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英雄救美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大殿内,萧煌和苏绾二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尤其是苏绾,心情瞬间不好了,眼下她还怀着孕呢,这老皇帝竟然想赐美人进府,分明是故意的。

  不过老皇帝不给萧煌和苏绾二人说话的机会,朝着殿外轻拍了拍手,众人一起掉头往外望去,看到大殿外走进来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

  女子身材高桃,姿容出色,此时身着一袭紫色摇曳拖地的望仙裙,黑发在头顶处轻挽了松挎的随云髻,插了两支紫色的羽毛,周身上下充斥着淡紫色,好似轻雾一般拢着她。

  紫色烟雾一般的色泽,映衬得她的面容白晰细腻,仿若凝脂一般,眉若弯月,眼若星辰,整张面容皎若朝霞,优雅的一路从大殿外走了进来。

  这女人一进来,众人便认出她是谁了,掌虎骑十六营崔英将军的妹妹崔玉。

  这崔玉原来众人也是认识的,为人十分的豪爽明朗,因是崔英将军的妹妹,所以连带着她的为人也十分的洒脱,英气飒爽。

  不过以往崔玉并不爱打扮,很多时候如男儿一般的身着箭袖衫,头上束着束发,所以众人并不以为这女人有多美,但现在她着女儿装,又精心打扮了一场之后,众人不禁惊为天人。

  大殿内各个窍窍私语起来。

  谁也没想到皇上竟然把崔英将军的妹妹崔玉赏赐给了萧世子,这下萧世子只怕不要也得要了。

  因为如若萧世子不要崔玉,可就把掌虎骑十六营的崔英将军给得罪了。

  大殿内,多少人眸中升起看好戏的光芒。

  萧世子是要还是不要呢?

  殿内,崔玉已经向皇上行礼:“臣女见过皇上。”

  “好,起来吧。”

  老皇帝摆手示意崔玉起来,然后他掉首望向大殿一侧的萧煌,看萧煌脸色幽暗,瞳眸暗沉不已,老皇帝的心情说不出的好。心情一好,说出口的话如沐春风。

  “萧煌,此番你立了大功,朕便把崔家的丫头赐于你做侧妃如何?”

  崔玉没敢掉头看萧煌,她不掉头也能感受到萧煌身上的怒意,其实她本无意嫁给萧煌,可是皇上下了旨意,她自是不能抗旨不遵。

  崔玉想着,觉得心中有些悲凉,早知道她就随自家的父母留在老家好了,做什么跟着哥哥来了京城,现在连婚事都不能自主。

  说实在的萧世子这样的人中龙凤,是女人都想嫁,可崔玉看得明白,他不喜欢别人,只喜欢昭华公主,她若嫁进靖王府,也得不到宠爱,何况自寻烦恼,可现在她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崔玉一声不吭,垂首而立。

  大殿内,萧煌徐徐的站起身,不卑不亢的说道:“皇上,臣已有世子妃,并不打算纳侧妃,请皇上收回成命。”

  老皇帝面色一僵,不过眼里却闪过狡诈的光芒。

  他要的就是萧煌当殿拒婚,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他定要治他大罪。

  老皇帝正欲发火,大殿下首的萧煌又飞快的说道:“何况崔小姐身为明威将军之妹,嫁给臣为侧妃,实在是委屈了他,臣请皇上把崔小姐嫁给周将军为妻。”

  大殿内,众人啊的一声,掉头朝着周胜望去。

  周胜虽为车骑将军,但却三十好几了,而且长相高大黝黑,偏偏嘴上还留有胡子,看上去不像三十多,倒像五十多,尤其是他此刻听了萧煌的话,震惊的睁大一双眼睛,那眼好像铜铃似的,再配上他高大黝黑的外形,实在是一副莽夫样,殿内多少人稀吁。

  崔玉一个姑娘家,看了哪里愿意,直觉上不愿意,少女的芳心碎成一瓣瓣的,眼里都有雾气湿了出来。

  虽然她知道萧煌不会娶她,可好歹把她说给稍微正常些的人,怎么偏偏把她说给了周胜。

  大殿内不少人嘀咕起来。

  上首的老皇帝却黑着脸,不高兴的说道。

  “萧煌,崔小姐是朕赏你的侧妃,怎么能指给周将军为妻呢,不过朕没有忘了周将军,待会儿也有美人奖给他,所以你先纳了崔小姐为侧妃吧。”

  “皇上,臣不会纳崔小姐为侧妃的,臣此生只娶昭华公主一人便已足矣。”

  萧煌懒得和老皇帝兜圈子,直截了当的拒婚。

  他拒婚便是给了老皇帝机会,老皇帝一下子震怒了,怒指着萧煌大发雷霆之火。

  “萧煌,你太狂妄了,你在登州立下大功,朕好心赏赐于你,你竟然胆敢抗旨不遵,你莫不是以为自己功高,便想为所欲为,不把朕的话放在眼里了。”

  老皇帝一怒,大殿内不少人变了脸色。

  萧煌和苏绾二人眉间有讥讽,老皇帝哪里是为了把崔玉赏赐给他,分明是借着崔玉这件事来发难。

  说实在的,今时今日萧煌和苏绾二人已经不惧老皇帝了,而老皇帝以往还遮遮掩掩的不会正面和他们犯冲突,现在竟然借着这样的一件事来发难,这不能不说,他也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

  殿内,有人飞快的劝起了苏绾。

  “世子妃,你快劝劝萧世子,让他赶紧的纳下崔玉为侧妃,要不然皇上要发火了。”

  “是啊,快让萧世子纳下崔小姐为侧妃吧,抗旨不遵可是大罪,即便萧世子功大,也不能抗旨不遵啊。”

  “若是萧世子真的抗旨不遵的话,皇上一定会让人把他抓进刑部大牢的。”

  苏绾听着耳边这些人的劝话,唇角讥讽的笑意更浓,这些人有几个真心为他们好的,只怕其中看好戏的成份更多,巴不得她让萧煌把崔玉纳进靖王府,这样一来,也满足了她们心里的那点不甘心吧。

  苏绾缓缓的站起身来,殿内不少人望着她,连崔玉也掉头望过来。

  崔玉心里想着,难不成昭华公主同意萧世子纳她为侧妃。

  这可能吗?崔玉猜测着。

  可惜崔玉的念头还没有落地,大殿内响起苏绾冷傲寒凛的话:“皇上明知道我和萧煌两情相悦,萧煌无意纳侧妃。却偏偏赐美人进靖王府,我想问问皇上是什么意思,是故意拆人姻缘,还是想借着这件事来发难,因为萧煌灭了登州湖匪,在民众间竖立了名声,所以皇上心里不平衡,想借此事发难萧煌吧,既如此,皇上何必兜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身为一国皇上,要想杀人,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大殿内,苏绾冷傲的话仿似一道惊雷,在众人的头顶上炸响。

  若是先前众人还不了然,现在被苏绾这么一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来真相是这样。

  没想到竟是这样,皇上想对付萧世子。

  其中有些精明的大臣早就猜到了这个,一脸了然之情。

  大殿上面的老皇帝,做梦没想到苏绾竟然直截了当的说出了他的心事,他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被人扒光了看,虽然朝臣们一个不敢朝他看,可他分明能感受到大家眼里的那点恍然。

  老皇帝虽然自己心中有这样的心思,可是被人猜中,还当殿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了,如何不愤怒。

  他脸色黑沉难看的瞪着苏绾:“苏绾,你太狂妄了,竟然胆敢胡言乱语,朕身为一国之君,金口玉言,好心赏赐爵位,珠宝美人给萧煌,他竟然抗旨不遵,这是大罪。”

  老皇帝说完后,想起苏绾的恶劣来,陡的指向苏绾,狠狠的说道:“还有你,竟然胆敢口吐污蔑之言,来人,把靖王世子妃拉下去打。”

  殿内不少人脸色变了,可苏绾却唇角含笑,脸上满是风情。

  现在的她可不是从前安国候府的小小庶女,任皇帝为所欲为。

  “我看皇上还是三思为好,若是今日我出了什么事,我想这代价只怕皇上付不起,莫非皇上打算用西楚的万里江山替我做陪葬。”

  一言使得上首的老皇帝和殿内的一众朝臣,皆想起了苏绾的身份来,她是青霄国的小郡主,东海国的公主。

  如若皇上真的杀了她,她舅舅,她爹娘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如若青霄国和东海国联手发难,不出意外,北晋国一定也会出手的,那他们西楚国必亡啊。

  如此一想,大殿内很多人出列,丞相大人率先开口。

  “皇上三思,萧世子素来在民间威望颇高,深得民心,此番更是灭了登州的一万湖匪,既然他不想纳崔小姐为侧妃,皇上就依了他吧。”

  丞相说完后,下面又有人禀报/。

  “皇上,靖王世子妃乃是青霄国的郡主,又是东海国的公主,若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只怕青霄国和东海国不会善罢干休的。”

  “臣等请皇上三思。”

  大殿内竟然有一多半的人跪了下来。

  要知道若是苏绾出了什么事,西楚可就麻烦上身了,那他们可就国破家亡了,他们别说金尊玉贵的活着了,一条命都不能保了,所以在面对自己的荣华富贵面前,这些人果断的选择站出来保护萧煌和苏绾。

  虽然其中不少人巴不得萧煌被惩罚,可关键萧煌身上牵扯到一个苏绾啊,她又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所以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皇上杀了苏绾。

  殿内,黑压压的一片。

  老皇帝此时已经清醒过来,先前他实在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会一怒下旨。

  现在听到朝臣的话,清醒了过来,自然知道苏绾杀不得。

  可是虽然他清醒了过来,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地的朝臣,他还是气得胸口起伏,这些人明着跪着求他放过萧煌和苏绾,事实上等同于胁迫他啊,他堂堂皇帝,竟然让一众臣子胁迫,老皇帝越想越气,越想越愤怒,可是却又拿萧煌和苏绾没办法。

  最后一口血气从心口往上涌,上不来下不去,最后身子承受不住的直接的往后倒去。

  老皇帝身侧的太监一下子看到了,不由得大惊失色的叫起来:“皇上,皇上。”

  殿下众人听到这说话声,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皇上倒在了龙案之后。

  个个脸色变了,皇上他不会被他们气死了吧。

  很快大殿内响起了叫声:“来人啊,宣御医。”

  “马上宣御医过来。”

  殿内一团乱,好好的宫宴中止了,老皇帝被人送进了勤政殿,所有大臣以及各府的家眷,全都在勤政殿外守候。

  皇帝一时间没有醒过来,今晚进宫参加宫宴的人也没办法离开,只能等候着。

  萧煌和苏绾二人相视一笑,脸上满是浓浓的讥讽之色,不过两个人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勤政殿外面守候着。

  四周不少人望过来,看到月色之下的一对壁人,仿似神仙眷侣似的,看他们彼此间的深情,似乎什么办量都分不开他们似的。不少人羡慕。

  随之嫉妒苏绾的好运,只要一想到萧煌在大殿内,说不娶别的女人,只娶苏绾一个,她们就恨不得化身为苏绾,去享受萧世子心中浓浓的爱意。

  可惜很多人明白,她们不是苏绾。

  人群之外的崔玉看着不远处的一对壁人,心中酸楚,不过也仅仅是酸楚,她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和苏绾比。

  今晚皇上指婚的事情,开始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她进宫后,皇帝命人宣了她过去,和她说了这件事,当时她想拒绝的,可惜皇帝根本不容她拒绝,命人带她下去打扮好,直接的带到大殿内。

  崔玉对于现在的局面,心中滋味百陈,眼光微微的一调,竟然看到一个家伙在偷看她,竟是先前萧煌让她嫁的周胜。

  周胜看到崔玉望过来,一张黑脸早红了,不敢看崔玉。

  这样漂亮的姑娘,还是崔英将军的妹妹,怎么可能喜欢他呢。

  周胜的心中说不出的失落,他之前有过一个妻子,后来他常年出外打仗,妻子耐不住寂寞,跟人跑了,再后来他就不想娶妻了。

  虽然京城有很多美女,但是周胜都没有娶妻的打算,倒是今晚听世子爷一提,他惊了一下,细看崔玉,竟觉有些喜欢。

  崔玉不似京中的大家闺秀,她生得高挑美丽,举手投足更是风姿飒爽,让周胜一眼便看中了。

  可是周胜也知道崔玉是不会嫁他的。

  她的眼里可没有半点他的影子。

  周胜失落的垂首,说不出的难受,第一次明白不被女人喜欢的心阻。

  萧煌和苏绾并没有注意到周胜和崔玉之间的小插曲,他们正等着殿内的情况。

  正在这时候,身后有人靠近他们,萧煌和苏绾掉头望去,便看到挤过来的人,竟然是多日没见的临阳郡主慕芊芊。

  慕芊芊一伸手拉着苏绾,在苏绾的手里写字:“我们到哪边去说说话。”

  苏绾望了一眼萧煌,萧煌拉着苏绾和慕芊芊三人往一侧走去。

  此时并没有多少人注意他们,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勤政殿内,御医已经进去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出来,难道皇上出什么事了?

  皇上他不会真的被他们气死了吧。

  若是皇上被他们气死了,太子一定会登基,那他们当务之急是赶紧去拍太子殿下的马屁。

  太子殿下呢,太子殿下好像在皇上的寝宫里。

  一时间很多人都开始想皇上死了后,自家该怎么办?

  如若让老皇帝知道自己的大臣这样想,肯定气得一命归西。

  勤政殿门前一角,萧煌和苏绾二人望着慕芊芊,慕芊芊也同样望着他们,神情说不出的凝重,飞快的说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萧煌和苏绾二人一脸的莫名其妙:“准备什么?”

  “当皇帝啊,”慕芊芊忽地凑到苏绾的面前小声的说道,。苏绾白了她一眼,这话是随便乱立的吗?

  “你胡说什么。”

  慕芊芊却不理会她,抬首望向萧煌说道:“你说过和我联手的,现在我们两个人一人对付一个。”

  萧煌微微的蹙眉,慢吞吞的开口:“我对付太子,你对付皇帝。”

  慕芊芊点头:“是的,我对付他,呵呵,最近他不让我出宫,不让我找你们,我一直装得很乖,所以眼下我是最能靠近他身边的人,所以我想下手,自然不会有事。”

  苏绾听得惊心动魄的,虽然她也想夺了承乾帝的皇位,可是却不想慕芊芊去冒险,再怎么样,她是当慕芊芊是好姐妹的,所以苏绾赶紧的伸手拉着慕芊芊的手:“你疯了,不要胡来,若是让皇上发现你做了什么,你就别想活了。”

  “绾儿,他不会发现的,我用的是我娘留下的一种药,这是我娘当初打算用来自杀的药,可是后来她没有用,我就留下来了,我要把它用在该用的人身上。”

  慕芊芊诡谲的笑起来。

  苏绾越发的担心,伸手抓着她:“芊芊,你不要轻举妄动,以防引火烧身。”

  慕芊芊眸光慢慢的温和起来,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临阳郡主,她的恨隐在心底最深处。

  旁人是看不到的,只以为她是千宠万宠的临阳郡主,却不知道她心底有一腔恨意。

  慕芊芊望向苏绾,看她一脸的担心,忙温柔的说道;“我不会有事的,不过,以后姐姐就靠你罩着了,你可不要让姐姐失望。”

  她说着伸手搂苏绾的肩,一副姐俩好的样子。

  一侧的萧煌眸色暗了,轻咳了一声,慕芊芊立刻醒神,讪讪的收回了手,小声的嘀咕:“萧表哥真小气。”

  她说完望向苏绾,飞快的说道:“绾儿,你们小心些,太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们当心他狗急跳墙。”

  她说完转身便走了。身后的苏绾紧跟两步,想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可惜慕芊芊却走了,带着一股义无反顾的坚定。

  萧煌伸手摸了摸苏绾的头:“你放心,我会让叶廷留意些宫里的情况,不会让她有事的。”

  “嗯,她实在太可怜了,爹从小就死了,娘也死了,明着是郡主,可是心里却过得很苦。”

  “你啊,心这么软,都快不像你了。”

  萧煌伸手抱着苏绾入怀,感叹一声。

  苏绾立马不满抗议:“那照你的意思,我就该没心没肺,心狠手辣吗?”

  她怒目圆睁的瞪着萧煌,大有如若萧煌胆敢应声的话,就灭了他的势头。

  萧煌轻笑出声,举一只手讨饶:“好,我错了,璨璨原谅我一次。”

  “哼,这还差不多。”

  苏绾说完笑了起来。

  她笑声还没有落地,便听到宫中远远的传来了大叫声:“来人啊,有刺客,快来人啊。”

  这叫声一落,勤政殿门外,多少人脸白了,今晚怎么这么多事啊,这皇上还没有醒呢,宫里竟然有刺客了。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动了,直奔那叫刺客的地方而去。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也跟了别人的身后一路奔去。

  一众人中基本都是武将,文官只敢远远的跟在后面,以防被刺客伤到。

  萧煌因为怕伤到苏绾肚里的孩子,所以便落后一些,待到他们赶过去后,听到前面响起了明威将军崔英的大叫声。

  “妹妹,妹妹。”

  崔英话落,没听到有人答,又听到崔英喝声响起:“周胜,这是怎么回事?”

  周胜的声音响起来:“有人刺杀崔小姐。”

  “有人刺杀我妹妹,刺客呢,刺客在哪儿。”

  崔英愤怒的大叫,然后指着周胜大喝:“周胜,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的我妹妹,你说是何人指使你杀我妹妹的。”

  人群之中响起窍窍私语。

  周胜是萧煌的人,先前皇帝想把崔玉指给萧煌,萧煌此人一向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他让人杀崔玉很有可能。

  要不然为什么周胜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还恰好的看到了刺客杀崔玉,那刺客在哪儿?

  周胜一听崔英的话,大怒:“崔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英此时已愤怒了,他很疼自个的妹妹,没想到却被人杀了:“你杀了我妹妹,我不会善罢干休的。”

  萧煌和苏绾已从人群之外挤了进来。

  两个人看到崔玉身上多处受了伤,前胸还插着一把短剑,此时一点气息都没有,似乎已经气绝身亡了。

  周胜的身上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也受了伤,不过此时他抱着崔玉,神容说不出的难受,尤其是明明他是为了救崔玉,崔英还怀疑他杀人,他觉得承受不住。

  不过周胜不想看崔玉死,他一抬头看到苏绾,便想到苏绾之前救将士们性命的事情,他就像看到了指望,朝着苏绾大叫。

  “世子妃,救救她,救救她。”

  苏绾紧走了两步走过去,飞快的伸手试探崔玉的鼻息,却是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她赶紧的伸手取出银针,分别的刺进崔玉的身体三大穴位。

  崔英看苏绾对着自个的妹妹扎针,脸色难看的一抬手便去抓苏绾,萧煌岂会让崔英伤到苏绾,一抬手挡了过去,两个人当空对击了一下,萧煌没动,崔英却倒退了两步站定,他的脸色说不出的阴沉难看,瞪着萧煌,狠狠的说道。

  “萧煌,我妹妹不是非你不嫁,这是皇上指婚,你为什么非要为难一个女子。”

  萧煌阴森森的瞪着他:“我没有让人杀她。”

  “那他是怎么回事?”

  崔英一指周胜,萧煌也望向了周胜,周胜张了张嘴说道:“先前我看崔小姐似乎心情不好,一个人闲逛,我怕她有危险,所以跟了过来,谁知道我一过来,便看到有刺客刺杀她,所以我赶紧的救她,只是没想到刺客身手十分的厉害,她被刺死了,我也受了伤。”

  周胜说完,崔英冷喝:“放屁,刺客在哪儿,刺客呢,还有如若真有刺客,你和妹妹身上受了这样的伤,应该有痕迹才是,你们看这里可有打斗的痕迹,这里只有我妹妹和你,我妹妹分明是你杀死的,周胜,我不会善罢干休的,绝不会。”

  崔英愤怒的大叫,苏绾陡的抬头,冷冷的喝道:“闭嘴,我看你也没有多爱你妹妹,她被刺客所伤,你不找御医先查她有没有死,在这里大喊大叫的有个屁用。”

  苏绾一吼,崔英不说话了。

  而苏绾手里又多了几枚银针,飞快的扎向了崔玉的穴道,随之她飞快的从身上取下了一枚血红的药丸,这是舅舅留下的补血丹,是一种大补气血的东西,听说是用紫血草和紫灵芝做成的,千金难得一枚。

  一般情况下她是舍不得用的,但现在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崔玉死了。

  苏绾一边想着一边望着崔英说道;“记得回头送一千两黄金给我。”

  崔英呆愣愣的望着苏绾,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苏绾把补血丹喂进崔玉的嘴里,只一会儿的功夫,崔玉竟然微微的有了气息,四周不少人惊奇不已的看着。

  崔英大喜过望,飞快的扑到了崔玉的面前,一把从周胜的怀中把自己的妹妹抢了过来:“玉儿,玉儿,你怎么样?”

  崔玉缓缓的睁开眼睛,胸前的疼痛使得她紧紧的蹙起了眉,虽然服了补血丹,但到底伤了元气,所以很虚弱,脸色更是一片苍白。

  她虚弱的望着崔英说道:“哥哥,我没事,你别担心。”

  崔英想起什么似的,指着旁边的周胜问崔玉:“你说是不是这混蛋杀的你。”

  崔英掉头望过去,便看到周胜高兴的样子,眼里满是亮光,那亮光比天上的星辰还要亮。

  她想到了他之前拼死救她的样子,心底微酸,之前她还嫌弃他呢,可是他却一点也不计仇的救了她。

  崔玉喘息了几下:“哥哥,不是他,是别的人,蒙着脸的刺客,是他救了我,若不是他拼死救我,只怕我必死无疑,”

  虽然扎了一刀,因为周胜冲了出来,所以那刺客的刀略偏了一些,所以她才没有死。

  崔英一听心里松了一口气,事实上他也不想和萧煌周胜为敌。

  先前是他鲁莽了,不过崔英拉不下脸来道谦,周胜也不在意。

  四周的人看到崔玉没事,一阵稀吁。

  苏绾则收了崔玉身上的银针站了起来,冷瞪着崔英一眼说道:“好了,你家妹子现在没事了,但短剑还在她身上呢,你赶紧的带她回去请大夫替她拔了刀,不能再耽搁了,还有,记得回头把一千两黄金送到我府上,因为先前我给她服下的是千金难买的补血丹,如若没有补血丹,她是不可能醒的。”

  “好。”

  崔英飞快的应了,妹妹的一条命,别说一千两黄金,一万两她也认了。

  不过眼看着苏绾走了,崔英心急的叫起来:“世子妃,先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谦,你能不能替我妹妹拔刀。”

  他看出苏绾的医术应该很厉害。由她拔刀,他更放心。

  “我的诊费可是很贵的,一万两黄金,你给不给?”

  苏绾并不是要钱,主要是想到先前崔英对她和萧煌的态度不爽,所以才会狮子大开口。

  不过她一开口,四周皆是倒抽气声。

  反倒是崔英斩钉截铁的说道:“只要救我妹妹,我倾家荡产的给世子妃付一万两黄金。”

  “算你还有点爱妹之心。”

  苏绾瞪他一眼,吩咐崔英把人弄上马车,赶紧的回明威将军府去拔刀,要不然就没救了。

  崔英立刻伸手抱起了崔玉,苏绾和萧煌跟着他的身后往前走去,四周再次议论起来,不过个个庆幸,崔玉没事。

  他们实在不想今晚再发生什么事了,而且他们也不想有事牵扯上萧煌,因为萧煌和苏绾若是有事,只怕西楚就不得安宁。

  做为西楚国的大臣,自然希望国泰民安。

  崔英和萧煌等人还没有出宫,勤政殿里便传出消息,皇上醒了,不过皇上谁也没有见,让大家出宫去。

  这也就表示,皇上暂时的不计较萧煌拒婚的事情了。

  这让大家松了一口气,崔英等人则回明威将士府去了。

  勤政殿寝宫里。

  老皇帝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十分的苍白,神容说不出的虚弱,说实在的,他觉得萧煌就像那九头猫一般。

  怎么也弄不死他。

  这让老皇帝有一种无力感和挫败感,他日日夜夜的想杀那个家伙,可是他却杀不死。

  老皇帝望向寝宫里的萧烨,沉声说道:“你那边再次失败了吗?”

  萧烨脸色同样的阴沉,缓缓的点头:“是的,我本来想制造出崔玉被周胜杀了,好嫁祸给萧煌,这样一来,崔英肯定对上萧煌,我再从旁协助,一定可以想办法杀了他,可是没想到苏绾竟然在最后的关头,救了崔玉,这下不但嫁祸不成,只怕崔英反而感激萧煌和苏绾了。”

  萧烨说完不再吭声,而老皇帝直气得心疼肺疼肝也疼。

  大手在床上直捶,以发泄心中的怒火,可是心头那股浓郁之气怎么也舒解不开,直让他有一种生不如死之感。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要给他生出萧煌这样的打不死的千年妖孽,难道他的万里江山,最终真的要落入这个人手里,不,他不甘心,不甘心。

  老皇帝咬牙喘着粗气望着萧烨说道。

  “朕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你给我想办法,马上想办法。”

  萧烨其实也觉得很累,若是一般人,早就死了,可是萧煌和苏绾两个人一再而再而三的死不了,不但死不了,好运好像永远光顾着他们,最后总是他们得利。

  萧烨越想越恨,最后沉声说道:“儿臣知道怎么做。”

  他上前一步凑到老皇帝的身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老皇帝立刻用力的点头:“好,你立刻去安排。”

  萧烨应声走了出去。

  明威将军府,崔玉住的房间里,此时站满了人,苏绾正有条不紊的替崔玉拔刀,上药,包扎伤口,动作说不出的优雅,一气呵成,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医术十分的厉害。

  待到做完了这一切,崔玉已经昏迷了过去,不过却没有事了。

  苏绾望向崔英说道:“好了,以后好好的休养吧,不会再有事了。”

  崔英立刻上前道谢:“谢过靖王世子妃了,我很快送一万两黄金到靖王府。”

  苏绾挑眉轻笑:“崔将军,我那是逗你呢,你真以为我是贪图钱财的人吗?我只是生气你先前的不问是非黑白,所以才会随口说的。”

  苏绾说完,房间里紫玉等人好笑,她们家主子可是天下最有钱的人,那拜月山庄的产业可是遍布天下的,再加上她身为青霄国的郡主,东海国的公主,这身价可不是寻常的身价,万两黄金主子可不看在眼里。

  崔英愣了一下,想到之前自己的举动,再次尊重的向萧煌和苏绾道谢:“我为先前的事情向你们道谦。”

  萧煌摆了摆手说道;“崔将军不必道谦了,事实上今晚崔小姐之所以遭到刺客的刺杀,也是因为那人想嫁祸给我罢了,这事是我连累了崔小姐。”

  他说完后望向苏绾说道;“璨璨,我们回府吧,夜深了。”

  “好。”

  苏绾温声细语的应了,和萧煌两个人一先一后的出了崔玉的房间,身后的崔英却微微的蹙眉,萧煌的意思是今晚对崔玉动手的其实是?崔英的脸瞬间黑了,手指也握了起来,他可以容忍他们把自个妹妹当成一枚棋子,但是却不能容忍他们杀了自个的妹妹。

  前面萧煌和苏绾等人已经出了明威将军府,上了府门外的马车,马车里,苏绾轻笑着望向萧煌:“你这反将计倒是使得顺畅,崔英只怕把皇上和萧烨恨上了。”

  “恨上才好不是吗,要知道崔英我之前可是悄悄的拉拢过他,可惜这人心十分的直,不为所动,今晚萧烨倒是送了一个大礼给我。”

  萧煌的心情愉悦起来,朝着马车外面命令:“回府。”

  “是的,世子爷,”驾车的侍卫应声驾马离开,不过刚启动,便被前面一个冲出来的黑影给惊住了,侍卫赶紧的拉马收缰,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朝着跑出来的黑影冷喝:“什么人?”

  马车里。萧煌的脸色也不好看,一脸担心的抱过苏绾,紧张的追问:“怎么样,有没有事?”

  先前侍卫打马拉缰,害得他们颠簸了一下,萧煌生怕苏绾有事,所以十分的担心,伸手抱着她到自个的怀里,上下一通检查,直到确认苏绾没事,他才放下心里,一掀车帘朝外望去,脸色说不出的阴沉冷寒。

  马车之外拦住他们去路的竟然是周胜。周胜看萧煌一脸吃人的样子,马上不敢看萧煌了,垂首望着地面,嚅动着唇小声的说道:“我,我就是想问问崔玉她怎么样,有没有事?”

  这话真是满满的关心,萧煌正想发火,苏绾却拉住了他,望向周胜,温声说道:“周将军你别担心了,她没事了。”

  “喔,那真是太好了。”

  周胜高兴的笑起来,萧煌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至于吗?萧大世子完全忘了自己有多宠自个的女人了。

  马车再次的驶了过去,马车里苏绾扔下一句:“周将军其实长得不错,只是好歹也收拾一下,说不定这一收拾便被人看上了也说不定。”

  周胜抬头,眼里一片亮光,世子妃的意思是?

  ------题外话------

  求票纸的笑笑路过一下,打劫一下票纸…<!--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79章 英雄救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