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放血救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官衙二楼的廊道里,苏绾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切,最后无语的望着太子萧烨,这是有多不要脸啊,她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还来接她回京了。

  苏绾直接的不给萧烨半点脸,照准他的脸啪啪的打。

  “太子殿下,你摸摸自个的脸还在不在脸上,我回不回京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还接我回京,呸,快滚/”

  苏绾一说完,萧烨身后的数名黑衣人,立马动了怒意,手中的黑木弓一端,似乎便要射苏绾。

  苏绾冷笑一声说道:“哟,太子这是打算杀了我吗?好,你杀吧,就算今儿个你把这官衙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难道就能瞒天过海吗。你以为登州百姓全是瞎子吗?若是我死了,相信大家都会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倒要看看你这太子还要不要脸了?”

  苏绾讥讽的瞪着萧烨,萧烨眸光深幽,周身的寒意,这寒意却不是对着苏绾发的,而是对着身侧的数名黑衣人,他一掉首,幽深冷冽的眸子生生的吓住了那些黑衣手下,手下手中端着的黑木弓便自垂了下来。

  萧烨掉头望向苏绾,眸色却布上了暖意,缓缓的开口说道:“绾儿,我怎么会杀你呢,我不会伤你的,既然你不想回京,我便陪你待在登州。”

  他说完温柔的望着苏绾。

  苏绾听他的话,一下子就明白其中的意思了,她若回京,他就陪她回京,她若不走,他也留下来陪她。

  但其实他是不想让她去营地找萧煌,这是打算活生生的拆散她和萧煌啊。

  苏绾受不了的瞪着他,冷骂了一句:“无耻。”

  她说完转身自进了房间,而小楼之外的萧烨,却眸色温融,唇角微弯的望着苏绾的背影。

  看到她,他便觉得安心很多,虽然眼下她心里满是萧煌,但是他决定了,定要把她从萧煌的手里夺回来,一日不行就一月,一月不行就一年,他就不相信自己斗不过萧煌。

  萧烨心中想着,心情无端好起来,这一阵子的阴霾随之消失了。

  他长舒一口气,轻叹,果然还是要待在绾儿的身边啊。

  萧烨招手示意手下过来,去唤登州知府楚流年过来,他也要住在这家官衙内,既然绾儿不走,他就陪她。

  至于萧煌,萧烨的嘴角勾出一抹血腥,即便他不能死,他也要囚禁他,让他永世不得再露面。

  房间里,苏绾一进去便焦燥不已,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嘴里一迭连声的怒骂萧烨。

  “这个该死的混蛋,看来萧煌他们军队遇到的什么瘟疫天花就是他给下的毒,现在他困住我,就是为了不让我去救他们。”

  紫玉和黄玉等人也是一脸的气愤,晏歌则担心萧煌,沉声开口:“现在怎么办?看来我们要想离开,恐非易事,楼上楼下全是兵将,而且这些人看来是很厉害的人,要想冲出去绝对不可能。”

  晏歌说完,苏绾踱步走到屋子的后窗往外看去,看到后院也包围了不少人,也就是说眼下她这座小楼,前前后后全是人,她要想出去,根本不可能。

  就算她会武功,身边还有不少的手下,可要冲破这重重的包围也是不能够的。

  所以她这是动弹不得了。

  不过她绝不会坐视不管的,因为萧煌他们中了毒,她不会不去救他们的。

  虽然不知道萧煌他们眼下究竟中的什么毒,但苏绾却知道自己的血有解毒的作用,只要把自己的血放到解药中,萧煌他们就不会有事了,可关键眼下怎么出去。

  苏绾越想越觉得萧烨这个混蛋太该死了。

  不过眼下她不能着急,还是冷静下来想想,如何才能够出去。

  苏绾强逼自己冷静下来,望向房间里的人说道:“别着急,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怎么顺利的出去,我必须尽快赶到营地那边去,因为唯有我去,才能让他们顺利的解毒,若是我不去,只怕营地那边要死人,世子一定会有麻烦的。”

  萧烨此举可谓一举两得。

  一除萧煌,二除三万兵将,反正那些人是萧煌的人。

  如若能囚禁萧煌,杀死他手下的兵将,萧煌手中别的兵将,定会被萧烨收编,所以这是他打的如意算盘。

  她绝不会叫他称了心的。

  房间里,众人不再说话,一起努力的想主意。

  众人陆陆续续的想了好几个主意,例如集中所有的力量冲破一道防御口,让苏绾冲出去。

  或者大家拼死一博,就不相信冲不出去。

  不过最后这些都被苏绾否决了,因为她没有忘掉一件事,她眼下怀孕了,尤其是怀孕还是头三个月,根本不能做激烈的运动,所以这拼死突围什么的根本不适合她。如若不是因为她怀孕,她早领着人杀了出去。

  房间里,没人说话了,几个人全都沉默的望着苏绾,苏绾忽地朝着外面望了望,问聂梨:“太子殿下现在在什么地方?”

  “回主子的话,太子殿下眼下也住在这间官衙内,好像住在隔壁的一座小楼里。”

  官衙内本来就有很多房子,不担心没地方住。

  苏绾听了聂梨的话,眼睛闪了闪,萧烨这是打算和她耗上了吗?

  看来现在她要想离开,只能从萧烨的身上动手脚,而且她不想耽搁了,因为她越快离开越好,这样才可以救萧煌以及他手下的将士性命。

  萧烨也许不会杀萧煌,因为他现在应该知道萧煌和她是同命相连的,但是他不杀萧煌,却不代表不杀那三万将士。

  这可是近三万条的人命啊,苏绾虽然心黑,可是对于那些和自己没有干系的人,还是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这一次她定要尽快赶过去。

  苏绾想着,缓缓的起身,诡谲的一笑,萧烨一定会防着她,可是有些东西是他防得了的吗?

  这一次苏绾很庆幸自已有个出自于青霄国的舅舅,因为舅舅给她留了很多珍奇的药,其中有不少是稀有的毒药,就为了让她防身,而此次她出京城,可是带了几种药出来的。

  既然萧烨胆敢拦她,那就拿他试试舅舅的奇门新药。

  苏绾想着抬手取了其中的一瓶药,对着身上抹啊抹的,完全当香水用,反正这药也有着淡淡的香气,不知道的人,以为这是薰香呢。

  苏绾涂完后,一抬头看到房里几个丫头霍霍的倒退几步,一脸小心的看着她。

  苏绾笑眯眯的取了解药给几个丫头:“服下吧,这是解药。”

  紫玉蓝玉黄玉等人赶紧的抢了过去服下,最后几个人围到苏绾的身边追问:“主子你打算干什么?”

  “收拾人。”

  苏绾说完抬脚走了出去,领着几个丫头,一路下了小楼,直往隔壁的小楼走去。

  她人未近前,远远的看到小楼门前的某间房门前,站了两排的黑衣人,一看就知道太子萧烨住在这间房里。

  苏绾带着人过来,那些黑衣人一伸手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苏绾冷瞪着这些黑衣人,沉声说道:“我要见你们太子殿下。”

  她的声音不小,屋里的人自然听到了。

  萧烨一听到苏绾的说话声,脸上早布满了笑意,房里萧烨的手下玉隐,脸上却多了一抹担心。

  “殿下,这时候靖王世子妃过来,只怕不是什么好事,殿下还是不要见她为好。”

  萧烨却抬眸幽冷的瞪了玉隐一眼,玉隐不敢再说话,只沉稳的退出去,望着门前拦住苏绾的黑衣人命令道:“放她进来吧。”

  苏绾领着人往前走,走到门口时,和玉隐冷眸对恃,玉隐望着苏绾忍不住叹气。

  其实他承认这个女人很出色,若是她嫁给太子殿下,一定可以助太子殿下一臂之力,可关键现在她嫁给靖王世子了,那她和他们殿下就是仇人。

  殿下何苦还心心恋恋的想着她啊,玉隐说不出的纠结,同时心中有一份恼火。

  不过倒也不敢拦着苏绾,退后一步让苏绾进去,不过玉隐却拦住了紫玉等人:“我们家殿下只见世子妃一个。”

  只有苏绾一个人,就算她耍什么心计,太子殿下定然会发现的,若是让这些人全进去,说不定生变。

  紫玉张嘴想骂玉隐,不过前面的苏绾倒是开口了:“你们在外面等着吧,我进去和太子殿下谈谈,马上就出来了。”

  “是。”

  紫玉等人领命站在门前,玉隐随了苏绾走进了房里。

  萧烨看到苏绾,一下子温润的笑了起来,本就俊美尊贵的人,因着他的一笑,而显得风华潋滟,整个人说不出的完美。

  完全看不出,这个人心狠手辣到眼不眨便要杀三万将士。

  萧烨心里高兴,说出口的话都带着淡淡的愉悦。

  “绾儿你怎么过来了?”

  他虽然心里愉悦,不过该有的警戒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他知道绾儿这个人特别的聪明,她若想算计谁,一般人肯定会中招。

  所以他不能大意,本来他不该见她的,可是她来见他,他心中高兴,怎么可能不见她。

  哪怕明知道她是一杯毒药,他也甘之若饴的喝下去。

  萧烨心里想着,示意苏绾坐下来。

  苏绾坐下来后,直截了当的说道:“萧烨,我们好好谈谈吧。”

  苏绾认真的望着萧烨,说实在的,这一刻苏绾是真的希望萧烨放下心里的成见的,如若他们能谈拢,她不介意替他解了毒,前尘后世一笔勾消,必竟他和她有那么一段。

  萧烨听了她的话,眸光暗了一下,随之点头:“好,我们谈谈。”

  他说完后挥手让玉隐退下去,可是玉隐却一脸的不放心,不愿意走。

  苏绾望着他,看他小心警慎的样子,似乎生怕她算计他们的主子似的,虽然确实如此,不过看到一个大男人如此紧张另外一个男人,苏绾的脑子里还是止不住的胡思乱想一通,然后调笑的望着玉隐说道。

  “玉隐,你别担心我会把你家主子吃了,你放心他是你的,我不抢了你的。”

  玉隐脸色一僵,随之瞪了苏绾一眼,气恨恨的走了出去。

  不过虽然人出去了,却站在门外,集中了整个注意力听着房里的动静。

  玉隐对面站着的是紫玉等人,紫玉看他这样,忍不住的嘲讽他。

  “哟,玉公子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们家世子妃又不会吃了你们家殿下。”

  玉隐怒目瞪了紫玉一眼,不想理会她。

  可是紫玉并不打算放过他,一脸贼笑的凑到了玉隐的面前,小声的说道:“玉隐,你是不是对你们家殿下有什么想法,例如想独霸你们家殿下,想一生一世的陪着你们殿下,想为他生为他死。”

  紫玉调侃的话,使得玉隐脸色难看了,先前被苏绾讥讽了,现在这女人也来讥讽他。

  “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巴。”

  “你以为我怕你吗?”

  紫玉直接的看他不爽,冷冷的一笑,朝着玉隐招手,就好像挑逗小猫小狗似的。

  “来,来,姐姐陪你过两招,看谁打得过谁。”

  玉隐气得脸黑了,早忘了去关注自个主子的事情了,闪身直奔紫玉身边而去,紫玉退后一步,再次的对着玉隐招手。

  很快两个人打斗了起来。

  其他人看热闹。

  门外的动静,门里的人自然也听到了,不过谁也没有喝止。

  萧烨眸光温柔的望着苏绾,声音温和的问道:“绾儿要和我谈什么。”

  苏绾望着他,深呼吸,尽量的保持冷静,其实一想到萧煌和三万将士眼下所受的苦楚,她就想照着这家伙的脸狠抽,不过她还是想和平解决这件事。

  “萧烨,我们一定要这样吗?即便做不成夫妻,还可以做朋友啊。”

  “做朋友?”

  萧烨愣了一下,随之苦笑着望向苏绾:“你以为我们之间还有办法做朋友吗?”

  萧烨脸上融了凝重,认真的望着苏绾说道:“如若我猜得不错,萧煌是要夺我皇家的江山宝座的,难道我能眼睁睁的看他把属于我的江山宝座夺走吗?根本不可能,他那是大逆不道,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得手的。”

  “既然不能让他得手,我就要出手对付他,而你是他的世子妃,你说我们眼下的状况,有办法成为朋友吗?”

  现在不是他想不想和苏绾和平共处,而是现在的局势,他们两个人是敌对的。

  萧煌势要夺他的江山宝座,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江山宝座让给他呢,所以他们现在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自然成不了朋友,只能成为敌人,那么他就再多夺一点又怎么样?

  萧烨轻轻的笑起来,眸光如华,温柔的看着苏绾。

  苏绾脸上布满了幽暗,她倒是忘了这件事,说实在的如若不是她和萧煌身上的帝皇运,她还真不稀罕什么皇家宝座,既然萧烨想要那宝座,让他做好了。

  可是现在却不是她想不想要的问题,而是如若他们拿不到帝皇的宝座,萧煌身上微薄的帝皇运就会消失,那最后她们两个人就会死。

  所以萧煌绝不会收手的,如此一来,他和萧烨真的成了不死不休的干系,而她身为萧煌的世子妃,如何和萧烨成为朋友呢。

  这果然是她想多了。

  苏绾轻笑了起来,望着萧烨说道:“既如此,我们确实没办法和平共处了。”

  苏绾说完敛眉轻笑,眉间冷意漫开。

  萧烨望着她,看她瞬间周身竖起坚硬的厚盾,似乎一下子便成了他的敌人。

  她这是完全的和萧煌站在一起了,萧烨想到这个,便觉得心十分的痛。

  他抬眸望着苏绾,沉稳的说道:“绾儿,我们一定要这样吗?如若你愿意,我可以请我师叔,解掉你和萧煌身上的牵制,若是解掉你和萧煌身上的牵制,我保证,不会伤害萧煌的。”

  苏绾唇角一抹冷笑,望着萧烨说道:“萧烨,你是想人财两得吧?从前世到今生你一直都是这样的,总想鱼和熊掌兼得,要知道自古鱼和熊掌是不能兼得的。”

  “再说你又凭什么肯定,我要舍弃了萧煌而选择你呢,你有什么值得我选择的,就凭你当初在火场上弃我而去吗?在你目睹我陷身火海的那一刻,其实那也是我对你的一种考验,你心中我重要还是你的皇图霸业重要,若是你真的心系于我,那么试问在看到心里喜欢的女人陷身在火海中,你还有空去迟疑吗?你第一直觉难道不是该冲进火场去救人吗?而你却还在迟疑,你迟疑什么,迟疑究竟是你的帝皇霸业重要,还是我这么一个人重要。”

  “没错,后来你用你的帝皇运启动了凤鸾劫,换来了我的新生,你以为那是你爱我的表现吗?不,那只是你的劣根性罢了,因为皇图霸业唾手可得,你又觉得无所谓了,你又稀罕起所谓的两情长久时了,可是就算重活一世的你,遇事时,所想的依旧是你的江山宝座,你可曾在第一时间想到过我。”

  苏绾声声凌厉,句句如利刃。

  萧烨的脸色慢慢的白了,他如石化了似的呆怔着,慢慢的反应过来摇头,不是这样的,他在意的在乎的永远是她,永远是她。

  他只是,只是一一一。

  他想不下去了,因为他的脑子有些灼热,这烧灼的热度使得他无法去深想,只觉得整个人很热,根本无暇分身的去想事情。

  萧烨摇头拼命的想保持冷静,可是他似乎冷静不了,同时他抬头望去,看到对面的苏绾时,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而苏绾看着他的样子,不待他有所举动,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不再逗留。

  她一拉门,门外玉隐闪了出来,警慎望她一眼。

  苏绾望着玉隐,笑眯眯的说道:“玉隐,快给你家主子去找个女人?要不然他一定没命。”

  玉隐脸色青黑了,怒叫出声:“你对我家殿下做了什么?”

  “我对他做了什么,我没对他做什么啊,不对不对,我给他下了药,你看你们家的主子这么多年了,身边一个女人也没有,我怕他憋坏了,脑子不正常,所以给他用了点药,等他尝过女人后,就不会这样心里扭曲变态了。”

  苏绾说完后早领着人离开了,不过只走了几步她想到什么似的停下来望着玉隐叫道:“不过你也可以给你们家主子当解药,你的菊花可以借你们家主子一用。”

  前面玉隐蹙眉,好半天没有搞懂菊花是什么,待到他走进屋子里,看到自家主子的神容,他终于明白,先前苏绾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玉隐忍不住大吼:“苏绾,你个阴毒的女人。”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胆敢给自家的主子下药,还下的媚药,她还是不是女人啊。

  他家主子一直以来洁身自好,他喜欢的是她,一直没有碰别的女人,现在竟然中了媚药,若是他给他找别的女人,他醒过来后,会不会杀了他啊。

  玉隐说不出的纠结。

  这时候,房里萧烨因为灼热,已经解了自己的衣襟,露出精美的锁骨,俊美的脸颊上染了红丝,黑发半垂而下,整个人完全不复完常的俊美尊贵,显得十分的诱惑人心。

  玉隐看着这样的主子,心里咚的一下蹋了一块似的,再想到先前苏绾所说的话,把他的菊花借给主子一用,。

  玉隐一想到这个,只觉得自己的菊花一紧,赶紧的转头冲了出去,不行。

  看样子主子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女人。

  不过主子喜欢的是苏绾,他要不要把苏绾抓过来。

  不过玉隐也就是想想罢了,因为苏绾那个人实在太刁钻,再加上她身边的那么些厉害手下,要抓她过来当解药根本不可能,所以他还是安份的出去找个女人过来吧。

  玉隐闪身冲了出去。

  他前脚刚冲了出去,后脚苏绾和云歌两个人带人悄悄的杀了萧烨的两名手下,扒了两名手下的衣服,可苏绾个子太矮,那黑色的衣服穿在身上,摇曳拖地,不管谁一看就能看出她是个假的。

  最后苏绾想出一个办法来,自己坐在紫玉的肩上,两个人合穿了一套衣服,虽然个子显得稍微的高大了一点,不过好在这是天黑,没人会在意这些。

  苏绾和云歌二人简单的化了一下妆,然后两个人下楼,当然苏绾是坐在紫玉的肩上下楼的。

  至于其她人暂时的留在客栈里。

  苏绾和云歌二人穿着黑色的衣服,飞快的往门前冲去,一边冲一边假装着急的大叫:“快点,快点去看看玉隐大人怎么还没有回来,殿下他快要等不及了。”

  官衙门前守着两队黑衣人,一看到苏绾和云歌二人走了过来,赶紧的伸手拦住他们的去路。

  为首的人沉声喝道:“什么人,去哪儿?”

  苏绾望向来人,粗嘎着嗓子说道:“我们是玉隐大人的手下,你是个什么东西。”

  苏绾抬手一爆粟朝着为首的人狠敲了下去,随之不等那人反应过来大喝起来:“没看到玉隐大人出去吗,殿下今晚兴致来了,要找女人,殿下让我们去催催,你拦什么拦,是不是要想活了。”

  那手下被打了,本来正恼火,一听苏绾说自己是玉隐的手下,一时倒愣住了,要知道玉隐可是殿下身边的红人,他们也就是听命行事的手下罢了,而且今晚来的人多,并不是个个都见过的。

  不过看这人嚣张霸道的样子,应该是玉隐大人的手下,而且玉隐大人先前确实心急如焚的走了。

  “你一一一。”

  “你什么你,滚开。”

  苏绾一抬手拨开了那黑衣人,和云歌二人闪身往外冲去,身后的黑衣人被苏绾又打又喝的一时倒有些反应不过来了,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等到云歌和苏绾二人出门,身后的手下黑衣人觉得不对劲头,实在是他不认识这两人,就算他们是殿下身边侍候的吧,也不应该一点不熟悉啊:“站住。”

  苏绾已知后面的人反应过来,哪里停步,朝着云歌挤眼,云歌一伸手拉了苏绾和紫玉两个人施展了轻功便跑。

  身后的黑衣人反应了过来,大叫起来;“不好了,有犯人跑了,快追啊,有犯人跑了。”

  前面撒足狂奔的苏绾直翻白眼,什么时候她们竟然成了犯人,犯你妹啊。

  不过三个人一步也不敢停,全力的往前奔,而身后的黑衣人撒足了劲的狂追。

  苏绾一边跑一边担心,因为她怀孕呢,一个搞不好,很可能就会流产。

  云歌自然也担心这个,一边跑一边叫道:“世子妃,不如回去吧,如若再这样跑下去,只怕一一一。”

  云歌不敢想这件事的后果。

  苏绾却态度坚决的摇头,虽然她也很心疼自个的儿子,可是和萧煌以及三万将士的性命相比,她义无反顾。

  三个人撒足了劲的狂奔,后面追着一大批的黑衣人,场面十分的壮观。

  不过苏绾和云歌的担心并没有成真,因为云歌三人撒足狂奔了一会儿后,忽地前面响起了旋风似的声音,在暗夜之下,有几道身影仿若雷霆闪电一般的飘然而至。

  人未到声先到,那声儿带着惊颤,慌恐和不安。

  “璨璨。”

  苏绾一听,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萧煌,他竟然赶了过来。

  萧煌接到手下禀报,萧烨带人包围了官衙,一刻都没有耽,便带着几名手下悄悄的出了营地,来救苏绾。

  虽然登州知府楚流年派兵包围住了营地,可是萧煌是什么人,他若想离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楚流年以及他的手下官兵又如何能围困住他。

  萧煌一冲到苏绾的身边,大手一捞抱住了苏绾,嘴里是恼怒的训斥,却句句让苏绾暖心。

  “你不要命了,竟然这样撒足了劲的狂奔,真是一眼不在你身边,便给我生出事来。”

  “以后不准单独待在什么地方,一定要跟在我身边。”

  苏绾窝在萧煌的怀里,听着他训斥,软软应道:“我知道了,你别气了,下次不会这么干了。”

  萧煌听她软软的话,说不出的心疼,她这样干也是因为担心他,担心三万将士的性命。

  可是他更心疼她啊。

  “没有下次,下次我一定把你绑在我的身边,不让你离开我一步,省得我一不在身边,便胡作非为。”

  萧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牢牢的看住这丫头,他一不在身边便生事,真是吓死他了。

  萧煌抱着苏绾施展了轻功,眨眼间飘出去数十米远,萧烨带来的手下又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这一回萧煌带着手下,领着那些黑衣人,在登州足足转了三圈,待到天要亮时,甩开了那些黑衣人,一路直奔营地而去。

  官衙中。

  玉隐动作迅速的找了一个女人过来,这个女人却不是寻常人,而是登州知府楚流年的女儿楚如烟。

  再怎么样,自家的主子也是个太子殿下,怎么能随便找个女人解决呢。

  玉隐找了楚流年,和楚流年说了自己殿下想找女人的事情,楚流年立刻大喜,把自个的女儿给献了出来。

  楚如烟长得十分的秀美,二八芳华,玉隐一看倒也可行,便把楚如烟带进了官衙内。

  此时萧烨整个人已经抓狂了,在房间里,仿若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他想克制自己身上的这股*,可是这一次的媚药却不是寻常的药,而是凤离夜的东西,十分的霸道难解。

  没有女人根本不可能解掉,就算泡冷水也没有用。

  待到玉隐带了楚如烟回来,萧烨已经没有什么思想了,只能凭着感官感受到一个女人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上手抓了楚如烟便往床上拽,闻着身下独属于女子的香味,萧烨完全的疯魔了,他抬手扒了楚如烟的衣服,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感,完全是疯狂的发泄,可怜楚如烟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被萧烨一夜折腾,整个人一条命去掉了半条命,最后昏死在萧烨的房间里。

  天微亮,萧烨解了身上的媚药,整个人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望着身边的女人,像被撕坏了似的铺阵在床上。

  萧烨并没有任何的心疼,相反的他现在整个人说不出的疯狂,几欲杀人才罢休。

  因为自己之所以中了媚药,是苏绾下的药,从这一点不难看出,她对他是全无半点心思的,如若她有一点的心思,就不会给他下这种媚药,让他去睡别的女人。

  “苏绾,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萧烨愤怒的抬手重重的捶着床,响声惊动了门外守着的玉隐。

  昨夜的动静,玉隐自然是听到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是知道自家的主子喜欢的人是苏绾那个女人的,没想到最后主子折腾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想必他醒过来会不好受,玉隐知道这些。

  不过心里倒底松了一口气,至少主子没事了。

  待到屋里没有了动静,玉隐知道主子的药解了,他慢慢的小心的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进来便跪下认错。

  “主子,属下该死,请主子责罚。”

  是他自作主张的找了个女人给主子睡的,现在他愿意认错。

  萧烨脸色阴沉的望着玉隐,不过最后却并没有惩罚玉隐,因为这事是他大意了,中了苏绾的招,其实苏绾过来找他,摆明了是不按好心的,玉隐提醒过他,可他还是想看看她,和她说说话,结果中了她的招。

  “你起来出去吧。”

  “是,殿下。”

  玉隐往后退,不过很快想到另外一件事,小心的抬头望了萧烨一眼,萧烨冷沉着脸问道:“怎么了?”

  “是靖王世子妃,她昨夜化妆成我们的手下,然后骗了守门的黑衣人,冲了出去。”

  萧烨脸色一怔,随之明白昨夜苏绾为什么给他下药了,原来是想借机会冲出去,不过还真让她成功了。

  她精通医术,现在一定到了肆洪湖边的营地了,那些人的毒只怕要解了。

  萧煌微微的闭上眼睛,还是他大意了,一着错,全盘皆输。

  “殿下现在怎么办?”

  “你先下去,让我想想。”

  萧烨挥手,示意玉隐下去,自己要好好的想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肆洪湖北边的营地,萧煌带着苏绾进入营地。

  苏绾立刻和萧煌去营地内看望那些感染了瘟疫的兵将。

  这些兵将的症状,确实像感染了天花,但是摆明了不是天花,因为天花的感染期发展没有这么快。

  “看来他们确实是被人下毒了,天花的感染没有这么的快,而这么一大批人感染了天花,很显然的是有人在吃食上动了手脚,但又不是水源,因为如若是在水源中下了毒的话,就应该是所有人中了毒,而不是现在只是一部分人中毒,所以有人在饭菜里下了毒,因为这么多的人,不可能在一个锅里吃饭,要分多少口锅吃饭,所以才会有的人中毒,有的人没有中毒。”

  苏绾说完后,营帐内立马响起愤怒,没想到他们杀了那些湖匪,竟然被人下药,这下药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苏绾望向萧煌说道:“你们军中有奸细,就是这人下的毒,而这人还是做饭的厨子,才会轻而且易举的完成这些事。”

  苏绾话一落,营帐内中毒的人,齐齐的叫起来:“查,查到定要把这人碎尸万段了。”

  “对,对,一定要杀了他。”

  萧煌望向周胜命令下去:“你亲自带人去查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毒,然后抓起来。”

  “好,我去。”

  周胜带人离开了,自去查这件事。

  营帐内,中毒的人看苏绾轻易查出中毒的事件,忍不住叫起来:“世子妃,求求你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

  在场的人个个都叫了起来,哪一个家中没有妻儿老小的,面对死亡,人人都会害怕。

  苏绾抬头扫视了一圈,发现营帐内个个睁着一双渴求的眼睛,齐齐的望着她。

  她心中微动,缓缓的开口说道:“好,我答应你们,定然救你们。”

  她说完转身走出去,一边走一边和萧煌说道:“你立刻派人去买药材,对了,不要在登州城买,快马加鞭到别的城镇去买,现在就去,要和太子萧烨抢时间,我想他一定派人封锁了所有的药房。”

  萧煌脸色黑沉得可怕,手指紧握起来,上面满是青筋:“这个该死的混蛋,我不会放过他的。”

  以往他还觉得太子此人,虽然可恶,但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现如今看来,他根本就是丧心病狂,心里变态,这可是人命。

  就算是他伤人,也不至于如此大面积的伤人。

  萧煌立刻唤了虞歌,命令道:“你马上带人去领镇抢药材,对了,如若那些药材的门关了,你就带人砸了店铺把东西买回来。越快越好。”

  “是。”

  虞歌不敢耽搁,立刻点头同意了,苏绾转身进营帐内写了几份药材,交到虞歌的手上,虞歌带人去办事。而苏绾下令人立刻架起大锅,准备熬药。

  虽然药没有买回来,但这举动无疑是振备人心的,营地内一片欢腾。

  而周胜奉命去查那奸细,最后却发现负责烧饭的几个厨子竟然畏罪自杀了,这事等于是死无对证了。

  不过即便这些厨子死了,萧煌也不担心,萧烨,这一回本世子一定要让你灰头土脸的。

  营帐内,萧煌紧抱着苏绾的身子,心疼的问道:“璨璨,你和我说,你是不是要放血做药引来替那些人解毒。”

  萧煌知道苏绾的血可以解毒。一想到苏绾要放血做药引,他便心中抽疼。

  不想叫她这样做,可如若绾儿不这样做,那近万条的性命又是怎么办?

  他这是两难了。

  苏绾没说什么,张大嘴巴打着哈欠,往萧煌的怀里缩了缩,最后窝在他的怀里睡觉。

  “好累啊,我先睡会儿,等到虞歌赶回来,我还要负责熬药呢,所以你千万不要吵我。”

  萧煌知道她这是故意转移话题,要想解那些将士的毒,是要放血解毒的,想到苏绾自从嫁给他,就没有少操心,先是他的家人,然后是他的士兵,没有一样让她省心过。

  所以他要加快步伐,尽快的除掉萧烨和承乾帝,尽快的掌控一切,因为唯有这样,璨璨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

  萧煌低头看去,看到苏绾竟然真的睡着了,而且她窝在他怀里睡得特别的香甜。

  这让萧煌很是欣慰,他知道璨璨不是那么容易沉睡的人,但是每回她睡在他的怀里,都特别的香甜和安心,这说明她从心底是依赖他的。

  萧煌伸手紧抱着她,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抱着她一起睡到软榻上。

  傍晚的时候虞歌买回来不少的药材,不过正如苏绾预料的一样,太子萧烨下令人封锁了药店,不过好在萧烨不敢拿自己的太子名头下令人关店,这倒给了他机会,他直接的砸店买药材,那些人也不敢怎么样他们。

  不过幸好他们听从苏绾的话从邻镇上买药材,因为那里镇守的兵将少得多,他们打伤了那些人,强行买了药材。

  如若在登州城买,只怕他们根本买不到这批药材,因为太子的手下全在登州。

  苏绾一听到虞歌回来的消息,立刻吩咐人架起大锅烧火,把几样药材下到锅里开始熬,除了下了药材熬治,她又开始放血。

  营地内,很多人知道这个消息,开始不明所以,后来知道苏绾的血有解毒的功效,而她放血是为了用她的血做药引,好为他们解毒。

  想到她怀孕,还强行放血,营地之中,不少男儿都眼含热泪了,谁也没有说话。

  个个心中不觉得死亡可怕了,甚至不少人想着,就算死了,他们也觉得够了,不怨了。

  待到一碗碗的药送到这些汉子的手里,很多人含着泪把药喝了下去,一碗碗的全都喝了下去。

  而苏绾倒底因为放血过多,而昏迷了过去,营地内,很多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全都在心中给苏绾致以最高的敬意。

  第二天一早,终于有好消息传出来,毒解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77章 放血救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