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幕后黑手,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江灵儿脸色说不出的阴沉,瞳眸一片冷气,阴森森的瞪着苏绾,可惜苏绾却已经不理会她,伸手拉了萧煌的手一路往自已住的院子走去。

  想到江氏那无耻的想法,她说不出的厌烦,尤其是想到以后还要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她更烦了。

  “萧煌,分家吧,把二房三房全都分出去吧。”

  她既知道了江氏的心,就不会再和她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什么啊,一个弟妹竟然宵想自已的大伯,想想便觉得恶心。

  萧煌恶心并不比苏绾少多少,他大手一伸抱住了苏绾,一路抱着苏绾进苍阑院,一边走一边说道:“好,依你。明天我就来议这件事,让他们立刻搬出去。”

  萧煌不认为这是什么事,何况萧俊昊都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怎么样也不会继续住在王府里的。

  两个人回了房间后,因着之前的事情,萧煌似乎有些心虚,所以极尽自己所能的愉悦了苏绾,两个人在房里好一通恩爱缠绵,直到最后苏绾实在吃受不住累得睡了过去。

  萧煌才满足的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然hòu伸手搂着苏绾睡觉。

  两个人这一觉并没有睡多久,天还没有大亮,王府里再次的起了闹腾之声。

  而且这一次的闹腾声,竟比之前还要激烈。

  萧煌陡的睁开眼睛,黑瞳凌厉至极的朝着窗外望去,天色还没有亮,一片青暮之色。

  萧煌想到昨夜两个人半夜的缠绵,苏绾是累极了的,这么一会儿,又出什么事了,看来这些家伙真的要分出去了,不能再让他们留在王府里了,要不然这般闹腾,没完没了了。

  萧煌心里想着,飞快的望向身侧里面睡着的人,苏绾虽然极累,却还是被惊醒了,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道:“这又是发生什么事了?”

  萧煌赶紧的俯身亲吻了她的脸颊,柔声说道;“你睡会儿吧,我去看看。”

  他说着伸手强行扶了苏绾躺下,轻拍着她的背,眼看着苏绾又睡了,他才轻手轻脚的欲下床出去。

  可外面一道不安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世子爷,不好了,二房那边出事了?”

  这一声不说特别的大,可也不低。

  那被萧煌给哄睡了苏绾一惊再次的惊醒了,这一次却是完全的清醒了,翻身坐起来望着外面。

  萧煌那个气啊,脸色黑沉沉的,周身拢着冷霜,连声音都满是冰寒。

  “二房那边是死人了吗?这么大呼小叫的/”

  虞歌一听知道世子爷生qì了,可是二房那边确实发生大事了。

  想着赶紧的禀报:“是的,世子爷。”

  “二夫人江氏被人杀死在房间里了。”

  这下萧煌和苏绾二人都惊了一下,江氏,江灵儿被人杀了。

  这王府是怎么了?怎么一连死了两个人啊,倒底是怎么回事。

  萧煌和苏绾二人彼此相视一眼后,脸色说不出的凝重,随之苏绾开口:“这只怕不仅仅是寻常的杀人事件,而是老皇帝和太子动的手脚,一是为了让王府内乱,二来这种种矛头似乎都是对准我的。”

  萧煌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脸色阴森难看,大手也紧握了起来。

  “该死的混蛋,本世子不会放过他们的。”

  萧煌飞快的起身,苏绾也赶紧的起来,两个人一路出房间,前往二房萧俊昊和江氏住的院子石青院。

  石青院此时围了不少人。

  看到萧煌和苏绾二人过来,个个一脸的古怪之色,大家似乎认定了江氏便是萧煌和苏绾杀的。

  萧俊昊和江氏住的房间,此时坐满了人,靖王爷,靖王妃。还有陈侧妃等人。床上萧俊昊似乎傻了似的,呆看着床上被杀了的人。

  萧煌和苏绾二人一进来,靖王爷和靖王妃的脸色便不好看,尤其是靖王妃则是满满的嫌弃之色,嘴里毫不留情说道。

  “真是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她说完陡的沉声朝着苏绾喝道:“跪下。”

  可惜苏绾并没有跪,直挺挺的站着,面容冷冽的望着靖王妃。

  说实在的,从前她不讨厌靖王妃,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讨厌眼面前的女人,因为她总觉得这女人处处针对着她。

  苏绾一边想一边冷声:“不知道母妃让我跪什么,我犯了什么错了,要让我跪下。”

  靖王妃望向自已身侧的秋嬷嬷,秋嬷嬷飞快的说道:“世子妃,二奶奶被杀,先前二奶奶用血在床上的被褥上写下了苏绾两个字,这正是世子妃的名zì。”

  “另外,王爷和王妃刚才让人查了,这个房间被人下了迷药,所以二爷昏迷了过去,二奶奶才会被人杀死的。”

  “听说世子妃昨夜和二奶奶吵了起来,还曾威胁过二奶奶,不知道是否有这事。”

  秋嬷嬷说完,靖王妃狠狠的盯着苏绾:“苏绾,你说是不是你因为与江氏有过节,所以心里怀恨杀了她。”

  “除了你还有谁与她有过节,一怒下狠手杀人。”

  靖王妃这是直接的认定了苏绾便是杀江氏的凶手了。

  萧煌的脸色难看极了,阴沉无比的盯着自个的母妃,他总觉得母妃最近似乎变了,从前母妃是个比较和善的人,最近却有些莫名其妙似的。

  “母妃,江氏不是璨璨杀的,她昨夜一直与我在一起。”

  靖王妃。”

  靖王妃挑眉望着萧煌心痛的说道:“她精通医术,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个假像,还不容易吗?何况江氏临死可是写下了苏绾两个字,难道她一个临死之人,还要栽脏陷害她不成,再一个这么多年,江氏在我靖王府,可是被谁害过,怎么她一进我靖王府就接二连三的出这些事,摆明了是这个女人的问题。”

  “她心狠手辣,睚眦必报,那些对她不敬的人,她容不得,所以先是对付了蓁儿,然hòu杀了萧娥,现在连江氏也被她杀了。”

  “萧蓁和萧娥只不过是招惹了她,她都不放过,何况是江氏宵想你,我想以她的心性,一定不会饶了江氏吧。”

  靖王妃直接的说到了江氏宵想萧煌的事情。

  靖王妃说完这些,陡的命令:“来人,把苏绾给我关起来。”

  萧煌长眉一挑,一身的寒颤之气,阴森冷冽的声音响起来:“有本世子在,谁敢动她。”

  靖王妃一听,直气得脸色惨白,身子昏软,差点昏过去,指着萧煌,颤抖着手,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靖王爷一看靖王妃都快要被萧煌气死了,赶紧的开口:“煌儿啊,不管怎么样,先让人把苏绾带下去吧,这事我们会查的,如若查清楚不是苏绾的事,自会放过她的。”

  萧煌望着靖王爷和靖王妃,沉沉说道:“既然要查,那就现在查吧,我倒要看看究jìng是何人胆敢在靖王府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手脚。”

  萧煌说完往床前走去,欲去查江氏究jìng是被何人杀死的。

  他刚走到床前,他的二弟萧俊昊疯了似的朝着萧煌咆哮起来:“滚,你们别靠近她,谁也不要靠近她。”

  萧俊昊像个负伤的狼似发起疯来。

  萧煌停住了脚步,眸光深沉的望着萧俊昊。

  苏绾则一直盯着床上的江氏。

  江氏穿一身白色的亵衣。被刺死在床上,胸前溢出很多血来,好像开了一朵妖娆荼艳的血花,而且她的脸上也是血迹斑斑的,布满了血痕,连本来的面容都看不清楚了。

  苏绾有些错愕,按照她和萧煌的猜测,这是老皇帝和萧烨的手笔。

  既然是老皇帝他们的手笔,为什么要毁江氏的脸呢,杀死就杀死了。

  杀人毁容,一般要么是有深仇大恨,要么就是一一一。

  苏绾盯着江氏,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个人只怕不是二弟妹。”

  此言一出,房间里所有人怔住了,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靖王妃。

  靖王妃以为苏绾说这话是想逃避责任,所以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沉声说道:“这人死在你二弟床上,怎么不是你二弟妹。”

  苏绾一句话说完后,却已经肯定了下来,踱步走到江灵儿的床前,指着床上的人说道。

  “你们看,二弟妹可比这个人要瘦弱得多,我记得她的脸上根本没有什么肉,可是这个人虽说也瘦,却要有肉得多。”

  床上的女死者,脸上皮肉外翻,一看就有不少肉。

  所以这人根本不是江氏,如若说死在萧俊昊床上的人不是江氏,那么真正的江氏哪里去了。

  苏绾说完后,房间里所有人都呆怔住了。

  最后还是萧煌飞快的开了口:“虞歌,把江氏的丫头带下去查,看江氏身上有什么特征,务必要查清楚这死的人究jìng是不是江氏。”

  虞歌应了一声自带了丫头出去查这件事,而床上的萧俊昊却飞快的去查看床上女子耳朵后面的痣,因为江氏耳后面有一颗黑痣。

  这一看,萧俊昊松了一口气,激动的朝着房间里的人叫了起来:“不是灵儿,不是她,不是她。”

  萧俊昊此话一出,房里的人各个神色不一,苏绾则慢慢的抬头望向了靖王妃,不卑不亢的说道:“母妃以后还是查清楚了再说,不能单凭自己的好恶便认定了别人有罪,若是母妃是刑部的官员,岂不是要有很多冤案错案。”

  苏绾的话直接的没有给靖王妃脸面,这个女人越来越让她不喜了。

  从前明明是一个开明的人,怎么现在越来越不讨喜了,而且她总感觉她似乎有针对她的意思。

  靖王妃的一张脸红白交错,靖王爷赶紧的开口下命令:“把王妃扶回去。”

  靖王妃的丫鬟应了一声,扶了自个的主子离开。

  身后的房间里萧煌的脸色同样不好看,萧俊昊此时知道床上死的人不是自个的女人,心急的叫了起来:“大哥,你要找到灵儿,灵儿她一定被人抓走了,你要找到她,千万要救救她,救救她啊。”

  这时候的萧俊昊完全的忘了江氏昨晚所做的事情了,只念着她的好了。

  萧煌没有说什么,伸手拉着苏绾便打算离开,身后的靖王爷望着房里的一切,心急的开口道:“煌儿,这事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马上派人报官,死人了,若是处理不当,只怕要为靖王府惹来麻烦,还有二弟收拾一下,待会儿刑部的人肯定要做笔录,你回答得认真一点。”

  “大哥我知道了。”

  萧俊昊应声,萧煌却是拉着苏绾一路走出了石青院,吩咐自已的手下去报官。

  而他则带着苏绾一路离开,回自己住的苍阑院去了。

  路上苏绾想到什么似的望向了萧煌,不过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萧煌虽然拉着她

  虽然拉着她,没有看到她的动作,却知道她有话要说,停住脚步回望过来。

  “怎么了?”

  苏绾想了一下说道:“我为什么觉得母妃她似乎处处针对我,十分不满我的行为,处处针对我,似乎想收拾我似的。”

  不要怪她想多了,这确实是靖王妃给她的感觉,先是萧娥的死,她不问青红皂白的便说是她下的手,其真正的目的不就是想出手对付她吗?现在又出了江氏的事情,她也是想出手对付她的吧。

  虽然都被她躲掉了,可是不难看出靖王妃想动她。

  可是自己之前嫁进来,她明明待自己不错啊,虽然不是特别的亲热,但起码婆媳相安无事,现在却是怎么了?难道她先前是装的,就为了娶了她进来好收拾她吗?这也不至于啊。

  苏绾的话,使得萧煌的瞳眸有些暗沉,一声都没有吭,拉着苏绾便进了苍阑院。

  因昨夜苏绾大半夜没睡,萧煌很心疼她,所以一直把她送进了房间,让她再睡一会儿。

  苏绾刚睡着,苍阑院外面,王府的管家领着人过来禀报。

  皇上派太监宣萧煌进宫,登州八百里的加急急件送进了皇宫,肆洪湖中的水匪越来越猖狂,烧杀抢虐,无恶不作,皇上有意下旨剿匪,所以派人宣自家的世了爷进宫。

  萧煌听了禀报,眼神立刻深邃幽暗了,登州水匪他素有耳闻,不过一直以来并没有如此的猖獗,现在倒越发的猖狂起来了。

  派兵剿匪理所应当,不过皇帝这时候派人宣他进宫,却意义深远了。

  萧煌唇角勾出浅笑,收拾了一番带人进宫去了。

  宫中勤政帝内,此时坐了不少人,都是朝堂上的重臣,上首的位置上端坐着老皇帝,下首一侧还坐着太子萧烨。

  不但是皇上和太子火大,就连朝臣也生qì不已,因为八百里的加急急件之上,写明了,那些水匪猖獗狂妄至极,不但强抢民众财物,竟然还杀人放火,登州肆洪下游地区,一夜之间竟然被烧杀三百户人家,此时的登州可谓遍地惶恐。

  知府更是害怕的连夜奉了八百里的急件进京,请皇上下旨派兵剿匪,定要把那些湖匪绳之于法。

  不过对于派何人前往登州剿匪,却一时没有定论。

  湖匪虽然人数不多,可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之辈,杀起人来可不比战场上的兵将差多少,更何况若是知道朝廷出兵剿杀他们,只怕更是杀红了眼睛,这事十分的危险啊,所以一时间满座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自愿请旨前往登州剿匪的。

  直到萧煌从殿外走进来,众人也没有个定论。

  萧煌恭敬的向上首的老皇帝施礼:“臣见过皇上。”

  承乾帝挥了挥手,一脸慈爱的开口:“坐吧。”

  “谢皇上。”

  萧煌坐下后,承乾帝便把登州八百里加急的急件告诉了萧煌,然hòu一脸慈爱的望着萧煌说道。

  “萧煌,虽说湖匪人少,不过那些人却比战场上的将士要难缠得多,寻常的将士只怕不是他们的对shǒu,所以朕打算从你的手上借调兵将,或者由你带队前往登州剿匪也行。”

  萧煌笑了,抬眸幽幽的望着上首的老皇帝。

  这就是老皇帝打的如意算盘吧,借湖匪之手夺他手中的兵权,如若他不愿yì前往,那么就要把兵权让出来,如若他愿yì前往,只怕登州还有什么等着他,所以他进是狼,退是虎,前后都有虎狼等着他。

  不过萧煌脸色不变,缓缓的起身望向老皇帝说道:“皇上既然让臣带兵前往登州,臣领旨就是。”

  上首的老皇帝瞳眸一片暗潮,唇角是幽暗的冷笑。

  萧煌带兵前往登州剿匪,这事他早就猜到了,因为这家伙肯定不会撒手扔出自己手中的兵权的,所以只能他自个带兵前往。

  老皇帝想到这个,心里升起恨意。不过脸上的神容却越发的慈爱。

  “好,萧煌你不亏为我西楚的栋梁之臣,朕甚欣慰,你即刻点齐三万兵将前往登州灭掉那些湖匪,一个不留。”

  “臣遵旨。”

  萧煌领旨谢恩,一路出了老皇帝的勤政帝。

  萧煌出来了,勤政帝内的朝臣也纷纷的告安退了出来。

  身后的大殿内,承乾帝望向萧烨,缓缓的说道:“儿子,这一回定要叫这家伙死无葬身之地,兵权也要收回来。”

  萧烨周身拢着阴沉,抱拳领命:“父皇放心吧,儿臣领旨。”

  萧煌回靖王府后,苏绾已经起来,知道萧煌要前往登州剿匪,当时脸就黑了,这才是他们两个人的新婚啊,老皇帝这是摆明了不想让他们消停了。

  “我和你一起去。”

  她不想和萧煌分开,而且老皇帝和太子摆明了要算计他,她如何放心。

  萧煌却拦住了苏绾,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语了几句,苏绾听了慢慢的点头,最后抬首望向萧煌时,温柔地替萧煌整理衣服,也不吵着要跟着萧煌去登州了,只温声叮咛萧煌小心点什么的,然hòu一路领着人送了萧煌出靖王府的大门,本来苏绾还想送他去城门口的,却是被萧煌阻止了,柔声叮咛她在靖王府好好的休息。

  靖王府门口,黑压压的人齐聚着,一路目送着萧煌离开,待到他走了,苏绾才领着人回自个的院子。

  萧煌走了,靖王府里很快有人把这消息送到了王妃的面前。

  前。

  靖王妃脸色微微的有些白,歪靠在床上,一声不吭的闭眼休息,丫头悄悄的退了下去。

  萧煌走了后,苏绾一直没有出自个的院子,最近一直有事找上门,她还是安份些的好,省得被人找碴子。

  不过她不找事,一直有事找她啊。

  傍晚,她正领着紫玉蓝玉等人在自个的院子里散步,忽地听到院门外,响起了高八度的嚣张声音。

  “滚开,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我是谁,你们好大的胆子连我的路也敢拦。”

  苏绾一听这嚣张跋扈的声音,便知道来人是云梦郡主萧蓁。

  苏绾眸光闪了闪,萧煌前脚刚离开,萧蓁后脚便到了,要她说没人给萧蓁通风报信她都不相信,而那背后的人什么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

  根本就是为了害她。

  苏绾呵呵冷笑,一路领着几个小丫头往门前走去,萧蓁一看到苏绾的身影,气得整张脸都黑了,指着苏绾大叫起来:“苏绾你欺人太甚了,竟然把我母妃气病了,你个扫把星,一进门便生出这么多事来,不但害死了萧娥,还害得二嫂不见了,现在连母妃也被你气病了,我今儿个过来,要把你撵出我靖王府去。”

  萧蓁一边说一边跳脚,直往里冲。

  不过门口虞歌领着人拦住了她,因为世子爷有令,不准任何人随便进苍阑院打扰到世子妃。

  郡主这样又骂又吼的,他自然不能放她进qù。

  萧蓁看虞歌拦着她,她进不来,气得越发的厉害,最后干cuì在院子门前大骂,她就让人家看看这女人有多不要脸。

  “苏绾你个狐媚子,勾引得我哥哥为了你不管不顾的,连我母妃都不问了,你说有哪一个媳妇像你一样上门便惹出这么多事来的,你说你不是扫把星有人信吗?喔,对了,从前你在安国候府便害了那么多人,听说你堂姐,你二妹妹,安国候府的夫人全都是你害死的,你怎么就这样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呢。”

  苏绾眸色幽幽的望着门前骂得厉害的萧蓁。

  她没说话,身侧的紫玉蓝玉等人却是变了脸色,几个小丫头脸色难看的冲着门外叫起来/

  “郡主你胡言乱语什么,我们公主是你大嫂子,你这样骂传出去是不是你脸上有光啊。”

  “是啊,世子爷回来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以后不要再来了,既然看不惯我们公主,还来做什么。”

  萧蓁一听小丫头的话,脸色越发的青黑了,怒指着几个小丫头骂:“贱人,你们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话,我是靖王府的郡主,我和你们主子说话有你们说话的地方吗?”

  紫玉和蓝玉气得脸都绿了,指着萧蓁一个字说不出来。

  苏绾则走前一步慢悠悠的说道:“郡主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吗,你以为你哥哥不在,你就可以在靖王府无法无天吗,记着你哥哥可是说了的,不准你再随便的进靖王府。”

  苏绾说完冷笑一声,直接的命令虞歌:“给我把这女人打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进府,另查清楚今日是谁把她放进靖王府的,打二十板子后撵出去,以后谁敢放这个女人进来,便打断腿撵了。”

  虞歌应声领命:“是。”

  萧蓁一听,完全的疯了,这是她的家,是她从小到大待着的家,这女人凭什么,凭什么在她的家耀武扬威的,竟然还下令不准她进家门。

  凭什么凭什么,现在有她没她,她和她拼了。

  萧蓁心里一想,疯了似的冲进来,虞歌本来拦着她的,后来看萧蓁一直在门前大骂,并没有进来的意思,所以虞歌便放松一些,谁知道萧蓁忽地发疯似的冲了进来,她一冲进来便往苏绾的身上扑去。

  苏绾身后的紫玉和蓝玉等人并没有防到郡主忽地发起疯来,一时不察叫萧蓁扑到了苏绾的身上,萧蓁一逮到苏绾,就像扭麻花似的缠着苏绾,撒泼打闹,完全像个疯子。

  紫玉和蓝玉等人赶紧的去拉,而虞歌也闪身进来拉。

  此时苍阑院门前,围了很多人看热闹,不时指指点点的。

  苏绾脸色说不出的冷寒,眸光阴阴沉沉,紫玉和蓝玉等人很快拉开了萧蓁。

  只是她们刚拉开了萧蓁,便听到萧蓁身后的丫头美玉叫了起来:“郡主,郡主你怎么了?”

  众人飞快的望去,看到萧蓁胸前插着一把刀,痛苦的往地上倒去,她挣扎着指着苏绾,尖叫起来:“你,你杀我。”

  美玉一看掉头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叫:“不好了,世子妃杀人了,世子妃杀郡主了,王爷快救郡主啊,王妃快救郡主。”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整个王府的人都知道了,世子妃和郡主两个人打起来,世子妃扎伤了郡主。

  一时间满府的人都受了惊。

  而王爷和王妃二人接到消息,领着人赶到了苍阑院门外。

  同时来的还有王府的大夫,大夫到的时候萧蓁已经脸色惨白的昏迷了过去,靖王妃脸色说不出的白,一迭连声的叫大夫:“赶紧的救郡主,不要让她出事,不要让她有事。”

  大夫上前一步替萧蓁诊脉,十分的紧张,脸上溢出汗来。

  而靖王妃回过神来,疯了似的命令人:“来人,把世子妃给我关进慎刑堂,没有本王妃的命令,不准放出来。”

  苍阑院外面有不少侍卫

  有不少侍卫,听了靖王妃的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做。

  这些人知道世子妃是世子爷宠爱的女人,如若他们抓了世子妃,世子爷回来会不会找他们算帐。

  可是王妃的话他们若不听,一样是个死字。

  侍卫一时左右为难,靖王妃已经脸色难看的大叫起来:“全是死人吗?还不把人带下去关起来。”

  苏绾身侧的紫玉和蓝玉等人立刻叫起来:“不干我们公主的事情,是郡主自已捅自己一刀,栽脏陷害我们家公主。”

  紫玉等人说完,靖王妃直接的冷笑起来:“你捅自己一刀试试看。”

  摆明了不相信紫玉和蓝玉等人。

  苏绾眸光幽幽的望了靖王妃一眼,又望了靖王爷一眼,靖王爷想到儿子眼下去了登州,若是知道府里的消息,只怕他连剿匪都没有信心了,所以张嘴说道:“这事还一一一。”

  不过靖王爷没有说完,靖王妃尖锐的叫起来:“难道你非要看到她杀了我们的女儿才甘心吗?”

  靖王爷总算不说话了,望了苏绾一眼后,重重的叹口气,说实在的自从这个女人进府,靖王府确实没有安宁过,早知道会这样,当初他就不同意萧煌娶她。

  这时候靖王爷完全忘了一件事,萧煌决定的事情,他不同意有用吗?

  靖王爷想着望向王府的侍卫说道:“先把世子妃带过去关起来吧,这事本王会查清楚的。”

  侍卫看连王爷都发话了,逐不敢再多说什么,走到苏绾的面前,恭敬的说道:“世子妃,你看一一一。”

  苏绾则没说什么,抬脚往外走去,紫玉和蓝玉等人跟了上去,几个人想到公主自从嫁进靖王府受到的委屈,心疼得直掉泪。

  早知道靖王府这样,公主还不如不嫁呢,进来后就没有安心过。

  苏绾被侍卫送进了靖王府专门关押犯人的慎刑堂,一时间王府的气氛低迷得不得了。

  而慎刑堂内,苏绾倒是十分的安心,眸中满是若有所思,唇角是似笑非笑,她倒要看看这背后的人接下来还要做什么,是动手杀她吗?

  苏绾正想着,身侧的蓝玉直接的哭了起来,她主要是心疼自个的主子。

  “公主,我们走吧,我们不要再待在靖王府里,这里一个好人没有,我们回东海去,相信皇上和皇后娘娘会疼公主的,要不然回青霄国去,太子殿下不知道怎么疼公主呢。”

  “虽然萧世子也很疼公主,可是他们靖王府里没有一个好人。”

  苏绾被蓝玉哭得心酸酸的,虽说她不在意,可是想到在靖王府的日子,心里倒底有些酸涩,如若在青霄国,在东海国,哪里会有这么多事啊。

  一时间没有说话,忽地她闻到冷寂的慎刑堂内,有着一抹很淡很淡的味道,寻常人不会发现,但她天生敏觉超常,这淡淡的味道,初闻还以为是花香,但苏绾知道这事没有这么简单。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72章 幕后黑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