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产子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暗夜下,不少身影动了,都是噬天门的手下。

  这些人一听到江灵儿的喝声,早闪身跃了出来,直奔自家的主子身边去护着自个的主子。

  江灵儿自己也闪身往后急退,可惜苏绾带来的手下人数不少,早包围了她。

  文王的脸色变了,他朝着苏绾大叫:“皇后娘娘,你干什么,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让人抓灵儿,她过去虽然有不正当的想法,可都过去了啊,她说了,以后会和我安安份份的生活,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苏绾翻白眼,鄙视了文王一下,她既来了岂是他轻易糊弄得了的。

  难道这件事他会不知道,可笑。

  苏绾看也不看文王,沉声命令道:“把江灵儿抓住,噬天门的人全都杀掉。”

  暗夜之下一片杀戳,小姑娘萧茵吓哭了,哇哇大叫:“娘,娘。”

  苏绾不忍心让这样小的姑娘看到这一幕,命令身侧的紫玉:“去,打昏了萧茵,别让她看到这些。”

  “是,皇后娘娘。”

  紫玉闪身窜了出去,眨眼的功夫打昏了萧茵。

  文王惊呼:“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文王也和身侧的人打了起来。

  江灵儿眼看着身遭的手下不敌苏绾的人,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抬手一抹毒药便挥洒了出来。

  可是毒药洒出来后,身边的人一个也没有中毒,下手却越来越恨。

  有人冷笑着开口:“你别费事了,皇后娘娘事先给我们服下了解毒药,所以你的毒药没用。”

  江灵儿听到这话,心里恨意顿起,抬首望向苏绾。

  看到苏绾挺着一个大肚子,而那肚子里怀的是当今皇帝的孩子。

  那个高冷仿似天山雪莲的男子,竟然那么宠眼面前的女人,凭什么,凭什么。

  江灵儿疯狂的想着,她自认为自己的能力不比苏绾差,品貌也不比苏绾差,相反的若是她嫁了那男人,会助他一臂之力,为什么他不喜欢她。

  这个女人呢,做了什么。

  既然自己得不到,她就不想叫这个女人得到。

  不对,既然那个男人宠爱这个女人,她就要让他痛痛。好尝一尝自己曾经的痛。

  江灵儿一念转,闪身扑向苏绾而去。

  她本就会武功,再加上发了狠劲,速度奇快无比。

  四周的人谁也没有防备到江灵儿忽地改变主意,把主意动到了苏绾的身上,所以眼看着她凶狠的扑向了苏绾,个个脸色大变,飞快的大叫一声:“娘娘小心点。”

  苏绾早就防备着江灵儿了,眼看着她扑了过来,她身形往后一退,同时一抹毒药迎着江灵儿洒了出去,说实在的,若是平时她要想对江灵儿用药,未必能够成功,现在江灵儿朝着她扑过来,正如了她的意。

  苏绾一把毒药洒了下去,那毒药全招呼到江灵儿的眼睛里去了,江灵儿的眼睛一下子刺痛起来,眨眼的功夫竟然流出血来,眼睛再也看不见了。

  她痛楚的尖叫起来:“啊,啊。”

  手里的长剑四处挥舞。

  这时候苏绾身后的紫玉已经护到了苏绾的面前,她飞快的闪身直扑前面的江灵儿,一剑刺中了江灵儿的手臂,手中的长剑落地。

  紫玉一挥手,身后两名手下闪身冲了出去,一下子按住了江灵儿,同时一伸手点了江灵儿的穴道。

  那边文王正和别人打斗,看到江灵儿被抓住了,同时看到江灵儿的眼睛睁不开,疼得在地上打滚。

  萧文昊心疼的大叫起来:“苏绾,你对灵儿做了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

  苏绾冷瞪了文王一眼,沉声说道:“我毒瞎了她的双眼。”

  江灵儿听到文王的话,忍不住叫起来:“文昊救我。救我。”

  萧文昊的眼睛红了,朝着苏绾尖叫:“苏绾,你想干什么,你想做什么,她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是皇上的亲弟弟,你若是胆敢对本王和王妃做什么,皇上回来不会饶过你的。”

  苏绾讥讽的一笑,冷冷的说道:“文王爷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个儿吧,本宫就用不着你担心了。”

  文王和苏绾说话的空档,也被人抓住了。

  至于江灵儿带来的手下,全都杀的杀,抓的抓。

  苏绾则冷冷的望着萧文昊和江灵儿,沉声命令:“来人,带走。”

  萧文昊和江灵儿连连的挣扎,不停的挣扎着,拼命的叫着:“苏绾,你个毒妇,你竟然敢抓本王,皇兄回来不会放过你的。”

  苏绾懒得理会他们,掉头望向虞歌,悄声的吩咐下去。

  虞歌立刻点头按照苏绾的话去做,连夜让赵甲辩别江灵儿的说话声音,最后确认江灵儿便是噬天门的那个玉罗煞,也就是玉煞堂的堂主。

  待到确认了玉罗煞的身份后。

  刑部尚书连夜审了江灵儿,江灵儿不肯交待。

  可惜落到苏绾的手里,就没有不交待的人,她这一次换了另外一种毒药,一种让人肌肤腐烂的毒药。

  江灵儿眼见着自己雪白的肌肤开始腐烂,恐慌极了。

  要知道像她这种女人素来是爱美如命的,一看到自己的皮肤腐烂,如何受得了,早什么都交待了。

  不但是自己的身份,还包括她指使赵甲当采花贼,在西楚京城引起混乱,借故调皇后娘娘出宫,想乘机杀掉皇后的事情。

  等到拿到赵甲和江灵儿画押的供词后。

  刑部尚书便把这两份供词扔到了文王萧文昊的面前。

  萧文昊傻眼了,他对于采花贼事件以及诱皇后出宫的事情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江灵儿的身份,她竟然是噬天门的堂主玉罗煞,怎么可能,她不是他的女人吗,怎么会成了噬天门的堂主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萧文昊想起自己先前看到江灵儿会武功的事情,而且她手下似乎也全是会武功的高手。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萧文昊想不透,刑部尚书便问萧文昊,江灵儿所做的案件中,他是否掺与了。

  萧文昊自然否认,坚决不承认自己掺与了。

  刑部尚书没说什么,直说既然文王爷没有掺与,那么此事便是江灵儿一人所为,皇后娘娘说了,立刻斩首了江灵儿。

  刑部尚书严明又说,如若王爷掺与这事还真不好办,要等到皇上回来才好定夺。

  既然王爷没有掺与,那就先斩了江灵儿再说。

  萧文昊一生最喜欢的女人就是江灵儿,即便知道她的身份,他还是喜欢她,一听到刑部尚书说斩了江灵儿,他如何不着急,连连大叫。

  “不要斩她,不要斩她。”

  刑部尚书严明掉头望向萧文昊说道:“那个女人做下了这等滔天的大罪,怎么不斩,皇后娘娘下旨说了,连夜斩,这等贼子断然留不得。”

  严明说完,转身便往外走去,身后萧文昊心急的大叫起来:“不要斩她,这事不是她做主的,是我,是本王指示她这样做的。”

  萧文昊直觉上不想江灵儿死,而且他想到了严明所说的话,若是这事是自己指使的,眼下就不能动他们夫妻二人,那他和灵儿就不会死。

  自己和灵儿入了大狱,母后一定会想办法救他们的,或者只要除掉苏绾,他们就得救了。

  因为母后说过,皇兄和苏绾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只要除掉苏绾,皇兄就会死,如此一来,他和灵儿就会出去,到时候还是皇帝,灵儿是皇后娘娘。

  萧文昊如此一番想像过后,再次的大叫起来:“是本王指使的。”

  严明冷笑,皇后娘娘说得果然没错,这位爷还真是极爱江灵儿那个蛇蝎女人。

  明明那个女人那么毒,他竟然还爱她,真是不可思议。

  “既然王爷说此事是王爷指使的,那王爷就把自己所犯的事情写下来,签字画押吧。”

  萧文昊愣了一下,最后倒底还是同意了,总之他是不会让灵儿死的。

  宫中,苏绾接到了严明送上来的三份供词,看了看后并没有再下别的旨意,早早的便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苏绾还没有醒,便有不速之客闯进了御乾宫,来人正是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怒火万丈的闯了御乾宫,看到大着肚子走出来的苏绾,直接的大发雷霆之火:“苏绾,马上放了文王和王妃。”

  苏绾冷冷的睨着老太后,强硬的说道:“恕本宫办不到。”

  “你敢。”

  太后瞳眸之中都快喷火了,整个人都在颤抖,只要一想到儿子被关进大牢了,太后便有一种要疯了的感觉。

  她的儿子啊,她不能让儿子有事,绝不能。

  “我命令你马上放了他们。”

  “本宫再说一遍,不可能,母后休要胡搅蛮缠在这里闹,闹也没用,本宫是不会让放人的,母后难道不是该问问我,我为什么把他们关起来吗?或者说母后其实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最后一句,苏绾眼里浓浓的讥讽,唇角是轻蔑的冷笑。

  她可以肯定,太后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这老女人当真是丧心病狂。

  明知道文王要做的事情,会害死很多无辜的人,可为了杀她,竟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看到自个的儿子被抓了,就来御乾宫发疯了。

  “本宫不知道你说什么,本宫知道你是看文王和灵儿不顺眼,所以看皇上不在京城,所以便借机栽脏陷害文王和灵儿。”

  苏绾冷冷的瞪着太后,正想让人把这老女人带回去,她不想和她多说话。

  眼下她是没有证据证明她掺与其中的,如若有证据,她定然连她也扣押起来的。

  之前她让刑部尚书故意说要斩江灵儿,而让文王认下了所有的罪。

  但若牵扯到太后,文王未必就认。

  所以一步一步来,她就不相信,这太后能眼睁睁的看着自个的儿子关在大牢里。

  只要太后一动,她就可以抓住她的把柄,连这老太婆都动手收拾了。

  苏绾一边想一边欲说话,不想殿外有太监的叫声响起来:“奴才见过太上皇。”

  太上皇萧琮领着人赶了过来,一进来便看到殿内剑拔弩张的。

  太上皇连声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一大早怒气冲冲的过来。”

  太后哭了起来,指着苏绾向太上皇告状道:“太上皇,你可要救救我们文昊,文昊昨夜被这女人下令给抓进刑部大牢了,连灵儿也被抓了进去,她是故意的,她想害死文昊和灵儿。”

  太后说完望着萧琮,萧琮则被她话里的灵儿给吸引了。

  “灵儿,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被抓。”

  太后面色僵了僵,江灵儿回来这事,太后并没有告诉太上皇,所以他不知道。

  太后又哭起来:“眼下是计较灵儿什么时候回来的事吗,文王和她都被皇后抓了。”

  太上皇掉头望向苏绾:“皇后为何要抓文王和江灵儿啊。”

  苏绾懒得再和他们说,直接的把手里的三份供词扔到了大殿下面:“太上皇还是自己看吧。”

  太上皇萧琮走过去捡了起来,太后则脸色有些发白。

  尤在那里不满叫道:“这什么的难道不能是假的吗?肯定是假的,你身为皇后,想做假供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太上皇萧琮已经看完了,脸色一片惨白,难看到至极。

  因为从这份供词上,他不难看出一件事,太后想杀掉苏绾。

  苏绾的命和自个儿子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啊,她这是想杀了煌儿。

  太上皇的手抖了起来,掉头的时候,脸色恐怖到可怕,抬手狠狠的怒扇了太后一记耳光,完全没有给太后一点脸面,同时他还大骂一声:“毒妇。”

  太后被打得摔到在了大殿上,完全的呆懵住了,多少年了,多少年来萧琮没有这样对她了。

  这样的他,使得她有些陌生,恍惚又到了从前。

  从前的他便是对她这般模样的,后来是因为萧煌,所以他才会对她好的,两个人相敬如宾的,可是现在?

  太后又惊又怕的叫起来:“萧琮,你一一一。”

  太上皇上前一步提起了太后,直接的大吼:“滚回去,从现在开始不准出养德宫一步,如若叫我看到你出了养德宫,我就休了你,让你滚出宫去。”

  太上皇脸色难看至极的提着太后,同时望了上首的苏绾一眼后说道:“那两个该死的混帐,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罪大恶极的东西,斩。”

  太上皇说完后,太后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嚎叫一声昏了过去。

  直接的被太上皇给提了出去。

  身后的大殿内,苏绾望着这神转折的一笔,一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她还以为太上皇会和太后一起哀求她放人呢,没想到太上皇直接二话不说,打了太后一记耳光,而且还骂她是毒妇。

  难道太上皇不怪萧煌了。

  苏绾并不知道萧煌走前去养德宫见了太上皇,和太上皇解了心结,所以太上皇现在并不恨萧煌。

  相反的他是不允许有人伤害自个儿子的。

  正因为萧琮不允许人伤害自个的儿子,所以看到那说要杀了皇后的供词,他火冒三丈。

  大殿内苏绾示意紫玉把供词收了起来,她接过供词后,一时间还真摸不准太上皇和太后是什么意思。

  是演一出戏给她看的,后面再想办法,还是太上皇真的解开了心结。

  早上用完膳后,朝中的陈阁老和季丞相以及刑部尚书等人进宫来请旨,关于昨夜抓住的采花贼一案如何处理。

  这案子不仅仅是采花贼事件,还牵扯到了文王和文王妃,所以此事十分的重大。

  陈阁老和季丞相以及严大人进宫来请示皇后如何处理这件事。

  苏绾略一凝神,宣布刑部尚书:“立刻发告示,采花贼已捉拿归案,现斩首示众,至于幕后的主使者因牵扯太大,所以等皇上从玉尧关回来再作定夺。”

  苏绾不斩文王和文王妃,一来他们是萧煌的弟弟弟媳,又身份重要,所以理该等皇上回来处置,二萧文昊背后隐着太后,她倒要看看太后会不会有所动静。

  另外江灵儿背后隐着一个噬天门,噬天门一直很隐蔽,她想从江灵儿的嘴里查查看,噬天门的内情她知道多少。

  这个噬天门的组织,她们一定要除掉,若是不除掉恐怕日后是个大隐患,她总觉得这噬天门的人一直针对的都是她们。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感觉却真实的存在着的。

  陈阁老季丞相等领旨离去,很快刑部尚书严明贴出告示,采花贼斩首示众,至于幕后的指使人等皇上从玉尧关回来再作定夺。

  京城的人听到采花贼被抓住了,个个高兴极了,待到采花贼被押往效外斩首的时候,个个往他的身上扔东西,臭鞋子烂菜叶子,臭鸡蛋不断的往他身上扔。

  赵甲嘴里的舌头已经被割了,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呜嗯。

  他的意思是他听命行事的,不关他的事情啊,为何只杀他一个人,却不杀文王和文王妃啊。

  可惜苏绾早防着他这一手了,所以早早的命人割了他的舌头。

  刑部的人押了赵甲去城郊斩首。

  待到斩了赵甲,京城的人个个拍手称快,欢喜不已。

  可是有一个人却十分的不高兴,那就是镇南将军崔英。

  崔英和那些老百姓不同,老百姓不知道赵甲背后的指使人是文王妃,可是他却是知道的啊。

  自己的妻子为保清白自杀了,可是那个指使人的还好好的活着呢

  崔英如何受得了,愤恨不已,最后竟连夜私闯了刑部的大牢,意图杀了江灵儿。

  可惜待到崔英进了刑部的大牢才发现,牢房里关押着的江灵儿,根本就是别的一个无关紧要的死囚,真正的江灵儿并不在刑部的牢房里。

  崔英呆住了,知道江灵儿一定是皇后娘娘让人藏了起来,崔英又急又怒,直接的闯进了皇宫,跟苏绾要人。

  苏绾冷瞪着他,沉声说道;“崔英,你就想着你那一已私仇,你可知道江灵儿的分量,江灵儿乃是噬天门的玉煞堂堂主。这噬天门一直针对我西楚,我要从她的嘴里查出噬天门的内情,如若你杀了她的话,我到哪里去查。”

  本来苏绾早就想查了,可是这两天她身子特别的重,没办法查,所以才会命人把江灵儿先关押起来的。

  崔英说不出话来了,苏绾瞪向崔英:“滚,今天看在你丧妻之痛下,就不惩罚你了,否则依你私闯大牢的行为,可是要重罚的。”

  崔英再说不出话来,垂头丧气的走了。

  苏绾没有理会他,她一直在等,等太后娘娘动手脚,可是太后却好像安份了下来似的,再也没有出现过。

  朝中采花贼事件过去后,暂无别的什么重大的事情。

  寻常的事情,陈阁老和季丞相也不拿来烦苏绾,因为大家都知道苏绾快要生了。

  时间眨眼又过去了半个月。

  苏绾终于要生了。

  天暮微暗,整个养心殿内都挂起了宫灯,一片明亮的光芒。

  太监和宫女守候在寝宫门外,寝宫里时不时的传来了陈太妃说话的声音:“绾儿,别紧张,不要紧张,不会有事的。”

  苏绾点头,躺在床上,小脸上一片汗水,肚子一阵一阵抽疼,让她忍不住伸手紧抓着床边的锦被。

  疼痛显而易见的。

  太妃也知道阵痛,不是常人能忍受住的。

  想到这孩子生产,夫君竟然不在身边,不由得越发的心疼了,就是她生产,王爷也是在门外,时不时的说一句话的。

  可是现在绾儿却只能独自一个人奋斗,真正是让人不忍心。

  太妃一抬头见寝宫外面,医女还没有来,不由得发了火:“怎么回事,那几个医女怎么还没有来。”

  几名医女前几天苏绾便让人接进了养心殿的,早早的安置在偏殿内的,可苏绾疼了这么一会儿,那医女竟然还没有来,就连先前照顾苏绾的那名医女,也不见了踪影,陈太妃不由得着急起来。

  紫玉赶紧的走出去,刚走到门前,便看到迎面而来的安国候夫人白沁。

  白沁一看到紫玉,着急的问道:“皇后娘娘怎么样,生了没有。”

  紫玉摇头:“还没呢,奴婢去看看那些医女,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究竟搞什么名堂。”

  紫玉心里有些不安,大步往外走去。

  白沁听了也觉得不安起来,抬脚便往寝宫走去。

  紫玉走出去找人,不过刚走出去不远便看到鲍平安脸色难看的冲了进来,飞快的开口:“不好了,那几个医女全都昏迷了过去。”

  “什么,昏迷了过去,好好的怎么会昏迷过去。”

  紫玉脸白了,娘娘一直小心又小心,可还是出了这样的问题,现在如何是好。

  娘娘就在里面呢,可是医女全都昏迷了过去,若是她进去告诉娘娘,只怕。

  紫玉不敢想,和鲍平安二人焦急的在殿外来回的踱步。

  可是寝宫里,苏绾一声一声的疼痛声传出来,让人焦燥不已。

  陈太妃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还在发怒:“人呢,怎么还不来,这几个混帐东西,回头定然要每人打二十板子。”

  白沁的声音响起来:“不急不急。”

  白沁走到苏绾的床前,看到她满脸汗,不停的挣扎着,看来已经开始宫缩了。

  怎么医女还没有来,难道出问题了。

  白沁真的害怕不已,伸手取了帕子替苏绾擦汗,安抚她:“绾儿,别怕,我在呢,我在。”

  因为白沁和陈太妃在,苏绾略微的安心一些。

  可是白沁和陈太妃安心不了啊,现在外面倒底是什么情况啊。

  正在寝宫里的人快急疯的时候,寝宫外面忽地响起一道喝声:“怎么回事,皇后娘娘要生了,你们怎么全在外面?”

  这道喝声竟然是太后娘娘的。

  多日不见的太后娘娘竟然这时候过来了,不过这一次随她一起来的还有太上皇。

  太上皇和太后是因为听到人禀报,说皇后快生了,情况不大好,所以赶过来的。

  没想到他们一过来,便看到鲍平安和紫玉焦急的站在门外,分明是出什么事了,所以太后才会冷喝出声。

  鲍平安望了望太上皇,又望了望太后,他们知道,皇后忌惮太后娘娘,所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答话。

  太后一直被太上皇关在养德宫里,多日来的怒火正好发泄出来,抬手扇向了紫玉。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紫玉不敢躲,挨了一下。

  太后还在骂:“本宫问你发生什么事,你聋了吗?”

  这一回鲍平安回话了:“太后娘娘不要生气,是皇后娘娘要生了,可是先前娘娘准备的几名医女,竟然全都昏迷了过去,所以我们正着急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会这样。”

  这下太上皇急了,可是这媳妇要生了,他又不好进寝宫去看。

  太后倒是大摇大摆的进了寝宫,一进寝宫看到床上痛苦挣扎的苏绾,太后眼里闪过冷芒,不过却假惺惺的开口:“皇后,你找的那几个医女昏迷了过去,要不本宫让人去御医院那边宣几个医女过来。”

  皇宫里历来都有女医,专为皇妃和公主看病的。

  苏绾先前找的几个医女都是信得过的医女,特别的调派过来接生的。

  她怕太后把手伸得太长,所以一直派人盯着那几个医女,确认无事才接到养心殿来的。

  没想到倒底还是出事了。

  苏绾说不出的气愤,一气脸色越发的难看。

  她挣扎着望着太后,身下竟然开始出血了。

  情况十分的不妙,白沁和陈太妃脸白了,要知道生产的时候大出血,却是十分危险的。

  何况苏绾怀的是双胎,真危险了。

  可太后看到苏绾出血,心中说不出的高兴,脸上却十分的惊慌,朝着殿外高叫:“快,立刻去宣医女过来,快去。”

  苏绾摇头:“不,不要。”

  她是怕太后动手脚,连在她寝宫里的医女都可以动手脚,那御医院里的人她恐怕也有动手脚。

  若是让太后找人来,只怕她们母子三人必死无疑,所以不行,不行。

  苏绾因为出血,所以神智已经有些迷糊了,她挣扎着说道:“白沁,你给我接生,按我说的步骤去做。”

  苏绾自己就是大夫,她虽然不能给自己接生,但是她信得过白沁。

  白沁听她吩咐,立刻点头起身往苏绾的身下走过去。

  苏绾开口:“先帮我查一下看看宫口开了几分。”

  “是,娘娘。”

  白沁立刻开始忙碌,寝宫里太后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她本来想着,苏绾不敢叫女医,她就活活的气死她。

  如若她叫医女,那医女也是她的人。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自个让人接生。

  这太出她的意外了,太后脸色难看的瞪着苏绾说道:“皇后,你是什么意思,本宫是你婆婆,好心好意的想让人请女医过来给你接生,你是什么意思?你这是怕本宫害你吗?”

  “你心思太恶毒了,本宫是皇上的母后,怎么可能会害你呢,你这是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苏绾意识越来越迷糊,想不理会这老女人的,可是她却越来越聒燥。

  苏绾望向陈太妃说道:“太妃娘娘,把这老女人打出去,麻烦你了,你放心有我给你做主呢”

  太后一听苏绾的话,脸色变了,跳了起来:“皇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太胆大妄为了,竟然让陈太妃把本宫打出去,凭什么,本宫倒要看看她敢不敢。”

  陈太妃望向太后,太后冷睨着陈太妃。

  说实在的陈太妃有些怕太后,她一直压在她的头上,这么些年关系还不错。

  她以前觉得王妃还可以,可是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陈太妃想不通,可是眼看着苏绾脸色越来越白,太后若是再不走,真能气死她。

  如若气死皇后,可就是一尸三命。

  陈太妃赶紧的推太后出去,太后抬手一巴掌朝着陈太妃扇了过去,一边扇一边骂道:“你个不要脸的贱人,我才是她正经的婆婆,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来推我,我就不走,我看我的孙儿,挨着哪一个事了。”

  苏绾气息不稳,有些撑不住了。

  下面给她检查宫口的白沁已经检查完毕了。

  “皇后娘娘,宫口已经全开了。”

  “好,你立刻查看看胎位是否正常?若是正常便替我接生。”

  “是,娘娘。”

  房间里白沁不敢大意,赶紧的听从苏绾的指示去做,而太后还在怒喝陈太妃。

  外面太上皇已经听到寝宫里的动静了,直气得快吐血了,想冲进去打这贱人,可惜偏偏自己一个男人没办法进寝宫,最后望向寝宫门前的宫女:“去把太后打出来,这是我的命令。”

  可惜宫女不敢动,那是太后娘娘啊。

  不过宫女不敢打,却有人敢打。

  寝宫外面响声一道冷沉肃杀的声音:“本宫来打死她。”

  太上皇掉头望过来,便看到一众人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为首的女子一身凤袍,头上凤凰金钗摇曳生姿,整个人说不出的华贵,只是此时的她周身笼着冰霜一般嗜寒的煞气,瞳眸更是冷嗖嗖的寒芒。

  她唇角勾出冷笑望着太上皇萧琮:“若是我女儿或者外甥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和太后会给他们陪葬的。”

  她说完一转身命令身后的两个医女:“你们立刻去给皇后娘娘接生。”

  “是,”凤玲珑带着几名手下满身煞气的走了进去,她一走进去,寝宫里的白沁率先激动的叫起来:“公主,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陈太妃也高兴的松了一口气。

  床上的苏绾努力的掉头望过来,便看到自个的娘亲走了过来,一把抱住她,温声安抚她。

  “绾儿,娘的乖乖,你别怕,娘在,会保护你的,你别担心,你和宝宝都会没事的。”

  苏绾听到凤玲珑的话,终于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轻声的唤道:“娘亲。”

  眼泪便流了下来,果然还是待在娘亲的身边放松。

  先前她提着一根弦,一点也不敢放松,可是现在知道娘来了,她就一点也不害怕了。

  “娘亲,我没事。”

  “嗯,娘带了接生的医女过来,你现在全力的配合医女做,我们一定会生下宝宝的,不会有事的。”

  凤玲珑又亲了亲苏绾的脸颊。

  因为凤玲珑的安抚,再加上苏绾心里放下了心,竟然有了一些精神,下面医女已经开始俐落的检查了起来。

  而凤玲珑转身掉头望向了寝宫里的太后。

  太后看到仿似煞神的凤玲珑,生生的吓住了,吞咽着唾液叫道:“你想干什么?”

  凤玲珑冷笑:“你说我想干什么。”

  她上前一步一把拽住了太后,然后一路把太后拖拽出了寝宫,待到到了寝宫外面。

  凤玲珑这个一向高端尊贵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而且这腔怒火旁人也没办法代劳。

  所以她抬手一耳光狠狠的朝着太后扇了过去,太后当场被扇愣住了。

  可凤玲珑并没有停手,她疯了似的抬起一脚对准太后狠狠的踹了过去,一脚踢倒太后,踩上了太后的手,太后的手咯吱声响,她的手竟然被凤玲珑踩裂了,如此凤玲珑尤不死心,一把把太后的头按到了地上,然后对着太后一阵狠踢,直踢得太后撕心裂肺的叫起来,可凤玲珑抬手撕了裙摆,塞进了这女人的嘴里,再次狠狠的踢过去。

  最后太后被打得瘫到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起来。

  完全是只剩下几口气了,凤玲珑才放过她。

  而这一切发生不过是眨眼的空档,寝宫门前的太监和宫女完全的看呆了眼睛。

  东海宫的皇后娘娘好厉害,不过这老太后活该。

  凤玲珑起身冷瞪着太上皇萧琮,沉声说道:“把这贱人带走,若是再让我看到她,见一次打一次。”

  萧琮真正是被气死了,可看到太后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了,又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最后只得提着太后往外走去,不过临离开时却望着凤玲珑说道:“有劳皇后娘娘你了。”

  “不劳你们操心。”

  凤玲珑对萧琮也没有好脸色,萧琮脸色僵了僵转身走了。

  凤玲珑心里的一口气总算出了,转身走进寝宫,坐到苏绾的旁边,指挥着医女接生,同时伸手握着苏绾的手,温声和她说话。

  “绾儿,听到娘亲说话吗,你用力点,孩子就快出来了。”

  “我绾儿真是乖孩子,是个勇敢的娘亲,宝宝知道了一定会爱死你的。”

  苏绾在她的安抚下,不停的用力,最后第一个孩子终于生出来了。

  医女笑着说道:“恭喜皇后娘娘,是个皇子。”

  白沁和陈太妃立刻笑了起来。

  陈太妃的脸上还顶着五个手指印,正是先前被太后打的。

  不过她一点也不以为意,只要皇后娘娘和孩子没事就好。

  这一次真是多亏了东海国的皇后娘娘,否则皇后娘娘定然有危险。

  寝宫里,早出生的小皇子哇哇的哭了起来。

  随着这道哭声落地,第二道声音也紧随其后的响起来,医女恭喜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

  “恭喜皇后娘娘,这第二个也是小皇子,娘娘真是有福之人,一连生了两个皇子,一个大皇子一个小皇子。”

  凤玲珑高兴的笑起来命令下去:“传本宫的命令,今日这宫殿内外所有人都赏。”

  “谢皇后娘娘。”

  寝宫外面听到赏的太监宫女早大声的谢起恩来。

  凤玲珑笑起来,命令白沁和另外一个医女把大皇子和小皇子抱过来给苏绾看看。

  至于另外一个医女,处理苏绾的下面的事情,很快收拾妥当了。

  苏绾掉头望着白沁和凤玲珑手里的两个孩子,瘦瘦的红红的好像小猴子似的,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娘亲,好丑。”

  一声完,再撑不住歪头昏了过去,她能撑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凤玲珑心疼的伸手摸她的头,柔声说道:“绾儿,你很勇敢,娘亲以你为傲。”

  ------题外话------

  推荐一本现代文《酒店风云之诱爱成瘾》http:///

  求姑娘们收藏个。

  职场女强,美男多多,结局专一!

  她双商过人,他才能一流,彼此彼此!

  她玩世不恭,他市侩奸佞,半斤八两!

  他对她,千般宠爱,万般纵容,自以为有情有义,他拥有她,如虎添翼。

  她对他,三分引诱,七分迷惑,图谋的是权是利,她只当他,是踏脚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97章 产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