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甜蜜世界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靖王府内,靖王爷和靖王妃眼看着苏绾身为长嫂,很能拉拢一家子的心,逐不再拿她迟来敬茶的事情说话,一声命令下去,府里的下人开始上菜肴,不过这已经不是早饭,而是中饭了。

  只不过众人还没有入宴,萧煌拦住了自个的妹妹萧蓁,脸色冰冷的开口说道:“萧蓁,身为陈家媳,你眼下应该待的地方不是这里,而是陈家。”

  萧蓁一脸错愕的盯着哥哥,毫不意外的看到哥哥眼里的嫌弃和厌恶,萧蓁想到从前这个哥哥待她是极好的,她是他的亲妹妹啊,可是曾几何时,因为一个女人,现在哥哥看到她却是百般的嫌弃。

  因为要娶苏绾这个狐狸精,他竟然下令母妃,早早的把她嫁进了陈家,现在更好,直接不让她待在靖王府里了。

  萧蓁抬头望过去,便看到厅堂里不少人望着她,那些往日看她脸色,小心陪着笑脸的人,个个一脸看笑话的样子。

  尤其是身为庶女的大姑娘萧琳和二姑娘萧娥,往常皆是她欺负的对象,可是现在她们却一脸看笑话的样子,看着她。

  萧蓁受不了的抬起头,望着萧煌,心痛的叫起来:“哥哥,我是你妹妹啊。”

  萧煌沉声开口:“妹妹,身为妹妹的你,一直得哥哥的疼爱,可有半点为哥哥分担的心思,明知道哥哥喜欢你嫂子,你却百般找自个嫂子的麻烦,这样的妹妹不要也罢。”

  萧煌此时对萧蓁可谓失望至极,从前一直很疼爱这个妹妹,相反的对于府上别的庶妹倒不曾理会,谁知道最后竟然养成了萧蓁这样白眼狼的心思,百般找自个嫂子的碴子,这样的妹妹,他不稀罕。

  萧煌一言落,陡的朝着门外唤人:“来人。”

  虞歌闪身进来,恭敬的开口:“世子爷。”

  “把郡主送去陈家,告诉陈家,以后没事不准放郡主回靖王府。”

  “是,世子爷。”

  萧蓁的脸色白了,凄然的叫一声:“哥哥,我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吧。”

  萧煌却懒得理会她。

  因为他不是没有给过她机会,而是给过很多次机会,可是这个妹妹已经无可救药了,根本不可能改的。

  为免她没事便来找璨璨的麻烦,倒不一劳永逸的让她不要再登靖王府的门。

  虞歌恭敬的请萧蓁离开,萧蓁挣扎着望向自个的父王母妃:“父王,母妃,帮帮我。”

  她若是就这么被虞歌送回去,陈家以后肯定不会再让她出门了,说实在的先前虽然陈思之把她带回了陈家,还请了教养嬷嬷来教她的规矩,可是陈家倒底不敢和靖王府过份作对,对她还算客气,若是这一次再被送回去,陈家就知道自己在靖王府没什么助力了,以后还会对她客气吗?

  所以萧蓁十分的惶恐,可是她的叫唤声并没有引来靖王爷和靖王妃的相助,两个人虽然有心想帮她,可是一抬头看到儿子冷若冰霜的脸,靖王和靖王妃便不想多说什么了,先前萧蓁的话已经惹起萧煌的反感了,若是他们开口,只怕连他们都没有脸。

  靖王妃望向萧蓁说道:“你回去吧,回头你哥哥气消了,母妃再帮你和他说说。”

  萧蓁心沉甸甸的,眼泪哗哗的流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是靖王府千宠百宠的小郡主,为什么现在却变成没人要的小可怜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苏绾这个小狐狸精,对,就是因为她,她不会放过她的。

  萧蓁的眼睛血红了,可是她还是不想走啊,她掉头四下张望,最后望到了花厅一侧的陈侧妃,不由得叫起来:“姑姑,你帮我,你帮帮我。”

  陈侧妃,不但是靖王府的侧妃,她还是陈家女,是陈首辅的嫡妹,这么些年在靖王府里,靖王妃一直待这陈侧妃不错,两个人关系也极好,所以靖王妃当初才会放心的把自个的女儿嫁进陈家,相信陈家会善待自个的女儿,谁知道最后女儿竟然闹出这样一出一出的事情,让她这个做母妃的都没脸。

  陈侧妃听了萧蓁的叫唤,抬头望了望王爷和王妃,又望向世子萧煌。

  哪里敢多说什么,以后萧煌将会成为靖王府的主子,苏绾会成为女主人,她的儿子女儿可要靠他们生活呢,所以她是不会笨到去得罪他们的,所以陈侧妃只能柔柔的开口:“郡主,你先回去吧,回头再来也是一样的。”

  萧蓁这下哭得更伤心了,最后被虞歌硬拉了出去,远远的还能听到她的哭声传进来。

  萧煌眼看着萧蓁被带走了,沉声开口:“好了,开宴。”

  接下来宴席气氛有些沉重,不过这丝毫不影响萧煌照顾苏绾,一顿饭下来,萧煌几乎没吃多少,反倒是净顾着照顾苏绾了,桌上的人看着一向冷若冰霜,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子大人,瞬间化身为疼妻宠妻的痴情人,一时间无法接受这突其来的转变,所以个个忙着看好戏,最后也没有吃多少。

  一顿饭下来,大家算是确认了一件事,世子大人宠妻若狂,所以他们还是悠着些吧。

  饭桌上,不但是二奶奶三奶奶嫉妒苏绾的好运,就连靖王妃都微微的嫉妒起苏绾的好运来。

  这倒不是说靖王爷,二爷或者三爷不宠自个的女人,而是当那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人物,忽地俯下身来成为绝世好男人,谁都吃受不住这样的事情。

  饭后,萧煌拉着

  饭后,萧煌拉着苏绾向自个的父王和母妃大刺刺的告安。

  “父王,母妃,我带璨璨先回房休息了,她昨夜没怎么睡,现在一定是极累的了。”

  虽然苏绾确实累到想睡觉,可是一听大刺刺的话,还是脸噌的一下红了,本就明艳动人的神容,再拢上娇羞,越发的成了小媳妇样。

  靖王和靖王妃对于这个倒是十分的谅解,挥手道:“好了,你们刚新婚,甜蜜些是应该的,去休息吧,以后你们没事也不需要过来请安了。”

  “谢父王母妃。”

  萧煌伸手牵了苏绾的手一路离开正厅,待到走出了正厅,苏绾抬手轻捶了萧煌一下,不满的瞪着他。

  “你那样说,叫父王母妃怎么想,叫二弟妹三弟妹他们怎么想?”

  “他们怎么想,关我什么事啊,再说这不是人之常情吗,难道当初他们新婚不是这样吗?”

  “就算这样,也不要拿出来说啊,实在是太羞人了。”

  苏绾的脸再次的红了,虽然当初干出了强上别人的事情,可也不代表自己就是豪放派啊,反倒是身侧这个一直以来表现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一旦开了荤完全的无禁止,连说话都没有丝毫的遮掩,真是让人受不了。

  萧煌才不管苏绾,直接的大手一伸抱起了苏绾娇小的身子,一路往苍阑院而去。

  路上世子爷还不忘威胁某小女人:“看你力气还不错,不我们回去继续昨晚的事情。”

  某女人立刻装死中,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觉,再来,再来她腿都断了。

  世子爷看到这一招管用,当场愉悦的笑了起来,俯身亲了亲怀里的美娇妻,一路抱着她回房间去睡觉了,两个人这一睡便睡到傍晚。

  傍晚,苏绾睁开眼睛,抬头看到自己对面斜依着一个半裸着衣衫,露出精美锁骨的绝色美男,美男看到她睁开眼睛,摆出一个风情万种的撩人姿势,那深邃的眸光拢着醉人的神韵,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潋滟诱惑至极。

  苏绾看了一下后,忽地用力的闭上眼睛,怀疑自己做了一个香艳无比的梦,要不然怎么一睁开眼睛便看到萧煌那家伙摆出撩人的姿势,一副等上求扑的样子呢。

  可是等到她闭了眼再睁开时,那撩人的家伙,竟然近在咫尺了,正吐气兰的靠近她的身边,诱惑的说道:“娘子,等你来扑。”

  苏绾妈呀叫一声,转身自往床里面跑,她的腰啊,她的腿啊,受不了啊。

  可惜身后的长手臂一伸把她的小嫩腿给拽住了,直往后面拖,然后一只手略一用力,把她掉转了一个身子,直直的坐到了某人精壮的腰上,就那么稳稳的按住了她的小蛮腰,而躺在身下的那个人,笑眯眯的露出一嘴的白牙,魅惑的说道。

  “娘子,为夫的技术还行吗?现在不止值二两银子吧。”

  苏绾脸一黑,终于后知后觉的想到问题出在哪里了,原来这家伙在秋后算帐,他到现在还牢牢的记着当初她说过的话,难怪成亲后,他是大做特做,而且都是各种让她欲死欲仙的方式。

  不过她实在没力气了,昨天做了大半夜,今早起来做了一次,现在又要做,什么人受得了啊。

  苏绾扶着自己的腰,一副腰软到不行,完全没力气的样子,可是某男人却完全的不理会她,上手便扒她的衣服,又亲又吻,终于把某女人搞出兴致来了,妈的,不是想姐强上吗,姐干了。

  最后两个人在房里,再起兴头大动的干了起来,这一回苏绾在上,男人在下,完全一副小受样,让苏绾大展雄风,只不过最后的一刻再次的让男人占了主导权,反客为主的又来了一次。

  苏绾只累得眼睛都不想睁开了,完全的装死中,不过倒没有昏过去。

  身边的男人此时像一只被喂得饱饱的猫一般,伸出舌头来舔她的脸,舔啊舔的,还表功的说道:“璨璨,我的技术是不是完全不是问题。”

  苏绾抬眉望他一眼,无力的娇嗔:“去死。”

  萧煌明媚一笑,完全是颠倒众生的风华,不过这样的魅惑姿容,只有苏绾有眼看到。

  他眉眼潋滟的看着身娇体软的苏绾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优雅的从大床上下来,套上一件衣服,抱着小娇妻去浴房泡澡了,依旧是两个人一起泡的,不过这一次饶过了小娇妻,纯洗澡,纯暧昧。

  好好的泡了一场澡之后,苏绾的身子已经好多了,而且经历过昨夜那样激烈的事,今儿个还好一点,甚至于她自己也感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愉悦和欢快,完全不像第一次时没有感觉。

  不过对于洗澡时,那只在自己身上上下占便宜的咸猪手,苏绾表示鄙视,抬眸望着某个外形飘飘若仙的男人。

  “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不贪恋美色呢,现在这只色迷迷的禽兽是哪个?”

  某只姿容绝代的美男,一脸义正严词的说道:“从前不知人间好颜色,自从娇妻一笑勾掉魂,日日思妻夜想妻,从此有妻不早朝。”

  苏绾直接的呸了这没脸没皮的男人一眼。

  两个人恩恩爱爱,打情骂俏一路回了房间,说不出的恩爱,完全是比蜜甜,比酒醉人。

  萧煌细心的给苏绾穿好内衣,又给自己穿了一套内衣,便唤人把晚膳准备了进来。

  吃了晚膳后,两个人躺在床上,盖被纯聊天,萧煌打算这一

  煌打算这一晚不碰苏绾,让她好好的养着些身体。

  三日后回门,萧煌亲自带了苏绾回安国候府,眼下东海皇,凤玲珑等人还在安国候府内等候着,两个人想看看女儿过得好不好再走。

  这一看便看到女儿艳若桃李,女婿春风满面,一眼看出两个人恩爱无比,凤玲珑和容枫二人算是彻底的放了心,在安国候府和萧煌凤玲珑用了中饭后,两个人便带着东海的侍卫离开了西楚,临走前,凤玲珑拉着萧煌,尊重其事的把苏绾托付给了萧煌。

  “萧煌,以后要好好的待绾儿,人这一生能遇到一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的人,是真的不容易,所以好好的珍惜。”

  “岳母大人放心,我会好好的待璨璨的,不叫她伤一点的心。”

  萧煌对于凤玲珑十分的恭敬,而且态度无比的诚恳,娶了人家的闺女,自然要恭恭敬敬的,不过对于自个的岳父就没那么恭敬了,因为这家伙总是一口一声。

  “小子,以后对绾儿好点,若不然,朕打断你的狗腿。”

  萧煌只剩下翻白眼了,两个人一路送东海皇和皇后离开安国候府。

  苏绾忽地有些不舍了,心里浓浓的依恋,凤玲珑是真的很疼她,可惜这个娘亲以后却是极难看到的。

  身侧的萧煌伸手揽了苏绾的肩,温声说道:“若是以后你想她了,我就带你去东海看望他们。”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萧煌和苏绾又向安国候苏鹏和白沁二人告退,两个人带着手下回了靖王府。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寸步不离的在苍阑院里,除了房间,便在院子里散散步,连院子的门都没有出一步。

  整个靖王府里的人,都知道世子爷和世子妃恩爱无比。

  府里这些消息慢慢的也传了出去,整个京城的人纷纷说起了这桩姻缘,说起世子爷和世子妃的恩爱,说到萧世子从前那样冷若冰霜的人,最后竟然爱上了一个人,便此痴情。

  整个京城完全把他说成了天上少有,地上没有的绝世好男人,羡慕死了整个京城的女子。

  这些消息慢慢的传到了东宫太子府,传到了太子萧烨的耳边,萧烨自从萧煌和苏绾大婚,便一气昏了过去,这些日子昏昏沉沉,病病好好的一直没有彻底,再听到这些传言,差点又气得昏死过去。

  不过怒极反而生出一股动力了,多日缠绵于病榻之上的人,忽地好了起来,一路进了宫见了皇帝。

  承乾帝的心中同样十分的火大,父子二人眼下完全视萧煌为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的存在人物。

  因着有这么一个共同的人物,父子二人反而生出一种同仇敌忾之气来,十分的同心同力。

  “父皇,我们不能再让这家伙此狂妄了,分明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太可恨了。”

  太子萧烨整个人说不出的阴沉,周身充斥着阴霾。

  承乾帝知道儿子之所以此生气,乃是因为被抢了喜欢的女人的缘故,心里同情儿子一把之后,赞同的点头,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萧煌之所以此狂妄,无法无天,乃是因为手中执掌兵权的原因,所以我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拿回他手中的兵权。”

  “拿回他手中的兵权。”

  萧烨的眼睛亮了一下,沉着的点头,然后望向大殿上首的承乾帝,飞快的说道:“父皇放心,儿子知道何做了,儿子定然要拿下这家伙手中的兵权。”

  承乾帝冷冷的一笑:“若他手中没有兵权,靖王府又算得什么,朕想要按靖王府一个罪名,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你一定要拿下他手里的兵权。”

  萧煌手中有两帮人,一队是朝廷的兵将,共十万人,因为萧煌的能征善战,所以这十万人明着是朝廷的兵将,暗地里却被人当成了萧煌手里的私下军。

  他要让天下人看看,这些兵将可不是萧煌的兵,是朝廷的兵,是他手里的兵。

  至于萧煌手里的另外三万兵马,则是当初的一些残军旧部,他当时不认为这些人能成事,便同意萧煌提出把这些残兵旧将编为私家军的主意,他本来以为这些人成不了事,因为最初这些人中不少是残废,能成什么事,没成想这些人最后竟然成了一支很厉害的私家军,不过就算这样又何,难不成这些人愿意跟着萧煌成为谋逆之贼,所以他先拿下萧煌手中的十万兵将后,再拿下他手里的三万兵将,等到夺了他手中的兵权之后,治靖王府一个死罪,轻而易举。

  萧烨心中有了动力,立刻满力复活了,抱拳沉声开口:“儿子立刻去做。”

  “好,去吧。”

  太子沉稳的走了出去,立刻着手忙碌这件事。

  而此时身在靖王府的萧煌和苏绾二人并不知道背后已遭人算计,当然眼下是他们的新婚,他们也懒得理会别的事情。

  萧煌因为成亲,可以休沐十天的假期,而且他这个人一向为所欲为,就算不是休沐的日子,他也是上了早朝之后,便没什么事了。

  每天在靖王府里陪着自个的小娇妻,日子过得比蜜甜。

  不过太子的雷霆手段很快展现出来了,朝堂上有人弹劾三品车骑将军周胜,说周胜生性残狠好斗,曾打死军中手下三名,还曾多次打伤了手下,军中手下敢怒不敢言,对于他暴虐的手段,

  虐的手段,十分的憎恨。

  周胜很快被人扣押了起来。

  随之又有人弹劾四品左军将军李天成,说李天成喜欢女色,多次强抢民妇行欢,甚至于有一次在地方上还和人争抢青楼女子,最后发展到大打出手,火烧了湘云楼,听说当时烧死了几条人命。

  至此李天成也被扣押了起来。

  李天成出事后,紧跟着又有一个五品怀远将军万忠明被人给参了,说万忠明欺压地方上的良民,曾和几户百姓闹出矛盾,打伤了不少的百姓,最后致死好多条人命。

  这接二连三的人被弹赅,被参,被扣,一时间朝堂上人人自危,而聪明的朝臣更从这接二连三的的弹赅中看出了门道。

  这三位被参被抓的将军,皆是靖王府世子萧煌的手下。

  也就是说有人对萧煌出手了,这对萧煌出手的人,大家略一深思便得出了结论。

  一定是太子殿下,听说萧世子大婚之日,太子殿下直接的昏了过去,现今这雷霆手段展现出来,不就是太子报复萧世子的行动吗?

  不知道这一回萧世子何做,又该何保自己的这些手下将军。

  靖王府,萧煌和苏绾二人正在苍阑院内恩爱无比的用着晚膳,对于外面的狂风暴雨似乎完全不知道似的,只管过自己的二人世界。

  不过偏有那不速之客闯进了苍阑院来,打扰了这份恩爱和谐。

  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心急火燎的一路闯进了苍阑院,看到萧煌竟然一脸柔情蜜意的陪着自己的小娇妻用膳,似乎天蹋下来都和他无关似的。

  叶小候爷差点吐血,火上房似的大叫:“萧煌,你竟然还有心在这里陪娇妻,外面的天都乱了?”

  萧煌掉头,一张和风雨露似的面容瞬间拢上了冷霜,瞳眸阴风阵阵的望着叶廷,这样冷冽刀锋的眼神瞬间叫叶廷冷静了下来,一声不敢吭了。

  萧煌幽幽的问叶廷:“天蹋下来了?”

  “没。”

  “火烧房了。”

  “没。”

  “死人了?”

  “没,”叶廷越往后说越像舌头被谁咬了,不过最后还是强自争辩道:“虽然没死人,可也差不多了,周胜,李天成,万忠明可全被抓了,搞不好就要死了。”

  “不是还没有死吗?”

  萧煌说完后又望向苏绾,见苏绾不吃了,抬头望着叶廷,不由得恼火的掉头瞪了叶廷一眼,随之才温声说道:“璨璨,你再吃点吧。”

  苏绾摇头:“饱了。”

  萧煌不紧不慢的放下手里的筷子,唤了外面的人把晚膳撤了出去,随之望向叶廷说道:“你这毛燥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叶廷语结,忍不住开口:“实在是太着急了,你不知道,周胜,李天成和万忠明全是你手里的人,现在被太子这么一搞,朝堂上所有人都等着看你笑话,我能不急吗?”

  “急什么,他们又没有死。”

  萧煌说完,叶廷只能翻白眼了,不过看萧煌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所以这事他其实已经有数了。

  “你,你不会早就知道太子会动手吧。”

  “是的,他又不是傻子,会干坐着不动,不但是他,皇上也会动,先前我的做法已经惹恼了他们,他们现在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何会不对我动手,眼下夺我手中兵权是第一部,等夺完了我手中的兵权后,大概就要对靖王府动手脚了。”

  萧煌慢条斯理的说道,叶廷一听急了:“那你还坐着不动。”

  “你怎么知道我坐着没动。”

  萧煌一说,叶廷惊喜了:“你是说你安排下去了。”

  萧煌递了一个白痴的眼神给叶廷,叶廷却顾不得计较,哈哈笑了起来:“看来这场战斗是真的打响了,好,真是大快人心,我倒要看看最后鹿死谁手。”

  萧煌直接的冷下脸来撵人:“好了,快点走吧,这里没人欢迎你。”

  萧煌的话使得苏绾的脸红了一下,抬手便捶了他一下。

  叶廷却急了,急急的开口;“你与我说说你的计划吧。”

  “没兴趣。”

  眼下他只对小娇妻有兴趣,对别的一点兴趣也没人。

  萧煌说完直接的朝门外唤人:“来人,把叶小候爷请出去。”

  虞歌闪身奔进来,赶紧的拽了叶廷出去,他可不不想这位主惹恼自家爷,连带他被罚,叶廷被拉出去还嗷嗷叫:“萧煌,与我说说接下来的事情吧。”

  可惜没人理会他,萧煌掉头望着苏绾,看苏绾眸中若有所思,萧煌叹了一口气:“绾儿,明天开始我没办法全天陪你了,明天我要开始上早朝了。”

  苏绾立刻松了一口气,这一阵子以来,她就差下不了床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萧煌一看她的样子,立刻危险的眯起眼睛,伸手拉了苏绾的手,不满的骂:“小没良心的,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就没点依依不舍呢,该罚。”

  说完该罚,他抱起苏绾便走,一路出花厅回房间去了。

  苏绾赶紧的求饶:“好人,饶了我这次吧。”

  萧煌却愉悦的轻笑起来,态度坚决的说道:“犯了错误就要认罚。”

  苏绾眼翻白,这混蛋,他的惩罚就是让她下不了床,变着花样的做。

  其实所谓坚决要罚,还不是为了自己的性福。

  想当初自己一时口快,便换来今天下不了床的结果,早知道当时就不口快了。

  苏绾在心里腹诽,然后赶紧的转移话题,搂着萧煌的脖子问:“萧煌,你说,叶廷为什么此敌对皇上和皇室中的人呢。”

  明知道萧煌要和皇上对上,叶廷竟然还义无反顾的站在萧煌的这一边,坚决的支持萧煌,这不是说明他仇视皇上吗?可他明明是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大长公主的孙子啊。

  萧煌眸色沉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说道:“因为叶廷的父母就是皇上暗中下的手,听说当年叶廷的父母发现了皇上和长公主的私情,后来皇上生怕这样的丑事泄露出去,所以便暗中对叶廷的父母动了手脚,致他们于死地,后来叶廷长大了,查明了真相,自然极恨老皇帝。”

  苏绾吐一口气,同情起叶廷来,完全忘了自己现在羊入虎口的事情了,直到被人压倒才惊呼出声:“啊,混蛋。”

  唔,嘴巴被阻住了,很快房间里响起了低低的柔情万千的婉转身,**蚀骨。

  ------题外话------

  打滚纸,妹纸们,票纸投起来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69章 甜蜜世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