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扶明录 > 第18143章

  吴牲骂骂咧咧的退出了群聊,宋献策拂袖而去离开兵部衙门前对史可法说:“和谈已近月余,这期间波澜起伏未见朝廷一丝诚意,如此下去,只恐……苍生荼毒”。

  言外之意,朝廷根本就没想谈一直在搞事情,寒了俺们的心,既然不想谈,那咱们就接着干吧。

  史可法叹口气:“苍生何辜,宋大军师你是高人,是奇人,当知道再打下去的结果,百姓遭难汝等也断然落不得好”。

  “吾自知晓百姓遭难,吾等难落好,朝廷亦如此,所以才带着诚意前来和谈,问题是朝廷这边……”宋献策叹口气:“见好就收,握手言和便是,何必要苦苦相逼将人逼到绝路呢?”

  “若宋军师身处朝廷这边当作何想,闯贼祸国殃民十余载抽筋扒皮都不为过,朝廷受降与他封于王已是格外开恩,却还妄想留兵权养私兵,搁谁会同意?”史可法哼了一声,宋献策苦笑摇头:“反过来,若是尚书大人,您为了自保会如何做?”

  史可法长呼一口气轻摇头:“吾等在此辩解于大局无关紧要,大军师还是回去和身后的人好生商量后再议吧,朝廷已经将底线亮出来了”。

  “也请尚书大人将吾之意转达给朝廷给皇帝再作定夺,还是那句话吾等诚意十足,希望朝廷也拿出些诚意来”说完宋献策拱拱手离去了。

  看着宋献策的身影消失不见,史可法在兵部衙门口驻足许久,谈判是个技术活,但无论技术多高超,筹码都还是来自战场,来自局势,和宋献策这个老油条件扯了那么久,其实史可法自个都还不清楚朝廷的底线到底是什么,确切说除了皇帝和常宇外甚至连首辅李邦华都不知道。

  他们和吴珄等一帮谈判官员其实都是负责放烟雾弹,最终决定权还是看皇帝的态度,而皇帝的态度十之八九又要参考常宇的意见。

  眼下谈判进入了僵局,这让史可法感觉到无比的压抑和迷茫,他决定去东厂衙门找常宇要个准信,朝廷的底线到底是什么,知道了底线他心里也就有底了。

  常宇在衙门里正在和郑芝龙闲聊喝茶,见史可法来了,郑芝龙也特别有眼力见的告辞,他属于京外带兵大臣不宜参与朝政,甚至连听都不能听,避嫌,也是避开麻烦。

  有些事知道多了反而不好。

  底线?常宇听了史可法的来意先是一怔随即摇头:“没有底线”。

  史可法差点暴走了:“督主难不成还信不过下官?”

  “满朝文武咱家最信任的就是尚书大人了”常宇赶紧安抚他。

  “那督公大人就给下官一个准信……那宋矮子如今口口声声朝廷没诚意,说不朝廷不拿出诚意来,他们便不谈了,督公大人,是不是皇上根本就不像和谈才故意如此?”

  常宇摇头:“自然要谈的,谁想打仗?朝廷不想打也打不起了,当兵的也不想打,打累了,老百姓也不想打,打怕了”。

  “既是如此,何不稍作些让步……若真能和利国利民总归是件好事利大于弊的好事啊!”史可法有些急了,常宇轻笑摇摇头:“让步是不可能的”。

  “这……那可就真谈不下来了宋矮子那边嘴硬的很”!史可法叹气拍大腿,常宇又接着道:“但可以给些诚意的”。

  “额……烦请督公大人一句话一口气说完可否”史可法哭笑不得,常宇哈哈大笑:“若尚书大人早来半个时辰,咱家都还拿不出诚意来”。

  “督公大人的意思是?”史可法一怔,常宇却没急着回他的话,对旁边心腹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太监转身进了内堂取出一封密信递给了史可法:“刚出炉,还热乎着呢”

  史可法一脸疑惑接过一目十行,脸上渐渐有了笑意。

  “尚书大人,这些诚意够了么?”

  “够,够了!”史可法起身:“下官这就送给那宋矮子去了”。

  “咱们现在能力有限,见好就收吧”常宇将其送出衙门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背着手站在衙门口望着巍峨皇城出了神。

  若是十年前他过来,那个时候老李头要谈和常宇鸟都不鸟他,非打服弄死不可,但现在实力不允许,他来的时候大明朝已是在崩溃的边缘了,这一年多全靠着他四处坑蒙拐骗勉强度日才没倒塌,国力,兵力,财力,战斗力都已捉襟见肘到了底。

  如今整个国家可谓一塌糊涂,除了这些兵祸之外还有层出不穷的天灾,鼠患,瘟疫,干旱,地震,蝗宅,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天灾之外的兵祸也不只李自成这一家,各地多如牛毛的小股草寇且不说,还有盘踞四川的杀人王张献忠以及一直觊觎中原不死心的满清鞑子。

  这个时候,能和一家当然是好事了。

  崇祯帝也不是不想和,他也很想和,但他又特别想弄死李自成。

  李自成自然也想和,打了这么多年他也累了,也想有个善终。

  既然两方都想和,理论上握手言和的几率很大,而之所以谈了一个多月还没谈出个p来,那就是各自的诉求没达到。

  这就需要看双方手上的筹码了。

  大世界的客栈里,宋献策独坐堂上皱着眉出神,面前桌子上放着一个乌龟壳和几个铜板,两个随从在院子的角落里低声说着话。

  好一会儿,宋献策微微松口气,起身走到院子里抬头望着天空,此时已是黄昏,正是倦鸟归林时,忍不住低声呢喃:“见好就收吧”。

  他虽不知朝廷的底线是什么,但作为贼军的谈判代表他自然知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那就是没有底线,一切看形势来决定!

  所以刚入京那会他气定神闲,不急于一时,可是当李自成行踪暴露后,他就急了,这个时候他求着朝廷来谈,但朝廷压价压的厉害实在不能接受。

  转而之后,他突然又有底气了,据常宇猜测,应该是李自成逃出生天了,事实确实如此,李自成已经跳出包围圈了,也通过秘密通道给宋献策传了口信,所以宋献策又觉得有筹码了。

  但这些筹码并不足以抗衡朝廷的还价,且黄河那边的局势越来越复杂眼中,这让宋献策知道不能再往后拖了,能谈个合适的价格后,见好就收。

  外边响起敲门声,宋献策朝院门望去,两个随从赶紧走过去:“谁呀?”

  “史可法求见”院子外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宋献策赶紧疾步走过去,心中疑惑不已,刚分开没多会就找上门来了,莫不是有什么事,不然这兵部尚书怎么会亲自登门来着。

  “拜见尚书大人”院门打开史可法走了进来,宋献策赶紧见礼:“尚书大人这是……”

  “宋打军师不请本官喝杯茶么”史可法微微一笑,宋献策赶紧道:“有请”挥手让随从赶紧去泡茶。

  堂上两人落座,宋献策满脸疑惑:“贵客登门必有要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还真让宋大军师给猜着了”史可法也不再藏着了,取出那封李岩发给常宇的密报递给宋献策:“宋大军一直要朝廷拿出些诚意,本官这是送诚意来了”

  宋献策疑惑着接过打开看了,啪的一声,拂袖而起不慎打翻手边的茶杯而不知,这封密报是李岩亲笔所书,他识的李岩的笔迹:三桂部集十万大军兵临潼关城下待命,吾部围攻大荔数日破城在即,一日之间收复韩城,澄城,合阳三城……

  密报不算详尽,但该说的都说了,宋献策一目十行看的额头出汗,李自成之所以有资格和朝廷提出和谈就是因为他据守黄河岸线与朝廷对峙!

  这就是他们的筹码!

  前段时间李自成暴露行踪,朝廷散步谣言说是将其擒了,而李岩也趁着对岸军心惶惶之时,突袭朝邑,引发了西安那边震动,将水搅的更混,弄的人心更乱!

  当时宋献策也是异常担心,若李自成真的被擒了,朝廷根本不用费多劲,贼军自个就内都散了伙,他们和朝廷谈条件的筹码就越少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扶明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