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痴心枉想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冷寂的夜色下,萧煌古怪的一笑,忽尔收敛了神容,冷冷的望着太后说道:“太后娘娘,如若我只答应你一个条件,你选哪一个?”

  太后怔愣了一下,眯眼飞快的开口:“你必须两个条件全答应,否则我不会帮你的。平板电子书【\/\/驴?请搜索】”

  萧煌轻笑起来,一笑仿若暗夜之中怒放的火焰之莲,魅惑至极,和从前的高冷不食人间烟火完全的不一样。

  他讥讽的话响在暗夜之中。

  “太后娘娘太拿自己当回事了,你以为没有你的支持我就当不了皇帝吗?你以为你儿子还有机会当皇帝吗?我告诉你,宣王萧哲的体内已被人下了蛊虫,他已被人控制住了,你以为这样的人配当西楚国的皇帝吗?就算你让他当皇帝,我只要当众揭穿他身中蛊虫,被噬天门掌控一事,他便没办法坐上帝位。”

  太后听了,一脸的难以置信,掉头望着宣王萧哲:“哲儿,他说的是真的吗?”

  太后虽然问宣王萧哲,但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这样的事情,因为自个儿子的脸色实在不正常。

  萧哲脸上满是难看,他没想到萧煌竟然知道他身中蛊虫的事情,还知道他被噬天门给掌控了。

  没错,他之所以回京来找自个的母后,乃是因为噬天门指派他来做这件事,他们让他掌控西楚的江山,尽快坐上帝位。

  事实上萧哲知道自己根本就是一颗棋子,他是不想回京当什么皇帝的,因为现在的他自顾不暇了。

  他想去掉体内的蛊虫,可惜却没办法,每回蛊虫发作的时候,他简直生不如死。

  试想体内一个小虫子在不停的吞噬着他的血液,他能好受吗,所以每次他只能听命行事。

  这一次自然也是如此。

  萧哲脸色比原来更白了,他掉头望向太后,想到自个母后对自己的期望,萧哲不由得心痛的叫起来:“母后,儿子对不起你,对不起。”

  他动不了,但是嘴巴还能说话,泪流满面。

  现在的萧哲说不出的后悔,当初他就该安安份份的待在邯临,那他现在还能安生的活着,可是自己偏要抢什么帝位,害死了很多人。

  萧哲悔不当初,可是世上事,根本没办法回头。

  太后身子一软差点没有栽到地上去:“你,你一一一。”

  此时的太后觉得绝望,为什么事情最后会这样。

  身后的萧煌已经懒得看他们母子二人唱悲情戏了,冷冷的开口问道:“太后娘娘,如若我只给你一个条件,你选哪一样?”

  太后望了萧哲一眼后,想到他身中蛊虫,只怕活不了了。

  而威远候府却是不能灭的啊,反正儿子身中蛊虫总归要死的,如此一想,太后黑着一张脸粗声说道。

  “哀家希望你娶袁佳入宫为妃。”

  此话一出,萧哲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是自个的母妃吗,自己是他的儿子啊。

  她竟然为了威远候府打算牺牲自己的亲儿子。

  萧哲的声音已有些扭曲了:“母后。”

  太后不敢看萧哲的脸,飞快的说道:“哲儿,不要怪母后,反正你也活不了了,早死迟死一个样,但是袁佳不能入宫的话,威远候府就要没落了。”

  承乾帝先前重重的打压了威远候府,眼下的威远候府可谓是跌到了人生的最低谷,若是再没有支柱,从此后这西楚怕是没有姓袁的地位了。

  京都名门望族就这样没落了,她不甘心哪,当初她的父亲把她送进宫就是为了让她护着威远候府,不让威远候府没落啊。

  没想到先帝时期,威远候府没有没落,竟然在自个的儿子手中没落了。

  太后心中苦涩,满脸的苦笑。

  虽然她自认为自己别无选择,但是萧哲却不能理解她,撕心裂肺的叫起来:“母后,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是你的儿子啊。”

  萧煌已经往萧哲的面前走去:“既然太后娘娘选袁佳入宫为妃,那么宣王殿下就没有必要留着了,杀了以绝后患。”

  萧煌往萧哲的面前走去,萧哲眼看着他走过来,害怕至极,却又动弹不得。

  他只能朝着太后尖叫:“母后,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竟然选择保威远候府,他们难道比你的亲儿子还要重要吗?母后,母后,你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高亢的叫声响起来,太后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泪流满面的摇头,不敢掉头去看萧哲。

  萧哲看到她竟然真的如此狠心,控制不住心中的激怒,怒骂起来。

  “母后,难怪皇兄他憎恨你,难怪他杀你威远候府的人,原来一直以来你才是最可恨的那一个,是的,你才是最可恨的,你是个老妖婆,你是个疯子,你连畜生都不如,畜生还知道保护自己的孩子呢。”

  萧哲骂到一半时,忽地惨叫起来:“啊啊。”

  太后听到他的惨叫声,再控制不住的掉头望过去,尖叫起来:“不要,萧煌不要杀他。”

  萧煌停住了手脚,事实上他并没有杀萧哲,只是扭住了萧哲的手臂,因为他力气很大,所以萧哲疼得吼叫起来。

  太后以为萧煌要杀他,所以尖叫了起来。

  待到她掉头才看到萧煌紧捏着萧哲的手臂,并没有真的杀他。

  她喘着气含着泪望着萧哲。

  这个她从小**到大的孩子,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萧哲看太后望过来,就像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求起饶来:“母后救我,救我啊,母后我不想死啊。”

  太后看到他这样,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了,整个人摇摇欲坠。

  她的视线从萧哲的身上收回来,望向萧煌:“萧煌,你不要杀他。”

  萧煌周身的戾气,对于太后一点好感也没有,眸中满是凌寒的气息,并没有丝毫的同情。

  自作孽不可活,承乾帝不是个东西,太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前世他可是知道,皇上下旨斩靖王府,太后可没有半点的阻拦。

  太后最关心的就是威远候府的事情,别的事她压根不怎么理会,别人的死活一向与她无关。

  萧煌想着沉声开口:“太后娘娘,我可是说了,你只能选择一个,既然你选择了让威远候府的袁佳入宫,那么宣王殿下必死。”

  他说着一副不想再和太后说的样子,伸手提了萧哲打算走。

  萧哲吓得疯了似的朝着太后吼叫:“母后,救我,你救我,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威远候府而弃了儿子吗?母后,如若你这样,我恨你,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咀咒威远候府的人不得好死的。”

  太后僵住了,而且看儿子疯狂的样子,太后整颗心脏都抽搐起来,她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折磨了,眼看着萧煌提了萧哲往外走去。

  太后陡的开口:“等一下,你不要杀他,我选第一条,让他活。”

  萧煌此刻正好走到太后的身边,他身材本来就高大,再加上周身王者之气的霸道气息,整个人就好像天地的主宰一般。

  太后看得惊悚,这个人比自个的儿子还有帝皇气。

  这西楚的江山只怕最后还是要落到他的手里。

  他就像是天生的帝皇。

  萧煌却不理会太后,居高临下轻蔑的开口:“太后娘娘不要威远候府的袁佳入宫了?”

  “不要,我只想让我的儿子活。”

  萧哲哭了起来,同时松了一口气,庆幸着。

  其实从前的萧哲不至于如此贪生怕死,可是自从被噬天门抓了去下了蛊虫后,他便经常受折磨。

  所以现在的他特别的怕疼怕折磨,胆子越来越小,以至于现在也怕死。

  现在他听到自己可以活,终于放下了心。

  萧煌唇角是志得意满的笑意,似乎天地乾坤皆在他的手中一般。

  他之所以说要杀萧哲,只不过是为了看看太后倒底忍不忍心看自个的儿子被杀,而且他知道太后最终肯定会选择宣王,而不是威远候府。

  从头到尾他就没想过娶袁佳,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还要入他的后宫。

  见鬼去吧。

  萧煌笑得潋滟,较之先前的王者霸气,更多了一些魅惑风情。

  他的心情似乎好起来,温声说道:“既然太后娘娘选了第一条,我同意了,希望太后娘娘会实现自己的承诺。”

  萧煌说完提着萧哲离开。

  身后的太后叫起来:“哀家答应你了,你怎么不放了我儿,放了他。”

  萧煌回身望向太后:“太后娘娘认为本世子是傻子吗,你的事还没有办好,就想我放掉宣王殿下,这怎么可能呢?不过太后娘娘放心吧,我不会杀他的,也不会伤害他,他会好好的活着的,不过如若太后娘娘和本世子耍花招,那本世子就不保证宣王殿下好好的活着了。”

  萧煌说完不再理会身后的太后,直接的提了萧哲离开。

  身后的太后娘娘忍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直接的昏死过去了。

  不过因为她还用,所以萧煌离开后命人把先前打昏过去的宫女弄醒了。

  这宫女一醒自然发现太后娘娘昏了过去,赶紧的扶了太后娘娘回去,宣御医过来替太后诊治。

  御医忙碌了半夜,总算把太后娘娘给治醒了。

  待到御医走了,太后立刻命人宣了威远候府的候爷入宫,同时太后还让威远候把袁佳给带进宫中来。

  父女二人半夜的时候,悄悄的入了宫。

  眼下宫中一团乱,明威将军崔英以及宫中的侍卫各处巡逻,宫中的情势十分的紧张。

  所以威远候父女十分的小心,以免被人抓住,当他们是刺客。

  好在父女二人有惊无险的进了太后的永寿宫。

  永寿宫寝宫里,太后脸色惨白,虚弱不已,威远候看了不由得心惊。

  “太后娘娘怎么这样了?身体又不好了吗?”

  之前太后身子一直不大好,但是皇上昏迷过去,太后好像吃了什么神仙丹似的,一下子精力充沛,精神抖擞了起来,可是这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又这样虚弱不堪了。

  威远候满脸的担心,太后虚弱的摆了摆手,沙哑着嗓子开口:“我没事,今夜召你们进宫来,是告诉你们,我们的计划恐怕要有变了。”

  袁远候脸色一暗,飞快的开口:“发生什么事了。”

  威远候本来是一名武将,手中执掌着兵权,没想到却被皇上给撸掉了兵权,现在更是没事在家。

  这对于一个武将来说,真正是煎熬,好在太后说可以推宣王上位,只要宣王上位,她定然会让宣王还袁家兵权。

  威远候府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个个都高兴。

  只要拿回兵权,这西楚京都,谁又会小看威远候府呢,那他们从前的风光又回来了。

  只是现在太后说计划有变,威远候怎么能不担心,紧张的望着太后。

  太后想到这个,觉得心烦意乱,焦燥不安,最后无奈的说道。

  “这一次我们只怕要立靖王府的萧煌为继位新君了。”

  “什么,不是说立宣王殿下吗?”

  威远候大惊,脸色立马黑沉阴森了。

  太后叹气说道:“哲儿先前来见我了,被靖王府的萧煌给抓住了。”

  “萧煌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抓未来的皇帝,本候立刻召集人去跟他要人。”

  威远候急切的起身,要出去找人跟萧煌要人。不过却被太后喝止住了,太后脸色不好看的瞪着威远候/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样毛毛燥燥,慌慌张张的。”

  “太后娘娘,实在是这事太大了。”

  威远候委屈的说道,其实更多的原因是一想到他手中的兵权回不来,他就着急。

  太后岂会不知道威远候的心思,重重的叹口气说道:“哲儿他是没办法当皇帝的,因为他中了噬天门的蛊虫,当初皇帝下旨抓他,他忽地不见了,其实是被噬天门的人带走了,噬天门的人想用他来掌控西楚的朝堂,这事被萧煌查到了,就算我们坚持让哲儿当新帝,若是萧煌当着众人的面嚷出这事,哲儿他也登不上帝位。所以这事我们根本没有办法。”

  威远候爷虽然是朝堂中的人,但对于江湖上的事情还是听说的,这噬天门最近频频的出现,他自然更是知道。

  没想到萧哲竟然被他们控制了。

  这样的话,他们确实是没办法推萧哲登位的。

  再怎么样,威远候也是西楚国的臣子,当然不想一国之君竟然被一个江湖帮派的人给控制住。

  所以他不再想宣王登位的事情,他想的是萧煌若是登位,他们能得什么好处。

  “那太后娘娘是决定推萧煌上位了吗?太后娘娘可有提出什么条件。”

  “我提了让袁佳嫁给他入宫为妃。”

  太后望向袁佳,袁佳怔住了,随之脑海中想到了那个一身冷寒,却仿若世外遗仙的男人,没想到那样一个出色的男人竟然要当西楚的皇帝,等他登位,有多少女人想入他的后宫为妃呢。

  袁佳简直有些不敢想,随之她忍不住想着,他会同意纳妃入后宫吗?先前他可是说过不娶别的女人的啊。

  袁佳想得入神,脸颊不自觉的红了。

  一侧的太后却无奈的开口:“但是他并不乐意娶袁佳入后宫。”

  袁佳本来升起的雀跃之心,瞬间跌落到谷底,透心的凉。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最后垂着头,委屈的在心里责怪太后娘娘,既然那人不同意,为什么要拿出来说,难道好玩吗?

  太后却语重心长,微言大义的说道:“袁佳,虽然他不同意纳你为妃,但我记得你和世子妃苏绾似乎关系不错,你可以从世子妃身边着手,你可以和世子妃说,你又不抢了她的男人,只进宫安份的陪王伴驾就行了,再一个萧煌若是真的进宫登位成了皇帝,这后宫不可能没有女人的,所以横竖是女人,你进宫于她倒是有益的,她在宫中总要人帮衬,你以后会不争不抢的帮助她的,我想你去和她说,她应该会同意的。”

  太后并不觉得苏绾会不同意,虽然从前世子爷说娶她一个人,但现在不一样了,萧煌若成为皇帝,这后宫怎么可能只有一个皇后,虽然后宫都是女人,但进宫的女人可是代表着一方家族,皇帝纳女人就是为了平衡朝局。

  这不是谁说不愿意就不愿意的。

  除非不当皇帝。

  太后想着望向袁佳,袁佳已经呆了,直觉上觉得苏绾不会同意,虽然她和苏绾处得不算多,但知道她的个性比较执傲,不大像是会允许萧煌纳妃的人,她去找她按理没有用。

  但是太后的话,连威远候都动了心思,掉头望向袁佳。

  “女儿啊,你可以试试,说不定能成。若是世子妃张口,我想世子爷一定会同意的,等你进宫了,你站在皇后一边就是了,不和皇后做对就行了。”

  袁佳脸色不好看,摇头说道:“你们不知道,苏绾她不会同意的,不会让我进宫,恐怕也不会同意让萧煌纳妃。”

  袁佳话落,太后和威远候脸色暗了,冷冷的说道:“难道她还指着皇帝只守着她一个人不成。”

  袁佳没有说话,不过威远候忍不住担心了起来:“太后娘娘,如若萧煌真的不纳佳儿为妃呢,那你推萧煌上位,岂不是做无用之功,我袁家最后还是会没落的啊。”

  威远候此话一落,寝宫里一片安静,谁也没有说话,太后也累了,挥手让他们退出去。

  “皇上眼下还没死呢,你们也不要着急了,都回去吧,这事再容哀家想想。”

  太后挥手,威远候和袁佳父女二人退出了寝宫。

  太后已经不想再想了,虚弱无力的歪靠在**上一动都动不了,宫女进来侍候她躺下休息。

  第二天天没亮,朝中的大臣便进宫了,赶到上早朝的地方等消息,想看看皇上有没有醒过来。

  不过这一次大家再一次的等了个空,皇上依旧没有醒过来。

  这下整个朝堂上都人心惶惶,提心吊胆了。

  早朝的时候,个个围到了靖王萧琮的身边,各种溜须拍马,趋炎附势。就连先前吵着喊着要推宣王上位的太后一派的人,也安静了下来,整个朝堂都围着一个靖王转。

  靖王红光满面,意气风发,整个人说不出的愉悦,眉眼间满是笑意,看谁都高兴,看谁都满脸笑。

  当真是有一副君臣同欢的欢喜之相。

  早朝上众人并没有待太久,皇上没有醒过来,他们待着也没有意思,还是各自回衙门料理事情吧。

  不过因着皇上没醒,西楚的京都,笼罩着一层阴霾,个个担心。

  国不可一日无君,尤其是皇上眼下还没有儿子,究竟何人继位尤未可知,这使得所有人人心惶惶,大街小巷上,也没人做生意了,个个凑到一起说皇帝病重的事情,然后讨论何人继位的事情。

  整个京城笼罩着一层沉闷的气息。

  早朝的时候,各家大人都出宫,却唯独有一人没有出宫,这人不是别人,乃是靖王萧琮。

  萧琮眼下对于自己继位的事情有很大的把握,他现在虽然有两个对手,但今儿个太后一派的人,提醒他说太后不打算让宣王继位了,所以他又少了一个对手,他可以把太后拉拢过来,为他所用。

  若是他身后再多了太后支持,那么他登上帝位,是无庸置疑的事情了。

  萧琮虽然不明白太后为什么不推宣王上位,但如若能拉拢到太后为他所用,这可是大好事。

  所以萧琮心动了,立刻避开了所有人。悄悄的进了太后的永寿宫,拜见太后。

  太后听了宫女的禀报,说靖王爷过来拜访她。

  太后愣了一下,脸色有些冷,她以为靖王过来是为了自个儿子的,所以心情有些不好。

  昨天萧煌抓走了她的儿子,威胁她帮他,关键他还不同意立袁佳为妃,这让太后很失望。

  所以今儿个听到靖王爷过来拜访她,太后自然心情不好。

  不过倒也没有拒绝见靖王,这位日后很可能是太上皇了,她若想威远候府好,自然不能得罪他。

  太后起身让人扶着一路出了寝宫,到了大殿。

  靖王恭敬的给太后见了礼:“臣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倒是愣了一下,这靖王对她挺客气的,和他儿子一点也不像。

  太后满意的点头:“坐下来吧,不知道靖王见哀家何为所事?”

  靖王笑容满面,笑逐颜开的说道:“听说太后身子不大好,所以本王来探望一下,算来太后旧年待本王也挺好的,这些年本王多次想来看太后,只是碍着皇兄在,本王不好随便往宫中跑。所以倒怠慢了太后娘娘。”

  太后愣了一下,这靖王什么意思,过去她和他娘可没有少斗啊,现在这样客气,还说旧年她待他挺好的。

  这话分明是讨好之意,靖王为什么要讨好自己。

  是为了他的儿子吗?瞧着又不大像。

  太后忽地想到一件事,最近朝堂上人人支持靖王殿下为新帝的。

  太后的眼睛眯了起来,望着靖王,看他笑容越发的温和,对她更是十分的恭敬。

  太后心里动了一下,看来这靖王真的动起了当皇帝的心思,不过太后知道,靖王并不适合当什么皇帝。

  这人她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其实没什么大本事,只是平庸的人。

  若说当皇帝,还是他的儿子才行,那是一个真有本事的人。

  可真有本事的人不为她所用啊,反倒是眼面前的这一个,可以随便拿捏,现在他求到她的头上了。

  她何不顺水推舟,至于自个的儿子落在萧煌的手上,难道他老子当了皇帝,他就能杀了她儿子吗?那她定要替自个的儿子报仇,让靖王好好的惩罚惩罚他。

  太后心里想着,望着靖王,她还是好好的和靖王谈谈,能不能谈得拢,谈拢了,她自然可以推靖王上位。

  “靖王有心了,这满朝文武,还是靖王爷最重情义啊,哀家算是看透了。”

  “太后娘娘如此说,本王真是愧不敢当啊。”

  靖王如何听不出太后已猜中他的心意,还如此和善的对他,分明是有意推他上位的。

  靖王心中越发的激动了,抬眸望向太后,轻声的暗示道。

  “若是有机会的话,本王一定会孝敬太后的,算来太后也算是本王的母后了。”

  太后眼睛亮了一下,靖王这是打算尊她为太后了,这真是太好了。

  太后心里高兴,脸上神色却不显,人都是这样,先前和萧煌谈,萧煌能答应她一个条件就不错了。

  但是现在和靖王谈,靖王随随便便的答应了给她太后尊号。

  她便又想要更多了。

  太后端着架子,一脸高贵的说道:“靖王爷有心了,哀家感谢王爷这番心。”

  靖王又说道:“其实本王一直很心疼威远候爷,多年来一直为国尽心尽力,没想到到最后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本王认为,凭威远候爷的能力,定可以重掌兵权,为西楚立汗马功劳。”

  这是保证若是他登位的话,威远候府的兵权将还给威远候。

  太后听了心动不已,笑望向靖王,满脸慈的说道:“王爷真是个好的,这满朝文武,只有你才是真正的有心之人。”

  不过太后依旧没有出声保证会推靖王上位。

  靖王不禁有些失望,他都保证尊太后为太后了,还保证还威远候兵权,她还不动是啥意思,难道她不想推他上位。

  靖王爷心中失望之后,望向太后说道:“太后娘娘可要给本王这么个孝敬的机会啊。”

  太后不答他这话,而是望着靖王说道:“靖王爷,你府上眼下好像也没有几个女人吧/”

  靖王点头:“是的。”

  这时候他已经听明白了,太后还想让袁家女入宫为妃啊。

  他心里不由得暗骂太后一声,这贪得无厌的老家伙,不过却也觉得给袁家一个宫中后妃没什么了不起的。

  靖王爷如此一想,笑着说道:“本王府上确实没有什么女人,不过本王只是王爷,又不是皇上,若是皇上自然该广纳后妃入宫的。”

  他说着停了一下后又说道:“以袁家的声望,若是有女入宫的话,最起码要给个贵妃的位置,方能体现出威远候府的重要性。”

  太后立马便笑了,真正是心满意足了,她想要的靖王都说出来了。

  所以看来看去这靖王上位,才是与威远候府最好的。

  太后终于松了口:“王爷今日来永寿宫,哀家已明白王爷的心意,王爷放心吧,哀家定尽力的让王爷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王爷记住自己对哀家的承诺。”

  “是,太后娘娘。”

  “王爷还是出宫去吧,以免节外生枝,不过王爷若是真成了,可不要忘了对哀家许过的承诺。”

  “太后娘娘放心吧,本王又岂会忘。”

  靖王萧琮说不出的高兴,一路出了永寿宫,他却是没有看到,身后的永寿宫内,太后一脸轻蔑的望着他,这个人太无能了,竟然为了登上帝位,到处许诺别人好处,她敢打赌,那些支持他的人全是得了他的许诺,才如此积极的推他上位的。

  一个人如若只能靠许诺别人好处,才能得到别人的支持。

  这人有什么本事啊。

  不过太后管不了那么多了,至少这人比萧煌那个家伙好拿捏。

  太后的精神好多了,立刻唤人过来写了一封信给威远候,告诉他自己的决定。

  先前他们还觉得没有前路呢,现在立马柳暗花明又一村。

  太后在信中吩咐威远候爷,立刻替靖王爷在朝堂中拉拢朝臣,必竟这也事关威远候府的一切。

  至于宣王萧哲似乎完全被自个的母后给忘了一般。

  威远候接到消息后,大喜,整个人容光焕发,神彩飞扬。

  好像一下子活了过来似的,精神抖擞,神彩奕奕。

  这事惊动了威远候夫人和威远候府的人。

  威远候夫人听了威远候的话,也高兴了起来。

  不过袁佳却听呆了,望着自个的父亲和母亲,想到之前爹爹所说的话,若是靖王登位,会许袁远候府一个贵妃之位。

  这威远候府里,她是嫡女,若是入宫,定然是她入宫。

  可是那靖王已经四十多,快到五十了,他都比她父亲还大,她如何嫁他为妃啊。

  不要,袁佳哭了起来,望着高兴的父亲母亲。

  “爹,我不要,我不要入宫为妃,我不要嫁给靖王。”

  威远候和威远候夫人醒过神来,望向袁佳,发现袁佳已经泪流满面了,正心痛莫名,绝望无比的望着他们。

  威远候立马知道袁佳为何会如此的伤心绝望。

  因为她嫌靖王老了,先前太后让她嫁给萧煌的时候,她的脸上分明还染上了红丝呢,现如今却一副痛不欲生,悲不自胜的样子。

  这是嫌靖王老了,所以不愿意入宫。

  威远候和夫人走到袁佳的面前,严肃的望着袁佳说道。

  “袁佳,这事关整个家族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难道没看到最近我威远候府的境况吗,一日不如一日,在京中的地位越来越低,那起子小人都能欺负到我们的头上,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一定要上位,本来以为宣王会上位,可惜宣王却不能上位,那我们只能推靖王上位。”

  “先前不是说要推萧世子上位吗,为何又变了?”

  “萧世子不为我们所用啊,而且他根本不理会我们,连纳你入后宫他都不同意,你说我们如何帮他啊。难道我们白帮他吗?”

  “爹,娘,我不想嫁给靖王,他那么老了,都能当我爹了。”

  威远候立马冷沉下脸来,训斥自个的女儿。

  “胡说什么,靖王怎么会老,他眼下还不到五十呢,那宫中的皇上五十多了,还不是纳了荣妃娘娘入宫,皇帝别说四十多,就是五十多,六十多一样纳宫妃入宫,就你比人家娇贵吗?”

  其实威远候从前待自个的女儿十分的疼,可是自从他的兵权被剥,威远候府的声名低落,他的心态就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眼下他只想让威远候府走到从前的地位,心中已没有其她了,所以对于女儿幸不幸福的事情,不管那么多了。

  何况人家能入宫为妃,为什么他们家的女儿不能,何况女儿先前曾被指婚给惠王,后来惠王死了后,她都不好议亲了,高不成低不就,不如入宫为妃。

  威远候望向自个的夫人,威远候夫人只得劝袁佳:“佳儿,你就听你爹的吧,你没听到太后娘娘说吧,如若你入宫为妃,那就是贵妃,上面只有皇后,可皇后的年纪大了,你说你这个贵妃岂不是比皇后还要风光吗?”

  可惜袁佳根本听不进去,拼命的摇头:“我不要,我不会入宫为妃的。”

  只要一想到她要****那么一个糟老头子,她就想吐,她不要入宫为妃。

  “爹爹,你帮萧世子吧,你推他上位吧。”

  袁佳忽地扑通一声跪下,哀求道。

  “你和太后娘娘说,萧世子有能力有本事,推他上位最好了,定会造幅于百姓的。”

  威远候听了袁佳的话叹气:“我如何不知道这个理,可他上位关我们威远候府什么事,他连纳你入宫为妃都做不到,你说我们凭什么推他上位啊。”

  威远候怒气冲冲的说道。

  袁佳一听立刻叫起来:“爹,我去找世子妃,我去和她说,让她同意我入宫,只要世子妃同意,我想世子一定会同意的,如若他同意我入宫为妃的话,你就让太后娘娘推他上位吧,不要推靖王上位了。”

  威远候望着自个的女儿,想着她的话,忍不住冷笑起来,萧煌可是个刚愎自用,固执已见的人,怎么会真的纳袁佳入宫为妃。

  看女儿如此伤心,威远候只想给她一个自我死心的机会。

  “好,如若你能说通了萧世子让你入宫为妃,我就进宫去和太后娘娘说,让她推萧世子上位,如若你说服不了他,那就什么都不要说,只管嫁给靖王为妃。”

  威远候一甩袖离开了,威远候夫人扶起女儿:“佳儿啊,你何苦呢,你不要去靖王府了,世子妃不会同意的,若是可能,靖王府早就有别人了,你说这京城多少人宵想萧世子,可有哪一个成功了,你这不是痴心枉想吗?”

  袁佳却拼命的摇头:“我没有和世子妃抢人的意思,若是她同意我入宫,我只会安安静静的待在宫里,不会烦她,不会招惹她,这样她一定会同意了。”

  威远候夫人摇头,怎么可能呢,哪个女人同意让自个的男人纳女人进后院。

  她们是没有办法,只能如此,可苏绾身份高贵,不但是东海国的公主,还是青霄国的郡主,这样的她,怎么会同意让自个的男人纳别的女人入宫为妃。

  所以女儿是痴心枉想了。

  威远候夫人想劝女儿,可是她却知道,自己说的女儿一定不听,罢罢,就让她去跌个头破血流,她就会想通了。

  “那你去试试吧。”

  威远候夫人松口,袁佳立刻起身,急急的往外走去,她一定会求苏绾让她入宫为妃的,一定会的,她不和她抢,不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只会安静的待在宫里面,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题外话------

  打滚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86章 痴心枉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