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阿九救小皇子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煌离开地下密室后,想到先前江灵儿交待的事情,那些和她一起的人,被改头换面,陆续的被送了出去。

  这些人眼下隐于各个地方,先前自己就见过好几个,伪装成太后的女人,伪装成绾儿的人。

  这暗下还有多少是噬天门的人呢。

  萧煌如此一想,心惊不已,立刻宣了明威将军崔英等手下进宫。

  明威将军崔英,因着萧煌把文王萧文昊斩了,心情说不出的服贴,眼下十分的忠心,一心一意的认定了萧煌。

  认为萧煌是明君,所以他誓死效忠皇上。

  萧煌把从江灵儿嘴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崔英和几位朝中的大臣,朝臣震惊不已。

  萧煌把任务下发给崔英,立刻带手下的兵将,全城排查京城各大朝臣之家的内眷。

  因之前江灵儿交待,噬天门原来是千娇阁,也就是说她们内部基本都是女的,像萧擎萧哲这样的男人,只是被她们临时控制住罢了。

  朝堂之上一片忙碌。

  宫里的苏绾却并不理会这些事,这些事交给萧煌就行了。

  她眼下第一件事便是替阿九治病,她替阿九检查过后,发现阿九的脑子果然如她先前预料的一般有淤血,他的脑子很可能撞击在什么地方,后来积了淤血,让他不但失忆,还思维幼稚。

  虽然阿九的脑子里有不少的淤血,但苏绾并没有直接的替阿九做手术,因为现在的条件不充足,若是术中出现感染就麻烦了,那阿九很可能真的傻了,所以她用银针替阿九疏散淤血,再加上服汤药,这是保守去淤血的一种疗法。

  除了替阿九治脑子外,苏绾还替阿九治脸,他的脸上很多疤痕,疤痕交错,十分的恐怖,让人看了害怕。

  苏绾先用软化血管的药替阿九软化了那些疤痕,然后做了修复面容的小手术。

  最后用纱布把阿九的脸包扎起来。

  苏绾做这些事的时候,阿九都十分的配合。

  总之现在的他就是一个乖顺的孩子,不管苏绾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估计苏绾让他去死,他也毫不犹豫的去。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京城中查出不少的噬天门手下,这些手下有的是年轻的姑娘,有的是上了年岁的夫人。

  崔英奉萧煌的旨意一一的对照,每个夫人和小姐从出生到后来,中间发生过什么事,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发热都要仔细的排查,不但查这些女人,还查女人身边的丫鬟小厮。

  这样一排查下来,竟然查出二三十个人是噬天门的手下。

  这数名让人心惊不已,京城中不少豪门大户人家都有。

  这些人知道家中的夫人或者女儿竟然是噬天门的杀手,而自己真正的夫人或者女儿被杀了。

  整个人完全的呆住了。

  而这些噬天门的女人全都被抓了起来,关押进了刑部。

  至于京城暗下里究竟有没有噬天门的人了,别人暂时不知道。

  这一日,从早到晚,多少人入宫向萧煌哭诉。

  萧煌亲自带人去审这些女人,不过所得的消息,不比从江灵儿嘴里得出来的多。

  这些人也是听命行事,被蛊虫控制住的,其余的根本不知道。

  不过其中一些年纪大的人还是知道一些的,例如幕后的主使个个叫她夫人,她一直以来蒙着脸,但是身材很好,保养得很得宜,尤其是声音十分的好听,虽然蒙着脸,但一双眼睛特别的媚。

  这个女人精通医术。

  而且这些人中,有人还爆出夫人很少出现,除非做手术才会出现。

  甚至于她们觉得夫人对于北晋国的事情很了解。

  从以上这些信息,萧煌可看出,这噬天门的幕后主使其实是一个女人,后来多了一个燕溱,

  燕溱和这个女人的关系特别的好。

  那女人不在的时候,燕溱可调动噬天门的人。

  这说明燕溱和那个女人一定有什么联系。

  例如是情人。

  情人的话,年纪似乎有点大了,而且以那个女人的能力,她会把噬天门交给情人去处理吗?

  萧煌最后大胆的猜测,说不定燕溱是那个女人的儿子,所以他才可以随时调动噬天门的人。

  那么现在燕溱在什么地方,那个女人在什么地方。

  说不定他们两个人在北晋国。

  萧煌猜测着,命令人把抓住的这些女人全都给交到刑部的手里,按律问罪,谋害人命,这些女人全是一个死字。

  萧煌带着人回宫后,刚进上书房,苏绾便命人请他去养心殿。

  聂梨一脸惊吓的让萧煌过去,还用了两个字,立刻。

  这说明苏绾很着急让他过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萧煌望了一眼聂梨,并没有问聂梨,便领着人一路前往御乾宫的养心殿。

  养心殿大殿内,苏绾正满脸呆愣的端坐在大殿上,神容是从未有过的惊吓。

  萧煌看了她的神容,不由得担心起来,紧走几步过去一把握着她的手,关心的问道:“绾儿你怎么了?”

  苏绾抬头望向萧煌,眼神复杂至极,好半天没有吭声,最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萧煌,你知道我这一阵子以来一直替阿九治病,除了替他治脑子里的淤血外,还治脸上的伤,今天他的脸终于恢复了过来,可是你猜他是谁?”

  萧煌听了苏绾的话,立刻猜测阿九是他们熟悉的人。

  可是让他猜,他还真猜测不出来。

  “是谁?”

  苏绾也没有力气和他玩捉迷藏了,实在是这件事太惊悚了,她想都没有想过阿九他竟然是?他不是在北晋国帝都吗?

  苏绾心里想着朝着内室拍了拍。

  很快内殿响起了脚步声,一道俊雅,身着飘逸白色锦服的男子从内殿走了进来,他不但身材俊雅,就连面容也一扫之前的落魄难看,显得十分的俊美,仿若暖玉一般,此刻他眉眼含笑的望着苏绾,就好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

  萧煌看到这个人,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看着那人走了过来笑眯眯的朝着苏绾唤道:“娘亲,你快看九儿穿这个好看吗?”

  原来这套白袍是紫玉替他换上的。

  本就是俊雅飘逸的人,再穿上一袭绣银纹边的白袍,腰间压着一块玉佩,整个人说不出的飘逸,风流倜傥。

  可是他竟然是他们一直以来恨之入骨的人。

  北晋新帝君烨。

  那个让大军攻打玉尧关的君烨,他怎么在这了。

  萧煌眼看着萧烨一脸欢喜的往苏绾的跟前凑,他几大步冲到了君烨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一伸手挡住了君烨的去路。

  君烨看到他,一脸不高兴的瞪着萧煌:“坏人,你想干什么。”

  萧煌想到之前的种种,这个男人和他以及绾儿之间的种种,现在他只想打死他。

  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若是他醒过来,再来算计绾儿和他怎么办?

  萧煌心里想着,抬手一道劲风便欲朝着君烨的头上袭击过去。

  苏绾脸色变了一下,飞快的开口道:“萧煌。”

  萧煌停下了动作,掉头望了过来,便看到苏绾望着他摇了摇头。

  她说完后掉头望向紫玉说道:“你带九儿下去吧。”

  “好。”

  紫玉压抑下心头的惊吓,一路带着君烨离开了。

  大殿内只剩下萧煌和苏绾等人,苏绾一挥手殿内的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待到没人的时候,萧煌眸光幽幽的望着苏绾说道:“绾儿为何阻拦我杀他。”

  “今日若是不杀了他,日后若是他反过来杀我们怎么办。”

  苏绾挑眉望着萧煌说道:“他是个傻子,你确定你要杀,那你去杀他吧,我不拦你,但是你不要在我面前杀他。”

  “你心疼他。”

  萧煌闷闷不乐的往一边走去,眸光幽怨无比,此刻的他哪里还像一国的皇帝,完全的成了一个怨夫。

  苏绾忍不住好笑,一路走到他的身边说道:“如若我心疼他的话,你以为我会嫁给你吗?嫁给你不是最好证明吗?”

  苏绾说着伸手挑起皇帝大人的脸,俯身亲了他的脸一下,此举动挑逗性十足。

  皇帝陛下立刻被她挑逗出情趣来了,一把伸手抱住了她的腰,按到怀里便是一通狠亲,随之还贴着她的耳朵暧昧的说道:“璨璨,今晚你上我下。”

  自从第一次皇帝陛下被强上了后,骨子里便有这么一种闷骚劲,总是时不时的让苏绾换下体位。

  当然苏绾心情好时,也会满足他的要求。

  这让他心情愉悦不少。

  像现在,苏绾满口答应他:“好,晚上躺床上等我。”

  她说着还抛了一个媚眼给萧煌。

  萧煌心头一热,一把抱住她的小蛮腰,邪气的说道:“要不,现在我们就去试试。”

  这下苏绾可不赞成了,抬手拍了皇帝的胸一下:“白日宣淫,你想成为昏君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愿意为了璨璨这朵牡丹花去死。”

  萧煌的身上少了往日的高冷,多了一抹邪气,此时的神态语气,妖惑异常,眼色邪魅不已。

  看得苏绾心动不已,真想把这家伙给办了。

  不过现在她有正事要做呢。

  苏绾伸手蹂躏着萧煌的脸,一边摸一边说道:“皇上不要着急嘛,等本女王今晚临幸你,定然要你醉生梦死几番。”

  说得萧煌期待不已,满脸的神往。

  此时的他早忘了先前要杀阿九的事情。

  而这正是苏绾的目的,虽然阿九是君烨,可是眼下阿九失去了记忆,他就是一个傻子,难道他们能对一个傻子动手脚吗。

  何况她很好奇,君烨怎么会出现在玉尧关,还被人打成了重伤傻了。

  如若他傻了,那么眼下北晋国的那个人是谁,不但冒充了他,竟然还命令人攻打玉尧关。

  可恨的东西。

  正因为北晋国的进攻,她和萧煌才吃了那么多的苦,所以她一定要查清楚北晋国眼下坐在皇位之上的人究竟是谁。

  苏绾望向萧煌时,神色已经正常得多,缓缓的说道:“萧煌,既然君烨傻了,那眼下北晋国皇位上端坐着的是谁。”

  萧煌听了苏绾的话,周身不自觉的拢上了寒气。

  他想到了玉尧关死去的六七万的将士,本来他以为那些人是君烨下令攻打的,但是现在君烨傻了,那么北晋国坐在皇位之上的人是谁。

  萧煌前思后想一番,从最近查到的噬天门的信息来看,再从玉尧关那人擅长各种阵法,以及会布各种大阵来看。

  难道眼下坐在北晋国帝位之上的人其实是之前的国师燕溱。

  萧煌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因为他是有依据的,一来江灵儿说过,国师燕溱可随意调动噬天门的人。

  他们很注意留意着北晋国的事情。

  二来当初国师在西楚国时,可是显示出他不凡的手段来的,不但会设计各种机关,还擅长使毒,就是他自己也曾经被他所害过。

  这样的人,并不多。

  那北晋国若是早有这样厉害的人,只怕当初根本不会让端王君黎前来西楚当质子。

  所以这人是后来出现在北晋国的。

  那么算来算去,只有国师燕溱了/

  燕溱当日在玉尧关外想杀了君烨,可惜没有杀得了他,却把他打落到什么地方,致使君烨受了重伤,失去了记忆而被楚老爹给救进了青莲山。

  燕溱找不到他的下落,只得带领人回北晋去。

  不过这时候他是顶替君烨回京的。

  萧煌前思后想一番,越想越觉得眼下北晋国的新君,正是西楚之前的国师燕溱。

  那么除了国师燕溱外,另外一个很厉害的人呢。

  那个和燕溱关系很好的女人呢,眼下在什么地方。

  按照道理那个女人也应该在北晋国。

  这个女人这么厉害,绝不会是寻常人,她做了这么多,必然是有所图谋的。

  那么她图谋的是什么,她一直留意北晋国,其实是想动北晋国的,怎么最后北晋国反而落到了燕溱的手里,还是说其实她一直想要的就是北晋国。

  噬天门背后厉害的女人。

  北晋国厉害的女人。

  萧煌忽地想到北晋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来。

  端王君黎的母妃嘉妃。

  听说嘉妃娘娘一直深得北晋皇帝的宠爱,虽是小小妃嫔,后宫女子无人是她的对手。

  她在君烨还小的时候就能和皇帝使出瞒天过海的招数,这个人又怎么简单得了。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北晋国的老皇帝死了,君烨继承了皇位后,嘉妃被赐封成了太后。

  既然这个女人这么厉害,对于不是自己儿子的燕溱,怎么会一无所知呢。

  或许燕溱才是她一直想要推上皇位的人。

  如此一想,前因后果,萧煌都理清了。

  嘉妃和燕溱便是噬天门幕后的主子,他们做出了这么多,其实归根究底是想夺得北晋国,西楚国,也许他们还想过夺东海国。

  当初东海国容枫被人杀的事情,分明是另有古怪的,说不定其中也有她们的手脚。

  也就是说她们现在把手伸进了北晋国。

  其实嘉妃和燕溱的野心便是夺了天下。

  好大的野心啊。

  萧煌实在想不到,一个女人竟然有如此大的野心。

  从最初一步一步的设计,若不是出了绾儿这么一个意外。

  只怕现如今的天下已经落到了嘉妃的谋算之中。

  这个女人够厉害。

  养心殿的大殿内,萧煌脸色变了几变,苏绾自然看到了,伸手拉着他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我现在大致上知道,眼下北晋国的皇帝是谁了。”

  “谁,”苏绾惊呼,最近萧煌在查噬天门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却想不透他怎么会知道北晋国的皇帝是谁的。

  萧煌却沉声说道:“我不但知道北晋国的皇帝是谁,还把前后连贯起来,发现了一个惊天大阴谋。”

  苏绾一动不动的听着,萧煌缓缓的往下说道。

  “北晋国的皇帝应该是我们西楚的前国师燕溱,也就是噬天门的幕后主使者。至于噬天门另外一个厉害的女人,不出意外,便是眼下北晋国的宫中太后,以前的嘉妃娘娘。”

  “啊。”

  苏绾惊呼出声,然后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如若噬天门的幕后主使者是北晋国的太后,那他的儿子应该是君烨,她怎么不帮助自个的儿子,反而去帮助国师燕溱了,这说不过去啊。”

  “也许她从一开始要推上位的就是燕溱,而不是君烨,君烨,君黎都只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而且你看我们西楚先前发生的事情,东海国发生的事情,以及眼下北晋国发生的这些事,我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其实是想夺得天下的,一统天下。”

  苏绾这下是真的满脸受惊了。

  这女人疯了,一个女人好好的要夺天下做什么,还有那燕溱是她什么人啊。

  她为什么要舍弃了君烨而推燕溱上位,难道君烨不是她的儿子吗?

  苏绾想得头疼也想不出其中的名堂,最后只能同情的开口。

  “君烨和君黎都太可怜了,最终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

  苏绾的话虽然对,不过萧煌却不大喜欢听,抱着她不满的说道:“那也是他们的命,哼。这世上哪个人活着容易了,我也不容易。”

  萧煌一说,苏绾也想到了萧煌的身世,一样的令人同情,不由得满脸心疼的俯身亲了萧煌一口,。

  “放心,以后有我和儿子陪着你呢,你前半生的苦,就是为了后半生甜。”

  “这话我愿意听。”

  萧煌满意的狠狠的亲了苏绾一口。

  接下来两个人又仔细的说了一些北晋国皇帝和太后的事情。

  如若他们猜测得不错的话,那么现在北晋国皇帝和太后所计划的统计天下的事情,都被他们给破坏了。

  现在的他们一定对他们恨之入骨,所以他们要小心应对才是。

  萧煌立刻吩咐下去,京城各个路道口布满了兵将,对于外地进京的人,进行严格的盘查,同时并不放松京城内部的检查。

  除了这个,萧煌还下令宫中增加巡逻的侍卫,所有人不得大意。

  整个西楚京都,因为皇帝的下令,以及京城最近一连串的动作,而搞得人人担心,大街小巷个个愁眉苦脸的,没有一丁点的欢快之意,个个担心不已。

  而就在众人担心不已的时候,叶廷把陆家一干人带进京了,一进京便把这些人给关押进了刑部的大牢,然后进宫把一迭陆家的罪证给递到了皇帝的面前。

  萧煌看着这些罪证,陆家死十次都够了。

  不说之前就有贪污受贿,草菅人命的现像,就说最近就发生了很多的冤案大案。

  因太后先前保证了陆家人会进京,所以陆家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回到地方上的时候,各种吹嘘,这致使各地的官员大肆的送礼给陆家,陆家因为这些人的吹捧早忘乎所以了,在地方上耀武扬威,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做下了很多不可饶恕的罪事。

  叶廷过去的时候,简单的一查,便查出来一大堆,最后他当着整个宁城百姓的面把这陆家的人给押走了。

  陆家一干人跳脚,可是那些百姓却人人拍手称快,欢呼不已,直赞皇帝陛下是明君。

  上书房里,叶廷笑眯眯的说道:“你是不知道啊,那陆大人一路叫嚣着进京后会要我好看,说一定会让你宰了我的。”

  “这人真是无语了。”

  若不是皇帝下旨,他敢去抓他们吗?

  这脑子真不知道是咋长的。

  萧煌懒得理会陆家的事情,直接的把罪证扔到叶廷的手里说道:“交到刑部尚书的手里,告诉他,立刻办了。”

  叶廷领命拿了罪证离开,现在他还不知道他离开,京城内外又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待到叶廷把罪证送到刑部的时候,刑部连夜审理案子,然后判了陆家斩立决。

  陆家两个男人以及主要的亲眷全都被判斩首,不但如此,还是第二日便斩首。

  京城内,众人本来因为噬天门的事情而显得人心不安,又因为这件事而热闹了几分。

  大家没想到他们的皇上竟然如此铁面无情,先是斩了文王,现在又要斩陆家。事实上若是皇帝悄悄的放过陆家也不是不可以。

  但皇上就是这样的铁面无私。

  因着皇上这些举动。朝堂下面人人安份。

  因皇上连自个的亲弟弟和亲舅舅犯案,他都能面不改色的下令斩首。

  何况是他们,若是他们落到皇上的手里,那会死得更快的。

  第二日陆家被押往郊外斩首示众。

  街道边很多人拍手称快,一路尾随着看热闹。

  陆家的人此时完全的呆了傻了,不能反应了,最后只知道哭了。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皇帝会这么不留情的要杀掉他们。

  他们倒底招惹了谁啊,这些人到死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虽说他们贪污了,嚣张了,霸道了,可是过去那些皇帝的舅舅不比他们做得少啊,怎么就不见人家舅舅被斩呢,到他们这里便被斩了呢。

  陆家被斩。

  萧煌立刻进养德宫去告诉了太后。

  太后此时骨瘦如柴,整个人苍老得可怕,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可怜的老妇人,哪里还有半点太后的尊荣。

  萧煌看着她冷笑不已,她的一切荣华富贵皆是因为他,就这样,她还想杀他,杀他的妻子,杀他的儿子,好让她自个的儿子上位。

  真是太可笑了。

  萧煌冷笑不已。

  太后一看到萧煌便害怕,身子抖簌个不停,直往大殿的角落里躲,她以为这样她就不会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的。

  可是萧煌的话依旧传到了她的耳朵了。

  “朕来只是告诉你一声,皇妹她两日前去世了。”

  萧煌面色淡淡的说道。萧蓁在两日前死于陈府。

  陈阁老亲自带着儿子进宫来送的消息,他只是淡淡的和阁老说了一句,因眼下京中不安,公主去世的事情,就不要大肆操办了。

  因着萧煌的一句话,陈府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就简单的挂了三天的白幡,便把公主给送走了,整个京城几乎根没人注意到这件事。

  不过皇帝没有怪罪,陈阁老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萧蓁死,他们陈家算是解脱了。

  这女人压根就是灾星,谁知道什么时候惹出事来啊。

  现在皇上没有怪罪,他们就摆脱了她,真是太好了。

  不但如此,萧煌还当场说了,要把另外一位公主指给陈家老二为妻。

  萧琳和萧蓁是完全不一样的,陈阁老是知道的,立刻高兴的谢了恩出去了。

  养德宫的大殿内,太后听到萧煌的话后,放声大哭起来,眼泪鼻涕的一大把,痛心疾首至极。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

  她跪倒在萧煌的面前:“煌儿,你收手吧,你收了手吧,我死,你饶过陆家吧。”

  自己的儿子女儿都死了,现在只剩下陆家了,若是陆家再死,她还剩下什么,而他们之所以遭受到这些对待,都是因为她,因为她啊。

  如若一开始她对萧煌好,不要有别的心思,萧煌一定有顾虑的,不会真的赶尽杀绝的。

  这一点她是知道的,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太后不停的磕头,扑通扑通的磕。

  可惜萧煌淡淡的说道:“晚了,陆家的人已经尽数被斩了,就在今天中午。”

  他说完起身,优雅的轻弹着身上明黄的龙袍,如一尊天神似的立在阳光之中,霸气尊贵/

  可惜看到太后的眼里,只觉得这人就是恶魔。

  他就是个魔鬼啊。

  “你是个魔鬼,你是个恶鬼。”

  太后脸色惨白的咬牙叫。

  萧煌却不为所动的轻笑,眸光说不出的温和,这世上他只在意一个人,只要那人不说他是魔鬼,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说他是魔鬼又怎么样。

  他转身往殿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但是他们,就是你,哪怕你死了,朕也会让全天人知道你是什么样的蛇蝎心肠的女人,哪怕你死,你也要背负着千秋万载的骂名。”

  “啊,啊。”

  太后眼瞳赤红,疯了似的往大殿一侧的柱子上撞去。

  这一次她是用了全力的,所以当她撞到柱子上,脑袋很快开了花,可是她到死脑海里还留有萧煌所说的那句话,到死你也要背负着千秋万载的骂名。

  呵呵呵,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报应啊。

  身后的殿内,有惊呼声响起:“太后,太后。”

  太监奔了出来,看到殿外的皇帝正立着,抬头望着天边的阳光,太监小声的说道:“皇上,太后娘娘她。”

  “拉出去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吧,不过这事不要传出去。”

  “是,皇上。”

  小太监望着俊美好似仙人的皇上,却从头凉到脚。

  萧煌的心情却不错,一路领着夏勺离开。

  不过他们刚走出养心殿,便看到前面聂梨领着几个人奔过来叫道:“皇上不好了,小皇子在御花园里遇到了刺客,皇后娘娘赶了过去,皇上你快过去吧。现在小皇子落到了刺客的手里。”

  萧煌的脸色变了,转身便往御花园跑去。

  他不在意任何人,却不容许任何人伤到自个的儿子。

  此时的御花园里,不少的侍卫正围着几个身穿宫装的宫女,其中一名宫女手里抱着的正是小皇子圆圆。

  圆圆一向胆子大,可这会儿倒底被吓哭了,因为他能感受到这抱着她的宫女身上的戾气。

  小孩子虽然不能说话,却能凭直觉感受到别人的好恶,所以现在他落到了这抱着她的宫女手里,他吓哭了。

  那宫女虽然身着宫装,不过看起来年纪却不小了。

  此时的她凶神恶煞的朝着四周的人大叫:“滚远点,若是你们胆敢再靠近,我就杀了这小子。”

  这下四周的侍卫以及苏绾等人哪里敢往前靠近。

  苏绾看到儿子落在坏人手里,整颗心都揪紧了,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头晕脑涨的。

  她已经认出抢了自个儿子的女人是谁了,竟是东海国的那个敏妃娘娘,赵王的母妃。

  当日自己的父王杀了皇帝以及赵王等人,最后却没有找到这个女人,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出现了。

  苏绾想到了之前萧煌说的关于噬天门的事情,最后指着那女人叫起来:“你是噬天门的人。”

  那女人疯了似的笑起来:“没错,我们就是噬天门的人,是你们,是你们毁掉了我们所有的计划,毁掉了门主所有的计划,她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你们太可恶了,竟然害死了我的儿子,既然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我就要杀了你的儿子。”

  她说完脸色陡的狰狞,伸手便去掐圆圆/

  苏绾整张脸都变了,尖叫起来:“不要,不要伤他,他还只是个幼儿。”

  “你恨的是我,你要杀便杀了我吧。”

  对面的女人冷笑起来,上挑了眉阴沉的说道:“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你想都不要想,现在你马上自杀,若是你不自杀,我就杀了你儿子。”

  女人伸手去掐圆圆的脖子,圆圆这会真的被吓住了,哇哇的大哭,不停的挣扎着,他的哭声像一只手扯着苏绾的心,让她心痛无比。

  那女人眼看着苏绾没有动静,手下便要用力。

  苏绾一看赶紧的叫出声;“不要,我自杀。”

  苏绾的话一落,身后一道旋风般的身影冲了过来,他怒吼出声:“绾儿。”

  萧煌领着数名太监赶了过来。

  看到他出现,那女人狂笑起来,狰狞着脸瞪着萧煌,是这个人毁掉了她们所有的计划,现在她要杀了他的女人儿子,让他余生在痛苦之中度过。

  就好像她这样痛苦一般,自从儿子去世后,她便整日的以泪洗面,自然自己不好过,她就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哈哈哈,皇帝陛下来了,也好,你就好好的看看你女人自杀的画面吧。”

  她说完望向苏绾说道:“你自不自杀,若是不自杀,我就杀了你的儿子。”

  萧煌冷喝出声:“你若胆敢伤我儿子一根汗毛,你们所有人死。”

  可惜对面的女人既进宫就是报着必死的决心的,她无所谓的笑着说道:“我根本没想活着出去。”

  她说着手下开始用力,一边用力一边望着苏绾说道:“这么可爱的小子,死了倒可惜了,可谁叫你投胎到这种女人的肚子里的,所以死是你的命。”

  苏绾怎么可能看着儿子死,尖叫也声:“住手,我死。”

  她说完抬手便要朝自己的脑门拍去,这种动作是下意识的,她几乎想都没有想。

  萧煌脸色变了,飞快的伸手拉住她的手,不让她动手。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呢,好好玩啊,哈哈真好玩。”

  一身白衣的阿九,身上脏不拉叽的,头发也披头散发的,一蹦一跳的过来后,指着大家,哈哈笑,似乎完全不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四周个个无语的看着他,他见没人理会他,追着身边的人问道:“你们玩什么,带带我吧,我也想玩,我也想玩。”

  萧煌看他这样,气得想一掌劈了他。

  虞歌等人脸色整张的黑了,怒瞪着他。

  而阿九似乎完全不自觉似的,一连问了几个人,见没人理会他/

  他一脸不高兴的掉头望向身后的几个女人,一边望一边笑眯眯的说道:“嘻嘻,你们玩什么呢,快带带我,这个游戏好玩,是这样掐他吗?我来掐我来掐。”

  他说着手便要朝圆圆的脖子上掐去,身后的萧煌脸变了,朝着阿九大喝:“你敢。”

  那女人看到萧煌狂怒,她就高兴了起来,这一高兴根本没防备到阿九。

  这时候阿九手下的动作一改,一把从那女人的手里把圆圆抢了过来,他抢到了圆圆后凌空一抛,直接的抛向了苏绾:“娘亲快接住小弟弟/”

  苏绾立刻腾空而起,飞快的接住了圆圆。

  萧煌沉声下令:“杀了她们。”

  而先前还高兴的女人眼看着人被抢了,愤怒得几欲疯狂,她手腕一动,一柄利刃在手里出现,快速无比的刺向了阿九。

  阿九防不及防,直接的被一刀刺中了,他被刺中了一刀后,还被那女人一脚给踢飞了出去,身子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头正好撞到了一块石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206章 阿九救小皇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