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赏赐美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二天,营地内的将士毒解了,整个营地里都发出欢呼声。

  苏绾本来正睡觉,被营帐外面的欢呼声给惊醒了,略一听知道将士们的毒解了,所以才会如此高兴。

  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身侧有人凑到她的身边,俯身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温柔的向她道谢。

  “璨璨,谢谢你,你辛苦了。”

  苏绾却笑着摇头:“你和我本是一体的,说什么辛苦,难道我就是那种能共富贵,不能共甘苦的人吗?”

  萧煌立刻温柔的轻笑着:“我的错,该打。”

  两个人说着话笑了起来,营帐外面,响起虞歌的禀报声:“世子爷,大家的毒全都解了,没事了,没事了。”

  萧煌点头:“嗯,知道了。”

  他掉转身望向身侧的苏绾,让她再睡一会儿,自己则穿衣走了出去。

  营帐外面,除了虞歌外,还有周胜,周胜高兴的望着萧煌,恭敬的说道:“世子爷,将士们让我来向世子妃说声谢谢。”

  萧煌摆手:“没事,你立刻安排下去,所有人启程回京。太子殿下眼下在登州城,如若不启程回京的话,我怕他再想什么主意对付大家。”

  一说到这个,周胜便满目的怒火,没想到堂堂的太子殿下竟然如此把人命不当人命,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眼下这么多人在此,他们确实不宜跟太子硬碰硬。

  “好,我立刻安排下去,所有人启程回京。”

  “世子和我们一起回京吗?”

  周胜询问,萧煌却摇头:“不,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呢,你带人先回京,对了,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再中了别人歹计。”

  “是,世子爷。”

  周胜领命自去安排这些事情,而萧煌则和苏绾留了下来,因为他们还有事要做呢,太子送了这么大的大礼给他们,他们又岂能不还回去。

  很快,登州城内外,遍布了谣言。

  一直以来,肆洪湖匪之所以如此猖狂,是因为太子殿下暗中施的援手,太子之所以施援手,乃是因为他想对付萧世了。

  因为萧世子夺了太子的妻子,所以太子怀恨在心,便布下了这样的天罗地网。

  这谣言一起,整个登州城的人都快疯了,个个大骂太子萧烨的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竟然为了一已私欲,而置天下百姓于不顾,这样的人不配为太子。

  对,不配为太子。

  因为这个谣言,众人又想到肆洪湖中窜起的金龙,那金龙之下的玉像竟然像九皇子殿下,这说明九皇子才是真龙天子啊。

  太子那样灭绝人性的人怎么可能是真龙天子呢。

  一时间,整个登州的民众都说当今九皇子殿下才是真龙天子,皇上应该立九皇子为西楚的太子。

  太子萧烨接到这个消息,力图把这些扰乱民心的谣言打压下去,可因为这消息流传得太快了,他就算有心打压,也打压不了那么多人。

  何况紧随着这谣言之后,又出现了一则消息。

  萧世子的手下三万兵将,之所以会中瘟疫,事实上却是被人下了毒的,那下毒的人根本就是为了杀三万将士。

  因为有了前一则的谣传,这一则的消息里,即便没说给三万将士下毒的是谁,但那些民众还是很快联想到了太子萧烨的身上。

  一时间骂声震天,整个登州城,人人怒骂萧烨,萧烨想把此事捂下去都没办法捂,心里说不出的恨萧煌,可惜此时萧煌早带着那从肆洪湖下捞上来的玉像,赶往京城去了。

  萧烨接到消息,不敢再多逗留,快马加鞭的回京,因为京城还有事情等着他。

  他才不相信什么真龙天子之说,什么天现异像,分明是萧煌搞出来的阵仗。

  想借九皇子之手和他对打,他做梦。

  本来萧烨还想派人追杀萧煌和苏绾,可最后想到苏绾,倒底没有狠下心来,更惑者他知道自己就是派人去杀,也未必杀得了,现在萧煌对他心生警戒,说不定身边早布了天罗地网等着他,他若派人去杀他,只怕麻烦更大。

  最后萧烨没有再派人暗杀苏绾和萧煌,两帮人分先后一路进京。

  待到赶到京城,已是七月底。

  苏绾的肚子,两个多月了,不过一点也没有显出来。

  只是回到靖王府后,萧煌把此事和自个的父王母妃一说,倒是让靖王爷和靖王妃高兴了一场,整个靖王府的人都很高兴。

  萧煌把苏绾安置在苍阑院休息,自己带人进宫去见皇上。

  宫中,勤政殿内,此时坐满了人,除了老皇帝外,还坐了不少的大臣。

  登州肆洪上的水匪已被除掉了,大家松了一口气,不过老皇帝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本来一心指望太子除掉萧煌呢,结果不但没除掉萧煌,还害得自己臭名远扬,现在登州那边的民众把他骂死了。

  老皇帝越想心里越不好,脸色沉沉的,大殿内的别人也不敢说话。

  因为大臣并不了解登州那边发生的详情,但是皇帝知道。

  老皇帝想到天降真龙天子之说,眸光越发的深邃,认真的想着,这天降真龙的事情,不会是萧煌搞出来的吧。

  自己的儿子老九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还是知道的,十岁的孩子能是什么真龙天子啊。

  真龙天子啊。

  可关键现在萧煌这么一搞,整个登州的人都认为九皇子是真龙天子,这还真是麻烦。

  老皇帝正想着,殿外有太监奔了进来禀报:“皇上,萧世子带着人进宫来了。”

  老皇帝虽然不喜萧煌,但是却不好不见,必竟萧煌可是立了大功回京的。

  “宣。”

  老皇帝收敛起身上的冷意,脸上布上温和的笑意,满目的慈爱。

  大殿下首,除了一些精明的大臣,其他人还以为老皇帝心情不错呢。

  萧煌领着两三名手下走了进来,身后的手下抬着一个大檀木箱子,一路从殿外走进来。

  “臣见过皇上。”

  老皇帝摆了摆手:“起来吧。”

  待到萧煌起身后,老皇帝一脸笑的说道:“萧煌你率三万兵将平湖匪,实在是功高劳苦,朕今晚在宫中设宴款待你和手下的将士。”

  “谢皇上。”

  萧煌不卑不亢的谢恩,然后慵懒的说道:“回皇上的话,这一回前往登州灭湖匪,天现异像,金龙腾空,臣立刻命人打捞,发现水下现玉像一尊,特地给我皇带回了京城。”

  萧煌话一落,老皇帝的眼神暗了,不过大殿上的一众朝臣却高兴了起来,个个稀吁的望着萧煌身后的手下。

  萧煌示意虞歌等人打开箱子,现出玉像一尊。

  玉像一现,殿内顿时轻辉潋滟,这玉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玉,若说不是天然的都没人相信,因为这么大的一块完整的玉真是太少见了,还是一尊玉像,而且众人仔细的观看之后,发现这玉像似乎并没有经过雕琢,十分的自然,就好像是天然的玉像。

  不但是朝臣觉得这是一块天然的玉像,就是上首的承乾帝,心里也咯噔一响,盯住玉像移不开视线了。

  因为他也觉得这玉像是天然的玉像,通体碧绿莹润,丝毫看不出来雕琢的痕迹/。

  难道这玉像并不是萧煌搞出来的,而是真的玉像,那金龙?

  老皇帝虽然怀疑这是萧煌搞出来的名堂,但因为他年纪大了,反而容易相信鬼神之说,他心中几乎也怀疑起来,难道他的九皇子才是真龙天子,那太子萧烨。

  想到太子萧烨,承乾帝便觉得一阵失望,本来他是挺看好萧烨的,认为他做为西楚国的太子,是众望所归,可是没想到一趟登州之行,他不但没把事情办好,还办成这样。

  人人骂他,皇帝越想越不满意。

  大殿内,已有人围到玉像身边去看热闹,然后其中有人认出玉像的样貌来,不由得大惊,怀疑的揉了揉眼睛,最后仔细的观看后,不禁小声的嘀咕起来:“这怎么有些像九皇子啊。”

  一个朝臣如此说,其他人全都好奇的走上前观看,最后不少人点头认同:“真的像九皇子。”

  只除了朝中的一部分精明的人没说话,其他人全都承认这玉像像九皇子。

  再想到萧煌之前说的话,天现异像,金龙腾空,难道九皇子其实是真龙天子。

  个个掉头望向上首的皇帝,老皇帝脸色忽明忽暗,不过不管太子还是九皇子,老皇帝都不想他们有事,因为眼下他身边只剩下两个儿子了,一个是太子,一个是九皇子,老皇帝想着眸色幽暗的说道:“天现祥兆,乃我西楚之福,萧煌你真是我西楚的福星,好,真是太好了,今晚朕大宴朝臣,我西楚举国欢庆。”

  此言一出,大殿内的一众朝臣,齐齐的起身,郎声开口:“我皇威武,我西楚必将千秋万代永盛不衰。”

  这句话倒让承乾帝高兴,哈哈大笑:“好,你们出宫吧,今晚宫中设宴,各位可揩眷参加。”

  “是,皇上。”

  萧煌和一众朝臣领旨出勤政殿的大门,一行人刚出了勤政帝,便看到太子萧烨领着人走了过来。

  众人看太子殿下越发的阴沉冷寒了,从前明明是温润如玉的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是因为当了太子的原因。

  总之现在的太子极不讨喜,但他倒底是太子,众人还是依礼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萧烨摆了摆手,眸光却并没有落到大臣的身上,而是落到了萧煌的身上,眼神阴沉而冰冷。

  萧煌回他一笑,说不出的意气风发,春风得意。

  今时今日的萧煌,完全不复从前的高冷不食人间烟火,说不出的温融,本就是出色的人,再仿若佛晓的春花一般的温和,真正是仿似暖玉公子,看得人移不开视线。

  “臣告辞了。”

  萧烨心中有多愤怒,萧煌心里便有多高兴,抱拳打了招呼后,抬脚离开了。

  身后的朝臣有的想和萧煌套交情,有的害怕太子殿下,所以追着萧煌的身后一路离开了。

  最后剩下的是一些******的人,其中最关心太子的自然是永昌候府的人,他们可是太子有力的臂膀啊,永昌候爷关心的望着太子殿下。

  “殿下脸色不好,是身体不好吗?”

  太子掉头望了一眼自个的舅舅,摇头:“舅舅别担心,无碍,我进去见父皇了。”

  永昌候爷点头,目送着萧烨走进了勤政帝,心里依旧有些担心,太子似乎不大好的样子,究竟是怎么了?

  永昌候爷正想着,忽地听到大殿内,碰的一声巨响,似乎有东西砸了。

  永昌候爷吓了一跳,这是怎

  跳,这是怎么了?皇上一直对太子挺好的,现在忽地发这么大火是为了什么,他有心想再听听,又怕牵连到自己,最后脚步迅速的一路离开了。

  勤政帝内,老皇帝大发雷霆之火,怒指着下首的萧烨大骂。

  “我一直以为你算是个人物,所以对于你此次前往登州,报了十二分的希望,以为你就算杀不了萧煌,一定也会重创萧煌的,没想到你不但没重创他,竟然还把自个给重创了,你看看,登州那边一片骂声,都是骂你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

  承乾帝叭的一声,把密探送上来的密报给砸到了大殿上。

  萧烨并没有去捡密报,因为他不用捡也知道这密报里写的是什么。

  总之这一次他败了就是败了,不但败了,还被萧煌给反算计了一场。

  其实萧烨知道,萧煌能把谣传传得如此厉害,不仅仅是因为他手中的人,而是江湖上的人帮助他了。

  他想起了苏绾手中有一枚龙王令的事情,看来她手中果然有龙王令啊。

  如此一来,萧煌更不能留着了。

  萧烨的眼里闪过凶狠的光芒,手指紧握起来。

  “这一次是儿臣大意了,儿臣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调动江湖上的人,帮助他们散布谣言,这谣言之所以越传越厉害,实在是因为他们手中有江湖中的人。”

  萧烨一说,承乾帝也想起了一件事,苏绾的手中有龙王令的事情。

  如若这个女人想做什么,不是轻而易举的做成了吗?

  要知道江湖那一帮人也是不容小觑的啊。

  承乾帝想到这个,越想越恨,眼下萧煌娶了苏绾,苏绾不但是青霄国的小郡主,还是东海国的公主,现在还确认了一件事,她手中有龙王令,如若萧煌想夺他的皇位,那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个人不能留了,承乾帝的眼里满是杀机,望向自个的儿子说道。

  “此人留不得了,一定要除掉。”

  萧烨自然也想除掉萧煌,他们不是没有除,三番两次的动手脚,都没有除掉他,他能怎么办。

  “父皇,儿子会想办法的。”

  “今晚朕宫中设宴招待萧煌以及他手下的将士,你想一个稳妥的办法出来,今晚在宫宴之上除掉他。”

  承乾帝狠狠的说道,本来他想让儿子在登州除掉这人,没想到不但没有除掉他,还让他得了百姓的称赞,承乾帝越想越愤怒,现在他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人活着了,如若他活着,他就吃不香睡不好,就好像看到那个人轻而易举的把他的皇位给夺了去一般。

  萧烨眸色暗了一下,虽然苏绾设计他,让他很失望,很愤怒,但是他不想绾儿死。

  所以萧煌不能死,不过虽然他不能死,却也要让他生不如死。

  “好,儿子来想办法。”

  承乾帝望着萧烨,深沉的说道:“烨儿,这一次你可要仔细点,一定要杀了这个人,如若这人活着,朕的江山宝座,你的江山宝座堪忧啊。”

  “是,儿臣明白。”

  萧烨点头然后向老皇帝告安退了出去,自回东宫太子府去琢磨今晚宫宴之上的事情。

  而靖王府里,萧煌和苏绾并不知道这些事。

  萧煌从宫中回来后,便进苍阑院陪着苏绾,并和苏绾说了今晚宫宴的事情。

  苏绾的脸色微微的有些暗,蹙眉望着萧煌,萧煌关心的望着她:“怎么了,小脸皱成这样。”

  “你立了如此大功,越来越功高盖主了,皇帝只怕未必高兴,现在的他只怕一刻也容不下你了,我怕今晚宫宴有什么名堂,今晚宫宴我们要小心一点。”

  萧煌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微微的点了点头:“嗯,今晚我们都小心点。”

  屋外,有人禀报:“世子爷,九皇子殿下出宫来了。”

  “他出宫来做什么?”萧煌一脸的不喜,虽然他整出了天现异像,金龙腾空的事情,可并不是为了帮助九皇子,他和九皇子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这人来靖王府做什么?

  何况一直以来和九皇子走得近的人是安平候府的叶廷叶序爷,根本不是他。

  屋外,虞歌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世子爷,叶序爷陪九皇子殿下一起过来的。”

  萧煌一听到叶廷陪九皇子殿下过来的,逐挑了一下眉,吩咐虞歌:“你把人带到苍阑院的正厅去。”

  “是,世子爷。”

  虞歌闪身走了。

  房里萧煌望着苏绾说道:“你是要再睡一会儿呢,还是去看看九皇子殿下。”

  苏绾笑了一下说道:“我先前睡了一会儿,现在不累,我很好奇九皇子过来做什么?”

  萧煌也很好奇九皇子这时候过来做什么,要知道眼下他可是风云人物。

  花厅里,九皇子和叶廷两个人已经被人请了进来,九皇子端坐在上首的位置上,一派尊贵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不过九皇子本人并没有这样的气势,明显的画虎不成反犬类,整个神容都僵僵的十分不自然。

  叶廷看得蹙眉,果然是上不了台面。

  九皇子母妃出自于京城知府的府邸,这身份并不高贵。

  尤其是宫中,很多宫妃都出自于世家大族,九皇子的母妃就更不敢托大了,往日行事都分外的小心,而且为人懦弱,这导致九皇子的个性也十分的懦弱无能,胆小怕事。

  胆小怕事。

  但是自从叶廷暗中找到九皇子,告诉他可支持他登位后,九皇子的母妃安嫔一下子便神气活现了起来,似乎自个的儿子马上就要登上大宝似的。

  母子二人一下子从原来的懦弱高调了不少。

  可这高调明显是人为的,显得十分的僵硬,死搬硬套的。

  叶廷每看一回就头疼一回。

  今儿个九皇子之所以来靖王府,乃是因为听从自个母妃的安排,来看看靖王世子的态度的。

  这安嫔虽然胆小,但也不是傻子,叶廷说萧煌也支持九皇子登基为皇,可萧煌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

  安嫔不能确定这件事,自然不放心,所以今天九皇子坚决的要来靖王府看看萧煌。

  其实真正的用意是想看萧煌的态度,是不是拥他为皇的。

  花厅里,九皇子和叶廷两个人相对两无言,安静的坐着喝茶,九皇子虽然面上装得很高贵,可心里其实有些胆怯,以前他就看过萧煌,一看到他就害怕,现在想到要见他,他依然有些害怕。

  可是想到母妃说的话,他又挺直了腰背。

  母妃说,他是真龙天子,他以后是要当皇帝的,是要坐到皇帝宝座上的,他不需要怕任何人,所以萧煌有什么可怕的。

  九皇子如此一想,立马精神十足。

  这时候萧煌和苏绾二人走了进来,两个人一进来,叶廷便站了起来。

  九皇子也下意识的想站起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想到了一件事,他以后是要做皇帝的,站什么站,应该是萧煌给他行礼才是,所以九皇子坐着没动。

  叶廷并没有注意到九皇子的神态,他笑眯眯的和萧煌打招呼:“你回来了。”

  萧煌点头,眸光望向花厅正中位置上的九皇子。

  叶廷也望向九皇子,才发现九皇子人模狗样的端坐在正中的位置上,动都没动一下,不但没有动,那样子似乎还等着萧煌去给他行礼。

  叶廷差点没吐血,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吗,真当他自个是皇帝了,就算眼下宫中的皇上,也不至于如此托大。

  他望着九皇子,忍不住开口:“九皇子,你一一一。”

  叶廷没有说出口,萧煌却拉了苏绾走到九皇子的面前,端庄的施了礼:“见过九皇子殿下。”

  九皇子看到萧煌和苏绾恭敬的态度,很是满意的抬手:“爱卿坐下吧。”

  萧煌和苏绾,还有叶廷嘴角同时的抽了抽。

  尤其是叶廷差点没有昏过去,早知道这人这样,他根本就不带他过来,什么人啊。

  萧煌和苏绾倒还好,又说了一声谢过九皇子殿下,便自在一旁坐了下来。

  萧煌望了九皇子一眼后又望向叶廷:“你带九皇子过来做什么?”

  叶廷想说不是我要带他过来的,是他坚持要过来的。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说话,九皇子开口了:“爱卿不必怪叶序爷,是本殿让他带本殿过来的。”

  这位爷越发的大发了,完全当自个是皇上了,叶廷已经不会思想了,他怎么从前就没发现这家伙这么脑抽呢,以前只知道他有点懦弱,现在直接是脑子有问题了。

  皇帝宝座离得他十万八千里呢,他现在爱卿都叫上了。

  叶廷一脸的黑线条,萧煌倒是面色坦然:“那不知道九皇子殿下找我有什么事?”

  九皇子殿下想到自个母妃让他过来的事情,总算不再装高调了,飞快的望向萧煌说道:“萧世子,你说我真的能当上皇上吗?”

  萧煌瞳眸微眯,淡淡的说道:“九皇子说笑了,臣不能保证九皇子能当皇上。”

  九皇子一听萧煌的话,脸立马苦了下来,然后掉头望向叶廷,叶序爷不是说,萧世子可助他登上帝位的吗?

  叶廷正欲说话,一侧的萧煌却慢吞吞的开口:“不过臣会助九皇子一臂之力的,九皇子可是天降的福星,命定的真龙天子。”

  萧煌这样一说,九皇子又高兴了,小脸又端了起来,一副自己就是皇帝的样子。

  “爱卿若是能助本殿登上帝位的话,本殿定然不会亏待爱卿的,以后定封你为王。”

  叶廷嘴角直抽,萧煌就算不助他登上帝位,最后也会成为王爷,他这是什么赐封啊。

  可九皇子还在那里高调的说着:“以后本殿登上帝位的话,定然重用于你的。”

  叶廷已经不能再听了,痛苦的歪靠在一边的桌子上,装死中。

  萧煌和苏绾二人面色如常,萧煌站起身不卑不亢的说道:“我定尽心尽力的辅助九皇子殿下。”

  萧煌说完后又追加了一句:“九皇子殿下离宫太久了,还是回宫去吧,别让皇上发现了。”

  一说到皇上,九皇子的脸色变了,立刻慌张的站起身:“那快回去吧。”

  他说完抬脚便走,早忘了装高贵了,萧煌望向叶廷,示意他立刻把九皇子送回宫里去,千万不要出事。

  叶廷领命送九皇子回宫。

  身后的花厅里,苏绾勾了勾嘴角,无力的说道:“这九皇子,究竟是傻肮是天真,这没边的事情呢,竟然一口一声爱卿的唤上你了,还真当他能坐上皇帝的宝座啊。”

  “呵呵,异想天开罢了。”

  萧煌说完伸手拉了苏绾起来,抱着她说道:“我陪你去躺躺,今晚要进宫赴宴呢,恐怕今天晚上又有一

  晚上又有一场硬仗要打。”

  “好。”

  苏绾点头,两个人回房间去休息了。

  宫宴,灯火辉煌,觥筹交错,殿内殿外都是人,说不出的热闹。

  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说得很开心,皇帝带着武贤妃娘娘等后妃早早的到了,不少人到皇帝面前请安,待到萧煌和苏绾二人到了,皇帝便下令开宴,殿内殿外的臣子揩家眷各自按位置坐了下来。

  人人脸上布着笑容,喜气洋洋。

  想当然,这宫宴可是为了给萧世子还有他手下的将士庆功的,他们杀了登州肆洪湖上的湖匪,解救了登州城的百姓,所以这个宫宴自然是喜气洋洋的,没有人在这种时候触霉头。

  宫宴正式开始了,一派歌舞升平,君臣同欢的热闹景像。

  待到一首歌舞毕,皇帝举高了酒杯敬萧煌和殿内的数位将士:“此番能顺利的解救登州百姓,多亏了萧世子和众位将士,朕敬你们一杯。”

  萧煌和周胜等人立刻起身恭敬的喝了酒:“臣等谢过皇上。”

  几个人喝了一杯酒。

  老皇帝摆手示意他们坐下来,待到萧煌等人坐下来后,老皇帝一脸温和的望着萧煌说道:“萧世子此番平匪有功,朕要重重的赏,当然周将军等人也会论功行赏。”

  周胜等人又站了起来:“谢皇上。”

  承乾帝摆手示意周胜等人坐下来,然后他望向萧煌,满脸带笑的说道:“今朕就加封萧煌为抚军大将军,赏赐皇金千两,珠宝两厢,另赐美人一名。”

  大殿内一阵喧哗,个个热切的议论着,眼冒金光,加封抚军大将军,赏赐黄金千两,珠宝两箱,还赐美人一名。

  美人一名?美人一名?

  这最后一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殿内所有的女人都下意识的望向了萧煌身边的苏绾。

  不少人眸中升起看好戏的光芒,同时心里略平衡了一些。

  苏绾身份尊贵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夫君纳新人入府,现在她们倒要看看苏绾能怎么办?

  ------题外话------

  老皇帝使坏了,赏赐美人给萧煌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78章 赏赐美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