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发酒疯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夜漆黑,天上星辰稀稀落落,幽暗的光芒之下,街道两边的枝叶斑驳陆离的映在地上。

  一辆马车,数匹骏马,急速的行驶而过。

  马车之中,端坐着的是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萧煌抱着苏绾,正哄着她睡觉,苏绾却睡不着,因为先前在宫中发生的事情,她总觉得老皇帝不会善罢干休。

  “萧煌,你说皇上会不会?”

  她话还没有说完,萧煌抬手轻嘘了一声,然hòu凝声细听。

  “有人来了。”

  苏绾一凛,脸色瞬间暗沉了:“难道是皇上派人来杀我们了。”

  因为明着杀杀不了他们,现在他们转为暗杀了。

  萧煌微微的点了点头,命令外面尾随的几名手下:“小心,有人来了。”

  “是,爷。”虞歌应声,飞快的注yì着四周的动jìng,而萧煌却伸手一按马车之上的机关,只见车壁之上,忽地多了一层防护罩,这些防护罩是用黑铁制成的,遮挡住了四周,就算外面有箭射过来,也不会伤到马车之中的人。

  苏绾看得惊奇不已:“你这马车,什么时候改良的。”

  “回京后我设计了图纸,让手下改良的,主要是怕被人暗杀伤到你和孩子。”

  萧煌的眸光说不出的温柔多情,苏绾轻笑起来,不过她很好奇外面的情况,忍不住朝外张望,只是四周一片黑沉,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萧煌伸手解开了一个小机关,马车的前面露出一个长方形的洞,正好可以让苏绾看到外面的情况/

  漆黑的夜幕之下,街道两边多了无数手持黑色弓弩的弩箭手,这些人正拉弓搭箭的对准他们,似乎只等人一声令下便要射杀他们。

  苏绾望着外面的弩箭手,一看就知道,绝不是寻常的弩箭手,人人身着黑色盔甲,威风凛凛,气势汹汹,仿似杀神似的,一看就是很厉害的弩箭手。

  苏绾正想着,萧煌挤了过来。贴着她的脸颊陪着她一起往外张望,他小声的说道:“早就听闻皇上培养了一批弩箭手,今日总算有幸见到了,你说若是我让这些家伙有来无回,皇上会不会心痛至死。”

  这些弩箭手,可不是寻常的弩箭手,都是精心培养出来的,这些人一起出手,不亚于一个小型的军队。

  这是承乾帝的底牌,没想到他竟然舍得拿出来。

  苏绾听了萧煌的话,知他已有准备,不禁高兴的开口:“你有准备。”

  “他有底牌我也有底牌,既然他的底牌亮了出来,我的底牌又如何不亮呢。”

  萧煌朝着外面打了一个响指,外面虞歌立刻朝天放了一枚信号弹。

  信号弹爆开,街道边的黑衣人大惊,为首的黑衣人飞快的下命令:“射箭,杀了他们。”

  箭雨密密麻麻的射了过来,虞歌等人拔出腰间的长剑,当当的把那飞疾而来的黑箭挡开。

  而就在这些黑色箭矢如暴雨般疾射过来的时候,远处耀起了火光。

  在这些黑衣弓弩手的外围,又有人包围了过来,而这些人同样的手中拿着黑色的弓弩,唯一不同的是萧煌手下的弩箭之上,都耀着金色的火焰,竟然是火箭。

  为首的人一声令下,火箭如火焰般的射了过来,直往黑衣弓弩手的身上射去,几乎是眨眼间,那些人身上燃烧了起来。

  那些黑衣弓弩手一下子乱了套,因为那些射过来的火箭之上,不是寻常的火,而是一种用特殊材料制作的火焰,哪怕黑衣人身上穿着坚硬如铁的盔甲,那火箭也能烧到他们的身上。

  因为黑衣人中箭烧了起来的原因,所以他们顾不得再射箭,慌乱的忙着扑火,最后场面混乱成一团,根本没人再来射杀萧煌和苏绾了,萧煌打开了机关门,静静的和苏绾两个人看热闹。

  苏绾望着那些黑衣人,完全处于挨打的状态,不时的被黑色的箭矢射中,又有人被火烧到,有些人只顾忙着扑灭火而忘了射箭矢,被射中死了。

  黑衣人眼看着不好,为首之人赶紧的下令:“撤。”

  当先一步的带头跑了,可是为首的人刚跑,身后一道火箭,以穿云破月的凌厉之势射了出来,直奔为首的黑衣人而来,眨眼射中了为首的黑衣人,虽然他身着黑色的盔甲,可那火箭还是穿透他的盔甲,射中了他,而那火瞬间烧着了他整个人,他在火中跳跃起来,惨叫声不断。

  那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只听得黑衣弓弩手,不敢再留下,拼了命似的冲出去。

  如此一来,最后死伤了一大半,只有少数一部分人冲了出去。

  而暗夜之下,那些没有逃出去的黑衣弓弩手,有的被火烧死了,有的则被箭射死了,空气中满是烧焦了肉的焦糊之味,令人作呕。

  正在这时候,一道身影闪电般的疾射了过来,恭敬的跪在马车之外:“属下见过主子。”

  “好,干得不错,下去吧。”

  “是。”

  这手下由始自终都没有抬头,身形一动又退了下去,苏绾本来想看看他是谁,结果都没有看到。

  不过萧煌明显的知道她心中所想的事情,所以笑着解释道:“他是我手下一个暗卫,被我调去做了金弩手首领,名金歌。”

  “先前射杀那黑衣人首领的便是他吧。”

  苏绾想起先前射死为首黑衣人的箭矢,可看出此人臂力相当的惊人,而且功

  力相当的惊人,而且功夫十分的厉害,要不然绝不可能一箭射穿了黑色的盔甲。

  萧煌点头:“嗯,是他,他的臂力足有千斤,是个神箭手。”

  苏绾想起先前金弩手射出来的火箭,竟然可以燃烧盔甲。

  “那火焰中掺了什么东西。”

  “鲛油,深海鱼鲛油,即便是铁器也能燃烧起来。”

  萧煌冷幽幽的一笑,其实他早就知道老皇帝的手里有一批弓弩手,所以他也准备了这些等着他,如若没有这些金弩手,这些弓弩手,只怕是个麻烦。

  不过现在这些弓弩手可成不了气候了。

  “回府。”

  萧煌心情说不出的愉悦,命令下去,外面虞歌等人整理了一下,正准备走,身后的街道上响起了整齐的马蹄声,很快有一队精兵赶了过来。虞歌看了一下后禀报:“世子爷,是虎骑十六营的明威将军。”

  明威将军崔英掌虎骑十六营,维护京城的治安,先前接到人禀报,这边出事了,所以赶了过来。

  一看到是靖王府的马车,崔英赶紧的翻身下马走过来,萧煌抬手把马车之上的机关给关了,然hòu掀帘往外张望,看到崔英,满目温和的说道:“崔将军你来了,本世子正想派人去叫你过来处理一下呢。”

  “萧世子这是怎么回事?”

  萧煌长叹一口气,缓缓说道:“刺杀,不知道是什么人派了这么多人来刺杀本世子,幸好本世子早有防备,所以杀死了这些人,崔将军能把这些人带回去查一下吗?”

  崔英略一想,便明白是何人杀萧世子和世子妃了,眸光攸的一暗,随之沉稳的抱拳:“好,本将若是查清楚这件事,自会派人送信给萧世子的。”

  “有劳崔将军了。”

  萧煌客气的说道,崔英摆手,示意萧煌的马车先走。

  靖王府的马车再次的驶动了,一路离开了寂静的街道。

  身后的崔英眸光深邃的望着那驶运了的马车,慢慢的思索着以后自己该走的路。

  他看得出,这位爷深不可测,能力十分的强大,三番两次的和皇上还有太子交手,都占了先机。

  这人若是,崔英正想着,身侧的手下走过来说道:“将军,这里怎么办。”

  “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是,将军。”

  有人去查,夜色之下一片忙碌。

  宫中勤政殿内,老皇帝和萧烨二人的脸已经完全的一片黑了,而老皇帝更是承shòu不住这样的打击,直接的昏死了过去。

  他的五千弓弩手啊,这是他的私藏,就为了暗中保护自个儿的,现在倒好,一出手便折损了一大半。

  老皇帝实在承shòu不住这样的打击,一口气接不上来,直接的昏死了过去。

  而萧烨冷沉着脸望了望老皇帝,挥手让黑衣弓弩手退了下去。

  待到弓弩手退了下去后,萧烨才掉转视线望向自个的父皇,眼神说不出的冷蔑阴森,一点感情都没有。

  如若,如若不是他前世阻止了绾儿,又何来今世的种种,所以一切都是他的自作自受,活该。

  萧烨想着抬脚走了出去,走到寝宫外面,方才冷冷的下命令:“皇上昏过去了,立刻宣御医过来。”

  “是,太子殿下。”

  太监应声,赶紧的去宣御医,宫中又是一团忙乱。

  而萧煌和苏绾二人却回到靖王府,安心休息了了,今晚他们大获全胜,心情说不出的愉快,所以睡得特别的香。

  第二天,皇上没有上早朝,命太监出来宣bù,身体欠安,三日不上早朝,各位大臣有事禀报太子就行了。

  因为皇上没有上早朝,所以萧煌便回了靖王府,陪苏绾用早饭。

  花厅里,夫妻二人难得一回享shòu着安静时光,小丫头们很识趣的全都退了出去,只留下萧煌和苏绾两个人用餐。

  萧煌抬头望向苏绾,见她没吃几口便不大想吃了,而且脸色有些微的黄,神情恹恹的。不由得担心起来。

  “绾儿,你的脸色不太好,这是怎么了?”

  “没事,这是正常的妊娠反应,你别紧张。”

  苏绾懒懒的说道,萧煌脸上的担心并没有减少,不过这一次连带的有些恼怒苏绾肚里的孩子,拿眼瞪着苏绾的肚子。

  “坏小子,竟然害你娘亲连饭都吃不下去饭,看你出来,爹爹不打你的屁股。”

  苏绾噗哧一声轻笑出来,调侃萧煌道:“估计他真生出来,你都下不了手。”

  小小一团肉,软得一蹋糊涂,怎么下得了手啊。

  不过想到那是萧煌和她的孩子,苏绾的心不自觉的柔软了起来。

  她忽地想到了前世母亲望着她的眼睛,蓦的明白妈妈那样望着她的意思,不是抱怨,不是怨恨,而是因为妈妈在担心她,她看到了她,催促着她,快走,快走。

  天xià做母亲的人,最疼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哪怕自己频临死亡,她担心的还是自个的孩子。

  苏绾的眼里潮湿了,心一片刺痛。

  最后连眼泪都淌了下来,这一下倒是把萧煌吓住了,因为苏绾是从来不流泪的,现在竟然流泪了。

  萧煌紧张的推开面前的饭碗,起身走到苏绾的面前,伸手抱着她,紧张的追问道。

  “绾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进来。”

  苏绾窝

  苏绾窝在他的怀里摇头:“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就是心里忽地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难过,这是正常的现像,孕妇就是会这样胡思乱想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绾并没有告诉萧煌关于前世的事情,因为她活在当下,没有必要把前世那些痛苦的经lì告诉萧煌。

  萧煌听了她的话,心疼的同时,满是不舍,抱着她往旁边的榻上走去,抱着她坐下来,然hòu无声的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哄着她。

  苏绾觉得有夫如此,她的人生也是圆满了,何况她们很快还要有一个孩子。

  苏绾心头的伤感,终于慢慢的过去了,她在心里默念,妈妈,你放心的去吧,我会幸福的,我会用力的加倍的幸福,因为我知道你最后的期望,一定是希望我幸福。

  屋外阳光如水一般的洒进来,照在软榻上,如画的男子温柔低语的哄着怀里娇俏迷人的女子,这样的风景说不出的震憾人心。

  使得那从门外走进来欲禀报事情的紫玉看呆了眼睛。

  世子和世子妃真是要好,她们做奴婢的看了替他们高兴。

  不过紫玉的脚步声,还是惊醒了窝在一起的两个人,苏绾不好意思的擦擦眼睛,抬头望向紫玉笑问道:“怎么了?”

  “回世子妃的话,先前世子妃让人去请端王殿下,现在端王殿下过来了?”

  “端王君黎,”萧煌挑了一下眉,低头望向苏绾问道:“请他过来做什么。”

  他可没有忘了,当初除了一个萧烨喜欢苏绾,还有一个端王殿下呢。

  不过这个家伙倒识情趣,知道璨璨不喜欢他,便收了心,安份的做自己的事情。

  这使得他对他多少还有一些好感,只是现在绾儿让人去请他过来做什么。

  萧煌望着苏绾,摆明了不高兴,苏绾知道这人就是个醋坛子,所以赶紧笑着说道:“你忘了先前惠王萧擎说过的,噬天门的人让他帮助太子萧烨的事情了,那噬天门的人很有可能是北晋国的人,那么端王君黎会不会知道些什么呢?”

  萧煌愣了一下,这倒是个突pò口,可惜他先前忘了。

  只是就算有关xì,端王君黎只怕也不会说的。

  “如若这是他们北晋国的阴谋诡计,只怕他不会说。”

  苏绾却没有说话,因为她想起了前世的事情,君黎其实也喜欢她,虽然今生他记不起前世的事情,但是和萧烨,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仇视,所以他应该不会隐瞒,除非他压根不知道内情/

  苏绾一边想一边挥手示意紫玉:“去把人请过来吧。”

  紫玉点头,转身出了花厅去请人。

  这里苏绾示意萧煌放下自己,有人来了,总不好一直坐在萧煌的怀里。

  只不过萧煌不放手,霸道的望着她。

  苏绾挑眉,认真的说道;“你认为我坐你怀里,与人家说正事,这合适吗?”

  萧煌想想苏绾找君黎过来要说的事情,总算放开了苏绾,苏绾从他的怀里跳下来。

  这一跳直看得萧煌心惊肉跳的,忍不住叫出声:“我的祖宗,你慢点好不好啊,你小心点。”

  端王君黎从门外走进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画面,长相俊美,仿若仙人的男子,紧张的训斥着那咯咯笑的女子,两个人就像一对神仙眷侣一般,说不出的和谐自然,仿若一幅完美的画卷一般。

  苏绾本来看萧煌紧张,正开心的笑,听到脚步声,回身望过来,正好看到君黎跟着紫玉走了进来,便止住了笑声,抬手和君黎打招呼。

  “君黎,你来了,快坐。”

  君黎眸光微醺,唇角勾出浅浅的笑,看来萧煌真的很疼绾儿,今时今日的她,完全不同于当初的她了,以前的她整个人带着冷寒肃杀,就好像一个全身扎满刺的刺猬,但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小女人。

  君黎由衷的替苏绾高兴,点了一下头,自坐到一边去。

  他温和的开口问道:“你让人去端王府请我过来,说有事要找我,有什么事?”

  苏绾掉头望着君黎,慢慢的斟酌着用词,思索着君黎会不会说这件事。

  君黎看她的神色,分明是有事要问他的,而且这事还挺严重的,再问了一遍:“怎么了?”

  苏绾蹙眉正想开口问君黎,知不知道萧烨和北晋国的人有什么关xì,要不然为何噬天门的人要帮助萧烨啊。

  不过她还没有问,忽地觉得君黎的面容有些像一个人,她慢慢的看着,忽地想到君黎的脸像谁了,她不由得大惊,脸色变了几变,好半天没有开口,也说不出话来,同时她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惊悚人心的可能。

  萧煌和君黎二人都看出苏绾神色有些对劲,两个人一起望着她,有些紧张。

  不过萧煌倒底是苏绾的夫君,自然他开口了。

  “绾儿,你怎么了?”

  苏绾指了指君黎,问萧煌:“萧煌,你仔细看君黎,看他是不是有些像一个人?”

  君黎一脸的莫名其妙,萧煌则盯着他微蹙眉看着,先是不明所以的看,然hòu努力的想像着君黎像谁,慢慢的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人,这一看,还真有些像。

  同时萧煌的脸色也变了。

  因为前思后想一番,他心中所想的竟然和苏绾不谋而合了。

  这下萧煌也惊yà的望着君黎,好半天不吭声。

  君黎

  君黎的脸色不太好看,望着萧煌和苏绾,他怎么觉得这夫妻两个像看猴子似的看着他呢。

  “你们什么意思啊,叫我过来又不说话。”

  苏绾醒神,望向君黎沉稳的说道:“君黎,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就知道我想问啥了?”

  君黎没有吭声,不过神情倒是摆明了让苏绾接着往下说。

  苏绾不急不燥的开口说道:“之前我靖王府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后来查清楚,母妃竟然是人假扮的,而那个假扮成母妃的人,竟然是噬天门的人,噬天门你应该知道吗,是最近新出来的杀手门,门里很多厉害的杀手。”

  君黎蹙眉,他不觉得这杀手门和他有什么关xì。

  苏绾又接着往下说道:“后来我们查清楚了这噬天门的幕后老大一直留意着北晋国的动向,这人很可能是北晋国的人。”

  苏绾说到这儿,君黎立刻沉声说道:“你不会以为那噬天门的老大和本王有什么关xì吧。”

  苏绾摇头:“我没有怀疑你和噬天门的老大有关xì,而是问你,如若我怀疑,我还问你吗/”

  苏绾如此一说,君黎的脸色略好看一些。

  苏绾又说道:“你知道噬天门的人为什么要假扮我母妃在靖王府生事,他们是为了帮助太子萧烨,所以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们北晋国有没有可能和太子萧烨达成什么协议。”

  苏绾说完,萧煌立刻沉声说道:“你有权利保持沉默,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但是这一回君黎却直接肯定的说道:“没有,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们北晋国和太子萧烨并没有任何的关xì。”

  君黎一说完,苏绾沉声开口说道:“可据我所知,荣妃娘娘不但帮助了皇上,还帮助了太子,我想问下如若你们和太子没有达成协议,荣妃娘娘为什么会出手帮助皇上和太子呢。”

  这事苏绾之前想到的,荣妃娘娘似乎帮过老皇帝,也帮过太子萧烨。

  身为北晋国的公主,她为什么要帮助西楚国的皇帝和太子呢。

  苏绾的话,使得君黎脸色暗沉了下来,因为他也觉得这事有些诡谲,按照道理,他们来西楚国是来搅乱西楚国的,可是自个的妹妹却帮了皇帝和太子,来之前父皇让妹妹听从他的安排,可事实上妹妹做事,根本不听他的安排,都是自己做的。

  君黎一时没有吭声。

  苏绾和萧煌两个人彼此相望,最后苏绾忍不住开口问道:“君黎,我记得你母妃是北晋国皇帝的宠妃,嘉妃娘娘。”

  君黎被苏绾这么一出神来之笔给惊yà住了,抬头望着她,然hòu点头:“是的,我母妃乃是宫里的嘉妃。”

  “嘉妃,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听说她经常生病,很少露面,但是皇上特别的宠爱这位嘉妃娘娘。”

  “我父皇是很宠爱我母妃,只是她身体不大好,一直很少露面。”

  君黎实在不明白萧煌和苏绾这两个人打的什么哑谜,可虽然不知道,却知道这两个人似乎知道一件重大的秘密似的。

  “你们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望着君黎,最后是苏绾先开口说道:“君黎我画一幅画像让你看看,你什么话都不要说。”

  她说完后,立刻命令紫玉去取笔墨纸张过来。

  紫玉自去取笔墨纸张过来,苏绾起身自去一边画画,君黎不说话,可是心里却下意识的有些紧张。

  总觉得苏绾这幅画像,似乎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苏绾很快画好了画像,然hòu拿起来吹了吹,最后走过来递到君黎的手里。

  “你什么都不要想,只盯着画像看,有什么感受。”

  君黎认真的望了一眼画像,然hòu发现画像上的人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竟然和他长得很像。

  “这个人和我有点像。”

  “是的,和你有点像,那你再看看她是谁?”

  君黎一听苏绾的话,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然hòu想起这画像上的女人是谁了,宫中的武贤妃娘娘。

  “武贤妃娘娘。”

  “是啊,你怎么会长得和武贤妃娘娘如此相像呢。”

  苏绾反问,然hòu不再说话,君黎不是傻子,略一深思,脸色瞬间难看了,火大的瞪着萧煌和苏绾:“你们两个人什么意思?”

  苏绾耸了耸肩,温声说道:“其实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个可能的,之前我找你来,只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噬天门的事情,可就在刚才,我忽地发现你长得很像宫中的武贤妃娘娘,再加上宫里的荣妃娘娘,明明是北晋国的人,可为什么却帮助太子萧烨,而这一切你似乎并不知道,身为北晋国的端王殿下,你不应该是负责人吗,为什么最后所有的事情,你却不知道呢。”

  端王君黎脸色一下子白了,紧握着手摇头:“不,你们胡说,你们胡说。”

  君黎虽然极力的否认,可是脑海中的思维却越发的清新,他想到了自个小时候,母妃其实并不亲近他,他是宫中太监陪伴着长大的,就连自个的父皇似乎也不大亲近自个儿,可有可无,就是这一次,他说要前来西楚国当质子,父皇母妃都没有反对,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深想。

  此刻深想,方才警觉,如若自己真是他们喜欢的儿子,他们真的忍心让他来西楚国做质子吗?

  尤其是父皇,他一直很宠爱自个

  很宠爱自个的母妃,如若自个是母妃的孩子,他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前来北晋国做质子吗?

  君黎只觉得周身一阵阵发凉,寒气从脚底窜上来,心中说不出的痛。

  即使他不想承认,可是心中还是控制不住的往那方面想。

  君黎急急的站起身,拼命的摇头:“不,不会这样的,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我是我母妃的孩子,我不是武贤妃娘娘的孩子的。”

  苏绾看到君黎这样,心里说不出的担心,同时有时替他难过。

  如若真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君黎其实是武贤妃的孩子,而萧烨该是北晋国嘉妃的孩子,而他们北晋国做这一切,可谓是瞒天过海,其真正的目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夺了西楚的万里江山。

  想想便觉得可怕。

  “君黎,也许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你不要着急,你可以进宫去查荣妃娘娘,我想一定会查清楚的。”

  即便知道君黎难过,但是苏绾更希望他知道真相,而不是从头到尾的蒙在鼓里,当人利用。

  君黎步伐跄踉的抬脚冲了出去,身后的苏绾一脸的担心。

  花厅一侧的萧煌可不会同情君黎,一个人一个命,何况他认为君黎实在是太蠢了,连自己是不是嘉妃娘娘的儿子都不知道,这家伙实在是笨死了。

  萧煌看苏绾一脸的担心,忍不住吃味起来:“璨璨,他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担心他了,男人如若连这点担当都没有,还怎么立足。”

  苏绾白了萧煌一眼:“你倒会说,如若让你知道你的母妃不是你的母妃,你不心痛吗,只怕你也会心痛吧。”

  萧煌潋滟轻笑:“怎么可能,我母妃怎么可能不是我的母妃。”

  他说完不想苏绾再为君黎的事情分神,起身走到苏绾的身边抱着她往外走去:“好了,我陪你散散步,不要再想君黎的事情了,他一定进宫去找荣妃娘娘求证了,我想这事不会击挎他的。”

  苏绾伸手抱着萧煌的脖子,撒娇的说道:“萧煌,我们帮帮他吧。”

  萧煌立马拒绝:“我不掺合他的事情。”

  “萧煌,煌煌,我们就帮他一把吧,其实帮他也是帮我们自个儿,我们可以顺理成章的把太子除掉。”

  苏绾说完后,萧煌望着怀里的苏绾,轻声的说道:“璨璨,你有想过吗,如若端王君黎,真的是我西楚的皇子,那他可就是西楚的太子爷,你说到时候我们该拿他怎么办?”

  萧煌的话使得苏绾怔了一下,是啊,本来他们一心一意除掉萧烨,然hòu好夺了萧烨的江山的,但若是这江山易了主,那个人变成了君黎,苏绾是否还能夺他的江山。

  苏绾瞬间纠结起来,最后窝在萧煌的怀里小声的说道:“我们走一步算一步吧,世上事从来都是无常的,反正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不强求,若是真的拿不到皇位,能和你一起死,我也知足了。”

  “我不会让你和我的孩子死的,我会夺了他的江山的。”

  萧煌斩钉截铁的说道,眼神一片凶狠,就算那个人是君黎也不行,他绝不容许璨璨和肚里的孩子有半点事。

  “好了,不说这件事了,对了,你不是说让我散步吗,抱着我怎么散步。”

  苏绾挣扎着下地,两个人在苍阑院内散起步来。

  荣华宫。

  君黎周身的冷霜,神容说不出的寒凛冷澈,他的眸光之中满是寒气,一眨不眨的盯着荣妃娘娘。

  荣妃看着这样的君黎,生生的吓了一跳,要知道自个的这个皇兄,一向温润优雅,很少有这样冷澈寒凛的一面,荣妃有些不敢看他。

  “皇兄,你怎么了?”

  荣妃小声的问道,君黎几大步的冲到了荣妃的面前,凶狠的问道:“你说,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命令,为什么要帮助皇帝,先前有几次你可是帮了他的,当初父皇明明下了旨意,你来西楚国的一切行动是听我的,可是现在你却不听我的安排,你说你究jìng是什么意思?”

  荣妃吓了一跳,急促的起身,摇头:“皇兄,我没有,没有不听你的话。”

  “哈,你说你听我的,那好,我决定要杀太子萧烨,我要杀掉他。”

  君黎说完咬牙,想到萧烨很可能才是嘉妃的孩子,而自已是武贤妃的孩子。

  他享shòu了武贤妃所有的母爱,可是他呢,在北晋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恨那个男人,他现在就想杀了他。

  君黎的话一说,上首的荣妃直jiào摇头:“哥哥,不行啊,不能杀他,不能一一一。”

  她说完忽地停住,脸色一片白,不敢看君黎了,眼神四处飘移,就是不落到君黎的身上。

  君黎身子一动,仿若鬼影似的扑到了荣妃的身边,伸出一只手陡的掐住了荣妃的脖子。

  “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你说,你给我说出一个理由来。”

  君黎因为先前事情的刺激,此刻整个人有些疯颠,所以手下力道很重,荣妃一下子喘不过气来,整张脸成了酱紫色,她拼命的喘气,拼命的扒拉着君黎的手,睁着一双眼睛惊骇的望着君黎,这样的兄长,她从来没有见过,皇兄他怎么了?

  “皇兄,皇一一一。”

  君黎倒底下不了狠手,手一松放开了荣妃,荣妃跌到大殿上,拼命的喘气,脸色才好看一些,她拼命的咳嗽,然hòu她抬头望着君

  抬头望着君黎,身子下意识的抖簌了一下,分明是极害怕君黎的。

  君黎自然看到了,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事实上这个妹妹,他是很疼爱的,即便知道她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他也没有想过为难她。

  “你说,为什么不可杀萧烨,为什么不听从我的指挥。”

  “你最好说实在话,否则别怪我下狠手。”

  荣妃脸色再次的白了一下,想到之前君黎的疯狂,她知道君黎完全有可能杀了她,所以荣妃不敢再隐瞒,飞快的开口。

  “皇兄,不干我的事情,是父皇,父皇在我们离京给了我一个锦囊,他让我到了西楚皇宫再打开,我打开锦囊后,发现上miàn竟然写着,以后我不需要听你的命令行事,我该如何做,自有人下指令给我。”

  荣妃说完,君黎身子一软,再控制不住心里的寒气,周身一片冰冷。

  因为这股寒气,他的脸色青白青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

  这样的他,看得荣妃心里慌慌的,而且她实在不知道究jìng是怎么了?

  她也不明白,父皇为什么给她那样的锦囊,也不明白自个的兄长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荣妃看到这样的君黎,微微的有些心疼,似乎忘了之前君黎想掐死她的事情,她一脸担心的问道:“皇兄,你怎么了,倒底发生什么事了,倒底怎么了?”

  可是君黎却连说一句完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他脑海里只有荣妃先前说的那句话,父皇让她不要听他的话,不要听他的话,还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让人痛彻心菲的。

  哈哈哈哈。

  君黎大笑起来,转身冲了出去,身后的荣妃一脸的担心,实在想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做。

  傍晚。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正在花厅用晚膳,这一日萧煌并没有出去,一直待在王府里。

  眼下因着君黎的事情,所以他们暂shí没有动,如若最后证实君黎真的是武贤妃娘娘的儿子,那么他们很容易便可以击挎萧烨。

  两个人正在花厅吃饭,一边吃一边说话,萧煌不时的劝苏绾多吃一些,若是她一直不肯吃东西,肯定要瘦下来。

  苏绾则望望这个,摇头,望望那个,没有胃口,实在是提不起来吃东西的兴趣。

  两个人正一个哄一个摇头,屋外忽地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虞歌闪身奔进来禀报道:“世子爷,端王殿下又过来了,他的样子似乎不太好。”

  萧煌蹙眉,正想让虞歌把他撵走,苏绾听了却立刻挥手:“快把他请过来。”

  虞歌瞄萧煌,却看到苏绾催促道:“让你快请人,你望你家主子做什么,难不成我叫你做点事你都不愿yì。”

  虞歌不敢再说话,兔子似的溜了出去。

  花厅里,苏绾严肃的望着萧煌,认真的说道:“萧煌,吃醋要有个度,眼下可是有正事呢,你给我严肃点,不要总找他的碴子。”

  萧煌立刻满脸笑的拉着苏绾坐下来,陪着笑脸:“知道了,快别气了,瞧你小脸瘦成这样了,来,张嘴吃口菜,这是特别为你做的。”

  现在的萧世子妥妥的妻奴。

  苏绾总算给他面子吃了一口。

  屋外响起了脚步声,同时还夹杂着嚷嚷声:“萧煌,苏绾,有酒没有,快给我拿酒来,陪我喝酒,没人陪我喝酒,一个人喝不开心。”

  一道摇摇晃晃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正是端王君黎,不过现在的他,和早shàng见到时不一样,显得十分的狼狈,整个人喝得醉醺醺的,步伐不稳,东摇西晃的一路从外面摇了进来,一进来冲到桌边坐下,拍着桌子大叫:“快拿酒来,拿酒来。”

  萧煌冷睨着他,相当的不高兴:“你这是到我靖王府发酒疯来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80章 发酒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