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失心疯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养德宫大殿,太后被说得心里起了火,同时想起往常苏绾的做派,以及自个女儿因为她而遭受到的不公平对待。

  没有娶这个女人之前,萧煌也是极疼爱萧蓁的,可是自从有这个女人后,他就不疼妹妹了,不但不疼妹妹,还处处的打压她。

  虽说自己也知道女儿做得不对,可是那总归是自个的女儿,她之所以对于萧煌处罚妹妹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因为有些忌惮萧煌的原因,所以才会强忍着。

  事实上做为母亲的看着女儿受处罚,哪里真的能做到视而不见。

  何况做母亲的自然是希望自个的儿子女儿相亲相爱的,至于媳妇倒底隔了一层肚皮儿。

  可是因着萧煌的坦护,一直以来她不敢多说什么。

  何况苏绾的身份摆在哪儿呢,东海的公主,青霄国的郡主,她确实也不敢过份的为难她。

  太后想着自己这个婆婆当得还真是窝囊,从来没有叫媳妇的立过规矩,有时候还要看媳妇的脸色行事。

  太后越想越生气。

  身前的赵氏和张氏自然看了出来,越发说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太后娘娘,从今往后你就是西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了,皇后算什么,她只不过是皇上的媳妇,皇上想要多少女人没有啊,可自个的母亲只有一个,即便皇上坦护着皇后娘娘,难道真遇到你和皇后对上的事情,他会护着自个的媳妇,不要老娘吗,那这样的话,他只怕要被天下人骂了,所以太后娘娘别太担心了。”

  “是啊,太后娘娘,按理若是皇后不孝,你是有权利废掉皇后的,就说皇后眼下的行事风格,就属大不孝,自个儿怀了孕不让皇帝纳妃,这可是善妒,光是这一条便可以废掉她,她一个妇人,难不成还要堂堂皇帝为了她禁欲吗?”

  赵氏和张氏说到最后,又嫉又恨,嫉妒苏绾竟然如此好命,又恨这个女人霸道,怀着孕还不愿意让自个的男人纳妃,真是全天下女人中最善妒的女人呢。

  别说皇帝,就是寻常的富贵人家,哪个老爷不是娶了三妻四妾的过日子啊,到她这里倒好,堂堂皇后竟然不让皇帝纳妃,可恨。

  赵氏和张氏的话使得太后眼睛亮了一下。

  是啊,皇后最近怀孕了,皇上可是禁欲了好长时间呢,男人哪个真正的忍得住,说不定此刻皇上正欲火焚身呢,若是被如花似玉的小女子一撩拨,难免动情,若是皇上真的动了情,睡了她的侄女,他怎么可能不纳妃。

  太后眼神亮了,精神足了,望着赵氏和张氏说道:“皇帝纳妃的事情,哀家也不好插手,不过敏心和敏月二人若是入了皇上的眼,哀家倒可为她们做主。”

  此话隐晦意思就是她们可以勾引皇帝,若是入了皇帝的眼,或者是被皇帝睡了什么的,她自然是可以为两个丫头做主的。

  赵氏和张氏立马眼亮了,望向自个的女儿。

  他们陆家的女儿在宁阜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因她们生得出色,所以她们舍不得把她们许给寻常人家,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议亲。

  现在好了,正好让她们入宫为妃,若是她们入了宫为了妃,还怕皇上不提揩她们陆家吗。

  自古以来枕边风可是很厉害的。

  两个夫人满脸的笑意,连连的点头:“好好,有劳太后娘娘操心了,这份恩情我们记在心里了,太后娘娘陪我们说了这么一会儿话,是不是累了,先去休息休息吧。”

  赵氏素来手段圆滑,这么一会儿说的话,做的事情处处让太后舒心,太后点了点头:“嗯,本宫确实累了,先去休息休息,晚上设宴为你们接风,你们舟车劳顿的大概也累了,本宫让人带你们下去休息休息。”

  赵氏正欲点头,一侧的陆敏心和陆敏月却扯了扯自家娘亲的袖子,赵氏立刻明白女儿的心思,笑着望向太后说道:“太后娘娘,我们暂时还不累,能不能劳烦太后娘娘派个人带我们在宫中散散步,我们还从来没有见过皇宫是什么样子呢。”

  说到这个,赵氏和张氏还有陆轩等人倒都挺高兴的,太后自然不会不允,立刻唤了一名太监把人领到宫中各处去看看。

  待到安排妥当了,太后也累了,便自领着人去休息了。

  晚上还要设宴款待娘家人呢。

  御乾宫养心殿内。

  一片欢声笑语,东海的皇上和皇后还有青霄国的太子凤离夜都笑着向萧煌和苏绾道喜。

  今日他们很高兴,他们高兴不是因为萧煌当皇帝,苏绾当皇后,而是因为萧煌爱苏绾的心,这让他们很高兴。

  凤离夜笑着说道:“看来孤当初没有看走眼。”

  萧煌难得的恭讳凤离夜:“舅舅的眼光自然是很准的,怎么会看错呢。”

  萧煌和苏绾最后能顺利的走到一起,最感谢的就是凤离夜,所以现在他和凤离夜的关系很融洽,和从前的针锋相对完全不一样。

  不过他和凤离夜感情好了,却和东海皇容枫的感情不大好。

  因东海皇老是记得,他当初欺负自个女儿的事情,何况女儿连东海都没呆几天,便嫁给这小子了,实在是让他不高兴。

  东海皇容枫不满的冷哼道:“他敢不对朕的女儿好吗,若是让朕知道了打断他的腿。”

  萧煌一脸不喜的望着东海皇。

  好歹他现在也是皇帝了,能不能不要动不动说打断他的腿啊。

  萧煌忍不住反讥东海皇:“那照岳父的话,我对绾儿好,全是因为岳父的威慑?”

  东海皇一听萧煌的讥讽,脸色不好看,指着萧煌说道:“难道不是吗,你小子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话里的意思啊,岳父听不懂吗?”

  两个人呛了起来,东海皇最后一怒站起来指着萧煌说道:“你小子一点尊老爱幼的心都没有,今天朕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看来岳父是想练练拳脚了,那我岂能不奉陪。”

  最好打得他心中忌惮,下次再也不敢说打断他腿的事情了,省得以后一见面,就说打断他的腿。

  东海皇一听火大了,好小子,竟然胆敢挑衅他,他怕他不成。

  “好,我们出去练练拳脚。”

  “既然岳父开口了,小婿岂能不如岳父的心,走。”

  两个人说走便走的走了出去。

  殿内苏绾一下子着急了起来,这不管哪个打伤了,她心里都不好受啊。

  凤玲珑却很坦然的伸手拍了拍苏绾的手:“绾儿你别理他们,他们都那么大了,做事自有分寸。”

  凤玲珑说完后望向殿内坐着没动的凤离夜:“离夜,你去看着点,别让他们伤了对方。我和绾儿说说话。”

  “好的姐姐。”

  凤离夜优雅的起身往外走去,殿内只剩下凤玲珑和苏绾两个人了。

  凤玲珑关心的拉着苏绾问道:“绾儿,一切都还好吗?”

  苏绾点头:“挺好的,娘亲放心吧。”

  凤玲珑知道女儿就不是吃亏的料子,逐不再问她,而是低头一脸惊讶的看着苏绾的肚子。

  “我怎么感觉你这胎有些大呢,算来你现在有四个多月的身孕,应该没这么大啊。”

  凤玲珑是生过孩子的人,知道四个多月的肚子还没怎么显呢,可是女儿的肚子似乎过大了一些,不会有问题吧。

  凤玲珑担心的伸手摸着苏绾的肚子:“绾儿,你还是宣御医过来看看,这肚子委实大得有些厉害了些。”

  苏绾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娘亲忘了,我本身就是大夫。”

  “那你肚子没问题吧?”凤玲珑还是担心,要知道女人生孩子可是一个关卡,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她如何能不担心。

  苏绾摇头,拉过凤玲珑,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两句。

  凤玲珑立马一脸的惊喜:“你确定了吗?”

  苏绾点头:“是的,先前我还怀疑呢,后来仔细的把脉,确实有两个胎脉。”

  “太好了,没想到你一胎竟然怀了两个孩子,这事要是让你父皇知道,一定高兴坏了,对了,萧煌知道吧,”

  苏绾摇了摇头:“我还没有告诉他呢。”

  不过想到萧煌一直以来都和儿子争风吃醋的,不知道知道两个孩子,是恼呢,还是高兴。

  苏绾一时想像不出。

  凤玲珑一下子高兴的眉开颜笑的:“这么说是我这个做外祖母的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苏绾立刻点头:“是的,娘亲。”

  母女二人一下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殿外几个人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互相攻击:“看来岳父大人老了,我本来以为岳父大人打断我一条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如今看来,别说打断一条腿了,打断一只手都不行啊。”

  萧煌一脸欠扁的样子,容枫气得怒目圆睁,十分的火大,无奈他打不过这小子。

  不过打不过也不能输了场面。

  容枫从容的说道:“我是怕打伤了你,我女儿心疼,所以让着你呢,你真以为你有多厉害吗?”

  两个人斗着嘴走进了大殿,一进殿便看到殿内凤玲珑和苏绾母女二人说不出的开心。

  一看就好像有好事似的,容枫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凤玲珑没说,望向了苏绾。

  这事理该女儿说才是,苏绾抬头看到大殿内,三个男人一起望着她,一时倒搞得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抬手轻顺了一下秀发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前两天我替自己诊脉的时候,诊出了双脉。”

  苏绾说完,殿下的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萧煌随口问:“什么意思?”

  凤离夜却已是了然,一脸的笑意。

  绾儿还真是有福之人,一怀孕,竟然怀了双胞胎。

  想到自个的外甥女都怀了两个孩子了,而他这个做舅舅的,竟然还没有成亲,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啊。

  可是自己想娶的那个女人,却一再的躲避着自己。

  凤离夜微微的笑起来,看来他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了。

  他凤离夜看中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让她逃掉。

  远在东海国的某女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里,萧煌还在大殿上一脸不解的追问:“双脉,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苏绾无语的瞪着这家伙,不过还是回了他的话:“我肚子里怀的两个。”

  “两个?两个什么意思。”

  萧煌脑子有些反应过来,大殿内的东海皇容枫倒是反应了过来,哈哈大笑起来,抬手朝着萧煌的肩上拍去。

  “脑子真笨,绾儿怀的是双胞胎,她肚子里有两个孩子。”

  “两个?两个孩子吗?”

  这下萧煌反应过来了,随之惊奇的望着苏绾的肚子,人家一肚生一个,他家媳妇一肚子怀两个。

  不过很快萧煌想到顶重要一件事,这事不该是他这个做爹的第一个知道吗?怎么和别人一起知道了。

  不高兴。

  萧煌不高兴的大步走到了苏绾的面前,伸手抱了苏绾往养心殿里走去:“绾儿,我们要好好的说道说道这事,为什么我的孩子,我反而是后面知道的。”

  苏绾没想到他竟然当着自个爹娘和舅舅的面,抱起她便走。

  不由得闹了个大红脸,羞燥的抬手捶萧煌:“疯子,快放我下来。”

  可惜萧煌压根没理会苏绾,反而是下命令:“来人,安排东海皇帝和皇后娘娘,以及青霄国的太子去休息。”

  “是,皇上。”

  有太监飞快地奔过来请了东海皇和皇后以及凤离夜下去休息。

  苏绾则被萧煌一路抱进了养心殿的寝宫,待到寝宫里没人了,萧煌不高兴的望着苏绾:“绾儿,这也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你怀了两个孩子,没有第一个告诉我,反而让别人先知道了呢。”

  苏绾好笑:“那个别人是我娘,你不是第二个知道的吗?”

  “可是凤离夜和东海皇全知道了。”

  萧皇帝表示不痛快。

  苏绾忍不住笑起来,萧煌不满的伸手抱她入怀,然后狠狠的亲她的小嘴。

  可因为最近一阵子禁欲,所以一吻便觉得口干舌燥,欲火焚身。

  虽然苏绾现在能做了,不过萧煌并没有做。

  因为先皇死了才一个多月,萧煌打算禁欲三月,所以最后并没有过深的发展,只是抱了一会儿亲了几下。

  想到晚上要设宴款待东海皇容枫和凤玲珑,萧煌便陪着苏绾睡了一会儿。

  苏绾临睡前,派紫玉前往安国候府去把安国候苏鹏和安国候夫人白沁给接进宫里来。

  白沁是娘亲以前的丫鬟,两个人关系十分的好,娘亲从东海赶过来,苏绾自然想让她们聚聚。

  安排妥当了这些事,苏绾才安心的睡下了。

  傍晚,宫中设宴款待东海皇容枫和凤玲珑,还有凤离夜,安国候苏鹏和白沁被接进了皇宫。

  再加上宫中的三个公主,本来有四个的,但是冯翔公主称病并没有出席,苏绾也不勉强她。

  除了宫里的几个公主外,叶廷叶小候爷正好进宫找皇上有事,也被苏绾留下来用膳。

  苏绾还让太监前往养德宫去请了太上皇和太后,顺带也请了陆家的人。

  太上皇没有来,太后倒是领着陆家的人过来了。

  如此一来,正好两桌人。

  主桌上萧煌夫妇二人,东海皇和皇后以及凤离夜,然后是太后娘娘,安国候夫妇和叶廷。

  次桌上,三个公主外加陆家的五个人。

  宴席开在御乾宫御心殿的偏殿,人不多倒是分外的热闹。

  本来按理应该安排歌舞上来的,但是因先皇刚去世,萧煌下令了宫中禁声乐歌舞三月,所以今日宴客,也就是简单的吃饭。

  主桌上太后和凤玲珑两个亲家分外的热情,时不时的彼此客套一下,旁边的人时不时的敬她们一杯酒,可谓宾主尽欢。

  次桌上,陆家的两个女儿那一双眼睛就好像胶粘在了萧煌的身上。

  一双眼睛移都移不开,眼中的倾慕之意一点也不掩饰。

  两个女人看到萧煌这样俊美霸气的男人时,已经完全的醉了,连吃东西都不吃了,拿着筷子,歪着头木愣愣的往着不远处的萧煌看。

  她们的神情别人岂会看不明白,个个都看出来这两位表小姐,分明是看中了皇帝。

  陆家的人倒也罢了,可是宫里的三位公主可就有些不屑了,鄙视的看着陆家的二姐妹。

  真是花痴,跟没看过男人似的,虽说皇上长得确实挺俊的,可皇上是她们宵想得了的吗?

  嘉平公主慕芊芊是最看不惯的一个。

  她眸色幽暗的望向陆家的二姐妹,慢悠悠的问道:“好看吗?”

  “好看,”陆敏心和陆敏月二人几乎醉了,她们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俊的男人,还是皇上,若是她们可以进宫的话,以后不但荣华富贵享不尽,而且还有这么俊的夫君,还是皇上,光是用想的都要开心死了。

  慕芊芊讥讽的冷笑,不动声色的说道:“既然好看,那你们还不努力的表现表现自个儿,要是表现好了,说不定皇上会看中你们呢。”

  慕芊芊正好坐在陆敏心的身边,悄悄的从袖中取出药来抹在了陆敏心的衣袖上。

  陆敏心掉头望向慕芊芊:“你是。”

  慕芊芊轻笑:“我是嘉平公主。”

  “原来你是公主,你说皇上最喜欢什么?”她一定要努力的吸引皇上的注意力,好好的表现表现自个儿。

  慕芊芊凑到她的身边,小声的说道:“皇上最喜欢看人跳舞了,他之所以如此爱皇后娘娘,就是因为皇后娘娘会跳舞的缘故。”

  “真的吗?”陆敏心激动了,她最擅长的就是跳舞了,真是老天助她啊,皇上竟然喜欢看人跳舞,今日就是她的机会啊。

  陆敏心激动的望向了萧煌,然后心急的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太后姑母,今日这样热闹的时候,有酒无歌实在是没趣,侄女儿愿意献舞一首,以供大家观赏。”

  陆敏心说完,太后心咯噔一响,有些不安,要知道先皇刚去世一个多月,皇上可是禁声色歌舞的,陆敏心竟然当场要求跳舞,只怕皇上要恼。

  太后抬头望去,果见萧煌的脸上一抹冷意,眼神阴暗了下来,冷冷的望向陆敏心。

  苏绾自然也抬头望了过来。

  她望过来,看到嘉平公主慕芊芊挤眉弄眼的望着她,这女人表情古怪,分明是有名堂的。

  苏绾和慕芊芊相处了不短的时间,自然是了解她的。

  她望了望慕芊芊,又望了望陆敏心,难道芊芊要整陆敏心,不知道这陆敏心怎么得罪她了。

  苏绾还不知道陆敏心看中了自个的男人。

  不过她知道了慕芊芊想整陆敏心,也没有拦她,只掉头望向身侧的萧煌说道。

  “既然陆小姐开口了,便让她跳吧,不过不用音乐伴奏了,就跳一支清舞吧。”

  苏绾开口后,太后松了一口气,赶紧的接口说道:“这丫头大概是看宴席有些冷清,所以才会如此建议,皇上就全了她的一番心吧。”

  萧煌听了苏绾的话,眸色稍微温和一些,挥了挥手命令:“那就跳吧。”

  虽然他同意了,不过却十分的讨厌陆敏心。

  这女人望他的眼神恨不得扑倒他,真是让他觉得恶心,若不是挨着母后在,他真想让人把这女人拉出去,送到军营去充妓,饥渴成这样,就去侍候男人吧。

  不过因着自个母后的原因,所以萧煌忍住了。

  此时苏绾也发现了不得劲的地方,陆敏心那样大刺刺,赤裸裸的眼神,她又不是瞎子。

  苏绾总算知道慕芊芊为什么要整这个女人了,一定是芊芊发现了这女人宵想萧煌,所以才会出手整治这女人的。

  苏绾脸色有些冷,眸色有些暗,掉头望向太后。

  她的眼神看得太后有些心虚,不敢看她,低头吃东西。

  太后的动作一起,苏绾可以肯定,陆敏心的心思,太后只怕也是知道的,太后不但知道,似乎还挺支持她这样做的。

  苏绾想通这个理,脸上浮现出冷笑,呵呵,这一个两个都上赶着往宫里挤,看来真是她最近太和善了。

  苏绾想着火大不已,她这个皇后若是再不出手,只怕要被人当成病猫了,既如此,她就好好的打打这些不要脸的贱蹄子,人上赶着往前凑,让她打脸,她又如何能放过呢。

  除了陆敏心,苏绾看到另外一个陆家姑娘,也对萧煌虎视眈眈的,呵呵。

  殿内,陆敏心已经开始跳舞,满脸的娇羞,时不时的朝着萧煌抛一个媚眼。

  这下不但是苏绾看出来了,就连凤玲珑等人也看了出来,脸色可就没那么好看了。

  凤玲珑如何肯让自个的女儿吃亏,自已的女儿怀了两个孩子,这太后的侄女忙着勾引她男人,换谁受得了啊。

  凤玲珑冷讽道:“听闻太后娘家乃是书香之家,怎么这姑娘有些不大像啊,这骚手弄姿,装腔作势的样子跟书香之礼不搭啊。”

  凤玲珑话落,太后脸红了一下,她也觉得陆敏心今天这一出太过了,就算对萧煌有意,可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现出来,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太后心里想着,嘴上却不好说出来,望向凤玲珑说道:“敏心她是个好的,只是初来皇宫,见到这么多的大人物,所以难免手脚慌乱了些。”

  “原来是手脚慌乱,可手脚慌乱,怎么连眼睛也抽上筋了。”

  凤玲珑冷哼,一点面子都不给太后,太后心里有些气恼了,虽说敏心有些过了,可是凤玲珑也不该当着大家的面下她的面子。

  虽说她是东海的皇后,可她还是皇帝的母亲呢。

  太后正欲讥讽凤玲珑两句,忽地看到身边的人齐齐的变了脸色,同时还有咯咯的笑声响起来。

  这笑声竟是陆敏心的,陆敏心此刻似乎疯颠了似的,一边跳舞一边大笑,一边笑还一边脱起衣服来,神容张扬而放荡,就好像那青楼里出来的妓子似的发着疯。

  大殿内不少人脸色变了,陆家的大夫人赵氏和陆轩的脸变了,妹妹疯了。

  “女儿啊,不要。”

  “妹妹,快回来。”

  赵氏和陆轩站起来想去拉陆敏心,陆敏心却一脸花痴的朝着萧煌的方向奔了过去。

  “皇上,我好喜欢你啊,我陪你好不好,你看我美不美?”

  她说着朝着萧煌摆了一个勾魂的姿势。

  可惜此刻她的动作夸张得像个疯子,丑死了。

  偏她不知道,又去拉自己的长裙,一边拉还一边对着萧煌说道:“萧煌,快来看我的大长腿,又白又嫩。”

  萧煌的脸已经整个的黑了,好好的一个宴席竟然这样,陆家真是上不了台面。

  “来人,把这个失心疯的女人给朕拉下去打二十板子,撵出皇宫去。”

  萧煌一声令下,殿外有侍卫闪身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虞歌。

  自从萧煌当了皇帝后,虞歌已荣升为宫中的一品带刀侍卫队长,平时专门负责保护皇上和皇后娘娘安全的,此时听到皇上气狠狠的话,虞歌带人闪身进来拿人。

  那陆敏心因被慕芊芊下药,还在那里疯狂拉裙子。

  不过被冲过去的虞歌给拉住了,虞歌抬手一掌击昏了陆敏心,拖着她就好像拖死狗似的往殿外走去。

  殿内,太后和陆家的人脸色已经变了。

  尤其是想到皇帝下令要打陆敏心二十板子的事情。

  陆敏心乃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若是被打了二十板子,人就要废了,所以赵氏和陆轩赶紧的跪下。

  “皇上饶她一次吧,她不是有意的。”

  赵氏实在想不透,自个的女儿好好的怎么会失心疯了呢。

  不过先前女儿的样子确实有点像失心疯,倒底怎么回事啊。

  太后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一来气恼陆敏心让她丢脸,二来气恼儿子太不给她脸面了,这陆敏心好歹是她娘家的侄女,虽然她做的事情有失检点,难道不能看着自个的面子,饶她一次吗?

  “煌儿,你表妹只怕被魔魅住了,你饶她一次吧。”

  “母后,朕已经是饶她了,如若不然,胆敢殿前失仪,就该问斩,而不是二十板子。”

  萧煌说完望向虞歌:“还不拉下去打板子,打完板子撵出宫去,以后这等不知礼仪的人,还是不要再随便放进宫里来了,如若再有这种事,定斩不饶。”

  萧煌阴沉冰冷的说道,他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说以后陆家不准再随便的进宫来。

  赵氏和张氏二人飞快的望向太后。

  太后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直气得身子抖簌个不停,却一个字说不出来。

  陆敏心被带了下去打板子,殿内气氛说不出的僵硬。

  陆家的赵氏和陆轩想到外面挨打的人,心痛不已,赶紧的起身说道:“皇上恕罪,我们先出去看看心儿,回头带她离宫。”

  赵氏走了,张氏也不好留下来了,缓缓的起身站起来。

  慕芊芊望向了一侧的陆敏月,陆敏月已经完全的呆愣住了,而且脸上有惊吓。

  不过虽然有惊吓,但是她的眼睛还时不时的望着不远处的萧煌,眸中依旧有倾慕的光芒,同时脸上有一抹不甘心。

  这个女人并没有死心。

  本来慕芊芊以为算计了陆敏心,这女人该被吓住了,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不死心,真是色迷心窍了。

  慕芊芊心里想着,低低的叹口气:“这个女人,太不会做事了,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勾引皇上,皇上不打她才怪呢,要做什么难道不知道背后做吗?皇上平常可是一个人住的啊。”

  陆敏月听了慕芊芊的话,立刻心里一喜,眼睛亮了,她身侧的张氏并没有注意到女儿的脸色,伸手拉了女儿便走。

  陆家的人走了后,太后也留不下来了,她抬首望了一眼大殿内的儿子,再望了一眼皇后苏绾,再望望容枫和凤玲珑等人,他们反倒像一家人,她和陆家倒像个外人了。

  太后红着眼眶,望了萧煌一眼,最后掉头便走了。

  大殿内,下剩的人面面相觑,最后一起望向了萧煌,萧煌则挑眉,很快内敛了气息,沉声说道:“用膳,大家还没怎么吃呢,继续。”

  接下来众人就好像忘了先前发生的事情一般,继续用起膳来,很快就把先前的插曲给忘了,宾主同欢的说起朝堂上的一些事情来,欢快不已。

  次桌上只剩下三个人,慕芊芊和萧琳还有五公主三个人,最后叶廷叶小候爷也凑了过来。

  叶廷一凑过来,靠近慕芊芊的身边问道:“先前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

  要不然那个女人怎么会好好的得了失心疯呢。

  “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动了手脚,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的话若是落到太后娘娘的耳里,我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叶廷轻笑起来:“没事,我会护你周全的。”

  慕芊芊白他一眼:“你护自个儿就行了,我用不着你护。”

  两个人有来有往的斗起嘴来。

  宴席又进行了大半个时辰才结束。

  结束后,萧煌招待了东海皇和凤离夜还有安国候苏鹏以及叶廷等人前往御心殿的书房去说话。

  苏绾则招呼着自个的娘亲,还有白沁以及慕芊芊等人往自己住的养心殿而去。

  嘉宜公主萧琳和嘉柔公主二人生怕苏绾和凤玲珑等人说体已话,自己在场,她们肯定不好说,便告辞离开了。

  苏绾也没有拦着她们,自让她们去休息了。

  最后苏绾带着凤玲珑,白沁还有慕芊芊等人进了养心殿,奉上茶水后让殿内的太监和宫女退了下去。

  待到大殿内没人,凤玲珑第一个发火:“你那个婆婆真不是东西。你现在怀着孕呢,她就想着把人往你男人身边塞,真是让人瞧不上。”

  殿内,白沁和慕芊芊不好说话,必竟那是当朝太后娘娘。

  凤玲珑说没事,她们可不能非议太后娘娘,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肯定会惩罚她们的。

  苏绾脸色也不大好看,尤其是想到最近一直有人要往后宫塞人,便让她觉得心烦。

  苏绾冷笑着开口:“看来我不好好的杀鸡儆猴一下,她们就不死心,打量着我好说话还是怎么着的啊。”

  以前她是世子妃的时候,那些女人还是很忌惮她的,可是最近她一直安份的待着养胎,那些人似乎忘了她本性凶残了,看来人还是恶一点好啊,人善被人欺啊。

  殿内苏绾刚说完,慕芊芊便说道:“你若是要杀鸡敬猴,今晚可就有一只鸡要出来了,你好好的利用利用吧。”

  苏绾望向慕芊芊,然后想到了陆家另外一个姑娘。

  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不会告诉我。陆家另外一个还想着皇上吧。”

  这陆家倒底有多蠢啊,先前一个被打了二十板子了,还没有打醒她们吗?

  慕芊芊耸耸肩,无可奈何的说道:“人家恐怕真没有死心,今晚一定会来夜会皇上的,所以你就好好的杀一只鸡儆儆那些猴吧。”

  慕芊芊说完,苏绾笑了起来:“好,既然陆家不要脸,上赶着送上门来让我打脸,那我和她们客气什么。”

  苏绾本来是想着给太后一些脸面的,但是太后这样对她,让她很寒心。

  当初若不是她用闻香蝶救了她,她都死了。

  现在倒好,她当上了太后,一点也不念着从前的恩情,竟然这样算计她,那她还要和她讲什么脸面吗?

  慕芊芊拍着手笑道:“这样杀戳果断的你才是你,之前的你都快不是你了,你看京城多少人动着皇帝的心思,你倒好一概不理,你不理人家就当你好欺负,你瞧着吧,若是你再不使手段出来,后面那些老家伙就该让皇上纳妃了。”

  慕芊芊说完后,凤玲珑也点了头。

  “绾儿啊,以前你是王府世子妃,不理俗事倒是没事,可是以后你是西楚的皇后,该有的雷霆手段要有,否则就震压不住别人。”

  “不说别人,就是你那个婆婆,也不是好相处的,你若不用手段压着她,怎么斗得了她啊。”

  “宫内宫外的人都看着你这个皇后娘娘呢。”

  凤玲珑的话使得苏绾心里有了打算,没错,以前她是靖王世子妃,不喜欢管闲事没事,但眼下她是皇后,这全天下多少人盯着她看呢,她若是一味的不管闲事,可不就叫那些人以为她好欺负吗?

  苏绾周身拢着光华,眉眼潋着幽冷的笑意,从前那个凌厉傲然的苏绾又回来了。

  “娘亲我知道以后如何做了。”

  凤玲珑轻笑了起来,一掉头望到了慕芊芊,凤玲珑伸手拉了慕芊芊过来。

  “芊芊是个好孩子,以后要多帮衬着皇后。”

  “义母你放心吧,我会的,不叫人欺负了绾儿的。”

  “乖孩子。”

  凤玲珑很高兴,她身边的白沁也缓缓的开口:“公主放心吧,我也会帮衬着皇后的。”

  “嗯,有你们帮着绾儿,再加上她的能力,我相信她不会叫人欺负了去的。”

  殿内,众女笑了起来。

  太后的养德宫,此时赵氏和张氏二人正向太后告辞,要连夜出宫回宁阜去。

  今晚皇上可是赤裸裸的打他们陆家的脸面了,虽说敏心做得出格了。

  可陆家好歹是他的娘舅家啊,他警告一番不行吗?直接下令人打了陆敏心二十板子。

  二十板子下去,陆敏心屁股鲜血直流,气息奄奄,不废也差不多了。

  赵氏和陆轩看得心痛至极,没想到进宫竟然落到这样的下场。

  本来以为他们是皇帝的娘舅家,皇帝一定会善待他们呢,明明欢天喜地的进宫的,结果竟然这样回去了。

  “太后娘娘,我们回去了,敏心被打了二十板子,需要立刻找大夫,要不然她的腿只怕废了。”

  太后一听心疼的开口:“那就让她在宫里救治吧,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赵氏却摇头:“太后娘娘没听到皇上说吗?连夜撵出宫去,我们不想让太后娘娘难做人,要是皇上连太后也责怪下来,倒是我们的不是了。”

  赵氏这句话几乎是剜太后的心。

  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可是她同样的知道自个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

  他说了连夜把陆敏心撵出宫,如若陆敏心不走,只怕他真能让人过来撵人。

  所以太后没有勉强留,虽然没有勉强留,可是想到自己的娘家人进宫一趟,竟然在宫里一夜都没有过,太后只觉得自己这个太后连寻常人家的婆婆都不如了。

  殿内,赵氏正要走,张氏忍不住开口:“太后娘娘,敏心和敏月不能进宫,是她们没有福分,不过老爷们进京为官的事情?”

  张氏话一落,太后狠狠的出声:“本宫一定会让他同意把舅舅们调进京的。”

  赵氏和陆氏听了,终是好受一些,好歹能进京为官也不错了,敏心和敏月不能进宫,还可以在京城嫁个好人家。

  “那一切有劳太后娘娘了。”

  几个人说着话要往外走去,不想大殿外面有人奔了进来,竟然陆轩,陆轩的脸色特别的不好看,一进来便心急的说道:“二婶,敏月不见了。”

  ------题外话------

  关于太后娘娘,若是太后娘娘现在仍然是靖王府的王妃,那么她依旧会是个好婆婆,但现在是太后了,她的想法就不一样了,她想提揩娘家的人,想把侄女弄进宫,因为以往宫廷的制度就是这样的,所以太后和苏绾的矛盾就出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89章 失心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