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比老虎还毒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暗夜冷寂,天上连一丝星月都没有,漆黑的街道两边,远远的吊着一些路灯,使得整条长街都拢着幽淡的暗芒,偏偏此时有雾气撩扰在四周,使得夜色下的长街就好像幽冥鬼界一般。

  一辆马车急速的驶过,哒哒声令人心颤。

  马车里端坐着的正是先前进宫的永昌候爷,永昌候望着马车一侧的君黎,并没有多少的感情,虽说这人很可能是他的外甥,可是他从来不知道这么一个人,如何会和他有感情呢。

  现在他就是他手里的一个筹码罢了,以后太子登基后,若是对永昌候府不好,他就把这个筹码推出去,定叫他后悔对永昌候府不好。

  当然如若他对永昌候府一直很好的话,他也不会把这个人泄露出来,就让他老死在永昌候府好了。

  永昌候正想着,忽地听到暗夜之下,响起嗖嗖的声音。

  他的脸色忽地变了,有人过来了,这时候会有谁在暗夜之中行动,不会是冲着他来的吧。

  永昌候心里一凛,立刻召唤出暗处尾随的几名手下。

  可是那铺天盖地的杀气眨眼便到了,那些杀气好似一张大网似的笼罩了过来,使得永昌候爷脸色大变。

  暗夜之下,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跃出四个黑衣人。

  这四个黑衣人个个手持长剑,扑向永昌候的马车,长剑哗的一声刺穿马车,直直的刺了进去。

  永昌候爷脸色瞬间变了,飞身跃出了马车,长臂一挥,一道劲气轰了出去。

  而几乎是同时,身后的四个黑衣人,陡的抬掌运力,对着永昌候爷先前坐的马车轰了过去,轰隆隆的声响,马车被炸开了,厢壁四分五碎,马车之中先前被永昌候点了睡穴的人,被狠狠的抛了出来。

  四个黑衣人,一人快如闪电,持剑狠狠的刺进了那抛到半空的身影。

  噗的一声,长剑刺了进去,那被点了昏睡穴的人,因为剧痛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还没有看清四周的情况,身后一道掌风袭击了过来,轰的一声,直接的把他给炸飞了,而他就像一个破布娃娃似的往远处飞去,轰的一声往地上坠落。

  眼看着这破布娃娃要狠狠的砸在地上,漆黑的街道后面有人奔了过来,身子一纵接住了那被人摔出去的人。

  那身影刚接住人站定,寂静的街道上又有几个人奔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叫:“大小姐,站住,你站住。”

  而那接住人的女子愣了一下,随之反应过来似的,抱着那人一指面前不远的黑衣人大叫起来:“他们杀我,你们快打他们。”

  那几名飞奔而来的手下一听,火大了,什么,竟然胆敢杀他们家的大小姐,分明是找死。”

  几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闪身直扑向那几个黑衣人,打了起来,

  而那接住君黎的女子,却抱着君黎,嗖的一声施展了轻功溜了。

  她的轻功十分的厉害,几乎是眨眼间,人便被带走了。

  身后被拦住的黑衣人,脸色变了,有人朝着为首的人大叫:“怎么办?”

  “你们过去追。”

  两三个黑衣人直追而去,不过他们一开口,那几个被女人指派过来杀人的手下火了。

  竟然还敢追杀大小姐,分明是找死。

  “你们去拦住他们,奶奶的熊,竟然胆敢追杀我们大小姐,分明是找死,给我杀。”

  两道身影腾空而去,去拦截了那黑衣人。

  这样一来,前面的女人早跑没了影子。

  黑衣人一看,脸色变了,狠狠的瞪了这几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一眼后,一挥手下命令道:“我们走。”

  几个人闪身便走,其中有人还受了伤。

  待到黑衣人闪身离开后,身后的几个人还不死心的追了过来,想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可是其中一个人,反应了过来,不对啊,他们是逮大小姐回去的,怎么追杀起别人来了。

  大小姐呢。

  “大小姐不见了。”

  “啊,”几个手下全都反应了过来,直跺脚。

  有人痛苦的叫道:“要是被城主知道我们把大小姐跟丢了,一定会扒了我们皮的。”

  “呜呜,怎么办?”

  “快去找啊,能怎么办。”

  几个人中为首的老大抬手狠狠的一扇说话的人。

  几个人哭丧着脸赶紧的去找人。

  漆黑的街道上,眨眼间走得一个不剩。

  最后只剩下永昌候府的几个人,以及一辆被轰炸得四分五碎的马车。

  永昌候爷慢慢的反应过来,一张脸阴沉得可怕,大手也紧握起来。

  本来他还以为那些黑衣刺客是刺杀他的,结果后来发现那些黑衣人的目标竟然对着君黎的,那些人想杀掉君黎。

  君黎一直安份的待在西楚国,都没有发生什么事,现在怎么好好的竟然遭人追杀了。

  很显然的有人知道了他的身份,而知道他身份,最不希望他活着的人便要数太子萧烨了。

  所以先前的黑衣人分明是太子萧烨派出来的人。

  永昌候爷想到这个,便想到一件事,太子萧烨怎么会这么快知道消息,又怎么会这么快的赶过来杀人。

  很显然的。他在自个母妃的宫中安插了人手,所以才会这么快知道消息。

  永昌候想到这个,透心的凉,一直以来,他还以为太子比较亲厚自个的妹妹,亲厚永昌候府,所以先前知道君黎是自个外甥时,他义无反顾的坦护了太子,可是现在知道太子竟然在妹妹的宫殿安插了人手,永昌候惊惧得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一动没动,今日这事于他们永昌候府来说,只怕是个打击。

  因为太子知道他们发现了这个事实,日后他登基的话,永昌候府还能落得了好吗?

  永昌候心情沉重无比,不过他不打算让自个的妹妹知道这事,如若让她知道这事,她只怕得心痛死。

  “回府。”

  永昌候领着人转身离开。

  很快消失在街道上,而待到他们离开后,身后的漆黑长街上,徐徐的走出一个人来,那人身着黑色的锦服,戴着黑色的斗篷,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让人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不过他一出来,身后很快走出几个人来。其中之一正是玉隐,玉隐沉声开口:“殿下,现在怎么办,那个人竟然被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丫头给带走了。”

  “虽然他受了重伤,按理是活不了了,可是我们看不到尸体,总归是不大放心。”

  太子萧烨周身冰冷阴寒的气息,瞳眸更是遍布着阴霾,他没想到自个竟然不是西楚国的皇子,而是北晋国的皇子。

  而自己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乃是北晋国的皇帝和嘉妃瞒天过海之计。

  不过能做出这种事的人,还配称为父母吗?萧烨唇角是冷讽的笑,他们以为他是工具吗,以为他会听任他们摆布吗,那他们想得太多了。

  至于永昌候爷这个舅舅,只怕也是别有用心的,如若他真的维护自己,大可以把君黎送到他的太子府来,而不是暗中带回永昌候府。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还不是想拿捏他。

  “你立刻发通告下去,就说本王今晚被刺客刺杀了,刺客被我们的人刺了一剑,所以各大药铺药房以及大夫都不准随便救人,如若真有中了剑伤的人,立刻报官,另外你再派一部分人下去搜,本王就不相信他能插翅飞了。”

  萧烨冷笑着转身离开,身后的玉隐赶紧的领命去办事。

  这里萧烨正一丝不苟的安排人去搜人。

  那里救走君黎的女子,一路带着君黎七拐八弯的在巷子里乱转,最后确认没人了,才闪身到一处僻静空落的院子,四下里张望一下,确认没人,她抱着手里的男人闪身跃了进去,待到进了院内,她松开了手,把君黎给扔在了地上,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手臂,气呼喘喘的念叨。

  “可把我累死了,怎么这么重啊。”

  她拍了一会儿,看地上的男人没有动静,不由得挑眉,不会是死了吧。

  说着飞快的低头听地上男人的心跳,最后听到心跳声还在,总算松了一口气,她费了这么半天的功夫,总不能救个死人吧。

  龙灵儿伸手又去抱地上的男人,打算把他抱进不远处的耳房,这样把人放在地上总不好。

  不过她的手一碰到男人的身子,便发现他发热了,而且十分的烫手。

  龙灵儿吓了一跳,虽然她不懂医术,但也知道,现在发热不是好现像啊。

  虽然之前她给这个男人服了止血药,他胸前被剑刺穿的血暂时止住了,但是他的心脉却被震烈了,几乎破损不全,再加上被人刺了一剑,现在的他可谓身患重伤,如若再发热,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啊。

  龙灵儿说不出的失望,她还想来个英雄救美男呢,就像当初表哥被人救了一样啊,表哥被人救了,到现在都念念不忘那个人。

  她要是也来这么一回,让人家念念不忘多好,可是现在她没有人家的医术,所以救回来的可能是个死人。

  呜,她怎么这么倒霉。

  龙灵儿一边想一边蹲下身子望着君黎:“喂,你叫什么名字,你差不多快要死了,快点说说你有什么遗言,我救不了你,但是你若是有什么遗言的话,我会帮你去做的。”

  她叫完后,地上发热的人,忽地动了一下,这让毫无防备的龙灵儿惊了一下,往后退了一下,然后听到地上的男人迷糊的低语起来。

  “绾儿,绾儿。”

  龙灵儿飞快的伏身听他说话,然后便听到他嘴里叫着绾儿,这大概是他什么情人吧。

  龙灵儿想着,又飞快的问道:“你叫的是什么人?要我去找她来见你吗?你快说她叫什么名字。”

  可地上的男人似乎又陷入了昏睡中,龙灵儿不死心,她救了人,最后却没把人家救活,可好歹要做件好事吧。

  要不然她以后还如何行侠仗义,行走江湖啊。

  “喂,喂,你说的女人叫什么名?”

  龙灵儿不死心的伸出白嫩的小手啪啪的打着君黎的脸,最后愣是把君黎打得醒了一些,不过他神智并不清醒,只听得耳边有人在聒躁的问他:“你想见谁,你把她的名说出来,我带她来见你。”

  君黎迷糊间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想着,难道我要死了吗?是啊,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所以他是真的要死了,他临死前想见谁……

  “绾儿,我想见一一一她一面,和她说,说一一一今生不能还她对我的好了,来生我一定一一一报。”

  龙灵儿生气的怒吼:“她叫什么名,你说出全名我才好去找她。”

  妈呀,这人太费事了,原来做好事这么难啊。

  龙灵儿就差敲这人的脑袋了,早知道这么呆,不救他了。

  不过地上的君黎在临昏迷前,终于说出了苏绾的全名。

  “苏绾,苏一一一。”

  “苏晚,苏一一这名怎么有些熟悉啊,”龙灵儿用力的想着,总觉得自己听过这名字的,因为好像有人和她说过这个人的名字,就在前不久。

  龙灵儿忽地想起来了,对,是表哥说的,表哥和她说过这个人,也就是救了表哥的女人,让表哥念念不忘的女人。

  那个女人就叫苏绾,西楚国靖王府的世子妃。

  表哥说她不但人美而且本事大,又热心肠,总之那个女人就是个十全十美的女人。

  所以她为了见见这个十全十美的女人,从烈焰门偷偷的溜出来了,她是打算行侠江湖,也做一个十全十美让人念念不忘的女人的。

  可是谁知道这一路上,爹爹派出来的手下尽顾着追她回去,倒叫她没办法做好事了。

  好歹现在救个人吧,还要死了。

  龙灵儿瞬间觉得人生全是黑暗。

  不过她还是帮这要死的人去找一找那个叫苏绾好了。

  对了,龙灵儿想到苏绾,忽地想到表哥罗风说过的话,那个叫苏绾的女人医术十分的厉害,说不定她可以救这个男人呢,何况他们还认识。

  如此一想,龙灵儿眼睛亮了,精神也足了,立刻起身打算离开去找苏绾。

  不过最后望了望地上的君黎有些不放心,若是有人发现了他怎么办?还有如果有人来搜查这个地方怎么办?

  这地方可不是她的地方,只是她无意间发现的,这家府里没有主人,只有几个下人住着,所以她没事便溜进这里住着,不过如若有人搜查到这里,他肯定要倒霉。

  龙灵儿是个很机灵的丫头,她想了一下,很快有了主意,伸手轻松的抱起地上的君黎。

  别看她是个小丫头,可是武功却不错,所以抱君黎并不费事。

  龙灵儿最后把君黎给放进了这户人家的马厩里,虽然马厩里没有多少马,只有两匹马,但气味臭哄哄的,常人绝对受不了,而且只怕没人会想到她把人藏到马厩里,所以她这主意不错。

  龙灵儿把人藏在马厩里还不死心,最后还从不远处抱了一捆柴禾撒在君黎的身上,左右看了一下后确认不会有人发现这人。

  她才灵活的转身,施展了轻功,离开了这户人家,去找那靖王世子妃。

  只是她还不知道靖王府在什么地方,现在还是先找个人问问吧。

  龙灵儿心里想着,很快施展了轻功到了大街了,她这一出来,便发现街上有不少人,不时的有马蹄声跑过,看来似乎很忙碌似的,这些人在干什么?龙灵儿认真的想着,转头去找人打探靖王府的位置。

  靖王府,苍阑院内,一片寂静,苏绾和萧煌早早的便息下了。

  整个苍阑院都是寂静无声的,只除了暗处巡值的手下,再无半点的声响。

  不过萧煌和苏绾的房间里,苏绾正在做恶梦,她梦到君黎被人追杀的画面,不由得着急起来,整个人很激动,想冲上去救君黎,可是却有一种自己被缚住的感觉,怎么也动不了,这导致她不停的扭动着身子。

  最后身侧睡着的萧煌都被她惊动了,一惊醒了,掉首看到苏绾似乎被魔魅住了,赶紧的伸出手拍苏绾:“绾儿,醒醒,你做梦了,绾儿。”

  苏绾被一拍惊醒了,睁开眼望着眼面前的人,却是萧煌。

  萧煌看她满脸的冷汗,心疼的取了帕子过来替她擦汗,一边擦一边问道:“绾儿,你怎么了?”

  “我梦到了君黎。”

  苏绾想到梦中惊悚的画面,喘着气说道。

  萧煌脸色可就不好看了,怎么白天和那家伙在一起,夜里做梦还梦到那家伙,这家伙真太可恨了。

  萧大世子幽幽的不说话了,就这么看着苏绾。

  苏绾说完没听到萧煌说话,抬头看到萧煌眸光幽暗的望着她,一脸我不开心了,我吃味了的样子。

  苏绾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没好气的说道:“我做梦梦到他被人追杀了。”

  萧煌觉得这个梦真是太好了:“那他被杀死了没有?”

  那满是期待的话,使得苏绾想抽他,最后只瞪了他一眼。

  “没做到底呢,被你一拍给拍醒了。”

  苏绾说完后,担心的说道:“萧煌,你说我们昨天夜里离开是不是做错了,君黎不会有事吧,当时他太激动了,若是武贤妃娘娘动什么手脚,只怕他防不胜防。”

  萧煌却直接的给苏绾一个鄙视的眼神:“武贤妃是他的娘,能动什么手脚,你没看到武贤妃很疼他吗?”

  “可一一一。”

  苏绾还是觉得不放心,萧煌却已经伸手搂着她往床上躺了,同时霸道的说道:“璨璨,你再说他,我吃醋了,我生气了。”

  苏绾望着他,想想似乎确实是不太好,躺在自己男人身边还想着别的男人。

  理亏的她,立刻很有自知之明的俯身亲吻了一下萧煌的唇,算是补偿了。

  可是自从知道她怀孕,萧煌便禁欲,她这么一亲,像点了火似的,立马便撩拨起萧煌身上的情欲了,他哪里放过她,一把抱着她又亲又吻的大有欲罢不能的感觉。

  苏绾推他,警告他:“三个月时间没到,不能做那事。”

  萧煌一听,无力了,脸窝在苏绾的脖子里,无奈的说道:“这可恨的小子,怎么那么想抽他呢。”

  他说的自然是苏绾肚里的小家伙。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的眼睛又亮了,盯着苏绾说道:“我们可以换个方式吗?”

  苏绾嘴角抽了抽,正想严词拒绝。

  不想门外有脚步声靠近,有人过来禀报道:“世子爷,夏凛求见。”

  萧世子的好事被打断了,满脸的恼火,朝着外面没好气的问道:“什么夏凛,不认识。”

  虞歌一愣,主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欲求不满的口气,想想也了然,最近世子妃怀孕,主子可不就欲求不满吗,所以口气才会如此恶劣。

  虞歌不厚道的笑起来,不过绝对不会让主子听出来,省得挨罚。

  “回世子爷,夏凛是端王殿下的手下。”

  “端王?”

  这一回反应的是苏绾,心里升起不安,先前自己的担忧不会是真的吧,君黎出事了?

  “立刻把夏凛带到花厅那边去,我和世子爷马上过去。”

  “是的,世子妃。”

  虞歌闪身溜走了,萧煌脸色阴测测的瞪着外面,然后念叨了一句:“阴魂不散。”

  他说完往床上一躺,伸手拉了薄被盖上睡觉,一脸不打算理会的样子。

  苏绾拿他傲娇样没办法,只得俯身亲了亲他的脸,哄他道:“萧煌,这肯定是出事了,我们去看看吧。”

  “不去。”

  “去吧去吧。”

  苏绾又亲了一下他的唇,亲得他兴起了,抱着她一通狠亲,随之和苏绾讨价还价起来:“那等到这事办完了,你就帮我一一一……”

  他期待的眼神火热的望着苏绾,苏绾望一眼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精虫上脑了,不过也拿他没办法,只得认命的应了。

  “好。”

  萧煌立刻心情好了,抱着苏绾又叭叽亲了一口,然后心情极好的帮苏绾穿衣服,两个人穿戴好了走出去。

  自从他们成亲后,房间里,基本不用丫头侍候,都是萧煌侍候苏绾,顺带侍候自个儿。

  这倒让苏绾自在,省得房里总有人,感觉怪怪的。

  两个人相揩走到花厅的时候,夏凛已焦急的来回转悠了,一看到萧煌和苏绾二人从外面走进来,他连行礼都忘了,心急的叫起来:“世子爷,世子妃,你们要救救我家主子。”

  苏绾一听担心:“你家主子怎么了?”

  “我家主子进了武贤妃娘娘的宫殿后,再也没有出来过,我心急得不得了,悄悄的进了武贤妃娘娘的宫殿内转了一圈,可是里面一片安静,显示武贤妃娘娘已经睡下了,后来我又带人回端王府查看一番,看我家主子是不是回来了,结果并没有。”

  夏凛扑通一声跪下。

  “世子爷,世子妃,你们快帮帮我家主子吧,他一定出事了。”

  苏绾脸色难看了,掉头望向萧煌担心的说道:“君黎只怕真的出事了。”

  苏绾想到了那个梦,心里越发的担忧,真害怕梦成真。

  她的脸色有些白,萧煌看了十分的不喜,伸手便捏她的脸,直到把她的脸捏红了,才甘心。

  他伸手拉着她说道:“我们进宫去见武贤妃,倒要看看那个女人怎么说。”

  “好,”苏绾本来被他捏得脸蛋生疼,正想发火,听了他的话,终于决定饶了他,省得惹恼他,一怒不去皇宫。

  夏凛听了他们的话,心喜,赶紧的起身跟着他们的身后一路进宫。

  一行人进了宫后,天色已经微微的明了。

  宫中并不太平,一团乱糟糟的,萧煌和苏绾不用细打听,只派人去查探一番,便查出事情的真相。

  九皇子死了。

  “呃,你说九皇子死了?”

  苏绾有些不能相信,那个讨厌的小破孩就这么死了吗,虽然之前挺讨厌他的,可是现在听到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多大点啊,怎么好好的就死了,谁会杀他啊。

  “难道是太子萧烨杀的。”

  苏绾现在对萧烨实在没什么好感,凡有什么事都往萧烨身上想。

  萧煌认真想过之后,则摇头:“按理不应该是他杀的,因为九皇子死了,对他并没有利,何况九皇子才十岁,挨不着他什么。”

  “那不是他杀的,九皇子好好的怎么死了?”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皇帝一定很痛心,眼下皇室只有太子一个,还有九皇子,现在九皇子又死了,最后只剩下太子一个人了,孤家寡人,果然成寡人一个了。”

  萧煌想到这个,心情说不出的好,前世承乾帝下令灭他满门,这一世倒叫他看到了他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若是后面他知道太子也不是他的儿子,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萧煌想到这个,心情越发的好,拉了苏绾的手便往武贤妃的宫中而去。

  此时,勤政殿内,老皇帝整张脸都黑了,一脸愤怒的瞪着寝宫内的侍卫队长还有几名手下,狠狠的拍着床下命令:“去查,给朕去查,倒底是谁杀了九皇子的。”

  “是,皇上。”

  侍卫队长领着人走了,寝宫里,只剩下一个女人在伤心欲绝的哭着。

  这个女人是安嫔,九皇子的母妃,此时直哭得梨花带雨,生不如死的样子。

  “皇上,你一定要替我儿子报仇,他死得惨啊。”

  老皇帝脸色越发的难看,想到自己的儿子全死了,现在只剩下太子一个了,一想到这个,老皇帝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刺激,身子软软的往大床上倒去。

  寝宫里,侍候皇帝的太监吓着了,赶紧的命人宣御医过来,又派人去通知太子殿下,皇上又昏过去了。

  这里众人忙着救治皇上。

  武贤妃娘娘的宫殿内,却一片安静。

  武贤妃呆呆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寝宫里的人都被她撵出去了,自从半夜永昌候把人带走后,她就没有睡着,一直坐在床上,想着先前和君黎说的那些话,那些他曾经受过的苦,北晋国的皇帝和嘉妃对他并不好,想到这些,她就流眼泪,心里很难受。

  即便天亮了,听说有人发现了九皇子的尸首在枯井里,她也没有动一下,依旧窝在寝宫里。

  寝宫里的人都被她撵出去了。

  萧煌和苏绾来的时候便看到一个脸色苍白,虚弱不堪的女人正歪靠在床上流眼泪。

  苏绾看到她的样子,心往下沉,武贤妃这样,分明是君黎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君黎被太子萧烨带走了,所以武紧妃才会脸色这么难看。

  武贤妃听到动静,抬头望过来,看到萧煌和苏绾出现,不由得尖锐的叫起来:“你们又来做什么?”

  武贤妃很恨这两个人,若不是他们把黎带来,她也不会这么难过。

  那她只以为萧烨才是她的儿子,她又何至于这么心痛。

  苏绾脸色说不出的难看,走前一步,指着武贤妃冷冷的问道:“我问你,君黎是不是被太子带走的。”

  武贤妃立刻摇头:“没有。”

  她这是下意识的举动,一说完她觉得没有必要和苏绾解释,脸色冷冷的指着苏绾:“你们给我滚,立刻给我滚,否则本宫要叫人了。”

  苏绾望着武贤妃,一字一顿的说道:“虎毒不食子,你比老虎还毒。”

  她说完满脸讥讽的盯着武贤妃,从前还觉得这女人不错,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武贤妃却因为苏绾的话,而浑身颤抖起来,她苍白着手指着苏绾:“你,你一一一。”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昏了过去,因为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虎毒不食子,她比老虎还毒。

  是啊,她比老虎还要毒啊,她眼睁睁的看着自个的哥哥把儿子带走了,她不是人啊。

  武贤妃昏迷过去前,听到苏绾冷冽的声音响起:“君黎一定被永昌候府的人带走了,我们去永昌候府找人。”

  因为武贤妃似乎想掩盖什么,而且能顺利的从武贤妃这里把人带走,只有太子或者永昌候府的人,既然武贤妃否定了太子,那人一定是被永昌候带走了。

  武贤妃张嘴,想说不要,不要。

  可惜她一个字说不出来,而苏绾和萧煌也不再理会她,闪身出了寝宫,一路直奔外面而去。

  不过他们一行人刚出了皇宫,还没有去永昌候府,便被王府管家派来的侍卫给找到了。

  这侍卫飞快的说道:“世子妃,有一个叫龙灵儿的女孩找到了我们靖王府,说要见你,说你一个朋友受了重伤,让你马上去见他一面,若是去得迟了就见不到了。”

  “我的朋友?”

  苏绾愣了一下,说实在的能做她朋友的实在是少之又少,会是谁啊。

  苏绾忽地想到之前自己和君黎说过的话,他们是朋友。

  难道那个受伤的人是君黎,他怎么会受伤了,还有这个龙灵儿是谁啊。

  “回府。”

  苏绾心急的要立刻回府,身后萧煌闪身飘过来,大手抱住了她,随之不满的训斥她:“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听不进去,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行动要小心,不能冒冒失失的。”

  苏绾选择闭上嘴巴,因为如若她多说的话,保不准这男人不让她回去了。

  所以为了尽快知道那龙灵儿说的她的朋友是谁,她什么都不说。

  萧煌看她不说话,总算满意的抱着她一路回了靖王府。

  一行人并没有进大门,龙灵儿便在靖王府门前,来回的踱步。

  听到身后的动静,龙灵儿掉头望过来,看到身后的街道上飘然而落的数个人,为首的是一名高大冷魅,仿若谪仙的男子,男子的怀里抱着一个俏丽动人的女子,两个人就像画上的一对壁人。

  龙灵儿不禁看得有些呆,直到苏绾从萧煌的怀里下来,一直走到她的面前,她才醒过神来,飞快的想着,这个不会就是表哥说的苏绾苏姐姐吧。

  “你是苏姐姐吗?”

  苏绾愣了一下,仔细的打量龙灵儿,发现龙灵儿个子不高,明眸皓齿,神容说不出的灵动,和她的名字倒是挺相配的,不过她怎么叫她苏姐姐,还这么亲切。

  苏绾正想着,龙灵儿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苏姐姐,你不认识我吧,我表哥罗风你一定认识。”

  “你是罗风的表妹。”

  “是的,我经常听我表哥说起苏姐姐你,所以我好奇便来看你了。”

  苏绾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身后响起一道冷酷冰寒的声音:“你表哥经常说她什么?”

  龙灵儿立刻笑得无比开心,竖起手指头说道:“我表哥夸苏姐姐人长得好看,聪明,而且心好,最主要的是医术还十分的厉害,我表哥说苏姐姐是他见过的女人当中最十全十美的女人,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龙灵儿的话使得苏绾身后的萧煌脸色越来越黑,原来自个的女人一直被那家伙给惦记上了。

  罗风你给本世子等着。

  苏绾生怕萧煌发火,赶紧的望向龙灵儿:“你说的我那个受伤的朋友不会是你表哥吧。”

  苏绾心里有些失望,她本来还希望龙灵儿说的那个朋友是君黎,但现在看来,龙灵儿应该不认识君黎才是。

  龙灵儿听了苏绾的话,立刻醒神,着急的开口:“苏姐姐,你那个朋友想见你最后一面,他受了很重的伤,先被人刺了一剑,然后又被人击了一掌,现在还发起了高热,我看他不大好,便问他最后想见谁,他说想见你,所以我来找你了。”

  本来她可以来得更快一点,但她对京城不太熟悉,所以摸错了,才耽搁了时间,现在不能再耽搁了。

  苏绾一听龙灵儿的话,眼神亮了一下,这人不会是君黎吧。可想到龙灵儿的话,那人受了很重的伤,她又不希望那人是君黎,不过不管是不是,都去见一见,她好歹是大夫,若是有救还是救一救吧。

  “你叫龙灵儿是吧,我叫你灵儿吧。”

  苏绾望向龙灵儿说道,龙灵儿立刻高兴的点头,她一笑脸颊上浮现出两个酒窝,而且双眸神彩飞扬,灵动异常。

  听到苏绾叫她灵儿,她说不出的高兴,用力的点头;“好啊,苏姐姐你就叫我灵儿吧。”

  “那灵儿你带我们去见我那个朋友吧。”

  “好,苏姐姐我们快去。”

  龙灵儿想到那个快要死了的人,想想便觉得可怜,还是带苏姐姐去见他一面吧,但愿他撑得久一些。

  龙灵儿说完后,立刻在前面带路,苏绾唤了龙灵儿上马车,自己和萧煌也上了马车,三个人坐一辆马车/

  龙灵儿指使前面驾车的侍卫,教他怎么走。

  当一行人在龙灵儿的带领下赶到龙灵儿所说的地方时,却发现这座府邸的大门前,被人给阻上了,一队精兵正从府邸外气势汹汹的往里走,打算搜查这座府邸。

  龙灵儿的脸色变了,萧煌和苏绾望着她问道:“怎么了?”

  龙为儿指了指前面,小声的说道:“那个人便在这座府邸里,我把他藏在这里了,可是那些人似乎正搜查这座院子。”

  苏绾掀帘往外看,正好看到前面一队往里走的人,竟然是东宫的人,她看得很清楚,那一行人为首的正是萧烨的手下亲信玉隐。

  没想到玉隐竟然亲自带人来搜查,这说明他们要抓的人是很重要的人。

  苏绾忽地想到君黎和萧烨的事情,如若这事被萧烨知道的话,他只怕不会留君黎。

  所以龙灵儿所说的那个人,很可能真的是君黎。

  苏绾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了,伸手便抓住萧煌的手臂,沉声开口:“怎么办?”

  ------题外话------

  俺决定对君黎好一点,所以灵儿是干嘛来的,你们懂吗?他前半生太苦了,那么后半生就让他幸福一点吧,还有让苏绾拥有一个天长地久的友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82章 比老虎还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