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不要脸的女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主帐大营内,苏绾端坐在上首,下首分坐着军中的将士,周胜恭敬的开口:“娘娘,皇上失踪了,那帮北晋国的贼子又反扑了过来,我们需要全力以赴,要不然定会被他们攻破玉尧关,玉尧关若是失守的话,西楚只怕就要完了。”

  这一回的北晋国有如神助一般,特别的厉害,尤其是太子君烨,更是用兵如神,不但精通阵法,还擅长使毒,这使得他们三番两次的失手,后来皇上来了,他们终于扭转了过来,把北晋国的贼子打退了。

  可是谁知道先前皇上带一队精兵追杀那些人的时候,竟然中了那些人的回马枪,在一处山谷遭遇了伏击,后来皇上便下落不明了。

  北晋国人先还不敢轻举妄动,直到确认了皇上根本没有出现,他们才反扑过来。

  苏绾周身拢着冷霜,眼神幽暗,她抬首扫视了大帐内的所有人一眼,最后缓缓的说道:“既然北晋国的贼子卷土重来,这一次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本宫此番离京,特地带来一批好东西招呼北晋国的兵将。”

  她说完后唇角勾出冷嘲的笑意。

  之前她在萧煌的信上看到北晋国的人使毒,难道他们会使毒,她们不会吗?

  周胜等人知道苏绾医术十分的厉害,自古医毒不分家,皇后娘娘此番不会是带了什么毒药过来了吧。

  “娘娘带来的是?”

  “软骨散,这是一种我特别研制的融于空气中的软骨散,但它不是毒药,只是一种让人身体发软的药,因为两军交战,如若软骨散是毒药的话,那么我军很可能也会有伤亡,所以本宫特地研制出了这么一种类似于迷香,却比迷香更让人无力的东西。”

  苏绾话落,主帐大营中人人惊喜,个个激动的站起来,周胜率先说道:“这真是太好了,如若真有这么神奇的软骨散的话,那我们这一次定然会大获全胜,要是这一次再杀了敌军一部分人马,他们定然会退回去,不会再强行进攻,因为先前皇上和他们交手,已经使他们折损了好几万人马,如若这一次再伤他们几万人,他们定然不敢再强攻。”

  周胜说完,其他人个个点头,不过很快有人想到一个问题/

  “皇后娘娘,如若这软骨散对敌人有用,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也有用吗?”

  苏绾轻笑起来说道:“这事本宫早有防备,今晚上阵的所有人都带上一块帕子和水壶,水壶中装满了水,在软骨散放出去后,立刻朝天发送一枚信号,信号送出去后,所有人都用湿了水的帕子把口鼻蒙上,只要口鼻蒙上了,软骨散就没有大碍了。”

  “如若其中还有些不小心中招了,我们注yì不伤到他们就是了,并无大碍,回头本宫自有解药替他们解掉这软骨散。”

  此言一出,大帐内的人欢呼起来,个个激动的开口:“此番我们必胜。”

  “这一回定要杀北晋国一个片甲不留。”

  苏绾并没有说话,待到营帐内众人欢呼过后,她才缓缓的说道:“不过关于软骨散的事情,暂shí不要告诉军中的士兵,这是以防军中有叛徒,若是有敌人隐在我们士兵中,说出这件事,那么北晋国的将士一定不会轻易攻城的,所以这事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们只需要告诉他们,以防敌军再次用毒,所以每人带上白布,再带上水,到时候说不定所以躲过敌人的暗箭。”

  苏绾的话,周胜十分的赞同,立刻点头:“嗯,臣立刻命令下去。”

  周胜说完望向营帐之内的人:“你们立刻召集将士,把今晚要带的东西说一下,另外鼓舞一下士气,今晚务必要杀北晋国贼子一个片甲不留。”

  “好,将军。”

  几人迅速的退出去整队。

  营帐内只有周胜雷将军,还有另外三个将军,苏绾示意他们坐下来后说道:“你们从大军中,选派两小队的兵将,从东西分散出去,待到敌军围攻过来后,便让这两小股精兵的下药,发信号。然hòu乘胜追杀北晋国,那些人中了软骨散后,腿脚无力,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像砍瓜切菜一般的容易。”

  “是,臣等明白。”

  “那就去安排吧,本宫先休息休息,静待你们的好消息。”

  因连日奔波,她实在没什么力气了,待到今晚斩了北晋国的贼子过后,她还要去找萧煌的下落,若不睡足了,没什么精神。

  苏绾一说,周胜立刻唤人带苏绾去另外的营帐休息。

  想必皇后娘娘连日赶路累了。

  苏绾则命令虞歌带人跟着周胜等人行动。

  一切安排妥当了。

  是夜,整个营地一片安静,虽然有十万大军潜伏着,可却仿若无人之境,个个整装待发。

  直到探子来报:“将军,敌军果然来袭了,再有不足十里地便到了。”

  周胜和雷将军等人一听,眼睛亮了,果断的翻身上马,对着身后的兵将开始训话。

  “将士们,今晚是我们报仇的时候到了,先前北晋国的贼子杀了我们七八万人了,我们要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啊,待会儿看到那些北晋国的贼子,个个都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杀人,记着,多杀一个,就是多替一个兄弟报仇,就算我们死了,也有脸去见他们了,若是我们贪生怕死,死了以后也没脸见他们了。”

  周胜的话极能扇动人心,很快下面的兵将激动了起来:“杀。”

  起来:“杀。”

  “杀。”

  周胜长臂一挥,大声的命令:“上马。”

  所有人翻身上马,迎战北晋国去了。

  本来驻守玉尧关的只有五万马兵,五万是步兵,国家并没有那么多的马匹。

  可是后来萧煌从京城调拨十万大军过来时,却个个是马上兵将,所以今晚迎战北晋国人的,个个是马兵,并没有一个步兵。

  玉尧关外,喊杀声震天,北晋国的人也叫喊声不断,强大的喊杀声,震耳欲聋,在玉尧关外,形成了道道的巨浪。

  眼看着双双厮杀到一起了,暗夜的天幕之下,竟然响起了通通的信号声。

  信号一响,北晋国的兵将脸色难看了起来。

  心知有异,飞快的抬头望过来,看到西楚国的兵将,个个第一时间用一块湿了水的白布把嘴鼻蒙住。

  北晋国的贼子一看,心知不妙,难道北晋国这一次打算用毒。

  北晋国的兵将,有些精明的赶紧把帕子塞进自己的嘴里,弄湿了以后,蒙住了口鼻。

  可大部分人却反应不过来。

  因此遭到了西楚国的厮杀。

  待到北晋国的兵将反抗欲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不少人从马上跌了下来。

  西楚国的兵将一看北晋国的人中招,一个个如虎狼下山似的,挺枪便上,对准了北晋国的兵将使命的砍杀。

  一时间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眨眼间便血溅黑夜。

  北晋国此次带队的有两员大将,一孟超,一蒋平,两员大将眼看着北晋国的兵将死伤无数,心惊不已的赶紧的下命令,撤退,撤退。

  可惜那些中了招的将士连走路都没有力气了,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

  而能逃的便是一些精明的将士,蒙住了嘴鼻的人,并没有中招。

  一听到将军说撤退,那些没有中招的将士赶紧的打马往后撤退。

  身后西楚国的兵将倒是没有追赶,因为他们杀那些中了软骨散的家伙都忙得不得了,又哪里的时间追赶那些撤退的将士。

  眼看着那些北晋国的兵撤退了,谁知道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数名精兵拦住了这些兵将的去路,凶勇无比的狠狠的杀这些北晋国的贼子。

  这些人一出现。

  周胜等人大叫起来:“是皇上的人。”

  “皇上的人来了,皇上没事了。”

  “原来皇上是假意中招的,就为了痛杀这些北晋国的兵将。”

  西楚兵将士气大振,个个疯了似的奔勇而来,长枪一路开出血花。很快东西南北,前后包抄,把北晋国的兵将杀得落花流水。

  暗夜之下,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夜空,断肢残臂死尸铺阵了一地。

  此战,西楚大捷,北晋国惨败。

  十万兵马,尽数而亡,只剩下一小部分的人突围而去。

  这里西楚的兵将,人人兴奋,个个激动。也不理会那逃命而去的人。

  周胜率领手下的几名将士直奔先前冒出来的一队精兵而去,为首的名阎歌,正是萧煌的手下亲信。

  周胜激动的翻身下马,冲过去:“皇上没事吧,先前真是吓死我们了。”

  身后雷将军等人也连连的点头:“是啊是啊,原来皇上使的妙计,为了里应外合。”

  这里两个人说得热闹,可那里,阎歌等人的脸色难看至极,一个个都没有说话,神容说不出的沉默。

  周胜和雷将军等人终于察觉不对劲的地方了。

  “阎公子,怎么了?”

  “皇上失踪了,我等是事先被皇上安排出去断北晋国的后路的,皇上是另外一路,我们一直没有皇上的消息。”

  “什么?”

  这下周胜和雷将军等人的脸色难看了,望着阎歌说道:“怎么会这样。”

  “我们不知道,不过我们现在就去找皇上。”

  先前阎歌等人本来想去找皇上的。

  可是因为皇上安排了他们任务,所以他们生怕误了大事,才没有去找。

  现在北晋十万大军尽数覆灭,他们是不可能再来围攻玉尧关的,所以他们还是去找皇上吧。

  阎歌拉马转身,身后虞歌等人赶了过来,飞快的开口:“阎歌。”

  阎歌掉头,发现说话的竟然是虞歌,不由得大惊:“你怎么来了,皇后娘娘呢。”

  “皇后娘娘知道皇上出事了,所以赶了过来。你还是去见见皇后娘娘吧。”

  阎歌终于不说话,拉马跟上虞歌等人,一众人直奔苏绾住的营帐。

  而身后的周胜等人却呆怔着,好半天还不了神。皇上究jìng怎么样了。

  先前看到阎歌等人出现,他们高兴坏了,还以为皇上没事呢。

  可是现在皇上却失踪不见了,这可是要蹋了天啊。

  周胜和雷将军等人欲哭无泪了,不过身后还有大军需要他们整顿,只得安下心来先整顿兵将,以及大片的死尸。

  虽说杀了北晋国数万人,可这些死尸也不是好处理的。

  西楚大营。某个营帐内。

  苏绾已经穿好了衣服。先前大军厮杀的时候,她已经醒了过来。让紫玉派人去探,前面厮杀的情况,她都知道。

  知道西楚终于灭掉了北晋国的几万人马。苏绾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出意外,北晋国这一战元气

  这一战元气大伤,接下来只怕不会再前来攻玉尧关了。

  她还是快点去找萧煌的好。

  苏绾正盘算着,营帐外面紫玉走了进来,一进来便飞快的禀报道:“娘娘,阎歌来了。”

  阎歌是跟了皇上前来北晋国的人,现在阎歌出现,难道皇上没事。

  苏绾一下子高兴起来,飞快的挥手:“让他进来。”

  紫玉看苏绾高兴的样子,心酸不已。

  不过赶紧的出去把阎歌和虞歌叫了进来。

  阎歌一进来便恭敬的跪下给苏绾请安:“属下见过皇后娘娘。”

  苏绾摆手示意他起来,急切的问道:“皇上呢,眼下皇上是什么情况。”

  阎歌脸一暗,心情沉重的说道:“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失踪了。”

  苏绾心一沉,悄然的握了一下手,不过她知道萧煌眼下并没有事,但她需要尽快找到他,如若现在找不到他,说不定真出事了。

  “你不是跟着皇上吗,为什么皇上会好好的失踪了。”

  “先前皇上定下了计策,一路追杀北晋国的贼子,然hòu假意中招,他乘机把我们分派出去,好包抄北晋国的兵将。我们按照皇上的吩咐在北晋国反扑过来后,撤了出去,剩下皇上带着一部分精兵和那些人厮杀,可是按照皇上的意思,皇上带人避入青莲山,绕道回营地。”

  “属下等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事了,只知道皇上失踪了。”

  “青莲山。”

  苏绾立刻俐落的起身,望向阎歌命令道:“立刻带我去找人,皇上眼下一定遇到了危险,要不然本宫也不会来了。”

  阎歌虞歌都是萧煌的暗卫,知道他和苏绾之间的干系,脸色齐齐的一变。

  “走。”

  几个人俐落的掉头便走,一路出了营帐。

  一众人刚出营地,便看到周胜心急的领着人奔了过来:“皇后娘娘,你们要去哪儿。”

  “我们去找皇上。”

  周胜等人一听,着急了起来,飞快的拦住了苏绾的去路:“皇后娘娘请留步。”

  待到苏绾停了下来,周胜飞快的开口说道:“皇后娘娘,皇上眼下生死未卜,若是皇后娘娘再出事,只怕西楚要乱天了,娘娘还是不要涉险的好,让臣安排人立刻去搜皇上的下落。”

  苏绾望着周胜,沉声说道:“皇上眼下很可能出什么事了,要不然依他的性子是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的,所以本宫必须尽快找到他,如若找不到他,皇上只怕会出事,周将军难道希望皇上出事吗?”

  周胜自然不希望皇上出事,所以面容一凛,飞快的说道:“那微臣陪皇后娘娘一同前往,要不然臣不放心。”

  “好。”

  苏绾想争取时间尽快找到萧煌,所以也懒得和周胜纠缠,直接的同意了:“好,我们走吧。”

  一众人飞快的往前走,然hòu翻身上马,跟着阎歌等人的身后一路直奔青莲山而去。

  青莲山便在玉尧关外大约五十里的地方,众人只行一个多时辰便到了。

  因山路崎岖,马匹无法行进,所以大家只能弃马选zé步行。

  不过进入了青莲山的地界,很快便出现几道山路口。

  众人停住,一起望向阎歌,阎歌望了望摇头说道:“这个地方,我不熟悉,我就知道皇上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避入青莲山的,至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

  苏绾望着前面的三条道路,最后指了指身后的人说道:“兵分三路,务必要找到皇上,若是你们找到皇上,尽快把皇上带出来,带到这里来,然hòu朝天发出信号弹,我看到信号弹,便会出来。”

  周胜不放心苏绾,想说话,却不知道如何说,因为眼下最让人担心的是皇上。

  皇后娘娘如此精明,他倒是不担心她吃亏。

  “好,那我就走这一条道吧。”

  周胜走了最左边的一条道。

  他带着几名手下迅速的入山而去。

  阎歌也带了几名手下迅速的往右边的小道奔去。

  最后只剩下中间的一条小道,苏绾带着阎歌以及紫玉等人,直奔中间的小道而去。

  青莲山地势并不十分的陡峭,但是内里却十分的曲折,九转十八弯的绕来绕去的。

  苏绾和虞歌等人这一走,足足走了,两个多时辰,可还是一无所有,抬头望天,天空阳光明媚,低头看地,身侧尽是野花野草,还有各种的树木,树木也不是高大的树木,而是那种矮小的树木,所以一眼望去,满山好像一个绿色的毯子,让人心旷神怡。

  这里倒是个适合居住的好地方。

  苏绾轻叹一声,若是她和萧煌带着几个孩子住在这样的世外之源多好啊。

  她正叹息,身侧的虞歌忽地发出惊呼出声:“娘娘,我们好像在绕圈子,你看这个花草折了,好像是我们先前踩折的。”

  苏绾和紫玉等人掉头望过去,果然看到身后的一处野花被踩折了,她们仔细的想了想,果然是绕回了原来的地方。

  也就是说她们走了两三个时辰,其实是在原地绕圈。

  这是什么鬼地方?

  苏绾正想着,忽地听到前面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

  因她们武功比较高,所以那细微的脚步声早早的便传进了她们的耳朵里。

  苏绾立刻一挥手示意虞歌等人伏在小山坡上,几

  山坡上,几个人全都潜伏了下来,静观感着前面的动jìng。

  只一会儿的功夫,她们便看到前面的羊肠小道上走出两三个中年男子出来,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一边走着一边说话,其中有一个肩上抗着野鸡野兔的,有两个人扛着弓箭。

  分明是打猎的人,苏绾等人并没有动,只注yì观察前面的动jìng,猜测着这三个人是青莲山里的人,还是别的地方的人。

  前面三人并没有注yì到苏绾等人,只自顾说着话。

  “你们说阿娇家的那个小子究jìng是什么人啊,长得倒是好看。”

  “若不是好看,阿娇能死皮赖脸的不让她爹动那小子吗,要知道村长先前可是想杀了那人的,怀疑那人是北晋国的贼子的。”

  “可不是嘛。”

  “不过先前我可是听说了,西楚这一次打了胜仗的,北晋国的人全数被杀了。”

  “真的假的啊,这真是太好了。”

  “是真的。”

  “那我们这又太平了,先前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那些北晋国的贼子打扰到我们。”

  这些人的话传到苏绾和虞歌等人的耳朵里,她们一听便知道这些人是青莲山里生活的村民,而他们话中那长得好看的人,不出意外就是萧煌。

  苏绾一阵激动。

  她知道萧煌一定是出事了,要不然绝不会被困在小小的青莲山中的。

  苏绾身后虞歌小声的说道:“主子,现在怎么办?”

  “跟着他们,小心点。”

  几个人猫着腰,跟着前面的三个人,七拐八弯的一路往前面走去。

  前面三个人并没有注yì到后面跟着的人,要知道苏绾等人的武功很厉害,前面人只是普通的村民,怎么可能知道后面有人跟着。

  不过他们三个人走着走着,却忽地不见了。

  后面跟着的苏绾和虞歌等人说不出的惊yà。

  “不见了,怎么回事。”

  “他们难道是山中的妖怪不成,要不然怎么好好的不见了。”

  “是啊,不会真是什么山中妖怪吧。”

  紫玉等人不禁不安起来,虽然她们武功厉害,不过对于妖啊怪的还是很害怕的。

  苏绾白了她们一眼后,沉稳的摆手示意他们别吵,她仔细的站起身打量着四周的情况,最后心里明白了一些。

  “原来是这样。”

  “娘娘哪样。”

  “是啊,怎么回事。”

  “那些人之所以不见了,是因为这地方有一座大阵,这大阵是根据五行八卦演变出来的阵法,所以我们先前才会总是绕圈子,其实我们是绕着阵法在打转转。”

  “阵法,没想到这青莲山竟然有此等高人。”

  虞歌稀奇,然hòu掉头望向苏绾说道:“这大阵皇上可是会解的,我们却不是十分的精通,怎么办?”

  苏绾摆手,凝眉深想,然hòu飞快的朝前走去,同时扔下一句:“跟着我走,不要走错了。”

  从前她身为毒医门的门主,对于阵法还是看过一些的,当然那是为了保命而已。

  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能临时拿来用用。

  左三步,右五步,中门,前五步,右三步,苏绾一丝不苟的走着,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要知道若是他们走错了,很可能会丧命,更会惊动里面的人,若是惊动里面的人,后果不堪设想,谁知道这些村民会做出什么激越的事情来。

  所以还是小心为好。

  虞歌和紫玉等人跟着苏绾的身后一步步小心的走着,走了一会儿竟然看到前面一阵浓雾,对面看不清手指。

  苏绾清冷的声音响起来:“你们拉着我的手,这雾阵是遮眼法,现在完全要凭感觉走,若是出差错,肯定要倒霉。”

  “好。”

  虞歌等人无语的应着,一个小小的村子,竟然搞这么多的名堂,当真是不可思议。

  他们以为他们是军队啊。

  “这些人真是无聊透顶。”

  虞歌嘟嚷,苏绾倒是挺理解人家的。

  “人家只是自保而已。”

  她话音刚落,几个人穿透了雾阵,出了大阵,眼面前一下子明亮起来。

  头顶上是碧蓝的天,身侧是清澈的湖水,还有野花野草丛生,不远处有一排村庄,庄前庄后花草开得正茂盛。

  此时这清澈的湖水边有说话声响起来,苏绾和虞歌等人飞快的掉头望去,便看到几个女子在洗衣服,一边洗一边说话,十分的开心。

  苏绾一望自己和虞歌等人站的地方,十分的显眼,赶紧的带着几个人隐于身侧不远的青草丛中。

  紫玉忍不住问苏绾:“主子,现在怎么办?”

  “等天黑,天黑后我们找个人问一下,那叫阿娇的家住在什么地方,她家的人说不定就是皇上。”

  说到萧煌,苏绾想到自从和他分别,自己所吃的苦,此时离得他近了,心中竟一下子委屈得想掉眼泪。

  除了想掉眼泪外,还有一抹担心,不知道萧煌究jìng发生什么事了。

  如若他好好的,这座大阵应该困不住他才是。

  苏绾凝神听前面湖水边洗衣服的几个女人说话。

  几个女人都在取笑一个长相秀美的姑娘:“阿娇,你那相公可醒了,啥时候拜堂叫婶子一声,婶子可是要给你出礼的。”

  “你们胡说什么,再胡说看我不撕了你们的嘴巴。

  们的嘴巴。”

  说话的女子虽然长得秀美,不过说出口的话却透着一股子泼辣劲。

  不过她的话,那些女人并没有恼,相反的逗得更凶了。

  “哟,还不好意思了,难得我们阿娇也知道害羞了。婶子不逗你了。”

  另外一人一脸担心的说道:“阿娇,那个人一直没有醒过来,不会死了吧。”

  一听这话,阿娇怒了,瞪着说话的人:“没有,他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他有事,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解药,一定会救好他的。”

  “嗯,等救了他后,他一定会感恩图报的,到时候你让他娶你,他一定会娶你的。”

  几个人说着又笑起来了。

  不远处的苏绾却脸黑了,真想过去撕了这几个女人的嘴巴。

  她这个正牌妻子在这呢,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算怎么回事啊。

  不过她现在不能确认那阿娇所说的人就是萧煌,所以她生犯不着生qì。

  苏绾正想着,前面湖边洗衣服的那个叫阿娇的女子已经起身了,端着木盆里的衣服,起身往岸上走去。

  “我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知道你不放心你家小相公。”

  阿娇掉头瞪着几个妇人:“你们还说。”

  “不说了不说了,去吧。”

  阿娇走了,身后的几个妇人嘀咕;“你们说那个人真的能活吗?”

  “不知道。”

  苏绾顾不得理会这些人,一挥手命令身侧的人,跟上阿娇,一路直奔前面的村庄走去。

  很快几个人跟着阿娇到了阿娇的家,一座不大的院子,用竹篱围成了院墙,内里长了很多的蔬菜,不但有蔬菜,院子里还养着鸡鸭鹅,十足的农家小院。

  虞歌一跟过来,便想冲进qù看看里面的人是不是皇上。

  可是却被苏绾阻止了,因为这个地方,能有人设出那样的大阵,说明有世外高人在,谁知道这村子什么情况,如若有厉害的人,到时候不但救不了萧煌,很可能连她们都中招,所以还是小心些为好。

  “我们晚上行动。”

  虞歌等人不再说话,全都潜着不动。

  阿娇家除了他,还有一个爹,傍晚的时候,她爹回来了,这是一个中年人,看上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风骨,腰上别着一个小酒葫,步伐从容,实在不像是普通的庄户人家,倒像个将相王候。

  不过苏绾没来得及多打量他,便被屋里一道惊呼声惊动了。

  只听得小院的一排四间房屋中某间房里响起了惊叫声:“啊,来人啊,来人。”

  阿娇的爹脸色一变,直接的冲了进qù。

  苏绾听到叫声,脸色也变了,闪身便往小院中冲去。

  虞歌等人紧跟着她身后冲了进qù。

  房里,阿娇正紧抱着床上的一个人紧张的大叫着:“爹,快救救他,想办法救救他,他似乎不大好。”

  苏绾冲过去一把扯开了那紧抱着床上人的阿娇,飞快的望去。

  这一看真的是肝肠寸断,心如刀绞。

  床上的男人正是萧煌,只不过萧煌此时正痛苦的抽搐着,不停的挣扎着,似乎承shòu了巨大的痛苦一般。

  苏绾飞快的伸手探上萧煌的脉,发现他竟然中毒了,而且还不是一种毒,而是好几种毒混合起来的。

  此刻几种毒融合到一起,在他的体内肆狂,所以他才会如此的痛苦。

  苏绾立刻取出银针,打算替萧煌施针。

  不想身后的一只手伸出来疯了似的抓着她的手,尖叫起来:“你谁啊,你什么人,干什么,你想做什么,我不许你伤害他。”

  苏绾掉头瞪着阿娇,冷冷的命令:“放开。”

  可惜阿娇坚定的抓着她,苏绾怒火顿起,一抬手摔开了阿娇,阿娇虽然手劲大,但是不会武功,所以被摔了出去。

  她身后站着的中年人,也就是阿娇的爹,脸色变了,一伸手冲过去扶住了自个的女儿。

  他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指着苏绾和虞歌还有紫玉等人叫道:“你们什么人,怎么竟然闯进了我们的村子。”

  苏绾却不理会他,飞快的用几枚银针,分刺进萧煌体内的几大穴道,银针入穴,一会儿的功夫,萧煌的痛苦便减轻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苏绾的气息,他竟然下意识的紧靠着苏绾,苏绾伸手抱着他,心痛不已。

  身后的阿娇受到了刺激,尖叫起来:“马上放开他,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胆敢抱着我相公。”

  楚阿娇发疯似的冲过来,想拉开苏绾,可惜她落了个空,虞歌闪身上前,一把隔开了楚阿娇的手,把她推了开去,脸色难看的瞪着她。

  楚阿娇的爹此时冷静了下来,抬头望着她们几个人,发现这几个人神韵气度都非常贵气。

  楚老爹心一沉,缓缓的开口:“你们倒底是何人?”

  这一次虞歌上前抱拳沉声说道:“回这位老先生,这是我家老爷,这位是我家夫人,夫人一直在找老爷的下落,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

  虞歌话一落,紫玉等人直接的瞪着楚阿娇,冷冷的说道:“我倒不知道我们家老爷何时多了一位新夫人。”

  她说完后,楚老爹的脸一下子红了。

  不过楚阿娇却脸色难看了,瞪着苏绾等人尖叫道:“你们说他是你们家老爷,他就是吗,要是你们是坏人呢。”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99章 不要脸的女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