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狂 妄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狄安城。

  这是一座离得北晋国不远的城镇,苏绾和叶廷还有一些手下全住在狄安城内的一家客栈里。

  整个客栈被叶廷给包了,所以楼上楼下一个人也没有,说不出的冷清。

  楼下有身穿朝服的人在吃饭。

  除了身穿朝服的中年人外,还有数名侍卫怀中抱着剑在一楼的楼梯口轻轻的踱步。

  一楼柜台里面的掌柜和小二小心的瞄着这些人,猜测着这些人的身份。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一出手便把他整张客栈都包了下来,不但如此,还多给了他不少的钱。

  掌柜的想到这个,眉开眼笑起来,指挥着店小二:“去看看几位客人还想吃什么。立刻让人下去做。”

  “是,掌柜,小的立刻去问问。”

  楼下很快响起小二欢快的说话声。

  二楼的某间房里,苏绾正懒懒的歪靠在榻上望着一侧站着的叶廷。

  叶廷眼下穿着朝中的朝服,而且还被易容成了季丞相的容貌。

  想他一个风流倜傥的安平候爷,现在却成了四五十岁的季丞相了,叶廷心里很火。

  可有火也不敢朝着苏绾发,只能呼哧呼哧的喘气,这一路上他没少被苏绾折腾。

  先让他和他带来的侍卫假装成西楚的朝臣,然后又让他放出消息,西楚的使臣出使北晋国来了。

  不但如此,还爆出此次出使北晋国的使臣,是由西楚的皇后苏绾带队的。

  这种种让叶廷头疼不已。

  不过他知道苏绾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什么。

  如此高调的爆出自己的身份,就是为了让暗处的君烨知道,她们来了。

  这样一来,君烨说不定会出现。

  不过叶廷其实是不赞成苏绾这样做的。

  因为这样做危险太大了,先不说暗处的君烨知道不知道这个消息。

  那个家伙眼下身边并没有什么人,信息一定闭塞,他们放出去的消息,他会知道吗

  君烨若是不知道,反而是西楚的皇帝知道了,这就麻烦了。

  因为这天下不少人知道,北晋国的皇帝和西楚的皇后娘娘的关系。

  西楚国的皇后娘娘差点成了北晋国的皇帝妃子。

  既如此,他们两个人一定是很熟悉的。

  别人不担心,这西楚的皇帝难道不担心吗若是苏绾出现,他会不会暴露出自个儿来。

  就算不暴露出自个儿来,西楚国和北晋国那一战,也害死了北晋国的很多兵将。

  北晋国的皇帝恨死了她们西楚,。

  知道苏绾身为皇后竟然带队出使北晋国,还不想办法除掉她们吗

  “皇后娘娘,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就为了那个家伙。”

  叶廷越想越火大,就为了让君烨知道他们过来的消息,便如此大费周张的,皇后对君烨实在是太好了,凭什么要对那个家伙好啊。

  房里苏绾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也不想啊,可问题是我欠了他人情,若是他因此死了的话,我会心里不安的。”

  苏绾说完抬头望着叶廷,看叶廷一脸苦恼的样子,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这一路上,叶廷承受的比任何人都多,又要担心回京后被萧煌收拾,又要担心她的安全。

  他的压力比她大多了,苏绾想着,望向叶廷说道:“好了,你也别烦了,本宫自有主张,这一次你确实幸苦了,这样吧,等我们回京后,本宫立刻让芊芊嫁给你,你看怎么样”

  叶廷立马高兴了,脸色好看得多,不过很快脸色又苦了,望着苏绾说道:“臣只怕没命娶妻了,皇上他不会放过臣的。”

  光用想的,他也知道他回去等着他的会是什么。

  苏绾白了他一眼:“有本宫在,难道皇上他会动你吗,本宫会把所有的责任揽到我的身上的,与你无关。”

  苏绾如此说,叶廷很感动。

  可皇上他不会理会这些的。

  “臣谢过皇后娘娘。”

  苏绾又岂会看不出叶廷心里的想法,没好气的说道:“都叫你不要担心了,你还担心。皇上不会为难你的,若是他胆敢为难你,本宫就离宫出走。”

  苏绾一说,叶廷吓得脸色都白了,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的哀求:“皇后娘娘,你饶了臣吧。”

  离宫一次,皇上最多惩罚惩罚他,若是离宫两次,皇上一定会杀了他的。

  苏绾轻笑着挥手让叶廷起来,然后收敛了神色说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吗只怕今晚北晋国会有什么动作。”

  “臣已安排好了。”

  “那就好。”

  苏绾满意的点头,让叶廷下去看看那些朝官。

  事实上一楼上那些所谓的朝官,根本就不是什么朝中的大员,因苏绾走得急燥,根本不可能带朝中的官员走的,所以下面所谓的官员,皆是监察司的手下假扮的。

  反正这北晋国的境内,也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们西楚的人。

  所以这一路上他们大摇大摆的走着,也没有人发现。

  本来苏绾是不打算暴露身份的,她从西楚京都一路向北而来,路上不时的吩咐人去打探君烨的下落。

  可惜一直没有消息,眼看着现在就要到北晋国的皇城了,苏绾不禁担心。

  一来担心君烨的身体不知道好没好,二来担心他若是直接的进宫去找皇帝报仇,一定会倒霉的。

  总之眼下找到君烨才是最重要的。

  而她高调的宣布了身份,就是为了引出他来。

  她相信只要他知道自己前来北晋,一定会担心她有危险,肯定会出现的。

  苏绾想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望向叶廷:“你先下去吃东西吧,我睡一会儿,回头再说。”

  “好。”

  叶廷退了出去,房里苏绾洗盥了一番后休息。

  夜幕笼罩着整个狄安城,夜凉薄如水。

  淡淡的月夜之下,有身影仿若幽灵似的飘然而至,眨眼的功夫便落到了苏绾他们所住的客栈四周。

  为首的黑衣人一挥首,身后的黑衣人个个拉开了黑色弓弩,黑色的箭矢如雨般的直往客栈射去。

  那些箭矢之上,无一例外的都点燃了火,无数火把直往客栈落去。

  很快,火光耀起,客栈内燃起了大火。

  客栈里有人惊动了,大叫起来:“不好了,着火了。”

  “快救火。”

  “保护皇后娘娘,保护皇后娘娘。”

  “带皇后娘娘离开,带娘娘离开。”

  火光中,有人救火,有人带着人从二楼的雅间往外跃去。

  可这些人刚带着人跃出窗户,暗处的黑衣刺客便开始射箭。

  箭如密雨似的直朝着几个人射去。

  很快有人受了伤。

  其中一人惊呼出声:“不好了,主子受伤了。”

  “娘娘,你怎么样。”

  “你怎么样了。”

  “快保护娘娘。”

  身后的窗户里又跃出几道身影来。前面有人用剑奋力的挥剑,后面有人扶着受伤的女子。

  一行数道身影直奔后面行来。

  暗处的黑衣人,再次的开始射箭。

  不过黑衣人正射着的时候,身后有劲风袭来,几道身影仿若从天而降的天神似的出现了。

  为首的男子身着一袭白衣,脸戴银色的面具,手中银色软剑好似银龙似的直接的袭卷上了那些黑衣人。

  眨眼间一人倒了下去。

  他身后的人也飞快的袭击了过来。

  黑衣弓箭手没想到身后竟然有人袭击他们,赶紧的回身去和后面赶来的人对打了起来。

  两帮人刚交上手,客栈后面的暗处又有人冲了进来,眨眼间和黑衣刺客交上了手。

  两帮人打黑衣刺客,黑衣刺客如何是对手啊。

  眼看不敌,急速的后退,不过最后逃走的没几个人。

  二三十名黑衣刺客全被杀死了。

  空气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前面的客栈,虽然被人灭了火,可是却一片狼籍。

  先前留在客栈里的人,也陆续的跃了出来和窗外的人会合。

  此时客栈的后窗外,那白衣戴银色面具的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急速的后退,便想离开。

  不过他的去路却被人拦住了,拦住他的是一个面容秀逸的少年。

  他一抬首便认出这人是谁了,张嘴好半天没有叫出声。

  苏绾没好气的说道:“君烨,这样有意思吗看到我了也不知道叫一声。”

  “我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引你出来,难不成你这是又要走了。”

  君烨一怔,眸色有些复杂,心里说不出此时是什么滋味。

  当他是萧烨的时候,他一心一意想娶她。

  可惜最终和她成了仇人,说实在的,那时候他的心很痛,每时每刻都心痛。

  当他成了阿九的时候,她竟然成了他的娘亲。

  现在他依旧可以感受到,当他看到她时,在她的身上感受到那份柔软时,不由自主的便唤了她娘。

  待到他醒了,他便不想再见她了。

  没想到现在她竟然又为了他追了过来。

  君烨越想越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反倒是他身后的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来:“你别逃了,皇后娘娘离京,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帮你,你若是再逃,岂不是枉费了娘娘的一番心。”

  叶廷走过来说道。

  一双眼睛紧盯着君烨,心里盘算着,他绝对不能让这小子和皇后娘娘单独相处。

  这家伙分明是还喜欢着皇后娘娘呢。

  他可要替他们家皇上守住女人啊,要不然他回京后,可就不止被扒皮了,而是大卸八块了。

  君烨掉首望向叶廷,很快认出这中年人根本不是朝官,而是叶廷假扮的。

  君烨想到叶廷说的话,掉首望向苏绾时,重重的叹口气:“绾儿,你何必离京呢。”

  他说完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因为身负重伤连夜离开,他的身体现在极端的亏损,一直没有好。

  苏绾看他这样,脸色一变,飞快的走过来,伸手拉了他的手,替他诊脉。

  很快便查出君烨的身体极端的虚弱,亏损得特别的严重。

  因之前受了重伤,他还连夜赶路,没有好好的调补自己。

  他的身子现在已现亏损之像,若是以后不好好的调补,只怕他

  苏绾不敢往下想,只抬头望着君烨,没好气的说道:“你有病啊,明知道自己受了重伤,还要连夜赶回北晋国。就算有仇,不能等身体好吗何况我们也会帮你的。”

  君烨轻笑。

  他走就是为了不想再见她,不想再欠他们人情。

  不想再和他们之间有纠葛,所以才会走。

  可没想到到最后还是牵扯到了一起。

  “绾儿,我没事。”

  苏绾没理会他,伸手取了药丸来递到他的手上:“每天服一粒,还有以后你不要太劳累,因为之前你不爱惜身体,你的身体亏损很大,以后只能养着过了,记住没有。”

  君烨轻笑,打开自己手中的药瓶,毫不犹豫的拧开,取了一枚药丸服下。

  身后的叶廷飞快的望着前面的两个人说道:“娘娘,我们快走吧,这边的动静,只怕很快要惊动了狄安城的知府了。”

  “好。走吧。”

  数道身影急速的离开了客栈。

  她们走了不久,街道上果然响起了马蹄声,很快有兵将奔了过来。

  只是苏绾等人早就走远了。

  一众人行驶了足有五六十里,才在官道边停了下来。

  此时天色微明。苏绾吩咐人停下休息一会儿。

  她下了马车后,招呼了叶廷和君烨等人自到官道一侧找个地方坐下来,几个人商量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君烨,你还是不要戴着这面具了,戴着面具太显眼了,我看还是给你易个容,化妆成我们西楚国的使臣吧。反正那些北晋国的人根本不认识我们西楚的人。”

  这个建议叶廷倒是同意了,点了点头。

  他望向君烨说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要杀了燕溱,当初就是他把我打成重伤的,若非我急中生智的往一侧的崖谷跳了下去,必死无疑。”

  君烨一开口,苏绾和叶廷二人齐齐的望着他,想到君烨一生所经历的苦,心里多少还是同情他的。

  虽然生为宫中皇帝的皇子,可最后却发现自己是个棋子,最关键的是还被人打成了重伤,差点死了。

  即便是现在的他,看上去也不太好。

  本来俊美的面容,因为身子的亏损,透着一丝浅浅的苍白,看上去让人担心。

  苏绾曾经恨不得他去死,可现在看到他这样,却也不忍起来。

  “你不要太生气了,以后好好的将养身体,遇事不要急燥,不要生气,这样于你的身子不利,以后你记着要好好的调养自己的身体。”

  她温声细语的说着,君烨扯着嘴角轻笑了一下。

  “我会的,绾儿。”

  苏绾点了点头,话题便转移到正题上。

  “不过你不能杀燕溱,燕溱我必须带回西楚国,我要他有用。”

  君烨一脸的不解,望着苏绾。

  苏绾火大的说道:“根据我们手里掌握的资料,燕溱便是噬天门幕后的主使者,他把噬天门的手下浸入到西楚各个群体里,其实最初他是想夺得东海,西楚,北晋的皇位的,只是后来被我们无意间一一的破解了。”

  君烨惊讶的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开口:“他这是疯了吗,夺东海西楚北晋的皇位。他以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啊。”

  苏绾勾唇轻笑着摇头:“不,不是他的本事,而是他背后另外一人的本事。”

  苏绾望着君烨,慢慢的开口说道:“那人很可能是眼下北晋的太后,从前的嘉妃娘娘,这个女人不但医术厉害,而且头脑还相当的聪明,当日东海国的敏妃便是噬天门名下的一个堂主,她指使了敏妃进入了东海,让她掌控了我父皇的哥哥,本来事情好好的眼看要成功了,若不是我们破坏了,他们就得手了。”

  “至于西楚,那燕溱身为国师,一直深得老皇帝的信任,若不是因为我舅舅,只怕他也得手了,而且就算如此,他们还安插了不少的人手在西楚,至于北晋国,你看,他眼下不就成了皇帝吗”

  君烨听着苏绾的话,一脸的惊骇,同时摇头。

  他无法相像一个女人能筹谋出这样厉害的大计来。

  那个人还很可能是他的母亲。

  君烨想到这个可能,脸色瞬间暗了下来。好半天不开口,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因为照绾儿的话,太后如此厉害的话,那她怎么会没有发现眼下北晋国的皇帝根本不是他呢。

  苏绾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直接的说道。

  “我怀疑那宫中的太后是知道北晋国的皇帝眼下便是燕溱的,其实她真正想推上位的从来就不是你。如若她真的爱你,喜欢你的话,我想她是不会忍心把你送进西楚国皇宫的,相反她很喜欢那个燕溱。”

  “你看,噬天门是她的人,可她竟然让燕溱插手噬天门的事情,从这一点不难看出她是喜欢燕溱的。”

  苏绾话一落,君烨只觉得心中痛楚难当,他抬头望着苏绾无力的轻笑。

  “说不定我也不是北晋国皇帝的儿子,那么我是谁。”

  苏绾摇头,但最后她还是说道:“也许,你是北晋国皇帝的儿子,如若不是,老皇帝这么多年不会一点也不发现,还在你回宫后立你为太子,只不过即便你是皇帝的儿子,也不得嘉妃的喜爱罢了。”

  苏绾说完不再说话。

  四周一阵沉默。

  叶廷开口说道:“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眼下怎么做。”

  苏绾接口:“我们打着商谈和平的旗子过来,北晋国的皇帝肯定要在宫中设宴,款待我们,到时候我们再见机行事,想办法把燕溱给抓了,把君烨给换上去。”

  “至于燕溱,我们带回西楚国,想办法查清楚噬天门幕后的事情,我想燕溱对于噬天门的情况,定然是了如指掌的,有了他,我们定然能把噬天门的手下全都杀光了。”

  “好,就这么办。”

  叶廷斩钉截铁的点头,见一侧的君烨没有说话,叶廷推了推他:“你什么意思。”

  君烨能说什么,他身子本就不好,此时再被这个事实一打击,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他轻声说道:“好,就这么办吧。”

  君烨说完之后,缓缓的起身自往官道一侧的马车走去。

  身后的苏绾望着他,心中满是不忍,可这样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如何劝慰他。

  叶廷看着苏绾的眼神,赶紧的转移苏绾的思维:“娘娘,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的启程吧,早点办完这件事,早点回京,皇上一定担心死了。”

  苏绾听到叶廷提到萧煌,心里涌起思念,没错,她还是早点办完这些事回京去吧。

  她想萧煌和儿子们了。

  北晋国的京都,繁华的街道上很多人掂脚引劲的张望,数道马车浩浩荡荡的一路进了京城。

  前面是北晋国皇帝派来迎接使臣的朝臣,后面便是苏绾等人的车驾。

  苏绾等人一扫之前的低调,高调得不得了,浩浩荡荡的车驾一路进京。

  因为他们这样的高调,皇帝不好派人下黑手杀她们。

  如若她们在北晋国发生什么事,西楚一定会攻打北晋的。

  所以眼下的状况是高调比低调好,低调若是被皇帝派人杀了,他们也没办法。

  但高调的话,皇帝想杀都不好下手。

  马车里,苏绾笑眯眯的靠在软榻上,听着外面百姓义膺,怨恨不已的话。

  先前西楚和北晋的一战,北晋国的死了数万兵将,害得多少人家丢儿失夫的。

  此番西楚国的人出现,他们自然心生怨恨。

  可是这其中还夹杂了一些别的声音,例如北晋国和西楚议和的话,从此后天下就太平了。

  若是再打仗,谁又知道死伤多少人。

  总之不管百姓说什么,都影响不了马车的前行。

  马车一路浩浩荡荡的进了宫。

  北晋国的新帝君烨在宫中接见了他们这一行的使臣。

  豪华的宫殿之内,上首端坐着皇帝,下首的位置上还端坐着北晋国的朝臣,个个脸色不大好看。

  虽然之前和西楚国打起来,是他们北晋国率先出手攻打西楚的。

  但最后他们死的人比西楚死的人多,这些朝臣如何高兴。

  不过即便不高兴,个个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议和,是目前最理想的境况。若是再打下去,两国伤亡更重。

  不过虽然心里同意议和,但个个打算给西楚的使臣一些脸色看。

  所以当一身华装,光彩夺人的苏绾领着一众朝臣进殿的时候,个个板着脸。

  待到苏绾一进来和北晋国的皇帝打过招呼后。北晋的丞相便率先起身,冷哼道:“堂堂西楚国,竟然派一个女子做使臣真是有辱期文。”

  丞相话落,北晋国的朝臣个个附和的点头。

  大殿上首的皇帝则微微的眯眼望着殿下的情况,并没有半点的恼火,唇角还微微的勾起来,似乎心情不错的在看热闹。

  殿下,有些朝臣看皇上不但没有阻拦,还心情不错的望着,胆子一下子便大了起来。

  七嘴八舌的抢着开口说道。

  “历来后宫不得干政,更不要说女子抛头露面了,莫非堂堂西楚国没人了,竟然派女人来议和。”

  “我们不和女人谈和,请皇后娘娘回国去让皇上重新派使臣过来谈。”

  “一点诚意都没有。”

  殿内说得热闹切了,苏绾身后的叶廷脸色难看了,君烨也周身的冷怒,狠狠的瞪着那些攻击苏绾的男人。

  堂堂朝臣,竟然攻击一个女子,当真是无耻至极,当然有什么样的君皇,便有什么样的臣子。

  叶廷正想反击,却被苏绾一抬手阻止住了。

  她本来是想说说和平的事情的,没想到这些人如此不识抬举,那她有必要和他们客气吗

  苏绾冷笑一声望向大殿内的一干人,冷冷的开口:“各位口口声声的说女子不好,莫非各位不是女人生的,你们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我西楚以孝治天下,历来女子地位和男人相同,所以本宫做为使臣,我们西楚并不觉得不妥。你北晋国不把女人当回事,认为自个的老母妻子不是人,可我西楚却和你们完全不一样。”

  “还有谁说本宫是来议和的,本宫是来要赔偿的,先礼后兵懂不懂,本宫是来问你们皇帝,打算如何赔偿我们西楚国,先前你们北晋派了端王君黎为质子,更把公主下嫁于我西楚,当初可是签下了文书的,可是你们一朝反悔,直接的攻打我们西楚国,害得我们西楚国损失数万兵将,眼下我西楚损失惨重,本宫受皇上的旨意,特来北晋国要求赔偿。”

  苏绾的话说完,大殿内鸦誉无声,死一般的沉寂,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苏绾。

  这女人疯了。

  先骂他们一通,然后还说来要赔偿的。

  她凭什么来要赔偿啊。

  西楚死了六七万人,他们可是死了十多万的兵将啊,他们的损失更惨重好吗

  北晋国人几乎气坏了,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其中有人噌的一下站起了身,恶狠狠的瞪着苏绾:“皇后娘娘真是好大的口气啊,竟然带着这么几个人来我北晋要赔偿,你打量着我们北晋好欺负是吗”

  “是啊,太过份了,我们本来还想和你们好好的谈谈议和的事情呢,结果是来要赔偿的。”

  “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你以为在你说了这么一番话后,你还能走出这宫殿吗”

  北晋国的朝臣有人飞快的望向上首的皇帝,沉声说道:“皇上,立刻下旨把这女人给拿下。好替我们死去的将士报仇。”

  “是啊,这女人太狂妄了,太气人了,竟然理直气壮的跑到我北晋国来骂人。”

  连他们老母都骂了,说他们老母不是人。

  现在更是理直气壮的要赔偿,他们受不了了,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女人。

  大殿内,乱成一团,个个怒火狂发,可惜苏绾一点也不害怕,相反的她不但不害怕,还更狂妄。

  她眸中满是暗沉,唇角是冷讽的笑意:“你以为你们有本事拿下我吗信不信,你们若是动我一下,这大殿内,上到皇帝下到你们这些朝臣,全都要死。”

  苏绾说完,忽地掉头望向大殿上首的男子,虽然外貌和君烨长得很像,但是神容并不全然的相同,这个男人的身上带着一股妖治之形,苏绾盯着他,慢慢的唇角笑意浓厚了。

  “君烨,你曾为我本宫的未婚夫,难道不知道,本宫使毒的手段只怕天下无人能及,若是你们再惹本宫不高兴,今日你们所有人都给本宫去死吧。”

  殿内众人的脸色全都变了,个个惊惧的望着苏绾。

  不要说皇帝,就是这些人也知道苏绾的使毒手段十分的厉害,听说当日那十万大军之所以死,便是死在这女人手上的。

  这女人使毒的手段确实十分的厉害。

  一时间谁也不敢吭声了,苏绾则冷笑着说道:“怎么不吭声了,说啊,不是瞧不起女人吗本宫倒要看看你们能硬气成什么样子。”

  “今日你们最好给我们西楚一个交待,明明两家是和平之国,忽地有朝一日竟然直接的攻打我西楚的玉尧关,你们这样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齿之极。”

  “还有容本宫提醒你们一件事,本宫可不仅仅是西楚国的皇后,本宫是青霄国的郡主,东海国的公主,你们若是胆敢动本宫一下,我想东海和西楚必然兵临城下,杀你们一个片甲不留。”

  “你们说本宫怎么敢来西楚国,本宫为什么不敢来,本宫有这个资本来。本宫若是被伤了一根毫毛,你们,你们的家人统统要给本宫陪葬,本宫怎么不敢来了。”

  苏绾话落,大殿内个个开始冒冷汗,因为众人直到现在才想起一件事。

  西楚的这位皇后不仅仅是皇后,她还是青霄国的公主,东海的公主。

  正如她说的,如若她受了一点的伤,便可以让东海和西楚联手,兵临城下。

  到时候北晋国亡也。

  一瞬间,殿内死一样的寂静,个个望着大殿之内狂妄无比,仿若君临天下帝皇般的女子,个个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题外话------

  文从明天开始停更码大结局了。,姑娘们,这文又要完结了,恋恋不舍的每个人亲一口。

  另外推荐一本现代文绝宠辣妈之隐婚厚爱,这文挺好看的::。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208章 狂 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