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太后暴露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马车里,萧煌接到信后,俊挺的身上不自不觉的拢上了寒气,一张绝美的脸上慢慢的布上了阴云,瞳眸满是冷气,手紧紧的握起,朝着一侧的车壁袭击而去。

  咚的一声响,车壁晃了几晃,而他的手也红肿了一大片。

  虽然没有流血,但是苏绾还是说不出的心疼,伸手拉了过来,不满的瞪着他:“你这手不是肉长的。”

  她瞪完后取了萧煌另一只手里的信过来看,很快苏绾的脸暗了,她第一时间担心的是慕芊芊,因为芊芊是为了她受过的,若不是代替她,她才不会受伤,不过看到叶廷说她度过了危险期,苏绾总算松了一口气。

  至于太上皇指示刺客刺杀她的事情,苏绾觉得这事不大可能。所以她开口说道:“我觉得这事不大可能是太上皇指使的。”

  萧煌听了抬头望向苏绾。

  先前看到信的时候,他只觉得内心透心的凉。

  说实在的他不想那个指使刺客来杀人的是他的父皇。

  对于萧琮他有满满的父子之情,但先前他说过了,不想再让绾儿吃苦。

  如若那指使刺客杀人的事情真是自个的父皇做出来的,他绝不会罢手的。

  萧煌望着苏绾,苏绾缓缓的说道:“你不在京城的时候,太上皇并没有为难我,我看出他不像是装的,反倒是太后她一一一。”

  苏绾说到这个的时候,抬头望向萧煌一时没说话。

  萧煌知道她隐瞒了什么事,又想起先前一见面绾儿说过的差点死在床上的事情,难道这事和自个的母后有关系。

  “绾儿,你有事瞒着我,说,究竟瞒了我什么事,把我离京后的事情,一一的告诉我,我需要全都知道。”

  苏绾想了想。逐决定告诉萧煌,便把萧煌离京后,太后找了文王进宫,要夺她的权,以及文王和江灵儿两个人联手搞出来的采花贼事件,甚至于还说了自己生养的时候,太后的故意刁难,若不是自个的母妃,只怕她现在都见不到他了。”

  苏绾说到最后,萧煌的脸都青了。

  真正是又怒又气,没想到自个的母后竟然这样干。

  尤其是他听到苏绾说母后和文王以及江灵儿联手欲除掉她的事情。

  萧煌真正是透心的凉,只因他离京前前往养德宫一趟,和自个的父皇母后说过了,他和苏绾命连在一起的事情。

  他这样告诉他们,是想他们好好的保护苏绾,若是爱护他,就要对绾儿好。因为他们是一体的。

  可他没想到却让自个的母后生了别的心意。

  她想除掉绾儿,不也是想除掉自个这个儿子吗?

  萧煌的眼睛血红一片,气息也粗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母后竟然想杀自己,还想让二弟文王取代自已的位置。

  她真是痴心枉想,凭自个二弟的能力能坐上皇位吗,只要他一坐上去,东海以及北晋立刻便会挥师直下,西楚眨眼便亡。

  萧煌虽然憎恨太后这样的行为,但相较于这些事是自个父皇做出来的,却要好受得多。

  因为在他的心中,父皇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母后,她和他的关系从小到大也就那样。

  虽然母后对他也不算差,可他就是生不出那种亲近来。

  反倒是二弟和自个的母后关系要好得多。

  难道就因为这样,她就想杀掉自个,让二弟取代吗?要知道他也是她的儿子啊。

  萧煌心里很难过,苏绾伸手拉着他的手劝道:“你别想太多了,这些事等回京后细查,查过再说,说不定这是那些刺客栽脏陷害的。”

  萧煌心情沉重的点头。

  不过虽然心情不好,但还是拉着苏绾的手,尊重其事的宣布道:“绾儿,你放心,不过怎么样,我都会给你一个交待的,如若这件事真是我母后指使人做的,我不会善罢干休的。”

  萧煌的眼里闪出冷冽的光芒。

  现在他终于了解绾儿为何瘦得这么厉害了,自己前往北晋国打仗这么些日子,她就没有好过,如何能不瘦呢。

  萧煌伸手搂苏绾入怀。

  苏绾因为先前和萧煌说到怀孕的事情,她想起了自个的孩子,不由得一阵黯然。

  “团团和圆圆不知道怎么样了?我真想他们。”

  那可是自己拼死生下来的孩子,可是自己却不能够带他们,陪他们,心里自然难受得紧。

  萧煌搂着苏绾的脑袋,温柔的说道:“你是想孩子了吧,放心,等我们回到京城,孩子差不多也该被送回来了。/”

  “呃,什么意思?”

  苏绾惊喜的抬头,萧煌笑着轻吻了苏绾的小脸一下,温声说道:“之前我们回京,我就暗中派人去东海国接儿子了,算算时间,等我们回到西楚国,儿子应该已经接回来了。”

  苏绾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伸手搂着萧煌精壮的腰,欢喜的说道:“好,这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看到儿子们了。”

  虽然她不说,可是每回想到儿子,心里还是难受得很。

  只是不在萧煌面前表现出来罢了,其实她不知道,萧煌早就看了来了。

  所以才会派人暗中前往东海去接儿子们。

  不过苏绾高兴了过后,便担心了起来。

  “你派人去接他们,有没有多派点人,如若让人知道这件事,只怕会对团团圆圆不利。”

  “我派了不少的人,你不要担心。”

  “你说他们一直是娘亲带的,这被人带回来,会不会哭闹啊。”

  只要一想到儿子会哭闹,她就觉得剜心。

  而且想到自己没带过儿子,和儿子分开了快近两个月,儿子会不会不认她。

  这些种种,让苏绾的心情七上八下的。

  “以后我再也不想和他们分开了。”

  苏绾轻声的低喃,萧煌抱着她温柔的保证:“绾儿,你放心,以后你和他们再也不分开。”

  “嗯嗯。”

  苏绾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可是随之她又担心起别的事情来:“萧煌,你说他们会不会不要我。”

  如若是那样的话,她会心痛死,可是却也没有办法,谁叫她刚生下他们,就把他们送走了呢。

  萧煌立刻否认她的想法。

  “你没听说过血浓于水吗?你生了他们,他们自然会亲近你的。这就是血脉传承。”

  若是那两个混小子胆敢不认绾儿,他非打烂他们的屁股不可。

  萧煌唇角的笑意有些血腥。

  马车一路往京城而去。

  因先前叶廷送来的信,接下来的路上,众人全速赶路,马不停停蹄的回京,待到回到了京城,已是五日后的傍晚了。

  萧煌命令驾车的侍卫,一路进宫。

  宫门口侍卫拦下马车后一看,皇上回宫了,不由得大惊失色,跪了一地,向萧煌请罪。

  萧煌则理都没有理他们,直接的命人把马车驶进皇宫。

  回宫后,萧煌并没有着急去养德宫,而是先把苏绾送进了御乾宫,想让她休息一会儿。

  不过苏绾并没有休息,她想去看看芊芊怎么样了。

  只是萧煌和苏绾二人忘了一个人,阿九。

  这一路上阿九都分外的乖巧,不吵不闹的坐在马车里,以至于他们两个人忘了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但等到众人从马车上下来,阿九可就闲不住了,飞快的窜到苏绾的身边,一脸稀奇的望着皇宫,高兴的夸赞着皇宫。

  “娘亲,这地方好漂亮啊,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吗?”

  四周不少的宫女太监看到了这一幕,个个一脸稀奇的望着。

  萧煌则直接的黑了脸,真想一拳打烂这家伙的嘴巴,可惜他还没有出手呢,阿九便瞪着他大叫:“坏人,大坏蛋。”

  他闪身冲到苏绾的身边,拉了苏绾便往一边避去,连声的说道:“娘亲,这个人看上去好凶好坏,娘亲你离得他远一点。”

  因为萧煌对阿九的恶言相向,所以现在他在阿九的心里已经不是爹了,而升级为大坏蛋了。

  阿九的话落,四周个个倒抽气。

  这人傻不傻啊,竟然胆敢说皇上是大坏蛋,还有他叫皇后娘娘娘亲。

  顿时间众人觉得头顶上方天雷滚滚。

  皇后娘娘如此年轻,貌美如花,怎么成了这人的娘了。

  苏绾听了阿九的话,头疼不已,不过又不能拿阿九怎么样,先他们可是看到了阿九的执傲,若是她真的逼急了他,他就不想活了。

  可他倒底救了她和萧煌。

  “阿九,我有事要去做,你先跟着紫玉姐姐去休息好不好,你看天晚了,明儿早上我们再说话好不好。”

  阿九望了望苏绾,又望了望紫玉,最后用力的点头:“嗯,九儿会乖乖听话的,这样娘亲才不会不要九儿。”

  他说完掉头望向了紫玉,笑眯眯的说道:“紫玉姐姐,你带我去休息吧。”

  他一边说一边把手塞进了紫玉的手里。

  紫玉完全的愣住了。

  虽然阿九的脑智商只有几岁,可是他却是一个大男人啊。

  这闹得紫玉一个大红脸,想甩开阿九的手,可惜却甩不掉。

  他紧拉着紫玉的手,一路离开。

  身后苏绾叮咛紫玉:“紫玉,你给阿九安排一处殿阁吧,以后就由你负责照顾他,不要让人慢待了他。”

  紫玉再次的愣了一下神,最后咬牙:“是,皇后娘娘。。”

  两三个人很快消失了。

  看到阿九走了,萧煌抬眸扫视了四周的太监宫女一眼,这些人全都噤声,一个字也不敢说。

  萧煌伸手拉了苏绾的手,与她一起去看望慕芊芊。

  必竟慕芊芊是因为绾儿才受的伤。

  虽然他更想去看看自个的父皇,但是眼下他对于宫中的情况并不了解,他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定夺。

  而叶廷与慕芊芊关系非浅,一定在慕芊芊住的宫殿里。

  萧煌果然猜得没错,待到他们走进了慕芊芊的宫殿,除了看到了慕芊芊,还看到了叶廷。

  寝宫里,叶廷正在喂慕芊芊吃药,慕芊芊怕苦,皱着眉像小孩子一般的闹脾气。

  叶廷耐心的哄着她,保证她喝完了药后给她吃一些蜜栈。

  这样慕芊芊才吃了药,待到叶廷喂了一枚蜜栈进了慕芊芊的嘴里后,慕芊芊总算眉开颜笑了。

  正在这时候,殿门前鲍平安来了一句:“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叶廷一惊,飞快的抬头望过来,果然看到了萧煌和苏绾二人走了进来。

  叶廷立刻起身走过来:“臣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床上慕芊芊挣扎着欲下来行礼。

  苏绾却走过去按住她的身子,看到慕芊芊的脸色很白,身子很虚弱,她伸手取了她的手过来诊脉,发现慕芊芊虽然气息有些虚弱,但真的不会有什么大碍,总算松了一口气。

  “芊芊,这次倒是我连累你了。”

  慕芊芊立刻笑了起来:“绾儿,这都不像你了,快别这样了,我和你分什么你我啊,别忘了我是你姐姐。”

  苏绾轻笑起来,自个的爹娘在东海,有个姐姐也不错的。逐用力的点头/。

  “嗯,姐姐。”

  苏绾关心的问慕芊芊感觉怎么样,有不有好一点什么的。

  慕芊芊轻笑起来,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从前娘死的时候,她就想死,可是现在她很快就要有一个夫君,现在又有一个做皇后的妹妹,真的人生圆满了。

  这边苏绾在关心慕芊芊,那边叶廷已经把宫中发生的事情禀报给了萧煌。

  苏绾也听到了,便停下了说话,听叶廷说话。

  “因为皇后早就安排妥当了,御乾宫暗处潜伏了不少的手下,所以那些刺客冲进来的时候,我便带着人抓他们,那些刺客身手十分的厉害,我看着倒有些和噬天门的手下有些像。所以便审了他们,他们一口咬定这事是太上皇指示的,还说之前采花贼事件,其实也是太上皇和文王文王妃做出来的。”

  叶廷说到这儿,萧煌的整张脸已经完全的黑了。

  叶廷又接着往下说道:“因之前皇后娘娘离京时说过,这一回不管是谁,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都抓起来,我审出了这样的结果,自然要先把太上皇扣押起来,谁知道等我去抓人的时候,太上皇竟然留下一道遗书,服毒自尽了,我一看到太上皇服毒,赶紧命御医过来救治他,最后御医来了,却没有救好太上皇,只是暂时的控制住了他的毒不发,他一直没有醒过来,我怕他出事,所以才会送急件往边关。”

  他虽不知道边关情况,但也想碰碰运气,倒没想到皇上竟然没事了。

  萧煌周身拢着冷霜,沉声问道:“太上皇眼下在什么地方。”

  “回皇上,在养德宫不远的一处宫殿,名甘泉宫。”

  萧煌缓缓的起身,抬头望向了苏绾,苏绾主动说道;“走,我去看看能不能替父皇解了毒。”

  不管怎么样,能救还是先救了再说。

  何况苏绾压根不相信这事是太上皇指示的,如若说是太后指示的,她还有些相信。

  苏绾掉头望向床上的慕芊芊:“姐,你先在这里养伤,我去看看父皇。”

  慕芊芊听着苏绾亲热的唤声,立刻笑起来,用力的点头:“你去吧。”

  听到苏绾如此亲热的唤她,她只觉得开心,又甜蜜。

  这样的神态,连叶廷都吃起醋来,不过当着皇帝皇后的面,不好表现出来,只心里酸溜溜的。

  一行人出了慕芊芊住的地方后,一路前往甘泉宫。

  甘泉宫离得慕芊芊和苏绾等人住的宫殿有些远,所以行走间,宫中各个宫殿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皇上和皇后娘娘回来了。

  皇上回来了。

  皇后娘娘回来了。

  宫中有人欢喜有人愁,,

  太后娘娘却是第一个心惊的人,她前思后想一番立刻带人前往甘泉宫门前阻萧煌的路。

  萧煌和苏绾等人赶到甘泉宫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太后领着人过来,太后满脸的惨白,整个人瘦了很多,憔悴不安的。

  在事情没有明朗化时,萧煌并不想对自个的母后有偏见。

  所以沉稳的上前见礼:“儿臣见过母后。”

  太后扶了萧煌起身,然后开始抹眼泪,伤心不已的说道:“煌儿,你父皇他他,一一一。”

  她说不下去了,最后哽咽着说道:“你父皇也就是一时糊涂,煌儿你饶过你父皇这一次吧,他年纪大了,此番中毒,只怕他醒不过来了,所以你不要再惩罚他了。”

  “他躺了多少天了,母后想着,还是把他接回去侍候着吧。”

  太后打算把萧琮接回养德宫去。

  不过萧煌却并没有答应:“母后,先去看看父皇的情况再说吧。”

  他说完转身便往里甘泉宫走去。

  身后的苏绾跟着萧煌走进去,一眼也没有看太后。

  她对这女人讨厌至极,若是真论心情,她真想一拳把这女人打飞出去。

  太后偷瞄苏绾,看到苏绾脸色冷冷,看都不看她一眼,心里说不出的窝火。

  不过现在她却没空计较苏绾的态度,她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苏绾的医术一向厉害,此番她回京,太上皇会不会醒过来。

  一行人直奔甘泉宫,很快进了寝宫。

  甘泉宫主殿的寝宫外面守着不少的太监和宫女,这些人是鲍平安派来的,此时一看到浩浩荡荡的一队人过来,赶紧规矩的站好,待看到最前面一对霸气尊贵的人时,惊呆了眼睛。

  这是皇上,皇后娘娘。

  众人赶紧的跪下来:“臣等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萧煌和苏绾压根没理会他们,径直走了进去,寝宫里正有御医在替太上皇诊治,除了御医外,还有叶廷派出来监视御医的手下,这些手下盯着御医,警告他们,如若他们动什么手脚,他们立刻把这些御医抓起来,不但如此,连带御医家的人全都抓起来。

  如此一来,御医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有人想收买他们都不敢。

  此时御医和监察司的手下看到萧煌和苏绾进来,赶紧的跪下行礼。

  “臣等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萧煌摆手示意御医起来。然后沉声问道:“太上皇怎么样?还没有醒过来吗?”

  御医听着皇帝冷冰冰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控制不住的打起颤来,害怕不已,连说出口的话都打着颤。

  “回皇,皇上,太上皇他一他一一一。”

  苏绾已经听不下去了,飞快的上前一步走到了太上皇的床前,坐在太上皇的床边,伸手便拉了太上皇的手过来诊脉。

  寝宫里,太后的脸色一瞬间白了两分,袖中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说不出的害怕,如若苏绾弄醒了太上皇,那不是什么都暴露了吗?现在她该怎么办?

  她要怎么做才好。

  太后忙着想主意,想脱身的办法。

  萧煌的注意力却在太上皇的身上,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父皇死,而且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父皇是幕后的指使者。

  那个疼自己爱自己的父皇,怎么可以明知道杀了苏绾会害到他,还要这样做呢。

  他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如若这样的话,那他重生以来所做的事情,岂不是一场笑话,那当初他还坚决要重生做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看一场笑话吗?

  萧煌紧握着手,等待着。

  萧煌注意力在太上皇萧琮的身上,叶廷的注意力却在太后的身上。

  他觉得太上皇不像是做出这样狠毒之事的人,因为叶廷一直和萧煌走得近。他知道太上皇对萧煌是不一样的。

  他虽然能力不大,但是是真的很疼皇上的。

  这样的他怎么可能想害皇上呢。

  所以说这事很有可能是太后所为,然后栽脏陷害太上皇的。

  可叶廷同样想不透,太后明明是萧煌的母后,她怎么就狠得下心来这样对萧煌呢。

  叶廷百思不得其解。

  寝宫里一片安静。

  苏绾给太上皇诊了一会儿脉后,缓缓的起身,望着萧煌说道:“太上皇中毒了,这种毒有麻痹神经的作用,所以他才会昏迷不醒。”

  苏绾说完后,萧煌心情说不出的沉重,慢慢的问道:“可有办法医。”

  萧煌的话落,寝宫所有人都盯着苏绾,太后更是最紧张的一个。

  苏绾轻笑着点头,眼角余光盯着太后,轻而易举的把太后的神情看在了眼里。

  “能的,我立刻去配制解药,很快就可以让太上皇醒过来。”

  苏绾话一落,太后的脸色白了,苏绾看得很清楚。唇角勾出冷笑,看来她猜对了,指使刺客杀人的根本不是太上皇,而是太后,太后眼看着东窗事发,便给太上皇下毒,指图杀了太上皇顶罪,不想却被叶廷给发现了这件事,从而宣了御医暂时的保住了太上皇的一条命。

  苏绾一边想一边取了银针出来,迅速的刺太上皇身上的穴道,几针下去后,她起身望着萧煌说道:“我先用银针封了他的穴道,让毒性不继续漫延,若是任毒性漫延下去,最后他会死的。”

  萧煌听到苏绾说,说不出的心疼,很难过,一直走到萧琮的身边,伸手握着他,沉声开口:“父皇,你会没事的,绾儿一定会医好你的,我要查清楚,你为什么要指使刺客那样做,儿子不相信那刺客是你指使的。”

  萧煌的话,使得太后的脸色瞬间一点血色都没有,身子忍不住打颤,却一个字不敢说。

  用力的镇定自己,她不能出事,她一定不能出事,如若出事的话,她的儿子怎么办。

  太后努力的想主意,盯着萧煌和苏绾,眼里闪过狠毒的光芒。

  萧煌望着苏绾说道:“绾儿,那你去配制解药,一定要让父皇醒过来。”

  苏绾点头:“好,那我去配药了。”

  萧煌点头,他想陪陪自个的父皇。

  看到父皇躺在这里,他才发现他老了,他的头上已有不少的白发,在他小的时候,父皇总是把他放在肩上,让他骑着满园子跑,可是他却很少陪自个的父王,前世他一直装傻,没有陪他,今世,他一直忙着斗心勾角的,也忘了去陪他。

  现在看到他这样孤孤单单的躺着,他忽地有些害怕,害怕他就这么死了。

  那他重生一世还有什么意思。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一个道理,他重生并不是为了靖王府,靖王府的人与他无关。

  他重生只是为了父王,为了不让自己的父王惨死。

  可是他还没有告诉他啊,先前为了皇位的事情,他和他有了心结。

  若是他醒过来,他一定要解开他的心结,告诉他,自己真的是不得已的,他相信父皇会谅解他的。

  不过萧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寝宫里,太后已经说话了:“煌儿啊,你和皇后连日来赶路,一定是极累的了,你还是先去休息休息吧,我来陪你父皇吧。”

  萧煌的注意力全在自个的父皇身上,听了太后的话,他摇了摇头:“不用了,母后你自去休息吧,我来陪父皇。”

  他怕自已再不陪便没机会了。

  可是他的话使得太后心急不已。

  苏绾和叶廷都看出了太后的异常。

  苏绾唇角一勾,忽地冷笑起来,掉头望着萧煌说道:“萧煌,你陪我一起去找药好吗,这药方要好几种呢,我一个人找有点慢。”

  萧煌抬头诧异的望着苏绾。

  因为这种事绾儿一般是不会麻烦他的。

  萧煌望着苏绾,即便苏绾没有说话,但他依旧从苏绾的眼里看出一些不一样的光芒来。

  萧煌心一惊,难道是自个的父皇没救了,这一想只让他周身的冰冷。

  他掉头望了望床上的太上皇,又走到苏绾的身边去,拉着她往外走。

  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想知道。

  太后一看到萧煌和苏绾离开,赶紧的开口道:“我留下来照顾你父皇吧。”

  苏绾停住了,掉头望过来:“好,御医也一并照顾太上皇吧。”

  太后听了苏绾的话松了一口气,如若苏绾把人全调走了,她还要怀疑她是故意的,但现在她把御医留下,那说明她怀疑她,不过有御医在,若是萧琮发生了什么事,那就怪不到她的头上了。

  太后轻笑。

  寝宫里,叶廷等人出去了。

  萧煌和苏绾等人刚出去,太后便招来了一名宫女,小声的吩咐她去叮着皇上和皇后娘娘。

  宫女领命而去。

  萧煌和苏绾二人刚出了太上皇的寝宫,萧煌迫不及待的开了口:“绾儿,是不是父皇他,他有什么性命之忧。”

  苏绾拉着萧煌的手轻轻写道:“稍安勿燥。”

  她写完后,便大声的说道:“父皇没事,你想太多了,我不是说了可以救的吗?”

  苏绾说完后,立刻飞快的和身边的虞歌说道:“待会儿拐弯的时候,你赶紧的避开,带着人去甘泉宫的寝宫守着太上皇,记着,若是有人胆敢伤太上皇,一定要拿下她,不管是谁。”

  “是,皇后娘娘。”

  萧煌总算悟出些什么,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绾儿的意思是有人要害父皇。”

  苏绾小声的说道;“如若我猜得不错,那刺客并不是太上皇指使的,而是别人指使,然后栽脏陷害给太上皇的。”

  “母后干的。”

  萧煌说不出的愤怒,真想掉头去找母后,问问她为什么这样干。

  可是苏绾却紧拽着他,不让他去。

  一行人一路直奔宫中的御药房取药。

  路上,苏绾轻轻的说道:“皇上,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

  “你说。”

  萧煌心情说不出的难受,一个是他父皇,一个是他母后,就算这事不是父皇指使的,是母后指使的,他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想不透母后为什么这样做。

  她这样做分明是置自己的性命于不顾。

  苏绾慢慢的说道:“父皇所中的毒,其实是一种麻痹神经的毒,如若我早早的回来替他解了毒,他会没事,但现在毒已经漫延到全身,即便解了毒,只怕他也会受到影响,很可能傻了,或者瘸了,或者又傻又瘸,因为这结果我还没有看到,总之不会太好。”

  苏绾话一落,萧煌已经完全的呆愣住了。

  他没想到结果竟是这样,父皇他很可能傻了或者瘸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不过你也别灰心,我不会放弃的,我就是和你说说他醒过来后的症状,后期的治疗说不定可以慢慢的好起来。”

  苏绾安慰萧煌,萧煌只觉得周身冒冷汗,整个人没力。

  俊美的面容上一点血气都没有,连唇都没有了血色。

  看到他这样,苏绾自然也心疼,伸手拉着他的手劝道:“萧煌,你可千万不要有事,父皇眼下正需要你呢。”

  她如此一说,萧煌总算冷静了一些,沉稳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医好父皇的。”

  “嗯。”

  一行人进入了宫中的御药房,一进去,苏绾便望向萧煌说道:“你快带人去甘泉宫的寝宫保护父皇,我来配制解药。”

  她怕虞歌等人制不住太后,必竟那个女人太狡猾了。

  萧煌立刻点头,带着叶廷和两名手下闪身便走了,迅速的直奔甘泉宫而去。

  这里苏绾开始配制解药,说实在的,太后的毒药,很可能是来自于噬天门的毒药。

  她不得不说,那毒药十分的厉害。

  由此可见,噬天门内确实有一个很厉害的医术高手,这高手不但会以蛊控制人,还会制各种厉害的毒药。

  这噬天门是目前最大的隐患,待到除掉了太后这个隐患后,后面他们要除的便是噬天门这个毒瘤。

  也许除掉了噬天门这个毒瘤,他们才能真正的平稳下来。

  苏绾一边想一边配解药。

  这解药中要加她的血,如若没有她的血是不行的。

  待到解药配好了,苏绾便带着这解药前往甘泉宫的寝宫而去。

  人还没有进寝宫,便听到寝宫之中有冷喝之声响起:“沈御医,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太上皇都敢害,你有几个胆子敢害太上皇。”

  这竟是太后的声音。

  苏绾走进去,便看到太后满脸冷怒的瞪着寝宫里的沈御医,沈御医脸全白了,身子抖簌好似风中的残叶似的,不停的对着萧煌磕头:“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萧煌并没有看沈御医,而是望向了太后,那眼神冷澈骨。

  太后训斥完沈御医后望向萧煌说道:“煌儿,母后没想到这歹毒的东西竟然想谋算你父皇,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连太上皇都敢害,把他拉下去斩了。”

  原来沈御医竟然用银针扎太上皇的死穴,差点害死了太上皇。

  幸好被萧煌发现了,阻止了他。

  寝宫中萧煌望着太后沉声说道:“母后,你确定这是沈御医的主意,还是在你的眼皮底下做出这种事来。”

  太后嚅动着唇,脸色难看的问道:“煌儿,你什么意思?”

  这一回不用萧煌说话,苏绾直接的走到了沈御医的面前,缓缓的站定,冷冷的说道:“沈御医,本宫问你,这事是你做的还是有人指使你做的,当然你可以不说,但是本宫手里有一种药,若是让你服用了,你就可以说实话了。”

  这话不但沈御医脸白了,就是太后脸也白了。

  沈御医一念之下便打算咬舌自尽,苏绾也不阻止他,缓缓的说道:“你可以咬舌自尽,但你的全家将会因此而被尽数斩了,满门灭族,谋害太上皇的罪名,你承担得起吗。你以为死你一个人便可以了吗?你给本宫记着,别说死你一人,死你全家只怕都不能够,你沈氏九族都要灭门。”

  此言一出,沈御医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最后哑着声音尖叫:“皇上我交。”

  太后一听尖叫起来:“沈御医,你最好想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沈御医却不理会她,绝望的叫道:“是太后娘娘让臣这样做的。”

  满宫死寂。

  ------题外话------

  太后这下要倒霉了,要怎么收拾她呢。是蒸呢还是斩呢,还是砍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202章 太后暴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