,有没有这么夸张啊,**一刻值千金。

  苏绾小小的郁闷了一下,随之想到这家伙的第一次可早被她给破了,不由得嘿嘿的干笑两声,扶着他往床前走去,可是萧煌的个子太高大了,而苏绾的个子又特别的娇小,待到她把这人扶到床上,扑通一声往床上扔下去,自己只累得呼哧呼哧的喘气儿,被床上的人大手一带,稳稳的倒到了床上仰躺着的家伙身上,而躺在床上的家伙正睁着一双星月般璀璨明艳的眸子望着她。

  瞳眸之中说不出的清醒,哪里有半点的醉态,苏绾终于知道这家伙是装的了。

  忍不住抬手狠狠的捶了这家伙几下。

  “你没事装什么醉酒啊,真是的。”

  萧煌抬手扣住苏绾的手,另外一只手霸道的扣住了苏绾的后腰,掌上一用力,苏绾稳稳的扑到了世子爷的身上,小嘴儿稳稳的送了上去,萧煌霸道的先狠亲了一下,然hòu才放开了她,沙哑着嗓音说道。

  “先前我可是听到你叹气了,说,想到什么了?”

  苏绾的脸颊一下子红了,先前她可是想到**一刻值千金的,当然这话也不好说啊,所以娇羞着一张脸,软软的说道:“我心疼世子爷,醉酒伤身啊,人家担心死世子爷的身体了。”

  “是担心我的身体,还是觉得**一刻值千金。”

  世子爷现在精明无双,身子一翻便把怀中的人儿给稳稳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伸出大手捧着她的脸,看她娇羞得脸颊上飞起了两团红艳艳地云彩,真是说不出的迷人,他狠狠的亲了下去,眼睛鼻子的一通乱亲,然hòu沙哑着嗓音诱惑的说道。

  “璨璨,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我终于娶到你了,真是太好了。”

  说完又亲,而随着这通狂猛如暴风雨的亲吻,局势有些无法掌控起来,因着世子爷等了许多才吃到这肉,此时明显的饥渴无比,才亲了一会儿,便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身子火热起来,只想把身下的人扒光了好好的爱个够,因此手下也没有客气,一边亲着一边动手扒衣服。

  只是那被扒的人还有一丝儿理智,被亲得忘我的时候,尤记得有一件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那就是他们的交怀酒还没有喝呢,赶紧的挣扎着叫起来:“酒还没有喝呢?”

  “酒,不喝了,爷都装醉了,还喝什么酒。”

  世子爷完全化身为理智尽失的肉食动物,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被他压制在身下的苏绾,没好气的说道:“交怀酒,我们的交怀酒。”

  如此一叫,世子爷总算想起了这件大事,赶紧的翻身坐起来,冲到桌边,端了酒壶和酒杯过来,倒了两杯酒,一杯递到苏绾的手里,另外一杯自己执着,与苏绾眉目传情的喝了一杯酒,那眼神里早充满了**裸的欲火儿,一双眼睛勾魂儿似的勾着苏绾,待到两个人把交怀酒喝了。

  世子爷再次化身为野兽,完全没有了任何的顾忌,大手俐落的扒苏绾身上的衣服,苏绾忍不住无语的望着头顶的红色纱帐,难道饿急了的狼就是这样吗?

  可那饿极了的狼可不顾某女人是如何想的,早一抬手打散了头上的红色纱帐,内里无xiàn风光尽数都被遮挡住了,一会儿的功夫,便听到里面响起那暗磁**的说话声。

  “璨璨,你真好看。”

  “璨璨,爷疼你。”

  随之里面便是动听的娇吟声,一直不断,直到半夜也没有落下音,到后来全是女子哀哀求饶的声音,最后还夹杂着呜呜的似哭似哭的婉转声,在苏绾直累得腰酸背痛,整个身子好似被马车碾压了似的昏死过去后,她终于深切的体会一件事,男人不能禁欲,禁欲的男人伤不起啊。

  好在那做了大半宿方才尽兴的男人放过了她,搂着她终于香甜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绾虽然累得不想睁开眼睛,可是脑子里却记着一件事,今天可是她新媳妇进门第一天要敬茶的时候,她可不能起不来啊,所以迷迷糊糊中她动了一下想起身,却被身侧的男人霸道的搂着,温

  的男人霸道的搂着,温柔的劝道:“再睡一会儿,没事的。”

  苏绾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直到门外响起一道声音。

  “世子爷,王爷和王妃派人来催了,说世子妃该起来敬茶了。”

  这叫话的是萧煌的手下亲信虞歌,萧煌这个院子,别人是进不来的,凡是通话都是由萧煌的亲信虞歌通话。

  所以王爷王妃派来的人便在院门外候着,虞歌进来传话。

  其实这话虞歌有点不大想传,必竟世子爷昨晚搞了大半宿,虽然他们没有过来,可是却听到了洞房里传来的动jìng,心里同时可怜了一把世子妃,谁会想到他们家冷清了一辈子,一直打着不贪恋女色的世子爷,兴起来这么的能折腾啊。

  不过好歹王爷王妃派来过来了,他也不好不传话。

  萧煌一听到门外虞歌的声音,便恼了,脸色冷冷的想喝虞歌退开去。

  可是他身边睡着的人,却已经惊醒了,苏绾睁开眼睛,想起自己今日要敬新妇茶的事情,虽然萧煌心疼她,可是她也不想进王府便给别人一个恃宠而娇的话柄,所以挣扎着说道:“好了,起来吧,先去敬了茶,回头再来睡吧。”

  她一动坐起身子,便看到自己的身上满是斑斑的吻痕,不由得想起昨晚的亲热,没想到萧煌这家伙竟然能变着几个花样儿来,把她活生生的折腾得昏死过去,这家伙真不是人。

  可惜那不是人的家伙,看到她的身子时,眼里再次的闪起如狼的光,随之看到她身上的吻痕时,一脸的愧疚之色,最后伸出修长如玉的手轻轻的摸她身上的吻痕:“璨璨,可疼?”

  苏绾没好气的说道:“你来当女子试试,我身上的骨头好似被拆了似的,全都散架了,我的腿现在好像不是自个儿的了。”

  现在都麻麻木木的。

  萧煌一听,立刻心疼的伸手去抚摸媳妇的腿,这一摸又觉得自己有些想了,不过想到媳妇的身体,终是克制住了,先简单的替苏绾穿了衣服,自己也穿了简单的亵衣。

  最后才唤了苏绾的几个丫鬟进来。

  紫玉和蓝玉等丫头从外面进来,便闻到屋子里一股欲恋的味道,脸色一红,再看世子爷和自家的公主,周身儿的风情,一想到昨夜两人的事情,便不敢再看,赶紧恭敬的一福身子。

  “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你们去浴房准备好浴汤,让世子妃好好的沐浴一下。”

  紫玉和蓝玉应了一声,自去浴房准备浴水。

  萧煌想到什么似的,又望向聂梨和黄玉二人:“你们把世子妃的衣服里外准备一套进来。”

  “是,世了爷。”

  等到小丫头走了,萧煌眸色深暗的转身自从房间一角取了一柄匕首出来,苏绾看到他的动作,不由得奇怪的望着他,却见他自撩了袖子,在手腕处割了一个血口子,放了一点血在昨天被人铺势在床上的白绢,待到血放上去,苏绾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自己和萧煌的第一次并不是昨夜,所以处子血自然是没有的,可这事若是传出去,她就叫人诟语了,而萧煌这样做,就是不想叫人诟语了她。

  苏绾不由得眉眼中拢了浅浅的情意望着他,萧煌却已经收起匕首,自放了袖子,外人却无从得知他刚刚做到的事情。

  苏绾只睁着一双充满了情意的眸子看着他,温柔的说道:“谢谢你萧煌。”

  萧煌走到床前,伸手弹了一下苏绾的脑门,不满意的说道:“这是惩罚,说什么呢,以后你就是我的妻,我的小娇妻,所以为你做的都是我甘愿的,我甘之若饴。”

  苏绾笑了,一个大大的笑花,伸手搂住了自己的美人夫君,乘机撒娇。

  “抱。”

  世子爷的心立刻化了,抱着她往浴房走去,一边走一边温柔的说道:“走,我们一起洗。”

  怀里的美娇娘一听到他的一起洗,便有些后悔了,昨夜的一幕不堪回首啊,世子爷,求放过。

  可惜世子爷没听到,朝着外面的虞歌大声的说道:“出去让人告诉王爷王妃一声,我们马上就到了。”

  “是的,世子爷。”

  虞歌松了一口气,转身便自走了,不过出去后虽然那人走了,却带来了两个仆妇,两个仆妇是王妃派来的收白绢的,不管怎么样,身为王府的世子妃,自然要是清清白白的。

  仆妇很快进房把象征着世子妃清白的白绢给收走了,世子爷却在浴房里再次要了世子妃一回,不过为了勉补世子妃的怒意,他是又给她小意的洗身子,又亲又吻又哄,最后总算哄得世子妃不怪他了。

  只是等到两个人洗完后,天都快要中午了,更重要的一件事是苏绾觉得自己的一双腿完全的不在自己的身上了,木木的走在地上,她就觉得自己不是用腿走路的,而是用两根木棍在走路,只管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一路出了苍谰院。

  此时的靖王府正厅里,王爷王妃虽然极力的镇定,不过饶是他们定力好,还是脸色有些不太好,谁会想到喝一个媳妇茶,能从早shàng等到中午。

  难道就因为是东海国的公主,就这样托大吗?让公公婆婆,还有一大家子的人都等着。

  这正厅里,此时除了端坐着王爷王妃,还有靖王府的侧妃以及两个姨娘,另外还有二爷二奶奶,三爷三奶奶,以及两个没有出嫁的小姐,另外连

  姐,另外连嫁进陈家的郡主云梦郡主萧蓁也赶了回来。

  萧蓁此时可算是逮到机huì了,冷冷的嘲讽了起来。

  “父王,母妃一惯说我是个没规矩的,现如今看来,这个也不比我差啊,看看让公公婆婆从早shàng干等到中午,我萧蓁那是低嫁,不敬公婆茶,便被人诟语了,可我们家这位倒好,嫁进了靖王府,也不把靖王府的公公婆婆当回事,看来是比我还厉害啊。”

  虽然靖王爷靖王妃不想生qì,可是听到女儿的话,还是控制不住的心里来了火。

  不过两个人不想在萧煌成亲第一日便闹出什么闲话,所以瞪了萧蓁一眼,语气不善的开口。

  “你不好好的待在陈家学规矩,跑回娘家来做什么。”

  “我本来是想好好的跟我那好嫂子学习学习的,谁知道比我还不如呢。”

  靖王爷脸黑了,怒瞪着自个的女儿,这分明是往人心里捅刀子啊。

  “闭嘴,你还是回陈家去好好的学习学习规矩吧,娘家的事情你少插嘴。”

  云梦郡主看着自个的爹爹黑沉的脸,还是有些害怕的,不敢再火上浇油。

  坐在她上首的二奶奶江氏,娇娇弱弱的开口劝道:“梦妹妹别说了,大嫂她必竟是娇贵的人儿,不是我们可比的,她身为东海国的公主,自然是娇贵着的。”

  “娇贵,哼,谁不知道她从前的底细,只不过是苏国公府的一个庶女,就算后来得了那样的身份,怎么就这般金贵了起来,难不成那皇家的公主嫁人后,连媳妇茶都不敬了。”

  云梦郡主义愤填膺的叫了起来。

  她的话刚落,便听到门外响起仆妇的叫声:“见过世子爷,见过世子妃。”

  正厅里,云梦郡主生生的抖簌了一下,一张脸早黑了,她什么人都不怕,就怕自个的这个长兄,心里是既喜欢他,却也是最害怕他的,而且她还知道自个的哥哥特别的喜欢苏绾那个小妖精,现在听到自己这样说他喜欢的小妖精,不知道会怎么变脸呢。

  所以云梦郡主一下子息菜了,一句话儿也不敢吭声了,只睁着一双怯怯的眼睛望着门外。

  门外数道身影走了进来,为首的男子一身青莲色的锦绣华袍,束腰银色的绣蟒腰带,垂绦络玉佩,本来就是绝色无双的人儿,因添了些许风情,竟比往日俊美几分,真正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天xià男儿中最一等一的风流人物。

  往日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现在一转首一低头,便可见眉眼风情无xiàn,只可惜这样的风情只针对着身侧的美娇娘。

  苏绾身穿樱桃红的长裙,长裙的腰襟处绣有斜斜的牡丹花,腰间系着同色系的腰带,随着她行走,那腰带飘逸柔美,本来就是千娇百媚的小姑娘,再被雨露之情一浸湿,当真是万千芳华集于一身,娇媚异常。

  这样一对如珠似玉的人往厅堂里一站,厅堂更是明亮几分。

  靖王爷和靖王妃看到这样的儿子,忽地便不生qì了,想到他之前差点没了的事情,不由得心疼了几分,早先干坐着生出来的几分火气,也消散了。

  只含笑望着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萧煌牵着苏绾的手走进来,一抬首望向一侧先前大放劂词,说三道四的妹妹云梦郡主。

  “你适才说什么呢?”

  云梦郡主立刻害怕的点头,小声的嘀咕道:“我没说什么啊。”

  萧煌还想与她理论,苏绾却适时的伸手拉了他一把,提醒他现在正事要做,而且今儿是他们成亲第一日,如若便发生什么事情,必然叫别人说她不好。

  萧煌总算忍了云梦郡主萧蓁,和苏绾两个人一起走过去,两个人一起给靖王爷和靖王妃敬了茶,两个人倒没有拿捏苏绾,接过媳妇茶喝了,又赐了礼物,不过靖王妃倒底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绾儿,你既嫁进了我们靖王府,以后就是我们靖王府的媳妇了,以后万不可持自己的身份而持宠而娇。”

  苏绾立刻受训的点头:“是,母妃,儿媳知道了。”

  她早就知道自古婆媳就是天敌了,所以做好了准备,现在听靖王妃敲打她的话,倒也不觉得难受。

  反倒是下首的二奶奶江氏和云梦郡主萧蓁二人,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萧煌则抬首便想护了苏绾在身侧,不过却被苏绾给拦了,两个人谢了靖王妃后便起身。

  至于陈侧妃等人属于靖王府的小妾,所以就没资格喝苏绾的媳妇茶了,苏绾只是和她们见了礼,至于王府的二爷三爷还有二奶奶三奶奶等人都见识过了。

  只是苏绾身为长嫂,再次的派发了一遍礼物,同样的每件礼物都价值不菲,从这一手便可看出苏绾的家底丰厚。

  厅堂内,云梦郡主萧蓁看着大家全都高兴的样子,眉蹙了蹙,几不可见的气恼了起来。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68章 洞房花烛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