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死不瞑目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煌出了养德宫后,一刻也没有耽搁,立刻命令下去:“宣监察司少司叶廷进宫。”

  叶廷接了皇帝的旨意后,连忙进宫,萧煌交给他一个任务,立刻去查太后娘家,陆家的情况,务必要查出些什么来。

  这最后一句叶廷自然明白,立刻领旨去办。

  不过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叶廷又停住了,掉头望向萧煌。

  他怎么觉得萧煌现在十分的恨太后娘娘呢,虽说太后娘娘想杀了苏绾,又想杀太上皇,可是萧煌好歹是太后的亲儿子,他怎么似乎比想像的更要恨太后娘娘。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叶廷张嘴想问,不过萧煌却没有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只缓缓的说道:“这件事你若办好了,朕就把嘉平公主指婚给你为妻,若是你办得不好?”

  萧煌没说到底,叶廷立刻恭敬的领命:“臣领旨。”

  他才不会让他有机会不把芊芊指给他呢。

  其实他早就想请皇上把芊芊指婚给自己为妻了,因为自个的祖母着急了,一直催促着他进宫请皇帝下旨把嘉平公主指婚给他。

  不过他看皇上最近一连串的事情,所以没敢提这事。

  没想到现在皇上主动提了,叶廷自然会把这事办得圆圆满满的。

  不就是找陆家犯案的证据吗,他相信不用他刻意的去伪造,都能找出一堆来。

  叶廷领旨办事去了。

  萧煌则带着人一路离开了养德宫,路上想到了苏绾,又掉转了路道,进御乾宫的养心殿去了。

  最近朝堂上的事情,他没有让绾儿操一点的心,只让她专心的替自个的父皇治病,另外陪两个儿子。

  以后他不想再让绾儿操心别的事情了,什么都交给他好了。

  萧煌想到了苏绾和儿子,冰冷的心似乎融化了一般,尤其是自己遭遇了这么多事,绾儿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现在他只要想到有绾儿陪在他的身边,他就觉得人生还是圆满的,如若不是绾儿,他不敢想像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若是他一个人面对这些,他只怕支撑不下去。

  但现在因为有了绾儿和儿子,他觉得生活不那么苦了,何况他的生命中还有要保护爱惜的人,别的倒是其次了。

  至少他在意的人都还在。

  哪怕父皇他不记得自己了,可他依旧活着。

  想到这个,萧煌便舒展了心头的郁结。

  待到他领着人进了苏绾住的养心殿,人还没有进殿,便听到大殿之中,一阵喧哗之声。

  竟然有人在养心殿的大殿内吵闹了起来。

  萧煌的脸色不由得暗了,几大步的往大殿内走去,他刚走进殿,便听到殿内的争吵声越来越大。

  太上皇愤怒的大叫:“你快把我煌儿还给我,马上还给我,否则我打爆你的头。”

  一向温和老实的太上皇,只要涉及到萧煌的事情,便变得十分的霸道嚣张。

  当然现在他眼里的萧煌却是萧煌的小儿子圆圆。

  圆圆这小子也是很奇怪的家伙,竟然分外的亲太上皇。

  太上皇一抱他,他就笑眯眯的,心情格外的好,这样一来,太上皇更认定了一件事,这就是他的煌儿。

  不过最近迷上圆圆的不止太上皇一个,还有那被萧煌和苏绾带回来的阿九。

  阿九从苏绾的口中知道了圆圆是他的小弟弟。

  所以他每天都要过来看一遍自已的小弟弟。

  今儿个正好和太上皇碰到了,两个家伙便为了圆圆是煌儿还是小弟弟的问题,大吵起来。

  此时圆圆正被阿九给抱在怀里,他一边搂着圆圆一边跳脚的指着对面的太上皇萧琮/

  “你敢动我一下,我就踩烂你的手,这是我家小弟弟,才不是你的煌儿。”

  阿九说完还掉头望向大殿一侧的苏绾,笑眯眯的说道:“娘亲,你说是不是?”

  苏绾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之前阿九来找她,要抱抱圆圆,她看他这几天对圆圆特别的好,所以便让他抱了。

  谁知道正好太上皇过来,看到了这一幕,火大了。愤怒异常的要抱圆圆,然后阿九是坚决不给的,结果两个人之间立马剑拔弩张起来。

  大殿内,太上皇一听阿九的话,眼睛都喷火了,望向身侧的鲍平安和陈太妃等人:“你们给我立刻去把我的煌儿抢过来,马上过去,不要让他伤了我的煌儿。”

  陈太妃等人面面相视,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望向苏绾。

  而另一边的阿九也生气的望着紫玉等宫女说道:“你们给我打他们,他们竟然想抢小弟弟,打死他们这些坏蛋。”

  紫玉和几个宫女一脸无语的望向皇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苏绾望了望这个,望了望那个,然后望向阿九怀中的圆圆。

  这小混蛋完全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

  明明因为他而引发的战争,他竟然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

  苏绾真想打这混小子一顿屁股,不过她若是打的话,估计太上皇和阿九都要和她吵,所以她只能忍了,望着圆圆说道。

  “这时间该吃奶了,要不然该饿着了。”

  她一说饿着,太上皇和阿九两个人立马息火了,一起望向了大殿一侧的奶娘。

  奶娘接到苏绾的指示,赶紧地过来抱圆圆,把圆圆抱了出去。

  这一回阿九倒是乖乖的把圆圆交到奶娘的手里去了。

  圆圆很快被抱了下去,苏绾松了一口气,以为没事了。

  可是太上皇心中正火大,自己都没有抱到儿子,怎么高兴呢。

  他怒瞪着阿九,忽地生气的冲向了阿九,揪着阿九的衣襟,火大的叫道;“以后你离得我儿子远点,不要靠近他,否则我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阿九一把抓住太上皇的衣襟,两个人就好像泼妇似的在大殿内推搡了起来。阿九一边推太上皇,一边生气的还嘴道:“那是我的小弟弟,什么你儿子啊,呸,那是我娘亲生的。”

  “我儿子怎么成你的小弟弟了,你个傻子。”

  “你才是傻子呢。”

  两个人由推搡发展到揪打到一起。

  唯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是阿九没有用武功,而是单纯的和太上皇揪打在一起。

  殿内,苏绾看得头疼不已。

  殿门前走进来的萧煌,脸已经黑了,沉声喝道:“住手。”

  他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人吵,到打,愣是没人发现他这么一个皇帝。

  太可恨了。

  太上皇和阿九二人被这雷霆震喝给喝住了,飞快的松开手,动作俐落的自退到一边去。

  不过两个人虽然退开了,看到萧煌时,脸色可就不太好看了。

  两个人难得异口同声的说道:“坏人,大坏蛋。”

  萧煌脸色更难看了,一路领着人走了进来。

  太上皇麻俐的朝着身侧的陈太妃摆手:“走了,我不和坏人说话。”

  陈太妃赶紧的领着鲍平安等人向萧煌和苏绾告安,跟着萧琮走了出去。

  萧煌本来看到自个的父亲,心里难受,可是现在被他们两个人一搞,一点也不难受了,有的只是恼火。

  本来一个傻的就够让人头疼的了,现在好吧,来了两个傻的。

  萧煌望向阿九,阿九看他的样子,又望了望跑远了的萧琮,立马领悟过来,动作俐索的望着上首的苏绾:“娘亲,我饿了,我去吃东西了。”

  他说完一挥手领着紫玉等人转身便走,临了还念叨一句:“大坏蛋。”

  萧煌回首望过来,嘴里不停的磨牙,若不是这家伙救了他们一次,他早让人把他撵出宫去了,他管他死活。

  苏绾看萧煌脸色不好,赶紧的一挥手让殿内的人退下去,自己走到萧煌的身边,伸手拉着他往大殿一侧坐下。

  “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听到苏绾温柔的说话声,萧煌心情好受多了,伸手抱起苏绾坐到自己的腿上,俯身狠狠的亲了苏绾的小嘴一口,随之轻笑出声:“我想你了,绾儿。”

  苏绾的脸一下子有些红了,虽说生了两个儿子,可是这样的表白,还是让她心跳加快,脸颊染上红丝。

  而正因为这一些红丝,更给她增添了妩媚的美丽。

  曾几何时,软萌可爱的小丫头,现在成了一个美丽的小妇人,而她是他的妻。

  光是想着,他便觉得开心,伸手紧紧的抱着她,把脸窝在苏绾的脖子上。

  “有你真好。”

  苏绾不动,一会儿的功夫她才轻声说道:“你别担心父皇的事情,我会尽快想办法治好他的脑子的。”

  萧煌却摇头:“不用着急,看到他现在虽然傻了,却依旧能吼能叫的,我就不着急了,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起码他能亲眼见证父皇对他的爱。

  那些他不曾见过的幼年时的关爱,现在完好的呈现在他的面前,让他感受到父皇心中对他浓浓的爱。

  苏绾不再说什么,轻笑着窝在萧煌的怀里。

  不过一会儿功夫,萧煌却想到了一个不讨喜的人物,望着苏绾说道:“可是那个阿九什么时候送走啊,难不成我要把他一直留在宫里。”

  虽说那家伙是个傻的,可是一个七尺高的汉子,整天叫他妻子娘亲娘亲的,他听着阻心得很。

  所以这个家伙还是尽快的撵走的好。

  苏绾听了萧煌的话后,难得的点头赞同:“嗯,我也正想着这个事,阿九总不能一直待在我们宫里,所以我打算替他治好病后,把他送出宫去。”

  “好,先替这家伙治吧,治好送出去。”

  萧煌想到阿九,恨不得立刻把他送出去,总之他十分的不喜欢那家伙。

  苏绾吃吃的笑,萧煌俯身咬了苏绾的小嘴儿一口。

  两个人正在亲密,殿外有脚步声响起,苏绾赶紧的推开了萧煌,一本正经的坐在他的怀里。

  萧煌好笑不已,现在这样安逸的时光,是他最渴望的,他真想时光不走,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太监夏勺走了进来,飞快的禀报道:“皇后娘娘,青霄国的太子送了一个人过来。”

  苏绾一听夏勺的话,便想起了凤离夜曾经说过的,送她一个解蛊高手的事情,立刻感兴趣的挥手示意夏勺把人请进来。

  夏勺很快领命出去宣人。

  一个三十多岁,面容皎好的女子从殿外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着苏绾行礼:“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你叫什么名字?”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名绣姑,奉太子殿下的命令,前来皇后娘娘身边侍候着。”

  “你会什么?”

  绣姑沉稳的说道:“奴婢擅长蛊毒,奴婢来前,太子殿下已瞩咐过奴婢,以后听从皇后娘娘的调派。娘娘放心好了,奴婢会尽心尽力侍奉娘娘的。”

  苏绾很高兴,不过想到绣姑从青霄国不远千里的来到了西楚国,那她若是想亲人怎么办?

  “绣姑,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你是否是自愿来西楚国的。”

  虽然苏绾相信舅舅不会强迫绣姑来这里,但苏绾还是问了一下。

  绣姑愣了一下,倒没想到苏绾会这样问她,赶紧的摇头说道:“皇后娘娘,奴婢家中已无什么亲人,因家中遇难,奴婢被太子殿下所救,太子还替奴婢报了仇,所以奴婢自愿前来西楚国侍候皇后娘娘,等到奴婢侍候不动了,便回青霄国养老。”

  苏绾听绣姑如此说,终于放下心来,立刻笑着唤了殿外的聂梨过来:“带绣姑下去安置一下,以后你带着绣姑一些。”

  “奴婢知道了。”

  聂梨爽俐的说道,颇有一宫大宫女的大气。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练,聂梨已经能完全的独挡一面了。

  而聂志远也在宫中当起了宫中的侍卫。

  父女二人算是熬出头了,现在聂志远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替女儿找个婆家。

  当初那姓胡的不要他们家的女儿,现如今知道女儿成了皇后娘娘身边的管事宫女,立马死乞白脸的想再续前缘,甚至于还许诺了他们正妻之位。

  只可惜他和女儿不稀罕了。

  殿内,聂梨带了绣姑出去,夏勺也退了出去。

  苏绾挣扎着欲从萧煌的怀里下来,萧煌却抱着她不让她动,又狠狠的亲了几口才放开她,优雅的起身:“朕去处理政事了,晚上朕早点回来。”

  某人的眼里炽热的火焰喷射出来,一眼便叫人知道他想什么收思了。

  苏绾忍不住轻笑着白了他一眼,引得萧煌哈哈大笑,转身又走过来,抱着她亲了一口,实在是依依难舍。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和苏绾温声说道:“先前朕去见过那个女人了,告诉她文王被斩了,萧蓁很快也要去陪文王了。”

  萧煌说完,唇角是冷漠血腥的笑。

  他说完低头望向苏绾:“绾儿,你说朕会不会太狠了,好歹她也曾当过朕的母亲。”

  苏绾却摇头:“她太狠了,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你不要多想了。”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萧煌哈哈一笑,只要绾儿不认为他狠就好。

  他转身大踏步的走了,身后的苏绾则满脸笑意的望着那离开的身影,想到他之前那炽热的眼神,以及那别有用意的话,苏绾也有些期待起晚上来了。

  萧煌去上书房处理奏折,不过刚处理完一本奏折,便有人来禀报他事情。

  阎歌领着两名手下进上书房禀报事情。

  当日被他们抓住的宣王,蛊毒发了,眼看着就要不行了,阎歌来请示皇上如何处理这件事。

  萧煌总算想到了宣王和江灵儿这么两个人。

  眼下北晋国暂时用不着担心,那么还有另外一个大隐患,就是噬天门的人。

  这个噬天门一直针对着他和苏绾,所以这个组织,他绝对不能留。

  但这个组织很隐秘,要想除掉他们绝非易事。

  所以他要查清楚噬天门内里的情况,才好决定后面怎么做。

  正因为他想查清楚这噬天门的情况,所以当日才留下了宣王萧哲,绾儿还留下了江灵儿。

  若不是萧哲和江灵儿有用,这两个人早就被杀了。

  “走,朕去问问他,是否知道噬天门内的情况。”

  萧煌带着人一路悄悄的进了皇宫的一处地下密室。

  宫中有很多这样的密室,承乾帝是个谨慎又怕死的人,这宫里的机关特别的多,密室也多。

  现在正好被萧煌拿来利用了一下。

  密室中,宣王萧哲再没有一点王爷的金尊玉贵之容,这些日子一直被关押着,早就人不人鬼不鬼的了,偏偏最近几天蛊毒发作,他痛苦不堪,本就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的人,现在更是只剩下骨架子,身上脸上一点肉都没有。

  此时正在密室中不停的打滚,痛苦的发出哀嚎声。

  “啊,啊。”

  直到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他挣扎着掉头望过来,便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一道霸气尊贵的身影。

  他抬头望过来时,看到身着龙袍的男子,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不由得虚弱的轻笑起来,伸出手挣扎着开口:“萧煌,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他早就没有生的意志了,可是现在他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

  他只渴望别人给他一个痛苦,让他不要再承受这些痛苦了。

  萧煌没有为难他,走到他面前,沉声问道:“我问你,你可知道噬天门的情况,若是你知道什么,一定要说出来,那些人害得你这样,只有朕可以替你报仇。”

  萧哲身上的血液被蛊虫吞噬,痛苦至极,他抱着身子抖簌起来,拼命的摇头:“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噬天门的情况。”

  他在地上打滚,脸上身上冷汗频频的滑落下来,一会儿功夫整个人就好像在水里洗过一般。

  一柱香的功夫,蛊虫停止了吸食,他也停止了挣扎,只是因为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趴在地上,像条死狗似的,一动都动不了。

  不过即便动不了,他还在哀求:“萧煌,给一一我一个痛一一一痛快吧,求一一一你了。”

  他挣扎着想动,可惜动不了,他努力的拼命的想着,忽地想到一件事,用力的说道:“我知道噬天门里有一个很厉害的会医会制毒还会替人换脸的女人,那个女人应该不年轻了。”

  “噬天门里有很多女人,有成年的女性,还有一些年纪不大的女人。”

  萧哲说到这儿后,再说不下去了,因为再多他也不知道。

  他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朝着半空抓,想抓住什么。

  “萧一一一煌,给我,给我一个一一一一。”

  萧煌转身往外走去,直接的扔给阎歌一句话:“杀了他吧。”

  “是,皇上。”

  阎歌手中的长剑扔出去,一剑穿胸,萧哲的身子软软的趴在地上,可是他的脸上却是一抹解脱,他的脸上勾出浅浅的笑意,溢血的唇,挣扎着说道:“谢一一谢。”

  下辈子下下辈子,如若有来生,他再也不要生在帝皇家。

  萧煌出了关押阎歌的密室之后,便带着人一路进了关押江灵儿的地方。

  江灵儿乃是玉煞堂堂主,这个女人知道的应该比萧哲多得多。

  而且想到这女人的可恶,萧煌的周身拢着嗜血的戾气,一路踏着煞气进了关押江灵儿的密室。

  一进密室,便闻到空气中一股恶臭味。

  这是苏绾先前给江灵儿服的毒药,一种让人皮肤不断化脓溃烂的药,烂了结痂,结了又烂,鼻端间一直充斥着奇臭无比的味道。

  只可惜今时今日的江灵儿,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反而闻不见了。

  再加上她眼睛瞎了,也看不见了。

  她整个人麻木的坐在地上,手上架上被铁链子给锁了,她动都动不了。

  只能痴痴傻傻的坐着。

  不过当她听到萧煌冰冷的声音响起时,她还是有了反应。

  “江灵儿,玉罗煞,没想到你竟然是噬天门的人,朕可真是小瞧了你。”

  江灵儿第一时间拿手去挡脸。

  这样的她不想让萧煌看到。

  可是想到萧煌根本不在乎她的样子时,她终于黯然神伤的垂下了手,同时流下了泪来。

  萧煌坐在她的对面,冷酷无情的开口:“你可真是演得一手好戏啊,骗了萧文昊不算,把整个靖王府的人都骗了,可怜萧文昊到死还在坦护着你。”

  “到死?什么意思?”

  江灵儿飞快的抬头,虽然她看不见,但是还是下意识的望向了萧煌。

  萧煌一点也没有隐瞒她的意思,淡淡的说道:“因他揽下了所有的罪,所以被斩了。”

  一句话使得江灵儿失声哭了起来,慢慢的越哭越厉害,最后望着萧煌哽咽着开口:“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他,他是你的弟弟啊。”

  “朕可没有那样的好弟弟,想要朕死的弟弟,朕可不会稀罕。”

  一句话使得江灵儿怔住了,她知道萧煌知道了之前萧文昊想害死他的事情。

  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了萧文昊。

  可是想到萧文昊,她越想越心痛,最后她想起了一个人来,她的女儿萧茵呢。

  “茵儿呢,我的女儿呢。”

  萧煌直接呵呵的笑了起来:“你还记得你的女儿吗?朕还以为你无心无情呢。”

  江灵儿脸色忽地扭曲了起来,尖叫出声:“我无心无情,我愿意这样吗,我被她们莫名其妙的抓了过去,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她们把我们放在森林里,不给我们一点吃食,让我们自力更生的谋求活路。要知道我们个个都只有五六岁啊,每次进去的时候,有一百多个人,可是等出来的时候,最多只剩下十个左右,剩下来的十个还要被她们带去训练,稍有差池,不是被吊着打,就是被骂罚跪,不准睡觉更是常事,最后还在我们的体内下了蛊虫,控制着我们,让我们按照她们的方法行事。”

  江灵儿说到最后越哭越伤心:“我也想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可是却不能够,懂吗,不能够。”

  江灵儿用力的捶着地。

  萧煌望着她,一脸的冷漠,对于这女人受的罪,他一点也不同情。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也许最初江灵儿是可怜的,可是最后她却是恶毒的,因为她正用她曾经受过的苦楚,来让别人痛苦着。

  这是一种心里扭曲。

  “那些人是什么人?”

  萧煌开口,江灵儿却住口了,她的唇角是诡谲的笑:“你想从我嘴里得到她们的消息吗?哈哈哈,那你就说一句喜欢我,我就告诉你,只要你说一句喜欢我就行了。”

  “自从我按照她们的要求嫁进了靖王府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我喜欢的是你,不是萧文昊,可是我也知道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但是看到你一直不喜欢人,我愿意默默的守着你,可是没想到最后你竟然喜欢那个女人,她有什么好的,她有什么可以让你爱的。”

  说到最后,江灵儿的脸狰狞得可怕。

  萧煌周身拢着血腥寒戾,瞳眸更是闪着冷冽的寒气,他没想到这个女人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如此大言惭,让他说喜欢她。

  她配吗?

  “你配吗,你给朕舔鞋都不配。”

  他起身欲往外走,冷酷嗜血的话不留情的扔了下来:“既然你不说,那就带到地狱去吧,对了,朕会让你的女儿下地狱去陪你们的。”

  身后的牢房里江灵儿呆怔住了,眼看着萧煌走了出去,她挣扎着扑出来,因手上和脚上都锁着铁链子,她一动,牵引得铁链起哗哗的响着,可是她顾不得理会这些,尖叫着开口哀求:“萧煌,你不要杀她,她还是个孩子。”

  “孩子?只怪她生在你的肚子里,难道我会留下一个祸害因子吗,日后她再像你一样来报复算计我们吗?”

  萧煌已走到密室门前。

  江灵儿疯了似的磕头,扑通扑通的不停,尖叫连连:“萧煌,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只求你不要杀我的女儿,求你留她一个活口。”

  耳听到萧煌要离开了,江灵儿拼命的挣扎:“求你了,求你留茵儿一条活口。”

  萧煌在密室门前冷沉的开口:“现在你还有最后一点机会,若是再有一句妄言,你就和你女儿去地下相聚吧。”

  江灵儿连连的点头:“好,我说,我什么都说。”

  这一次她不敢有一点的停顿,飞快的说道:“噬天门,其实最早并不叫噬天门,而是一个千娇阁,阁中全是女子,由专门的人训练,训练过后,便被下了蛊虫,被调派往各个地方听命行事,因有蛊虫控制,所以没有人会违抗她们的命令,个个听命行事。”

  “我也是其中一个,被训练过后悄悄的送进了文信候府江家,成为江家的女儿嫁给了萧文昊。”

  “其实对于我嫁给萧文昊之后要做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因为上面还没有指示,等指示下来我才知道有什么事。”

  密室门前的萧煌脸色冷沉,手指轻握,江灵儿的交待,其实没有多大的用处。

  他冷冷的开口:“你就只知道这么多,你以为这些会换得你女儿的一条命吗?”

  江灵儿一怔,本来她是想隐瞒的,没想到萧煌却发现了,她只得飞快的说道:“其实我恨她们,因为她们毁了我的人生,所以平常我表面上装着很乖顺的样子,事实上暗下里我曾经调查过她们,也曾暗中派人跟踪过那些人,后来我发现,先前和我一起被抓进来的姐妹,有些人被换了容,分别的送了出去,还有我发现噬天门的幕后门主,是一个女人,应该是一个年纪不轻的女人。”

  “后来还有一个男人出现过,那个男人和那女人的关系应该十分的要好,感情很好,除了那个女人可调动噬天门的人,就剩下那个男人可以调动了,那个男人很年轻,我曾经听过他的声音,知道他是,他是一一一。”

  江灵儿说到这儿停住了,望着萧煌飞快的说道:“我说出来后,你答应放我女儿一条命。”

  萧煌脸上说不出的厌恶,冷声说道;“你以为你有谈判的资格,你说不说朕后面都会查出来,但是你女儿一一一。”

  江灵儿急切的叫起来:“不要,我说,那个人就是国师燕溱,我听过国师大人的声音,所以当时在暗处听到那男人的声音时,便知道那男人就是国师大人。”

  “燕溱。”

  萧煌想到当日燕溱是逃离了出去的,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是噬天门的幕后主使,可恨的东西,难怪一直针对着他和绾儿。

  这个男人留不得,不过他背后的女人是谁,那女人和他什么关系。

  “那个女人是谁?”

  这一回江灵儿直接的摇头:“我不知道她是谁,不过我知道她的医术十分的厉害,不但会制蛊虫,还会制毒,还会给人换脸,总之她十分的厉害。对了,我发现她们对于北晋国的关注比别的国家大,一直密切留意着北晋国的动静。”

  江灵儿说到这儿,哭着叫起来:“我知道的全说了,别的我真的不知道了,求你不要杀我的女儿。”

  萧煌轻蔑的冷讽:“你倒还有那么一点母女之心,可是你有母女之心,你怎么就能那么恶毒的杀了别人的孩子呢,死在你手上的人不在少数吧。”

  他说完大踏步的离去,身后的江灵儿还在叫:“萧煌,你放过茵儿吧,她也是萧家的骨血啊,求你放过她吧。”

  前面萧煌冷酷的声音响起来:“朕会留着她的,不过她会成为一个傻子。”

  萧煌说完后,命令身侧的阎歌:“杀了她,把她扔到乱坟岗去给野兽当食物吧。”

  这个女人到死只配给野兽当食物,因为她害死了很多人,这下场是她应得的。

  密室里,江灵儿完全的痴呆住了,直到阎歌长剑刺穿她的前胸,她都没有一点的反应,到死眼睛都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她的女儿要成为一个傻子,她到死还要被扔在乱坟岗被野兽吞食,呵呵,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题外话------

  姑娘们,书荒吗?推茬烟茫的一本现代文《暖妻之当婚不让》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他女儿的钢琴家教。她说,只想找个合适的人嫁了!

  他是单身爸爸,也是云城最上流的豪门公子!他说,只想给女儿找个合适的妈妈!

  **

  “婷婷很喜欢你,希望你做她的妈妈!”他拿出定制的鸽子蛋钻戒,送到她的面前,算是求婚!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205章 死不瞑目》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