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5 学会享受这段关系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若相识更早

  “我介意”慕稀伸手捂住他的唇,睁大眼睛看着他:“夏晚,不用勉强也不用同情我。”

  “小稀……”夏晚伸手握住她的手,慢慢的将她拉入怀里,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头顶,声音低低的说道:“小稀,如果我们相遇再早些,或许不会是这样。”

  “要怎么早?再早也早不过她与你的相识。”慕稀抬头看着他,哭着说道:“我要怎么早?就算早些遇见,你也不会放下她而爱上我,对不对?对不对”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看到你难过……”夏晚低头闭上眼睛,不忍看她哭泣的模样;双臂紧紧圈在她的腰间,似乎这样便能够让她少伤心一点。

  “我要的,从来就不是对不起……”看着他紧闭双眼的样子,慕稀伸出双手拉下他的头,轻轻的吻住了他。

  “小稀……”

  “别说话。”

  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伸手扶住她的头,柔柔软软的吻着她从开始的包容应和到后来的情不自禁,辗辗转转,缠绵不已……

  “夏晚,你那么自信,当然知道你自己便是最好礼物。”

  “可是你不要担心,我不会缠着你;不要担心,不爱也没有关系;夏晚,谢谢你让我27岁的生日如此满足……谢谢你,愿意包容各样的我……”

  在夏晚化被动为主动的辗转温柔里,慕稀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是爱自己的;

  至少,26岁以前的爱情,以这样一个吻来结束,也算是完满;让一切好的坏的憎恶的期待的,全部留在26岁……

  ……

  人生能有几次的可惜

  我想我的眼睛迷失了地

  夜深人静无人想起

  一定要幸福

  当时的约定没忘记

  夜深人静

  无人想起

  一定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

  祝福你

  ……

  璀璨的灯光,照着相拥而吻的两个人,男的沉着里带着温柔女的热烈中带着绝望;到后为,他的温柔变得缠绵,她的热烈变得依恋,直到相拥着看向远处的在空夜色已沉,星光闪烁,她的眸色逐渐坚定;而他的眸色,却温柔着些许疼痛……

  “天亮了。”慕稀轻轻的说道。

  “27岁快乐。”夏晚低头看着她。

  “27岁快乐……”慕稀看着他轻轻的笑了:“我想让这摩天轮转起来,可以吗?”

  “我看看师傅上班没有。”夏晚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喂,难道下面没有人吗?难道你原本就计划在上面呆一晚上?”慕稀不禁失声。

  “以为我9点可以接到你以为我们12点可以下去以为……至少你不会想在上面呆一整夜。”夏晚沉眸看着她,温柔的笑着。

  “或许,这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与你一起一整夜。”慕稀的脸微微一红,上意识的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小心些,别乱动,我们现在可是在高空中呢,还有可能没人控制引擎。”夏晚伸手拉着她的胳膊,不许她在小格子里随意走动。

  “那你还不快打电话。”慕稀停下脚步不再走动,仍是背对着不去看他。

  夏晚笑了笑,拉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另一只手拨通了管理员的电话,五分钟后,摩天轮便徐徐转动了起来。

  “你给了师傅多少钱,他们愿意为你熬夜又上早班的?”慕稀看着他笑着问道。

  “这么现实,一定是给钱吗?”夏晚拉着她坐了下来,看着吊椅之外,秋日的阳光将大地装点成蜜色,有种让人窒息的美。

  “慕稀,如果你喜欢的话,每年生日我都陪你来这里。”没等慕稀回答,夏晚突然说道。

  “没看出来,我们满脑子钞票符号的夏大行长,也有这么感性的时候。”慕稀眯着眼睛看着他,明亮的眼神,已不复昨日是的软弱无助。

  “当然,只要我在国内。”夏晚微微笑了笑:“现在国际经济形式普遍不好,美国那边更是严重,未来一段时间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在美国。”

  “更多的时间……是多少?”慕稀收起玩笑的神情,呐呐问道。

  “大约三分之二吧……抓好了。”摩天轮突然快了起来,两人将手紧紧握在一起,都没有再说话。

  第二节:谁算计了谁

  一个月后。

  喻敏拿着报表匆匆的走进夏晚的办公室:“行长,上半个月业绩平稳中略有上升,下半个月突然又一次探底式的下滑。”

  “原因?”夏晚面色不变的接过报表,轻扫了一眼后,抬眼看着一脸沉郁的喻敏,淡淡问道。

  “有关于c&a的负面消息。”喻敏说着,将一份打印稿递给了他:“这是一篇以服装品牌兴衰曲线为视角来写的软文,虽然我们一直监控着行业平台和金融专业消息,但这篇软文的角度刁钻发稿载体又是社交平台,所以直到被媒体转载到行业平台后,我们才发现。”

  “而待我们发现后,其影响面已经大到无法控制。加之慕氏之前取消了产品的推广和客户政策,所以客户及消费者信心不足,下半个月以来业绩节节败退,到现在,下降到我们不得不重视的程度。”喻敏一脸懊恼的说道。

  “这件事提醒我们:第一,对于品牌的监控,除了行业和专业平台外,还要加上社交平台,或者其它有必要监控的平台;第二,出手了,并且与慕氏打了个默契的配合。”夏晚用手指弹了弹文件纸,淡淡的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可以给假消息,同样可以给我们假消息。”夏晚打断了喻敏的话,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扔在了前面的垃圾篓里:“通知公关部,交一份媒体监测改进报告给我。”

  “好的。”喻敏打开笔记本,快速记下后,抬头着向夏晚,以为他接着还会交待什么,等了许久,他却只是批复着早上送过来的文件,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行长……”喻敏小声的提醒他,是否还有话没说完。

  “还有事?”夏晚抬头看她。

  “关于c&a的业绩,我们有什么需要做的吗?”喻敏一脸疑惑的关道。

  夏晚看了她一眼后,放下手中签字的笔,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她坐下:“c&a的后期投资策略,是你和老沈一起做的?”

  “是的,没错。”喻敏点了点头。

  “现在的业绩情况,可在我们方案的预期之中?”夏晚再问。

  “这个……在的,只是比预期时间提前。”喻敏大约明白了夏晚的意思。

  “现在还需要我告诉你怎么做?”夏晚说着,便重新翻开了面前待签的文件,慢慢翻看起来。

  “不需要。”喻敏郁闷的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去不怪行长嫌弃自己笨,一个合格的投资人,应该对项目的进度与数据对策了如指掌才是。

  偏偏自己做的方案,要他提醒才知道怎么用。看来自己确实是退步了,已经越来越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而他对于自己这个明显的失误竟然没有发脾气,也算是够包容的了。不知道是年龄大了人变得温和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总之他这样的变也算是好事吧。不过这样的低级错误,自己以后不能再犯就是了。

  喻敏回到办公桌前,将c&a的品牌年度投资计划调出来,对推进时间做了调整后,发给了投资部的沈从宽:“项目实施时间提前,详见邮件;请将项目跟进数据转给我,我在下班前会将项目有关文件转与你。”

  合上电脑,喻敏仍有些想不通,的顾止安,是怎么判断出自己给的消息有问题,因而反放出了对c&a暂不出手的虚假信息的?

  又或者,他原本没打算理会亚安的信息,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原计划?

  顾止安的消息是慕家四小姐给行长的,慕家四小姐在这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行长对这个结果一点儿也不觉得吃惊,到底是因为了解顾止安还是知道慕四小姐的用意?

  慕四小姐到底有没有给亚安假消息?她到底是站在慕允那边帮顾止安,还是站在行长这边帮亚安呢?

  唉,真是想得头都疼了。

  喻敏刚刚坐下,温茹安又来了,喻敏不禁更郁闷了一个慕四小姐还没弄清楚,这会儿又来个温小姐。

  不知道是真有事儿,还是冲着行长来的。

  “温小姐,上次给你的资料还有用吗?”喻敏心里想归想,看见温茹安走过来,还是挂上一脸职业而亲和的笑容站了起来。

  “非常有用,我和行政的同事去实地看过了,都是各有特色。”温茹安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那温小姐可有选中的?”喻敏轻扯了下嘴角,貌似关心的问道。

  “有,我已经选中了三套,并且已经做了优劣势分析,发给总部报批了,所以今天过来感谢喻小姐。”温茹安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礼品盒递给喻敏:“喻助理不仅眼光高品味好,更是专业。”

  “不用,我只是替安成行长的工作安排。”喻敏没有伸手去接温茹安的礼品,也没有伸手去推,让温茹安递在半空的手显得有些尴尬。

  “那我送给夏行长好了。也确实应该感谢他,你不知道我这样一个近十年没有回过国的人,要找一间合适的办公室,可有多难。好在夏行长非常乐于助人。”温茹安收回拿着小礼盒的手,脸上的笑容越见温润深邃了。

  “我们行长……”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喻敏刚想说我们行长很忙,来电显示上慕稀两个字,让她收住了没说完的话。

  “慕小姐,我是喻敏。”

  “是的,行长已经知道了。”

  “他现在正好刚开完一个会,大约会有30分钟空档期。”

  “好的。”

  喻敏挂了慕稀的电话后,看着温茹安说道:“我们行长刚好有30分钟的空档期,您请。”

  “谢谢。”温茹安点了点头,收好礼盒径直往夏晚办公室走去。

  “温小姐请坐。”夏晚见温茹安进来,起身倒了杯水给她,微微皱眉问道:“小稀有事?”

  “夏行长最近没和小稀联系吗?”温茹安笑接过水杯,笑着问道。

  “喻助理给温小姐推荐的可有合用的。”夏晚见温茹安这样问,便知道她今天过来并不是慕稀的事情,情绪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

  “夏行长真是犀利,我来真是为这件事。”温茹安不由得笑了,放下手里的水杯,从包里拿出一沓文件,一一铺开来放在桌面上,看着夏晚说道:“我选了这三套,已经做了优劣势的分析给总部,不过我还想听听夏行长的意见。”

  “那些租凭的物业真是太会说了,什么同温层什么智能办公区等等,我都听得头大。”温茹安笑着叹了口气,看着夏晚说道:“怎么样,夏大行长帮我分析分析?”

  “我对这个还真不在行,要不这样……”

  “不管在不在行,只要是你的意见就行。”温茹安站起来将资料递到夏晚面前,皱眉强势的样子,颇有几分女子的娇嗔。

  “夏晚,c&a的业绩急剧下滑你怎么看?”话刚说完,办公室门便被慕稀推了开来,在两人同时扭头看向门口时,她的人和声音,都已经进了办公室。

  “温医生?你也在呢?”慕稀看见温茹安一脸温润柔软笑意的站在夏晚面前,不由得微微一愣。

  “这个问题一会儿再说。”夏晚轻瞥了温茹安一眼,示意慕稀暂时不要说这个话题。

  “呀,你心里出问题了?找温医生帮你解决呢?”慕稀的眼珠子骨溜溜的转了两圈,拉开椅子在温茹安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温茹安一脸娇俏的问道:“温医生,他这种人会是什么毛病呢?我很想知道哦”

  “我记得你才过27岁生日,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喜欢胡说八道。”夏晚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冰箱里拿了盒牛奶递给她,边说道:“温小姐的公司要在j市找个,她手上正好有三套资料,你这个在行,帮她看看。”

  “是吗?”慕稀放下牛奶站起来,从温茹安手里接过三套资料,一一的看了起来:“温医生,你能长期留在国内真是太好了,我是不是可以多依靠你一段时间啊。”

  “慕稀”夏晚不悦的重重的喊着她的名字。

  “恩?”慕稀认真的看着画册,见夏晚半晌不说话,不由得抬起头来,看着他一脸不赞同的恼色,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开玩笑的啦,不过温医生在身边,我真的会觉得心安。”

  “你们慢慢看,我还有个会,先离开一会儿。”夏晚瞪了她一眼,伸手越过慕稀的头顶,拿了放在办公桌上的资料夹,在收回来时敲了敲慕稀的头:“慕小姐难得过来,替我好好儿招待。”

  “温医生,我觉得这套不错……”慕稀也不理会他,指着一套资料的介绍对温茹安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这套不错。”温茹安抬头朝着夏晚微微点了点头,便转眸与慕稀一起讨论起画册来。似乎对他与慕稀之间这样随意的相处甚是理解。

  “行长。”喻敏见夏晚拿着文件走出来,立即站了起来。

  “慕稀问过c&a的事了?”夏晚看着喻敏问道。

  “只问您是否知道现状,没问其它的。”喻敏点了点头:“我这边的资料和计划,也没有告诉她。”

  “恩,让老沈到3号会议室。”夏晚点了点头,拿着文件夹往会议室走去。

  “留两个女人在他办公室?”喻敏下意识的看了看他办公室的方向后,又转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自己曾经暗恋的上司,确实是心冷性冷爱上你真是件很悲惨的事。

  在妥协现实与执着爱情之间,选择放弃爱情,显然是我的幸运。

  喻敏微笑着,拿起电话给投资部长沈从宽打了过去:“沈部长,行长在3号会议室等你,c&a投资策略调整的事。”

  放下电话,喻敏边整理桌面的资料,边暗嘲自己的小心思让两个女人在他办公室他办公室碰面,真是太小女人气了,没风度没品味,以后可不许了

  “办公室租好了,装修的时候你也过去帮我看看。”温茹安与慕稀一起往外走来。

  “好啊,如果你需要,我可以介绍内饰设计师给你,很棒的。”慕稀笑着点了点头,走出夏晚办公室没看见喻敏,连秘书小雅也不在,不由得好笑:“这个夏行长,就这样招待客人的呢。”

  “他忙,再说不还有你陪我吗。”温茹安笑笑,依然温润的眸光,显得越发的柔和。

  “我也是客人啊。”慕稀摇了摇头,看着打开的电梯门,对温茹安说道:“我还有些事和夏行长聊,就不送你下去了。办公室的事情,随时给我电话。”

  “ok,再见。”温茹安向她摇了摇手,转身走进电梯里随着电梯门的合上,她嘴角的笑意越见深邃。

  “什么时候,温医生和他这么熟了?都有私人事情拜托他了?”

  慕稀自语着,站在原地看着已经合上的电梯门半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去办公室坐。”夏晚走过来看着她说道。

  “恩。”慕稀这才动了动,抬头看着他说道:“你找温医生问过我的事?”

  “关于治疗方面的。”夏晚坦诚的说道。

  “以后别问了,我不想你从别人那里知道我的任何情况,这让我有种透明的感觉,让人不安。”慕稀看着他同样坦诚的说道。

  “好。”夏晚也不觉被她这样强制的要求有什么不妥,干脆的应了下来。

  “好,那我们现在来说说c&a的问题,这件事伯怎么看?”走进夏晚的办公室后,慕稀拉开夏晚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了下来,看着他时,眸色里的明亮与坦然全然不见,只见一片沉郁。

  “你认为是做的?”夏晚沉眸看着她。

  “是。”慕稀沉声应道。

  “所以你认为,我会怀疑你给我假消息,帮助成功的迷惑了我的视线,从而导致了这次的事故?”夏晚笃定的看着她。

  “那你是否这样认为了呢?”慕稀毫不躲闪的看着他。

  “没有。”夏晚也不避不闪的直接答道:“你应该对我有信心,所以你这样想我很意外。”

  “是吗?”慕稀将身体完全窝进椅子里,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这样的巧合,我连自己都无法相信。”

  “我们认识六年,慕稀,如果慕氏发生同样的事情,你信我吗?”夏晚微眯着眼睛看着她,淡淡问道。

  “当然相信。”慕稀不暇思索的答道,在当然相信的话脱口而出后,看着夏晚不禁笑了他相信自己,就如自己信他一样。

  “而且,不一定就是,或许是c&a其它的竞争品牌,看到c&a最近一段时间的市场表现,所以趁火打劫。”夏晚的声音依然一片淡然,听不出任何情绪。

  “怎么会这么巧……”慕稀似乎并不相信夏晚的说辞。

  “如果不巧,它们又怎么能在c&a与稀世的地盘分一杯羹呢。”夏晚笑笑说道:“所有的巧合都是人为,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和足够的信息。”

  “我觉得……”

  “亚安对c&a所有的数据和媒体都有时时监控,我能分析出问题在哪里,你不需要自己怀疑自己的乱猜。”夏晚知道慕稀想说什么,便断然打断了她的话。

  “就算我是乱猜好了就算你信我好了,顾止安就是利用了你我之间的信任,便把我当成了将你军的棋子,我又怎么能不自责。”慕稀沉沉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不一定就是,你该相信我的判断。”夏晚笃定的说道他们之间的信任自是没问题,所以他担心慕稀的自责,更担心她被伤害的骄傲。

  “我相信你的判断,只是我突然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在中国布了一个大局,这个局由j市由慕氏开局,却是剑指亚安;亚安要怎么应这个局,我不知道;你要对抗的仅仅是c&a这个点?还是的整个棋局,我也不知道。”

  “但是夏晚,既然慕氏和我都不可避免的被卷了进来,那我就有权利知道全部的真像我知道你有能力应对一切的变化,但我不希望自己成为那个让你陷入被动的棋子。”

  慕稀低沉的声音,有着超乎夏晚了解的成熟与认真,虽然也有沮丧和无力,更多的却是努力和倔强,就似一个做好了准备的斗士,想要在这场战争里为自己为家族企业争得一席之地。

  夏晚沉默着,慕稀也不再说话。

  “喻敏,我们刚才讨论的计划稿拿进来。”良久之后,夏晚拿起内线电话打给了喻敏。

  “行长,这是和沈部长确认过的最新计划。”喻敏将一个蓝色文件夹递给夏晚,目光却看着慕稀。

  “你先出去吧。”夏晚接过文件夹,看着慕稀说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但并不意味着我认同你的想法。”

  “恩哼。”慕稀轻哼一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什么都知道,并不意味着是布局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意味着就是任人摆布的棋子;每走一步,关键在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无论谁在控局,只要能助你达到心中所想,便可借他的势去做是谁写了剧本又是谁操控了谁,谁又说得清楚呢?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夏晚沉眸看着慕稀,一字一句,不知道是在安慰,还是想借此劝慰让她心甘情愿的打消了解亚安计划的想法。

  “我……”

  “这是亚安应对这次c&a事故的方案,你有什么地方看不明白的,可以随时问我。”夏晚将文件推到她的面前,淡淡说道。

  慕稀低头看着递在面前的文件夹目光慢慢的转到夏晚的手上再转到他的脸上,半晌之后,晒然而笑:“我不看了。”

  “不看?”夏晚把文件夹往前推了推。

  “不看。”慕稀轻轻摇头。

  “无妨。”夏晚对着她微微笑了笑。

  “算了。”慕稀双手接过文件夹,重新放回到夏晚的桌上,皱皱鼻子说道:“说了不看了,别假惺惺的啦,你说那些话就是想让我主动提出不看吧。”

  “你说你年纪不大,心眼儿不少,我是真心让你看,你瞎想什么呢?”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模样,夏晚叹了口气说着,并拿起文件夹,边打开边说道:“这样吧,你不好意思看,我念给你听。”

  “在c&a业绩下至……”

  “行了行了,别念了。是我自己真心不想看好了吧。”慕稀伸手合上他手里的文件夹,有些委屈的说道:“其实我也实在弄不懂你们这些复杂的游戏,只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让亚安被压制。”

  “我知道。”夏晚顺着她的手合上文件夹,看着她认真而探究的说道:“只是,难道你认为我会被顾止安压制?”

  “我……”

  “难道你觉得我会输给顾止安?”夏晚轻挑眉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只是看到了结果。”慕稀轻哼一声,将双手从文件夹上抽了回来。

  “这个局才刚刚开始,说结果还为时尚早。”夏晚放下文件夹,起身走到垃圾蒌旁,从里面将自己刚才扔过来的纸团拾了起来,铺平在慕稀的面前:

  “这是软文,一周前发布在社交平台上,经过有策略的转载及评论后,由媒体转到专业杂志上。这种手法并非的风格,也不是顾止安的个人风格。”

  “所以我并不是为了怕你难过,故意说不知道是谁做的;而是整个路线的轨迹太过平常,任何一家对手公司都可能这样做。”

  “亚安的对手只有,但慕氏的对手却是所有想借c&a倒下稀世还未能撑起企业的发展时,从慕氏分一杯羹的竞争品牌。”

  “也所以,你的目光要放得更开些,不要只顾着盯着c&a,让对手有机可乘。”夏晚拿了另一份文件给她:“这是c&a历来所有的竞争品牌资料,以及他们最近的动作,你拿回去研究一下。”

  慕稀沉眸看着他半晌,默默接过文件后,沉声说道:“谢谢,我知道了。”

  “在商业操作上,千万不要局限于一人一事,要着眼全局,借力打力。”夏晚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的目的是拿下c&a,而不是打击亚安,亚安的目的是只要项目赚钱不赚钱就放弃;”

  “从这一点上来看,与亚安并没有冲突。想保c&a只是我的个人行为,所以在这个项目上,顾止安只知亚安的目的而不知我的目的,那么他所有的行为皆是为了让c&a退市。也就是说,无论亚安什么反应,他最聪明的做法便是置之不理,有节奏的推进自己的计划即可。”

  “所以他不是你的对手他是你的伙伴,你现在要做的是借他的力,引导他将资源关注放在稀世上,趁着还需要稀世来打压c&a的这段时间,加速稀世有效的回款能力。”

  慕稀看着他,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未来一段时间,无论c&a如何我都不再管,只要有机会促进稀世的发展,是吗?”

  “没错,c&a不用再管,我这边已经有计划。”夏晚指了指面前的文件夹,轻挑眉梢说道:“专心做好稀世,确保亚安在完全撤出慕氏时,慕氏不会因此而陷入困境。”

  “以目前的发展速度来看,亚安撤资的步伐也会加快。”夏晚说着,便打开了放在慕稀面前的文件夹:“看看这份文件,我希望你能对c&a对我有信心。”

  “不看了,我信你。”慕稀合上文件夹后站了起来:“这份竟争品牌的资料我带走了,谢谢。”

  “恩。”夏晚微微笑了笑,起身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行长,太古的董事秘书稍后过来。”喻敏起身看着他说道。

  “让她稍等,我送慕小姐下去。”夏晚点了点头,与慕稀边走边聊着:“稀世整体品牌的盈利能力与回款周期,你必须要马上算出来,如果需要,可以与顾止安谈判,要求短期增加资金投入,以增加慕氏的抗风险能力。你的筹码,当然是让c&a起死回生。”

  “必要的时候把你卖出去?”慕稀的眼珠微微一转,看着他笑了。

  “随便你卖,不过你要保证卖个好价钱,别让我太掉价。”夏晚笑着说道。

  “放心了,不会把你贱卖的。”慕稀笑着,朝他摆了摆手后,快步往停车场一路小跑而去,在拉开车门上车前,回头看了一眼在看见他带着温润笑意的目光时,只觉心里微暖。给了他一个眯着眼的笑容后,才上了车。

  不是情人,默契却比情人更好;不是爱人,相互间的信任与包容,却从未有所减少。自27岁生日那夜的拥吻后,与他之间的关系,她是真正的豁然开朗:自己依然爱着,却不需要执着于被爱的对待;他或许依然不爱,却又似友似师似兄长,对她的宠爱与关心一点儿也不少。

  未来的路,谁也不知道会走向何处,但现在的相处,却让她不再患得患失,甚至还多了份不嫉妒的大气。

  第三节:慕稀的反击

  慕氏,会议室。

  一个月后,亚安以c&a达不到业绩要求而撤回了当季三分之一的资金。慕氏新品的回款能力,目前只能支持本品牌的推广运作与持续授信,于公司内部的运转来说,并不具备支持能力。

  “国际广场世界之窗澜海春天,这三家一级商场以c&a连续三个月业绩不达标为由,要求我们递交业绩整改方案,半个月内没有效果,则会整体下柜。”销售部总监将商场寄来的整改函递给了慕允。

  “华东华北中部,三个区域的业绩下滑最为严重,经销商信心受损,30的客户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拿货;甚至出现二级客户拿别的货品填充柜台的作法。与此下去,我们损失的不仅是销售是利润,这些损失了,还有办法找回来;更严重的是损失掉了品牌口碑,这个要弥补起来,没有上千万的资金砸下去,是不可能的。”品牌总监将品牌监测报告递给慕允,沉眸看着他说道:

  “慕总,我想确认,我们是否要完全放弃c&a,如果是,我只想说:我配合,但真的是太可惜了。”

  “还有其它问题吗?”慕允接过报告,边看边问道。

  财务总监这才将一份厚厚的财报推到他的面前:“慕总,稀世的回款能力,已经足以应对后期的铺货与推广,但也确实没有多余的资金来填补c&a回款下降而引起的资金空档。”

  “所以慕总,以目前公司的资金状况来看,我只能停掉c&a所有的采购协助销售部催收c&a所有在外的货款,这样能保证两个月的正常运动,两个月后,我就无能为力了。”

  慕允阴沉着脸,放下手中的报告,拿起财务报表仔细的看了起来,半晌之后才说道:“销售这边,所有要求c&a下架的商场,将柜位争取给稀世。”

  “品牌这边,c&a做好放弃的准备,市场空白全部由稀世来补上;想要乘机抢占市场份额的竞争品牌,你做好拦截方案,除了c&a之外,我们所有的品牌都是武器。”

  “至于资金,先撑过这两个月,稀世的回款能力应该还会改善;现在的盈利能力已经超过了与的签约数字,所以说服他们增加阶段性投资,是我们渡过资金难关的办法,这件事我和四小姐会去做。”

  “财务部一边将催款落实到位,一边开发新的贷款银行,亚安也可以做为新型合作对像,尝试着沟通一下。”

  “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有问题随时沟通。”慕允拿着资料站了起来,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慕稀说道:“到我办公来一下。”

  “慕总……”品牌总监紧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花了多少心力才有c&a的今天,用这种方式放弃,他真的觉得心疼。

  如果说前期的支持,是为了顺利拿到的资金,那现在呢?的资金已经到位,稀世的业绩也足以让满意,为什么还要牺牲掉这个已经经营到国际水准的品牌?

  他是真的不理解,就算城少离开后的这些年,在品牌的张力上确实也有不足,但国际口碑却是有升无减的,而稀世没有八年十年,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

  真是太可惜了。

  “都下去安排吧,我和四小姐还有事情要商量。”慕允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四小姐……”品牌经理看向慕稀,这个一直在为c&a抗争的四小姐。

  “你手上可有c&a各竞争品牌的资料?”慕稀看着他问道。

  “有。”品牌经理点了点头。

  慕稀抬腕看了看时间,想了想后说道:“半小时后,带着资料到我办公室,对于慕总要求的,对c&a竞争品牌的趁火打劫的行为,做好拦截计划,稍后我们一起商量。”

  “四……”

  “好了,一会儿见。”

  慕稀起身往外走去,快步跟在了慕允的身边。

  “到现在,我才知道傅斯安那小子有多精了。”品牌总监颓然坐了下来。

  “这又关傅斯安什么事?”财务总监翻了翻白眼,拨拉着手中的报表,心不在焉的问道。

  “那小子平时闷葫芦一个,但凡不涉及财务方面问题的从不发言,但这走得多干净说走就走啊,若不是从头就看清了c&a是个弃局,哪儿能这么干脆?”品牌总监叹了口气,看着财务总监愁眉苦脸的样子,同情的说道:

  “我还好说,也不过心疼心疼就过去了,你这缺钱的事儿就不好办了。”

  “让你找亚安去谈新一轮贷款,你去还是不去?”想到这里,品牌总监不由得替财务总监黑了脸自己违约,让人家的项目不赚钱,还要去谈新一轮贷款,亏他想得出来。

  “去,为什么不去。老板说了,就算要拿脸让人打,也得去。”财务总监瞪了他一眼,收起面前的资料慢慢站起来,自语着说道:“

  亚安的路子是傅斯安打通的,听说那个夏行长难缠的很,唉,真不知道慕总是怎么想的,放着大把的钱不拿,折腾个什么劲儿?”

  “今天开会你一直没说话?”慕允看着慕稀,只觉得27岁生日后的她有些不同,但具体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不同。

  “你希望我说什么?”慕稀淡淡笑了笑,将手中的文件夹打开推到他的面前:“竞争品牌的分析我已经做好了,稍后与品牌部对一下数据,就能确认对方当下的目的和手法。”

  “和沟通的方案我也已经做了测算:一级柜位的进场费与柜台装修费新柜位货品的采购费商铺推广费为新商场推出的新款设计费样衣采购费等,大约是2000万的需求;商场柜台以进稀世的货品为主。”

  “同时原c&a经销商,给予新的政策支持,直接改约做稀世的品牌,在销售部确定其库存数据后,直接将货发到位,铺货的费用由来垫付;这部分费用大约在7500万。”

  “加上两个月后内部的运转资金需求,我们需要增加投资金在1个亿左右。你看看还有哪些是我没有算到的。”

  慕允定定的看着慕稀,疑惑的说道:“你同意将c&a撤柜?对经销商将货品下架且不再进c&a的货,你没有意见?”

  “我的意见管用吗?”慕稀淡淡笑着,看着慕允说道:“我不做于事无补的事,我们也不需要再有无谓的争执,既然你的决定我改变不了,我能做的就是撑着慕氏不要跨掉。”

  “我不会……”

  “这个方案你再看看,对于品牌的推广很谨慎,不希望看到哪个品牌独大,所以商场和经销这边,分开稀世和稀世两套产品来做,这个你不需要再有疑问。”

  “顾止安那边我去谈,谈不下来你再出面,我需要与你达成一致的说法是:如果不增加投资,慕氏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必定会请求于亚安的继续投资,让c&a占据主导发展重要,生存更重要,关系到企业生存,亚安仍是我们的一个重要选择。”慕稀站了起来,对着慕允说完后,便转身离开。

  “这个品牌布署方案我同意谈判策略我也同意,只是现在的顾止安已经认为:我们与亚安的合作再无继续的可能,你将如说服他?”慕允也站了起来,看着慕稀问道。

  “我有办法让他相信,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若顾止安坚持不增加投资,亚安绝不可能再重新投回c&a,我并不认为,我们在这方面有底气去和顾止安谈。”

  “我说过了,说服顾止安相信打好亚安这张牌,我有办法,你同意就好。”慕稀头也不回的淡淡应了一句后便离开了慕允的办公室。

  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你们放弃c&a亚安中国不得不在太古上加大力度,以让财报更漂亮些;加之美国的次贷危机爆发,亚安总部的经济压力全放在中国分行上,这种时候,夏行长不可能再给你们机会。”顾止安看着慕稀的方案,自信而笃定的说道。

  ------题外话------

  首订奖的亲们,记得去留言领奖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85 学会享受这段关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