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西楚皇室内乱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太子府内,此时死一样的沉寂,除了太子外,还有不少幕僚在下面等候,不过谁也不敢说话。

  今儿一早京城便发生了这样荒唐的事情。

  太子萧烨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接到了禀报,他立刻派人去处理,可是这画像和告示贴得满京城都是,他根本阻止不了事态的发展。

  而既然人家发现了这样的事情,他再派人去处理这件事,人家就会说他心虚,所以最后他什么都没有做。

  不做却不代表不生qì,萧烨现在气得胸腔满是愤怒的火焰。

  萧煌,这个混蛋开始动手了,接下来事态一个掌控不好,只怕他的太子之位就要被这人给夺了,所以他一定要尽快摆脱这样的局面。

  房间里,有幕僚忍不住小声的问道:“殿下,这事怎么处理?”

  萧烨已经做好了准备,眸光幽冷的抬起,望向问话的一名幕僚。

  “你们也认为本宫是北晋国的皇子吗?”

  这幕僚怔了一下,飞快的起身连说不敢。

  旁边有人说道:“殿下乃是武贤妃娘娘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北晋国的皇子呢。”

  “听说我与北晋国的皇帝还有嘉妃娘娘长得很像。”

  幕僚中立刻有人冷笑:“这天xià间相像的人多了去,难道就因为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长得像,便说是那人的孩子吗,那天xià岂不是乱套了吗?”

  一人说完,其他人连连的点头,总之他们全都认为太子殿下是皇上和武贤妃娘娘的孩子。

  那些人说殿下和北晋国的皇帝还有嘉妃娘娘长得像,那他们还说殿下和武贤妃娘娘长得很像呢。

  萧烨听了幕僚的话,满意的点头:“嗯,其实是有人当了叛国贼,和北晋国人联手整出来的这一出戏码罢了。”

  萧烨说完后望向幕僚说道:“那些人胆敢跑到父皇的面前胡言乱语,你们自然也可以去辩解,去吧。”

  幕僚一听,心领神会,没错啊,何御吏等人把殿下告了,他们这些铁杆的太子党,自然要一身正义的维护殿下,要不然殿下登基后,怎么可能会重用他们呢。

  “是,殿下。”

  众人齐齐的应了,然hòu告安出太子的房间。

  不过几个幕僚走出后,忽地想到一件事,永昌候府的人今儿个怎么没有来。

  其中有一个幕僚忍不住小声的嘀咕:“永昌候爷今日怎么没来。”

  几个人诧异了一回,不过其中一人小声的说道:“听说永昌候爷昨夜遇到刺客,受了伤,所以来不了。”

  “这样啊,那我们快进宫去吧。”

  这一帮人总算走了,身后太子萧烨的房间里,玉隐恭敬的开口:“殿下,这事只怕有点麻烦。”

  萧烨既然也知道,因为事关西楚皇室之事,他闹出了这样的事情,皇帝就算相信他是自个的儿子,只怕也不敢让他坐上皇位。

  所以这事一个处理不当,很可能功亏一簧,所以一定要安排好这件事。

  萧烨认真的细想了一下后,掉头望向玉隐说道:“你立刻进宫,把宫中的人秘密的调派到勤政殿那边去,另外把我们的人也调进宫里去,随时听从我的安排。”

  玉隐心惊的抬头望向萧烨:“殿下,你这是打算?”

  逼宫吗?

  萧烨单手握成拳沉声说道:“这是最坏的打算了,如若不能让父皇和那帮朝臣相信本宫的身份,只能孤注一掷赌最后的胜负了,总之本宫绝不能落到他们的手里,若是落到他们的手里,只怕更无翻身之地了。”

  玉隐用力的点头:“属下立刻去办这件事。”

  萧烨挥手:“去吧。”

  待到玉隐退了下去后,他眸光幽亮的抬首望着半空,没想到重生一世,竟然给他这样的一个惊喜,他竟不是西楚的皇子,而是北晋国的皇子。

  他真想问问北晋国的那一对人,他们究jìng把他当什么,怎么就能狠得下心来,把他送进西楚来。

  幸好武贤妃一直待他极好。

  想到武贤妃,萧烨的眼神暗沉了下去,心里十分的难过,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武贤妃是自个的母妃,可是没想到她却不是。

  自从知道自己不是武贤妃的孩子,他还没有进宫看过她,现在他该进宫看望她了。

  不知道这个母妃,现如今的心中还有没有他这个儿子。

  萧烨嘲讽的一笑,转身便自离开,一路领着人进宫去了。

  不过这一回他没有直接的去勤政殿,而是前往武贤妃的宫中而去。

  武贤妃的宫中,武贤妃病了,看过大夫,吃过药后睡了,不过睡得并不踏实,脸色十分不好看,好似被梦魅住了似的,不停的摇着头。

  寝宫里站着的萧烨望着她,有些心疼,即便知道武贤妃不是他的母妃,可这么多年的感情,真的是说抹便抹得掉的吗?

  萧烨轻笑,别人他不知道,总之他做不到,他真的不是冷血无情的人。

  萧烨伸手去摸武贤妃的脸,他指尖上的冰冷寒意使得床上的武贤妃打了一个寒颤,惊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床前坐着的萧烨,武贤妃下意识的扯出一抹虚弱的笑。

  “烨儿,你怎么进宫来了?”

  她说完蓦的想到什么似的怔住了,好半天没有吭声,眼里很快浮上了雾气。

  这个儿子竟然不是她的儿子。

  为什么,为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武贤妃一句话说不出来,萧烨却知道她这样难过是为了什么。

  其实他的心里也不好受,他是巴不得武贤妃是他母妃的,可是结果竟是这样。

  萧烨的手慢慢的收回来,眸光有些变幻,他没有看武贤妃,或者说他不敢看。

  他怕武贤妃放qì他。

  自己喜欢的女人已经放qì他了,母妃是不是也要放qì他。

  是不是这天xià所有人都要放qì他。

  萧烨想到这个,心里很痛很难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轻轻的说道:“母妃,今儿一早宫外有谣言传出来,说我不是母妃的儿子,说我是北晋国皇帝的儿子,母妃,这事是真的吗?”

  武贤妃一惊,抬头望着萧烨,可是却看不到萧烨的神情,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

  她想起了,那天晚上就在这宫殿中,自己的儿子被带走了,想到这个,武贤妃心痛莫名,自己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哥哥把他带走啊,虎毒不食子啊。

  武贤妃正哭,寝宫里,萧烨的声音又响起来。

  “母妃,何御吏和朝中的大臣到父皇面前把我给告了,只怕父皇一定会重重的查这件事,我以后只怕不能进宫来看母妃了,母妃多保重身体。”

  萧烨可以想像得出这样的结局。

  因为他是太子,这事太重要了,在没有查清楚他身份前,皇帝一定不会再让他执掌朝中的事情,一定会让他待在太子府里,等查。

  而这等查,只怕就是等死,那个人怎么可能不动,所以今儿个是他孤注一掷之时,成者王败者寇。

  萧烨说完也不看武贤妃,起身便欲走,似乎他今儿个来,就是为了和武贤妃说一声的。

  事实上他心里有些发颤,他希望武贤妃能发自内心的当他是自个的儿子,因为即便不是亲身的,他们这么多年也走过来了。

  感情尤在,如若武贤妃真的不为所动,只怕他要伤心死了。

  萧烨转身刚走两步,便听到身后武贤妃开口。

  “烨儿,你别听旁人瞎说,你是母妃的孩子,你怎么会不是母妃的孩子呢,母妃绝不会容许旁人污蔑你的。”

  武贤妃的话里有一抹坚决,因为她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她不想再失去一个儿子。

  虽然萧烨可能不是她的儿子,但她养大了他,这么多年的情份,所以他就是她的儿子。

  萧烨的心瞬间软软的,慢慢的转身望向武贤妃,看到她急切的起身下床。

  她一边起身一边急切的说道:“母妃和你一起去你父皇的勤政殿,我倒要看看何人胆敢说我儿不是我亲生的,我要看看哪个敢随便的污蔑我儿,我自己的儿子难道我不知道吗?这是我亲眼所见生出来的孩子。”

  萧烨走过去替武贤妃整理衣服,神容说不出的温和,眸光中有着拳拳之光。

  这样的他,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脸依赖的望着她。

  武贤妃咬牙,罢罢,烨儿就是她的亲儿子。

  “我们走。”

  母子二人出了寝宫,一路往外走去,武贤妃伸手拉着萧烨,母子二人看上去说不出的亲厚,一看就像亲母子。

  武贤妃和太子萧烨刚出了寝宫,便看到外面一个太监奔了过来,这人是武贤妃宫里的太监总管,气吁喘喘的急奔而来,一看到武贤妃过来,急叫道:“娘娘,不好了,皇上他又昏了过去,听说何御吏等人把太子给告到了皇上的面前。”

  “哼,这些成日没事找事做的家伙,皇上让他们立在朝堂上,是为了让他们处理朝堂上的事情的,不是为了他们成日的找碴子生事,竟然连太子也敢告,他们真是胆子比天还大,本宫倒要看看,他是如何告我儿的。”

  “走。”

  母子二人一路出了武贤妃的宫殿,前往勤政殿。

  勤政殿内,经过一阵忙碌过后,已经安静了下来。

  寝宫里,老皇帝醒了,宣了何御吏还有朝中的一帮大臣进来。

  何御吏虽然知道皇上病重,可眼下事关西楚的江山社稷,大意不得,只能硬着头皮把早shàng发生在京城的事情又说了一遍,随后何御吏声泪俱下的说道。

  “皇上,臣知道太子很可能是冤枉的,可是此事太重要了,事关我西楚国的江山,所以臣请皇上慎重,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无风不起浪,好好的怎么就把太子和北晋国牵扯上了呢,而且臣记得太子长得确实和北晋国的皇帝有些像。”

  “臣觉得太子像嘉妃娘娘。”

  这些朝臣是去过北晋国的,认识北晋国的老皇帝和嘉妃。

  不过从前没往这方面想,自然不会留意这件事,但今天这事一爆发出来,这些人仔细的一想,怎么想怎么觉得太子和北晋国的皇帝和嘉妃像。

  老皇帝脸色说不出的白,虽然直jiào上他觉得太子应该不是北晋国的皇子,可听了何御吏的话,直jiào上又不敢大意,这可是事关江山社稷的事情,如若太子真的是北晋国的人,那他不是把江山社稷拱手让人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就是到九泉之下也没脸见祖宗啊。

  寝宫里,何御吏还在说:“皇上,此事不能不慎重啊,望皇上派人查这件事,定要查清楚太子的身份。”

  何御吏话刚落,寝宫外面太监奔了进来,飞快的禀

  ,飞快的禀报:“皇上,裴大人等进宫来了。”

  老皇帝听了,闭了一下眼虚弱的挥手:“让他们进来吧。”

  既然都来了,那就看看别人说些什么吧。

  太监出去,寝宫外面很快涌进来几名大臣,这些人一跪下,便扑通扑通的磕头。

  “皇上,臣认为此事有异啊,皇上定然要三思啊。”

  “是啊,那北晋国素来有狼子野心,他们使这一招,分明是想毁了我西楚的百年基业啊,皇上万不可中了敌人的歹计啊。”

  “没错,这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使出来的诡计。”

  这话分明就是有人私通叛敌,通敌卖国。

  老皇帝听了这些人的话,眼睛亮了一下,没错,这说不定是别人使出来的阴险诡计。

  烨儿很可能是他的孩子。

  他不能慌不能乱,要稳住。

  老皇帝力求镇定。

  不过太子一派的人刚说完,何御吏等人就大叫起来:“皇上,臣等也没说太子就是北晋国的皇子啊,臣的意思是皇上派人查清楚这件事,万不能让人混淆了我皇室血脉,到时候万里江山落入旁人之手,岂不是陷万民于水火之中。”

  “没错,皇上请三思。”

  “请皇上下旨查这件事,定要查明太子的身份。”

  说实在的,老皇帝现在头疼得快要疯了,如若皇室有另外一个皇子,他早就下令废了太子,是不是北晋国的皇子都不能用了。

  可关jiàn是眼下西楚国只有太子一个皇子啊。

  他若是北晋国的皇子,那他?

  老皇帝只觉得透心的凉,周身无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殿下,两帮人竟然大吵了起来,各执一词。

  太子一派的人认为,如若皇上真的下旨查太子,这对太子以后的名声有污,岂不是叫天xià人嘲xiào太子的身份。

  何御吏一派的人则认为,不查清只怕不足以服众,日后有大麻烦,所以倒不如这一次查清楚此事。

  寝宫里吵闹成一团。

  “你们这样分明是中了敌人的歹计,乱了我西楚的朝纲。”

  “没错,太子乃是皇上血脉,怎么可能是什么北晋国的皇子。”

  “殿下和贤妃娘娘一向要好,亲厚得很,贤妃娘娘难道不知道太子是不是不自个的儿子吗?”

  “你们说太子不是北晋国的皇子,既然不是,怕什么查,查清楚便是了。”

  “太子为什么长得像北晋国的皇帝,而不像皇上,也不像贤妃娘娘。”

  “这天xià间相像的人多了去,难道每一个相像的人都是亲人吗?那这天xià只怕乱套了。”

  “呵呵。”

  吵到最后差点没有打起来,老皇帝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脸色完全的黑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颤抖着手指着寝宫里的一干人。

  可惜没有一人发现老皇帝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依旧在吵。

  直到寝宫外面响起脚步声,有人从外面走进来,一道冷喝声响起来。

  “吵什么,不知道皇上病重吗?”

  一声冷喝,惊了一众朝臣,众人抬头便看到皇上脸色青黑的颤抖着身子怒指着他们,已气得一个字说不出来。

  众人终于后怕的赶紧的磕头:“臣等该死,皇上饶命。”

  武贤妃看皇上脸色不好,赶紧的走到皇上的床前,替皇上顺气,又替他拍背,并接过太监手里的茶让皇上喝了一口。

  皇帝被这么一侍候,总算缓过来一口气,指着下面的众人骂:“你们一个个吵什么,是不是想气死朕,气死朕你们就甘愿了。”

  “臣等该死。”

  众人脸上流汗,一声不敢吭了。

  皇帝终于抬起头望向那自从走进来一直没有吭声的萧烨,脸色暗了暗,缓缓的开口:“烨儿,今儿早shàng京城发生的事情你怎么看,怎么解释这件事。”

  萧烨优雅从容的说道:“回父皇的话,儿臣认为那是有人造谣陷害儿臣,这摆明了是北晋国的狼子野心,故意栽脏的儿臣,事实上是想毁掉我西楚,儿臣请父皇三思。”

  太子说完,太子党的人立刻认同。

  “没错,臣等也认为这事都是北晋国的人造出来的谣,当然这其中定然少不了有人和北晋国人联手的原因,要不然那北晋国的人有什么能力,在一个早shàng便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臣等认同这件事。”

  这些人就差直接说那和北晋国人联手是萧煌了。

  不过太子一派的人说完,何御吏等人就不赞同了,也叫了起来:“无风不起浪,若好好的怎么会生出这样的谣传出来,还有太子为什么像北晋国的皇帝和嘉妃,而不像我们皇上和娘娘呢。”

  “自古养儿像父母,虽说不至于全相同,但大致上还是有些像的。”

  两派人又吵了起来,太子萧烨周身拢着冰寒,瞳眸是凌厉的煞气,阴风阵阵的望着何御吏等人:“何大人的意思是这世上相像的人都要是亲人吗?那这天xià长得和何大人像的人都是何大人的亲人吗,要么是何大人的子女,要么是何大人的爹娘吗?”

  太子此话一出,何御吏怔愣一下,随后说道:“太子殿下见谅,臣并没有针对太子殿下的意思,只是既然谣传起,臣认为定要查清楚,如若不然,难以服众,就算日后殿下登基了,只怕天xià有那等狼子野心的

  狼子野心的人会不服,乘乱起事,那我西楚永无宁日了。”

  何御吏的话,别的大臣也赞同,连连的点头。

  这一次太子没有说话,武贤妃娘娘说话了。

  “你们的意思是本宫连自个的儿子都认不识了,当日本宫生产,可是亲眼看到人把儿子抱到我的身边的,我又如何认不识自个的儿子,你们看我和太子这么多年来,不像亲母子吗?”

  武贤妃和太子一直比旁的母子亲厚,这是众人有目共睹的。

  所以何御吏等人一时哑然。

  武贤妃又冷冷的说道:“何大人,有人胆敢造谣生事诽谤太子,你们这些大臣该做的事情是查出那个诽谤太子的人,而不是在这里怀疑太子,皇上要你们何用,太子要你们何用,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来指手划脚的非议皇家之事吗?”

  武贤妃的话使得殿内一时没人反驳。

  不过殿外有太监奔了进来,飞快的禀报:“禀皇上,大长公主,靖王爷,还有萧世子等人进宫来了。”

  大长公主乃是皇上的亲姑姑,靖王爷和皇上是兄弟,现在他们一起进宫来了,摆明了也是听说早shàng的事情了。

  寝宫里,各人各个神色,神情各异。

  武贤妃一听到萧煌,脸色便青黑一片。

  萧烨的瞳眸则是寒气四溢。

  承乾帝则恨得用手死死的掐住床上的锦被。

  不过从寝宫外面走进来的数人,却面色如常,一众人走进寝宫后,恭敬的给老皇帝施礼:“见过皇上,皇上万安。”

  老皇帝虽然恨萧烨,连带的也恨靖王,但面对这个皇室年岁最dà的姑姑,他却不好翻脸的,只虚软的开口:“姑姑起来吧。”

  他虽然话里只是让大长公主平身,不过靖王和萧煌也顺带的站起了身。

  不过靖王和萧煌聪明的选zé没说话,因为父子二人心知肚明一件事,眼下皇帝恨着他们呢,所以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

  而且今儿个确实也不是他们要进宫来的,而是大长公主来找的他们。

  大长公主认为,这等混淆皇室血脉的事情,坚决不能发生,所以她去找靖王进宫来了。

  寝宫里,大长公主扫视了一圈后,望向了萧烨,最后问皇帝:“皇上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现在外面都闹翻天了,说什么的都有,现在别说京城了,就连外面都知道了,难道皇上不打算给西楚的百姓一个交待吗?这事处理不好,可是祸乱江山根本的,若是日后有人拿这件事出来说事,这事便会成为那些乱臣贼子借口,他们完全可以打着清除逆臣贼子的名头来祸害江山。”

  大长公主话落,寝宫里,不少人脸色变了。

  何御吏等人也连连的点头:“对,对,这事一定要慎重的处理,否则就是麻烦事。”

  武贤妃望向大长公主,不卑不亢的说道:“回姑姑的话,烨儿是我的儿子,我会不知道吗?皇上若是真的让人查这件事,不就是污蔑烨儿吗,日后他若登基,岂不要被人嘲xiào。”

  大长公主立刻掉头望向武贤妃,身为皇室的长公主,大长公主自有一身的威仪气度。

  她瞳眸冷冽的瞪向武贤妃,狠狠的说道:“是名声重要,还是被别**乱了江山重要啊。”

  大长公主的话,使得老皇帝的心也有些毛毛的了。

  如若萧烨真的是敌国的贼子,那西楚?

  老皇帝狐疑的眼光落到了萧烨的身上。

  这时候太子一派的人想到了宫里的荣妃娘娘,飞快的说道:“皇上明查,宫中的荣妃娘娘便是北晋国的人,皇上可命人宣荣妃娘娘过来一查便知。”

  老皇帝想到荣妃此人,立刻点头同意了。

  以前老皇帝挺宠荣妃娘娘的,可最近身子不行,他也没有宣荣妃娘娘过来倒是把她忘了。

  “宣荣妃。”

  太监很快去荣华宫,宣了荣妃娘娘过来。

  荣妃没过来,便知道这边发生什么事了,因为太子悄悄的派人送了信给她,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

  现在太子知道自己是北晋国的人,自然也知道荣妃其实是他的妹妹。

  相信这妹妹眼下知道如何做。

  荣妃一过来,皇帝便喘息着问道:“荣妃,你说你和太子是什么关xì?”

  荣妃抬头,一脸的错愕之情:“皇上说什么呢,臣妾和太子有什么关xì啊。”

  荣妃话落,何御吏立刻说话了。

  “皇上,这样问荣妃娘娘是不对的,因为就算太子是北晋国的人,荣妃娘娘怎么会说呢,臣认为,该让人把荣妃娘娘带下去用大刑,臣相信大刑之下,她定然会交出真相来的。”

  荣妃脸色一白,太子萧烨倒是开口了:“何大人,重刑之下的交待,你认为可当得真?多少重刑产生了冤假错案,难道何大人不知道吗?”

  何御吏一怔,正欲辩解,殿外却有人接了口。

  “我可以证明,太子殿下就是北晋国的人。”

  一道悠然仿佛天边云彩般轻飘的声音响了起来,有人从寝宫外面走了进来。

  众人一起望过去,竟然看到进来的人,是两个女人,可是为首的女人却和武贤妃娘娘长得特别的像,若说他们不是亲母女,根本就没人相信。

  萧烨看到这人,脸色却是变了,手指下意识的紧握起来。

  这人分明是君黎,他女

  君黎,他女扮男装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告诉众人,他和武贤妃娘娘有多像。

  没错,他这样一扮,真的很像自个的母妃。

  萧烨脸色说不出的冰冷,瞳眸更是慢慢的涌起了血色。

  自己一直让人拦着这人,没想到倒底还是被他给顺利的进了宫。

  其实君黎并没有从宫门口进来,若想从宫门进来,根本不可能。

  萧煌派人把她们从冷宫那边带了进来,本来这勤政殿外面有人拦着的。

  不过龙灵儿的武功十分的厉害,一出手点了那些人的穴道,所以他们就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君黎一出现,寝宫里,众人议论起来,个个指指点点的,最后望向武贤妃。

  发现武贤妃的脸色有些白,先前还盛气凛人的武贤妃娘娘,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盯着那走进来的人。

  君黎走进来后,并没有看武贤妃,而是唇角扯着轻笑望向寝宫里的一众朝臣。

  “众位大人看我和武贤妃娘娘可像。”

  他一开口,众人便看出这人是男人,再一细看,却发现这人竟是北晋国的端王殿下。

  没想到端王殿下这么一装扮,竟然和武贤妃娘娘分外的像,如若说他们不是亲母子,根本没人相信。

  太子一派的人呆愣住了,而何御吏等人则飞快开口:“皇上,你看端王殿下才是我西楚的皇子,所以太子他根本不是我西楚国的皇子。”

  皇帝呆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因为君黎长得和武贤妃真的很像,说他不是武贤妃的儿子,根本没人会相信。

  “你,你。”

  皇帝望完君黎,最后又望向萧烨,一时头疼不已,最后皇帝大怒的下令:“来人,把太子带回东宫太子府,不准他出东宫太子府一步。”

  皇帝此话一出,分明是要查这件事的。

  萧烨的脸色微微的变了,缓缓的跪下:“父皇这是不相信儿臣是你的血脉吗?父皇这是非要查儿臣吗?既如此,儿臣在此请父皇收回儿臣的太子之身,儿臣不愿以太子之身接受检查,儿臣以后只愿做一个普通的皇子,以免被天xià人嘲xiào。”

  萧烨的话一落,武贤妃愣了一下,望向萧烨,发现萧烨脸上满是悲伤,看到他这样,武贤妃也很难过,扑通一声跪下说道:“皇上,烨儿是我儿子啊,我亲眼看到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北晋国的皇子,请皇上三思啊。”

  武贤妃的话,再次的捅了君黎一刀,君黎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他身子往后一退,差点没有栽到地上去。

  一侧的龙灵儿赶紧的扶着他。

  龙灵儿没想到君黎竟然有这样的身份,心里说不出的心疼,此时听了武贤妃的话,龙灵儿大怒,指着武贤妃叫起来。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母亲啊,竟然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个的儿子受这份罪,你知不知道,他差点被这个狗屁太子杀了,虽然最后没死,可是他却受了很重的伤,一剑穿胸,还被一掌震裂了心脉,后来发了高烧差点没命,就是现在他的剑伤也没有好。”

  武贤妃听了龙灵儿的话,身子摇摇欲坠,掉头望向君黎。

  怎么会这样,哥哥不是说带他回永昌候府了吗?怎么会被太子杀。

  不过武贤妃知道龙灵儿说得没错,君黎脸上的神色特别的不好,分明是受了伤的。

  武贤妃的心痛得不得了,怔怔的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她知道,现在寝宫里,所有人都望着她,如若她认了君黎,不要说太子要倒霉,就是永昌候府都要倒霉。

  因为她明知道太子是假的,还认了太子,皇上只怕不会放过她。

  所以武贤妃咬牙,打算咬死了口。

  君黎看到她的样子,自然知道她的打算,周身的血液都是冰冷的,如果可以,他只希望,余生再也不要看到这个女人,再也不要看到她。

  君黎忽地笑了,凉薄至极,声音飘远得好似一缕尘烟。

  他轻轻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的心究jìng有多狠。”

  他陡的抽出袖中的一柄短剑,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胸前扎去。

  这一下不但是龙灵儿受了惊,就是武贤妃也受了惊,大叫了一声:“不要啊。”

  这必竟是她的儿子,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个儿子死呢。

  所有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本能。

  待到武贤妃开口之后,寝宫里很多人已是一脸的了然。

  武贤妃这样心痛的拦着,分明是有古怪啊。

  正在这时候,寝宫之外又有人冲了进来,这一次奔进来的不是别人,竟是永昌候府的候爷。

  “皇上,臣该死啊,臣该死,臣请皇上恕罪啊。”

  永昌候爷扑通扑通的磕头,寝宫里,萧煌慢慢的笑了,望向萧烨。

  萧烨的脸色很白,周身冰冷,手指悄然的握起,冷幽幽的望着所有人,最后望向萧煌。

  只见萧煌懒懒的以唇形表示:“萧烨,这一局怕是你要败了。”

  因为永昌候先前想藏君黎的事被太子发现了,永昌候前思后想后,决定揭发太子,因为如若真的让太子登基了,太子必不会放过永昌候府。

  那他倒不如揭发太子,这样一来可保全住永昌候府。

  太子死了的话,登位的很可能就是君黎,君黎是他的外甥,再怎么样也不会对永昌候府下狠手

  候府下狠手吧,除非他不怕别人骂。

  所以永昌候在最后的关头站了出来,指证太子。

  “皇上,臣该死,臣糊涂啊,臣因为舍不得太子,所以竟然包庇他,其实他根本就不是娘娘的儿子,当然以前娘娘根本不知道,这事是娘娘才发现的,可是娘娘对太子的母子之情根本没办法消,所以才会隐瞒这件事。请皇上饶娘娘一命,饶我永昌候府一次啊。”

  永昌候的话,使得寝宫里所有人一惊,同时的望向了永昌候,又望向太子。

  老皇帝满脸的惊惧,完全的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他其实不希望太子不是他的儿子,必竟是看了多少年的儿子,没想到最后太子竟然真的不是他的儿子。

  “啊。”

  老皇帝大叫一声昏死过去,吓了所有人一跳。

  太子一看,早闪身飘然直奔窗外而去,动作说不出的迅速,待到他冲出宫外之后,沉声的下命令:“来人啊,把这些人统统杀了。”

  勤政殿外,值守的侍卫全都是太子安排下来的人,这些人也知道任务,知道太子要叛变,所以一听到太子的命令。

  早从四面八方的奔过来,直扑向寝宫,见人就杀。

  寝宫里,老皇帝已被气得吐血昏死过去,端王君黎也昏死了过去。

  其他人只顾忙着躲,惨叫声不断。

  整个寝宫乱成一团。

  萧煌一声令下,带着几名手下和寝宫里的人打了起来。

  不过他们没有打多长时间,因为明威将军崔英带着虎骑十六营的人赶到宫里救驾来了。

  这些人一到,萧烨的人马便如潮水一般的败了下去,很多人被杀了。

  待到萧煌抽了身后,带人杀出去,太子萧烨早就不见了,连带的玉隐也不见了。

  因为太子不见了,所以那些侍卫束手待擒,最后被杀的杀,抓的抓。

  勤政殿内的祸乱终于被平复了下来,不过很多人受了伤,但更重要的一件事是皇上昏迷到现在都没有醒,这一次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重。

  御医过来忙碌了半天,也没有把人弄醒。

  整个勤政殿内,人心惶惶,而随着皇上的昏迷,另外一件事,更是让人心头大震。

  端王君黎因为自刺一剑,当场死亡了。

  武贤妃抱着自个的儿子大哭,伤心欲碎。

  龙灵儿愤怒的瞪着她,一把从她的怀里把君黎给夺了过来,然hòu她抱着君黎离开。

  武贤妃在后面追着哭喊,可惜龙灵儿却不理会她,抱着君黎离开。

  其实君黎并没有死,只是因为心死,所以服了假死药而已,从今往后,他再也不想理会任何人。

  他本就没有志向当什么皇帝,更没有兴趣管理江山,所以皇位什么的,他从来就没有想过。

  即便是在北晋国,他也没有想过得到皇位,更别提什么西楚的皇位了,他对于西楚的国情并不十分的了解,所以是不可能当上一个好皇帝的。

  至此皇室中的皇子一个不剩,全都死了。

  眼下宫中的皇上又病重了,无人理政,现在怎么办?

  这时候,久居深宫的太后领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赶了过来,太后一来便声势浩大的说道:“眼下皇上膝下无子,理应由其弟宣王继位。”

  朝中很多大臣立马反对,如若说皇上的弟弟继位的话,那么靖王岂不是比宣王更合适,必竟宣王是皇上下旨追拿的逃犯。

  有人推举靖王为皇。

  又有人推举萧煌为皇。

  明威将军崔英率先开口:“太后娘娘,大长公主,臣认为由萧世子继位是最好的。”

  明威将军开口后,在场不少人都附和起来:“臣等认为由萧世子继位最好。”

  “臣等请萧世子继位。”

  太后脸色当场黑了,这萧煌是什么东西,能和她的儿子相提并论吗?

  “哀家不同意。”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84章 西楚皇室内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