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小白花勾引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庭院里,三三两两的客人正在看热闹,一听到萧娥说的话,个个满脸错愕的望着萧娥,心里鄙视不已,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说的叫什么话啊,竟然这样和自个的长嫂说话。

  果然是没规矩的东西,还靖王府的姑娘呢,真是要不得。

  反正这个女人她们家是不会娶的。

  不过虽然心中打定了主意不娶萧娥这样的女人,但是却也没有多事,个个看好戏的望着苏绾,尤其是二弟妹江氏,一张清瘦的小脸上,浮起幽幽的轻笑,饶有兴味的站在不远处望着。

  她倒要看看这个大嫂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二姑娘萧娥一直以来都是个没脑子的,长得丑又没脑子,指哪打哪,性子更像炮竹一般,一点就着。

  这一回苏绾招惹了她,她又岂会善罢干休。

  江氏正想着,那萧娥还在愤怒的大叫:“大嫂,你已经嫁给世子哥哥了,竟然还宵想着别的男人,是不是太不把世子哥哥放在眼里了,你别忘了你现在是萧家媳一一一一。”

  萧娥还没有说到底,啪的一声,一记耳光狠狠的扇到她的脸上,把她嘴里剩余的话全都扇了回去,也把她扇愣住了。

  她抬眸木愣愣的望着苏绾,便看到苏绾慢悠悠的收回手,一脸冷笑的望着她。

  “萧娥,你打量着我性子好吗?是不是以为这两天我对你很客气,你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一个庶女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

  她一言落,陡的命令身后的两个婆子。

  这两个婆子是萧煌派给她的,是会些武功的婆子,专门给苏绾指使的。

  “给我把她拉下去打,打二十耳光,让她长长记性。”

  两个婆子虎窜而上,眨眼冲到萧娥的身边,一左一右的把她拉下去了。

  萧娥醒过神来,大叫起来。

  “你竟敢打我,我是靖王府的二姑娘。”

  苏绾脸上笑意越发的幽冷了,慢吞吞的说道。

  “喔,那就再加十下。”

  萧娥差点气疯了,拼命的挣扎,可惜却挣扎不得,被婆子死死的押了下去。

  萧娥的丫鬟看着这一切,脸白了,转头便跑,苏绾身侧的紫玉和蓝玉闪身奔了过去,一脚踹翻了小丫头,把她们给踩在了地上。

  苏绾没好气的说道。

  “腿倒是挺快的,带下去打二十棍。”

  紫玉和蓝玉立刻一抬手把两个丫鬟提了下去,交给人打二十棍。

  庭院四周个个望向苏绾,眼里满是忌惮,谁也不敢多说话。

  似乎直到这时候,众人才想起世子妃苏绾一直不是善茬,从前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最近她一直温和,她们倒是忘了这件事。

  如此一想,不少人面露微xiào,陪着笑脸。

  不敢再掺合靖王府的这些事,自顾说话去了。

  苏绾眼看着没人再理会,自往一边走去,身后的江氏望了一眼走过来,一脸关心的劝道:“大嫂,二妹妹好歹是靖王府姑娘,若是让父王母妃知道,只怕要怪大嫂。”

  “怪我,”苏绾掉头望向小白花江氏,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就让他们怪我好了,又不会少块肉。”

  江氏被一噎,还想说什么,苏绾却已经不理会她了,领着两个丫头往前面的圆木桌走去,坐下来后倒了杯水喝。

  很快有人领着人过来找她说话,苏绾抬头望一下,竟然是王府的大姑娘萧琳。

  萧琳温婉的朝苏绾一笑,然hòu坐在苏绾的对面,温声安抚苏绾:“大嫂不要生qì,萧娥就是个没脑子的人,她说话一向不带脑子。”

  苏绾点了点头,对于这萧琳倒是不讨厌,逐笑着摇头:“没事,我实在想不明白,萧二姑娘好歹也是靖王府的小姐,怎么被养得这么傻啊。”

  苏绾叹口气,萧琳凑前一点小声的说道:“萧娥是向姨娘养大的。”

  苏绾了然的点头,难怪呢,一个姨娘带大的能有什么教养,不过也未必,那云梦郡主萧蓁还是靖王妃带大的,不是一样没有教养,苏绾当初一心想嫁进靖王府,倒没想到靖王府内里如此不堪。

  不过萧琳倒还不错,苏绾望向萧琳,笑着问她:“今儿个母妃举办赏荷宴,想必你也知道其中的目的,说说你相中了哪家,说来我也有个数。”

  萧琳脸色立刻红了,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嫂,婚姻之事向lái是父母媒灼之言,哪里有我自己说话的份。”

  “话虽是这个话,可自己相中了肯定更好啊,这可是你的机huì,你若不说,回头父母定了不满意,可不要怪我没有问你。”

  苏绾是真心想帮萧琳一把的,萧琳听她的话,立刻抬头朝着庭院里面望去,苏绾顺着她的眸光看去,看到的是吕国公府的人,今日来靖王府赴宴的并不是吕国公府的候夫人,而是二房的张夫人,原是工部尚书夫人,后来吕国公府因着惠王去世,手中的权利逐一被剥,吕大人的工部尚书之位也被夺了。

  若是从前的吕家,萧琳肯定是嫁不进qù的,但现在没落的吕家,是没有问题的。

  “你看中的是吕国公府二房的嫡子吕宸是不是。”

  吕宸眼下好像在朝中做事,只是职位很低。

  萧琳脸红了,飞快的垂头不敢再说话,苏绾却已经知道她的心意,伸手拍了拍她的手:“我一定尽力帮你一把。”

  定尽力帮你一把。”

  苏绾说完萧琳不好意思再留下了,急急的起身想走,不过想到什么似的,又停下望着苏绾,小声的说道:“大嫂,你小心些二嫂,她一一一。”

  萧琳说完似乎觉得说自个的嫂子不好,便不再多说,转身走了。

  但苏绾已经知道她的意思了,让她提防着江氏,江氏怎么了?

  苏绾眸光幽暗,低头看着自己茶杯,唇角是冰冷的笑意,若是江氏胆敢做招惹她的事情,那就给她去死吧。

  苏绾正想着,身遭有人走了过来,她抬首望去,看到好几个夫人小姐走了过来,有吕国公府的夫人,还有文信候府的人,还威远候府的人,这些人过来一来巴结苏绾,二来有意娶萧家的萧大姑娘萧琳。

  虽然萧琳是陈侧妃之女,可一来是靖王府的小姐,二来又是陈首辅的外甥女儿,前途不可限量啊,所以这些人家自然想娶。

  苏绾是靖王府的世子妃,说话自然有份量,而且今天王妃把这样招待事情交给她,她自然更有说话的权利了。

  只是几个人才说了几句,庭院门外,萧娥以及两个小丫头被带了进来。

  萧娥被打了三十耳光,整个脸肿得可怕,此时的她终于后怕了,看苏绾的眼神像看鬼似的,可是想到自己挨打的事情,她还是不甘心,睁着眼睛嚎叫。

  “呜呜,你竟然打我,我要告诉父王,我要告诉母妃。”

  苏绾冷瞪她一眼说道:“看来打得还不够重啊,这嘴巴还能说话呢。”

  萧娥脸一黑,差点抽过去。

  苏绾懒得理会她,直接的下命令:“来人,把萧娥给我关起来。”

  以为打了耳光就算了吗,胆敢没事招惹她,就得好好的整治整治,让这一府的人看看,最好不要来招惹她,她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苏绾命令一下,两个婆子闪身奔过来去拖拽萧娥。萧娥挣扎,她都被打成这样了,竟然还要把她关起来。

  “救命啊,杀人啦。”

  萧娥杀猪似的大叫起来,婆子脸一黑,赶紧往外拖。

  这时候,庭院外面有两三个人冲了进来,为首的竟然是向姨娘。

  萧娥一看自个的娘亲过来了,早疯了似的朝着娘亲叫:“娘亲,救我,救我啊。”

  向姨娘一看女儿一张脸被打成了猪头脸,早扑了过来,愤怒的望着苏绾吼叫了起来:“世子妃,你为什么打她,还把她打成这样,她做了什么错事了,你竟然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再怎么说,她也是世子爷的妹妹啊。从前人家说你心狠手辣,我还不相信,现如今看来还真是惨无人道。”

  向姨娘说完在地上滚了起来:“我也不活了,你连我一起打死吧。”

  向姨娘和萧娥二人其实挺怕王爷和王妃的,从前也不敢闹事,可今儿个一来是受了人挑唆,二来两个人欺苏绾是新进门的媳妇,所以不怕她。

  可惜她们却把苏绾想错了,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苏绾眸光深邃幽暗,唇角是和风似的笑意,清悦的声音响子起来:“你不活了是吗?那好啊,可以啊。”

  “来人,把向姨娘带下去,赏一杯毒酒三尺白绫,让她自选死法。”

  苏绾话一落,四周顿时鸦誉无声,向姨娘呆怔住了,萧娥也一脸的惊吓,母女二人一个字也不敢吭了。

  偏在这时候,一道冷酷无情的声音响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个个掉头望去,便看到几个华贵的人走了过来,为首的人身着玄色衣衫,衣襟和袖口皆用银丝绣云纹图案,举止尊贵,优雅从容的走了过来,这人一出现便吸引了不少的视线,只是他一双深邃暗沉的瞳眸并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直望向了苏绾,眸中瞬间多了点点柔和光泽,唇角也勾出了浅浅的笑意,一笑仿若满树花开,暗香浮动。

  苏绾看到萧煌过来,逐指了指地上的向姨娘和萧娥说道:“一个满嘴胡言乱语,被我让人打了三十个耳光,另外一个说不想过了。”

  向姨娘和萧娥一看萧煌,立马害怕了,扑通扑通的磕头:“世子爷,我们知道错了,饶了我们这一回吧。”

  萧煌掉首望向向姨娘和萧娥,冷漠的开口:“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招事,看来到是活腻了。”

  “来人,把向姨娘拉下去乱棍打死。”

  虞歌闪身而来,直接一把提起向姨娘。

  向姨娘嗷的一声叫,直接的昏死了过去。

  萧娥吓得牙齿打颤,萧煌并不理会她,而是再次的命令:“萧娥不尊长嫂,以下犯上,打二十板子,关押起来,回头立刻找一户人家嫁出去。”

  “嗷,”萧二姑娘也吓得昏死了过去。

  一对母女很快被人给拖拽了下去。

  靖王府临湖的水谢庭院中,所有人脸色俱是一白,谁也不敢吭声,连说话都不敢说了。

  萧煌则望向苏绾温柔的说道:“璨璨,是不是累了,去休息一会儿。”

  四周所有人都羡慕苏绾的好运,萧世子如此人中龙凤,对谁都冷漠,唯独对世子妃温柔至极,苏绾真是太好命了。

  苏绾则懒得理会别人,自起身招呼了几个仆妇安排了一下事情,自己和萧煌转身离开了水上小榭,一路回苍阑院去休息了。

  苍阑院内,萧煌抱着苏绾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苏绾本来心情

  绾本来心情不大好,不过被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最后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待到她睡着,萧煌轻手轻脚的放下她,然hòu走出去,脸色阴沉的命令下去。

  “把本世子的话命令下去,以后若是谁再胆敢惹世子妃不高兴,直接打死。”

  命令一下,整个靖王府的人都怕了,连一声儿也不敢吭,连带的今儿个来赴宴的宾客也知道了这件事,个个暗叹苏绾的福气,同时也暗暗的下定决心,回头一定好好的巴结巴结苏绾。

  至于向姨娘,早被人打死了扔了,至于萧二姑娘萧娥则被打了二十板子,成了血人,扔在了后院的柴房里,没有世子爷的命令,谁也不敢放她回去。

  半夜,整个靖王府闹成一团,很快有人把消息禀报进苍阑院内。

  “世子爷,世子妃,不好了,二小姐被人杀死在柴房里了。”

  萧娥竟然被人杀死在了靖王府的柴房里。

  萧煌压根不当回事,挥了挥手说道:“死了就死了,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苏绾则凝眉望着一侧的萧煌,只觉得这事不单纯。

  “好好的这背后的人为什么要杀二小姐萧娥,她那样的一个蠢人,谁有杀她的必要,只怕这事背后隐藏着什么目的。”

  苏绾说完,门外响起脚声,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来,却是阎歌:“世子爷,王爷王妃派人请世子爷和世子妃过去。”

  萧煌望了苏绾一眼,两个人满脸的若有所思,一起起来前往王爷王妃住的院子,春棠院。

  春棠院内的正厅里,此时坐满了人,上首位置上端坐着王爷王妃,两侧端坐着陈侧妃,还有萧煌的二弟三弟以及萧琳。

  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虽然萧娥长得丑,又鲁莽没心机,可是她好歹在靖王府长到了十五岁,这一眨眼就没了,众人还是觉得难受。

  尤其是靖王爷,脸色笼着薄霜,一言不吭的望着萧煌和苏绾从门外走进来。

  待到他们两个人站定,靖王爷瞪了萧煌一眼,不过并没有吭声,靖王爷身侧的靖王妃咳嗽了一声后开口。

  “苏绾,人是不是你杀的?”

  苏绾错愕了一下,飞快的望着靖王妃,发现她的脸色有些白,而且身子还在轻颤着,一副被气到了的样子。

  苏绾没有来得及说话,萧煌直接的沉声开口说道:“母妃,你说什么呢,绾儿一直与我在一起,什么时候去杀过人。再一个犯得着对那女人动手吗?”

  萧煌说完,靖王妃气得重重的一拍桌子:“那是你妹妹。”

  她说完又喘气,身侧的靖王爷伸手拍着靖王妃的背,掉头望向苏绾不满的说道。

  “苏绾,虽说你从前是东海国的公主,可现在嫁人了,不能依着性子做事,想打就打想杀就杀,这里是靖王府,眼下我们靖王府还活在风口浪尖之上,你这样肆意妄为,很容易给我们靖王府带来杀机。”

  苏绾先还想解释,可是现在却不解释了,他们分明认定是她杀的了。

  苏绾冷笑一声后直接的说道:“我说了,我没有杀人,难道以为你们身为靖王府的王爷王妃,便想随便把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别想了,不是我做的我不会认的。”

  苏绾说完,一直坐在旁边的江氏,赶紧的开口:“大嫂,你少说两句吧,母妃她身子不好。”

  苏绾幽幽的望了一眼江氏,冷哼:“二弟妹的意思是我认下这罪名。”

  江氏怔愣了一下,咬牙一脸的委屈,她身侧的萧俊昊赶紧的伸手拉着她,安抚着她,好像她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苏绾冷笑一声说道:“我再说一遍,人不是我杀的,我不会认的,不要仗着身份,便想随随便便的把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我不会认的。”

  她说完萧煌直接的沉声下命令:“来人,给我去查这件事,查。”

  萧煌一说查,靖王妃脸色冷了,瞪着萧煌:“你还嫌事不够大是吧,还想闹得再大一点是不是。为了一个女人,你是不是打算把我们全家都搭上。”

  靖王妃掉头望向苏绾,缓缓的说道:“今天这事你说不是你做的,就不是你做的。”

  虽然她这样说,不过神情分明认定是苏绾做的。

  “不过以后我希望你牢记着,你是靖王府的世子妃,不要做什么事毫不顾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仗着世子爷宠你,便无法无天,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先前为了你,我们匆忙的让蓁儿嫁出去,就是顾虑你的原因,本以为你进门了,能友善些,现在倒好,只不过是你二妹妹让你介shào下人,你就让人把她带下去掌嘴,现在还害了她的一条命。”

  “娶妻娶贤,嫁了人好歹也贤惠些吧。”

  靖王妃说完又咳嗽起来,虚弱得都快要昏过去的样子。

  苏绾挺直背,沉声说道:“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以后若是再有人胆敢招惹我,我依旧不会饶过这人,若母妃你想让我委屈求全,那是不可能的,我就是不委屈求出的性子。”

  她说完转身便走,理也不理靖王妃,实在是被气得不轻。

  萧蓁,萧娥,哪一个是她故意招惹她们的。

  难道嫁人了就让她委屈求全,做梦去吧,靖王妃又怎么样,别以为是长辈她就得让着她。

  萧煌抬头望着堂上自个的母妃,眸光深邃凌厉至极,沉声说道:“母妃,我希望

  妃,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说这话,若是下次你再说这话,我就搬出去住,靖王府是靖王府,与我再无干系。”

  他说完大踏步的走了,身后的靖王妃承shòu不住的昏了过去,引得花厅内一片混乱,惊叫声不断。

  可惜萧煌却没有理会她们,一路直追了出去,只是他追到春棠院外,并没有看到苏绾的影子,先前她一气领着人跑走了。

  萧煌赶紧的一路回苍阑院,不过苍阑院里苏绾并不在,他又从苍阑院里出来。

  璨璨一定去后院的柴房,想查清楚萧娥是怎么死的。

  萧煌领着人直奔后院的柴房而去,不想等到他带着人赶到柴房后,却得知二姑娘萧娥的尸首已经被靖王爷命令管家赶紧的弄出去,不要惊动任何人。

  因为没有尸首,所以根本没办法查萧娥究jìng是怎么死的。

  萧煌没看到苏绾,估计苏绾是回去了,所以又领着人回苍阑院。

  不过路上的时候,他碰到了二弟妹江氏,江氏娇娇弱弱的拦住了他的去路,柔柔的说道:“大哥,我有话要和你说。”

  萧煌没有多想,只冷沉着脸点头:“说。”

  江氏望了一眼萧煌身后的手下,轻声说道:“是关于二妹妹死的事情,大哥你能让他们离得远点吗?”

  萧娥死的事情,萧煌挑眉,一挥手让手下退出去远一些。

  待到四周没人了,江氏抬头望着萧煌,往日柔弱苍白的人,此时竟然容颜光鲜起来,一双眼睛说不出的明亮,闪着动人的光泽,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玉树临风般的身影,痴痴的看着那道身影,恨不得扑进他的怀里去。

  自从嫁进靖王府,看到自己的大伯,她就心动了,一直心心念念想着的人其实不是自己的男人,而是自个的大伯。

  萧俊昊和自个的兄长一比,直接一个是天上月,一个是地上泥。

  可惜她却只能委身于地上泥,每次与萧俊昊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想像着他是自己喜欢的人。

  本来她以为萧煌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上人,那她就远远的看着他,守着他,也不错。

  可是她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喜欢上一个女人,不但喜欢还很刻骨,自从知道这件事后,她的心再也没有好过,就好像碎了一般,食难下咽夜难寝,更让她痛苦的是他们大婚,她想像着自己喜欢的男人与别的女人痴情缠绵,她就吃不去睡不着。

  这也是她瘦下来的原因。

  她再也受不了了,今儿个她要拼死一博。

  江氏心里想着忽地往前走去,眼看着要走到萧煌的面前了,萧煌忽地往后退了一步,沉声开口:“说,你知道二妹妹什么事。”

  “我知道她是被人杀死的,先前我的丫鬟看到了。”

  江氏说完忽地身子虚弱的往旁边一倒,本来她以为萧煌会伸手扶她,那她就正好抱住他,向他叙说自己对他的一腔情意。

  可惜萧煌动都没有动一下,江氏只能急中生智的伸出手去拉他,她的意图是拉住他顺势扑进他的怀里。

  只是她手根本没有碰到萧煌的身子,萧煌竟然抬手弹了一下衣服,轻飘飘的手劲,直接的把江氏给带到了地上去。

  这时候萧煌已经发现江氏的正常了,他抬眸阴沉无比的瞪着江氏,沉声警告道:“二弟妹好自为之。”

  他说完转身要走,身后的江氏一看,不由得着急了,往常柔弱的身子,此时敏捷的直朝前扑去,前面萧煌抬手一掌对着江氏掀了过来,直接的把江氏给掀翻在地了。

  江氏刚被掀翻在地,身后忽地响起一道冷喝。

  “你们在干什么?”

  江氏抬头看到自己的男人萧俊昊站在不远处的暗影里。

  江氏想到萧煌一而再再而三的推举,不由得心生恨意,陡的拢上了泪水,梨花带雨的叫起来:“俊昊,大哥他想,他想对我施暴,我不从他竟然想强上我。”

  江氏说完拢紧了自己的白色衣衫,一副差点被凌辱的样子。

  萧俊昊脸色陡的变了,飞身扑了过来,护住了自个的女人,他抬首望向萧煌,沉痛的叫起来:“大哥,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干呢,灵儿她是我媳妇啊。”

  江氏窝在萧俊昊的怀里,一双泪眼望着不远处的萧煌,看他即便生qì也难掩那俊美如仙的姿色,心里说不出的痛,为什么这个人就是不喜欢她呢,哪怕他不能娶她,只要与她暗渡陈仓,她也是愿yì的啊。

  江氏正在心里想着,萧煌已经完全被她恶心到了,他完全没想到家里竟然有这样恶心龌龃的人,萧煌恨不得一掌毙了这女人。

  可是他想毙了江氏,他二弟萧俊昊却当命根子似的护着。

  “大哥,你想干什么,你强上不成,还想杀人吗?她是你弟妹啊,如若你想杀她,那就先杀了我吧。”

  萧俊昊紧紧抱住江氏,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她,萧煌若想杀江氏,必然要杀了萧俊昊才是。

  这里闹成一团,身后的幽径之上走来几个人,来人一看这里的情况,缓缓的开口:“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闹成这样。”

  说话的正是苏绾,之前她出了王妃住的春棠院,想去后院查一下萧娥是被谁杀死的,可是没想到人却被送走了,因为心情郁闷,所以她在院子里逛逛,正打算回去,没想到刚走过来,便看到这里乱成一团。

  萧俊昊听到

  萧俊昊听到苏绾的话,立刻叫起来。

  “大嫂,快帮帮我,大哥他要杀人了。”

  苏绾走过来望着萧煌,又望向萧俊昊,发现萧俊昊怀里抱着江氏,两个人说不出的凄惨。

  苏绾望向萧煌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萧煌实在不想让苏绾听到这样恶心的事情,所以伸手拉她打算离开,不想萧俊昊怀里的江氏却幽幽的哭了起来:“大嫂,大哥他想强暴我,我不从,他就想杀我。”

  江氏动了一下,萧俊昊放开她一些,露出她的面容来,只见她瘦弱的脸上满是泪水,脸色说不出的苍白,头发和身上的衣衫也有些不整,光看样子,真有些像被人欺辱的样子。

  不过苏绾听了她的话,一脸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望着江氏,完全当这女人脑子有问题。

  她以为自己多美啊,国色天香,还是倾国倾城啊,整日装成小白花似的样儿,勾引男人,还真以为人人当她是香馍馍了,而且苏绾终于知道江氏的古怪在哪里了。

  她只怕是在宵想萧煌,所以先前她嫁给萧煌时,她望着她的眼光一直古古怪怪的,她是嫉妒她。

  苏绾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侧的萧煌生怕她生qì,赶紧的说道:“璨璨,我没有。”

  苏绾掉头望向萧煌,笑着说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你若是想上女人,怎么着也得找个美若天仙的吧,如若你说一句话,我想这京城有多少女子前赴后继的扑上来,犯不着在自个的府邸里上演什么强暴的戏码。”

  苏绾说完萧煌松了一口气,萧俊昊却不大乐yì听到这话,叫了一声:“大嫂。”

  苏绾掉头望向萧俊昊,不客气的说道:“萧俊昊,我不得不说你真是太惨了,你确定你媳妇喜欢的人是你吗?就算平常你发现不了,难道在床上你也发现不了吗?一个女人若是不喜欢你,只怕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吧。”

  萧俊昊的脸色瞬间青了,因为他想到了江灵儿每回和他亲热,都是闭上眼睛的,睁着眼睛的时候,她像个木头人,闭着眼睛的时候,却又特别的有激情,似乎沉浸到某中**里,他还以为这是她的习惯,现在被苏绾一说,萧俊昊的脸黑了。

  苏绾又望向江氏,幽幽暗暗的说道:“江灵儿,你充其量就是一朵小白花,还是一朵想勾引别人的小白花,别把我当成傻子好吗?”

  她说完又补了一句:“若是下次再叫我知道你宵想我的男人,我绝饶不过你。”

  ------题外话------

  亲爱的们求票纸,月底了,有票记得投啊……。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71章 小白花勾引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