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12 目击证人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法官大人,反对原告律师一再刺激我两位当事人的情绪、反对原告律师擅自给本案下结论。”魏律师立即上前一步拦在慕青和对方律师中间,却也严词反对对方律师几近挑衅似的提问。

  “被告,请克制你的情绪。”法官见慕青当庭动手,不由得站了起来。

  “法官大人,我保留被告故意伤害起诉的权利。”江启军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法官恨恨的说道。

  “原告律师,请注意你的提问方式。”法官轻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却立场分明的说道:

  “被告已经承认纵火行为,当然他也有作案条件,对于被告的作案动机,我和庭长已经了解,涉及长者私德,你无需继续追问;我们现在需要了解,你当事人的父亲事发时是否在现场?是否因这次纵火行为而死亡;”

  “是,法官大人。”江启军转眸看向慕青,冷冷的说道:“我的目击证人,能证实我当事人的父亲陈复生,当时就在别墅。”

  说完,便请了在旁厅等待的证人上庭——是慕家打扫卫生的工人李婶和园艺工人张根。

  “说说你们当天看到的。”江启军说道。

  “有天晚上……”李婶看了一眼慕青,见他低着头没看自己,便大胆的往下继续说:“那天晚上夫人和老爷、还有老陈好像出了事,四小姐受了刺激从楼上跑下来的时候都不认得人了,后来大少爷和少夫人都回来了,再后来,听说老爷去了。”

  “第二天三少爷回来了,将老陈打得很凶,是二少爷让我和张根、还有王力去抬的老陈,我们把老陈送到一楼靠左的工人间后,二少爷让当时还在家里的井医生给陈伯上了药,我们才走。”李婶将当时的情况、包括住哪间房都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

  “有补充的吗?”江启军看着张根问道。

  “就是李婶说的这样。”张根低声说着,他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慕家的人。

  “法官大人,我没有其它问题。”江启军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

  “被告律师,你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法官看着魏南风。

  “有。”魏南风从律师席上站出来,走到李婶儿面前,看着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所以你不用担心慕家人会觉得你忘恩负义。”

  “我?”李婶儿猛然抬头,看着魏南风时,眼神一片慌乱,下意识看了一眼被告席上的一脸阴沉的慕青、和目光呆滞的慕稀,又轻轻低下了头。

  “你和你的同事将陈复生抬到一楼靠左的房间后,井医生给陈复生上了药,你们就走了是吗?”

  “是的。”

  “慕老先生三天后上山,这三天是谁在给陈复生送饭?谁给他换药?谁负责他的起居?”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工人们大都在工人房,没事是不去主屋的。”

  “这三天王阿妹有没有去主屋看过陈复生?或送过什么东西?或让别人将他挪到工人房以便照顾?”

  “我不知道,我们平时都不知道老陈和王嫂有这层关系,老先生出事后,我们都很伤心,也没有留意王嫂有什么不同。”

  “好的,我的问题问完了。”魏南风朝着李婶儿微微一笑,看着法官说道:“法官大人,我想请我的证人出庭。”

  在法官点头示意后,一个人从侧门缓缓走了进来——这人正是他们刚才说到的、一起抬陈复生去房间的王力。

  “王力?”李婶儿惊讶的看着王力。

  “李嫂子。”王力温温的点了点头,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魏律师后,疾步走进了证人席。

  在庭审员做了证人身份确认后,魏律师开始了提问:

  “陈复生被打当日,是你和这两位一起抬他到一楼工人房的,并一起看到井医生为他治伤?”

  “是的。”

  “井医生走后你有没有留意过陈复生的情况?”

  “有。因为三少的脾气一直不好,我们怕出大事,所以我偷偷去通知了王嫂,让他趁主人们没注意将老陈转移走。”

  “你说的王嫂,就是这位原告陈佳南的母亲,王阿妹是吗?”

  “是。”

  “王阿妹去看过陈复生吗?转移走没有呢?”

  “去看过,带去一些吃的,这个小颜也知道的,因为厨房所有的食材她都要过目的。”

  “王阿妹去看了几次?有没有将陈复生转移?最后一次见陈复生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我知道的是两次,有没有转移我不知道。”

  “王阿妹和你提过转移的事情没有?”

  “提过,说是如果转移,会让我帮忙,后来也找我帮忙,因为老爷子上山的事我抽不出空来,所以王嫂说会找别人帮忙。”

  “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问完了。”

  而江启军再问,也不过是这些细节,包括王阿妹自己,也承认自己当时想转移,但是没人帮忙,并未转移成功。

  但这也只是她的一面之辞,谁也不知道她到底转移没有,而有过转移打算这个动机,却是连她自己都承认的。

  *

  “综上所证,我的当事人慕稀在火灾发生时间不在现场,并非此起案件的施予者,请法官判我的当事人慕稀无罪。”

  “另,双方证人及证据显示:第一,失火的时候,陈复生是否在屋里,现在没有人能确认;”

  “第二,对方证人李诤,连窗户按什么顺序冒烟的李第证人李诤都没听到失火后屋里有求救或喊叫的声音,这不符合常理;而原告其它证人和我方证人,均表示未听到火灾现场有求救的声音,这更不符合常理;”

  “第三,当时结案的辖区刑警大队证实:现未发现除火盆之外的纵火凶器或易燃品、未证实房子里有人被烧死;”

  “第四,当时大火后,慕家对于未找到的人员做了失踪人口报案处理,公安机关也受理了这起人口失踪案,又何来被烧死之说。”

  “所以,我认为当时辖区对大火的结案是符合事实的,我的当事人慕青因受刺激发泄纵火,造成自家财产损失,并未造成社会影响及其它人的财产生命损害;请法官判体恤我当事人当时的心情以及火灾的影响面,判我的当事人无罪。”

  魏南风看着法官,条理清晰、陈词遏要的做了结案陈词。

  而江启军的结案陈词,则依然抓着他已经提交的各项证据,力证慕青是故意放火烧死陈复生。

  在30分钟的休庭时,法官和庭长,还有参与当年失火调查的辖区警官,在办公室做着最后的分析和判断。

  而这30分钟时间里,等待在庭审大厅的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慕青紧紧抱着连哭都哭不出来的慕稀,眼底一片血腥的红色。

  那个混乱而愤怒的夜晚,是他们所有人心上不能说的痛——痛彻心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12 目击证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