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噬天门杀手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绾仔细的闻过之后,眼里闪过幽冷的暗芒,她已经知道这淡淡的仿若花香的香气是什么东西了,是一种让人不知不觉陷入昏迷之中的迷香,只不过这种迷香却比寻常的迷香高明数倍,让人防不胜防。

  如若今天苏绾不是精通医术的话,只怕轻易中招。

  看来背后的人是想先把她们弄昏过去。

  既如此她们何不将计就计,看看背后的人究竟想干什么,想杀她,更甚至杀了她后,再制造出她畏罪自杀的假像,如此一来,神不知鬼觉的便除掉她了。

  苏绾正想得入神,蓝玉还在伤心的说着。

  “公主,一想到这些可恶的家伙竟然欺负公主,奴婢就生气,奴婢就想去杀了她们,什么东西啊,一个两个的都欺负我们公主,我们主子可是尊贵的金枝玉叶,她们以为她们是谁啊。”

  蓝玉正说着,苏绾却已朝着紫玉和聂梨等人挤眼,待到她们几个人望过来,她赶紧的轻声说道:“闭气。”

  两三个丫头一愣,赶紧的闭气。

  紫玉伸手拽了蓝玉一下,然后飞快的在蓝玉的手里写道,闭气。

  蓝玉一愣之下下意识的闭气。

  苏绾飞快的从袖中取出几枚药丸递到小丫头的手里。

  其实舅舅先前虽然离开,没有参加她的婚礼,但是舅舅给她的礼物中,有不少珍贵的药材,其中更有不少的药丸。

  解毒丸更是其中之一。

  想想拿珍贵的解毒丸来解迷香之药,苏绾便有些心疼,不过也没办法。

  待到几个小丫头服下了解毒丸,苏绾才松了一口气,望向蓝玉,轻声的吩咐:“继续叫骂。”

  蓝玉一听,赶紧的又开口骂人,既然主子叫她骂的,她就骂个痛快。

  “什么郡主啊,呸,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连乡下的村姑都不如,不过有那样的王妃,大概也只能教导出那样的郡主来,我看啊,她是没救了,不过最可怜的还是陈首辅家,娶了这样的一个媳妇进门,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蓝玉虽然娇憨,平常一副没心没肺傻傻的样子,不过却很护赎子,她和苏绾的关系算来是最要好的,所以此时看自家的主子吃苦,蓝玉是气坏了。

  所以心里火大不已的骂着。

  其她人则默不吭声的听着,等到蓝玉骂了一会儿,苏绾估量着时间差不多了,她个了一个懒腰,一脸没精神的说道。

  “好困啊。”

  苏绾一开口,紫玉黄玉聂梨等也陆续的开口:“是很困。”

  “我们之前明明睡了,怎么好像没睡醒似的。”

  “反正这里也没人理我们,那我们先睡一会儿吧。”

  苏绾和紫玉等人接二连三的找了个地方倒下睡觉,似乎个个很困似的。

  蓝玉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个个东倒西歪的躺了下去,只剩下她一个人骂了,不由得无语,她这还没有骂够呢,不带这样不让人尽兴的。

  不过别人全都装昏了过去,她也不好一直不昏吧。

  蓝玉也打了一个哈欠,然后一脸困的说道:“我也困了,先睡会儿吧。”

  蓝玉也找了个地方躺下了。

  慎刑堂内,一下子没了声音,个个似乎都睡下了。

  待到里面没了声音,屋外一道幽灵似的声音迅速的闪身而走,前去禀报消息。

  苏绾和紫玉等人躺下后,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人过来。

  苏绾想了想,明白现在是白天,那背后想动手脚的家伙,只怕也不好过来,所以白天这人是不会过来的,她们不如好好的睡一觉。

  如此一想,几个人倒在慎刑堂里,好好的睡了半天。

  傍晚,天色微暗,慎刑堂内一片寂黑,只有屋角燃一盏灯,幽幽暗暗的灯光之下,几个人一动不动的躺靠在慎刑堂的各个地方,个个在装死中,事实上大家全都醒了过来。

  苏绾也不例外的装死中,可是等到现在,那背后的人也没有来,这让她有些火大。

  要知道装死也是个技术活,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躺着不动,什么人受得了啊。

  她正心里把背后的人骂个痛快,屋子外面,忽地响起一声响动。

  苏绾的精神立马集中了,一动不动的伏着,把呼吸调整到昏睡过去的状态,因为真正的高手,单从气息也能分辩出她们是不是昏睡过去的。

  她刚装好,黑暗中有一道幽灵似的影子直奔她的身边而来,她抬手雷霆闪电似的击了出去,不过来人动作却更快,一伸手便握住了她的小手。

  黑暗中,她看到一双明亮温暖的眼,满是宠溺心疼的望着她,然后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她,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

  苏绾僵住了,萧煌,他不是前往登州了吗?怎么回来了。

  之前他并没有说回来,只告诉她说,自个的母妃很可能是假的,让她留在靖王府里抓她一个现形,还说留人下来保护她。

  可是他并没说自己会回来。

  苏绾窝在萧煌的怀里,呼吸着他身上好闻的清幽香味,小声的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不放心你,所以便回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苏绾傻傻的笑了。

  先前的那股子心酸委屈,一下子就不见了,有一个疼她爱她的男人,她知足了,受点委屈怕什么,没事。

  苏绾不在乎,萧煌却心疼的抱着她,温柔的说道:“让你受委屈了,璨璨,以后不会了。”

  说完俯身再给她狠狠的一个吻。

  苏绾笑着回吻过去,可是很快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这慎刑堂还有大活人呢,这不是叫她们看去了,脸一下子红了,赶紧的推萧煌。

  苏绾脸红,慎刑堂内的几个丫头也脸红,只能继续装死中,一动也不敢动。

  生怕招惹了世子爷不高兴,从而惩罚她们。

  慎刑堂内,气氛正微妙,忽地屋外有细微的响声传来,有人过来了。

  苏绾赶紧的一推萧煌:“你快走。”

  萧煌却并没有走,而是飘身往慎型堂的屋梁上飞去,同时扔下一句:“璨璨,别担心,我在。”

  苏绾从没有担心过,但是听到他暗磁微醺的声音,还是心里暖暖的,好像有了靠山一样,同时一点也不担心了。

  她动作迅速的照着先前的位置倒了下去。

  恰在这时,慎刑堂的门被人拉开了,几道幽灵似的身影从门外闪身而进,几个人轻手轻脚的仿若狸猫似的落地无声,待到进来,几人中的一人飞快的说道:“她们果然昏迷了过去,现在怎么办?”

  “在苏绾的身上捅一刀,造成她畏罪自杀的假像,其她人全都杀了带走。”

  为首的人虽然极力的压低声音,粗嘎着嗓子,不过苏绾还是能听出这人的声音是个女子,她眸色闪了一下。

  身后有人闪身直奔她而来,手中刀光一闪,尖刀直奔她的前胸而去。

  苏绾身子一动迅速的翻了一个身,险险的避开了那刀,同时她手一凝,一道劲气飞泄了出去,直击向攻击她的黑衣人。

  那人没有防备到苏绾竟然没有昏迷,所以根本没有防备,被苏绾一击,直接的给打中了,整个人被打飞了。

  而这时候其她人已经发现了,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苏绾冷喝声响起来:“打。”

  房间里,紫玉蓝玉和黄玉等人,闪身抢攻而上,直奔几名黑衣人。

  萧煌也从房上飘然而下。

  这时候黑衣人已经知道有诈,为首的黑衣人身形一动,急速的往后撤退,她先前进来时,已防着这一手,站的位置是紧靠着门的,此时一退,眨眼便退到了门前。

  萧煌眼看着那人要退走了,抬手一掌对着那黑衣人轰了出去。

  轰的一声响,黑衣人的身子被萧煌强劲的劲气给轰飞了出去,萧煌陡的命令外面的虞歌:“把人拿下。”

  虞歌等人赶紧的往前扑来,不过暗处又有几道身影闪身拦住了虞歌和阎歌等人,这样一来,倒叫那黑衣人闪身逃走了。

  房间里的黑衣人,眨眼的功夫便被紫玉等人给杀了。

  屋外的几名黑衣人也被虞歌等人杀了,他们杀了人后,闪身直奔屋子里,飞快的禀报萧煌。

  “世子爷,那为首的人逃了。”

  虞歌话一落,萧煌的脸色暗了,伸手拉了苏绾,闪身便走,直奔屋外而去,身后数道身影跟着他,顺着靖王府的幽径,直奔王妃所住的院子。

  待到他们赶到王妃住的房间时,靖王妃似乎被外面的响声给惊动了,一脸惊讶的望着那从门外闯进来的萧煌和苏绾等人。

  “怎么了?”

  靖王妃说完后,想到什么似的望着萧煌,微微蹙眉说道:“煌儿,你不是前往登州剿灭湖匪吗?怎么会回来了。”

  萧煌没有说话,一双眼睛遍布着暗礁,仿若有无数旋涡在盘旋,让人看一眼便觉得不安害怕。

  靖王妃似乎也被吓到了,一脸不安的问道:“怎么了?煌儿。”

  靖王妃的话刚落,萧煌没有说话,门外倒是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两三道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竟然是靖王爷。

  靖王爷看到萧煌回来,惊讶了一回,然后看到苏绾也在旁边,心里似乎一下子了然了,儿子脸色如此难看,一定是因为他们把苏绾关进慎刑堂的原因。

  靖王爷想着赶紧的解释道:“煌儿,关于苏绾和你妹妹的事情,我正在查,把苏绾关进慎刑堂只是权宜之计,你别生你母妃的气了。”

  靖王妃脸色微微的有些白,喘着气说道:“难道就因为这个,你便怪上母妃了。她可是刺伤了你妹妹啊。”

  萧煌冷笑一声,低沉的开口:“你还装吗?”

  苏绾直接不客气的说道:“你根本就不是母妃,你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把母妃藏到哪里去了。”

  苏绾话一落,房间里,靖王爷脸色变了,满脸惊色的望着床上的人,最后又望向萧煌和苏绾,最后喃喃的说道:“你们说什么啊。”

  萧煌和苏绾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床上的靖王妃却尖锐的叫起来:“苏绾你胡言乱语什么,你太大逆不道了,就因为我惩罚了你,你就胡言乱语吗?”

  苏绾直接的冷笑走过去,上手拽住了床上的女子,阴沉沉的说道:“别装了,你受伤了,先前带人去慎刑堂的人就是你,最近王府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萧娥的死,江氏的失踪,还有萧蓁跑回来自已刺自已一刀,都是你搞出来的,你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掉我。”

  靖王妃呆了一下,最后尖叫着挣扎。

  “王爷,你就是这样看着这女人污辱我的吗?”

  靖王爷回过神来,张嘴欲说话,他身侧的萧煌却沉声说道:“父王,你真的连这个女人是不是母妃都分辩不出来吗?”

  此话一出,靖王爷僵住了,掉头望向床上的人。

  靖王爷和靖王妃夫妇二人一直有自己的院子,最近几日靖王爷本来倒是有意留宿在靖王妃的院子里,不过被她给拒了,她说身体不好,让他去自个的院子睡了。

  因为两个人分开,靖王爷并没有多注意靖王妃,此时听了萧煌的话,不由得掉头打量床上的靖王妃。

  想到最近几日,靖王妃的性子确实和之前不一样,十分的尖锐,和之前的温婉完全不同。

  靖王爷之前没有深想,现在一想,不由得脸色微微的一变。

  苏绾已经迅速的一伸手点住了床上的女人穴道。

  这女人因为不敢在萧煌和苏绾的面前露出功夫,所以被苏绾给顺利的点了穴。

  此时的她心里害怕至极,脸上却努力的镇定,一双眼睛含着泪水望着靖王爷。

  “王爷,你就是这样让他们污辱我的吗?我是你的王妃啊。”

  苏绾却已经懒得理会她,动作迅速的搭上了靖王妃的脉像,很快她抬头望向萧煌,沉稳的说道:“她果然受了内伤,看来她就是先前进慎刑堂欲杀我的人。”

  靖王妃的脸色白了,拼命的摇头辩解:“什么慎刑堂,我不知道,什么受伤,我压根没有受伤,我只是生病了,王爷你是知道我最近生病了的啊。”

  苏绾望着床上极力辩解的女子,冷笑着沉声喝道:“闭嘴,你快说,你究竟是何人,还有我母妃呢,你把她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快点,否则别怪我们用刑。”

  床上的女人哭了起来,一双泪眼望着靖王爷。

  靖王爷此时说不出的震惊,望了望苏绾又望了望靖王妃,最后一声没吭。

  萧煌已经大步的走到床上的女子面前,仔细的打量起来,然后想到这个女人不但面容和自个的母妃如出一撤,就连神容举上都很像,这绝对不是一个陌生人能做到的,也就是说此人应该待在他母妃身边好长时间了,这人究竟是谁。

  萧煌想着,陡的喝问房里的秋嬷嬷:“这几天我娘身边少了什么人?”

  秋嬷嬷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飞快的说道:“王妃身边的大丫鬟梧桐不见了,王妃说梧桐被她派出去做别的事了。”

  秋嬷嬷说完后,房里的人不由得深想了起来,随之萧煌望向苏绾说道:“璨璨,看她的脸,是不是戴了什么面具,或者易容了。”

  苏绾点了一下头,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最后摇头;“没有戴易容,也没有戴人皮面具。不过一一一。”

  她扒开了靖王妃的脸,仔细的研究了靖王妃的脸颊四周,惊骇的发现一件事,这人的脸颊四周有浅浅的疤痕,正好一圈,也就是说这人做过易容的手术。

  苏绾的脸色不由得变了,指着床上的女人说道:“她的脸被人动过刀子,很可能施了什么修复容颜的手术,而且她的手术有很多年了,不是一年两年。”

  苏绾说完,萧煌的脸陡的黑了,而床上的靖王妃一听苏绾的话,早受惊了,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同时她也知道一件事,今儿个要想平安的过去,只怕不容易,所以干脆一死了之。

  靖王妃陡的用力去咬嘴里的毒牙,却被一直盯着她的苏绾上前一步掐住了下颌,使得她动弹不得。

  苏绾从靖王妃的嘴里取出了毒药,同时一抬手取出一枚银针刺进靖王妃脸上的穴道,使得她只能眨动着眼睛和说话,别的动作都做不了。

  萧煌踱步走到靖王妃的面前,脸色难看的喝问:“你是什么人,我母妃呢,你们把她抓到哪儿去了?”

  事情走到这一步,靖王爷终于知道眼面前这和靖王妃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根本不是自己的王妃,而是别的女人假扮的。

  靖王妃着急了,指着床上的女人冷喝:“说,你把王妃抓到什么地方去了。”

  床上的女人一动不动的望着房里的人,摆明了不想说,一脸的视死如归。

  萧煌想到自个的母妃被抓了,又担心又心焦,所以沉声喝问:“说,你们究竟把我母妃抓到哪里去了。”

  眼看着床上的女人不说,萧煌嗜血的冷笑起来,陡的命令房间一侧的虞歌:“把人带下去审,我倒不相信她的嘴巴比刑具还硬。”

  这一回床上的女人脸色变了,不过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最后被虞歌等人给拉了下去审。

  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可是却沉静得可怕。

  靖王爷想到靖王妃,心里说不出的担心,眼里微微的拢上雾气,望着萧煌心急的开口:“你母妃她,她不会一一一。”

  萧煌冷喝:“父皇,母妃她不会有事的,你不要胡思乱想,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苏绾却想到一件事,飞快的开口叫起来:“对了,我舅舅留下了一只蝴蝶,听说可闻香识人,既如此这蝴蝶一定可以找到王妃的下落,。”

  苏绾说完后,萧煌和靖王爷萧骞振作了起来,父子二人急切的望着苏绾,苏绾立刻命令紫玉去取那蝴蝶。

  紫玉领命而去,而萧煌则命令秋嬷嬷赶紧的取了自个母妃的衣服过来。

  萧煌正安排着这些事,屋外响起脚步声,萧俊昊从门外走了进来,一抬头看到萧煌在房里,愣了一下后惊讶的说道:“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萧煌淡淡的说道:“我听说家里有事,所以赶了回来。”

  萧俊昊一听就知道大哥回来是因为苏绾被关进慎刑堂的事情。

  说实在的萧俊昊对于苏绾心中是有怨恨的,只是当着自个大哥的面,他不敢表现出来,恭敬的开口:“大哥,你们怎么全到母妃这里来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靖王爷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沙哑着嗓音开口。

  “你母妃她是个假的。”

  “假的,什么意思?”

  萧俊昊愣住了,望向自个的父王。

  靖王爷还想再说,屋外虞歌闪身进来,飞快的说道:“回世子爷的话,我们本来正在后院审人,不想却有人凌空射来了一枝箭,把假的靖王妃给射死了。”

  萧煌的脸色说不出的阴冷,冷冽之声响起来。

  “看来我靖王府里还隐藏着别的人啊,查,给我立刻去查。”

  虞歌点头:“是的,爷。”

  他说完想走,又想起先前审出来的结果:“爷,先前那女人本来已经熬不住要交待了,却被人射死了,不过属下听到她嘴里冒出一句话来,她说她是噬天门,后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

  “噬天门?江湖最近冒出来的杀手门。”

  萧煌瞳眸阴风阵阵,同时他想到惠王萧擎好像就是噬天门的人。

  他本来以为这假的靖王妃是皇帝和太子派出来的,可现在却查出这人是噬天门的人,难道说皇帝和太子竟然和噬天门的人联上手了。

  虞歌退了出去,紫玉手里捧着一只玉盒进来了,众人才想起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靖王妃。

  苏绾接过玉盒打了开来,一只通体美丽。好看无比的蝴蝶伏在玉盒之中,待到苏绾打开,它便从盒中飞了出来,苏绾立刻取了萧煌手里靖王妃的衣服,递到小蝴蝶的面前,温声说道:“小蝴蝶啊,小蝴蝶,你快闻闻母妃的衣服,然后带我们去找到她吧。”

  那小蝴蝶十分的通人性,一听到苏绾的话,飞到靖王妃的衣服上闻了闻,然后展翅往外飞去,萧煌苏绾还有靖王爷等人赶紧的跟上小蝴蝶,一路出了靖王妃的房间,直奔院外而去。

  ------题外话------

  求票纸,姑娘们别忘了投票,月底了,不投就作废了…。爱一个,么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73章 噬天门杀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