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怀孕 争风吃醋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众人跟着宣蝶的身后一路出了靖王府,奔向大街。

  此时夜已深了,西楚京都的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显得十分的寂静。

  萧煌和苏绾等人连马车都没有坐,施展了轻功跟着宣蝶的身后一路往城门的方向奔去,靖王爷和萧俊昊二人的武功略低一些,自然跟不上前面的人,最后只能遥遥的跟着。

  路上萧俊昊不忘问自个的父王,倒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从头到尾对于发生的事情都不太了解。

  靖王爷便把今晚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萧俊昊,萧俊昊的脸色变了,想到了自个的女人江氏,心痛心急的叫道。

  “这么说灵儿她是被噬天门的人给害的。”

  靖王爷点头:“应该是的,不过现在灵儿究竟是生是死,我们尤未可知,回头让你大哥去查灵儿的下落,说不定她并没有死,只是被噬天门的人抓了。”

  靖王爷说完后,萧俊昊的心里升起了一抹希望,之前一直不知道灵儿在什么地方,现在好歹知道灵儿很可能是被噬天门的人抓去的,更甚至于她现在很可能就在噬天门的人手里。

  只要知道她的下落,他一定求大哥救她一命。

  等到灵儿救回来后,他立刻带她和女儿搬离王府。

  这时候萧俊昊原谅了江灵儿,认为她只是受自个的大哥**了。

  大哥那样出色的人,一般女人看到肯定会受不住的,但是灵儿和他几年的夫妻了,再怎么样两个人也是有感情的,他有信心会让她忘掉大哥,喜欢上他的。

  萧俊昊心里想着,不再说话,和靖王爷远远的跟着萧煌和苏绾。

  一行人很快跟着宣蝶赶到了城门口,萧煌为了不让老皇帝知道自己悄悄的回京了,所以让虞歌亮出靖王府的腰牌,自己则小心的避开,待到城门拉开,一众人直奔城外而去。

  宣蝶依旧展翅在前面飞着,最后天近亮的时候,众人赶到了一处别院。

  别院的四周全是水榭,只有前院有一座拱门,拱门外有不少的手下守候着。

  宣蝶飞到这个地方便不动了,苏绾望向萧煌沉声说道:“母妃一定就在这座院子里,现在怎么办?”

  萧煌抬首打量了一下这座别院,发现整座别院内隐藏着很多气息,摆明了院子里有不少的手下潜伏着,所以他要想进去救人,一定要小心些。

  萧煌想了一下,立刻招手示意虞歌过来,然后让他去调兵将过来,务必要找到王妃的下落。

  虞歌应声,闪身去办事,其他人在原地等候。

  这时候靖王爷和萧俊昊二人赶了过来,两个人气吁喘喘的累死了,不过一过来便问萧煌。

  “王妃就在里面吗?”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进去救母妃。”

  萧俊昊着急的开口,萧煌瞄了他一眼,温声说道:“这里面有很多厉害的高手,我们人手不够,就这么贸然的进去,很可能会害得母妃被杀。”

  萧俊昊终于不敢吭声了,安静的等待着。

  天近亮的时候,虞歌调来了一千的厉害兵将,萧煌把一千兵将分成四路,分别直扑前后左右,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把别院内的手下全都给杀掉,唯有杀了这些人,才能救自个的母妃,若是逼急了这些人,说不定一怒杀死自个的母妃。

  一千人听令,闪身直扑别院,萧煌和苏绾以及靖王爷等人也闪身冲了进去。

  一时间别院内喊杀声震天。

  别院内隐藏着的那些手下不少人被杀掉了,只因这些人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有人天没亮闯进了这座别院,所以防不胜防之下,不少人被杀掉了。

  不过最后下剩的一些人却回过神,为了活命,这些人把关押在别院密室中的靖王妃给拉了出来。

  “别动,你们若是再动我们就杀了她。”

  十几个黑衣杀手劫持着靖王妃,怒目而视的望着萧煌和苏绾她们。

  靖王妃整个人十分的憔悴,她已经被关押了好几天,虽然这些人没有饿着她,可是心惊胆颤的她还是感觉度日如年,再加上一直关在地下密室中不见阳光,所以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

  靖王爷看到靖王妃,心里不由得一阵愧疚,没想到自个的王妃被抓被关,他这个做夫君的竟然一无所知,若不是萧煌和苏绾二人发现端睨,只怕他到现在还没有发觉。

  靖王爷越想越愧疚,忍不住心急的叫起来:“王妃,你没事吧。”

  靖王妃抬首望着靖王爷,看到他担心的样子,虚弱的摇头:“王爷不必担心我,我没事。”

  黑衣人眼看着靖王爷和靖王妃叙起旧来,不由得恼火的大叫起来:“闭嘴,你们所有人退后,否则我就杀了她。”

  苏绾飞快的望向萧煌,本来她是想下药控制这些黑衣人的,但是想到若是下药,她们的人也会中毒,最后只能作罢。

  萧煌则缓缓的动了一下,声音微沉的开口:“让你们走,不过要把王妃留下来。”

  那些黑衣人没有吭声,不过他们心里却不打算把靖王妃留下,因为这是上头命令他们看押的人质,后面很可能有用,现在他们若是把人弄丢了,他们也活不了,所以他们是打算带着靖王妃一起走的,不过为怕萧煌等人翻脸,所以黑衣人没吭声,押着靖王妃一路往外走去。

  眼看着萧煌等人让了开来,黑衣人手中的长刀更紧的抵住了靖王妃的脖子,刀口锋利,靖王妃的脖子被割出了一条血口子,鲜血直往下流,身上的衣服都染上了血。

  萧俊昊心疼的大叫起来:“母妃。”

  靖王妃脸色越发的苍白,身子虚弱得都快走不动了,而这时候,萧煌的身子动了,仿若一道流光似的疾射出去。

  那为首的架着靖王妃的黑衣人,脸色难看了,长刀一挥朝着靖王妃挥去,既然这人胆敢动,那就鱼死破。

  可惜他想鱼死破,却是不能够的,萧煌一掌早拍到了,一掌把黑衣人给打飞了,所以黑衣人的长刀挥了一个空。

  只是靖王妃倒底被这样的阵仗给吓到了,软软的往地上倒去,昏了过去。

  靖王爷赶紧的冲过去,抱住了靖王妃,大叫起来:“王妃,王妃。”

  萧俊昊也冲过去叫起来:“母妃,你怎么了?”

  萧煌则命令虞歌等人:“抓两个活口,其他人全都杀了。”

  他要查一下,这些人是不是噬天门的人。

  虞歌应了一声,一挥手,他身后的手下兵将,闪身便上,眨眼的功夫,十几个人被杀了,只抓了两个活口。

  “走。”

  一众人迅速的离开了这座别院,回靖王府。

  靖王府,一片忙碌,靖王妃的房间里,大夫被请了过来,替靖王妃检查,诊治,待到忙碌好了,半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此时房间里坐满了人,除了靖王爷和萧俊昊外,连云梦郡主萧蓁也过来了,萧蓁没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在府上,脸上满是心虚,不敢看萧煌,低头望着自己的脚,而除了他们外,陈侧妃带着她的一双儿女也过来了。

  房间里坐满了人,**上靖王妃已经醒过来,看了看房里坐着的人,虚弱的开口。

  “你们受累了。”

  她一开口。陈侧妃便说话了;“姐姐快别这么说,你都受伤了,我们担心死了。”

  这些年,靖王妃和陈侧妃相处得不错,所以她这样说,王妃一点也不怀疑她的真心,朝着她点了点头。

  靖王妃掉头望向萧煌和苏绾,温声说道:“这一次多亏了你们两个。”

  萧煌看自个的母妃没事,终于放下心来,想到最近王府一连串发生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今日开一个简短的会议,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眼下靖王府面临的是什么,省得这些人整天心里想着怎么生哟蛾子。

  萧煌轻轻的咳嗽了一下,缓缓的开口:“既然大家都在,那我就说两句。”

  所有人望着萧煌,只见他周身拢着冷霜,俊美的眉眼之中,拢着冷戾之气,他平静的扫过房里的人,最后缓缓说道。

  “最近我靖王府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萧煌说完并没有等别人回话,又继续说道:“因为皇上开始动手脚对付我们靖王府的人了。”

  此言一出,满房间的人脸色都变了,其中有人担心害怕起来。

  萧煌又继续冷冽的说道:“所以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安份点,不要再惹出事来,否则不用皇上收拾,我也会动手亲自收拾的,省得你们连累了我们大家。这么些年来,我一直知道皇上想算计我们靖王府,我小心翼翼的护着靖王府,不让你们有事,没想到这竟让你们连最起码的警觉都没有了,整日的在府内算计来算计去的。”

  萧煌说到这儿,飞快的望向萧蓁,冰冷的说道:“萧蓁,你是不是想逼我杀了你。”

  一言使得萧蓁的脸白得可怕,可惜萧煌没有半点的情面给她,又冷酷无情的说道。

  “你就像一颗不定时似的活着,之前你自己刺自己一刀,就为了栽脏陷害你的嫂子,我想,下一次你是不是还会中了别人的招。”

  萧煌说完萧蓁张嘴想辩解,说自己没有,可是在自个兄长洞察秋毫的眼神下,她愣是一个字说不出来。

  萧煌再说一遍:“萧蓁,以后你不必再登靖王府的门,如若你再敢登一次门,我会一一一。”

  萧煌略停一些,阴冷无比的说道:“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这一回萧蓁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萧煌眼里的杀机,浓烈至极,分明是真的想杀了她的。

  萧蓁只觉得满脑子昏劂,差点没有昏死过去。

  萧煌却不再看她,而是望向靖王爷靖王妃:“父王母妃,如若你们不想靖王府的人被萧蓁害死,以后就不允许她进入家门,因为这女人脑子简单,很容易被人利用,从而害了靖王府一家子。”

  萧煌如此一说,房里所有人都望向了萧蓁,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多了一抹责怪。

  萧蓁承受不住的摇头,可惜却没人理会她,萧煌已朝外面命令:“来人,把萧蓁送回去,告诉陈家,以后不管靖王府有什么事,萧蓁都不允许再回靖王府。”

  “是,”虞歌应声进来,请萧蓁出去,萧煌冷漠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萧蓁,我已经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了,再有下一次,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萧蓁打了一个寒颤,腿都软了,最后还是小丫鬟扶了她离开的。

  房里,萧煌又望向萧俊昊,沉声说道:“江氏现在失踪了,生死不明,我不希望你把怨气算到你大嫂的头上,心里生出什么别的念头,如若让我知道,我不会轻饶你的。”

  萧俊昊望了望萧煌,还有苏绾,最后心情沉重的点头。

  不过他又飞快的抬头望向萧煌:“大哥,你能帮我查查,看看灵儿她是不是被噬天门的人抓走了,如若找到她,我和她立刻从王府搬出去。”

  “这事我会查的。”

  虽然江氏有不轨的心思,但她好歹是靖王府的人,萧煌自然会查这件事。

  萧俊昊松了一口气,萧煌又望向房间里的别人,沉稳的说道:“还有你们,谁都不要再生事,不但不能生事,还要小心警慎的不要中了别人的招,因为皇上正盯着靖王府,打算算计我们,所以我们若想没事,就要小心行事。”

  这一次房间里的人,个个把萧煌的话听进去了,同时的点头:“是,我们知道了。”

  萧煌望了一眼后,终于放下心来,他掉头望向靖王妃:“母妃,我要前往登州了。”

  “好,你去吧。”

  靖王妃点头,萧煌和苏绾起身往外走去。

  身后的房间里,靖王爷眼看着萧煌和苏绾二人领着人离开,想到萧煌之前说的话,以及最近靖王府遇到的事情,靖王爷的脸上一下子严肃了,他掉头望向房里的人,缓缓的沉声说道:“刚才世子说的话,你们听到了,眼下我们靖王府成了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若是你们不想死,就不要再给我整出任何的事情出来。”

  靖王爷的眼睛落到了自己的二儿子身上。

  萧俊昊一直以来和江氏感情很好,现在江氏失踪不见了,他怕他把心里的那股怨气算到苏绾头上,如若真是这样,那就是中了皇帝和太子的计了,所以他们万不可上当。

  萧俊昊自然也知道这个理,最后飞快的起身保证:“父王放心吧,我不会糊涂的。”

  靖王爷点头,又望向房里别的人,个个点头,靖王爷才放下心来,掉头看到一脸苍白的靖王妃已经睡了过去,靖王爷立刻示意所有人:“都各自回去吧,最近少出去,都安份的待在靖王府里。”

  “是,王爷。”

  众人起身应了后退出去。

  苍阑院。

  萧煌和苏绾的房间里,苏绾正抱着萧煌的腰,一脸娇媚的要求着:“我要和你一起前往登州。”

  “璨璨,登州眼下可是很危险的,除了那些湖匪外,还有老皇帝和太子派出的人手,凶险异常,你要是去,我不太放心。”

  苏绾白嫩仿若桃花的小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神容执傲的说道。

  “若是没事,我还不去呢,就因为有事,我才不放心你,所以我一定要去登州,你要是敢不带我,那我就带着人悄悄的偷去,哼,到时候要是我出了事,你就等着哭吧,都是你害的,谁叫你不带我去的。”

  苏绾威胁上了。

  萧煌一脸拿她无奈的样子,伸手抱住了她,然后俯身咬了苏绾的小嫩唇一下,直到苏绾呼疼才放开。

  某个男人眼神氤氲起来,伸手打横一抱,把怀里的小女人抱起来,直往房间的**上走去。

  苏绾立刻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娇软软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抵抗:“不行,我不同意,要是你不同意我去登州,就不要想上我的**。”

  可惜她的抗议声,一点用处也没有,早被某个家伙给压倒在了**上,大手一伸,她身上的衣服,三两下便被扒光了。

  随之房里上演了**火热的一幕,细细的娇喘声响起,还伴随着呜咽声:“带不带我,带不带我?”

  不知道某个小女人咬了男人的哪里,直听得他倒抽气的声音响起来,伴随着的还有他细微的轻吟声,以及他愉悦至极的声音:“你个小妖精,爷怕了你了,带你,带你。”

  低吼声响起来,以及那飞上九宵的娇吟声夹杂在一起。

  屋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而大**上,两个俊美的人,脸颊上同时染上了**的色彩,眉眼如丝,说不出的勾魂。

  男人望着女人,忍不住咬牙,完全是又爱又恨的神容,俯身便恨恨的亲了女人的脑门一下,嘴里还夹杂着一句软语。

  “你个磨人的小妖精,爷怕了你了。”

  苏绾得意的轻笑起来,哈哈的伸手搂着萧煌的脖子,撒娇的说道:“怕了吧,以后乖乖的听姐的,若是胆敢不从,保证让你求饶。”

  “怕你了,怕你了。”

  萧煌一脸认命的说道,伸出手紧紧的抱着苏绾的小蛮腰,真正是一刻也不想和她分开了。

  “那我们睡一会儿,就起程。”

  “好。”

  两个人搂在一起睡了起来。

  这一觉睡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两个人起来洗盥了一番后,便收拾整齐,带着一些人悄悄的离开靖王府,前往登州。

  登州离得西楚京都有些远,大约有一千多里地。

  本来按照萧煌等人的脚程,只需要几天便到了,但因为带着苏绾,萧煌不想累着她,所以行得略慢一些,这一行足足行了近十天才到。

  这一路上,两个人可谓极尽恩爱,虽前往登州是为了剿杀湖匪,但苏绾眼里,两个人不亚于度蜜月,完全是蜜里调油的恩爱。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一路上苏绾穿的是男装,化身成了娇滴滴的华衣蝎子。

  萧煌完全百无禁忌,当抱抱,当亲亲,当哄劝时,那就是满目温柔的哄劝,这落在外人的眼里,完全是两个断袖之好的人。

  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扼腕痛惜,这样风华出色的两个青年公子,竟然是一对龙阳之好的人。

  有些人心里痛惜,不过忍住了,有些人直接的当着萧煌和苏绾的面,摇头晃脑的大呼。

  “可惜,可惜了一对风华绝代的人。”

  苏绾看着这些,哭笑不得,最后警告萧煌离得自己远点,可惜萧煌压根就不理会她,依旧我行我素,当抱抱,当搂搂,当啃便啃两口。

  最后苏绾争不过他,只得作罢,这样恩恩****的行走着,十天的功夫,登州还是到了。

  登州虽然地处的位置略偏远,但因是西楚的中心纽带位置,所以十分的繁华。

  肆洪是登州最繁华的一条湖泊,不但宽阔,还是多处城镇的重要河道。

  偏在这登州肆洪湖上,群聚着一帮湖匪,早先这条湖泊上聚积着好几股的湖匪,虽然匪徒多,但因为分散行凶,倒也不是特别的可怕,再加上知府大人不时的派兵剿一下匪,虽然没抓到多少人,做做样子也能震慑震慑这些湖匪,使得他们稍为的收敛一下嚣张的气焰。

  一直以来,这些湖匪和百姓官府都相安无事。

  可是自从这湖匪中出了一个叫“嗜血狂狼”的家伙,这平衡的天地便变了。

  这嗜血狂狼的家伙,真正的名字没人知道,只知道这家伙身形高大,肤色黑黝,脸上有一道刀疤,残狠异常。

  这人不但残狠异常,而且手段十分的血腥,身手十分的厉害。

  此人还有两个厉害的手下,一个婿子男人,人唤智多星,专出主意。

  另外还有一个长得高大粗壮的女子,专喜采阳补阴之术,人唤尤三娘,这尤三娘擅长使媚术,很多男人中了她的招。

  这样的三个人,一出手把肆洪湖上,所有的零散湖匪给合整了,最后倒整成了一帮不亚于军队的队伍。

  从此后这登州便永无天日了。

  这帮湖匪眼里根本不把官府当回事,自然更不把百姓当回事了。

  老大嗜血狂狼,不但喜欢金银珠宝,还喜欢强抢民女。

  老二智多星,不但阴险,诡计多多,喜欢****,听说****前喜欢先凌辱人,最后再杀死。

  老三尤三娘,看到美男便迈不动腿,肯定要抢回去一遍遍的采阳补阴,直到把人采死了为止。

  这样无恶不作的三个人,使得登州内外的百姓怨声载道,不少人甚至于为了活命,背井离乡的逃离了登州。

  但这些湖匪并没有因为百姓的逃离而有所收敛,更变本加厉了,之前这帮湖匪眼看着湖里没什么营生收入,直接的杀上了岸,肆洪下游的一个三百户村民的村庄不但被他们抢掳了人物,还放火烧了整个村庄,还不让那些村民逃出来,最后烧死了一大批的村民。

  此事一出,整个登州的人都惊惶,更多的人逃离了登州。

  知府实在没办法,最后八百里的急件进京,请皇上下旨派兵将剿匪。

  这样一来,萧煌以及手里的兵将便被老皇帝给派了出来。

  登州知府,以及百姓,听说此番皇上派来的兵将,竟然是先前前往北晋国边关与北晋国兵将交锋的靖王府的世子,一时间不少人心里冒出了希望。

  登州城外,肆洪湖旁三十里地外,扎了很多的营帐,三万将士扎营在此处。

  萧煌和苏绾到的时候,登州知府楚流年领着大匈员跪迎在了官道边。

  现在登州所有的指望全在萧世子的身上了,如若不能顺利的剿匪,楚流年这个知府也就当到头了,当到头倒没啥,关键只怕他的一条命也别想保住了。

  所以萧煌对于楚流年等人来说,那就是救星。

  萧煌领着苏绾从马车上下来后,官道边一边明朗的叫声:“见过萧世子,萧世子远道而来幸苦了。”

  萧煌望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并没有理会,掉头望向身后的马车。

  苏绾从马车上下来,不过难得的萧煌没有伸手抱她下来,事实上他是想抱的,不过苏绾左警告右警告,外加前一天晚上好好的服侍了这家伙一回,才换得他这么一个安份守已站着的要求。

  苏绾松了一口气,不过想想自己可怜的腰,还是瞪了萧煌一眼。

  昨晚她可是力的做了一回,这家伙才同意今儿个不在人前过度亲密。

  苏绾发现,这家伙在**弟之间,最喜欢的竟然是她的主动,霸道的把他给强上了,这似乎很容易让他激动。

  难道是当初强上他,带来的阴影,苏绾认真的想着,只到前面的人缓缓的冷声响起,她才醒神。

  “起来吧。”

  “谢萧世子了。”

  官道之上,除了登州知府和官员外,还有萧煌的手下数名得力大将,为首的正是之前被皇帝抓起来的周胜,周胜一看到萧煌望过来,赶坚的领着手下的几位副将走了过来,恭敬的开口:“世子爷,一切准备就绪了。”

  “好,进帐。”

  一声令下,一众人进了营地的大帐。

  萧煌坐在上首,苏绾坐在他的身后,并没有直接的参与剿匪计划。

  现在她完全是男人背后的小女人,不需要出手就不出手。

  营帐内,除了几位将军副将,还有登州几位主要官员。

  萧煌先问登州知府楚流年。

  “你把这肆洪的情况,以及这些湖匪的情况说说。”

  楚流年应了一声后,起身站好恭敬的禀道:“肆洪湖方圆数千亩,南通月渠河,北通前往京城的主渠河流冰澜河,东通耳渠西通洪巨河,肆洪湖不但四面环河,还在东南的方向有一处陆地,大约有近百亩,那些湖匪便把老巢建在这陆地上,等闲人都进不了。”

  “眼下这肆洪湖上,共有万余湖匪,为首最厉害的是三个人,老大名嗜血狂狼,身材高大,肤黑,脸上有刀疤,往人前一战,好像铁塔似的。老二却十分的瘦小,但是脑子特别的好,专出阴险的招数,人称智多星,星爷。老三是个女的,人称尤三娘。人高马大,十分的粗壮,使一口弯月大刀,这女人练的乃是邪门的功夫,专喜采阳补阴,若是貌美的男人落到她的眼里,不采死不罢休。”

  登州知府楚流年说到这个,望了一眼萧煌,想到萧世子这等风姿绝色的男人若是落到那尤三娘的手里,只怕日夜不放的采阳补阴了,不干死不罢休。

  楚流年正想着,上首的位置上,萧煌冷冷的抬眸望过来,楚流年立马吓得脸白,世子爷光是一个眼神便让人害怕,那尤三娘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这些湖匪****不眨眼,凶残异常,不过他们最厉害的地方是十分的有纪律,每次出战,布署精密,动作迅速,一战之后便退回了肆洪老巢,让人根本抓不了,至于要想靠近他们的老巢,更是不能够,因为他们手里有不少精通水性的人,我们之前试图悄悄的围捕他们,结果所有人都被他们在水里闹死了。”

  楚流年沮丧的说道,最后不再吭声。

  楚流年身后的几名官员,有人说话。

  “我们现在就指着萧世子了。”

  “是啊,萧世子出马,一定会把这些杀千刀的湖匪给杀了的。”

  “是啊是啊,我们有指望了。”

  萧煌却懒得听他们溜须拍马的话,以及讨好的嘴脸,直接的挥手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这里交给我们了。”

  楚流年巴不得不管呢,一听到萧煌的话,立刻点头哈腰的起身:“好,好。那我们走了,萧世子多保重。”

  萧煌挥了挥手,楚流年等人退了出去,待到他们全都走了,萧煌望向周胜等人:“你们可有什么安排。”

  周胜立刻从桌边取出一幅图纸出来,肆洪湖上的情况,已经被他给画在了图纸之上。

  他铺开图纸,指着上面的位置对萧煌以及手下的几位副手讲解道:“你们看,我们要想杀这些人,就要想办法上他们的老巢,只要上了老巢就不怕他们了。”

  虽然那些人很厉害,不过只要他们进入了他们的老巢,就可以把他们杀个精光了。

  “有什么好办法?”

  萧煌望向周胜说道,周胜想了一下正想说自己的方案。

  不想他还没有说,营帐之中,忽地响起咕咚的声音,几个人一惊抬头四下张望。

  最后一起望向了萧煌身后的苏绾,苏绾的脸一下子红了,不好意思的朝着大家笑笑:“呵呵,我饿了。”

  这几天她发现自己很容易就饿了。

  萧煌一听到苏绾的话,立刻心疼了,望向周胜说道:“这事稍后再说,先去准备点吃的东西过来。”

  周胜笑起来:“好,我们忘了世子爷还没有吃饭呢。”

  周胜等人看出萧煌身后的苏绾好像是世子妃,一时倒不好意思起来,他们只顾着打仗,倒忘了世子爷世子妃没有吃饭呢。

  周胜把东西收拾到一边去,命令人准备吃的东西进来。

  因为驻扎在空地上,吃食自然没有那么讲究,几大盆菜肴送了进来,其中有红烧肉,肉烧萝卜,肉炖大白菜。

  苏绾一眼看到全是肉,虽然肚子饿,却一点也吃不下去,不但吃不下去,还觉得腻味,最后甚至光看到都恶心得吐了起来。

  这下吓坏了萧煌,心急的朝着外面大叫:“来人,立刻请军医过来。”

  苏绾看他夸张的样子,不由得好笑,赶紧的伸手拉着他:“你别嚷嚷了,我就是不太想吃肉罢了,你忘了我就是个大夫。”

  可萧煌还是担心不已,拉着苏绾又是摸额头,又是俯身用自己的脑门试探苏绾脸颊上的温度,最后确定苏绾没有发热才略放心一些,可还是坚定的要让军医看看。

  军医很快进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些军中的将领,全都担心的望着萧煌和苏绾,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军医奉了萧煌的命令,上前一步替苏绾检查。

  很快军医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色,望了望萧煌,又望了望苏绾,最后掉头望向营帐内的几个将士说道:“你们退下去,我有话要和世子爷说。”

  周胜等人脸上一下子布满了担心,世子妃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难道世子妃生病了。

  千万不要啊,主子有多**世子妃,他们可是知道的。

  萧煌脸色更是变得苍白,眼神闪过不安,飞快的一挥手让营帐之中的几个将士下去,待到营帐内没人了,他才心急的开口:“赫大夫,发生什么事了,世子妃她怎么样了?”

  赫大夫一直是萧煌军中的军医,和萧煌的关系一直很好,他的脸上满是不赞同,瞪了萧煌一眼后说道:“世子爷,不是老朽说你,世子妃有喜了,你还带着她四处乱跑,要知道头三个月是最不安全的时候,你竟然就这么把一个孕妇带着四处乱奔,”

  “有喜了,孕妇?”

  萧煌傻眼了,望了望赫大夫,又望了望苏绾,最后终于确定了一件事,璨璨她怀孕了,怀了他们的孩子了。

  萧煌一下子高兴了起来,愉悦的大笑。

  营帐外,几个将士听到里面的笑声,面面相觑,世子爷这是怎么了。先前脸都白了,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不过没人敢问。

  营帐内,苏绾满脸的错愕,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怀孕了,这么快。

  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呢,而且她自己都忘了给自己诊脉了。

  此时听赫大夫一说,赶紧的伸手号脉,这一号真的查出自己的喜脉来了,而且还怀了一个多月了,也就是说,她和萧煌成亲的那一晚,便有喜了。

  这是萧煌太厉害了吗?

  苏绾正想着,忽地听到身边的男人郁结的声音响起来:“这就怀上了?是不是太快了。”

  营帐内,赫大夫和苏绾两个人一起望向萧煌,便见他苦恼的望着苏绾的肚子,满脸郁闷的说道:“太快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怎么就来了,而且他一来,我就靠边站了。”

  萧煌说完望向苏绾一脸苦恼的说道:“璨璨,你说,要是有一个他,你的心里,是他比较重要还是我比较重要呢?”

  苏绾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和肚子里的幸伙争吃醋的家伙。

  好半天不知道说啥了,有这样当爹的吗?

  营帐之中的赫大夫,直接的不忍直视,连连摇头背了药箱往外走去,争风吃醋第一人就是他们世子爷,连媳妇肚里只有一个月的娃儿的醋都吃。

  可怜的娃儿啊,你太可怜了,还没有出生,你爹就开始和你争风吃醋了。

  萧煌却一点也不以为耻,反而认真而霸道的望着苏绾:“璨璨,这个很难回答吗?你说是我比较重要,还是娃比较重要?”

  他一脸威胁的样子,似乎苏绾胆敢说一个娃字,他就要灭了苏绾肚里的娃。

  ------题外话------

  世子爷:璨璨,我重要,娃重要

  苏绾:呵呵

  娃:无耻的爹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74章 怀孕 争风吃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