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苏绾离宫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御花园里,虞歌等人很快杀了先前胁持了圆圆的女人。

  为首的女人真正是死不瞑目,她本来以为这一次自己丢了一条命,也要拉两个垫底,这样她也好去见她的儿子了。

  可是谁会想到,最后会被一个傻子给搅局了,最主要的她看到傻子把萧煌气坏了,她还高兴呢,可是下一刻乐极生悲了。

  什么时候,连一个傻子都这么聪明了。

  她死不瞑目啊。

  御花园里,萧煌眼见着几个抓儿子的人被杀了,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掉头望过去,便看到苏绾抱着圆圆又亲又搂的,高兴不已。

  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踱步走到了苏绾的身边,伸手拍着她的背:“绾儿,别担心了,没事了。”

  苏绾掉头望向萧煌,用力的点头。

  直到花园一角,有人惊叫出声:“娘娘,不好了,阿九他被刺伤了,流了好多血。”

  这一叫,惊醒了萧煌和苏绾两个人。

  两个人掉头望向不远处的阿九,此时昏睡了过去,可是他躺在地上,鲜血不停的往外流,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衣。

  触目惊心。

  苏绾心惊不已,赶紧把手中的圆圆交到萧煌的手里,转身便往君烨的身前走去。

  这一次多亏了君烨救了圆圆。

  若不然,苏绾不敢往下想了。

  想到君烨拼死救了自个的儿子,而自己竟然只顾着高兴而忘了他。

  苏绾便觉得心里很愧疚,赶紧的上前替君烨诊脉,发现他失血过多,身子极端的虚弱。

  苏绾的脸色变了,立刻用手捂住君烨的受伤处,然后另外一只手取出自己袖子里的药丸。

  她喂君烨服了药丸后,抬头命令御花园内的虞歌等人:“把他抬进他的宫殿去,我要立刻给他缝合伤口,他的伤口太大了,若是不缝合伤口没办法止血。”

  “是。”

  虞歌领着人过来抬君烨,可是却发现不能乱动。

  苏绾则一直按着他的伤口。

  虞歌他们赶紧找了一个布袋,把阿九放了进去,两个人动作俐落的抬起君烨便走。

  他们一动,君烨便迷糊的念叨了起来:“娘亲,娘亲。”

  苏绾赶紧的叫唤了一声:“我在。”

  君烨虚弱的挣扎着说道:“娘亲,不要不要九儿,不要不要我。”

  苏绾望着那张曾经讨厌至极的脸,这一刻她的心里却是满满的感激,也许她和萧煌,还有君烨注定了这样纠缠不休的关系。

  她不得不承认,若不是君烨,她和萧煌还有圆圆都会死。

  所以现在要她说讨厌他,是不可能的。

  苏绾一边想一边伸出手拍着君烨的手,温声说道:“好了,没有不要你,你安安静静的睡吧。”

  苏绾说完后,身后的萧煌一脸的不高兴,可是低头望了望那睡在布袋中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的君烨时,总算住了嘴。

  若不是君烨拼死的救圆圆,圆圆必死无疑,因为自己是绝不会同意让绾儿自杀的,那么最后牺牲的很可能是圆圆/

  如若圆圆真的牺牲了,那么绾儿她一定会恨他的。

  所以他们一家人能如此太平,其实要感谢的人便是君烨。

  萧煌想通了这个道理后,总算不再挑刺。

  只是脸色倒底不好看,一路抱着圆圆跟着苏绾的身后前往君烨所住的宫殿走去。

  一进君烨住的宫殿,苏绾便开始替君烨清理伤口,缝线上药,又包扎伤口。

  事事亲力亲为,待到她收拾妥当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苏绾又喂君烨服了一些药后,才放下心里。

  待到她站起身来,才发现寝宫里,萧煌还在,只是他手里的圆圆已经让人抱了下去。

  萧煌看苏绾站起身来,几步走过来,缓缓的开口问道:“怎么样?他没事了吧。”

  苏绾点了点头:“不出意外,应该没事了,不过还要看今夜他会不会发烧,若是发烧的话,会有些麻烦,若是不发烧的话,就不会有事的。”

  苏绾说完萧煌点了点头:“嗯,那就好,你累了一下午,去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

  苏绾掉头望向床上的君烨,看到她这样关心君烨,萧煌心里不是滋味,伸手便扳了她的脸蛋过来面对着自已,一脸郁结的说道:“绾儿,你不饿,我饿了。”

  苏绾看他说饿,总算不再拒绝,只是想到床上的君烨,不由得迟疑了一下:“那谁在这里照看他。”

  苏绾刚说完,寝宫里的紫玉正要说话,不想殿外竟然有脚步声走进来,随之有人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来守着他吧。”

  进来的人竟然是一直待在宫中的八公主冯翔公主。

  冯翔公主走进来又说了一遍:“我来守着他。”

  苏绾却并不放心让冯翔公主守着君烨,因为谁也不知道冯翔公主现在对君烨是怎么想的,如若她起了别的念头,说不定能害死君烨。

  只是她还没有开口,冯翔公主抬头望着苏绾,眼里竟然有了泪水。

  她祈求的开口;“让我留下来陪他吧,他是我的一一一哥哥。”

  最后两个字咬得特别的重。

  苏绾听了她的话,明白她的意思,在冯翔公主的心里,君烨依然是她的哥哥。

  哪怕他名义上已不是她的哥哥,可是那么多年来的兄妹之情,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

  何况君烨一直很疼冯翔公主。

  当她知道这宫里来了一个傻子,傻子竟然是她的哥哥时,她哭了一夜。

  不过她一直没有出现,现如今听到哥哥受了伤,她终于忍不住想来看看他,即便没有血液关系又怎么样。

  他一直都是她的哥哥,一直都是。

  苏绾听了凤翔公主的话,终于不再反对,她从寝宫一侧的药箱里取了一些药出来,递到冯翔公主的手里说道:“这个过一会儿喂他吃一粒。”

  “如若他发热的话,就喂这个红色的药丸,半个时辰喂一次。若是他的热退不下去的话,你就派人去叫我。”

  冯翔公主立刻点头:“好。”

  苏绾除了留下冯翔公主外,还让紫玉留了下来,总之她不能完全的信任冯翔公主,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她一定会自责死的。

  最后萧煌和苏绾带着人离开了。

  冯翔公主留了下来照顾君烨。

  接下来的时间,萧煌和苏绾并没有过来。

  本来苏绾倒是想过来看看的,可惜萧煌这个醋坛子不让她过来,霸占着她休息。

  苏绾也知道萧煌对君烨的心结,所以便依了他,陪着他休息了。

  反正君烨的身边有冯翔公主在,暂时不会出事的,紫玉也在呢,若是有事,紫玉一定过来叫她的。

  君烨住的宝华殿内,冯翔公主一直守着君烨,看着躺在床上的君烨,眼泪哗哗的流。

  她想到了从前的美好时光,母妃,哥哥还有她,他们多快乐啊,可是后来,哥哥竟然不是她的哥哥了,母妃,永昌候府,个个都出事了,这一切倒底是为了什么啊。

  寝宫里紫玉看到冯翔公主一直哭,不忍心的劝冯翔公主去休息一会儿。

  不过冯翔公主并没有离开。依旧执着的守在君烨的床边。

  半夜的时候,君烨竟然醒了过来,。

  难得的是他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没有发高热,只是有些轻微的低烧。

  冯翔公主喂他吃了一些退烧的药丸后,他基本没有什么大碍了。

  他睁开眼睛望着寝宫里的一切,好久都没有动一下。

  脑海中无数的画面扫过,这一阵子发生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一幕幕的飘过。

  尤其是想到他追着绾儿叫娘亲的画面,使得他的心一瞬间有些无力。

  君烨正想着这一阵子发生的事情,一直在他床边守着的冯翔公主终于发现他醒了过来。

  不由得惊喜的叫起来:“哥哥,你醒了。”

  君烨愣神,眉轻轻的挑了起来,哥哥,好遥远的称呼啊。

  他费力的掉头望过来,便看到妹妹冯翔公主正红着一双眼睛望着他,看到他望她,冯翔激动的开口:“哥哥,你还认得我吗?我是冯翔,我是冯翔啊。”

  君烨头一动便有些头疼,先前他似乎撞到了石块,所以后脑勺肿了一大块,这一动头疼不已。

  看到冯翔伤心样子,尤其是她还是认他这个哥哥的。

  君烨的心一下子柔软了,轻笑着开口:“冯翔,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他一开口,冯翔公主惊呆了,连带的紫玉也惊呆了。

  寝宫里的两三个太监宫女全都齐刷刷的望着床上的人。

  这位不傻了。

  冯翔公主最先反应过来,惊喜的叫起来:“哥哥,你没事了,你好了吗?”

  君烨轻点了点头,不敢做什么大动作。

  冯翔公主高兴的一把抱住他,激动的说道:“哥哥,真是太好了,我太高兴了,你没事就太好了。”

  君烨静静的躺着,伸出手轻摸着冯翔公主的脑袋:“傻丫头,你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还像个孩子呢。”

  “在哥哥的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

  冯翔趴在君烨的身上,无声的流着泪,这一阵子以来她好害怕,好不安,可是不知道和谁说。

  母妃被送去了庵堂,永昌候府的人全都被斩了,她身边的亲人一个没有了。

  她心里害怕极了,可是她不知道和谁说,现在看到哥哥醒了,她真是太高兴了。

  君烨岂会不知道她的苦楚,从金尊玉贵的小公主,一下子坠落了下来,是谁都受不了。何况冯翔今年才十四岁。

  寝宫里安静了下来。

  紫玉走过来高兴的说道:“君公子,我去禀报皇后娘娘一声,她知道你醒过来一定会高兴的。”

  紫玉不知道如何称呼君烨,从前他是西楚的太子,后来以为他是北晋国的皇帝,可是现在他什么都不是了,所以她只能称呼他为君公子。

  君烨倒是不以为意,只挑了眉,眸光浅浅的说道:“紫玉,暂时不要惊动皇上和皇后娘娘,眼下是半夜,再一个我想和冯翔好好的说说话好吗,等天亮的时候,你再去禀报皇上和皇后娘娘怎么样?”

  君烨虚弱的望着紫玉,紫玉看着他即便苍白却依旧俊美的面容上,一双眼睛诚挚的望着她。

  紫玉拒绝不了他的请求,最后只得点了点头:“好,那你们说说话吧,我带人在寝宫外面候着。”

  “好,谢谢紫玉。”

  君烨想到了这一阵子以来都是紫玉在照顾他,所以对紫玉分外的客气。

  紫玉轻笑了一下,一挥手领着人走了出去。

  寝宫里很快响起了兄妹二人的说话声,其中夹杂着冯翔公主的哭声,以及君烨不停劝着冯翔公主的声音。

  紫玉听了一会儿领着人走了出去,远远的守在外面。

  天近亮的时候,紫玉领着人走进了寝宫,估摸着天亮了,她该去禀报娘娘一声了,不过她还是去寝宫和君公子打声招呼的好。

  只是待到紫玉进了寝宫后,却发现寝宫的大床上根本没有人,只有趴在床上的八公主冯翔公主,冯翔公主似乎睡着了。

  紫玉走过去推了推冯翔公主,却发现她并没有醒,紫玉仔细一看,冯翔公主睡得这么沉,分明是被人点了穴的,她赶紧的伸手替冯翔公主点了穴。

  待到冯翔公主醒过来后,紫玉紧张的追问道:“君公子呢,他哪去了。”

  紫玉担心极了,要知道君烨眼下身上受着重伤呢,如若他就这么跑出去的话,很可能会出事。

  冯翔公主自然也知道这个理,一下子受了惊,急切的站起来,她一动身上有一个东西落了下来,她飞快的低头望去,看到掉在地上竟然是一块白色的布,很显然的是从哪个衣服上撕下来的。

  而白布上竟然是用血写的字。

  紫玉和冯翔公主看到这白布上首的两个字:“绾儿。”

  这血书竟然是留给皇后娘娘的。

  那君公子他不会是走了吧。

  紫玉和冯翔的脸全都变了,两个人急切的奔了出去,一路直奔苏绾住的养心殿而去。

  待到她们赶到养心殿的时候,天色已微明了。

  养心殿内,皇帝去上早朝了。

  苏绾还没有起来,不过听到人禀报说君烨失踪不见了。

  苏绾一惊过后,赶紧的起身。

  紫玉和冯翔公主已经冲了进来:“皇后娘娘,君公子他失踪了,他不见了。”

  苏绾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见呢。

  “不是让你们两个人守着吗,怎么会不见,难道是有人动了他。”

  苏绾主要担心有人伤了君烨,没有往别的方面想。

  紫玉一听苏绾的话,赶紧的解释道:“娘娘,君公子他已经醒了,他恢复了记忆,这是他留下来的血书,按理他应该是自个儿走的,不是人劫走的。”

  紫玉说完立刻把手中的血书递到了苏绾的手里,苏绾飞快的打开来看。

  一眼便看出这白布是君烨身上撕下来的,至于上面的血,不出意外是他身上的伤口裂了开来,他顺手拿来写了这封血书。

  苏绾看着这血书,便想到君烨之所以受伤都是因为她的缘故,心里忍不住火起,心里怒骂君烨,这混蛋难道不知道她看到这封血书会愧疚吗,他这是承心让她不好受吗。

  血书写得很简短。

  绾儿,本以为此生成仇,没想到今化干戈为玉帛,此心足矣,保重。

  苏绾满脸无奈的望着这血书,简短得不能再简短了。

  好歹说一下自己打算去哪儿啊。

  苏绾正心中来火的瞪着手里的血书。

  寝宫里冯翔公主失声哭了起来,冯翔实公主一把抓住苏绾的手伤心的叫起来:“皇后娘娘,求你,求你把哥哥找回来吧,他还受着伤呢,他这是要到哪儿去啊。”

  苏绾听了冯翔公主的话后,很认真的想了起来,很快,她的眼睛亮了一下,满脸恼火的握紧了手中的血书,沉声说道:“我知道他去了哪儿?”

  “去哪儿了,哥哥他去哪儿了。”

  “北晋国。”

  本来北晋国的皇帝该是君烨,可是君烨却被人打成重伤失忆了,那京城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害他的人,他又如何不回去报复回来呢。

  只是他眼下受了重伤啊,难道就不能等等再回去报仇吗?或者和他们商量一下再回去吗?

  苏绾越想越来火,若是君烨眼下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指着他的鼻子骂。

  不过现在人不在面前,她没办法骂,反而是满心的担心。

  君烨眼下受了重伤还没有好,而且他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如若他回北晋,只怕凶多吉少。

  他对于北晋国,知道的还没有他们多呢。

  冯翔公主听了苏绾的话,哭得越发伤心了,拽着苏绾便不放手。

  “皇后娘娘,求你救救哥哥,救救他吧。”

  苏绾正想说话,寝宫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有太监的声音响起来:“见过皇上。”

  萧煌并没有理会太监,他在外面远远的听到了哭声,一下子担心了起来,赶了过来。

  待到他走进寝宫,便见到寝宫里苏绾满脸的怒意,而冯翔公主竟然趴在床上哭。

  难道是冯翔公主惹出什么事来了,来求绾儿原谅的。

  萧煌的眼里一下子拢上了不悦,眼神有些冷。

  苏绾自然也看到了,生怕他发火,赶紧的扬扬手里的血书,没好气的说道:“萧煌,你看这个。”

  萧煌几步走过来,一眼看到了苏绾眼里的血书,一脸的莫名其妙,伸手接了过来,便看到了上面君烨写的一句话。

  他脸色不好看的瞪着,不过看到后面倒是笑了,算这家伙有点自觉性,知道走了。

  若是他恢复了记忆还不走,他铁定把他打走。

  萧煌心里想着,扬了扬手里的血书:“没想到他倒是醒了,既然醒了,走了就走了吧。”

  他早就看着那家伙不爽了,走了正好。

  若不是他先救了他和绾儿,又救了圆圆,他绝不会留下他的。

  萧煌的话一落,寝宫里,冯翔公主伤心的大哭。

  哥哥受了那么重的伤,若是回北晋遇到危险怎么办。

  她不想哥哥有事啊。

  冯翔公主不敢求萧煌,只求着苏绾:“皇后娘娘,求你救救我哥哥吧,求你了。”

  萧煌一听,脸色却是不好看了,深邃的眸中满是冷怒,冷冷的瞪着冯翔公主,正想让这女人滚出去。

  不想苏绾却抢先一步开了口:“好了,这事我和皇上会处理的,你回去吧,受了一夜差不多该累了。”

  “我一一一”冯翔公主不想走,不过抬首看到苏绾递给她的神色,知道她若不走,皇上定然会震怒,那她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冯翔公主只得起身走了出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走出了寝宫。

  紫玉赶紧的领着人退出去。

  寝宫里只剩下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萧煌望着苏绾好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苏绾看他不高兴的样子,叹口气:“怎么了?这么生气。”

  “你不会真想去找他吧。”

  “不是我想去,你明知道他眼下回北晋国了,凭他一个人,身边又没有人,他回去只是送死,难道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他回去送死吗?”

  “那又怎么样,那只能怪他自个儿找死,明知道不敌,还跑回去送死,干我们什么事。”

  萧煌越想越恼火,他先前没有杀他,已是最大的仁慈了,难不成还要救他一命。

  苏绾提醒他:“你别忘了,他救过我们,还救过圆圆,你应该知道,若不是他,我们今后的日子未必好过。”

  苏绾说完后,萧煌虽然脸色依旧冷,不过已经缓和了很多。

  想了一会儿,沉声说道:“好吧,我立刻派兵前往北晋去帮他。”

  “他已经走了,你派人去也和他碰不上,派出去的人,恐怕也没有办法找到他。”

  苏绾说完,萧煌的脸色难看了,飞快的开口说道:“难不成我们还要亲自去救他不成。”

  萧煌脸色黑沉,黑瞳幽深冷冽,性唇的薄唇紧紧的抿着,显示出他此刻心中的怒火。

  苏绾看着这样的他,有些不敢说接下来的,不过最后还是小小声的说道:“不是我们,我是说我可以带人前往北晋国一趟,我自有办法让他现身。”

  她话一说完,萧煌眼里都快喷火了,转身凶神恶煞的盯着苏绾,不但瞳眸里燃着火,就是气息喷出来都是热的,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好半天才狠狠的说道。

  “苏绾,你皮在痒是不是,朕真想掐断你的脖子。”

  他说完青黑着一张俊脸,转身便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想都别想,朕不会同意的。”

  萧煌领着人走了出去,寝宫外面很快想起他的命令声:“来人,给我看住皇后娘娘,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她离开一步。”

  外面的虞歌一脸的莫名其妙,皇上这是怎么了,怎么气成这样啊,还让人守住寝宫,不让皇后娘娘出一步。

  苏绾满脸黑线的端坐在床上,不过并没有因为萧煌的震怒便有所停手。

  她无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君烨前往北晋去送死,不说她们前世的交情,就是最近他都救过他们两次,她都不能坐视不管。

  至于家里的这只醋坛子,她决定等解决掉北晋国的事情再回来安抚他,一回不行,两回,两回不行三回。

  反正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苏绾决定了这件事后,立刻唤了紫玉进来,然后和紫玉仔细的说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紫玉一脸的惊吓:“娘娘,你一一一。”

  “嘘,你想惊动别人啊,若是这样我就不带你了。”

  苏绾说完后瞪着紫玉,紫玉都快哭了,皇上不能拿娘娘怎么样,会不会一怒杀了她们啊。

  不过她们也不敢不跟着主子,因为主子说到做到,她若是告诉皇上,她下一次肯定不会带她了,而且以主子的能力,她要想走,肯定没人拦得住她。

  最后紫玉一咬牙,决定随苏绾一起离开…

  苏绾催促她赶紧的收拾几件衣服,而她自己则把往常准备的各种药丸给带上了。

  然后唤了蓝玉和黄玉进来,几个人嘀咕了一下,立刻从后窗闪了出去。

  不过几个人出去没走远,便看到拦住去路的虞歌,虞歌一脸严肃的开口:“皇后娘娘这是去哪儿?”

  苏绾白了虞歌一眼,装什么装,难道不知道她去哪吗,分明是故意的。

  苏绾双手抱胸冷笑着望向虞歌,幽幽的说道:“虞歌,你说凭你们几个能拦得下娘娘我吗?”

  虞歌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眼睛已经发黑了,几个人扑通扑通的往地上栽去。

  苏绾一看这几人栽倒在地上,立刻拍了拍手挥手让身后的人离开。

  这一次她走,除了带了几个大丫鬟,还带了萧煌指派给她的两名暗卫。

  晏歌和云歌二人,这两个从以前就跟着她,现在还一直跟着她。

  除了带这两个家伙外,苏绾还打算出去把监察司的叶廷带上,让叶廷带一批厉害的手下跟随她一共前往北晋国。

  不过在走前,苏绾想到了自个的儿子。

  说实在的,她真的不想前往北晋国,可是她若不去,君烨一定会死的,若是他死了,自己良心不会安的。

  再一个,她和君烨前世今生的种种过节,也该有一个了断,她想和他完全的解开心结。

  所以这一趟北晋之行,她是一定要去的。

  苏绾一边想着一边溜进了慕芊芊的宫殿。

  慕芊芊看到苏绾进来,吓了一跳,只因苏绾身后的几个人一脸苦色的背着包袱,摆明了就是离家出走的样子。

  慕芊芊一脸惊吓的指着苏绾:“绾儿,你这是打算离家出走了,皇上他得罪你了?”

  苏绾摇头,慕芊芊一看立刻满脸邪笑的凑到苏绾的面前:“还是说你厌倦了萧表哥,所以打算红杏出墙,另外找个小白脸去游荡江湖。”

  苏绾抬头赏了她一个爆粟:“你这脑子瞎想八想的想什么呢,我这是前往北晋国去救人的,你以为我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我这一辈子都要对你萧表哥负责的。”

  她说完呸了慕芊芊一眼说道:“我来是让你帮我照顾团团和圆圆的,千万要帮我照顾好他们。一次,我再离开他们一次,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他们了。”

  说到这个,苏绾心里说不出的抽疼,想到儿子,她真想掉头回宫,可是她却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回去。

  若是君烨死了,这一生她的良心都会不安的。

  慕芊芊受惊了:“你真打算去北晋国救人。救谁啊。”

  对于君烨醒过来的事情,慕芊芊还不知道,所以一脸的莫名其妙。

  苏绾却拍拍她的手说道:“芊芊,你给我好好的照顾孩子,等我回来就把你风风光光的嫁进安平候府,若是你照顾不好团团圆圆,你这一辈子就留在宫里陪我吧。”

  慕芊芊一听苏绾的话,早脸色变了,赶紧的答应:“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团团和圆圆的。”

  苏绾听了转身便走,再不走,她真怕自己就舍不得走了。

  不过走了几步她又折回来,飞快的取了笔来写信,她还是给萧煌留下一封信吧,省得他暴跳如雷,或者去找她,眼下噬天门的人隐在京城,萧煌不能在这时候离开。

  以防城中出什么事。

  慕芊芊看苏绾写信,一脸担心的说道:“你这是瞒着萧表哥离开的吗?你要小心啊,你若有事,团团和圆圆怎么办?”

  苏绾却沉着的点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若是到时候真有威胁我生命的事情,我宁愿对不起他,也不会对不起萧煌和孩子的。”

  “我会第一个保护自己的,在我能力的范围,我才会去救别人。”

  慕芊芊听到她如此说,才放了心。

  苏绾的信已经写好了,她放下信吩咐慕芊芊:“把这封信交给萧煌吧,我走了。”

  “那你多带些人啊。”

  “我会去安平候府叫上叶廷和我一起走的。”

  “好,那我放心了,你们都要小心点。”

  慕芊芊一遍遍的叮咛。

  苏绾摆了摆手,悄悄的出了慕芊芊住的地方,一路离开了宫中。

  而这时候萧煌还在上书房内生气,一想到苏绾竟然要求自己前往北晋国救那个人,他就生气火大得想杀人。

  他生气不是因为她去救人,而是她想一个人去救人。

  他能让她一个人去救人吗?那多危险,再说他才不会让他去救那个家伙呢。

  他是她的妻子,如若救人,他宁愿他去,也不想绾儿去。

  萧煌越想越来火,为免自己生气抓狂伤到绾儿,所以他宁愿待在上书房里也不回去,直到下午,他冷静下来,才打算去养心殿安抚绾儿。

  可是待到他冷静下来后,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绾儿那个人一向是决定了的事情就会做的。

  而且今天明明他生气了,以她的个性一定会来找他的,可是都半天过去了,也没看到她过来,也没有看到虞歌过来,这事太不对劲了。

  萧煌脸色变了,那刚刚平息下去的怒火又上来了。

  他咬牙切齿的发火:“该死的苏绾,千万不要,不要私自离宫,如若真的胆敢离宫,朕一定会立刻离宫把你抓回来。”

  萧煌大踏步的出了上书房,直奔御乾宫而去,不过他人还没有到御乾宫,便看到一队人匆匆的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虞歌,虞歌的身后还跟着慕芊芊。

  几个人一过来赶紧的跪下,虞歌慌恐的跪下请罪:“属下该死,请皇上降罪,皇后娘娘她给臣下药,自己带着人离宫了。”

  身侧的慕芊芊赶紧的开口:“先前绾儿离宫前,曾经来找过我,还迷昏了我。”

  慕芊芊可不敢说她早就知道,如若她说早就知道,只怕萧表哥一怒能把她大卸八块了。

  “等我醒过来,发现寝宫里有一封信。”

  慕芊芊举高手里的信。

  萧煌走过去伸手接了过来,此时没人注意到他的手是颤抖的,他完全被苏绾的行为气坏了,现在如果苏绾在他的面前,他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掐住她的小脖子,问问她是不是要把他气死她才甘心。

  萧煌虽然心里怒火万丈,不过打开信的手却十分的快,一目十行的看了苏绾的信。

  苏绾的信中无非是让他乖乖在京城等她回来,她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不受伤,还让他在京城里照顾好两个儿子,让他不要带人去追她,因为眼下噬天门的人隐在京城各处,如若他离京的话,那些人得到消息,一定会闻风而动的,另外让他放心,她带了监察司的叶廷,还让叶廷带了数名手下,不用担心她,她保证不会有事的。

  最后还说了,她回来会乖乖认罚的,不管他罚什么。

  萧煌的眼睛在喷火,此时的他完全成了一头暴龙,面前跪着的虞歌和慕芊芊抬都不敢抬头。

  萧煌已经转身领着人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命令:“走,立刻去追人。”

  皇帝陛下亲自去抓人了,不过待到他们赶到京城的城门口时,得到消息,叶廷等人早就离开了。

  至于皇后娘娘别人压根没看到。

  萧煌听到守城门的兵将禀报,整张脸又黑又沉,咬牙切齿的冷喝,叶廷你竟然胆敢这样做,这一次回来,朕定然会把你关进水牢里,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远在百里之外的叶廷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他只要一想到回京后受到的对待,就觉得生不如死。

  为什么,为什么他活得这么累,碰上这么一对专爱折磨人的夫妻啊,这让他怎么活啊。

  其实叶廷是不打算陪苏绾走这一趟的,因为他知道萧煌震怒可不是常人受得了的。

  可是苏绾却给他下药,说如若他不陪她前往北晋国,那他这一辈子就当个太监吧,一辈子不举。

  一辈子不举,不举?他叶家还指着他传宗接代呢,他不敢冒险啊。

  ------题外话------

  月底了,有票纸的姑娘们记得投投票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207章 苏绾离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