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父子内斗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勤政殿的寝宫里,吵闹声不断。

  根本没人去管皇上的死活。

  一派以太后为首的人支持宣王为帝。

  一派以何御吏等人为首的支持靖王为帝。

  最后是以明威将军崔英为首的人支持萧煌为帝。

  支持萧煌为帝的人最多,有一多半的人支持他为帝。

  因为萧煌文韬武略,要人有人,要貌有貌,而且睿智非凡。

  身为西楚的朝臣,还是想有一个有担当有能力的皇帝上位的,所以这在场的人有一多半的人支持萧煌为帝。

  寝宫里,吵闹声不断,越演越烈,最后竟然发展到打了起来。

  大长公主实在看不下去了,这皇帝还没有死呢,就为了立新君之事而吵闹不休,这事若是传出去,岂不是笑死天下人。

  “住口。”

  大长公主虽然年纪大,不过早年间习武,所以这一声吼,可谓沉稳有力,一声喝令下,所有人止住了话。

  寝宫里一片寂静,个个掉头望向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脸色难看的指着这一殿的臣子,又掉头指了指床上的皇上,御医正在救治皇上呢。

  大长公主冰冷阴沉的说道:“皇上这还没有死呢,你们就开始吵闹个不停,有完没完,若是皇上醒过来,知道你们竟然这样迫不及待的想他死,你们可想过你们的下场。”

  大长公主话一落,众人心惊,一个说不出话来,冷汗流出来了。

  个个小心的望着床上的皇上,不过御医诊治过后,只能尽力的开汤药给皇上服,皇上并没有因此醒过来。

  皇上虽然没醒过来,但是也没人再敢为新君的事情而吵闹了。

  皇上还没有死呢。

  寝宫里,难得的安静,最先站不住的是太后。

  太后最近的身子每况愈下,身体越来越不好,所以吵了这么一会儿,她已是疲惫了,再加上太后和皇帝母子感情已无,对于昏迷过去的皇帝就好像没看到似的。

  所以眼见立新君的事情无望,便带着人走了,而且太后最想做的事情是立刻让威远候府的人赶快的去找宣王殿下回京,另外她还要让威远候府的人去拉拢朝堂上的人,许以好处,这样一来,这些人便会站在宣王这边了。

  太后想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太后走了后,寝宫里其他人也陆续的出宫去了,最后只剩下武贤妃和荣妃娘娘侍候在寝宫之中,至于其他的大臣则各个回府等候消息。

  靖王府。

  萧煌一回府,本打算回苍阑院去陪自个的媳妇。

  不想他还没有回苍阑院,便听到自个的父皇有请。

  萧煌的眼神暗了一下,转身跟着侍卫的身后,去了自个父王所住的院子。

  今儿个在宫中,可是有人支持自个的父皇为帝的。

  萧煌想到自己身上帝皇运的事情,如若不是因为帝皇运牵扯到自己和绾儿,他就推自个父王上位了,皇位于他来说,真的并不是多么的重要,尤其是娶了绾儿后,他只想守着绾儿和孩子过日子。

  可偏偏他们的身上牵扯到帝皇运的事情,所以为了绾儿,这皇位他是不会让的。

  萧煌想着一路进了自个父王的书房。

  书房里,靖王爷正坐在案桌之后,翻看着手里的书。

  不过萧煌一进来便看到他有些心不在焉的,萧煌的心沉了沉,没有说话,一路走到靖王爷的面前,施了礼。

  “儿子见过父王。”

  靖王爷抬头望着他,父子二人一时没有说话,只用眼神彼此打量着对方,最后靖王指了指书房里的椅子示意萧煌坐下来。

  “煌儿,今日勤政殿内,不少大臣都支持你登上帝位,你对这有什么想法没有”

  萧煌轻挑起狭长浓黑的眉,唇角一抹淡淡的若有似无的笑意。

  “父皇,这话不可提,皇上眼下还好好的睡在宫中呢,怎么能蒙生别的想法呢。”

  靖王脸色略微的暗,盯着萧煌说道:“你和为父有什么不能说的,这是我靖王府,又不是宫中。”

  萧煌没说话,望着靖王爷:“父王想听我说什么”

  靖王爷听了他的话,尴尬的一笑,摆手道:“为父就是和你随便闲聊闲聊。”

  他说完亲自提了铜制的小茶壶,起身走到萧煌的身边坐下,然后亲手给萧煌倒了一杯茶,一边关心的说道:“煌儿,你媳妇怀孕了可是需要人陪的,你多陪陪她。”

  “我知道。”

  萧煌不动声色的端茶喝了一杯,温声说道:“父王我会的,父王放心吧。”

  “其实父王老了,不过好待还能替煌儿分担一些,但父王的一切,最后还不都是你的。”

  这话里的含意很容易懂,我最后的一切都是你的,所以我坐皇位,你坐皇位,其实都一样,但父王老了,没几天活头了,这皇位父皇先坐着。最后皇位还会落到你的头上的。

  所以靖王爷这是动了皇位的主意了,又怕自个的儿子和他抢,所以才会把萧煌叫过来敲打一番。

  萧煌的手握了握,他没想到一向老实乐于现状的父王竟然生了这样的心思。

  这是不是说,男人在面对权利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狂热呢。

  就算是他的父王也不例外。

  萧煌心里想着,脸上不显,不卑不亢的说道:“父王你别这么说,你

  “父王你别这么说,你还年轻呢,日子长着呢。”

  他父王今年才四十多岁,离老字还很远呢。

  萧煌说完便站起了身,笑着说道:“我回去苍阑院陪绾儿了,”

  “好,去吧。”

  靖王爷挥手,没要到萧煌的保证,他有些不大开心,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待到萧煌从书房走出去后,靖王爷端起茶狠狠的喝了一口。

  这里靖王爷心情不痛快,萧煌的心情也不好受,一路走进苍阑院,脸色不太好看。

  苏绾一看到他的神色,便看出他的心情不太好,立刻起身走到他身边拉他往榻上坐下来,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宫中发生什么意外了吗”

  萧煌摇头:“宫里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是父王他。”

  “父王怎么了”

  苏绾一脸的奇怪,萧煌伸手一把抱住苏绾,把脸窝在苏绾的脖子处,闷闷的说道:“绾儿,我担心。我怕因为皇位,我们父子二人心中起隔阂。”

  萧煌如此一说,苏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是说父王动了坐上皇位的心思。”

  萧煌点头:“是的,今日在宫中,我和君黎联手揭穿了太子萧烨的真面目,太子狗急跳墙,竟命令宫中的侍卫造反,后来被明威将军带人杀了。”

  明威将军崔英之所以那么迅速的赶进宫中,也是因为他事先送了信给他,让他带人在宫门外等,若是宫中一发生变故,他便带兵进宫救驾。

  正因为事先安排,所以崔英才会来得那么快。

  “太子萧烨杀了吗”

  苏绾问到萧烨的时候,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儿,不管怎么样,萧烨前世与她确实有那么一段关系,虽然今生感情不在,可是想到他最后被杀了,苏绾还是有些稀吁。

  不过萧煌却摇了摇头:“没有,他消失了,我猜,他很可能是被北晋国的人接应走了,眼下他说不定已经回北晋了,再怎么样,他也是北晋国嘉妃的儿子。”

  北晋国老皇帝最宠的便是嘉妃,萧烨身为嘉妃的儿子,自然受宠。

  他这一回国,只怕会成为北晋国的太子。

  苏绾听到这个消息,一时倒没有说什么。

  萧煌则又说道:“当时戳穿了太子的面貌后,太子不见了,端王自刺了一刀,不治而亡。。”

  对于君黎的事情,苏绾没有多大的触动,因为这事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君黎只是借着这一出假死罢了。

  “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苏绾关心的问道,,萧煌又接着往下说道:“皇帝因为这些事刺激得昏了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太后从永寿宫出来,坚持要立宣王为新君,朝堂上立刻有朝臣建议立父王为新君,当然也有人建议立我为新君。”

  “父王先前叫我过去,就是为了试探我的心思,他是在向我表露,他想当皇帝的心思,想让我拥他上位。”

  萧煌更紧的抱着苏绾:“如若不是帝皇运,我真的想推他上位的,可是因为帝皇运,我不能推他上位,我怕他终是因为这个,而与我生了嫌隙。”

  房间里,苏绾听了萧煌的话,也说不出话来了。

  没想到靖王竟然想登上皇位,这确实是个难题,若是别人可以出手对付,可这是靖王。

  苏绾望向萧煌,夫妻二人相对无言了,最后苏绾问萧煌:“那眼下怎么办”

  “我一一一”

  萧煌想说,无论如何,他是不会退的,因为皇位他必须拿到手。

  不过萧煌没有说出来,便听到外面虞歌的禀报声:“世子爷,文信候爷和永昌候爷领着朝中的几位大臣过来拜访世子爷。”

  萧煌和苏绾二人彼此望了一眼,这时候这些大臣往他们府邸跑,为了什么事,不言而明啊。

  萧煌挥了挥手说道:“把他们请进苍阑院正厅。”

  “是,世子爷。

  虞歌很快退了下去带人,房间里,苏绾望向萧煌,瞳眸微眯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说这些人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

  萧煌眸色暗了一下,冷声:“我倒要看看他们存了什么心思。”

  他说完后望向苏绾:“绾儿要不要与我一起去听听他们的心思。”

  苏绾却摇头了,笑眯眯的说道:“我还是不要去了,也许我去了,人家有话不好讲了。”

  苏绾其实心中已有些猜测,文候候府和永昌候府素来是京中最圆滑的人家,承乾帝在位的时候,他们惯会打花枪,所以这么多年,两大府邸一直稳如泰山,眼下这种状况,他们巴巴的跑来靖王府见萧煌,肯定是想捞些什么好处,一来捞个从龙之功,二来只怕也想沾个什么皇亲国戚的名头。

  必竟萧煌年轻又貌美,若是登上帝位,后宫可是空悬着的,这些大臣皆会不打主意。

  眼下文信候府和永昌候府这些人家,只怕动了家族之女入后宫的打算。

  如若萧煌真的开了金口,同意纳这些后妃入宫,很快京城的这些京官便会闻风而动了。

  个个跑来献殷勤了。

  现在整个京中的闺阁小姐只怕都蠢蠢欲动了,因为萧煌登位,新帝不但手段厉害,还风华绝代,这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想进宫为妃吧。

  不过苏绾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萧煌对她的爱,再一个惹急了她,她愿

  了她,她愿意给人家腾位子。

  苏绾想到最后,脸色便有些不大好看了。

  萧煌一看便知道她的小脑袋瓜里想什么,伸手霸道的揉她的脑袋:“整天脑子里想什么呢,胡思乱想的,若是叫我知道你胡思乱想,看不打你一顿。”

  苏绾立刻慵懒的摸肚子:“爷你可真狠心,你打我,我日后就告诉我儿子,他爹不想要他,想把他打掉。”

  苏绾说完一脸阴测测的笑,萧煌则一脸的无语,伸手捏了她的脸蛋一把。

  “爷不打,爷捏捏这小脸,总不至于把儿子捏掉了吧。”

  他捏完起身打算出去,不过临出去还问苏绾:“绾儿,你确定不去听听。”

  “快去吧,我不听。”

  她不去也知道那些家伙要说什么,所以听什么,懒得听。

  苏绾把脚敲在一侧的矮几上,命令房里的紫玉:“我要吃萄葡,我要青葡萄。”

  酸儿辣女,紫玉等人一脸的高兴,主子这一胎一定是小公子。

  几个人早把葡萄准备了过来一人剥葡萄,一人捏肩,一人捶腿,日子好不逸意。

  她这日子赛神仙,才不要操心男人家的事情。

  萧煌看她一点也不以为意的样子,总算笑着走了,只要她开心便好。

  他主要是怕她心里烦,所以才要她过去一起听听的,既然她想得开,又相信他,他就放心了。

  苍阑院的正厅里,此时坐了几个大臣,这几个心中都有些局促不安,因为萧煌一向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子,从前身为世子便如此,若是他身为皇上,只怕更难共处了。

  文信候爷和永昌候爷都没有说话,安静的喝茶,待到门外脚步声响起来,众人一起往外望去,看到一身淡紫色绣金纹边锦袍的萧煌从外面走进来,那淡淡的紫色衬得他面如冠玉一般美奂俊伦,眉眼擒着风情,一颦一笑都带着无双的风华,这样的一个男人,实在是让身为男人的他们都嫉妒,更逞论女子了。

  他们先前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主意告诉家里人,家中的小姐们个个都跑出来表示,愿意进宫陪王伴驾,一个个差点没有打起来。

  不过萧煌先前在庆功宴上,可是明确表示过不会娶别的女人的,他会娶他们家的女儿吗

  文信候和永昌候担心,随之便又释然,从前是从前,从前他只是靖王府的一个世子,以后他可是一国的皇帝。

  他们可没听说过哪朝哪代的皇帝只娶一个皇后的,不说三千佳丽,肯定是要纳几个女人进宫的。

  如此一想,个个心里坦然了。

  他们眼下愿意推萧煌上位,他娶他们女儿进后宫,这很正常啊。

  文信候和永昌候两个人笑起来,俐落的起身迎向了萧煌:“臣等见过萧世子。。”

  萧煌点了一下头,摆了摆手:“各位大人坐吧。”

  天生的威仪,让人臣服,几个人一点也不敢小瞧了这位爷,恭敬的道了谢后坐下来。

  萧煌往主位上一坐,挑起黑眉笑望向正厅里的几个大臣。

  “不知道各位来靖王府所为何事,是皇上醒了还是”

  萧煌开口,文信候和永昌候眼神暗了暗,不过两个人很快笑着接口:“皇上还没有醒过来,我们主要是担心皇上的身体,所以过来和萧世子商量商量后面的事情。”

  萧煌依旧没什么表示,既没有高兴,也没有激动。

  文信候和永昌候二人不由得郁闷,一般人知道这件事,眼看着自己马上便要登上帝位了,只怕要激动死了,可惜眼面前这一位,却一点表示也没有,真是让人心情郁闷啊。

  文信候和永昌候等人脸色不自觉的苦了下来,事情似乎出了他们的掌控。

  萧煌却懒懒的伸手端过旁边的茶杯,轻品了起来,喝了两口茶,正厅里气氛越发的冷硬。

  萧煌才不紧不慢的问道:“各位今日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文信候和永昌候二人相视一眼,眼中落下坚定的神色,既然来了,就不拐弯抹角的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倒不如干干脆脆的说出来。

  如此一想,两人起身,一先一后沉稳的开口:“世子爷,我们愿意推世子爷登上帝位。”

  这两人说完后,下剩的几人也起身表忠心:“我们也愿意追随世子爷。”

  萧煌则轻笑了起来,一双幽深的眼眸明镜似的望着几个人,文信候爷和永昌候爷二人愣是被这双眼睛给看得毛毛的,脸上有冷汗流下来,不过话已出口,只能硬着头皮撑着。

  萧煌懒散邪魅的声音响起:“你们还有话没有说吧。”

  这一回文信候爷干脆的说道:“是,我们愿意推世子爷上位,不过世子爷登上帝位后,可否纳我们家中的女儿入后宫。”

  萧煌直接笑了起来,可随之一只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恼怒的发火:“你们这是打算威胁我吗纳你们的女儿进宫,你们一个个打的如意算盘倒是挺好的啊,这一下子就挤身成了皇亲国戚了,我想问问,你们哪来这样的自信我会同意你们的主意。再一个,你们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的身份了,难不成你们捧我,我就上位,你们不捧我,我就不上位,那照你们的意思,这西楚是你们说了算了。”

  说到最后,萧煌的声音阴测测的,脸色更是如罩寒霜,难看至极。

  而他的话使得正厅里

  使得正厅里的几个大臣控制不住的轻颤起来,一时间谁也不敢说话了。

  萧煌抬头冷瞪着这几个家伙:“滚,马上给我滚出靖王府去,眼下皇上还没死呢你们这算盘便打得叮咚响了,我不屑与你们这样的人为伍。”

  文信候和永昌候二人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不过也不敢说话,抱拳告辞离开了。

  本来来的时候,个个信心十足的,可是现在却被骂得狗血喷头,落荒而逃。

  几个人还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招惹祸事。

  不过待到他们几个出了苍阑院,可就来火了。

  文信候气得甩手:“什么东西啊,太狂妄了,好心好意的帮他,竟然给人甩脸子,难不成他以为这西楚就是他的了。”

  “没错,既然他不识抬举,我们何必捧他上位,又不是没人捧了。哼。”

  几个人一路说着话,直奔靖王府大门外走去。

  不过这几个人并没有离开,他们前脚刚出了靖王府的大门,后脚便有人从西侧门出去,把这几个人截住了。

  这截住文信候爷和永昌候爷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靖王爷的人。

  靖王让人把文信候爷和永昌候爷等人带到了他住的院子。

  文信候和永昌候等人先前在萧煌面前吃了闷子,见到靖王时,脸色自然不太好看,虽然依规矩行礼了,不过神态却有些僵硬。

  反倒是靖王分外的客气,不但满脸的笑意,还吩咐人上了茶水。

  文信候和永昌候等人以为靖王之所以这样干,是想打消他们心中的怒火,却不知道靖王是动了另外的心思。

  “听说几位大人去了苍阑院,煌儿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惹几位大人生气了,本王身为他的父亲,给各位大人道个歉。”

  靖王说完抱拳,文信候爷和永昌候爷等人摆手:“王爷客气了,这是世子爷的事情,王爷何必往身上揽,他不屑于我们帮扶,我们无话可说。”

  文信候想到萧煌盛气凛人的样子就生气,,尤其是他们几个人好心好意的想捧他上位,他竟然把他们骂个狗血喷头。这人真是不识好歹,就算靖王爷帮他说话,他们也不会推他上位的。

  几个人心中如此想着。

  靖王爷又开口了:“几位大人莫要计较他,他倒底年轻气盛了一些,待到日后再磨练一番就不会如此冲动行事了。”

  “靖王爷真是个好父亲。”

  “是啊,王爷是个好父亲,可惜世子爷未必明白王爷的良苦用心。”

  这几个人说完后便欲起身主开,不想靖王却拦住了他们:“几位大人何必急着走,本王正想与几位好好的叙叙呢,一直以来本王很欣赏几位大人,只可惜没什么机会和几位大人共处。”

  靖王这样慈眉善目的样了还真是少见,虽说以往他极其的低调,更是很少在公开的场合出现,但是身为王爷如此可亲还是很少见的。

  文信候爷等人也是老奸巨滑的人,看靖王如此神态,分明是有所图的,眼下他图什么。

  几个人略一想,心中便有些了然。

  难道靖王不是为了自个儿子,而是为了他自个儿,他其实想当皇帝。

  原来真相竟是这样。

  文信候立马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萧煌啊萧煌,你拽什么拽,你不稀罕我们,你爹可是极稀罕我们的。

  若是我们推你爹上位了,你可就只是一个皇子。

  皇子和皇帝可差得远了,皇上以后会有很多皇子,你可就未必是太子了。

  文信候如此一想,便觉得心头说不出的快意,张嘴说道:“王爷,皇上眼下病情极重,只怕无回天之力,王爷可要早做打算啊。”

  靖王一听,这人可算是说中他的心思了。

  靖王爷微笑着说道:“这还要仰仗各位出力了,若是他日本王真的有能力登上高位,定然不会亏待了各位的。”

  文信候微眯眼望着靖王爷,虽说靖王已有四十多岁了,但是身为王爷,素来又不大操心什么事,看上去依旧很年轻,若是靖王为帝,那他们的女儿一样可入宫为妃,最主要的一点是靖王不刚愎自用,他们这些臣子皆不是更好说话。

  如此一想,文信候和永昌候等人心中已打定了主意,捧靖王上位。

  虽然决定捧靖王上位,但该拿到的承诺他们可不会少拿。

  “王爷开口,我们定不会叫王爷失望的,只是我们如此为王爷奔波,可是担了干系的,如若宫中的皇上醒过来,知道我们所做的事情只怕不会轻饶了我们。”

  “我知道,他日本王登基之后,必不会亏待各位的。”

  文信候爷直接的开口:“王爷,自古后宫可平衡朝局,王爷若是登上帝位,后宫可是空虚了啊。”

  文信候爷一说,靖王心领神会,立刻沉声开口:“这一点本王自然是知道的,身为皇帝,一定要力求朝局平衡,等本王真的登上了帝位,第一件事,便是充实后宫嫔妃,以平衡朝中大局,各位大人都是我西楚的中流砥柱,家中若有适龄的小姐,也该充入后宫,她们进宫后,本王定不会亏待她们的。”

  此话一出,便是保证,只要靖王登位,他定然广纳文信候和永昌候府的小姐入宫为妃。

  这一下双双算是达成了协议。

  文信候和永昌候等人脸色好看了,和靖王爷彼此又吹捧了一会

  吹捧了一会儿,文信候保证,自己出去替靖王爷拉人,一定会尽全力让靖王登上帝位的。

  靖王眉开眼笑的把这些人送了出去。

  等到文信候和永昌候等人走了,很快便有人把这里的消息送到了萧煌的耳边。

  此时萧煌正陪着苏绾用膳,两个人边吃边听,当听到靖王爷竟然和文信候等人达成共识,只要靖王爷登上帝位,他便广纳后宫妃嫔,把文信候爷等人的女儿纳入后宫为妃嫔。

  苏绾听到这个,无语死了。

  “这些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上赶着要把自己家中娇花一般的姑娘送给一个老男人,那男人都比她们的爹大了。”

  萧煌冷笑道:“在他们的眼里,何曾有过儿女,所谓的儿女只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就算是他,想到自个的父王,前后活动的想登上帝位,心情也说不出的烦燥。

  其实他真的想推自个的父皇上位,可他却也知道一件事,他的父皇并没有这个能力,他只是一个平庸老实的人,他上位,西楚只会越来越乱,他费尽了心思除掉了承乾帝和他的儿子们,难道就是为了让西楚陷入灭亡吗

  不,他不能这样做,既然他除掉了老皇帝,又灭掉了他的儿子们,就该好好的打理西楚的江山,这样也算对得起西楚的百姓了。

  如若他真的让自个的父皇接手,陷西楚于水火之中,那就是害了民众。

  萧煌想得入神,一侧的苏绾伸手在他的面前晃着,直到他收回神,苏绾才烦燥的说道:“那现在你爹一心想当皇帝,你说这事怎么办”

  “不用管他,凭那几个跳梁小丑,还成不了什么事。”

  萧煌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做,他心中是有数的。

  宫中,皇帝一直没有醒过来,已经昏睡了三日,连御医都束手无策的宣布,皇上只怕醒不过来了,现在他只是熬着等死罢了。

  这消息一泄露出来,整个京城哗然,人心惶惶,个个猜测着接下来谁人会坐上帝位。

  因皇帝没有亲子,所以这继位的新君,要么是兄弟,要么是兄弟之子。

  不过京城内,活动得最多,声势最大的便是靖王府的靖王萧琮。

  另外一帮人是宣王萧哲,不过对于萧哲,众人不大看好,因为他必竟是被皇上下旨追杀的人,如若这样的人登上帝位,就是对皇帝的亵渎。

  所以众人看来看去,最有希望登上帝位的是靖王萧琮。

  不过京城的百姓很多人私下议论,希望继位的是靖王的儿子萧煌。

  因为萧煌有能力有本事,登上帝位,定然会给民众带来安康的。

  反观靖王爷实在是一个庸碌无为的人,这么多年没有为百姓做过一件事,更没有做过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

  这样的人怎么配为皇帝啊。

  不过朝堂上倒是有不少人支持靖王为皇帝。

  总之整个京城波光诡谲,暗潮汹涌。

  是夜,一片安静。

  太后的永寿宫里,有人悄悄的进了太后的寝宫,小声的禀报了太后几句话。

  太后的脸色一下子激动了,心急的起身要往外奔去。

  不过她刚走了几步,便被人拦住了。

  因为这永寿宫不安全,如若被人发现宣王殿下已经悄悄的回京了,一定不会放过宣王殿下的。

  那个不放过宣王殿下的人,自然是靖王父子。

  所以太后还是小心些为好。

  太后听了宫女的话,立刻收回脚步,转身从窗户爬了出去。

  不过宣王并不在永寿宫后面,因为宣王很小心谨慎,生怕太后的永寿宫里被人安插了什么奸细,所以他在宫中的御花园内等太后。

  待到太后赶过去后,宣王扑倒一声跪在太后的面前:“母后,儿子回来了。”

  太后看着宣王,发现宣王瘦了很多,整张脸很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太后不由得心疼的抱着自个的儿子:“儿啊,你怎么这么瘦,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母后知道你吃苦了,不过你放心,以后不会了,那个孽子要死了,以后这西楚就是我们母子二人的天下了,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是,,母后,儿子知道了,以后儿子会好好的待母后的,让母后安享晚年的。”

  母子二人说着又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太后说道:“那你先躲起来,暂时不要露面,你哥哥眼下还没有死呢,等到他死了,你再进宫,母后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你进宫了。”

  “好,母后,那我出宫去了。”

  宣王萧哲正欲走,不想身后的御花园里,忽地耀起了火光,无数的火把包围住了太后和宣王萧哲。

  太后一把拉过萧哲,把他护在身后,脸色阴沉的瞪视着四周,沉声开口:“什么人,胆敢在宫中如此放肆。”

  火把之下的黑衣人,慢慢的退后,让出一条道来,火把之后走出一个人来。

  一身白色的锦绣华衣,黑发披肩,风华潋滟,眉眼好似拢了轻烟一般,醉人至极,不过脸颊上的笑意却一点温度都没有。

  “太后娘娘大晚上不在宫中休养,竟然跑到御花园来赏花,真是好雅兴啊。”

  “萧煌,你想干什么你竟然胆敢带人在宫中胡乱走动。”

  太后心里不安,不过力求镇定的望着萧煌,手指紧紧的握着

  紧紧的握着萧哲。

  萧煌呵呵冷笑:“皇上龙体不好,我进宫来查探一番有什么不妥的,倒是太后,皇上病前可是下了旨意的,没有皇上的旨意,太后娘娘不得随便出永寿宫,现在太后这样算什么。”

  他一言落,又指向太后身后的宣王萧哲,慢吞吞的说道:“这个可是皇上下令捉拿的逆贼。”

  他一声落,也不等太后说话,直接的命令身后的手下:“来啊,把这逆贼拿下。”

  “谁敢。”

  太后大喝,喝完后紧紧的护住萧哲:“你们若想抓人,便从哀家的尸体上踩踏过去,萧煌,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踩死哀家。”

  萧煌冷笑一声:“太后娘娘言重了,本世子可没有想动太后娘娘的意思,而是为了抓逆贼。”

  他说完身形忽地快如闪电似的飘到了太后的身边,一把拽开了太后的身子,然后伸手拽住了宣王萧哲。

  这一连串的动作,完全是瞬间的功夫。

  太后和宣王反应过来后,人已经落到了萧煌的手里,萧煌抬手点了宣王萧哲的穴道,沉声命令人:“来人,把宣王带下去。”

  萧煌的手下闪身而上,抓了萧哲便要走。

  太后眼看着儿子要被带走,尖叫起来:“等一下,别抓他走,萧煌,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如若你不杀他,我帮你。”

  她说完眼泪流了下来,她实在不忍心看着自个的儿子死。

  萧煌转身望着太后,慢慢的一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不过却命令人把萧哲留了下来。

  四周很快归于黑暗,萧煌的手下全都熄了火把,退了出去。

  “太后娘娘打算帮我什么”

  黑暗的夜色之下,萧煌的一双眼睛闪着鬼魅幽光,看得太后心里直发毛,手脚轻颤,用力的镇定才安静下来,她望了望那被点住穴道的儿子,心里痛得不得了,她本来以为自个的儿子能顺利的登上帝位的,没想到这人竟然躲在宫中等着抓人,现在儿子在他的手上,如若她不同意支持他为皇帝,只怕儿子就会没命。

  “我知道你想当皇帝,我配合你,我让你登上皇帝之位。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说。”

  “一,放了我儿萧哲,不要杀他。二你必须娶威远候府的袁佳为妃,只要你答应我这两个条件,我便推你上位,为西楚国的新君。”

  ------题外话------

  面对皇位,再亲厚的父子也会生出异心来。萧煌重生的愿望是护靖王府一个周全,可最后倒底还是失策了,所以世事无常。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84章 父子内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