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战事起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宫宴大殿上,苏绾的脸色有些冷,瞳眸更是阴沉无比。

  袁佳这是打算去勾引萧煌吗?是嫌上次丢脸丢得不够吗?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能够,那女人明知道萧煌不喜她,再没脸没皮的贴上去,分明是自讨苦吃,那她这是想干什么。

  总之苏绾觉得这事不单纯,所以吩咐身侧的鲍平安:“你亲自去盯着,看她想干什么,有什么情况过来禀报我。”

  “是。”

  苏绾说完望了一眼威远候府的人,今晚威远候府入宫的是威远候夫人和袁佳二人。

  威远候夫人看到苏绾望过来的眼神有些冷,再看看自个的身边,女儿不在了。

  威远候夫人不由得心惊胆颤,忐忑不安起来。一看到鲍平安出去,威远候夫人便叫来丫鬟,悄悄的吩咐丫鬟,赶紧的去把小姐找回来,并严明是她让她立刻回来的。

  眼下威远候府再禁不得一点的折腾,如若再折腾,真正是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威远候夫人对自个女儿的心思,她是知道的。

  女儿身为威远候府的嫡出小姐,一向心高气傲。常人入不得她的眼。

  即便是当年的惠王殿下,她也没有动多少心思想嫁,只不过是太皇太后的主意罢了。

  后来威远候府败落,她从高高在上的嫡出小姐,落了下来,可是那份心性和傲气却并没有减少。/

  京城寻常的男子她根本看不进眼,所以婚事一再蹉跎/

  可是没想到最后她竟然看上了当今的皇上。

  当然凭当今皇上的人中龙凤之姿,这天xià间不想嫁的女人只怕没有。

  可关jiàn皇上不会娶别人,皇上的心中只有皇后娘娘一个人,连纳妃都不愿yì纳。

  她还想怎么着。

  先前被人从靖王府扔出来,她一再的劝她息了那份心思。

  可是她并没有嘴上答应她。

  难不成现在她又跑去勾引皇上了。

  威远候夫人只觉得头疼不已,心里直念叨,千万不要再出事了,威远候府受不得别的事了。

  佳儿若是真的跑去勾引皇上,不说她自己要倒霉,就是威远候府只怕也要倒霉。

  当日太皇太后离京,可是警告过他们的,要想保威远候府,就安份守已的待在府里,不要再生事。

  威远候夫人越想越心焦,频频往外张望。

  可惜直到宴席开始,也没有看到自个的女儿回来,反倒是她派出去的丫鬟回来了,小声的禀报,她没有找到自家的大小姐。

  威远候夫人又派丫鬟出去找,一定要找到这个女儿。

  宴席如火如荼,热火朝天的进行着。

  因最近皇上的雷霆手段,再加上在场的各家贵妇也都知道皇上宠皇后娘娘,很可能因为自已得罪了皇后娘娘,而一怒灭掉了自己家族。

  现在的皇上和先皇可不同,先皇手中无兵权,可现在的皇上,不说手中直系的亲兵三万,还有听从他命令的十万兵权,另外明威将军和周胜将军都是他的人,现在他还组建了监察司。

  这种种说明一件事,眼下皇上牢牢的掌控着西楚的大局。

  他想收拾谁就收拾谁,所以他们最好知觉点。

  因着这些原因,在场的夫人和小姐没有一个胆敢招惹苏绾,或者让苏绾不开心的。

  殿内歌舞升平,有说有笑,热闹不已。

  真正做到了宾主同欢,唯有那威远候府的候夫人眼看着女儿还没有找到,脸色越来越白。

  宴席到一半的时候,御乾宫的太监总管鲍平安过来禀报苏绾:“娘娘,那袁大小姐在御乾宫四周转了几圈,没有碰到皇上,可是却碰上了在宫中散步的太上皇。奴才瞧着一一一。”

  鲍平安那神态不大好的样子,苏绾脸色冷了,袁佳的心思不言而喻,恐怕是想动萧煌的脑子,可是萧煌却没有出来,现在她和太上皇遇上了,不会生出什么枝节出来吧。

  苏绾如此一想,周身的冷怒,虽然袁佳之前表示不想嫁太上皇,可是只怕这女人脑子不好,动了不该动的主意。

  如若太上皇真的在今日和袁佳发生什么,或者是太上皇娶袁佳入宫,都是一个大麻烦,这个女人现在不能留了。

  苏绾之前不是没有给她机huì,可是这个女人摆明了现在脑子不正常了。

  苏绾冷冷的想着,然hòu望向了鲍平安吩咐道:“你去,盯着她些,如若这个女人把主意打到太上皇的头上,你就一一一。”

  苏绾仔细的安排了接下来的事情,鲍平安连连的点头,闪身出去了。

  苏绾又命令了紫玉跟着鲍平安出去办这件事差事。

  殿内……威远候夫人一直在留意苏绾的动jìng,看到鲍平安进来,苏绾安排他出去做事。

  随之苏绾脸色难看的望了她一眼。

  威远候夫人说不出慌恐不安,现在她真是后悔依着女儿的性子了,之前她明明说了给她在外省选一门亲事,远离京城,可是她一直不肯走,她也由着她了。

  可是今日只怕她要生出事端来啊。

  威远候夫人手脚冰冷,想吩咐人跟着鲍平安出去看看究jìng发生什么事了。

  可惜她没有来得及吩咐,她身侧的夫人已经发现她有些不对劲了。

  要说这威远候夫人人缘还是不错的,京中的贵妇圈里,有不少的朋友。

  坐在

  朋友。

  坐在她身边的夫人便是陈阁老的夫人,陈夫人看她脸色不好,以为她身子不好,关心的询问道:“候夫人怎么了?你没事吧,怎么脸色不太好看。”

  威远候夫人赶紧的摇头:“没,我没事。”

  陈夫人还是有些担心:“要不,和皇后娘娘说说,宣御医过来给你查一下。”

  威远候夫人哪里敢惊动苏绾,赶紧的挤出笑来,按住陈夫人的手:“没事,你别惊动皇后娘娘了,我一点事没有。”

  “那好吧。”

  陈夫人见她坚持,终于不再说什么。

  不过她眼睛一瞄看到威远候夫人身侧空着,陈夫人蹙了一下眉,再看威远候夫人的脸色,心里便有些了然。

  虽然心中了然,但却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接下来宴席依旧愉快的进行着,有不少人向苏绾敬酒,虽然苏绾是孕妇不能喝酒,但各家的夫人这敬意却不能不做到。

  苏绾以果汁代替酒陪各家夫人应酬了一回。

  因苏绾从头到尾温和可亲,使得宴席的气氛放松了许多,众人开心的欣赏着歌舞,吃着酒说着话,倒有些无所顾忌了。

  往常宫中赐宴,要么有皇帝在,要么有太后在,总归有些不太放得开,反倒是现在,十分的坦然自在。

  宴席上,,有不少人发现一件事,眼前的皇后娘娘,只要不招惹她,不得罪她,基本上她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如此一来,众人的心慢慢的接受了这样的苏绾。

  眼看着宴席进行到最后了,忽地大殿外,有人急速的奔了进来,一进来便脸色不好看的叫起来:“皇后娘娘,不好了,出事了。”

  殿内声乐皆停,一下子安静无比,众人齐齐的望去,便看到进来的乃是一个太监。

  御乾宫的总管太监鲍平安,鲍平安脸色不好看的望着苏绾说道:“娘娘,御乾宫东边的小花园里好像出事了,奴才听到有人喊救命。”

  殿内各家贵妇心惊,个个害怕起来,有人更是紧张的说道:“救命,难道宫中有刺客。”

  “啊,怎么办怎么办?”

  “快叫侍卫过来保护皇后娘娘。”

  满殿惊慌失措之态,唯有苏绾镇定自若,她徐徐的站起来说道:“众位夫人莫要害怕不安,哪怕真是刺客,宫中有很多侍卫,不会让刺客伤到各位夫人和小姐的,何况本宫身边几位也是会武功的,各位夫人放心吧。”

  苏绾已经如此说了,殿内害怕的夫人小姐总算安静了一些。

  慕芊芊一直留意着苏绾的动jìng,知道那边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她站起来配合苏绾说道:“好了,大家不要害怕,本宫会武功,会保护大家的,现在我们过去看看那边究jìng发生什么事了?”

  慕芊芊当先往外走去。

  苏绾起身跟在身后。

  殿内有人担心的叫起来:“娘娘,你怀着身孕呢,不要过去了。”

  苏绾掉头望了一眼,是安国候夫人白沁,她一边叫一边站起来冲到苏绾的身边,着急的说道:“娘娘别过去了,让别人过去吧。”

  苏绾摇头,伸手拍了拍白沁:“没事,我去看看究jìng发生什么事了?”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会保护你的。”

  白沁武功十分的不错,伸手扶着苏绾往外走去。

  苏绾也由着她了,几个人跟着鲍平安往外走,身后大殿内的贵妇和小姐相视过后,也赶紧的跟了上去,哪里能让皇后娘娘就这么过去呢,如若遇到危险,皇上一定不会放过她们的,所以她们还是跟过去看看吧。

  一众人跟着鲍平安的身后前往御乾宫东面的一座花园,花园中灯影昏暗,一片寂静,可是在这片寂静之中,竟然有哀求声响起来:“不要啊,不要,你放开我,啊,救命啊。”

  这断继续续的身影传过来,众人不由得脸色难看。

  苏绾却丝毫不怕,领着一众人直奔前面而去。

  身后的夫人小心的跟着,众人走到花园中间一处空寂的地方时,看到花草之中,竟然有一个女子强行的压着男子,此刻她正对着那男子上下其手,不但狠亲男子,还强势的狂扒男子的衣服,就好像要强上了地上的男子似的。

  花园中所有人都看呆了眼睛,久久的说不出话来,个个睁大眼睛努力的看着那把男人压在身下蹂躏的女人。

  姐姐,你是谁,你太生猛了。

  佩服佩服。

  个个睁大眼盯着那把人压在身下的女人,想看看她究jìng是何方神圣,竟然胆敢在宫中小花园中强压一个男子。

  不过女子却不理会四周的人,只管拼命的撕身下男子的衣服,那疯狂的样子似乎迫不及待的想睡了身下的男子。

  而她身下被压的男人则不停的扭动着身子,一边挣扎一边蹬着脚,一边逮着空档,痛苦叫一声:“救命啊,救命。”

  苏绾实在看不下去了,沉声喝道:“来人,拉开她。”

  鲍平安一挥手,两个太监闪身奔了过去,两人用力的拽住女子的身子,一拉便把她拉了起来。

  待到这女人被拉了起来后,众人才看清她是谁。

  威远候府的小姐袁佳,她,她竟然在宫中做出这种事来。

  她是疯了吗?威远候夫人身子摇摇欲坠,脸色说不出的惨白,身侧的丫鬟赶紧的扶着她,担心的轻

  ,担心的轻唤:“夫人,你没事吧。”

  威远候夫人摇头。

  这时候袁佳被人拉住了,衣服凌乱不整,披头散发,一张脸满是红艳之色,瞳眸之中更是满满的**。

  而先前被袁佳压着的男子此时已俐落的爬起来,抱着地上的衣服捂住自己的身子,飞快的跪了下来:“救命啊,皇后娘娘救命。奴才不想活了。”

  他说完直哭得嘶裂哗啦的。一边哭还一边说道。

  “奴才没用,若是奴才有用的话,也不至于如此窘迫,奴才有用的话就成全了袁小姐了。”

  这话一说,整个后花园众人个个冷汗涔涔。

  众人也终于了解先前这男人不停挣扎,痛苦尖叫为何了。

  原来人家是个太监,一个太监被女人压,只怕心中更绝望。

  这简直是对他的污辱啊,他都没用了,你还强上人家,强上也没用啊。

  那太监越想越伤心,哭得那叫一个绝望。

  众人看他神情,想到他之前的话,真正是既同情又好笑,赶情他这是在懊恼,没办法让袁大小姐上啊,如若他有用,早躺平,等扑了。

  四周个个掉头望着苏绾,苏绾脸色难看的望着袁佳。

  袁佳尤在挣扎,不停的挣扎,还抬脚踢身侧的男人,嘶哑着嗓子叫:“没用,没用的东西。

  本来那太监只是装的,这会子听了袁佳的话,是真伤心了。

  呜呜,哭得肝肠寸断。

  苏绾瞪着袁佳,冷喝:“够了,袁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在宫中胡作非为。”

  袁佳此时已中春药,心性已乱,听到苏绾的怒喝,并不知道害怕,不停的摇头,掉头望着四周,看着面前的一对女人,,咯咯的笑,然hòu伸手扯自己的衣服,一边扯一边指着苏绾对旁边的人说道:“这女人是醋坛子,就是这个女人,竟然不让皇上纳妃,凭什么啊。凭什么。”

  她一边说还一边喘着粗气叫道:“等着,我等着看皇帝会不会一生只娶你一个女人,你不要自打耳光才好,我会看到的。”

  苏绾脸色冷冷,周身阴沉的气息,她走过去动作迅速的用银针扎袁佳身上的几处穴道,很快袁佳清醒了过来。

  苏绾此举倒不是为了救袁佳,而是为了让她清醒的看着自己被惩罚。

  袁佳清醒过来后,看清楚四周的状况,脑海中自然也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今晚宫宴,她是打定主意勾引皇上的。

  但她知道皇上不会看上她的,所以她才会准备了春药,她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下在皇上的身上。

  这样皇上控制不住的宠幸了她,她就可以狠狠的打苏绾一个嘴巴了,不是说皇上只爱你一个吗,不会娶别的女人吗??现如今皇上又宠幸了我,你能怎么样,去死吗?去死吧。

  可是她在御乾宫这边并没有遇到皇上,反倒是遇到了太上皇。

  袁佳没看到皇上已经有些绝望了,最后把心一横,既然没办法对皇上动手脚。便对太上皇动手脚,她要进宫,,她要进宫天天算计着苏绾。

  可是想到自己要和一个老头子做那事,袁佳觉得很痛苦,最后她干cuì自己和王爷一起中了春药。

  只是她搞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不是太上皇,而变成了一个小太监。

  袁佳虽然想不明白,但脸色已白了,慢慢的跪了下来。

  虽然她心里恨苏绾,但是却也知道,人家眼下是皇后,一个小手指就能辗压她,她不服也不行。

  别提是她,就算威远候府,现在只要她一个小手指也能辗压了,正因为这样,她才恨。

  她只不过想进宫,又不和她抢什么,她竟然不同意,凭什么。

  袁佳心中想着,恨意更浓,想到自己身中春药,还把太监压在身下。

  袁佳的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不过很快她又想到一个毒计。

  她飞快的抬头望着苏绾,泪眼模糊的叫起来:“皇后娘娘,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给我下药啊。”

  袁佳话一落,四周众人个个张大嘴巴。

  这又是什么剧情,怎么剧情急转直下扯到皇后娘娘头上了。

  你压人家太监和皇后娘娘有什么关xì??

  不少人鄙视,当然其中也有人心中怀疑,不会真是皇后娘娘给袁佳下药的吧,因为她们可是听说了,当日袁佳跑到靖王府去想让皇后娘娘同意她进宫。

  皇后娘娘若是怀恨在心,也有这个可能的。

  虽然有人怀疑,但谁也不敢表现出来。

  苏绾直接的指着袁佳,二话也不说的飞快的命令:“来人,给本宫掌嘴,打,狠狠的打二十耳光。”

  苏绾命令一下,鲍平安一挥手,一名力气很大的太监飞快的奔过去,上手便打袁佳。

  啪啪啪,力气又重又大。

  眨眼的功夫,袁佳的一张脸肿了起来,她大哭,可惜两边有太监架着她,她根本动弹不得。

  威远候府的夫人眼看着自个的女儿挨打,扑通一声扑了出来:“皇后娘娘饶命,皇后娘娘饶命啊。”

  可惜苏绾压根不理会她,只面容淡定的看着太监打人。

  待到二十耳光打完,袁佳的脸早成了猪头,可怕得吓人,脑袋嗡嗡直响。

  她连头脑中的思想都有些混乱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皇后娘

  样,皇后娘娘不该是忌惮吗?她竟然一声不吭就让打她。

  袁佳呜呜大哭起来。

  苏绾走过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这个女人,从前她是极喜爱她的,可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后,她的心性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或许该说她并没有认真的看出她的心性。

  现在的她,真的厌烦看到她。

  “袁佳,你可知你犯了几样罪?一,你竟然胆敢口吐污蔑之言,污蔑本宫,你自己吃了春药,意图勾引别人,还胆敢污蔑本宫。”

  皇后说完望向身侧不远的太监:“先前你可是听到她嘴里说了什么。”

  太监飞快的望了四周一眼,小声的说道:“奴才听到袁小姐叫皇上。”

  此话一出,四周众夫人终于明白,袁佳今儿个想的是什么了。

  原来她是为了勾引皇上,还不惜自己服春药。

  看来她是把太监当成皇上了,所以想压倒太监/

  四周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个个对着袁佳指指点点的,骂声一片。

  “这女人原来是水性扬花之辈,从前还以为她是个好的,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疯了疯了。”

  “皇上不是说了不要她吗,她这脑子受刺激了,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袁佳听着四周的污蔑之言,嘲讽之色,眼泪流下来拼命的摇头。

  “我没有。我没有。”

  苏绾冷笑着开口:“这点小把戏还想骗本宫吗,袁佳,信不信,本宫派人去查,马上就会查到你这药从哪里买来的,你确定要本宫去查吗?如若本宫去查,就是坐实了你栽脏陷害污蔑本宫的事实,你要知道单这一点,你袁家就可满门抄斩。”

  “你确定要这样吗?”

  苏绾冷笑,,袁佳脸色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嚅动着唇。

  脸上眼里满是害怕。

  苏绾却不再理会她又说道:“你身为候府的大小姐,竟然在宫廷内做出这种污诟之事,辱及宫廷,论罪当斩。”

  “先前本宫明明下了旨意,如若谁再胆敢随便的勾引皇上,就打断双腿送去军营充妓。”

  “看来你是不把本宫的话放在眼里了。”

  苏绾周身拢着戾气,瞳眸一片冷霜,唇角是幽幽的冷笑。

  这样的她,让人害怕。

  袁佳更是害怕得直抖簌,不,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她努力的想着,最后飞快的开口说道:“是你,是你霸占着皇上才害得我这样做的,如若你不霸占皇上,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苏绾对这女人的脑回路已经无语了,自己犯了错,却要把错事往别人身上推。

  这女人死有余辜,不过她却不想让她随便死了。

  “来一一一……”

  苏绾没有说完,便听到身后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来:“皇上驾到。”

  身后的众命妇赶紧的下跪。

  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领着太监从外面走了过来,一过来便满脸冷霜的望着袁佳,这边的情况他已经知道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绾儿,该死的混帐东西。

  “来人,把这个女人拉下去打,打断她的手脚,再把她给朕扔到西北的军营中去,想男人想疯了,那里多的是男人。”

  “是,皇上。”

  虞歌闪身奔了过来。

  袁佳承shòu不住这样的结局,嗷的一声昏了过去。

  威远候府的夫人也眼发黑的昏了过去。

  不过萧煌并没有同情她们母女半分,眼看着袁佳被人带下去用刑,皇帝又追加了一句:“派人看住她,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她死。”

  此话一出,四周所有人抖簌了起来,光是想到袁佳将来受的苦,个个便觉得生不如死了。

  这女人就是她们的镜子啊,以后她们再也不要想着把女儿给送进宫里来了。

  皇上和皇后娘娘哪里是天外仙人啊,分明是天外恶魔。

  她们千万不要被他们的表像给迷惑了。

  至此在场的所有人都收敛了那不该有的心思。

  萧煌眼看夜已深了,沉声下令:“夜已深,各位夫人可以出宫了。”

  “谢皇上,皇后娘娘。”

  神态说不出的恭顺,语气说不出的温柔,一点也不敢大意。

  一众人起身后鱼贯的离开了小花园,威远候府的夫人已是昏迷了过去,是被候府的丫鬟扶回去的。

  萧煌待到各家贵妇离开,伸手抱了苏绾回御乾宫。

  苏绾搂着萧煌的脖子,愉快的说道:“我正好累了,你抱我省得我跑路,我最近腿有些肿,都不想跑。”

  萧煌俯身亲了她小嘴一下,宠溺的说道;“我知道你幸苦了,回去我给你揉揉。”

  身后跟着的一干人听了就好像没听到,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帝后相处模式。

  等到一行人回了御乾宫的养心殿。

  萧煌放下苏绾便给她揉起腿来,苏绾舒服的躺在软榻上,笑眯眯的享shòu着这顶级的服wù。

  她一边享shòu,一边伸手拿了一个梨子来吃,想到先前发生的事情,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重惩袁佳吗?这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她眼看着勾引不到你,竟然勾引太上皇去了,父皇其实已经中了她的招,我让人把他送回养德宫去了。”

  萧

  萧煌不知道还有这一层事,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冷声说道。

  “威远候府该死。”

  原本他是不想动威远候府的,但现在因为袁佳所做的事情,已经触怒到他的底线了,他不收拾威远候府,就不舒心。

  “你是打算动威远候府。”

  “是,谁叫他们养了这么一个好女儿。”

  萧煌冷笑着说道,苏绾没有吭声,伸手便把手中的梨子递到了萧煌的嘴边,让他咬一口。

  虽然眼下他们是皇帝皇后,但私下里,和平常的夫妻一般相处,既亲密又没那么多的规矩。

  萧煌咬了一口贡廷雪梨,然hòu又帮苏绾按了一会儿,按着按着,便有些意动,慢慢的爬起来往苏绾的面前凑,俯身吻住苏绾细嫩的唇,慢慢的亲吻,苏绾伸手搂住他,两个人便亲亲热热的亲了起来。

  萧煌气息越来越浓烈,一边亲一边诱惑的问道:“可以吗?绾儿。”

  苏绾被他撩拨得都有点情绪了,脸色微红,嗓音微哑,柔声说道:“你小心些就行了。”

  “好。”

  萧煌立刻伸手抱起苏绾,往寝宫走去。

  不过他刚走了几步,便听到外面响起急切的脚步声,有人急奔进来,飞快的说道:“皇上,八百里的急件进京,北方的玉尧关出事了,听说北晋国突然的发起进攻,玉尧关十万大军已阵亡六万多了,眼下雷将军正拼尽全力的守着玉尧关,如若皇上不派兵过去,只怕玉尧关要失守。”

  殿内,先一刻满脸**的萧煌脸色立刻拢上了狂风暴雨,俊美的面容更是冷酷得可怕。

  他慢慢的放下手里的苏绾,掉头望向殿内的虞歌,沉声说道:“带兵攻打玉尧关的人是谁?”

  虞歌飞快的看了萧煌一眼后说道:“听说带兵的人是北晋国的太子。”

  “萧烨。”

  萧煌戾寒的开口,瞳眸一片血腥。

  他果然回到北晋国了,不但如此,还带兵攻打了玉尧关,,这个人是个有能力的人,一出手便杀了玉尧关六万多兵将。

  他这算是送了他一个登基大礼了,如若他不能阻止他攻进玉尧关,那玉尧关以内的几座城池只怕都要失守了。

  如若连失几座城池,西楚国的人对他这个皇帝就要失望了。

  一失望,说什么的就都有了。

  萧煌唇角是血腥的笑,望向虞歌说道:“去,立刻宣朝中的大臣进宫,朕要连夜商量对策。”

  “是,”虞歌应声领命而去。

  萧煌望向苏绾,苏绾推他过去:“快去吧,我先睡了。”

  “好,你别担心,朕定会想到对策的,不会让萧烨踏进我西楚一步的。”

  苏绾点了点头,待到萧煌走了出去后,她的脸色才有些难看。

  萧烨竟然胆敢伤西楚六万多兵将,这一次萧煌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这一仗只怕要死伤很多人。

  苏绾想着转身进寝宫,眼下她是孕妇,怀了六个多月的身孕,根本不能做什么事情,还是安心的当个孕妇吧。

  萧煌连夜宣了朝臣进宫商量对策。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萧煌这个皇帝御驾亲征,他身为西楚国的新帝,自然要在民间树立威信,尤其是此次死伤了六万多的将士,,这一次他御驾亲征,不但要保住玉尧关,还要替死去的将士报仇。

  朝中的大臣个个反对萧煌御驾亲征,但萧煌说了萧烨的本事/

  此次镇玉尧关的雷将军,其实也是个有能力的人,但是却被北晋国的人杀了六万多的兵将,说明这萧烨十分的厉害。

  如若派旁人带兵去,只怕根本起不了作用,反而要死伤更多的人。

  唯有他带兵御驾亲征,方能把那些人狠狠的打出去。

  最后众朝臣反对无效,萧煌立刻下旨,命人连夜赶往玉尧关,让雷将军从玉尧关以内的三个城池,现调三万兵马抵抗,他率大军十万随后赶到。

  大军由萧煌坐镇,周胜为先锋,天不亮便前往玉尧关。

  萧煌圣旨下达之后,又下达了一道旨意。

  “朕御驾亲征之后,朝中之事由陈阁老和季丞相拿定,重大的事情,交由皇后娘娘定夺。”

  众人没有反对。

  因皇上最近手段太血腥,再加上苏绾也不是善茬,更重要的是皇后确实不是寻常人,所以大家没有反对。

  萧煌命周胜连夜点兵,自己则带人进了御乾宫。

  一进御乾宫,萧煌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绾儿怀孕六个多月了,眼下正是需要他陪伴的时候,可是他却要御驾亲征。

  这实在是太对不起她了。

  萧煌一想到这个,便觉得心中难受。

  可北晋国的兵将来势凶猛,他若不御驾亲征的话,凭周胜等人未必能抵得住萧烨的来势。

  眼下玉尧关已死六多万人,如若再死人,西楚就有些民心动荡了,所以他只能御驾亲征。

  萧煌一边想一边进了御乾宫的寝宫。

  寝宫里,苏绾睡得并不踏实,一听到殿外的脚步声,便醒了过来,看到萧煌一脸愧意的望着自个儿。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苏绾翻身坐起来,因为肚子大,她个子小,所以翻身的动作,像憨态可掬的熊猫。差点没有跌倒在床上。

  萧煌看着越发的愧疚了。走到床前坐下位着苏绾的手说道。

  “绾儿,我对不起你。”

  苏绾挑眉,望着他,深想了一下,便知道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走。”

  “周胜已去点兵了,估计天不亮就走了,实在是玉尧关等不了,可是朕一想到你怀了孩子都快生了,我竟然没有陪在身边,这心就一一一。”

  他就觉得好难受,真后悔当这个皇帝,自从登基都没有好好的陪绾儿,甚至于在她怀孕还要离开。

  可如若他不登基,他们身上的帝皇运又没办法维持下去。

  苏绾望着他轻笑道:“你去吧,我在这里又不会有事,不过你要小心,我和孩子在这里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苏绾伸手搂着萧煌的腰,不舍的说道,一脸的担心。

  “嗯,绾儿放心,我会平安回来,我还要护你和儿子的。”

  两个人说定了,又抱了一会儿,萧煌才放开苏绾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不过在临离宫前,萧煌前往养德宫一趟,最近父皇母后对他颇多意见,他需要和父皇母后坦城的说一说,让他们在宫中好好的照顾绾儿和孩子,不要再整什么哟蛾子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93章 战事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