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大洗牌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苏绾立刻上马车,伸手替萧擎诊脉,脉像显示萧擎体内的蛊虫在疯狂的吞噬着他的血液,正因为如此,所以短短的时间,他的脸色才会如此的难看,又痛苦难当。

  苏绾想了一下,立刻取出一柄小小的匕首出来,在萧擎的手腕处划了一个血口子,然hòu取了一枚可致人昏睡的药丸出来,这种可致人昏睡的药丸,自然也可以令蛊虫昏睡。

  苏绾的药丸摆在伤口处,通过血液的流动让蛊虫昏睡过去。

  马车里十分的安静,一会儿的功夫,萧擎那痛苦的神色好多了,慢慢的竟然感觉不到身上的痛苦了。眉宇舒展了开来。

  先前送萧擎过来的小姑娘,立刻松了一口气。

  眼看着萧擎身上的蛊虫暂shí的安静了下来,但是苏绾的药丸并不能引出这蛊虫,只能让它暂shí的沉睡。

  这只是短时间能让萧擎好受一些罢了,至于解蛊。

  苏绾却是不精通的。

  不过苏绾却想到了一个人来,脸色微微的变了,飞快的望向外面的虞歌:“你派上人立刻去追离夜太子一下,让他等一下。”

  虞歌猜测出苏绾的意思,想请离夜太子出手替萧擎解掉身上的蛊虫。

  虞歌眉微微的蹙了一下,他有些不大情愿替萧擎解身上的蛊虫。

  虽说这人如此痛苦是因为帮助了自家主子的原因,才被噬天门的门主收拾的。

  可若是这人好起来,会不会反过来和自家的主子抢皇位。

  先前他之所以把皇位让给自家的主子,是因为他中了蛊虫的原因,但若是解了蛊呢。

  因着这些,虞歌自然不愿yì救萧擎。

  所以苏绾的命令他又不敢不听,一时左右为难起来。

  苏绾看着他的动作,知道他心里顾虑什么,不就是怕萧擎若是好了,再反过来对付她和萧煌吗?

  苏绾掉头望向萧擎,看着他苍白瘦弱得没有一点血色的面容,想到他宁愿受蛊虫的折磨也不愿yì让噬天门的人掌控着自己,而害了西楚的民众。

  光是冲着他的这一点心,她就不想见死不救。

  至于萧擎反过来抢皇位的事情,苏绾觉得不大可能。

  最近一两次和萧擎接触,她多少能看出萧擎已是厌恶了从前的日子。

  马车里苏绾想了一下后,依旧坚定自己的想法。

  “去吧。”

  虞歌不再说话,掉头吩咐人前去追凤太子。

  苏绾则命令外面驾车的车夫:“走吧,出城。”

  马车夫领命往外,虞歌等人不敢大意,赶紧的跟在后面保护苏绾,一路往城外而去。

  马车里,苏绾取了银针替萧擎扎针,因为先前她用药迷昏了那蛊虫,连带的萧擎也昏睡了过去,她用银针扎穴,是让萧擎醒过来,但是不惊动那昏睡过去的蛊虫。

  苏绾几针下去,萧擎终于悠悠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还有些不能反应,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身在何处?

  直到看到马车之中的苏绾,他才有些醒神,挣扎着动了一下,马车里的小姑娘赶紧的过去扶他靠在厢壁上。

  小姑娘望着萧擎激动的开口:“萧哥哥,你没事吧,有没有好点,哪里不舒服吗?”

  萧擎望了小姑娘一眼,看到她周身血迹斑斑的,样子说不出的狼狈。

  想到自己之前明明是在噬天门的地牢里,现在却在马车上,这一定是小鱼儿带他出来的。

  想到她一个小姑娘,费尽了心思带他出来,萧擎很心疼,重重的喘息着说道:“小鱼儿,你明知道我没救了,何况带我出来,若是被他们发现,只怕要杀了你。”

  夏小鱼坚定的摇头:“我不会看你死的。”

  萧擎无奈的喘着粗气,掉头望向苏绾说道:“绾儿,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苏绾点头,萧擎指了指夏小鱼说道:“小鱼儿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因天fù较好便被噬天门的人抓了进qù,她体内和我一样有蛊虫,绾儿你能想办法帮助她解掉体内的蛊虫吗?”

  苏绾望了夏小鱼一眼,想到她一个小姑娘竟然能从噬天门里把萧擎弄出来,这个小丫头长大了有些能耐。

  不过小小年纪中了噬天门的蛊虫,这噬天门的人真不是东西。

  “好,我会帮她的。”

  苏绾点头,萧擎听了欣慰的轻笑,然hòu说道:“我中蛊已深,就这样罢,你也别费什么心思了。”

  夏小鱼一听到萧擎的话,立刻大哭了起来,拼命的摇头:“不要,萧大哥,你不要这样,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不要解蛊,只要你没事,我不解蛊。”

  苏绾望同萧擎说道:“我也会想办法帮你解体内的蛊虫,只是萧擎,你别叫我失望。”

  萧擎一怔,抬首望向苏绾,心思辗转间,已是明了苏绾话里的意思。

  她努力的医好他,他不要回过头来再来抢西楚的江山宝座。

  萧擎轻笑了起来,眸光温柔:“绾儿,我已经厌倦了从前的日子,以后你不要记着我不好的地方,只要想着最初我们相见时的单纯好吗?”

  苏绾眸光微深,想到初见时,遇到萧擎的时候,她最先接受的人便是萧擎了,因为他温润柔和的神容,在某一个时光温暖了她。

  “你后来怎么会想通了。”

  苏绾轻声问,萧擎指了指夏小鱼,苍白的脸上有点点的虚

  苍白的脸上有点点的虚幻光彩。

  “那时候我真的很痛苦,后来是小鱼儿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她和我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喜欢的东西,难道因为我们喜欢一样东西,就要霸占这样东西吗,那这个世界是不是就乱了,那我们是不是和那些贼人一样,只要喜欢就要掳夺呢。”

  萧擎说到这儿停住了。

  苏绾一脸惊奇的望着夏小鱼,没想到这么小的小姑娘,心思竟然如此通明。

  萧擎喘了一会儿又说道:“我听了这话真的很震憾,如若我早想通了这个理,又如何会和你关xì恶劣呢。”

  萧擎说完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苏绾望着他,眸光柔和了很多。

  “萧擎,虽然我们之间经lì了很多的不愉快,但现在我们是朋友,因为是朋友,所以我愿yì帮你努力试一试。”

  “谢谢。”

  萧擎说完撑不住再次的昏睡了过去。

  夏小鱼一脸惊吓的叫起来:“萧大哥,萧大哥。”

  苏绾取了一些补血的药丸递给夏小鱼让她喂进萧擎的嘴里。

  夏小鱼动作娴熟的侍候着萧擎,苏绾望着他们,忽地觉得有一个人陪在萧擎的身边也不错,她望着夏小鱼说道:“你叫小鱼儿是吗?”

  夏小鱼点头:“是的,皇后娘娘。”

  苏绾伸手握着夏小鱼的手:“以后好好的照顾他,不要随便的离开他,好吗?”

  虽然夏小鱼只有十二岁,却感受到了苏绾话里的尊重,立刻点头:“皇后娘娘请放心,我不会离开他的,他是我萧大哥,是我的亲人,若没有他,我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做什么。”

  苏绾轻笑起来,萧擎有人陪着,她算是放心了。

  马车哒哒的出了城,一路追赶着凤离夜去了。

  不过她们这一行人并没有行驶多久,便听到了官道前面响起马蹄声,是凤离夜坐了马车回转了过来。

  东海皇容枫和皇后娘娘凤玲珑,倒是没有回转过来,因为他们必竟是东海的皇帝和皇后,不好多耽搁。所以他们带着人先走了。

  苏绾一看到凤离夜过来,便让人停住了马车,她缓缓的下了马车后,指了指马车里的萧擎说道:“舅舅,他和这位小鱼姑娘身上中了蛊虫,我虽然医术不错,但是对于蛊虫并不精通,所以你能帮他们解掉身上的蛊虫吗?”

  凤离夜望了望马车里的萧擎,命令身后的流茶:“去,给他查一下看看他身上是否真的中了蛊虫之毒。”

  “是,殿下。”

  流茶闪身下马,直奔萧擎的马车而去,很快上了马车替萧擎诊脉,一会儿的功夫,流茶下了马车,走到凤离夜的马车前面回话。

  “禀太子殿下,他确实中了蛊虫,这是一种控魂血蛊。”

  “控魂血蛊。”

  凤离夜蹙了一下眉,然hòu望向苏绾说道:“既然绾儿想救他们,舅舅便让人送他们前往青霄国,绾儿放心吧,小小控魂血蛊,我青霄国是有人解的,不会出事的。”

  苏绾一听笑了起来,身后马车上的夏小鱼听了说不出的高兴,她飞奔而下的扑到了苏绾的面前,一迭连声的磕头道谢:“谢谢皇后娘娘,谢谢皇后娘娘。”

  苏绾蹲下身望着夏小鱼:“我不要你的感谢,但是你别忘了先前答应我的事情,永yuǎn陪着他,不离不弃。”

  夏小鱼抬首望着苏绾,最后用力的点头:“皇后娘娘放心,小鱼儿不会忘了答应你的事情的。”

  “好,那你带着他跟我舅舅走吧/”

  苏绾挥手,夏小鱼又磕了一个头,高兴的上了马车。

  想到可以解蛊,她高兴坏了,能解自己身上的蛊虫是好事,可是她最高兴的是萧大哥身上的蛊虫可以解了,那他以后就不会活得这么痛苦了。

  凤离夜望着苏绾,幽幽的说道:“绾儿,舅舅怎么觉得你现在的心地越来越软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像。”

  苏绾抬手轻顺了自己脸颊边滑落下来的秀发,满脸温和的笑容。

  “也许是老天待我不薄吧,给了我想要的一切,所以我就不由自主的想给别人一个机huì。”

  若是以前她是从来不会给别人机huì的,但现在她总会给别人一个机huì,当然如若别人不珍惜这样的机huì,那就不要怪她了。

  苏绾眸色暗了一下。

  凤离夜愉悦的笑了起来:“这样的小绾儿更有魅力了。”

  苏绾抬眸白了舅舅一眼,然hòu不忘提醒凤离夜:“舅舅,别忘了先前你说的事情,尽快搞定清漪姑姑,你看我们身边,一对对的都成了,就只剩下你一个孤家寡人了。”

  凤离夜被自己的外甥女说,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所以这次,他一定要摆平那个女人。

  “孤不会成为孤家寡人的。”

  他说完放下车帘,吩咐马车转身前往东海国,这一次他定要摆平容清漪那个女人。

  不过凤离夜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缓缓的说道:“绾儿,你身边没有解蛊虫的人可不行啊,孤回头送一人过来,以防你身边有人使蛊,伤害到你们。”

  马车已经走远,苏绾在后面大声的道谢:“谢谢舅舅了。”

  前面驶远了的马车内伸出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来,轻轻的摆了摆。

  苏绾笑眯眯的望着,然hòu抬头看了看天,这么一会儿,天已中午了,她们还是回宫吧。

  她

  她肚子都饿了,最近一段时间,虽然宝宝才四个多月,但她发觉肚子特别的容易饿。

  “回宫。”

  苏绾一声令下,启程回宫。

  待到她回到宫中,天色已不早了,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紫玉等人立刻下去准备吃的东西上来。

  吃的东西还没有上来,皇帝倒是回来了,一看到苏绾便紧张的追问道:“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害得我担心死了?”

  苏绾立刻把遇到萧擎的事情和萧煌说了一下,然hòu说自己让舅舅把萧擎带回了青霄国去解蛊的事情。

  听了苏绾的话,萧煌一时没有吭声,苏绾以为他是不高兴她救萧擎的事情,缓缓的解释道。

  “我之所以救他一命,乃是看在他请先皇下旨让你继位的事上,你也知道我这人,有恩报恩有一一一。”

  苏绾还没有说完,萧煌伸手抱住了她,温声说道:“绾儿,你做得没错,就是换了我,我也会救他的。”

  不是因为他让先皇下旨让他继位,而是因为这人良心没有泯灭,他请先皇下旨让他继位,倒不是说有多喜欢他,而是因为他的心中顾念着西楚的百姓。

  他宁愿承shòu蛊虫之苦,也不愿yì祸乱了西楚的百姓,这让他敬佩。

  苏绾听了萧煌的话,总算轻笑起来。

  虽然知道他不会生自己的气,可是听到他的肯定,她还是很高兴。

  苏绾伸手搂着萧煌的脖子,叭的一声亲了他一口。

  萧煌伸手抱着她往桌前走去,待到殿外吃的东西上来,萧煌亲自喂了苏绾吃东西,大殿内一个人也没有,夫妻二人说不出的恩爱。

  不过东西还没有吃完,殿外有人走进来禀报。

  “启禀皇上,有人要见皇后娘娘。”

  萧煌挑眉,一股不怒而威的强势渲染在周身,让人胆颤心惊。

  “什么人?”

  “他说他是皇后娘娘的朋友,说先前得了皇后娘娘的施手相救,所以才侥幸活命,今日特地进宫来谢恩的。”

  禀报的太监说完后头快垂到了胸前,不敢看上首的皇帝。

  每一次面对皇上,他都有一种恐慌感,虽然皇上对皇后娘娘好得一蹋糊涂,可那也仅仅是皇后娘娘一个人。

  太监的话一完,苏绾便知道来人是谁了,俯身在萧煌的耳边轻语。

  萧煌知道来人很可能是先前苏绾救了的君黎,没好气的开口:“他好了就好了,该干嘛干嘛去,没事进宫谢什么恩。”

  摆明了是不按好心,说不定这人现在还存了撬他墙角的心思,不过他做梦了。

  萧皇帝心里想着,望向殿下的太监说道:“宣他进宫来吧。”

  正好他在,好好看着他。

  看他当他的面能耍什么哟蛾子。

  太监退了出去,大殿内又只剩下夫妻二人,萧煌望向苏绾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太仁慈了,本来一个萧擎就够烦心的了,现在又来一个君黎,按照道理,我不该留他们二人活着。”

  只因萧擎和君黎二人乃是承乾帝的正统血脉,他日若是这两人有反意,定然会引得西楚大乱。

  好,就算这两人没有反意吧,可他们的子孙后代,若是有反意的话,一样会为西楚带来祸端的。

  所以他是不是该想办法除掉他们两个。

  可是偏偏下不了手。

  苏绾也知道萧煌的顾虑是对的,就算眼下萧擎和君黎不反,他日他们的子孙后代若有反意,西楚也是一团乱。

  苏绾眸色暗沉的望着萧煌说道:“这是我们给他们的最后一次机huì,若是他们再做出对不起我们的事情,那么我们也不要有所顾虑了。”

  苏绾抬手轻轻的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因为她对他们两个已是仁至义尽了,如若他们还生出别的祸乱之心,那他们绝不会留情的,必竟眼下他们是皇帝和皇后,身在其位谋其职,自然不想将来西楚乱了天。

  萧煌点了一下头,夫妻二人眼里满是相融的心意。

  殿外,有人走了进来,正是君黎,君黎的身边还跟着龙灵儿,龙灵儿像个百灵鸟似的叽叽喳喳的和君黎说着话。

  可惜君黎从头到尾都冷着脸,一身的冷魅气息。

  今时今日的君黎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温融如玉的端王殿下了。

  现在的他就好像没有暖气的冬日冰凌一般。任谁成为一枚弃子,还被自己的亲娘和舅舅给弃了,都会心寒如冰的。

  君黎完全无视身侧叽叽喳喳的龙灵儿,一路走到萧煌和苏绾的面前,恭敬的行礼。

  “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龙灵儿醒神,也上前施礼:“民女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萧煌示意他们起身,又赐了座。

  待到他们坐下,先前带君黎过来的太监退下去,大殿内只剩下他们几个人了。

  君黎起身说道:“我打算离开京城了,所以特别进宫来和皇上皇后娘娘告辞的。”

  苏绾立刻关心的问道:“你去哪儿啊。”

  “江湖。”

  君黎最近想得特别的多,以前的他活得太苦太累了,余生他只想为自己活,再也不为别人活了。

  而且他最近放下心里的种种算计,觉得日子真的很安逸。

  他喜欢上了这种自由自在的日子,所以打算远离这京城的是是非非。

  过另

  过另外一种生活。

  他已经打算好了,以后他就行走江湖。

  殿内,苏绾望着君黎,关心的询问:“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和我说,我让人替你准备。”

  君黎却摇头了,脸色难得的露出一些温暖的色彩来。

  “不要了,行走江湖能用什么东西啊,不过绾儿你的恩情,他日我一定会报的。”

  他之所以要离开京城去江湖,就是想将来有朝一日,能帮衬着绾儿,好报她对他的救命之恩。

  萧煌一听,这是打算牵扯个没完了,脸色不好看的说道:“不需要。要走快走,不要磨磨叽叽的。”

  皇帝表示自己很不高兴。

  君黎自然看出皇帝在吃味,而且看他的样子很紧张绾儿,君黎轻笑起来,抱拳开口:“那我就此拜别了。”

  苏绾在大殿内尊重的开口:“保重。”

  “后会有期。”

  君黎转身洒脱的离去,身侧的龙灵儿一边和萧煌和苏绾告别,一边紧追着君黎的身后往大殿外面跑去:“等等我,我叫你呢,你等等我,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苏绾目送着那两个人离开,忽地想到一件事,她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龙灵儿是哪里人,家住在哪里。

  不过罢了,相信将来总有一日会知道的。

  苏绾窝在萧煌的怀里打了一个哈欠,萧煌立刻温柔的问他:“是不是累了,我抱你进寝宫去睡一会儿吧。”

  “嗯,”苏绾点头,萧煌抱起她,一路进寝宫去了。

  想到萧擎走了,君黎走了,这些不要脸的家伙全都走了,萧皇帝的心情很好,还陪着苏绾小休息了一会儿。

  不过也只是躺了一会儿便起来走了,眼下朝中的事情很多,先帝去世一个多月,很多事累积了下来,现在需要一一的处理,还有朝中人员的安排也需要一一的开始着手。

  萧煌起来后去了上书房。

  上书房里叶廷和崔英还有周胜三人已在候着了,一看到他过来,三人皆恭敬的起身:“见过皇上。”

  萧煌有一种天生的威压,令人下意识的臣服,不敢小觑。

  他就好像是天生的帝皇似的。

  虽然长得出色,可是丝毫无损他身上强大的气场。

  他望着上书房里的三个人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示意他们起来,并赐了坐。

  “不知道皇上宣我们进宫所为何事?”

  崔英抱拳问道。

  萧煌望向了房里的三个人,缓缓的说道:“朕要着手处理朝堂上的人了,所以宣你们过来商谈一下。”

  崔英有些紧张,说实在的,虽然先前他力挺萧煌登基,可是他倒底不是萧煌手下的亲信。

  他和周胜以及叶廷完全不一样,不知道皇上能否信任他,如若皇上不信他的话,他的职位只怕保不住。

  崔英望向一侧的周胜和叶廷,发现这两人倒是挺期待的。

  萧煌自然看出了崔英的紧张,事实上他倒是没有打算动崔英,一来崔英为人颇正直,二来此番他登位,崔英可是力挺他登位的,算来也是有功之人。

  如若他打压了崔英,岂不是叫朝堂上的臣子寒心吗?

  所以他不会动崔英的,不但不动,还会奖赏。

  “崔英。”

  “臣在,”崔英起身。

  萧煌温声开口:“即日起,朕赐封你为三品的镇军将军,你手下的虎骑十六营将士改编为禁军,依旧负责皇城的治安状况。”

  崔英愣了一下,随之高兴的起身谢恩:“臣谢皇上。”

  能保证位置就算不错了,没想到还被赐封为三品的镇军将军了。

  “周胜。”

  “臣在,”周胜站了起来,恭敬的垂首。

  萧煌下命令道:“朕赐封你为膘骑将军,领军十万,随时听调。”

  周胜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二品的骠骑将军,可是有领军之权的,他现在可以调动十万兵马了。

  皇上这是有多信任他啊。

  “臣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周胜扑通一声跪下。

  上书房里,崔英的眼里多了一抹深意,这周胜最近一直在他们明威将军府外面转悠,他摆明了是看中他的妹妹的,原来吧,他还不大乐yì把妹妹嫁给他,因为这人品貌实在不怎么样。

  但现在他是骠骑将军了,最主要崔英觉得这人比较老实,妹妹嫁他肯定有福享,回头回去问问她。

  崔英打算着。

  上书房里,崔英和周胜全都升了官位,只有叶廷一个没有升。

  不对,他连正经的官位都没有,所以眼巴巴的望着皇上,见皇上不理他,叶廷按捺不住了,迫不及待的问道:“皇上,我呢,那我呢。”

  萧煌好笑,其实他是故意不理这家伙的,看他能不能按捺得住。

  这家伙果然耐不住了。

  萧煌掉头望向叶廷说道:“朕打算建一个新的机构监察司,专门负责查百官罪行的机构,你可有胆任监察司的少司。”

  萧煌望向叶廷,叶廷一时愣住,努力的想着这监察司的少司究jìng是几品官。可是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出来,因为以往并没有这监察司的少司之职。

  “皇上这少司的官职有多大,几品官啊。”

  “没品。”

  萧煌轻声说道。

  叶廷立马苦了脸,那不是个个都能爬

  个个都能爬到他头上拉屎了,他跟了皇上一次,好歹赐他个三品二品的官啊,皇上太不疼人了。

  叶廷委屈的都要哭了起来。

  “虽然没品,却是直接听命于朕的,监察司直接听命于朕不需要听任何人的调派,另外,你若在监察司的职位上,一直尽忠尽守的话,等你卸任了,朕加封你为安平公,世袭三代。”

  此话一出,叶廷眼亮了,扑通一声跪下,沉声叫起来:“臣谢皇上。”

  上书房里,崔英和周胜二人彼此相视了一眼,深深的明白一件事,皇上这是在百官头上悬了一把刀。

  安平候爷叶廷才是皇上最信任的心腹,接下来皇上恐怕要大开杀戒了。

  萧煌没理会崔英和周胜,望向叶廷说道:“监察司的人,就先从朕先前的三万精锐中抽调一万人出来听用,眼下朕初登基,需要好好的整顿整顿朝堂,你先去好好的查查,先帝时期,哪些朝臣做得了贪脏枉法的事情,尽快呈上来。”

  “是,皇上。”

  叶廷眼神亮了,唇角是幽冷的笑意。

  一直以来,因为他身无职位,所以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但是萧煌却深知叶廷个性的,他是个手段十分辛辣的人,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会任命他为监察司的少司。

  叶廷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而且对于先前为难皇上的朝臣十分的不满。

  他第一个对准的对xiàng便是文信候府和永昌候府两大候府,很快查出两大候府多项罪责,其中文信候府更是发生了曾为了一件宝贝灭人全家的事情,而永昌候府内竟然发生过多起妹淫幼女之事,其中更是害死了好几个幼女的性命,虽然事后都赔钱了事,但是被叶廷给扒了出来。

  两大候府查出这么多的罪责出来,皇上立刻下旨,查抄文信候府和永昌候府,查抄的家产全数充公,而府里的人尽数的关押进刑部的大牢。

  两大候府被抓,京城瞬间笼罩上一层腥风血雨,朝中人人自危,个个心知肚明,新的一轮朝堂整顿开始了,很多人只求自己在这一轮的整顿中不要被涉及到。

  永昌候府被抓后,宫中的冯翔公主知道后,立马闯到御乾宫去哭闹了起来。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91章 大洗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