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狮子大开口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太后领着陆家的几个人往御乾殿这边赶,几个人全都猜测陆敏月是不是来御乾帝找皇上了。

  想到陆敏心被打烂的屁股,太后和张氏脸色全变了,陆敏心不会被再打板子吧。

  一行人火速的赶往御乾宫,刚进了御乾宫的大门,便听到前面不远的地方响起了怒打之声。

  “这个贱婢竟然胆敢宵想皇上,半夜三更的做了好吃的东西来勾引皇上。”

  “给脸不要脸的贱东西,找死,给我打。”

  啪啪的声音再响起来,先开始还能听到人喊痛声,后来连喊痛声都没有了。

  太后和身后的陆家人听到那喊痛声,分明是陆敏月的声音。

  几个人的脸色齐齐的变了,太后顾不得多想,生怕陆敏月被人打死,所以领着人便往前奔去。

  身后的太监此时已经尖叫了起来:“太后娘娘驾到。”

  太后气势汹汹的领着人冲过去,心里盘算着,待会儿如何责难苏绾,先前皇帝让人打了陆敏心二十板子就罢了,这会儿又让人打陆敏月,她倒要问问皇后。

  她这是打算独霸皇上一个人了,皇上身为九五之尊,岂能只守着她一个人过日子。

  她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她身为太后,为自己的儿子纳妃,开枝散叶是理所应当的。

  前面打人的太监和侍卫已经全都停了下来,一起恭敬的行起礼。

  为首的人正是御乾宫的总管太监鲍平安。

  鲍平安从前就是皇帝安插在宫中的人,十分的忠心,后来皇帝继了位后,便提了鲍平安为御乾宫的总管太监。

  从前鲍平安是宫中跑腿的太监,没少受各宫各殿的奴才主子欺负,现如今他终于熬出头了,成了当今皇上和皇后娘娘面前的红人。

  鲍平安此人十分的忠心,知道自己今日这样的际遇是怎么来的,所以对萧煌和苏绾格外的忠心。

  这更让萧煌和苏绾把御乾宫的事情交给他去处理。

  今晚陆敏月的事情便是鲍平安一手策划的。

  此时鲍平安听到太后娘娘来了,眼神暗了一下后,恭敬的领着御乾宫的太监过来给太后娘娘见礼。

  “奴才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没有看鲍平安,而是望向了鲍平安身后被打的女子,女子身上衣服少得可怜,上身着一件绣荷的肚兜,下身着一件白色的亵裤,披头散发的十分狼狈,不但如此,原来娇美的一张脸,此刻肿胀得可怕,满脸的手掌印。

  看来先前是被人狠狠的扇耳光了,所以才会痛得叫出声来。

  后来被打得狠了,连痛叫声都叫不出来了。

  太后脸色变了几变,张嘴正欲让鲍平安放人。

  不想鲍平安却抢先一步恭敬的说道;“回太后娘娘的话,这贱人不知道是哪宫哪殿的宫女,竟然胆敢偷偷的进御乾宫勾引皇上,先前皇后娘娘曾发下话来,眼下乃是先帝丧期,皇上下了令,先帝丧期之内,禁止一切声色之事,若发现有人勾引皇上,定然重重的惩治。”

  鲍平安的话使得太后娘娘到嘴让放人的话,生生的止住了。

  鲍平安说了这女人是宫女,是勾引皇上的,如若她说这陆敏月是陆家的人。

  先前陆敏心的事情已经出来了,再出一个陆敏月的事情,那么她身为太后的脸面也被丢干净了。

  太后一时不好开口了。

  太后身侧的张氏眼看着女儿被打得鼻青脸肿,话都说不出来了,便想上前扶起女儿。

  可惜却被太后给拉住了。

  这时候赵氏也觉得事情有些大条了。

  虽然先前陆敏心也勾引了皇上,可好歹皇帝给了一个说法,说陆敏心失心疯了。

  出了一个陆敏心,再出一个陆敏月,别说陆家的脸丢干净了。

  就是她们老爷的官只怕也要落空了,能教导出这样两个水性扬花的女子来,其父品性高到哪里去了。

  赵氏素来圆滑精明,这眨眼间便想了很多。所以她伸手拉住张氏。

  前面陆敏月已经看到太后和自个的母亲来了,张嘴便欲叫人救她。

  可惜鲍平安抢先一步说道:“来人,把这贱婢的嘴巴阻了,别惊了太后娘娘。”

  陆敏月身后的两个太监立刻俐落的扯了帕子塞住了陆敏月的嘴巴,让她叫都叫不出来。

  她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太后和自个的母亲。

  太后平复了焦燥的情绪,缓缓的开口:“这女人胆敢勾引皇上,确实是不好,不过你们好歹也教xùn了,就放了吧,现在还是先帝的孝期,若是闹出了人命,总归是不太好。”

  鲍平安正想说话,身后却响起了脚步声,浩浩荡荡的一众人走了过来,为首的竟然是皇后苏绾。

  苏绾身后跟着一堆人,除了她身边侍候的四个大宫女外,还有数名太监跟着。

  众星捧月一般。

  太后看着这样光鲜夺目的苏绾,再看看自己那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侄女,心中的火焰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凭什么自己的儿子当了皇帝,她这个做娘的半点好处没有享到,反而是便宜了这个女人。

  她从来没想过让自个的侄女去夺了这个女人的宠,只不过想让她进宫陪王伴驾,顺带的和她多走动走动。

  可是呢,这女人却霸着她的儿子,不让他纳妃,不但如此,还让人把她的侄女打成这样。

  她的侄女打成这样。

  太后咬牙,眼里隐有冷气。

  苏绾一过来自然看到了太后,领着人过来给太后行礼。

  不管怎么样,太后明面上还是萧煌的母后,她自然不会得罪她,或者不给她脸面。

  不过这陆敏月胆敢来勾引皇上,那就是找死。

  她就要狠狠的打她的脸,打陆家的脸,当然也是打太后的脸。

  她不但打太后的脸,还让太后一个字说不出来。

  苏绾轻笑着开口说道:“见过母后。”

  太后虽然气恼,却也不好直接撕破脸,僵硬着脸面说道:“起来吧,大晚上的皇后不在宫中养身体,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苏绾淡淡的说道:“先前我听到人禀报,这边发生了点事,身为皇后,又是在御乾宫发生的事情,我岂能不过来看看,这一阵子因为皇上刚登基,没来得及整顿宫中。宫中很多不安份的奴才,四处上窜下跳跟耍猴似的,本宫身为皇后又岂能视而不见。”

  苏绾说完,太后眼皮直跳,她直jiào上苏绾这话分明是骂她的。

  上窜下跳,耍猴的。

  不正是说她们吗?

  太后正想找个由头发作。便听到苏绾一脸奇怪的问太后:“母后大晚上不休息跑到这边来做什么?”

  太后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陆敏月,陆敏月正挣扎着望向太后,希望太后救救自个儿。

  太后自然看到了陆敏月的动作,想找个借口让苏绾放了陆敏月,不想却听到苏绾说道:“最近宫中频频的发生宫女勾引皇上的事情,这些该死的贱婢,分明是想败坏皇上的名声,眼下还是先帝的行孝期,这些不长眼的东西,竟然一而再再而三行出这种事来,本宫定要通告整个宫中,以及整个京城,以后凡再有勾引皇上的,立刻打断双腿,送往军营去充作军妓。”

  太后听了这话,一时间竟气得说不出话来,通告整个后宫,还通传整个京城,这一次她分明是想借此事敲打整个西楚的女子,别想再勾引皇上。

  太后绝不相信,苏绾不知道这被人抓住的人是陆敏月。

  既然知道,她这就是打她脸子。

  当然,现在她多少还给她一些脸面,那就是把她的侄女当成宫女,没有让她丢脸,也没有让陆家丢脸。

  但如若自己求情,她就未必有所顾忌了。

  皇后这是在警告她。

  太后想通了这一层,身子直气得摇摇欲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绾再次笑望向太后:“母后脸色不太好,还是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吧,有什么事派人来和我说一声就好了。”

  太后极力的镇定,最后压抑下心头的怒意,缓缓的开口说道:“皇后,虽说这宫女胆大妄为,该惩罚,可是皇后不要忘了,眼下乃是先帝的孝期,皇后可不要宫中染血。”

  “母后放心吧,儿媳知道的,最多就是打断了她的手脚罢了,不会打死她的。”

  苏绾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使得太后身侧的张氏忍不住叫起来:“不要。”

  苏绾望向了张氏,幽幽的开口:“夫人这是怎么了?”

  “我,她一一一。”

  张氏刚开口,一侧的赵氏飞快的接口说道:“我们从小地方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所以吓住了,皇后娘娘莫要见怪。”

  “喔,原来是这样啊。”

  苏绾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们见不得这样的场面,那就回去吧。”

  她话刚落,也不等太后和赵氏张氏离开,便命令下去:“来人,把这贱婢给我带下去行刑,胆敢在宫中勾引皇上,以图败坏皇上的名声,真是罪大恶极,本来该斩了她的,不过因是先帝的孝期,所以就打断她的手脚,扔出宫去。”

  苏绾话一落,张氏的整张脸变了,控制不住的想尖叫。

  赵氏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可张氏疯了似的挣扎,眼看便要挣开了。

  赵氏身侧的陆轩,抬手一掌把自已的二婶给打昏了过去。

  张氏终于安静了下来,软软的歪靠在赵氏的怀里。

  太后承shòu不住这样的刺激,脸色惨白如纸,几欲昏劂过去。

  暗夜之下,行刑声像尖针一般的刺穿太后和赵氏张氏的耳膜。

  所有人脸白如纸,太后更是承shòu不住的昏了过去。

  她身侧的宫女赶紧的扶了她走,赵氏扶着张氏也跟着走了出去。

  陆轩掉头望过去,便看到暗夜之下的女子,明明娇美得仿若桃花枝下最美的姑娘,可是那弹指间的血腥戾气,真正是让人从骨子里觉得发寒。

  陆轩生生的吓住了。

  宫中原来这么可怕,他们还是回宁阜去吧。

  太后和陆家的一干人全都退了出去。

  身后的苏绾慢慢的转身望过来,冷笑着望向空荡荡的大门口。

  母后,今日我算是给你最后一丝颜面了,若是再有下一次,我绝不会轻饶了你和陆家。

  这一次苏绾虽然怒打了陆敏月,狠狠的惩罚了陆家和太后。

  但是她好歹没有说出陆敏月的真实身份。

  当然正因为她没有说出陆敏月的身份,太后才不好张口。

  如若她说出陆敏月的身份,太后强行要带走陆敏月,她也不好强行拦着,必竟太后是萧煌的娘。

  陆敏月的手脚很快被打断了,昏死了过去,被苏绾命

  ,被苏绾命令了人扔出了皇宫去。

  陆家人也连夜出了宫,自然也看到了被人扔出去的陆敏月。

  此时的陆敏月,完全是进气多出气少了,看着这样子的她。

  张氏完全的疯了,咬牙切齿的吼着要进宫要苏绾报仇。

  却被赵氏和陆轩等人拦住了,赵氏叹口气说道:“你现在进宫的话,只怕连命都没了,打了敏月的人是皇后,难不成你要和皇后拼命,你拼得了吗?连太后娘娘都拼不过她,你还想怎么样。”

  这一刻赵氏觉得生儿子没生头。

  太后娘娘好不容易生了儿子,养大了又成了皇帝,现在怎么样,什么都是他媳妇的了。

  赵氏望了自个的儿子一眼,冷冷的说道:“轩儿,若是日后你媳妇胆敢这样,我打断你的腿。”

  陆轩立刻温声说道:“娘,你胡说什么呢,我媳妇会孝顺你的。”

  赵氏冷哼:“我看太后还不如我们寻常人家的婆婆呢,听着好听有什么用。”

  张氏听到这母子二人的话,脸都扭曲了,狠狠的瞪了赵氏一眼,放声哭起来。

  她不哭她能怎么的,女儿被打成那样,差点没命了,她能不伤心吗?

  不过张氏心胸素来小,自己伤心就看不得别人开心,所以她一边哭一边望着赵氏说道:“大嫂,你的心可真宽啊,敏心腿都要废了,你还有闲心操心别的。”

  这一说,赵氏也哭了起来。

  陆家这一次算是惨败而归了,不过两个夫人心中还想着虽然两个女儿差点被打死,但是好歹太后答应了,让皇上调她们家老爷进京,这也算是一点安慰吧。

  养德宫里。

  太后醒过来后才知道陆家的人连夜出宫去了,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在寝宫里大骂萧煌。

  这一夜太后并没有睡,第二天早shàng,听到人禀报说皇上早朝下了,太后立刻领着人在御乾宫外拦住了皇帝的去路。

  萧煌从软轿中下来,便看到自个的娘亲,满脸的憔悴,眼睛红得像桃子似的。

  萧煌一看就知道自家的娘一夜没睡,身为太后的儿子,萧煌自然也不想自已的娘心情不好,所以神色温和的走过去给太后见礼。

  “儿臣见过母后。”

  太后冷冷瞪着他,然hòu沉声说道:“萧煌,我有事要和你说,你随我去养德宫一趟。”

  她说完一甩手便上了轿子。

  萧煌也没有说什么,上了软轿跟着太后的身后一路前往养德宫去了。

  待到进了养德宫,太后也不和萧煌拐弯抹角的,直截了当的说道:“萧煌,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我是不是你母后。”

  萧煌挑眉,沉稳的说道:“母后说的什么话,你自然是我的母后。”

  “那陆家是不是你舅舅家?”

  这一句太后的嗓音有些尖锐,而且不等萧煌说出口,她便又咄咄逼人的开口叫道:“我是你母后,可是你呢是怎么对我的,是怎么对陆家的,我生了你养了你,最后就得到这样的对待吗?那个女人不就是你娶的女人吗?一个女人而已,你为了她,连自个的母后不要了,连娘舅家的人都不要了。”

  “这全天xià大概只有你这么一个情种了,娶的媳妇都快成你祖宗了,你娘倒成了什么都不是了。”

  太后说到最后直接的气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萧煌头疼的蹙眉,慢慢的开口劝道:“母后,你明知道陆敏心陆敏月做错了,为何还要怪到别人的头上。人若不自重,别人谁会尊重她啊,你说陆敏心,勾引朕不说,还发疯。还有那陆敏月,竟然半夜三更的去勾引朕,母后别忘了,虽然朕成了皇上,可眼下还是先帝的孝期,她们这样做,是不是害朕,母后只顾着想自己娘家人,可有为儿子想想。”

  太后听了萧煌的责问后,有些无言以对,最后她沉声说道:“好,就算她们两个做错了,你好好教xùn一通便是了,为什么要打敏心二十板子,尤其是敏月,手脚全被打断了,她真是太狠了。”

  太后想到陆敏心和陆敏月,又哭起来,只觉得自己对不起娘家人。

  萧煌听她又哭又闹的,有些厌烦了。

  抬眸望着对面的太后娘娘:“母后,你找我过来倒底为了什么事,不会就为了说这些琐碎的话吧。”

  太后醒神,抹了一下眼泪,望着对面的萧煌说道:“好,这事就罢了,反正她们做也做了,你们打也打了,我不想再说这件事,我问你另外一件事,你打算如何安排你的两个舅舅。”

  萧煌心中一下子了然,自个母后拦他,又哭又闹的是为了什么,原来是为了后面的这一件事。

  其实她前面又哭又闹的,就是为了让他心生愧疚,好同意她的要求。

  萧煌心里一下子涌起了怒火,不过也没有翻脸,压抑着性子望着自个的母亲。

  “母后是想让舅舅入京为官?”

  “是,自古娘舅一家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你当了皇帝,背后怎么能没有倚仗呢,你舅舅们进京了,好歹能帮衬着你。”

  太后理所当然的说道。

  尤其是在发生了陆敏心和陆敏月被打了之后。

  她现在就认准了一件事,一定要把兄弟们弄进京,这样她在娘家好歹还说得过去。

  如若连这件事都不成,她只怕被自家的嫂

  被自家的嫂子和弟妹笑死了,就是宁阜的人只怕也把她笑死了。

  太后想想便觉得心里闷得慌,所以盯着萧煌。

  一心一意想把这事办好了。

  萧煌心里盘算着,这进京为官,也不是不可以。

  眼下大舅舅是宁阜知府,他若入京,给他安排一个不太紧要的官职,如若有能力以后重用也没什么。

  至于另外一个舅舅,好像是一个同知,进京的话,职位肯定更低了。

  萧煌想着望向太后说道:“行,既然母后开口了,我岂能不办。”

  太后一听,总算心里舒坦了一些,不过并没有就此打住这话题,又紧跟着开口问道:“那你打算给舅舅们什么样的职位啊。”

  萧煌有些错愕的望着自个的母后,难不成母后还指望给安排个什么重要的职位。

  他不动声色的望着自个的母后说道:“那母后认为该给舅舅们安排个什么样的职位。”

  “身为皇帝的舅舅,这职位自然不能低了,我看你先给他们安排一个二品的官职,等到日后立了功,便升为一品,加封个候爵什么的,这样以后你舅舅们就可以帮衬着你了。”

  太后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京城里,多少的二品大员,身为皇帝的舅舅,职位自然不能低了,而且肯定是要加封爵位的。

  难得的自个的外甥登上了帝位,怎么能不给自家的舅舅加官封爵呢。

  萧煌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是真搞不明白自个母后这理所当然的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从前在靖王府,他一直jiào得自个的母妃是个知书达理的人,现如今看来,原来她也是有野心的,只是那时候无法澎胀出来而已。

  现在她这样的嘴脸,真是让人觉得心烦恶心。

  难道她以为这官职以后就是她家的了,想给谁就给谁了。

  就算那所谓的舅舅没有能力也要坐高位了。

  那他这个皇帝只怕也要当到头了,在她为自已的兄弟谋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自已这个儿子谋划些什么,想没有想过不叫自己为难。

  萧煌越想越郁闷,沉声开口:“母后,本来我是想让舅舅们进京的,但是现在不可能。”

  萧煌话一落,太后的脸色变了,连声音都尖锐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我本来是打算随便的给他们安排一个官职的,结果你竟然宵想什么二品大员的官位,他们凭什么坐二品大员的官位,我那个舅舅身为宁阜知府,这么多年,我可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出彩的事情,这样的他凭什么坐二品的大员位置,他坐得了吗?”

  最后一句就有些鄙视了。

  萧煌一鄙视,太后便觉得受刺激了,似乎连带她也鄙视了,她气得身子轻颤了起来,抬手指着萧煌:“你什么意思。”

  “朕的意思很明白了,舅舅们还是待在地方上吧,还有最好安份的待着,如若惹出什么事了,朕绝不会轻饶了他们。”

  因为有一些官员,无孔不钻的,就算他舅舅没什么权势,只怕他们也要往他的身边钻,就希望他能出什么力。

  到时候若是发生什么事了,他是绝不会护着他的。

  萧煌说完已经不打算理会太后了,转身便走。

  身后的太后气得心肝肺的疼,眼看着萧煌走了,她在后面痛心疾首,咬牙切齿的大叫:“萧煌,你敢走看看,你敢走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可眼看着萧煌走了,太后心急的大叫:“你不同意让你舅舅们坐二品大员的位置,那就三品吧,就让他们坐三品官的位置吧。”

  可惜萧煌依旧没有理会她。

  直气得太后在大殿内伤心欲绝,生不如死的痛哭着。

  殿外有人走了进来,竟然是太上皇萧琮,萧琮先前知道萧煌来了,可他不想见萧煌,所以避而不见,现在萧煌走了,他才走进来,看到太后哭得伤心。

  本该嘲xiào她的萧琮,却难得的没有嘲xiào她,走过来劝她。

  “你别难受了,他不是一直就这样吗,又不是现才这样的。”

  太后听了萧琮的话,不但没有好,反而怒气更盛了。

  “他太过份了,先是收拾了敏心和敏月,现在连让他舅舅入京为官都不愿yì了,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竟然生出这么一个孩子啊。”

  太后越哭越伤心,最后嚎唿大哭,萧琮只得耐下心来劝她。

  这里太后伤心,那边萧煌的心情也不太好,直到回了御乾宫,脸色都不太好看。

  苏绾正在等他用早膳,因为先前两个人说好了一起用膳的。

  没想到萧煌回来脸色这么难看,苏绾只当他是因为朝堂的事情,所以脸色才会如此难看,不由得关心的问道:“是不是朝堂上遇到麻烦了。”

  萧煌冷哼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朝堂上能有什么麻烦,他从来不认为朝堂上的那些事能麻烦到他。

  相反的倒是自个的母后让他觉得麻烦。

  苏绾吩咐殿内的人退了下去,拉了萧煌坐了下来:“倒底是什么事啊,脸色这么难看。”

  萧煌长叹一口气,倒也不瞒着苏绾:“是母后。”

  “母后她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昨晚我教xùn了陆敏月,所以她找你哭诉了。”

  “如果只是这样,我倒没有这么头疼了,她竟然要让舅舅们入京为官。”

  官。”

  萧煌说完,苏绾蹙了一下眉,倒也不认为这入京为官有什么难的。

  “你就依了她罢,省得她又多想。”

  可萧煌脸色难看的说道:“本来朕是同意了的,好歹她张嘴了,怎么着也不拂了她的面子吧,可你知道她说什么,先给舅舅们安排二品的位置,回头有功劳了,再提升为一品,加封候爵。”

  萧煌说完,苏绾也无语了。

  这朝中二品大员,都是有能力的,是国家的中流砥柱,萧煌若直接的插人进qù,别人嘴上不说什么,只怕心里已对他这个皇帝反感了,日积月累下来,最终他会成为第二个承乾帝。

  当然还有最主要一个原因,萧煌的原则不容许他随便的安插无用的人坐在二品大员的位置上,就凭着所谓的裙带关xì。

  有本事直接的做出成绩来,难道他这个当皇帝的不事先考lǜ自己的舅舅吗?

  萧煌想到这些脸色说不出的阴沉,胸中之气舒展不出去。

  苏绾叹口气,这种事她也不好说什么,那人可是萧煌的母亲。

  “你别想那么多了,等等再说吧,眼下最紧要的是处理朝政上的事情。”

  萧煌想想倒是这个理,他眼下紧要的是处理朝堂上的事情,而不是操心陆家的事情,陆家算哪门子事啊。

  “嗯。不想了。”

  萧煌放开了这件事,脸色好看得多,望向苏绾关心的问道:“你怎么样,现在吃东西还吐吗?”

  以前苏绾吃东西会孕吐,但最近好多了,所以小脸好看得多。

  苏绾摇头:“我没事,你别操心我了,你只管操心朝堂上的事情就行了,还有先前我娘派人来和我说,他们今日要启程回东海去了。”

  “这么急,我还打算好好的陪陪他们呢。”

  “我娘说以后再说吧,眼下你刚登基,事情多的很,还是操心朝堂上的事情吧,以后有时间再聚,何况东海那边也离不了人,所以他们一早便走,待会儿我去送送他们。”

  “那朕陪你一起去。”

  萧煌温声说道,苏绾却拒绝了。

  “不用了,你去处理朝堂上的事情吧,我送父皇和母后就行了。”

  “那你多带些人,让虞歌带人保护你。”

  “嗯,你放心,我会操心自个的事情的。”

  萧煌听了眸中闪过一抹心疼,伸手拉了苏绾靠过来,俯身亲了她一下:“等这一阵子朕忙完了,就好好的陪你。”

  “我知道了,快吃吧。”

  苏绾推萧煌,萧煌吃完后又细心的叮咛了苏绾多带几名手下保护她,自己才离开。

  不过到了殿外尤不放心的唤了虞歌过来,又安排了几个得力的手下跟着,才放心的离开。

  萧煌离开后不久,容枫和凤玲珑还有凤离夜等人便过来了。

  苏绾说了萧煌本打算送他们的事情,又说了自己让他去处理朝政上的事情了。

  容枫凤玲珑和凤离夜表示理解,必竟眼下才登基,千头万绪的事情多得很,萧煌能在百忙中抽出空来陪绾儿已是不错了,他们一点也不怪他。

  苏绾起身送容枫和凤玲珑等人一路离开。

  路上苏绾想到什么似的望着凤离夜笑着说道:“舅舅,你留下来陪陪我吧。”

  凤离夜俊逸的轻笑起来:“你都有萧煌陪,让舅舅陪什么。”

  苏绾朝着他挤眼睛:“我现在在是皇后了,有权利让西楚京都的贵女们入宫,舅舅到现在还是单身,不如我替舅舅办一场相亲宴,看舅舅能不能挑选到中意的女人。”

  苏绾说完后,凤玲珑先笑了起来,推了苏绾一下说道:“你别操心你舅舅了,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苏绾一下子惊奇了起来:“谁啊,谁?”

  马车里凤玲珑笑望着凤离夜,凤离夜挑声明朗的说道;“你姑姑。”

  “我姑姑,”苏绾一时还真想不出哪个姑姑,凤玲珑提醒了她:“就是当初你在东海皇宫见过的清漪姑姑。”

  “啊,”苏绾倒是惊yà了一回,她记得当时姑姑脸上还有道疤呢,样子看上去实在不算太出色。舅舅怎么会看上姑姑的。

  “舅舅,你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看上姑姑的。”

  凤离夜抬手轻弹了苏绾的脑门一下,随意的说道:“缘份来了。”

  苏绾听了倒是了了一条心意了,那个姑姑她还是喜欢的,一看就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子,难怪舅舅会喜欢。

  虽然她脸上有疤,但对于舅舅来说,他只怕是不在意外貌的,因为他自个儿已经长得很美了。

  女人吸引他的反而是另外的东西。

  “那你此次来西楚怎么不把清漪姑姑带来给我看看啊。”

  苏绾不满的瞪着凤离夜,凤离夜微微的有些纠结,苏绾一看他的样子,舅舅也有为难的时候吗?难道他到现在还没有搞定清漪姑姑吗?

  “舅舅,不会吧,你到现在还没有搞定清漪姑姑吗?”

  “她说配不上我,所以拒绝嫁给我。”

  凤离夜没好气的说道,其实他根本不在意她脸上的疤,而且她的疤又不是去不掉,她只是逃避而已,她认为自己不够好,配不上他。

  不过这一次,他绝不会允许她再逃避了。

  凤离夜笑容氤氲起来,眼神中有一抹坚定。

  苏绾轻笑,舅舅若是决定的事情,一

  的事情,一定会成功的,所以她很快就要有一个舅妈了,那个人还是她姑姑。

  不过苏绾还是打算刺激刺激凤离夜。

  “舅舅,你最好快点,千万不要拖太久,否则以后我看到你会笑话你的,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凤离夜果然被苏绾给刺激到了,神容坚定的说道:“放心,你很快就会有一个舅妈的。到时候舅舅大婚的时候,会请你过去的。”

  “好,我等着你发请贴过来。”

  苏绾说完,马车里一片笑声,说不出的温馨。

  一行人很快出了城门,凤玲珑示意马车停下,让苏绾回去。

  苏绾有些不舍,拉着凤玲珑手不放。

  若是可以,她真想跟自个的娘亲回东海去,起码在东海没有这些勾心斗角和算计,不过她不能在这时候离开,她要陪在萧煌的身边。

  “娘亲你保重。”

  “好,你也保重,娘亲一有空便过来看你,对了,等你生孩子的时候,我就过来陪你。”

  “好,一言为定。”

  苏绾欢喜的笑了起来,生孩子有人陪着,肯定是高兴的事情。

  两帮人在城门口分道扬镖,凤玲珑和容枫还有凤离夜一路离开了京城。

  苏绾领着手下回城。

  因为没事,所以苏绾领着人在大街上闲逛。

  京城依旧十分的热闹,并没有因为先帝驾崩的事情留下什么阴影。

  苏绾端坐在马车里闲逛着,耳听得外面不少人说起先前她派人发布出来的一道告示,昨夜有宫女在宫中勾引皇上,被捉拿住狠狠的惩治了一番,皇后娘娘一怒下了布告,以后再抓住勾引皇上的人,立刻打断双腿送往西北的军营充当军妓。

  此消息使得京城内不少人息了心思,安份了下来。

  苏绾听着马车之外的议论,满意的轻笑起来,她一边逛一边想着要不要去安国候府看看苏鹏和白沁,不过她没来得及去安国候府,便被宫里的人找到了。

  鲍平安派来的侍卫找到了他们。一看到苏绾的马车。

  宫中侍卫便从马上翻身而下,迅速的奔到苏绾的马车前行礼,然hòu飞快的禀报道:“娘娘,宫门前有人找你,说你朋友受了重伤,请你出手相救。”

  苏绾一下子便想到了端王君黎,不过君黎现在恢复正常了啊。

  怎么会又受重伤了呢。

  苏绾顾不得多想,立刻吩咐外面驾车的侍卫赶马车回宫。

  宫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内,有人不时的掀帘往外张望,待看到有车驾过来,马车上滚下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这小姑娘受了很重的伤,脸上身上多处受了剑伤,鲜血斑斑的,甚是吓人。

  可是此时她完全顾不得自个儿,直冲着苏绾的马车奔了过来,一迭连声的大叫:“皇后娘娘救命,皇后娘娘救我萧哥哥一命。”

  萧哥哥?

  苏绾挑了一下眉,心里一惊,不会是萧擎吧,立刻从马车上下来,她随着那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后走过来,示意虞歌掀起车帘。

  虞歌还没有来得及掀起车帘,那小姑娘抢先一步掀了车帘,露出马车之中的一个人来,这人半边脸难看极了,半边脸惨白无比,瘦弱得可怕,此刻正痛苦的睡在软榻之上,一点意识没有,虽然没有意识,可他却不时的痛苦挣扎着,似乎身上有难以忍受的痛苦似的。

  苏绾一下子想到了萧擎说过的,他身上有蛊虫的事情。

  “他怎么会这样?”

  那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飞快的说道:“因为之前门主下命令,让他回西楚国来夺皇位,可是他没有听从命令,便被噬天门的人抓回了噬天门关押了起来,不但如此,他们还不给他解药,所以他便这般痛苦,我等了好些日子,才把他从噬天门偷了出来,若是再不救他,他就没命了。先前我曾经听他说过,皇后娘娘医术十分的厉害,我带他来试试,看娘娘能不能救他一命。”

  ------题外话------

  萧煌这回算是惹恼了太后娘娘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90章 狮子大开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