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我要娘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房间里,楚阿娇生气的怒瞪着苏绾,当发现眼面前的这个女人长得很美时,她越发的难以平复心中的一腔怒火。

  她好不容易看中一个男人,没想到竟然娶了媳妇。

  不,她不相信。

  楚阿娇意图往上冲,想把人从苏绾的怀里抢过来。

  不过被楚老爹拉住了,因为楚老爹一眼看出这些人武功很厉害,而且能轻易的破解了他的大阵,说明不是寻常人。

  自个的女儿和她们对上,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楚老爹望了一眼女儿叹口气,缓缓说道:“阿娇,不要闹了。”

  这个女儿因为从小没有娘,被他宠着长大的,虽是小小的村姑,却在这远离尘世的地方,被整个村子里的人宠着,所以性格有些泼辣张扬。

  先前因北晋国的兵将来攻城,他们怕受人打扰,所以便在大阵外面设下了很多的陷井,还在陷井中设置了很多毒药。

  这是为了自保,不承想竟然抓到这么一个人。

  本来他是想杀了这人的,因为他怕这人是北晋国的人,北晋国人杀西楚的兵将,他身为西楚的人自然不能留他。

  可是女儿却一眼相中了这人的皮相,和他闹死闹活的留下了这人,自己更是日夜的寻思着替这人解掉身上的毒药。

  事实上这人身上的毒药,连他都没办法解,因为当时为了杀北晋国的贼子,他把几种毒药一股脑的混合到一起,根本没想过救人。

  楚老爹一边想一边小心的看着对面的人,若是叫这些人知道,这人之所以中毒,是因为他们失手才会害得这人中毒。

  那他们这个村子所有人只怕要倒霉,所以他不能让这些人知道。

  他只想尽快把这些人送走,还他们小村子一个安静。

  楚老爹一边想一边望着女儿说道:“既然这是人家的相公,你就莫要胡搅蛮缠了。快回去,别丢人现眼的。”

  楚阿娇一脸的难以置信,尖叫起来:“爹。”

  楚老爹火了,瞪着楚阿娇:“我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出去。”

  楚阿娇虽是一介村姑,可却是公主般宠着长大的,如何吃受得住她爹这样的对待,立马眼里流泪了,掉转头冲出了屋子。

  身后楚老爹有些心疼,可是看看面前的这些人,还是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他不能再让阿娇和这些人作对。

  楚老爹一边想一边望着苏绾说道:“这位夫人,既然这位公子是你的夫君,你就把他带回去吧。”

  苏绾想了想,点头:“好。”

  楚老爹松了一口气,这些人早送走早好。

  他和苏绾打了招呼便要走,身后苏绾却开口:“谢谢这位老先生对夫君的救命之恩。”

  楚老爹一头汗,赶紧的摇头:“没事没事。”

  苏绾看出这老头子有些古怪,不过却也不动声色,淡淡的说道:“老先生,希望我们在这里的时候,不要让人打扰,另外最好不要动什么不该动的主意,因为青莲山外面,我们还有一大批人在,如若我们消失不见,我想那些人定会铲平了青莲山。”

  苏绾的话使得楚老爹心里一沉,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然后掉头满脸笑的说道:“这位夫人放心,你们在我们村子不会有事的,不过我希望你们明日一早便走。”

  “好。”

  苏绾肯定的答道,然后不再看楚老爹。

  楚老爹走出去后,立刻去找自个的女儿,谁知道女儿竟然不见了。

  楚老爹说不出的担心,赶紧的奔出去找自个的女儿。

  这里虽说是他们的村子,可是最近北晋国和西楚国在打仗,女儿若是出去遇到北晋国的那些残兵残将,说不定要倒霉。

  身后的房里,苏绾面容沉沉,紧抱着萧煌。

  一侧的虞歌看她的神色有些不好,关心的问道:“娘娘怎么了?”

  “这人有些名堂。”

  苏绾低语,虞歌的身上立刻拢上了戾气,飞快的开口道:“那属下派人去盯着他”

  苏绾摇头:“不用,你们几个在外面小心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我替皇上查一下,看看皇上体内有几种毒。”

  主要苏绾看看自己身上的毒是否能解萧煌体内的毒。

  虞歌和紫玉等人领命,直奔外面而去。

  房间里苏绾仔细的替萧煌检查,发现萧煌体内几种毒已经融合出另外的毒素出来,眼下这些毒已经侵到他的心脉之上。

  先前他之所以这么痛苦,就是因为毒漫延到心脉,若不是她来得及时,用银针封住他的心脉,只怕/

  苏绾惊出一身的冷汗,同时又取了几根银针出来,飞快的封住萧煌身上的几处穴道。

  随后她细心的把萧煌放在床上,替他盖好薄被。

  只是苏绾一走,床上本来没有意识的人,却似乎有挣扎之像,这样的他,看得苏绾越发的心疼心痛。

  她之所以离开是因为萧煌体内几种毒融合了起来,单靠她的血,并不能够完全的解毒他身上的毒,所以她需要去青莲山上找一些药材,然后挤了汁水,融合她的血给他服用,这样他就可以解毒。

  苏绾硬着心肠,掉头走了出去。

  屋外虞歌等人看到苏绾走了出来,飞快的走过来:“娘娘。”

  “皇上体内中了几种毒,我需要出去找一些药材,然后混合着我的血,解皇上的毒,不过你们几个守着皇上,不要让皇上出事。记住,这村子里有些古怪,你们万不可离开皇上。”

  “娘娘放心吧。”

  “紫玉蓝玉黄玉,你们三个跟我走,聂梨你留下和虞歌他们几个一起守着皇上。”

  苏绾安排完抬脚领着三婢女走了过去,身后的虞歌聂梨等人担心的开口:“娘娘,你要小心点。”

  这村子外面可是有大阵的,虽说娘娘精通这阵法,可倒底人生地不熟的。

  苏绾则是摆了摆手,领着三个丫头,一路走了出去。

  月夜幽暗,苏绾几个人好像狸猫似的直奔村子之外而去。

  一路上几个人都没有交谈,紫玉蓝玉等人紧随着苏绾的身后,一步不拉的出了大阵。

  待到出了大阵,紫玉取了打火石出来,点了一根木棍,举在手中,几个进青莲山深处寻找药材。

  紫玉和黄玉并不懂药材,也不知道主子要什么药材,所以根本帮不上忙。

  最后三个人一人点了一根火把,把苏绾四周照得亮如白昼,这样一来,苏绾倒是方便寻找药材了。

  几个人不停息的在山间采药。

  青莲山因地势相对平坦,所以山里并没有多少珍稀的药材,只有一些寻常的药材。

  苏绾为了找到所需的几种药材,跑了很多的路。

  待到几种药材找齐了,一夜差不多过去了,天边已隐隐发白。

  不过看到找齐了药材,苏绾说不出的高兴:“走,我们立刻回去。”

  几个人飞快的出青莲山,待到她们一路走到大阵边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的亮了。

  大阵四周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根本看不到内里的情况,若不是知道里面是一座雾阵,最多以为这是山间雾气。

  苏绾领着紫玉等人刚要进阵,不想阵门口忽地闪出几道身影来。

  为首的人竟然是虞歌,虞歌身后跟着几名手下,几个人心急如焚的冲了出来,和苏绾一照面,虞歌愣住了,飞快的开口:“皇后娘娘你没事吧?”

  苏绾一脸的莫名其妙:“我没事啊,怎么了?”

  “她,她说你出事了,所以我们才会过来找你。”

  虞歌掉头指向身后,雾气之中走出一个人来,这人竟然是楚阿娇,楚阿娇满脸怒气的瞪着苏绾,然后沉声说道:“我不会让你们把他带走的,他根本不是你的相公,所以你别妄图把人带走。”

  楚阿娇的话刚落,苏绾如一阵旋风似的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楚阿娇的脖子:“你说,你对他做了什么。”

  楚阿娇没想到这女人一言不合便掐住自己的脖子。

  不由得害怕起来,不停的挣扎着叫起来:“你放开我,你若是杀了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楚阿娇的话一落,身后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住手,夫人快住手。”

  苏绾掉头望过去,便看到一身憔悴的楚老爹走了出来,紧张的望着苏绾:“夫人,求你放过她吧。”

  苏绾根本无暇理会楚老爹和楚阿娇,她望向虞歌,一脸恨铁不成纲的说道:“我不是说让你保护老爷吗,你怎么还擅自出来了。”

  “我。”

  虞歌也知道事情不大妙,所以脸色变了,转身欲往里走去。

  苏绾一伸手狠狠的打昏了楚阿娇,提着楚阿娇往阵里走去,经过楚老爹身边的时候,她冷冷的说道:“若是我家老爷出事了,你和你女儿,以及这一个村子的人都给我家老爷陪葬吧。”

  楚老爹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脸色说不出的白,赶紧的跟着苏绾的身后走了进去。

  一行人刚进了大阵,走进村子不远,便看到聂梨和另外一名手下跄踉的奔了过来,脸色说不出的难看,飞快的说道:“主子,不好了,老爷,老爷被那些人带走了。”

  “他们是谁?”

  “北晋国的人,他们是北晋国的人。”

  苏绾的脸色变了,虞歌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聂梨飞快的说道:“那些北晋国的兵将忽然的出现,打昏了我们两个,把老爷带走了。”

  苏绾周身拢着煞气,脸色难看异常。

  她身后的楚老爹飞快的开口:“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进得来的。”

  楚老爹说完,苏绾望向了手里的楚阿娇,一定是这个贱人把人带进来的。

  “定是你女儿带进来的,若是我家老爷出事了,你们所有人都给他陪葬吧。”

  苏绾怒吼起来,整个人有一种要疯了的感觉。

  皇上落在北晋国的人手里,他们还会放过皇上吗。

  啊啊啊。

  苏绾抓狂的想大吼。

  不过即便心急如焚,她也不敢耽搁,一路直奔前面而去,飞快的往楚阿娇家走去,她要看看外面的足迹,分辩一下,那些人带着萧煌往哪一个方向走了。

  苏绾走了两步,心中一股恨意,抬脚一脚朝着手里的楚阿娇狠狠的踢了过去,楚阿娇生生的被踢醒了,看到眼睛血红的苏绾,吓得尖叫起来,她一抬头看到跟着苏绾身后的爹爹。不由得尖叫出声。

  “爹爹救我。”

  楚老爹想说话,苏绾抬手一巴掌扇向了楚阿娇的脸,五个鲜红的指印浮在楚阿娇的脸上,她阴沉的问道:“说,那些人是不是你带进来的。”

  苏绾说完,楚阿娇呜呜哭,压根不知道苏绾说的是谁。

  楚老爹即便心疼自个的女儿,却也担心那个人的下落,若是那个人出事,整个村子的人都要陪葬啊。

  到时候那些人该如何的怨恨他们啊,只为了一个男人,便害死了全村的人。

  “阿娇,你快说,那些北晋国的人,是不是你带进来的,要不然他们怎么进得来。”

  楚阿娇听了楚老爹的话,终于想到自己先前带进来的人。

  “他们不是北晋国的人。他们是西楚*队的人,先前我救的人,就是他们军队的人,他们还说了,那人根本没有妻子,是这女人骗我们的。”

  她说完掉头望向苏绾,气愤的说道:“你就是个骗子。”

  苏绾都快要气疯了,抬手一把掐住了楚阿娇的脖子,阴沉嗜血的说道:“那些人是北晋国的残兵,知道吗?现在我家老爷被他们抓走了。”

  楚阿娇一下子呆住了,她虽然不喜欢苏绾,可是却也没想过把北晋国的人带进来。

  苏绾根本不理会她,只狠狠的说道:“如若我家老爷出事,你和你们村子里所有人都给他陪葬去吧。”

  她说完再次踢了楚阿娇一脚,随之直奔楚阿娇的家。

  此时村子里不少人已经起来活动了,每家每户都升起了袅袅的青烟,小院里有人在活动。

  看到村长和楚阿娇经过,那些村民忙着打招呼:“村长。阿娇,你们起这么早干什么。”

  可惜村长和楚阿娇两个人脸色惨白,一句话也不想说,现在他们只想尽快找到那个人。

  否则他们一点也不怀疑这个长得像煞神似的女子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一行人匆匆的走了过去,身后的人一脸的奇怪,不少人探出头来张望。

  眼看着苏绾等人要走到了楚阿娇的家,忽地从泥路旁边的竹篱边窜出一道身影来。

  这道身影窜出来挡住了苏绾等人的去路,不过苏绾等人还没有说话,那人却吓得抱着头四处转乱。

  “啊,别打我,别打我。”

  苏绾无语的望着那家伙,发现那家伙不但披头散发,还长了胡子,露出来的半边脸上,遍布着伤痕,伤痕交错,根本看不清他原来长的什么样子。

  而且看他慌慌张张,疯疯颠颠的样子,分明是个脑子不好的。

  苏绾懒得理会他,急急的往前走。

  她现在一心一意想的就是找到萧煌的下落。

  谁知道她经过傻子的身边时,那傻子竟然歪过头来看她,大大的眼睛里忽地浮现出一丝迷惑,然后眼看着苏绾走了过去,他忽地笑着朝苏绾叫了一声:“娘,等等我。”

  前面走着的苏绾脚步一趋,差点栽倒,掉头望过来,这傻子叫谁娘呢。

  她掉头便看到一脸伤疤,满脸胡子的傻子奔到她的面前。

  苏绾身后的虞歌和紫玉脸色变了,飞快的闪身冲到苏绾的面前,警戒的瞪着那傻子。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楚老爹一看这架势,赶紧的走过来,飞快的开口道:“夫人,你们别紧张,他是我捡回来的一个傻子,他不会攻击人的,你们别担心。”

  “傻子。”

  苏绾挑眉,望着傻子,傻子看她望,满脸讨好的笑容:“娘,你来看我了,哈哈阿九好开心啊。”

  “阿九?”

  这一回依旧是村长回的话:“因为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所以我给他随便起了个名字,叫他阿九。”

  “喔,”苏绾问完不打算再理这傻子了,转身便走,不想身后的傻子一看她走了,哇哇的哭起来:“娘,你不要走,不要不要我,我会乖乖听话的,娘。”

  他一边哭着一边跟了上来,苏绾一脸的黑线条,她过了这个年才十八岁好不好,她儿子不足两个月,哪来的这傻儿子。

  “闭嘴。”

  苏绾怒斥,傻子眼泪挂在眼里,委屈的用力的吸着鼻子,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

  不过眼泪憋了回去,他却紧紧的跟着苏绾,一边走一边说道:“娘,我会听话,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我会听话,我不捣蛋,不惹你生气,好不好。”

  七尺高的汉子,完全是乖宝宝的样子。

  苏绾听得胃疼,却拿他没办法,她们一行人直奔楚阿娇的家,房里果然没有人,萧煌真的被人带走了。

  苏绾赶紧从房间撤出来,顺着先前的足迹一路往外走去,指望从足迹上分辩出萧煌是被带着从哪个方向走的。

  可惜那带走萧煌的人十分的精明,足迹只到门前便没有了,很显然的那些人会武功。

  苏绾抬头望着四周,实在拿不准那些人把人往哪个方向带的,心急如焚,恨不得杀人。

  偏偏傻子还在一边不停的叫:“娘,你找什么,你告诉九儿,九儿帮你找。”

  “娘,九儿很厉害的,谁要是欺负了娘亲,九儿一定会把他打得落花流水的。”

  “闭嘴,再敢乱说话,看我不用针缝了你的嘴巴。”

  苏绾狠狠的怒斥,她一发怒,阿九又委屈的要哭了,眼泪挂在他的长睫上,要掉不掉的那样,竟然分外的传神。

  只不过此时没人去欣赏他的神韵。

  苏绾抬手往东指,沉声说道:“那些该死的混蛋,一定是往东去了,因为东面出大阵可直入青莲山,他们若是不想让我们抓去,一定往东去了。”

  苏绾说完当先一步往东奔去,身后的人赶紧的跟上。

  身后的阿九,一听苏绾的话,叫起来:“娘,你是不是要抓坏人,先前九儿看到他们了,他们拉着一个好看的叔叔往那边去了。”

  阿九的话一落,前面苏绾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直冲到阿九的面前:“你说什么,那些人往哪儿走的,往哪走的。”

  阿九一看苏绾注意他了,立马高兴了,笑着说道:“娘,我带你去,我马上带你去。”

  说完欢快无比的在前面带路,不过却不是往东,而是往北的方向去了。

  苏绾紧跟着傻子的身后一路直奔北面而去。

  傻子在前面七转八弯的带着路,他一边带路还一边告诉苏绾:“娘,他们就是往这边跑的,我看到的,我看到的。”

  苏绾身后的虞歌却有些担心,这人是傻子啊,要是他把他们乱带,皇上他。

  想到这个,虞歌便自责得想自杀,若是主子出事,他也不活了。

  众人跟着阿九的身后一路狂奔,奔了一段路程后,已到北面的大阵,可是依旧没有看到人。

  众人停住了,苏绾脸色沉沉的瞪着傻子,她怎么就相信这傻子了。

  他怎么会分好人坏人呢。

  苏绾正想着,傻子阿九却看懂了她眼里的意思,一脸委屈的说道:“娘,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没有骗你,阿九是个乖宝宝。”

  他说完忽地竖起手指轻嘘了一声:“娘,你快听,里面有人说话。”

  苏绾怔了一下,飞快的凝神细听,果然听到大阵里面有人在骂人。

  “娘的,这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出不去。”

  “是啊,将军,我们不如把这个死皇帝杀了吧,不要带他回京城了。”

  “带个死尸回去也算交差了,就算没了十万兵马,可是换了一个皇帝,也是值了。”

  这些人果然是北晋国的人。

  苏绾脸色一沉,闪身便往大阵里奔去。

  一行几个人很快追上前面的人,但他们一出现,阵法里面的人便发现了,飞快的一抖手中的大刀,横在了萧煌的脖子上,几个人迅速的并扰到一起,冷冷的望着苏绾等人。

  不过这些人并不认识苏绾,所以其中一人阴沉着脸开口:“你们是什么人?”

  苏绾看到萧煌脸色发黑,神容越来越不好,苏绾知道,先前她用银针封住了他的穴道,现在被这些家伙拽着他乱动,只怕银针移位了,所以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若是再这样耽搁下去,只怕他。

  苏绾不敢想,心里愤怒异常,狠狠的瞪着北晋国的几个人,沉声喝道:“放下他,放你们走。”

  “放下他,凭什么。”

  对面的人冷喝,大刀竟然往前送了一下。

  苏绾身后一直跟着的楚阿娇不由得大叫起来:“你们不是说他是你们的兄弟吗,现在怎么又要杀他。”

  对面大刀横在萧煌脖子上的男人,狂笑一声说道:“哈哈哈,你个傻子,他哪里是我们的兄弟,他是西楚国的皇帝。”

  “西楚皇帝。”

  这下楚老爹和楚阿娇全都惊呆了。

  皇帝,他们竟然给皇帝下了几种毒,这下他们只怕活不成了,不但活不成,连整个村子都活不成了。

  楚老爹身子一软便跪了下来。

  “皇上,竟然是皇上。”

  楚老爹飞快的望向苏绾:“那你说是他的夫人,那你是是是一一一。”

  楚老爹说不出来,对面的北晋国的几个人脸色却变了,飞快的开口:“西楚皇后娘娘。”

  “没错,就是这女人,就是她用毒害死了我们北晋国的十万兵将,这个该死的女人。”

  对面几个北晋国的人眼睛红了,阴狠无比的瞪着苏绾,为首的人乃是此次带队过来的将军孟超,孟超一想到那十万兵将便是死在这女人的毒招之下,眼睛红了,瞪着苏绾,心痛的大叫起来:“你个毒女人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们北晋国的十万将士,我要杀了皇帝替他们报仇。”

  孟超说完手下刀一横便压了下去。

  苏绾眼看着萧煌的脖子上冒出血珠子来,一颗心都快要碎了,害怕的大叫起来:“不要动他,你们不是说是我害死了你们的将士吗?那么让我去换他。”

  “反正他也要死了,不如换我去,你们看怎么样。”

  虽然不管是萧煌还是她死,他们两个人都会死,但是她就是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萧煌被杀,然后自己再心痛而死。

  她宁愿自己先他一步而死。

  孟超听了苏绾的话,立刻意动了,他已经看出来了,萧煌这个皇帝,已经中毒了,根本没救了。

  所以若是杀了西楚的皇后,这皇帝再死了。

  那他们西楚可就乱了,西楚乱了天,即便他们死了十万人,也值了。

  孟超心里想着同意了,沉稳的点头:“好,你立刻自杀,你自杀了我们就放过这皇帝,如若你不自杀的话,我们立刻杀了这皇帝。”

  苏绾挑高眉冷声说道:“你把他放了,我过去换他。”

  “你以为你有得选吗?我数三下你若是不自杀的话,我立刻杀了他。”

  孟超手中的大刀再次的往里压了一分,萧煌脖子上的血流了出来。

  苏绾的眼睛红了,整个神经绷成一条直线,咬牙吼叫起来:“别动他,我自杀。”

  苏绾一开口,身后的虞歌等人忍不住叫起来:“娘娘。”

  一侧的傻子阿九也叫了起来:“娘,娘,你们不要让我娘死,呜呜,不要让我娘死。”

  阿九大哭,最后还坐到地上哭闹了起来。

  对面的孟超等人有些错愕,一个傻子怎么叫皇后娘娘娘。

  不过他们懒得管这傻子。

  几个人全都抬头盯着苏绾,想到苏绾要自杀,他们就觉得开心,忍不住笑了起来。

  变故却在这一刻发生了,那本来坐在地上哭闹的傻子阿九,忽地腾空而起,好似一道流光似的直扑向了孟超。

  这速度太快了,孟超根本没有防着阿九,所以竟然被他得手了。

  阿九窜到孟超的面前,第一时间打掉了孟超手里的大刀,然后抢了萧煌扔了过来。

  随后他像疯了似的对着孟超一通狠揍:“让你欺负我娘,让你欺负我娘,我要打死你。”

  四周的人呆了,苏绾第一个醒过神来,闪身冲过去接住了萧煌,而其他人全数动了,直扑向对面的北晋国人。

  没有皇帝做把柄,几个北晋国的兵将,如何是虞歌等人对手。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孟超连同他手下的几个兵将,尽数的被杀掉了。

  孟超到死一双眼睛都睁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傻子阿九。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条命,竟然送在一个傻子的手里了。

  阿九看着他大大的眼睛,忽地吓哭了。

  “啊,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杀人啦,我杀人啦。”

  苏绾却顾不得理会他,而是命令虞歌:“立刻把皇上带回去。”

  “是。”

  虞歌闪身过来抱起了萧煌便走,苏绾也跟着他的身后往回走,一路往楚阿娇家走去。

  对于身后的北晋国兵将,理也不理。

  阿九眼看着苏绾走了,赶紧的冲出来,一路跟着苏绾,一脸讨好的望着苏绾说道:“娘亲,九儿是不是很听话,很乖,娘亲你不要不要九儿。”

  苏绾掉头望向阿九,发现他满脸期待的望着自个儿。

  那期盼渴求的眼神,还真像极了一个渴望疼爱的孩子。

  可是她哪来的这么大孩子啊。

  苏绾本来不打算理会他的,可是想到之前若不是阿九突然的出手,只怕萧煌要没命了。

  所以她心中是感激这个傻子的。

  只是苏绾心中还有一份怀疑,阿九怎么会会武功的,而且武功还十分的厉害。

  这是怎么回事。

  苏绾望向身后的楚老爹。

  楚老爹自从知道苏绾的身份是当朝的皇后娘娘,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就连楚阿娇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她差点害死了皇帝,只怕皇后娘娘不会饶了她。

  一路上楚阿娇像焉了的花似的死气沉沉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刚刚失恋的她,后面还要面对着生死,想想便觉得可怕。

  一个字都不敢吭了,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

  苏绾问楚老爹:“阿九怎么会武功的。”

  “回皇后娘娘的话,小民不知道这件事,之前小民是在一处山崖口看到他的,当时他昏迷不醒,小的便把他带回来了,本以为他活不过来的,谁知道他竟然活过来了,而且他虽然脑子不好,但很听话。”

  苏绾望向了傻子阿九,想看出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反倒是阿九看她望,奉上一脸讨好的笑,只是他那满脸胡子太讨厌了。

  “娘,阿九是不是很厉害。”

  苏绾抬手抚了抚额,头疼,不过想到阿九先前做的事情,只得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阿九一看她的动作,立刻高兴的欢呼起来;“太好了,娘点头了,娘高兴了。”

  苏绾再也不想看到他了,紧跟上前面的虞歌,一路直奔楚老爹的家。

  待到进了楚老爹的家,苏绾命令所有人退出去,她要给萧煌解毒。

  别人倒没什么,可是阿九无论如何不同意和苏绾分开。

  在门前大哭大闹,就好像生离死别似的嚎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人追杀呢。

  “娘,我要我娘,我要娘亲,娘,我要陪着你。”

  房里,苏绾气得脸都黑了,走出来瞪着阿九:“我要做事,你若是再敢嚎一句,看我不收拾你。”

  苏绾一训斥,阿九果然乖了,乖乖的站在门前说道:“娘,那我站这里等你,九儿乖乖的,你不要不要我。”

  苏绾望着阿九,他似乎很害怕自个的娘亲不要他,这是他童年发生的事情吗。

  “安份待在门外,不许再嚎,否则我真打你了。”

  “好,娘亲放心吧,我乖乖的。”

  阿九果然不嚎了,苏绾走进房里,开始用先前采到的药捣汁,待到药材捣了汁后,她便开始放血,用血混合着药材,然后喂进萧煌的嘴里,待到好不容易把血喂进萧煌的嘴里后,她开始施银针,银针配合,刺激药效迅速的在他的周身循环,加快解毒的过程。

  总之这一做便是一个多时辰。

  待到苏绾做完了这些,萧煌的脸色竟然好看得多了,而且她伸手仔细的替他号脉,发现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什么毒了,虽然气息依旧虚弱,不过却无大碍了。

  苏绾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这一松,她只觉得整个人说不出的疲倦,先是产子有危险,月子还没有做完,便赶来玉尧关,知道他失踪,她就没有好过,一直提着一口气,现在在他的身边,知道他没事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松气,便觉得整个人累得不得了,最后歪靠在萧煌的身边沉沉的睡了。

  苏绾一直没有醒,睡得说不出的沉,她的身边。一只手缓缓的抬起,轻轻的摸着她的头,随之伴随而来的是一声浓浓的叹息声。

  ------题外话------

  哈哈,咱家绾儿多了一个大儿子,白捡了个便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200章 我要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