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采花贼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御乾宫,苏绾一直派人盯着太后养德宫的动静,以为太后会动什么手脚。

  她甚至做好了准备,如若太后胆敢有什么动静,她不会对她客气的。

  可是一连好多天太后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

  自从上次太后和文王来过御乾宫后,这两母子一下子安份了,一个安份的待在文王府,一个安份的待在养德宫内,就连早先进宫的嘉安公主萧蓁也安份了下来。

  不过苏绾却不敢大意,这母子三人真的都不是善茬。

  苏绾本来想想个办法收拾这母子三人一顿的,可惜这三个人都是萧煌的亲人,如若他们没有犯什么错,自己收拾他们,萧煌心里怎么想,那女人总归是他的母亲。

  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若是此事泄露出去,总归有损她皇后的威名,所以她在等,等着这三人犯错的机会,这一次若是被她逮到,她铁定不会轻饶了他们。

  统统的想办法把他们压制住,等萧煌回京后处治。

  不过这三人好像有了心灵感应,知道她要对付她们似的,一下子全都安份了下来。

  不过苏绾知道那贪得无厌的三人绝不会就此收手的,他们一定会有动作的。

  她就不相信等不到他们出手。

  因太后母子三人没动静,朝堂之上也没有什么事。

  所以苏绾闲得无聊的时候,便开始担心起萧煌来,白天担心晚上担心,虽然知道萧煌不会有事,但心里还是控制不住的担心,因为那北晋国的太子能一出手灭了玉尧关的六万多将士,说明这人心胸谋略很厉害。

  苏绾想到这个北晋国的太子,便想到萧烨来了,不自觉的想到前世萧烨的能力。

  前世萧烨并没有这么厉害,难道是因为重生所以能力变强吗?以往他在她的面前是有所隐藏的吗?

  慕芊芊眼看着苏绾的肚子越来越大,总这样忧心可不是好事,便把宫中嘉柔公主和嘉宜公主都叫了过来陪苏绾。

  这样一来,苏绾找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做。

  替宫里的三个公主选驸马,这本来就是她的责任,正好现在没事拿来办了。

  养心殿的大殿内,苏绾坐在大殿一侧。身侧坐着三个公主。

  嘉平公主芊芊应该是有主的人了。

  那叶小候爷没事就偷偷摸摸的溜进宫里去私会芊芊。

  这事别以为她不知道,她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不过他们这样可不行,总要过了明路才是。

  至于嘉柔公主,嘉柔公主虽是先帝的女儿,但对于苏绾还是分外的敬重。

  嘉柔公主是个可怜人,先帝在世时她就不得宠,一直小心翼翼的活在宫里,现如今萧煌入主皇宫,她依旧小心翼翼的活着。

  苏绾并不打算为难她,相反的还打算替她好好的选一个驸马。

  因为嘉柔公主性子太温顺,多年宫中的生活养成了她胆小谨慎的性子,虽是公主,但却有些缩手缩脚的,这样的她,若是碰上一个不好的男人,很可能就会瞧不上她,甚至于对她不好,所以她的驸马要小心。

  这三个女人中最省心的人莫过于嘉宜公主萧琳了。

  萧琳是皇上的亲妹妹,外祖家乃阁老府,眼下陈阁老是皇帝面前的红人。

  何况嘉宜公主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武王爷。

  武王爷眼下也是一个闲散人员,但是他完全不同于文王萧文昊,武王爷虽然闲散在家,但是分外的安份,整天当干什么干什么,尤其是和别人说起皇上来,都是维护着皇上的,从来不替皇上抹黑一分脸面。

  这个武王爷倒像是皇上嫡亲的弟弟,反观文王这个嫡亲的弟弟,反倒像后娘生的,动不动就会抹黑皇上。

  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皇上是如何对待他这个弟弟,好给自己博来同情之心。

  这样的他,反而让皇上和苏绾越发的瞧不上。

  相反的安安份份的武王却逐渐的受皇上看重一些,假以时日,武王爷定然会有官职在身。

  萧琳身为武王的妹妹,皇帝的妹妹,又是陈阁老的外甥女,自然是眼下京城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公主。

  再加上萧琳知书达理,进退得当,越发的受各家的夫人喜爱,很多人家把眼光盯上了萧琳。

  萧琳背后有一个太妃娘娘在,太妃自然会替自个的女儿掌握这件事。

  所以她的亲事,不用苏绾过多的操心。

  但苏绾身为皇后,不能不一视同仁。

  “今儿个难得你们都过来了,本宫来问问你们,眼下你们都到了议亲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嫁的对象,好与本宫说说?”

  苏绾这话题一起,身侧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立马脸红了。

  嘉柔公主萧云直接的脸红的垂下头,不安的搓着自己的衣角,一眼也不敢看苏绾。

  萧琳则娇羞的笑了一下,不过倒是没有像萧云那般的紧张,只脸颊有些红。

  相较于萧云和萧柔二公主,慕芊芊则要大胆得多,直接笑着望向苏绾说道。

  “皇嫂这是嫌闷了,所以打算拿皇妹们开涮吗?”

  苏绾直接的给她一个白眼:“你看我像是拿你们开涮的样子吗,我先说一声,今儿个可是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要是有对象了赶紧的说,本宫就给你们做一回主,你们可记着一点,错过这庄没这地了,如若你们自己不选,等到皇上从玉尧关回来,只怕就要替你们指婚了,必竟你们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如若皇上指婚,未必就指到你们合意的对象,所以我认为你们最好还是自己心里有个数,喜欢谁给我悄悄的露一下,我心中好有个数。”

  “如果你们不说,回头指了婚,不要来找我哭。”

  苏绾说完笑眯眯的望着慕芊芊。

  慕芊芊立马脸红,饶是她平时泼辣,可想到自己的终生大事,还是有些别扭的。

  “绾儿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心上人?要不要我给你指婚?”

  慕芊芊愣了愣,她才不相信苏绾不知道她和叶小候爷叶廷的那些事。

  可人家叶小候爷没说,她怎么说,所以慕芊芊干脆装糊涂。

  “什么心上人,我没想过嫁人啊。”

  慕芊芊说道,抬头看苏绾一脸笑,她又补了一句:“我留在宫中陪你,不嫁人。”

  “那怎么行,自古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不能自己有了夫君,却霸着你们不让你们嫁。”

  苏绾闷笑,果然有事做,她的心情好多了。

  “若是你没有心上人的话,我就在宫中设宴,替你选个夫婿怎么样?”

  苏绾一脸认真的说道,满脸的若有所思,似乎真的开始想着替慕芊芊挑选夫婿的事情。

  “你说雷家的公子怎么样?听说他长得不错,而且十分的英勇神武,我认为他和你挺配的。”

  苏绾说完,慕芊芊一脸的黑线条,苏绾摆明了是玩她啊。

  “不嫁,那雷家的公子就是一个莽汉,不嫁莽汉。”

  “喔,不嫁莽汉,那你看季丞相的次子怎么样,他家长子好像娶的何大人家的小姐,次子还没有娶亲呢,我看他长得温文儒雅,风流不凡,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

  慕芊芊脸更黑了,季家的那小子,跟个病猫似的,她怀疑她一拳下去,他能吐血。

  她一向拳脚无眼,和叶廷之间,那是拳打脚踢惯了的。若是换上季家的小公子,她怀疑能不能撑过新婚夜。

  “我不嫁病猫。”

  “那何御吏家的公子呢,听说文武全才呢。”

  “长得不够俊,皮肤太黑,个子太矮。”

  慕芊芊又把何御吏家的公子给贬了一通。

  苏绾又说道:“那你看安平候府的叶一一一一。”

  她话没有说到底,慕芊芊也还没有听明白,便连连的摇头:“不嫁不嫁,我就在宫里陪绾儿。”

  苏绾一脸坏笑的望着慕芊芊:“好吧,你连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也看不上,我知道了。”

  大殿下首,慕芊芊眨着眼睛,我什么时候说不嫁叶廷了。

  想想苏绾先前说的话,不就是问她叶廷怎么样啊,她因为不想嫁别人,所以直说不嫁,连带的也把叶廷给否决了。

  慕芊芊跺脚,不满的朝着苏绾抗议:“绾儿,你欺负人。”

  此刻的慕芊芊难得的尽现小女儿的娇态。苏绾忍不住笑起来。

  殿内的嘉柔公主和嘉宜公主也笑了起来,慕芊芊立刻把话题往嘉柔公主和嘉宜公主身上推。

  “绾儿,你还是替萧云和萧琳先指婚吧,我不着急。”

  反正她是有主的人了,不着急。

  慕芊芊一提到嘉柔和嘉宜两位公主,两个公主的脸色立马便红了,抗议的开口。

  “皇嫂,芊芊年纪最大,要指婚也是先替她指婚,等替她指了婚后,才到我们呢。”

  “是啊,芊芊姐最大,先把她嫁出去,我们再嫁。”

  慕芊芊双手叉腰指着萧云和萧琳发飙:“这个有可比性吗?我是不嫁人的,要陪绾儿一辈子的,你们难道也要留在宫里陪绾儿一辈子吗?”

  “我们愿意。”

  二女齐声说。

  事实上她们觉得宫中的生活挺舒畅的,苏绾虽然是皇后,但是十分的亲和,待她们极好。

  宫中在太监宫女因为皇后待她们极好,所以一点也不敢怠慢了她们,如此一来,她们在宫里反而过得十分的舒服。

  想到嫁人,可就未必这般轻松自在了,所以两个女人反而真不着急嫁人。

  苏绾有些哭笑不得,说好的替她们找驸马的,怎么一个个都要赖在宫中不嫁了,这怎么行。

  苏绾望着三个姑娘说道:“我可把话搁这儿了,给你们机会你们不要,回头可别找我哭鼻子。”

  她说完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些建议,萧云呢,性格太温顺,所以你找的男人以及夫家最好不要太强势了,因为若是太强势,即便你是公主,上门也会被人家欺负的,虽说你是皇上的妹妹,但是皇上也不好把手伸进妹妹的府里去,是不是?”

  萧云想了一下,深感苏绾说的是个理,自己的性子十分的软,确实不能找太强势的家庭,逐起身点头:“谢谢皇嫂,我记住了。”

  苏绾点了一下头又望向萧琳说道:“萧琳呢,知书达理的最好找个书香门弟家的公子,这样夫妻和谐,未来日子一定会好过的,若是找武将或者家世过大的人家,都未必是好事。”

  武将个性稍嫌鲁莽,家世过大,规矩相对繁琐。

  萧琳的个性喜静,又喜欢诗词书画。

  若是嫁武将,不懂她的那一套,若是家世过大,规矩相对就多,萧琳一定会累,她不擅长交际。

  萧琳自知苏绾是为她好,而且她说的句句在理。赶紧的起身向苏绾道谢。

  “谢皇嫂提点,我记住了。”

  苏绾笑着点头,她们与自己关系不错,能帮衬的她就尽量帮衬。

  她并不是恶人。

  苏绾指点过了萧云和萧琳后,便不再说什么。

  慕芊芊睁着一双大眼睛指着自己追问:“我呢,我呢,我适合什么样的人家。”

  苏绾斜眼望着她好笑的说道:“我记得某人说过不嫁人,一辈子留在宫中陪我的。”

  “是啊,陪你和看看我适合嫁什么样的人,丝毫不犯冲啊,我觉得你说的话太有道理了,所以快看看我适合嫁什么样的人。”

  苏绾都要笑喷了,瞪了慕芊芊一眼,这家伙就是个活宝。

  这一阵子萧煌不在宫里,多亏了有她,她才能过得开心一些。

  “你啊,就是个泼辣货,除了那个泼辣货敢娶你,我想不出来谁敢娶你,你嫁的男人啊,若是武了,你嫌人家没有风情,若是文了,你嫌人家不够有力,家里最好还是不要有公婆的,因为有公婆压你的话,你能和公婆对准了掐架,所以我看来看去,这整个西楚大概只有一个人适合娶你,那人要文有文,要武有武,最重要的是家里没公婆压你,可不正如了你的心意。”

  苏绾说完哈哈笑。

  慕芊芊一下子听出来,她说的正是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不由得扭捏了起来:“其实人家也可以很贤惠的。”

  “哈哈哈,笑死我了。”

  除了苏绾笑,萧云和萧琳也忍不住笑起来。

  芊芊真的是太好玩了。

  殿内众人正开心成一团,殿外有太监奔了进来禀报:“禀皇后娘娘,太妃娘娘进宫来见皇后娘娘了。”

  苏绾一听,忙挥手命太监宣了太妃进来。

  太妃便是武王的娘亲,也就是萧琳的亲娘。

  萧琳听到自个的娘亲进宫,很高兴的站起身。

  慕芊芊和萧云二人也站了起来,三个姑娘迎了出去。

  苏绾坐着没动,一来她是皇后,二来她身子重,想动也动不了。

  殿外,太妃跟着太监进来,三个公主迎了上去。

  “见过母妃。”

  “见过太妃娘娘。”

  太妃望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但脸蛋养得红扑扑的,而且个个脸上带着笑,分明是很开心的。

  看来皇后待她们极好。

  太妃轻笑了起来,皇后是个好的。

  她伸手拉着自个的女儿,又拉了一侧的萧云,又和慕芊芊说起话,一行人一路往里走来。

  待到走进殿内,苏绾赶紧的招手示意太妃过来坐。

  “本该给太妃行礼,可是我身子重,就不行礼了,太妃见谅。”

  太妃立刻笑着走到苏绾的身边坐下来,看着苏绾的肚子,惊奇无比的说道:“皇后娘娘的肚子好大。”

  看上去像个球似的。

  苏绾轻笑着摸了摸肚子,她一摸,肚子里的小宝宝就好像感受到了她的抚摸一般踢了踢她的手,而且左边踢完,右边又踢,满肚子的动。

  她抬头望向太妃说道:“这是双胞胎,所以肚子比常人大。”

  “双胞胎,”太妃一直住在武王府,所以不知道这事,不由得惊喜:“那真是恭喜皇后娘娘了。”

  太妃说完又担心的说道:“那娘娘要当心身子了,听说双生子好像不足月便生了,眼下娘娘好像快七个月了吧。”

  “差不多七个月了,正常的状态下,差不多一个月出头便生了。”

  “那你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接生的稳婆,奶娘,以及一应相关的东西。”

  苏绾点头:“我都让人准备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生产了。”

  “那就好。”

  太妃松了一口气,可是想到皇上眼下不在宫中,太妃还是心疼苏绾,女人生孩子是生死关头,皇上应该陪在皇后娘娘身边的,没想到皇上却不在。

  娘娘心里一定不安。

  事实上太妃真相了,苏绾心里还真的不安。

  虽然她能力很厉害,可生孩子是头一回,若是太后和她关系好倒也罢了,可太后和她关系不好。

  她心里既害怕生孩子,还要防着太后算计她们母子。

  所以心里越发的不安,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能从睡梦中惊醒,这对于临生的她,不是好事。

  可她又不好和别人说这个,此刻听了太妃的话,心里说不出的心酸,不过脸上却不显出来。

  但太妃如何不知道呢,皇后娘娘虽说是皇后,可只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姑娘,一个人生孩子怎么不怕呢。

  太妃握着苏绾的手温声说道:“皇后娘娘若是相信我,到时候你要生了,立刻派人去武王府抬我进宫,我进宫来陪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安心些,我生过两个孩子,对于生孩子是知道的。”

  “好,那有劳太妃了。”

  苏绾还是挺喜欢陈太妃的,听她说,立刻高兴的点了头。

  “嗯,那到时候你肚子一觉得不舒服,有感觉了,就派人去武王府宣我进宫,我就进宫来陪你,顺道帮你把把关。”

  “好。”

  苏绾笑了起来,殿内气氛缓和过来,一团和喜。

  苏绾想起太妃进宫的事情,说不定太妃是有事进宫的,忙问道:“太妃你进宫是为了什么事?”

  太妃轻笑着望向自个的女儿,说道:“是为了琳儿的事情,我进宫来和皇后娘娘商量的。”

  苏绾一听,就知道太妃是要说女儿婚事的事情,忙笑着问道;“太妃娘娘替萧琳相中了那家。”

  “其实是我嫂子来和我说的,说琳儿她表哥陈思羽喜欢琳儿,我想着羽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从小喜欢诗词书画,和琳儿志味相投,何况他是陈家的次子,又不要当家做主的,未必不可,只是这事还要看皇后娘娘和琳儿的意思。”

  太妃望向苏绾。

  苏绾愣了一下,望着太妃说道:“陈思羽是陈家次子吗?”

  太妃点头,苏绾却微微的蹙眉说道;“陈家长子娶的是嘉平公主,若是萧琳再嫁进去?”

  一门两个公主,那可真是泼天的富贵了。

  太妃知道苏绾顾虑什么,她望着苏绾说道;“我知道让皇后娘娘为难了,一门两个公主是泼天的富贵了,一个不慎很可能会惹来祸事。但是思羽那孩子素来不喜朝政上的事情,所以若是琳儿嫁过去的话,他只是一个闲散的驸马,并不会于朝局有多大的影响。”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苏绾深思了一会儿,倒也不是不可行,而且她想到了萧蓁,眼神便冷了下来。

  如若萧蓁胆敢掺合到她母亲和文王的事情中,那么这一次,她定不会饶她,一定要杀了她。

  萧蓁若是死了的话,陈家只有一个公主了,而且还是一个不理朝政的闲散驸马,倒也不是不可行。

  “只是太妃有没有想过,那萧蓁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如若嘉宜公主嫁过去,只怕要?”

  “我的意思是如若琳儿嫁过去,就开府另住,不与他们住在一起。”

  苏绾点了点头,倒也可行,到时候萧琳嫁的话,可以让皇上赐一座公主府,陈思羽可以和萧琳住在公主府里。

  反正陈思羽不理朝政上的事情,他们把萧琳嫁给陈家,算是给陈家赏赐,让陈家更尽心尽力的为国尽忠。

  至于萧蓁直接忽视。

  苏绾想着,笑望向萧琳说道:“琳儿,你看这事怎么样,一切以你为准,如若你同意,本宫就允了太妃这件事,如若你不喜欢的话,咱们再选。”

  萧琳立刻闹了个大红脸,垂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一切全凭皇嫂和母妃做主。”

  她说完倒底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领着贴身宫女跑走了。

  身后的苏绾和太妃二人皆笑了起来:“萧琳不好意思了。”

  苏绾看萧琳的神态分明是极愿意的,逐点头:“那太妃给陈家一句话,就说同意了,只是皇上眼下在玉尧关,这事暂压下来,等皇上回京,本宫会告诉皇上,让皇上下旨,把公主指婚给陈思羽的。”

  太妃立刻高兴的起身向苏绾道谢:“谢皇后娘娘,谢谢皇后娘娘了。”

  “太妃太见外了。”

  苏绾拉了太妃坐下,一掉首看到一侧坐着的萧云,萧云的神情有些落寞,想想也是,人家有母亲操心着,她却没有。

  苏绾伸手握了萧云一下,她望着太妃说道:“太妃不能尽顾着琳儿,也把云儿的婚事给相看了吧,我对京城各家各户不太了解,太妃却是熟悉的,你看这京城有哪家适合嘉柔公主的,替我们嘉柔公主也看看。”

  苏绾这一说,萧云脸红了,立刻不好意思的垂头。

  太妃望了萧云一眼,看苏绾替她出头,说明萧云是讨皇后喜欢的,既然是讨皇后喜欢的,她当然可以相看一二。

  “嘉柔公主喜欢什么样的人。”

  萧云不好意思待下去了,站起身飞快的说道:“一切全凭皇嫂做主。”

  她说完领着人便跑了出去。

  苏绾和太妃笑了起来,慕芊芊则直接大笑:“这两丫头真是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喜欢什么样的人,直接说呗,”

  苏绾听得无语死了,白了她一眼说道:“你以为个个和你一样皮糙肉厚的,一点也不怕羞。”

  苏绾说完太妃笑了起来,顺嘴说道:“要不我替嘉平公主也相看一个。”

  苏绾直接的笑道:“别替她看了,她心里早有了主了,我们不用替她操心。”

  “那公主喜欢上的是哪家的公子?”

  太妃一脸八卦的盯着慕芊芊,苏绾忍不住笑起来,看来女人都有八卦的精神啊,就算太妃也不例外啊。

  不过慕芊芊却不好意思说,叶廷都没有进宫来提亲,她怎么说。而且她心里有些来火了,那个混蛋,为什么不来提亲,太过份了,以后他再敢来宫中偷香,她就打烂他的嘴巴。

  慕芊芊一边发狠,一边望着太妃和苏绾说道:“太妃一定饿了吧,我去准备点心过来让你们用。”

  说完赶紧溜了。

  太妃看她跑了,摇头道:“这丫头猴精。不过她喜欢的是谁啊?”

  苏绾轻语:“安平候府的小候爷。”

  太妃了然的点头,很快眼睛亮了,这么说大长公主要娶孙媳妇了,大长公主恐怕还不知道,若是她去露点口风,她一定要高兴坏了。

  太妃心中想着,望向苏绾问起萧云的事情来。

  “娘娘打算给萧云指婚什么样的人家。”

  “嘉柔公主也是个可怜人,从小没有娘,在宫中也不受重视,虽说是公主从来都是夹着尾巴做人,所以我想着这亲事,怎么也该给她挑选个好的,不要什么高门大户的,关键是一家子性子比较好,太妃你对京城的人家比较了解,看哪家比较好相处,性子温和的,便给嘉柔公主留意着。”

  太妃听了苏绾的话,心中已经有数,同时对于苏绾的品性敬重不已。

  “皇后是真心疼她们的,我替她们谢谢娘娘。”

  “谢什么,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太妃你说是不是?”

  太妃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是啊,我们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苏绾越发的喜欢太妃了,心里说不出的懊恼,为什么太妃不是自个的婆婆呢,如若太妃是自个的婆婆,不知道多好。

  可惜不是。

  太妃和苏绾又说了一些苏绾生孩子该注意的细节。

  这时候殿外有太监进来禀报:“娘娘,陈阁老,季丞相和叶小候爷,还有崔将军等人进宫来拜见娘娘。”

  苏绾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这么些人全都来了,摆明了朝中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啊。

  “宣他们进来吧。”

  苏绾挥手,太妃站起身欲走,临走叮咛苏绾:“绾儿,你快要生了,记得不要操心太多了。”

  “我知道了太妃。”

  太妃终于走了,待到她走了,苏绾的脸色布上了肃冷之气,她慢慢的起身,一侧紫玉和黄玉赶紧的上前一步扶她站起来,一路往大殿上首走去,待到她坐下来后,殿外数人已经走了进来。

  为首的正是陈阁老和季丞相,后面跟着崔英和叶廷,另外还有皇上新任命的刑部尚书严大人。

  几个人一进来便恭敬的向苏绾请安:“臣等见过皇后娘娘。”

  “众位大人起来吧。”

  几位朝中的大臣谢恩后起来。

  苏绾看下面的几个人脸色都特别的不好看,分明是出了什么事的,忙关心的问道:“这是出了什么事,几位大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陈阁老和季丞相视一眼后,由陈阁老站出来回话。

  “回皇后娘娘,刑部遇到一件棘手的大案,臣等束手无策,因为这件案子,眼下京城已经人心惶惶,臣等没有办法才来惊动皇后娘娘的,若是可以,臣并不想惊动皇后娘娘。”

  苏绾脸色冷了,望着陈阁老说道:“大案,什么样的大案?”

  陈阁老回道:“最近京城出现一个很厉害的采花贼,每天晚上都会窜进小姐的闺房,先用迷药迷昏那一户人家,然后对小姐施暴,不但对小姐施暴还一一一一。”

  陈阁老身为文官有些无法说下去了。

  身后的崔英将军身为武将,心急莫名的走出来回道:“回皇后娘娘,那采花贼练的是采阴补阳的邪功,所以那些被他看上的女子,不但被他糟蹋了,还被他给采死了,个个死状奇惨无比,刑部接到禀报后,连夜查这个案子,可是案子不但没有破,还每天晚上有人被那采花贼给害了,所以现在整个京城都人心惶惶的。”

  苏绾脸色都黑了,采花贼,采阴补阳的邪功,还害死了人命。

  这该死的采花贼,竟然胆敢在京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分明是挑衅。

  一想到挑衅,苏绾冷静了下来,没错,这采花贼就是挑衅,对皇室对西楚的挑衅。

  要不然他练的是邪功,按照道理应该躲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干这种事,现在如此高调的出来做这种事,不正是挑衅吗?

  不过好好的挑衅西楚皇室做什么,是和西楚皇室有仇吗?难道是北晋国的人,还是噬天门的人,还是一一一

  苏绾眼神遍布着阴暗,望着大殿下首的人说道:“那现在死了多少人?”

  这一回是刑部尚书严大人出来回话:“回皇后娘娘,十个,眼下整个京城人心惶惶的,个个害怕不已,崔将军派十六营的人在京城布下了地罗地网,可是每次都被那贼人侥幸逃脱。”

  “那你们现在查到什么了?”

  苏绾问刑部尚书,尚书大人赶紧的回道:“臣无能,到现在还没有查到贼子的任何线索,只知道他武功高强,而且十分的擅长用药,他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府里下药,所以臣等进宫来见皇后娘娘,是想看看皇后娘娘能不能把那闻香蝶一一一”

  刑部尚书严大人说不下去了,下首的陈阁老和季丞相直觉得没脸见人了。

  眼下皇后娘娘眼看着就要生了,他们竟然还来麻烦皇后娘娘。

  可若是皇后娘娘不出面,他们根本无从入手。

  那人武功十分的厉害,练的是邪功,对于别的他们一无所知,连那人所下的药都没办法查清楚。

  “臣等无能,请皇后娘娘责罚。”

  殿下跪了一片。

  苏绾望着下面的人,挥了挥手让他们起来:“好了,你们起来吧,那人摆明了是挑衅西楚的行动,他们是有备而来,绝对不是寻常人,所以你们也不要自责了,眼下还是尽快的抓住这些人为好。”

  苏绾说完,略一凝神:“你们进宫是为了本宫手里的闻香蝶而来的吗?”

  之前舅舅留了闻香蝶给她,若是那贼人碰过那小姐,她可以根据那些味道查到那个贼人。

  苏绾话落,下首的众人立刻磕头:“是,皇后娘娘,臣等进宫便是借娘娘的闻香蝶一用。”

  苏绾点头,不过神色却并不轻松,她望着下面的人沉声说道:“如若那人精通医术的话,完全有办法除掉身上的气味,如果那样的话,就算有闻香蝶,也查不出那人的下落的。”

  大殿下首的众人齐齐的一愣,他们把一腔的希望都放在皇后娘娘的闻香蝶上,如若那贼子真的精通医术,岂不是抓不住他。

  个个一时说不出话来,苏绾眸色微暗,忽地想到自己的嫁妆中有一批百里香的香料,那是舅舅送给她的陪嫁之物。

  “我记得本宫当日嫁给皇上,我舅舅曾送了本宫一批香料,那香料名百里香,三日不散。”

  “叶廷接旨。”

  叶廷立刻走了出来,飞快的开口:“臣领旨。”

  苏绾下令:“你带着这批香料,把这些香料洒在那些小姐的房里,记着只要一点就行了,这香料闻上去就跟小姐们的香米分料子一样,常人不会察觉这件事的。”

  “是,皇后娘娘。”

  叶廷领旨,苏绾又想到这京城有多少的女子,不可能一一洒到的,所以她又补充了一句:“你先给各大世家的小姐房里洒一些,那贼人一直以来动的都是各个小姐,想必寻常女子他还看不上眼,所以香料你暂时先洒在小姐们的闺房中”

  “臣知道了。”

  叶廷往后退,苏绾望向紫玉,示意紫玉把那批香料取出来交给叶廷。

  待到叶廷走了后,苏绾又下旨命令崔英:“崔英,今晚你把虎骑十六营的人全都调派出来,防守在各个路口,若是听到动静,立刻全力抓住贼人。”

  “是,皇后娘娘。”

  “刑部尚书,若是今晚哪里再发生什么事,你立刻派人进宫禀报本宫,本宫要亲自前去查探。”

  一来是为了查探,二来是为了摸清这贼人真正的目的,是挑衅皇室,还是挑衅她,是为了报复皇室,还是为了诱她出宫一一一一

  殿下所有人退了出去,慕芊芊从大殿外面走了进来,脸色同样不好看,虽然她在殿外没有进来,但殿内的情况她都听到了,一脸担心的望着苏绾。

  “绾儿,若是今晚宫外出事,你真的要出宫吗?”

  绾儿都怀孕七个月了,这样出宫怎么是好,若是有人乘机谋算她怎么办?

  “不如我代替你出宫吧。”

  慕芊芊飞快的开口说道,这主意一打定她便坚定了心思。

  苏绾却摇头:“不行,出宫太危险了,我会派别人出去的。”

  苏绾一开口,慕芊芊眼睛亮了,望着苏绾说道:“绾儿,你这是想看看背后的黑手是不是为了调你出宫吗?”

  苏绾点头:“没错,我总觉得这采花贼的案子不寻常,怎么好好的皇上去了玉尧关,这采花贼便出来了,再说一个,寻常的采花贼不是应该偷偷摸摸的采花吗,为何这样高调的在京城里大动手脚,这事分明是有猫腻,若说这人报复西楚,那么就算采几个花,死几个女人,也不算什么报复西楚,他们大可以更毒辣一点,所以我觉得此事不单单是为了报复西楚,反倒更像是一一一。”

  “调虎离山计,就为了把你这只虎调出口。”

  慕芊芊眼睛一片精亮,飞快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代替你出宫吧,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胆敢诱你出宫,我还要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题外话------

  有票的妹纸们记得投票纸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95章 采花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