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遗诏 继位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袁佳身为威远候府的嫡出小姐,脑子自然是不笨的,她前往靖王府去找苏绾,不想惊动靖王,以免让靖王知道她所做的事情,害了威远候府,所以她从西边的小侧门找了一个婆子塞了银子,让这婆子替自己去通传一下。

  苍阑院里,苏绾正领着人散步,虽然西楚京都各处水深火热的,但这些似乎和她完全无关似的,因着她怀孕的事情,萧煌不让她操心任何事情。

  苏绾自是乐得清闲,每日就好吃好喝的养着,每天闲得蛋疼。

  一听到下人禀报说威远候府的袁佳过来探望她,苏绾倒是挺高兴的,挥手让人把袁佳带了进来。

  不过她看到袁佳,倒是吓了一跳,袁佳眼眶红得像个桃子,分明是哭过的,这好好的怎么了?

  从前苏绾和袁佳的关xì还蛮不错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之前还挺欣赏袁佳的,因为袁佳身为武将的女儿,不但英姿飒爽,英气焕发,整个人也明朗阳光得多,让人愿yì与之交往。

  后来因着惠王的事情,袁佳与她不大交往了,但她并没有如别的女人那般憎恨自己,所以苏绾对袁佳倒没有丝毫的恶yì。

  看袁佳眼睛红得像桃子,苏绾立刻关心问:“袁佳,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若是可以她倒不介yì帮她的忙。

  苏绾好心的想着,当然此时她绝不会想到袁佳惦记上了自个的男人。

  袁佳脸色有些白,看苏绾满脸的热心,自己却要求她让她自己入宫为妃,这事似乎有些对不起她。

  可随之袁佳想着,我这样做,是为了帮助萧世子和苏绾,若是他们同意让我入宫为妃,太后和我爹就会推萧世子上位了,那她就不用嫁给靖王了。

  苏绾对她这么好,大不了以后她不和她抢就是了。

  袁佳心里想着,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

  “世子妃。”

  苏绾看她这样,倒真是担心了。

  威远候府虽然眼下没落了,可是袁佳为人还是挺傲气的,并不见她屈膝跪过谁,现在忽地跪她,难道她真遇到事了。

  “你起来吧。”

  苏绾拉她起来,袁佳坚决不起来,垂头伤心的流泪。

  苏绾不再拉她,只关心的问道:“你说,你究jìng为了什么事这么伤心啊。”

  袁佳抽抽泣泣的止住哭声,哽咽着说道:“世子妃,你应该知道,眼下皇上病重,朝中的大臣正为继位新君烦恼,太后娘娘和我父亲本来是想推世子上位的,可是他们想让世子他,他一一一。”

  袁佳说到这儿说不下去了,抬眸望向苏绾。

  苏绾先开始有些莫名其妙,待听到后面,便有些明了,眼神慢慢的深了,脸色慢慢的冷了,她站直了身子望着袁佳,微微的蹙眉,嘴角慢慢的拉出一些笑意来,只是这笑却有些冷讽之意。

  她终于知道袁佳今日来是存了什么心意,她这是来和她谈条件吗?让她开口劝萧煌纳她入后宫吗?

  她怎么敢想。

  苏绾的眼睛陡的冷冽异常,阴森森的望着袁佳。

  袁佳吓住了,怔怔的望着苏绾,然hòu反应过来,飞快的说道:“世子妃,我不会和你抢人的,我若进了宫,一定躲得远远的,不会在你们眼面前晃的,我这样做是为了让太后娘娘帮助萧世子上位,因为萧世子不肯纳我为妃,所以太后和我父亲竟然要推靖王爷上位,他们还和靖王说好了,让靖王娶我入后宫为贵妃,可我不想嫁给靖王。”

  袁佳说到最后又哭了起来。

  苏绾却不似先前的关心了,一脸嫌弃的望着袁佳,慢吞吞的说道:“袁佳,你是不是太看得起太后和你父亲了,难道你以为凭他们二人便能独断朝纲吗,他们想立谁为新君就立谁为新君吗?”

  袁佳听着这冷寒的话,抬头望向苏绾,本来就苍白的脸色越发的没有血色了,她怔怔的望着苏绾,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苏绾却没有停,阴沉无比的说道。

  “说什么进宫,远远的躲着,若是你真有机huì进宫,只怕就要想方设法的争宠了,你今天能有这种想入宫的念头,他日就会有想争宠的念头,你以为我会同意这样的事情吗?”

  袁佳听了苏绾的话后,急急的摇头:“我不会的,我不会抢世子爷的,世子妃放心吧。”

  苏绾冷笑着说道:“袁佳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让萧煌纳妃的,一个都不行,除非他休了我,否则他别想娶第二个女人,不管他是世子还是皇帝都不行,至于你说的太后娘娘和你爹推靖王上位的事情,你们快去做吧,谁做皇帝我不感兴趣。”

  苏绾说完后,袁佳完全的呆愣住了,她没想到苏绾宁愿萧世子不当皇帝,也不让他娶别的女人。

  “可是萧世子若是当上皇帝,他怎么可能不娶别的女人?”

  袁佳只觉得这是一个荒唐的笑话,若说萧世子是世子不娶别的女人,还能可信。

  但他若为皇帝,怎么可能不娶别的女人,朝中那些大臣只怕也不会容许的。

  不过袁佳的话刚落,身后忽地响起一道冰冷嗜沉的声音:“谁说不可能。”

  一道身影沉稳的从后面走了过来,一袭玄色的金线绣祥云图案的锦服,举手投足说不出的尊贵优雅,不过一双深邃的瞳眸此时却染满了冷沉的杀意,阴森森的望着袁佳。

  袁佳看着。

  袁佳看着萧煌杀气四溢的眼神,不由得吓住了,不敢看萧煌。

  她扑通扑通的磕头,飞快的说道:“萧世子,我是为了帮助萧世子才找世子妃的,如若世子不纳我入宫,太后娘娘和我爹就要帮助靖王登位了。”

  苏绾唇角冷笑,幽幽的盯着袁佳。还说入宫不会和她抢人,现在就开始在萧煌面前装柔弱表功了,一心为萧煌好的意思。

  女人若是存了心思,怎么可能会不争不抢不谋算,如若真是那样,又何必入宫呢。

  萧煌的脸色却难看异常,性感的唇紧抿着,周身笼着嗜冷的戾气,一看就知道他是生了怒气的。

  他冷酷无情的话响起来:“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本世子需要你的帮助吗?”

  萧煌说完后陡的命令身后的虞歌:“给我把这个女人扔出去,下次再出现在本世子面前,打断她的腿。”

  袁佳呆住了,她以为她说了帮助这个男人登上帝位,他心里会感激的,那可是皇帝之位啊。

  可是这人竟然眼不眨的让人把她扔出去。

  “世子爷,难道你不想皇位了吗?那可是很多人梦魅以求的皇位啊。”

  “我倒要看看没有了太后,没有了袁家,我是不是就真的登不上帝位了。”

  萧煌戾气浓重的开口。

  身后的虞歌早闪身冲到了袁佳的身边,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自家的爷和世子妃关xì好得不得了,这女人竟然痴心枉想的想入宫为妃,怎么可能。

  虞歌伸手提了袁佳往外走去,袁佳尖叫起来,被虞歌一伸手给点了穴道,然hòu迅速的离开,待到他走了出去后,直接的把袁佳给扔了出去,不过扔之前倒是解开了袁佳的穴道。

  主子让扔,他自然要扔,他不扔回头叫主子知道,那他就要倒霉了。

  高墙之外。袁佳被狠狠的摔了出去,直摔得眼冒金星,头晕脑胀,整个人凌乱不堪至极。

  她忍不住哭了起来,越发的狼狈了,此时此刻的她说不出的委屈,她今儿个来是好心,本来想让世子登上帝位的,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她。

  袁佳想到自己这一次空手而回,太后娘娘和爹爹一定会推靖王上位,那她岂不是要嫁给靖王。

  袁佳越发的伤心起来,她哭着哭着便恨起了萧煌和苏绾来,他们太过份了,她明明好心好意的帮助他们,他们竟然这样待她。

  袁佳挣扎着起来回威远候府去了。

  靖王府苍阑院。

  苏绾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尤其是想到自己先一刻还满脸关心的询问袁佳发生什么事了,她还想着帮助袁佳呢,结果后一刻袁佳便打了她一个脸。

  她竟然宵想她的男人,还说得冠冕堂皇,堂而皇之的。

  萧煌看苏绾生qì,立刻伸手抱她。

  不想却被苏绾一巴掌给拍开了,她怒瞪着一双圆眼睛指着萧煌发火。

  “离我远点,我现在心情不好。”

  这是自成亲以来,苏绾第一次发火,实在是最近情绪有些不好,本来就怀孕了,偏偏还听到各种各样的言论。

  其实她最近之所以不出去,是有原因的。

  因为她知道眼下很多人想推萧煌为西楚的新君,可这些人推他上位是有条件的。

  个个都想弄个从龙之功,弄从龙之功不可怕,可怕的是还想把自家的女儿嫁给萧煌。

  正因着这个,所以苏绾不出去,窝在苍阑院里。

  虽然她闲得快生蛋了,却坚定的不出去,以免自己招来闲气。

  她现在怀孕呢,不能生qì,生qì对儿子不好。

  可她不出去,偏还有人找上门来,这不是成心给她添阻吗?

  虽然她知道这事不怪萧煌,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发火,这人怎么这么能招桃花啊。

  苏绾发火,萧煌知道她为什么生qì,立刻伸手抱住她。

  苏绾抬手死命的捶他的胸,嘴里火大的发作:“都是你这个招桃花的,给我惹出这么多闲事来,我安心的待在家里待产,都能有人找上门来,实在是太生qì了,不行,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这里太让人生qì了,我要回东海去。”

  苏绾一说回东海,萧煌的手臂便缩紧了,紧抱着她,霸道的黑沉着脸喝道:“不行,想都不要想,安份的待在府里。”

  他发火苏绾懵了,随之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伤心的说道:“你竟然凶我,果然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我太伤心了,我再也不想理你了,我要回家,我要回东海去,再也不想看到这些闹心事了。”

  萧煌一脸的黑线条,这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看苏绾哭得伤心,水嫩的小脸上眼眶红红的,那眼泪就好像不要钱似的往下掉。看得他心直抽。俯身霸道的亲苏绾,顺带态度强势的说道:“你生qì发火我不怪你,但是不要想着去东海,我是不会准许你离开我身边一步的。”

  “你心烦我是知道的,我会尽快处理完这些事情,而且我不会娶别的任何女人入后宫的。”

  萧煌一遍遍亲苏绾的脸,整个苍阑院内的人全都躲起来不见了。

  实在没人敢看,以防世子恼羞成怒的杀人。

  苏绾被他一哄,心情总算好一点了,抬眸望着他,嘟嚷的说道:“记着你的话,不要想娶别的女人入后宫,若是你胆敢娶的话?”

  萧

  萧煌立刻眉眼深邃的问道:“你会怎么样?”

  “我会剁了你的老二,把它跺成肉酱。”

  苏绾恨恨的说道,萧煌下身立马生疼,随之还有寒意升上来。

  肉酱,亏得她想得出来,不过看她心情好起来,肉酱就肉酱吧,反正他是不可能会娶别的女人的。

  苏绾发了牢骚,心情好起来,想到袁佳先前说的话,太后娘娘和威远候要支持靖王上位。

  太后和威远候府的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如若他们推靖王上位,只怕靖王许了他们不少好处。

  “你爹真是烦人,若不是因为他是你爹,我一定弄死他。”

  苏绾气狠狠的说道,随之她的眼睛灼亮起来,盯着萧煌说道:“要不要我弄点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爹给弄昏过去,或者弄残废,这样一来继位新君的人不就只剩下你一个了吗?”

  萧煌却阻止了苏绾这样做。

  “如若我们这样做的话,我父王只怕恨死我了,另外一个,眼下他是新君继位人选,若是他在这时候出什么事了,别人肯定要把这些事算计到我的头上,就算我登上了帝位,也会有一个污名。”

  “那怎么办?你看他为了登上帝位,无所不用其极,到处拉拢别人,拉拢倒也罢了,竟还许诺各种好处。”

  苏绾即便不出去,也知道靖王若想拉拢那些人,肯定许诺好处,要不然人家凭什么支持他登上帝位啊。

  他那样的一个不出色的人,凭什么让大家支持他。

  萧煌看苏绾一脸的烦恼,立刻温声说道:“绾儿,这事你不要烦了,我去解决,你放心,不会太长了,我会很快解决掉这件事的。”

  “好吧,既然你不需我做什么,那我就不做,但是若需要我做的话,不要客气哈,只管说。”

  萧煌看她又笑起来,眼睛红红的跟个小兔子似的,想到之前她大哭的样子,忍不住好笑。

  不过他一笑,苏绾便发现了,立马柳眉倒竖的瞪着他:“你是在笑话我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就是看你高兴心情好。”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笑话我,最好别让我逮到,否则打烂你的嘴巴。”

  “没有人笑话你,谁敢笑话你啊,这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萧煌一路逗着苏绾,把苏绾抱进了房间,两个人自去说话去了。

  宫中,勤政殿内,皇帝醒了。

  寝宫里,此时没有别的人,只有临阳郡主慕芊芊。

  慕芊芊怀疑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睛再看过去时,发现皇帝真的醒了过来。

  皇帝不但醒了过来,而且精神似乎还不错,慕芊芊眼神暗了一下,却也知道皇帝这是回光返照,其实她给他下的药,他已经没救了。

  慕芊芊想着心情极好的望着皇帝:“皇帝舅舅,你醒了,要不要我唤人。”

  承乾帝努力的喘着气,望着慕芊芊,总觉得慕芊芊脸上神色有些古怪,不过他已经顾不得想别的了。

  他望着慕芊芊说道:“芊芊,去叫,去叫你靖王舅舅进宫。”

  慕芊芊一听承乾帝的话,便知道老皇帝大概是想把皇位传给靖王。

  他这是打算到死也坑一回萧煌吗?让他们父子二人为了皇位斗一回。

  不,她才不会给他去叫呢。

  慕芊芊如此一想,一脸不解的说道:“皇帝舅舅,你叫靖王舅舅进宫做什么啊?你现在要不要我给你叫御医啊/”

  承乾帝却知道自己只怕是真的不行了,现在他最想做的是下一道让靖王继位的旨意。

  所以看慕芊芊不动,他着急的说道:“芊芊。去叫靖王,去叫靖王。”

  皇帝有些着急,他这是怕自己没时间了。

  可惜慕芊芊不动,皇帝忍不住朝着外面叫人:“来人,来人。”

  可惜他的声音太小,太监没听到,暗处隐着的手下也没有听到。

  慕芊芊开口:“皇帝舅舅,你别叫了,他们都守了几天了,没睡过觉累了,我说了替他们守会,让他们去睡一会儿,所以现在外面没人。”

  承乾帝望着慕芊芊,眼里有一些灰败的光。

  慕芊芊也不理会他,慢吞吞的说道:“皇帝舅舅,我想问你一件事,我爹是怎么死的?”

  她一开口,承乾帝脑子嗡的一声响,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原来慕芊芊的眼里是仇恨的光芒。

  她竟然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你,你一一一。”

  “你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我娘说的,我娘她临死的时候告诉我的,她说我爹是被你杀死的,是不是这样?”

  说到最后慕芊芊的眼里升起冰冷的光芒,幽幽的好似鬼魅之火,她的脸色也狰狞起来。她朝着承乾帝叫。

  “是你杀了我爹,你个渣人,我娘是你的皇姐,她是你姐,你为了达到那可耻的心思,你竟然派人杀了我爹,你个不要脸的贱男。”

  承乾帝身为皇帝,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还是被一个后辈,尤其是自己早年的那点心思竟然被人**裸的给剥开了。

  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呼吸急促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气喘不顺了,他拼命的喘气:“你,你一一一。”

  他话说不出来了,慕芊芊眼看着他要没气了,尤不想放过他,她起身冲过去就掐着皇帝的脖子:“

  的脖子:“我要掐死你,我要杀了你,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我娘临死和我说的,她爱的是我爹,是我爹,不是你。”

  最后一句话使得老皇帝反弹起来,他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摇头。

  不,他不相信,这女人是骗他的,阿姐是爱他的,她心中爱的是他,永yuǎn是他。

  不会是别人的,不会是别人。

  寝宫里,两个人好像打起来似的,不过老皇帝倒底力气不足,眼看着就要被慕芊芊掐死了。

  忽地一道劲风掀了过来,把慕芊芊直接的给打飞了出去。

  一道黑色的身影飞快的冲到了皇帝的床边,一抬手运了内力替皇帝顺气,皇帝青黑的脸总算好一些了。

  他喘着粗气,费力的抬头看着面前的黑影。

  他头上戴着斗篷,身上穿着一袭黑色锦衣,正定定的看着他。

  虽然看不见他的神容,可是承乾帝却觉得这人特别的熟悉,让他分外有亲近感。

  “你是,你是谁?”

  他费力的说完,来人抬手摘掉了头上的头篷,露出了一张狰狞的脸来,老皇帝吓了一跳,可待到这人慢慢的掉转过半边脸来,老皇帝看清楚了,他竟然是他的儿子惠王。

  惠王萧擎,老皇帝眼泪下来了,哽咽着开口:“擎儿,是你,你没死吗?真是太好了,你回来太好了,父皇立刻下旨让你坐上帝位。”

  萧擎却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脸:“父皇,你看我的脸,这样的我还有办法坐上帝位吗?”

  “没事,你的脸虽然毁了,宫中的御医一定可以替你治好的,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老皇帝因为看到自个的儿子,想到后继有人,精神竟然好了很多,连话也说得俐索了。

  可萧擎却只能苦笑着摇头:“父皇,没用的,我没办法坐皇位,因为我体内被人下了蛊虫。”

  事实上噬天门的人是让他回来拿回皇位的,可他绝不会如了他们的心意的,因为就算他坐上帝位,也是他们的傀偶,他绝不容许人毁掉西楚,所以他宁愿承shòu蛊虫之苦,也不会坐上帝位。

  萧擎想着忽地跪了下来,望着承乾帝说道:“父皇,儿臣请你下一道旨意,把皇位传给萧煌吧。”

  萧擎此言一出,承乾帝惊呆了,他没想到自个的儿子竟然让他下圣旨给萧煌。

  那个人害了他的儿子,害了他,害得他们最后这样的结局,他怎么可能会把皇位传给他呢。

  “不,不。”

  承乾帝的声音像被人撕裂了一般的粗嘎,他用力的摇头:“我不同意,我不会同意的。”

  他的眼神忽地阴沉下来:“我要把皇位传给靖王,传给靖王。”

  他要他们父子二人去斗去争,让他们靖王府最后也落不得好处。

  萧擎沉声开口:“父皇,我知道你恨他,恨不得杀了他,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恨不得把他五马分尸,碎尸万段。可是父皇你真的想让西楚的皇室走向灭亡吗,如若靖王和萧煌斗了起来,西楚必乱啊,那北晋国岂能不动,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西楚毁掉吗?”

  萧擎沉痛的说道,其实到现在他也不见得多喜欢萧煌,更甚至于讨厌他,可是他不得不承认,眼下西楚,唯有萧煌才是最好的继位人选。

  只有他才会把西楚带向一个鼎盛的时期,就连他们皇室的皇子也没有一个如他的。

  “父皇。”

  萧擎说的话,承乾帝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他不甘心。

  那个人毁掉了他的儿子,毁掉了他,最后他还要立他为继位新君。

  “我不同意。”

  承乾帝摇头,现在的他一下子似乎老了十几岁,躺在床上,就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可怜老人。

  寝宫里,不但是萧擎,就连临阳郡主慕芊芊也爬了过来,沉声开口说道:“如若你不想西楚乱了的话,就下旨赐封萧煌为皇帝吧。”

  慕芊芊一开口,老皇帝气得抖抖簌簌的指着慕芊芊:“你给我滚。”

  “请皇上下旨把皇位传给萧表哥吧,如若皇上念着西楚国的苍生,念着一点与我母亲之间的感情,就请皇上下旨把皇位传给萧表哥,因为我母亲曾经与我说过一句话,皇上是个好皇上。”

  对于民众来说,这么些年,承乾帝确实做得不错。他是一个好皇帝。

  慕芊芊的话使得承乾帝神思清明了一些,他想到了西楚的百姓,想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时光似乎回到了过去,过去他其实也是一个明朗的皇子,只是因为登上帝位,才慢慢的失了本心,变得多疑又猜忌,变得不相信任何人。

  老皇帝想着,慢慢的哑声开口:“取锦帛过来。”

  慕芊芊经常在勤政殿内,自然知道老皇帝的东西在哪里,立刻起身把一应东西取了过来。

  萧擎小心的扶着老皇帝坐好,慕芊芊把东西摆在老皇帝的面前。

  他用力的拿起笔,脸上的汗已经流了下来,手指抖抖簌簌的好半天才写一个字。

  明明只是不多的字,但是他却用了极大的力气才写完。

  可是最后写到萧煌的名zì时,他终究没有写下去,而是空了下来。

  因为他实在不愿yì写下那两个字,那两个字让他抓狂,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把锦帛给撕了。

  老皇帝写下了遗诏后,盖上了玉玺,最后用力的抬头望着自个的儿子:

  个的儿子:“擎儿,我不甘心。”

  他说完后身子软软的歪到床上去了,死不瞑目的睁大眼睛。

  是啊,那样一个害了他儿子,害了他的人,最后他却把皇位传给了他,所以他不甘心。

  萧擎看着承乾帝死了,想到从前的种种,想到父皇对自个的好,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父皇,你是一个好皇帝。”

  父皇是个好皇帝,他即便有再多的不甘心,因为不想西楚陷入混乱,还是下旨把皇位传给了萧煌。

  虽然最后没有写萧煌的名zì,但他可以找人临蓦上去。

  寝宫里哭声响起来,一会儿的功夫,萧擎收起了眼泪,望着承乾帝说道:“父皇,也许我很快就会去陪你了,你等我,等我去了,我定会向你赔罪的。”

  他说完望向慕芊芊,冷冷的开口:“宣bù出去,父皇他驾崩了。”

  慕芊芊醒神,立刻站起身冲了出去,大叫起来:“不好了,皇上驾崩了。皇上驾崩了。”

  很快,宫中各处都惊动了,所有人都赶往了勤政殿,就连朝中的大臣也都接了消息赶进宫了。

  勤政殿内,一片哭声,这一哭竟哭到天近亮。

  天亮后,寝宫里,众人止住了哭声。

  太后一脸伤心的开口:“皇上驾崩,要新帝继位后,才好发丧,哀家认为立刻选新帝出来主持大局。”

  她话声一落,寝宫里的大臣个个附和着点头:“太后娘娘所言即是。”

  太后望了一眼寝宫里的朝臣,眸光似有似无的落到了萧煌的身上,先前袁佳去找萧煌的事情,她可是知道的,听说袁佳直接被扔了出来。

  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她就让他看看身为太后的权威。

  太后想着幽冷的出声:“哀家身为皇上之母,皇上驾崩,哀家便是一国之母,这选新君之事,自然是哀家的事情,各位大人认为哀家说得可对。”

  下首不少人附和。‘

  这些人自然是支持靖王上位的。

  下首跪着的人中,靖王是最意气焕发,神采飞扬的一个。

  他好像看到自己身着帝王服端坐在金鸾殿之上,再没有人敢对自己不尊,从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现在竟然成了。

  靖王觉得自己有些轻飘飘的了。’

  寝宫里,太后的声音又响起来:“既然各位大人都认同哀家的话,那么哀家认为眼下可以继位的只有一个人,那就皇上的弟弟靖王。”

  太后话一落,靖王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满脸笑容的望着寝宫里的大臣,然hòu望向太后。

  “谢太后娘娘的抬爱。”

  靖王虽然站了起来,不过却有大臣是不同意立他为帝的。

  其中崔英将军站了起来,飞快的开口:“臣认为不妥。”

  崔英将军一说话,寝宫里又有数人站了起来:“臣等也认为不妥。”

  这些人中多数是武将,文官的也有,以安国候为主的几名文官也站了起来,明确表示支持萧煌为帝。

  靖王一看这些人站出来明确反对自己登位,脸色立马不好看了,心里暗暗的盘算着,等到他登上帝位,定然要好好的收拾这些家伙,武将皆收回兵权,文官就远远的打发出去为好。

  靖王想着望向了太后,太后自然全力支持靖王登位。

  因为唯有靖王登位,方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若是萧煌登位,他们什么都不要想。

  她这个太后之位,怕也是坐不稳的。

  太后心中想着,脸色沉了下来。望向崔英:“崔将军,靖王乃是萧世子之父,又是皇上的亲弟弟,若论继位,理该是他继位,哪有父在子继位之事?”

  崔英将军直接的沉声开口说道:“太后娘娘错了,靖王爷虽然有继位的资格,但臣认为靖王不具备继位的能力,太后和各位大人心中应该很清楚,究jìng何人继位于我们西楚才是最好的。”

  崔英话落,又说道:“眼下虽然五湖四海之内太平,但别国未必就没有不轨的心思,若是一个不合格的帝皇继位,只会陷国家于不利,臣等不认同太后娘娘的主张。”

  崔英将军的话使得寝宫里的人多了一层深思。

  不过太后却是不理会这些的,她脸色黑沉的喝道:“崔英,哀家乃是皇上之母,皇上没有留下遗诏,哀家这个一国之母,任命谁为皇帝,难道还要你一个小小的将军质疑吗?你想干什么?”

  太后冷冷的瞪着崔英。

  崔英沉声:“太后娘娘,既然皇上没有留下遗诏,这继位人选就是朝中的大事,怎么能由一个女人随便来决定呢,臣记得皇家祖训是后宫不得干政,太后娘娘这样理所当然的干政,臣认为不妥。”

  太后开始喘气了,指着崔英:“放肆,崔英,你竟然胆敢指责哀家。”

  太后一党的人已经反应了过来,迅速的攻击崔英。

  “崔将军,你这话就过了,太后乃是一国之母,皇上的亲母,太后娘娘自然有立新君的权利。”

  “是啊,崔将军这样忤逆,究jìng意欲所为,还是有人指使崔将军这样做的。”

  这人话一落,寝宫里,靖王爷飞快的望向了自已的儿子萧煌,此刻靖王萧琮的眼里有一丝儿的恼火,自己忙碌了这么久,儿子不会还想和他争吧,他都说了,自个儿的东西将来都是他的,他怎么还要和他争啊。

  争啊。

  萧琮望着萧煌,眼里有一丝儿祈求,若是这时候儿子站起来,说一句话,相信崔英等人不会再说什么。

  可惜萧煌从头到尾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已得到消息,皇帝先前留下了一道遗诏,这道遗诏眼下在大长公主手里,大长公主正往宫中赶来,所以他不着急。

  本来他之前是准备弄一道假遗诏的,因为他手下有人能模仿皇帝的笔迹,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捏造一道假遗诏,等他登上帝位了,谁又会质疑这道遗诏呢。

  只是他没想到最后皇帝真的留下了一道遗诏。

  萧煌想不明白皇帝最后怎么就下了这道遗诏。

  萧煌想着掉头望向寝宫大床上的皇帝,发现他此时安静的躺在床上,就是一个神容枯槁的老头。哪里还有往日的半点威风。

  罢罢罢,人死如灯灭,前尘后事一笔勾消吧。

  萧煌正想着,耳边的争吵声越来越大。

  支持靖王一派的人,和支持萧煌一派的人都要打了起来,另外一派中立派的人,安静的看着,谁也不帮。

  这时候谁都没有去管死去的皇帝,可怜那床上躺着的皇帝,到死都没有人关心一下。

  寝宫里众人正吵得不可开交,门外响起脚步声,一道冷喝声传了进来:“住口,成什么体统。”

  进来的人是大长公主和临阳郡主慕芊芊,还有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叶廷。

  一行人从外面一路走了进来,不但如此,大长公主的手里还拿着一道明黄的锦帛,看上去好像是圣旨遗诏之类的东西。

  寝宫里争吵不休的人一下子停住了,齐齐的看着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满脸的怒容,怒瞪着寝宫里的所有人,心痛的说道:“皇上刚死,你们不管皇上的死,竟然在皇上的面前,争吵个不停,真是寒了皇帝的心哪。”

  大长公主话一落,寝宫里所有人一愣,随之众人醒神,扑通扑通的跪了下来,最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哭起了皇上。

  “皇上啊,皇上。”

  太后望向大长公主,又瞄了一眼大长公主手里的明黄锦帛,猜测那应该是皇上的遗诏。

  皇上的遗诏怎么到大长公主的手里的。

  太后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她心里仔细的盘算了一下后,以她对自个儿子的理解,儿子就算留有遗诏,也不会留给萧煌,只可能留给靖王萧琮。

  所以大长公主手里的若是遗诏,那么定然是让萧琮继位的。

  太后心里一下子高兴了起来,眉眼拢着笑意,望向大长公主客气的说道:“大长公主怎么进宫来了?”

  大长公主瞧一眼太后,真有些不大瞧得上太后了。

  床上躺着的好歹是你的儿子吧,就算母子之情淡薄了,也不至于如此夸张吧,竟然只关心遗诏的事情。

  还有她如此欢喜,只怕以为遗诏上继位的人是靖王吧。

  大长公主唇角一抹讥讽的笑,望着太后皮笑肉不笑的扬起了手中的明黄的圣旨。

  “先皇遗诏在此,众位大人跪接先皇的遗诏吧。”

  众人齐齐的跪着,靖王也跪了下来,靖王本来有些担心,可是前思后想了一番后,认为以皇帝和萧煌的恶劣关xì,他绝不会把皇位让萧煌坐的,但眼下皇室没有皇子,所以说来说去,继位的人应该是他。

  若是皇上下了诏书,就算朝中崔英等人反对,只怕也没有办法了。

  靖王如此一想,只觉得心情畅快不已。

  他这样的神色自然也没有逃过大长公主的神色,大长公主唇角讥讽的笑意更浓了。

  靖王若是个有能力的,让他继位倒也无防,明明没有能力还宵想帝位,当真是脑子进水了。

  太后已等不及的催起了大长公主:“大长公主请宣读先帝遗诏吧,唯有新帝接了诏书才好发布讣告,诏告天xià,举国发丧。”

  “太后娘娘倒是有心了。”

  大长公主掐了太后一声,然hòu把手中的锦帛递到了叶廷的手里。

  “廷儿,宣读先皇诏书吧。”

  “是,祖母。”

  叶廷把锦帛抖开,飞快的看了一看,然hòu宣读。

  “今朕大限已至,皇位由靖王一一一。”

  叶廷刚读到这儿,还没有往下读,便看到靖王萧琮整个人激动的跨前一步,连连的磕头:“臣弟磕谢皇兄圣恩,臣弟定当尽心心力的打理好西楚的江山。”

  寝宫里,叶廷满脸的错愕,大长公主也一脸的错愕。

  萧煌更是不能去看自己父王的嘴脸,这回自己打自己的脸打得太狠了,难道就不能等人家读完吗。这么迫不及待做什么。

  寝宫里一片安静,有人欢喜有人愁,崔英将军等人听到诏书内容,已经完全的怒了,只是一时倒也没有说话。

  反倒是靖王一派的欢喜得眉开颜笑,兴奋不已。

  靖王更是伸出手去接叶廷手中的诏书,不过却被叶廷给拦了,叶廷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靖王说道:“靖王爷,你这是做什么,遗诏还没有读完呢。”

  靖王怔住了,抬头望着叶廷,便见叶廷扬了扬手中的诏书说道:“靖王爷,这遗诏还没有读完呢,你能不能等我读完再谢恩接遗诏。”

  靖王的脸一下子红了,飞快的收回手低下头:“是。”

  靖王此时尤不知道诏书上继位的人不是他,所以虽觉难堪,倒也不觉得有多丢脸,不过心里倒底恼了,狠狠的盘算着,待到我登位后,叶廷这小子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他正盘算着,上miàn的叶廷又重新读了一遍遗诏。

  “朕今大限已至,皇位由靖王世子萧煌继位,钦旨。”

  叶廷的遗诏读完,寝宫里一大批人傻眼了,所有人都怀疑自己听错了,尤其是靖王萧琮,简直怀疑自己耳朵有毛病了,对,一定是这样,他耳朵有毛病了,听错了。

  ------题外话------

  靖王这是自己狠狠的打自己的脸子了,还没等读完就先接了,哈哈哈,后面得丢脸死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87章 遗诏 继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