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萧煌的身世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寝宫里,太后脸色慢慢的白了,最后黑了,呼吸急促起来,她下意识的飞快抬头去看萧煌,看到萧煌周身拢着冷霜,满目寒气的盯着她。

  太后摇头:“不,我没有,煌儿,我没有这样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啊,那是你父皇,我为什么要害你父皇啊。”

  她说完掉头望向沈御医,尖叫起来:“沈御医,你说你为什么要胡乱攀咬我,是什么人指使你这样做的。”

  太后话落,还朝着沈御医挤眼睛,让沈御医承认他是受别人指示栽脏陷害她的。

  她的动作,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

  可惜只有她自己因为太害怕而不自知,还以为别人没看到呢。

  苏绾真正是被她气笑了,因为这女人想让沈御医指使谁栽脏她,一眼便看出来了。

  除了她还有谁啊。

  苏绾早就决定不忍这个女人了,所以走到太后面前,沉稳的说道:“母后,你是打算让沈御医栽脏给谁啊。”

  她开口后,太后掉头望向苏绾。

  想到自己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之所以和萧煌这样,都是因为苏绾造成的。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是你,沈御医之所以栽脏陷害我,都是你栽脏的是不是,你抢走我的儿子还不死心,还要害我,我倒底哪点对不起你。”

  太后撕心裂肺的叫起来,哭倒在地上。

  她哭了一会儿,呜咽着说道:“煌儿,我身为你的母后,从小到大哪一点对你不好了,我为什么要害你父皇啊,分明是这个女人调拨离间害的我。”

  萧煌周身拢着戾气,瞳眸说不出的阴沉,一字一顿的说道:“母后,这事其实很容易查,是你指使的还是绾儿指使的,只要对沈御医用药便一清二楚了,或者母后也可以试试那药,只要服下那药,人人都会说真话的,我想母后既然说绾儿栽脏陷害你,那么你服下药,一试便知了。”

  太后脸白了,慌恐不安起来,一双眼珠子飞快的转动着,她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她慌乱的时候,两眼珠子转动起来,跟个老鼠眼似的。

  实在是让人讨厌至极。

  太后虽然不知道萧煌所说的事情是真是假的,但如若真有这种药,那她岂不是。

  如此一想,太后害怕了,飞快的开口哭道。

  “煌儿,我错了,是我指使沈御医这样做的,可那也是因为母后不想让你父皇受罪啊,你父皇这样活着就是活受罪,若是他醒了,你难道能放过他吗?他指使了刺客干出那样的事情,你真能饶过他吗?”

  太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着。

  寝宫里,个个无语的望着太后。

  这女人其实也是个有本事的,唱作俱佳,先前还说沈御医是受人指使呢,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成了她是为了太上皇好,怕他活受罪,更怕萧煌惩罚他。

  所以才会指使沈御医害太上皇的。

  萧煌脸色阴沉至极,声音如冰,没有一点的感情,缓缓的说道:“母后难道忘了皇后说的话了,父皇是可以救过来的,至于父皇醒过来后,朕如何做,这是朕的事情,似乎和母后没有关系吧,何况朕不相信父皇会指使刺客刺杀绾儿。他不会对我这样狠心的。我定要查出来,究竟是何人栽脏陷害父皇的,如若我查出来了,我绝不会饶了这个人,不管是谁都不行。”

  萧煌的话一落,陡的一抬手,一道劲气飞了出去,把寝宫门前的琉璃屏风给打碎了。

  太后吓得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眼泪还挂在脸上,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萧煌已经懒得再看她的嘴脸,陡的朝着寝宫外面命令:“来人,送太后娘娘回养德宫,没有朕的指意,不准太后离开养德宫一步。”

  太后一怔,随之叫起来:“煌儿,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准本宫出养德宫。”

  萧煌直截了当的说道:“母后连父皇都敢杀了,朕不放心你再来这边,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你就安心的待在养德宫里吧,没有朕的旨意暂不要出来。”

  萧煌说完一挥手,鲍平安指使太监把太后架了出去,太后挣扎,可惜没什么用。

  她只觉得透心的凉,感觉萧煌什么都明白了。

  说不出的害怕。

  可惜没人理会她,把她一路送进了养德宫去。

  甘泉宫这边,萧煌请苏绾替自个的父皇解毒,苏绾点了一下头,上前替太上皇萧琮解毒。

  先用银针扎穴,然后喂自己先前制出来的解毒药,待到喂完了解毒药后,她又开了一张泡澡的汤药,让萧煌指示人抓了药材过来给太上皇泡澡,等到泡完澡,不出意外,太上皇的毒就应该解了,他应该醒过来了。

  萧煌立刻安排人去做这些事。

  待到药材准备了过来,汤药水准备好了,萧煌便命人送了苏绾回去休息,自己亲自照顾着父皇。

  苏绾也没有拒绝,太上皇泡澡,她做媳妇的总不好待在身边,便领着人去御乾宫睡觉了。

  萧煌则留在甘泉宫内照顾太上皇。

  不过泡完澡后,太上皇并没有醒过来,依旧沉睡着,萧煌宣了御医过来诊脉,御医惊喜的发现,太上皇体内的毒清除了,只是因为这一阵子昏睡,他太过于虚弱,所以没有醒过来,只要休息休息,应该很快便能醒过来。

  萧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并没有离开,一直留在甘泉宫里照顾太上皇。

  天没有亮,太上皇萧琮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迷茫的望着四周的一切,然后挣扎着欲坐起来,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煌儿。煌儿。”

  他一唤,萧煌便惊动了,听到父皇唤自个儿的名字,萧煌激动的应了一声:“父皇。”

  他应着冲到了萧琮的床边,伸手欲扶他坐起来。

  可是萧琮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有所高兴,相反的一脸受惊的往后缩,然后惊吓的瞪着萧煌:“你是谁啊,不要碰我。”

  他说完又四下寻找起来:“煌儿,煌儿。”

  萧煌有些受了惊吓,好半天反应不过来,待到他反应了过来,他小心的叫道:“父皇,我在这儿啊。”

  可惜床上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四下寻找着,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煌儿,你在哪儿啊,你快出来,不要吓父王。”

  萧煌看着这样的父皇,只觉得五雷轰顶,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待到他醒过神来,忍不住大叫着命令:“来人,立刻去请皇后过来。”

  殿外,鲍平安听了,立刻飞奔着跑去了御乾宫。

  苏绾还没有起来,听到人禀报,皇上让她过甘泉宫。

  苏绾立刻起身了,心里有些担心,难道是太上皇发生什么事了。

  路上她问了鲍平安,鲍平安却不知道内里的情况,因为他压根没有进寝宫,寝宫里只有皇上一个人待着的。

  苏绾一路担着心,前往甘泉宫。

  待进了寝宫,才知道萧琮认不识萧煌了,她立刻给萧琮检查一下,最后望向萧煌说道:“父皇他因为先前毒药伤了脑神经,现在脑子有些不大好。”

  “你是说他傻了。”

  萧煌只觉得心痛无比,只要一想到自个的父皇傻了,他胸腔便有一种崩溃,想大吼想大叫。

  为什么他父皇会傻,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他。

  “父皇,我是萧煌啊,我是你的煌儿啊。”

  萧煌扑到床上去抱萧琮。

  萧琮却吓得哇哇大叫,不停的抬手打抱着他的萧煌。

  苏绾赶紧的拉开萧煌:“你不要吓他,以免刺激到他。”

  萧煌总算停住了动作,可是心里还是好难过。

  他掉头望着萧琮,看到萧琮还在满床的找自己。

  萧煌指着萧琮问苏绾:“你说父皇傻了,那他为什么还记得我呢,为什么还念叨着我呢。”

  “也许因为你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所以他才会记得你,但他不认得现在的你,他只有记忆中的你。我也不知道他记忆中的你多大。”

  苏绾无奈的说道。

  说实在的看到萧琮这样,她心里也不好受,尤其是看到萧煌如此伤心,她就越发的难过了。

  苏绾走到萧煌的身边,抬手抱住他的腰,温声安抚她:“萧煌,你别难过,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父皇的,我会让他好起来的。”

  萧煌紧抱着苏绾,用力的点头。

  寝宫外面,有人急奔了进来,正是宫中的侍卫队长虞歌,虞歌一进来沉声禀报:“皇上,皇后娘娘。大皇子和小皇子回京了,现已到甘泉宫外面。”

  萧煌和苏绾二人怔住了,随之苏绾激动的开口。

  “把他们带进来。”

  虞歌立刻出去带人。

  寝宫里苏绾却有些紧张起来,因为她已经有快两个月时间没有看到儿子了,儿子不知道会不会认她。

  这心思一起,便挥之不去。

  寝宫外面,很快有人进来了。

  前面两个人正是奶娘,这两个奶娘苏绾是认识的,正是她娘之前从东海给她带来的。

  两个人手里一人抱了一个孩子。

  正是她的儿子。

  奶娘抱着孩子进来后,一福身子说道:“见过皇上,皇后娘娘,奴婢带大皇子二皇子回来了。”

  苏绾立刻招手让奶娘把孩子抱过来。

  两个孩子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和刚出生时完全不一样,生得白白胖胖的,可爱至极。

  皮肤说不出的水嫩,眼睛黑亮好似葡萄,滴溜溜的转乱。

  看到苏绾,竟然一点也不认生。

  苏绾伸手抱了一个过来,萧煌也抱了一个过来。

  苏绾抱的一个是大皇子团团。

  团团一到苏绾的怀里,小脑袋瓜便往她怀里靠,亲热得不得了。

  但是萧煌抱的那一个却哭了起来,而且哭得特别的伤心。

  苏绾不禁有些自豪,倒底是自个生的,还是认自个儿的。

  不过面前的奶娘却说了:“回皇后娘娘的话,我们家皇后因怕孩子认生,不亲近皇后娘娘,所以孩子自从带回东海之后,我们家主子便改了身上的味道,用的是皇后娘娘身上的味道,不但如此,她还穿了皇后娘娘的衣服,以及脸上简单的易了一下容,看上去和皇后娘娘很像,这就是大皇子愿意亲近皇后娘娘的原因,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娘娘的气味和习惯。”

  奶娘说完后,苏绾忍不住心酸,母后她竟然费了这样的心思,这世上对她最无私奉献的人大概就是做母亲的了。

  苏绾眼眶微微的红,轻声道:“我知道了。”

  她抱着团团,俯身亲了团团一口,团团立刻笑了起来。

  萧煌怀里抱着的圆圆却依旧在伤心的大哭,大眼睛红红的,哇哇大叫。

  看得萧煌火大不已,他今天本来心情就不好,这死小子还这样,能不让他火吗/

  萧煌抬手便想拍圆圆一巴掌。

  苏绾赶紧的阻止:“不要。”

  她伸手想抢过儿子来。

  不过另外一只手却比苏绾快,飞快的抢了圆圆过去后,还一脸火大的瞪着萧煌,大骂:“坏人,坏人,欺负我家煌儿。”

  萧煌和苏绾心惊,掉头看去。

  便看到太上皇萧琮一脸惊喜的抱着圆圆,叭叽的亲了一口:“煌儿,乖啊,不哭,父王爱你啊。”

  圆圆在萧煌的怀里大哭,可是到了萧琮的手里,被他叭叽亲了一口后,竟然不哭了,一脸稀奇的望着萧琮。

  萧琮立刻伸手举高圆圆,逗他。

  这动作吓坏了苏绾,苏绾冲过去想抢过自己的儿子。

  因为萧琮现在脑子不太好,若是他伤了圆圆怎么办。

  但是萧煌却一把拉住了她,阻止她去抢圆圆。

  苏绾只得提心吊胆的看着。

  却见萧琮满脸笑的盯着怀里的圆圆。欢喜的就好像捧了什么宝贝似的,他一会儿把圆圆举高头顶,一会儿又放下,只逗得圆圆开心不已。

  萧琮一边逗圆圆,还一边高兴的说道:“煌儿,父王是不是很厉害,哈哈哈,以后父王会保护你的,不叫任何人欺负你。”

  寝宫里,只有萧琮开怀的大笑声。

  萧煌却觉得心中很痛,因为重生后他并没有怎么陪自个的父王,他只顾着和皇帝勾心斗角的,完全忘了背后还有一个爱着他的父王。

  可是等到他想起这些时,父王他却再也记不得他了。

  萧煌即便是在满府被宰的时候,都没有流过泪的人,此时心中斥充着一股痛意,眼眶不自觉微微的红了。

  人是不是永远要等到失去了,才会知道诊惜。

  苏绾看出萧煌心情不好受,伸手拉着他:“你别担心,我会医好父皇的,他会记起你来的。”

  就算是为了萧煌,她也要想办法医好萧琮。

  萧煌伸出手紧握着苏绾的小手,两个人十指紧扣。

  幸好还有绾儿在他的身边。

  夫妻二个人一起望着床上的萧琮逗弄着圆圆,圆圆被逗得很开心。

  苏绾怀中的团团也歪过头来看。

  一会儿的功夫,萧琮便有些累了,必竟他中毒后连日昏迷,身子极端的虚弱。

  他逗了圆圆一会儿,连手都举不起来了。

  萧煌立刻上前欲接过圆圆,萧琮却警戒的一把抱着圆圆瞪着他。

  “你不要害我的煌儿,我会保护他的。”

  萧煌眼泪都快下来了,勉强的忍住。

  苏绾把怀里的团团递到奶娘手里,自己走到床前去抱圆圆/

  “父皇,把他交给我,我会帮你照顾好他的,他饿了,要吃奶了。”

  萧琮抬头盯着苏绾,看苏绾低头望圆圆时,眼里满是浓浓的母爱之意,他一下子触动了,轻笑起来:“好,你要替我照顾好煌儿,我煌儿饿了,你让人喂他吃奶。”

  “好,父皇放心吧。”

  萧琮总算放心了,把圆圆递到苏绾的手里。

  苏绾松了一口气,接了过来,圆圆到她的怀里,睁着和苏绾一样漂亮的眼睛盯着她,慢慢的便笑了,小脑袋直往苏绾的怀里钻。

  苏绾松了一口气,俯身亲了儿子一口。

  待到亲完,她抬头望过去,便看到萧琮虚弱的往床上倒。

  现在的萧琮不复之前的健壮,十分的瘦弱,脸色也很苍白,软软的往床上一倒,就是个脆弱得不堪一击的老人。

  别说萧煌,就是苏绾看了都心疼不已。

  萧煌上前去替他盖锦被,却听到他嘴里不停的低喃着:“阿紫,紫儿,我想你了,你在哪儿啊。”

  萧煌怔住了,苏绾也听到了这句话。

  阿紫,紫儿,这是谁啊。

  夫妻两个人相视一眼,最后苏绾问萧煌:“那个阿紫是谁啊?”

  萧煌摇头:“我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人。”

  苏绾挑眉说道:“父皇脑神经被毒药麻痹了,记不得任何人任何事,却记得你和那个阿紫,说明这个阿紫对他很重要,若是你能找到这个阿紫,说不定对他治疗有作用。”

  萧煌点了一下头,认真的想着,然后说道:“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没有听谁说过阿紫这么一个人。”

  “不过我觉得有一个人说不定能知道。”

  “谁?”

  萧煌追问,苏绾缓缓的笑道:“太妃娘娘。”

  她说完后望向床上的萧琮说道:“父皇的身边需要一个照顾她的人,太后娘娘肯定不行,不如把太妃娘娘接进宫来照顾父皇,你看怎么样?”

  苏绾说完,萧煌却没有答应,因为他太害怕有人再对自个的父皇动手脚了。

  自个的母后都能对父皇动手,何况是别的人。

  苏绾却望着萧煌说道:“我看太妃娘娘是值得相信的,之前你离京后,太妃娘娘有空便进宫来看我,我生孩子她也进宫来陪我,还被太后打了一耳光呢,我觉得她品性不错。”

  “既然绾儿相信她,那便把她宣进宫来照顾父皇吧,不过父皇的身边还要多安排几个人。”

  “好,我会安排人的。”

  苏绾点头,然后望着萧煌说道:“父皇已经这样了,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你还要处理朝政上的事情呢。父皇你就交给我和太妃吧,我会把父皇照顾好的。”

  萧煌点头,伸手握着苏绾的手说道:“绾儿,谢谢你了。”

  “谢什么,我们是夫妻。”

  她说完后想到太后的事情:“太后娘娘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理。”

  萧煌听到苏绾的话,脸上一闪而过的嫌弃,对于自个的母后,他说不出的讨厌。

  虽然知道她是自个的母后,可是萧煌实在喜欢不起来她。

  “她胆敢做出这些事,我会让她后悔的,还有我想查清楚,她为什么就能这样对待我。”

  他明明是她的儿子,她为什么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这样对自己。

  苏绾不再说话,总之她知道萧煌心里不好受。自己的母亲要杀自己,换做是谁都不好受。

  “好了,你还是准备一下上早朝吧,早朝过后再来看望父皇吧。”

  萧琮回头望向床上的萧琮,发现他已经累得睡着了。

  萧琮唤了鲍平安过来:“从现在开始,你领几个人负责照顾太上皇,记着,不要让任何人伤害到太上皇,若是让他受到伤害,朕饶不了你。”

  鲍平安立刻应声:“是,皇上放心吧,奴才一定会尽心尽力侍候太上皇的。”

  “嗯。”

  萧煌总算满意了,和苏绾两个人一先一后的走出了甘泉宫。

  萧煌先把苏绾和两个儿子送回御乾宫,然后才领着人去上早朝,连早饭都没有用。

  苏绾虽然心疼他,可看他不听,也就不去想了。

  太上皇没有恢复过来,只怕萧煌的心情不会好。

  她一定要尽快的治好太上皇。

  苏绾想着,开始给自个的儿子准备住的地方。

  离得儿子这么长时间,她想他们了,自然不可能让他们住得远,所以便在养心殿的东偏殿置了婴儿床,准备了一应吃用的东西。

  待到安排妥当了,儿子已经玩累了,吃了奶便睡了。

  苏绾唤了两个奶娘过来,问了自个娘亲的情况,当知道自个的娘亲又怀孕了,苏绾说不出的高兴。

  东海眼下还没有正经的皇子呢,娘亲的年岁也不大,若是这一胎怀了皇子,倒也不错。

  苏绾立刻写了一封信,命人送去东海。

  待到送完了这封信,她又让人去宣了太妃进宫。

  太上皇那边是少不了人的,太妃是最好的人选。

  虽然萧煌不太相信太妃,但苏绾还是觉得太妃的人品信得过的。

  何况萧煌还安排了鲍平安在那边侍候着,鲍平安可是个精明的人。

  太妃一进宫,看到苏绾时眼睛便红了,她已经得到萧琮中毒昏迷过去的事情。

  陈太妃是萧琮的侧妃,两个人感情虽然不是蜜里调油,但萧琮待陈太妃倒也不错。

  实在是陈太妃知书达理,很懂得进退,让人处着舒心,所以萧琮和她的关系一直不错,两个人才会有了两个孩子。

  养心殿的大殿内,太妃眼睛红红的说道:“皇后娘娘,他们说的是真的吗?先前有人进宫刺杀皇后娘娘,是太上皇指示的吗?”

  太妃说完垂泪了,她不相信太上皇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这个人吧,其实杀心没那么重。

  何况苏绾是他的儿媳,当朝的皇后,他怎么下得了手呢。

  “太妃你相信这事吗?”

  陈太妃立刻红着眼眶摇头;“我不相信,太上皇他不是那样歹毒的人,虽然他之前处心积虑的想当皇帝,但是他绝不会害人的。”

  “他很爱皇上,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不管是文王还是武王,还是两位公主,都没有皇上得他疼爱,既然太上皇喜欢皇上,又怎么会对皇后娘娘出手呢,我觉得这事不可思议。”

  陈太妃一边流泪一边摇头。

  苏绾不再纠结这个话题,而是问别的事情。

  “太妃娘娘可记得靖王府里原来有个叫阿紫的女子。”

  “阿紫?”

  陈侧妃抬起头来,满脸的惊讶:“娘娘怎么知道阿紫的?”

  苏绾挑眉,看来真有这么一个女子,不知道她是何人,竟叫太上皇傻了还记住。

  这个女人应该是太上皇很重视的女子才是。

  陈太妃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来:“其实阿紫,原名龙紫,是太上皇母妃身边的小宫女,因为她生得极好,而且十分的灵秀,太上皇小时候很喜欢她,太上皇的母妃便把她指给了他做宫女,他们两个人是从小到大青梅竹马的情份,感情十分的要好,后来太上皇开府后,便收了阿紫,可听说阿紫生孩子时一尸两命,母子二人全死了。”

  说到最后陈太妃又垂泪。

  虽然那个女子是王爷喜欢的人,但她是一个死人,她从来没有想过与她争什么。

  陈太妃垂泪过后又说道:“后来听说王妃娘娘怕王爷伤心,所以不让人提起阿紫,再后来府里便没人记得还有一个叫阿紫的女子了。”

  “我进府的时候,府里已经完全没有关于阿紫的事情了,我这还是无意间听府里的老人说的呢,不过那些老人后来都被送出府了。”

  陈太妃说完后想起什么似的望着苏绾说道:“皇后娘娘为何问阿紫。”

  苏绾叹了一口气说道:“事实上我替父皇解了毒。”

  陈太妃一听这话立刻高兴起来:“太上皇没事了。”

  苏绾摇头:“毒虽然解了,可那毒药会麻痹人的神经,父皇的脑子受到了伤害,所以他现在记不得任何人任何事了。虽然记不得任何人任何事,他却记得一个叫阿紫的人,还有萧煌。”

  苏绾话落,陈太妃怔住了,随之哭了起来。

  说实在的初初听到苏绾说这话,她觉得很伤心,她和王爷多少年的情份,王爷到最后竟然只记得阿紫和萧煌,再也不记得别的人。她身为他的妻子自然难过。

  但现在她这么大的岁数了,也不指望什么了,唯希望他能好起来。

  陈太妃一边伤心一边说道:“其实若不是先皇,王爷他想娶的人大抵只有阿紫一个人,不管是王妃还是我还是府里别的人,都是先皇指婚进靖王府的,他所求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阿紫。”

  苏绾没想到原来太上皇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太妃娘娘,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皇后娘娘请说。”

  陈太妃立刻抹干了眼泪,望着苏绾。

  苏绾说道:“你知道太上皇现在记不得任何人任何事,他身边不能离开人,需要一个人侍候他,所以我想请太妃娘娘帮忙照顾一下太上皇,太妃应该知道,皇上初回京,有很多朝政上的事情要处理,我呢身边还有两个儿子,根本无暇分身。”

  再说太上皇是她公公,她总不好亲手亲脚的亲身侍候。

  这事只能是太上皇的女人才能做。

  太妃惊讶的开口:“那太后娘娘呢。”

  这事太后娘娘可以做的。

  苏绾则淡淡的说道:“太后娘娘身子不大好,不能侍候太上皇,所以我想到了太妃娘娘,不知道太妃娘娘?”

  “好。我愿意侍候他,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陈太妃很高兴,她和太上皇都老了,他们能相伴着说说话也不错。

  “那好,我让人带太妃娘娘去甘泉宫,太上皇眼下便在甘泉宫那边。”

  “好。”陈太妃立刻站起了身,苏绾眸光深沉的望着太妃,缓缓的说道:“太妃娘娘,皇上对太上皇的感情很深,如若太妃娘娘照顾好了他,我想太妃的人生一定会圆满的。”

  苏绾的话陈太妃一下子明白了,如若她侍候好了太上皇,她的儿子女儿,这一辈子都不愁了,因为皇上会罩着他们,。相反的她若是生出不该有的心思,皇上不会放过她,不会放过她的儿子女儿的。

  陈太妃轻笑起来:“皇后娘娘放心吧,太上皇,他是我的夫君。我会尽心尽力侍候好的。”

  “嗯,我相信太妃娘娘,我让人带你过去吧。”

  苏绾立刻唤了聂梨过来,让她带陈太妃前往甘泉宫。

  待到太妃走了后,苏绾陷入了沉思。

  想着太妃先前说的话,阿紫是父皇喜欢的人,父皇想娶的人只有阿紫一个人。

  正因为如此,即便他傻了痴了,他的心中还是记得自己喜欢的人。

  除了阿紫外,他还记得萧煌。

  他一生中所爱的人只有阿紫和萧煌。

  如若说这两个人没有关联,打死她她都有些不相信。

  阿紫死了,他最爱的人就是萧煌了,如若萧煌是太后所生的人,他未必有多爱,如若他爱太后所生的儿子,那么萧文昊也是太后所生的,王爷为何不稀罕。

  却独独喜欢萧煌呢,所以说萧煌其实很可能不是太后的儿子,而是阿紫的儿子,是王爷深爱女人的儿子。

  如此一来就可以说得通很多事了,例如萧煌其实和太后并不十分的亲近。

  太后对于萧煌更多的是害怕。

  太上皇为何如此喜欢萧煌,因为他是他最喜欢的人生的儿子。

  太上皇之所以对太后很好,那是因为太后对萧煌一直很好。所以太上皇才会对太后好的。

  太后之所以下得了狠心要害死萧煌和她,因为萧煌并不是她的儿子。

  她要推萧文昊上位,那是因为萧文昊才是她的儿子。

  苏绾越想越觉得自己所想的是对的。

  她正想得入神,寝宫外面萧煌走了进来,看到苏绾整个人陷入了沉思,连他走进来都没有发现,不由得诧异的伸手抱起了苏绾。

  苏绾一惊醒了,抬头看到萧煌。

  萧煌望着她说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连我进来也没有发现。”

  苏绾望着萧煌,心情激动的说道:“萧煌,我好像无意间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

  “你坐下来我与你说。”

  苏绾示意萧煌坐下来,她则坐在萧煌的大腿上,伸手搂着萧煌的脖子,很认真的把先前太妃所说的话和萧煌说了一遍。

  “我听了太妃的话,前思后想了一下,你很可能不是太后的儿子,你其实是那个叫龙紫的儿子。”

  苏绾说完,萧煌一脸不可思议,随之摇头:“不可能吧,我从小到大就没有听到一点的口风。”

  苏绾坚定的望着他说道:“那我问你,如若你是太后的儿子。她怎么就能下狠心那样算计我呢,她算计我就是想算计你,这天下的父母再狠心也不至于想害死自己的儿子吧。”

  “当然这天下也有那种禽兽不如的父母,但你看太后对文王的爱就知道,她根本不是那种不爱孩子的父母,她爱,只不过她爱的是文王,既然她有爱,如若你是她的儿子,她怎么狠得下心来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根本不是她的儿子。”

  苏绾的话使得萧煌沉思了,他想到了自己对自个的母后亲近不起来的感觉,两个人总好像保持着一段距离似的。

  虽然母后对他一直很好,但她他就是无法亲近。

  难道绾儿说的是真的,母后并不是他的母后。

  父皇心中所喜欢的那个阿紫,才是他的母亲。

  可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听父皇说过,也没有看出任何的异常。

  “这。”

  萧煌不知道说什么了,苏绾则望着他坚定的说道:“你要想知道太后是不是你的儿子,今晚只要看一场戏就好了。”

  如若太后真的不是萧煌的母后,那么他处治起来就要容易得多了。

  太后若真是萧煌的亲娘,总归让他无法下手,所以苏绾决定今晚演一出戏,戳穿太后的真面貌。

  因为她总觉得太后若是萧煌的亲生母亲,绝不会想害死自个的儿子的。

  苏绾的话,萧煌没有反对。这便是同意了苏绾的意见了。

  接下来两个人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传了吃的东西进来,苏绾陪着萧煌吃了一点东西,便让他去处理朝政上的事情了。

  夜幕降临,宫中灯光迷蒙,好似拢了一层轻雾似的。

  整个皇宫如梦似幻,仿若天宇仙宫一般。

  数道身影仿似幽灵似的直奔养德宫而去。

  养德宫的寝宫内外,一片安静。

  寝宫里慢慢的升腾起一抹轻雾,轻雾之中,有一个肩披黑发的女子脚踩轻雾,徐徐的走了过来,一边过来一边说道:“陆敏,你为何要害我儿,为何害他。”

  这轻叫声,在寝宫内不断的盘旋,床上本来迷迷糊糊睡着的太后,忽地一惊惊醒了。

  一脸的汗水,她睁着一双眼睛望着那轻雾之中的女子,身穿一袭紫衣,飘飘逸逸,脚不沾地的往她的床前滑来,一边滑来还一边说:“你为何要害我儿,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太后此时其实已经中了苏绾命人下的神智错乱的药,她的大脑已完全混乱了,一片迷糊,所以那紫衣女子一出现,她便害怕了起来,拼命的往床里缩去。

  “龙紫,你来干什么,你快走,你快点走。”

  “我来带你前往阴曹地府,省得害我的儿子。”

  “不是我想害他的,是他,是他太过份了,这么多年来我对他那么好,他竟然不思报恩,还那样对我们陆家的人,他该死,他该死。”

  太后受了刺激,很多事都不受控制了,望着那紫衣女子大喊大叫的。

  “他和你一样可恶,你也该死,明明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竟然还妄图霸占着王爷,我才是皇上指婚给王爷的正妃,可是王爷为了你,理都不理我,所以你也该死。”

  “哈哈哈,你以为我有多喜欢你吗,我只是假装对你好的,假装喜欢你的,可是你呢,就跟个傻子一样还叫我姐姐,呸,我没有你这样不要脸的狐狸精妹妹,不过那又怎么样,我故意和你要好,连王爷也相信了,我找大夫替你看病,大夫说你体虚,王爷便相信了,让我炖补品给你吃。”

  “我炖啊炖,我每天都炖,你还当我对你好,其实你吃那些补品多了,胎儿就会过大,母体很容易就会难产。”

  “果然啊,眼看着你足月了,你的肚子越来越大了,我只是在你生养的时候,小小的动了个手脚,你便大出血了,难产而死了,你的儿子成了我的儿子,我假装对他好,王爷便感动了,哈哈哈,我不但得到了一个儿子,我还得到了王爷,你有什么,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一个死人。”

  “死鬼,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推荐目前潜力榜第一瑾瑜大大的书《摄政王的心尖毒后》

  此书绝对棒棒的,欢迎姑娘们捧场:

  口蜜腹剑,忘恩负义?那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机关算尽九死一生,双手染满鲜血,终至母仪天下

  怎能拱手相让于披着羊皮视如亲妹的豺狼堂妹?

  待一切灰飞烟灭,简浔睁开双眼,才发现莫名回到了起点

  既然有幸再来一次,她当然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才能不负自己前世睚眦必报,蛇蝎毒后的“美名”

  不过在那之前,她得先把某条粗大腿找到,趁早抱起来才是

  谁让粗大腿的主人,日后有大作为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203章 萧煌的身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