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6 雪中情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夏晚心太黑

  慕稀低着头想了半晌,才慢慢说道:“关乎生存的大事,明知不可为也必为之。”

  “我记得四小姐是反对慕总放弃C&A的,现在为何又支持呢?”顾止安探究的眼神看着她,似乎想看穿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利用她传了假消息给夏晚,让夏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便失去了挽救C&A业绩的可能。

  虽然以此试探到夏晚的态度确实是准备放弃C&A,但多少打乱了他的撤资节奏。

  是否是这个原因,让夏晚恼怒之下毫无预警的撤出关键的资金,让慕氏乱了手脚。

  若自己判断正确,那么夏晚的这个动作,不过是以加快撤资的节奏而给慕氏一个警告,却并不会改变完全撤资的初衷——对于这一点,慕氏的这个四小姐,显然判断有误。

  慕氏耍了亚安一道,那夏晚是什么人,还会给你走回头路的机会?

  “四小姐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顾止安看着沉默的慕稀,神色依然一片淡然。

  “我还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慕稀微眯起眼睛看着顾止安:“顾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吧?”

  “我想四小姐对我应该是有误会。”顾止安面不改色的说道。

  “是否误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慕氏走到今天,现在我需要顾先生在资金上有更大的支持。而且,计划中所列的资金需求,每一笔都有详细的项目列出;每一个项目也都是稀世后期会经历到的发展阶段同,现在也不过是提前而已。”

  慕稀拉过计划书,指着上面划着重点记号的文字说道:“于市场来说,越是提前全面介入,收益就越好:比如三大商场的进场,用C&A换柜位,省去的进场费、打点费,可不只是一点点;而提前三个月所带来的人气积累,收益要怎么算,您比我更清楚。”

  “其它几项计划,我就不一一说了:慕氏要的是资金是发展、顾先生要的是赢利是资金安全,这个对双方都有利的计划,我想不出顾先生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是国际化投资公司,我们要利润没错,但我们做项目更讲究节奏、时机、规程。若我要说服总部将这部分投资提前,我想我需要四小姐更充足的理由。”顾止安合上慕稀的计划书,淡淡说道。

  “理由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明知不可为必为之的那条路,我怕说多了会变了味道就不好了。但慕氏终归要给自己找条能走的路。”慕稀伸手收回放在顾止安面前的投资计划书,站起来看着他说道:“我能给的理由、能给的利润全在计划书里了,除此之外,我确实没有其它能打动顾先生的地方。”

  “所以,我希望顾先生能够多考虑两天再答复我,谢谢。”

  “我确实需要再多考虑两天。”顾止安也站了起来:“我送四小姐出去。”

  “谢谢。”慕稀朝顾止安微微晗首,将文件放进包里后,与顾止安一起往外走去。

  “四小姐现在是去亚安?”顾止安看见她包里的另一个文件夹,想来应该是给亚安的计划书。

  “没错。”慕稀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以前只是单纯的做设计,从没想到,在外面跑资金居然这么困难。”

  “现在真的是更能体谅财务部的工作了,也好在顾先生、还有亚安的夏行长,还顾念我是个女孩子,无论好与不好都不会与我太过为难。”

  “四小姐不容易。”顾止安的眸光微闪,神色依然寡淡——她的意思很明显,因为是她,所以夏晚不会太过的为难,这重新启动C&A的市场计划,她是有把握的。

  到底是这个四小姐对夏晚的为人判断失误?还是自己对他们之间的关系需要重新认识?

  “喂,是我。”

  顾止安正想着,慕稀也正好接到了夏晚的电话。

  “是,刚从出来,比较顺利。”

  “那件事……真是对不起。”

  “是的,计划书已经做好了,以我们合作六年的了解,你该相信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好,一会儿见。”

  慕稀挂了电话后,嘴角情不自禁的噙起一弯轻松的笑意——她在面对夏晚的时候,似乎总比面对顾止安的时候要轻松、要率性、还更娇软。

  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似乎全盘推翻了他对慕氏与亚安之间关系的定位——似乎,C&A的案子,远不如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慕允为什么要弃、慕稀为什么要保,或许都与亚安的态度有关——而夏晚到底是弃还是保,在此刻看来,他不能笃定之前的判断了。

  “不好意思,亚安夏行长的电话不能不接,这个人其实真不如顾先生这样爽快利落,他有许多地方让人看不懂,所以让我觉得重启C&A的计划或许会有希望,却又不知道希望在哪里。”慕稀收了电话,看着顾止安似是讨教,又似商量——却又带着聪慧女子欲言又止的城俯。

  “我期待着四小姐能颠覆我对夏行长的认知。”顾止安微笑着晗首,绅士的替慕稀拉开车门,将手护在车门顶端,待她上车后,轻轻关上了门:“我这边会安排一个三方会议讨论你的提案,最迟三天后给你答复。”

  “你该知道,若不是到了非常时期,刚刚发生过信息失误倒至C&A利润极剧下滑的事情,我怎么会愿意现在去找夏晚。”慕稀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有时候自己就是武器。”

  “四小姐?”看着她脸上冷然的凄凉之色,顾止安不禁微微一愣,只是这一切,仍不及她的话给他带来的震撼——在办公室里谈判的时候,她一条一款,职业而犀利;

  在私下里,身为慕氏的四小姐,她却也有许多无奈、许多妥协、许多无助——身为女子的柔软,让他心里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情绪:或是同情、或是怜惜、或是……

  见惯投行里各种比男子还男子的女子、见惯生意场上铁血手腕现实利落的女强人,如她这般柔软的女孩儿,他是第一次见到。

  “我先走了,夏行长可不耐等人。”慕稀倏然收起不经意间流露的脆弱与无助,迅速用职业的笑容将自己武装起来:“刚才的这份计划是我亲自做的,我自信已是完美,还望顾先生能慎重考虑。”

  “当然。”顾止安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步后,对慕稀说道:“天气不好,可能一会儿会下雪,开心小心。”

  “谢谢。”慕稀微微笑了笑,按上车窗,发动车子,慢慢驶出了停车场。

  *

  看着慕稀白色阿斯顿?马丁消失在眼前,顾止安转过身快步往办公楼里走去——对于夏晚与慕稀的关系、对于夏晚私人意愿对C&A的影响,他必须重新评估。

  “,安排与总部的电话会议。”

  “于佳佳,将刚才四小姐留下的方案复印件扫描给总部投资部。”

  “对了,告诉总部,我已经同意这个计划。”

  顾止安回到办公室便立即安排了与总部的电话会议——他当然不能再给夏晚机会重新启动C&A。

  或许还不止如此。

  顾止安轻轻闭上眼睛,慕稀那张犀利却又柔软的脸不经意的跳进了脑海。

  “,通知我的心理顾问,晚上5点,我要与她见面。”顾止安在发现自己的状态有些异常时,立即让通知了他的专属心理顾问。

  或许是太累了,以至容易心软;是该给心里做调节的时候了。

  不过,慕稀的方案对来说,也确实有百利无而一害,他之所以不当场同意,也不过是想增加慕氏对资金的依赖而已。

  既然这个目的有让他们与亚安重修旧好的风险,以他的行事风格,当然是立即改变思路——他当然不是因为心底那一抹莫明的柔软,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是顾止安,一个只看利益只问结果的投资专家,怎么可能因为一份莫明的感觉而改变决定——不会。

  *

  “刚才电话里表现还行?”慕稀将计划书扔在夏晚的桌上,整个人放松下来跌进他面前的大椅子里。

  “语气那么强硬、说话那么官方,没一点儿知错求人的自觉。”夏晚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外面下雪了吗?”

  “没有,看天气的模样,一时半会儿也下不来。”慕稀见他不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不禁坐直了身体,看着他说道:“以你在业内的形象,我再演过了就不像了。”

  “分析得算透彻,有长进。”夏晚笑着点了点头:“你在这里坐儿,我还处理几份文件,中午一起吃饭。”

  “他说三天内给我答复,我心里没底。”慕稀看着夏晚说道。

  “那你可真得做一份给亚安的计划书。”夏晚轻挑眉梢,若有所指的看着她。

  “给亚安的计划书……”慕稀思忖着,半晌之后看着他说道:“你若重新投慕氏的话,他对你的态度是不是越发猜不透了?”

  “他对我的判断不重要,在亚安的资金未完全撤出以前,我要的是利;在亚安的资金完全撤出来以后,我要的是一个可以重新启动的C&A。”夏晚淡淡的说道。

  “OK,我明白了,你处理文件吧,我借你旁边的会谈桌一用。”慕稀点了点头,拎着电脑包起身走到靠窗的会谈桌边重新坐下来——要确保亚安的资金完全撤出来的时候,C&A的品牌仍然可以重新启动,就不能让慕氏在亚安撤资后陷于瘫痪。

  所以若不能说服短期内增加投资,夏晚便只能重新找到资金介入的口子,帮慕氏撑过这一段时间。

  至于这个资金介入的口子,便要看自己这份计划书所给的利,是否合适了。

  当然,他们都希望这出戏能让顾止安让步。

  *

  两小时后,慕稀将计划书交给夏晚,夏晚在对比着她给的计划书后,修改了这笔临时贷款金额的利率:“必须要这个额度我才能做,也必须要这个额度,才显出你对这笔资金需求的迫切程度。”

  看着慕稀满脸的黑线,夏晚不由得笑了:“只是一份在合适时候给顾止安看的计划书,并不会真的执行,看你这小气的样子。”

  “到底是我小气、还是你黑心呢,这种利率,都快赶上民间高利贷了,你怎么下得了手。”慕稀紧握着文件,恼怒的瞪着他。

  “我向你保证,顾止安肯定会同意增加投资的,你的计划书对他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他是个成熟的投资人,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夏晚合上计划书,看着她说道。

  “若不要这个利,他也没有同意的理由。”慕稀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谁让我碰上你们这样的算计高手呢,我算计不过他在项目上的节奏、也算计不过你反反复复在利率和时机上的谋算。”

  “慕氏是自作孽的把自己推到现在这一步,要付出多大代价,我也认了。走吧,吃饭去,现在虽然是我求你,但你的心也太黑,所以今天中午你请客。”慕稀说着便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他。

  “原也没打算让你请。”夏晚笑着,拿了钱包和钥匙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第二节:拒绝人性的顾止安

  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在电话会议结束后,顾止安便安排于佳佳对慕稀计划书的每个项目做核校,并对1亿资金作分期计划。

  安排好这一切后,温茹安正如约而来。

  “顾先生,总算见面了。”温茹安将手伸到顾止安面前,脸上的笑容温暖而柔和。

  “我们见过。”顾止安伸手与温茹安轻轻一握后,肯定的说道。

  “没错,在慕氏新品年度首秀的样衣间,当时还有慕稀小姐和夏晚先生。”温茹安微微一笑,准确的回顾出当时见面的场景。

  “原来是你。”顾止安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温茹安在旁边的休息区坐下后,看着她说道:“我在总部做项目的时候,大约半年时间与心理顾问见一次面。”

  “我了解过顾先生之前的咨询历史,说实话,以我对顾先生的判断——你并不是不需要心理辅导,而你将自己包裹得太历害,对心理咨询师不能做到百分百的信任。”

  “温……”

  “既然您这次主动约我过来,我想我有必要将我所了解的情况说清楚,并告诉您,我可以为您做什么。”温茹安一改平日温润谦和的姿态,强势的打断了顾止安的话。

  顾止安沉眸看着她半晌,才沉着脸说道:“你继续。”

  “谢谢。”温茹安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接着说道:“做为您专属的心理辅导师,若不能让您百分百信任,那是我们的失职;若我们的合作也是这样,我会自我检讨,在合适的时候提出结束我们的辅导关系。”

  “在这之前,我会尽我所能,让您能够信任我、也尽我所能,以我的专业和用心来帮到您。在我们开始正式沟通前,我有必要向您澄清几点:第一,我与您的沟通信息,会完全的保密,包括对您的上级,您的咨询记录卷宗,您若认为有必要,我可以不保留,虽然这会让我觉得婉惜。”

  “第二,我与您的沟通方式,一定会有让您不舒服的地方,您是做投资的,关于这一点一定比我清楚:不舒服的过程,是为了更舒服的结果;所以当您感觉到不舒服了,您可以直接告诉我,由我来决定是否调整沟通方式或中止当下沟通;”

  “第三,一旦我与您确认某种治疗方案开始启动,您有权利要求中止治疗,但决定能否中止的权利依然在我。”

  “我与您说的这三点,很抱歉,我只是告知,而非商量。”

  温茹安边打开咨询记录本,边对顾止安说道。

  顾止安脸色难看的看着她,不悦的说道:“温小姐是否过于强势了?”

  “顾先生有见过医生治病,开方子还要问病人是否可以的吗?”温茹安犀利的反问道,见顾止安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当下笑着说道:“我这只是例行告知,以我了解的顾先生的心理状态,只走到咨询辅导这一层即可,还用不上治疗。但话不说清楚,就是我工作不到位了,还请顾先生理解。”

  “开始吧。”顾止安知道这确实是她的工作程序,只是以前的几个顾问没有她这么强势而已——每个人的工作风格不同,只要真正有用,他倒也不介意就是了。

  “你今天约我过来,想和我聊聊什么?”温茹安捧着水杯看着他,一副温柔而耐心的样子,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强势。

  “我对一个项目的确定,超过了以往的速度和坚持;而判断这个项目是否可投的指标时,除了利润、节奏之外,我关注到人的因素。这让我很不舒服。”顾止安看着温茹安,有些烦燥的说道:“不介意我抽支烟吧。”

  “请便。”温茹安点了点头,眸光里有些微微的诧异,却很好的隐藏了起来,看着他轻声问道:“这在你的投资生涯中是第一次吗?”

  “是。”

  “是女性?”

  “……是。”

  “你确认你对她没有合作之外的相法?”

  “没有。”

  “若排除人为因素,你是否会批准这个项目?”

  “会。”

  “若这个项目各方条件都不适合投资,您考虑人的因素后,是否还会批准?”

  “不会。”

  “您的回答很干脆,没有给自己思考的余地?”

  “我决定个项目时,也没有给自己思考的余地。”

  “OK。我再问您一个专业内的问题——在数据、案例、个人投资感觉三者方向不同的时候,您会依什么做出最后的投资决定?”

  “感觉。”

  “为什么?”

  “数据。”

  “OK,您是一个成熟的投资人,所以您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您完全的相信数据带给您的市场判断,而多年来的工作结果,也支持您这样的判断习惯。是吗?”

  “当然。”

  “所以您潜意识里,排斥一切非数据的判断,即便您积累多年的投资感觉已经足够支撑您的判断系统。是吗?”

  “……是……”

  “那么您刚才的问题也是如此:在这个项目的判断里,有数据、也有感觉,无论这感觉是基于您的投资经验、还是基于您正常表现出的人性,您都会下意识的排斥;这种不同于以往的决定习惯让您担心自己的投资判断系统会改变。”

  “……”

  “您不用回答我这个问题,也不需要分析我说的话有几分正确,我想告诉您的是:我认识的大多数人,包括投资人,在做项目判断时:或多或少都会有人性的因素。”

  “是吗?”

  “所以我想恭喜您,由机械的分析到人性的思考,你的事业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因为所有的项目都是由人来操控的,当您懂得人性的价值后,您对项目的判断也会越来越精准。”

  “你和之前的心理咨询师有些不同,但本质上还是一样:认可我所有的状态,告诉我不用担心。”

  “这说明你所有的问题都不值得担心,就如你去医院做完所有的检查,医生告诉你没有病,你反而怀疑机器是否正常一样。NO,千万不要——你该相信我,也要相信自己,人总比机器更可爱。”

  “你什么意思!”

  “开个玩笑,最后这段话我不会记录。”温茹安见顾止安的脸上终于有了情绪,不由得笑了,收起笔后,将记录本推到顾止安面前:“我们今天的咨询就到这里,刚刚好,一个小时。”

  “恩。”顾止安看了看记录,快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后,合上笔记本递回给温茹安:“谢谢。”

  “顾先生。”温茹安接过记录本,站起来看着顾止安。

  “请说。”顾止安也站了起来。

  “每个人都该是有温度的,善待那个让你的投资判断多了人性感觉的人,她会是你的贵人。”温茹安将手伸到他的面前,神情一片诚恳。

  顾止安伸手握住她的,半晌才慢慢说道:“谢谢。”

  “如无意外,一个月后的今天,请给我留出一小时时间;若有特殊情况,请提前给我电话。”

  “OK。”

  “再见。”

  “再见。”

  温茹安在离开时看见了正在办公室忙着的于佳佳,当下眸子微微转了转,快步走到她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两下。

  “嗨,温姐。”于佳佳忙站了起来。

  “送我下去?”温茹安笑笑说道。

  “好啊。”于佳佳点了点头,快速将桌面上的文件收进抽屉后,拿了外套走到温茹安的身边。

  “自你上班后,可没主动联系过我,真的忙得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温茹安笑着看着她。

  “真的很忙,我老板是出了名的要求高、对下属严,我又没有太多经验,一上手就是两个大项目,都忙得焦头烂额了。”于佳佳边穿上外套,边说道:“你呢?今天来什么事?”

  “和你们老板约定的时间到了,例行拜访一下。”温茹安笑着说道:“没想到,这次上头给我指定的客户,居然就是你老板呢。”

  “真的?见到了?感觉怎么样?”于佳佳睁大眼睛看着她,好奇自家那个强势傲娇的老板,在心理辅导师的面前,会是什么模样——会听话吗?

  “他是我的工作对像,所以我不方便向你谈起他。不过,抛开咨询的话题,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我看不比你那个结婚对像差。”温茹安笑着说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努力让他满意,然后加薪、单独做项目。”于佳佳笑笑说道。

  “出息得你。”温茹安微微笑了笑,似是无意的问道:“最近这个项目,他们是哪个部门的人过来谈的?”

  “四小姐亲自来的呢。”关于项目的细节于佳佳没有多说,她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被温茹安套了进去——她不说项目名称,直接问是哪个部门的人来谈的,让于佳佳以为她是知道是什么项目的,因而便自觉谨慎却又脱口而出项目负责人的名字。

  “是吗?他们可真够重视的。”温茹安微微笑了笑,下了电梯后,连走路的步子都不自觉的轻快了起来……

  于佳佳送她到门口,看着她自内心散发出来的轻快与喜悦,不禁沉下眸子轻轻的笑了——难不成她的春天来了?会是顾先生吗?

  于佳佳眼珠微转,觉得甚有可能。

  *

  在温茹安离开后,顾止安将头靠在沙发背上,闭着眼睛想了许久,终于不得不承认:温茹安说的是对的。

  他在害怕,害怕改变对数据的专注度,他会失去引为为傲的投资判断力。

  “顾止安,难道真的只有做机器才能让你心安吗。”

  顾止安烦燥的站起来走到窗边,阴沉的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点燃一支烟,星点的红色,衬着窗外细密的白色,缭缭的烟雾让他烦燥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爸,我今天晚上回来吃饭。”

  “想吃什么,爸爸现在去菜场买。”

  “外面下雪了,你就别出门了,我让餐厅送菜过来。”

  “小安……也好,你回来开车小心些。”

  “恩,先挂了。”

  听见父亲低沉而温润的声音,他的感觉似乎又好了些——或许,成为一个有温度的人,并不是那么可怕。

  *

  入冬的第一场雪,没有预兆的说来就来,而且越下越大,到得下班的时间,城市已经被一片白色所包裹。

  顾止安回家的时候,酒店的菜已经送到,而他父亲却仍然煲了一罐他从小都爱喝的墨鱼海带汤——热乎乎的冒着热气,让他自然的感觉到一股暖意。

  “小安,回来了,你姐姐说堵在路上了要晚些到。”看见顾止安,父亲笑得象个孩子一样——对于几年不回国,回国也一个月不回家一次的儿子,虽然欣慰于他的成就,却也心疼他一个人没人照顾。

  “姐也回来?菜够不够?”顾止安脱了外衣递给过于热情的父亲,看着他满头的白发,心里有些微微的发酸。

  “够,够了。”顾爸爸接过儿子的衣服,走到客厅挂好。

  “不是让你别出门吗?这种天气出门很危险。”顾止安看见厨房里几个现炒的菜,不禁皱起了眉头。

  “呵呵,酒店的菜哪儿有自家做的好吃。”顾爸爸笑着解释道:“也不是我去买的,我出门倒垃圾,碰到隔壁的姑娘去超市,就让她帮我带了这些。”

  “恩,自己要小心些,这种天气能不出门尽量别出门。”顾止安点了点头,挽起袖子帮父亲将热在锅里的菜端出来。

  “顾叔叔,谢谢你的伞。”正说着,一个清脆的声音自门口传来,顾止安回头看过去,不由得一愣——这个长相甜甜的小女孩,正是那个千语简餐吧的小老板。

  “哎、不好意思,请问顾叔叔在吗,我、我借了他的伞。”显然,夏千语并没有认出他来,只是站在门口一脸尴尬的看着他。

  “谢谢你帮我爸买菜回来。”顾止安拿毛巾擦了擦手,大步走到门口,从夏千语的手中接过一把方格的大伞——一看就是父亲常用的那把,只是拿在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手里,让人感觉怪怪的。

  “不用谢,顾叔叔平时很照顾我的。”夏千语朝顾止安点了点头,返身进了自己的家门,并没有与他多说一句话。

  顾止安看着她关上门后,便关上了自家的门,拿着伞回到厨房后,对顾爸爸说道:“爸,刚才门没有锁吗?”

  “锁什么呀,以为是你们住的高档社区呢,这里的邻居都好得很。”顾爸爸将伞撑开放到旁边,对顾止安说道:“我一个人在家里,千语帮我很多忙,这个女孩子好啊,可惜家里也没个大人,惯可怜见的。”

  “别人家的事,管这么多干什么。”顾止安皱了皱眉头,给姐姐顾止念打了电话确认已到楼下后,便将菜都端到了桌子上。

  “我说小安啊,工作上你是没有话说,可人不光要工作,还要生活;在生活中你可不能这样独来独往的。”顾爸爸看着他,不禁又发愁起来:“象你这样冷冰冰的,再优秀、赚再多钱,也没女孩子肯嫁给你。”

  “不会的,不是说了忙完这阵就去相亲吗。姐和姐夫怎么样?两个人总还是吵吗?”顾止安的眼皮微微跳了跳,接着就将话题扯了开去。

  “吵,不吵才怪,你那个姐夫也是,这婚都离了,还老是来骚扰小心,这让小心怎么再嫁呀。真是,一个一个不让人省心。”提到女儿,顾爸爸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刚进门的顾止念,听了顾爸爸的话后接口说道:“爸,您就省省心吧,我和他准备复婚呢。”

  “复婚?真的想好了?”顾爸爸面色一喜,但想起那个女婿,喜色还没上眉梢,便又忧虑起来。

  “想好了,人麻,谁能不犯错,我大度点儿原谅他就是了。小安的事儿您也别操心,我让朋友介绍了一个特别好的女孩儿,只看小安什么时候有时间见面,这事儿就可以定下来了。”顾止念笑着,暗自扯了下顾止安的衣袖,示意他配合自己。

  “小安?”顾爸爸抬头看着他。

  “可以。”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姐姐说道:“年前可以见一面,再早就不行了,我这个月底还要回总部一趟。”

  “没问题,人家女孩也忙,也说年前抽空呢。”顾止念不给顾爸爸说话的机会,就这么把事情定了下来。

  一家三口,好不容易的聚餐,在顾止念巧妙的化解下,顾爸爸终于没有在餐桌上念叨了。

  第三节:雪中情

  “姐,怎么回事?”姐弟俩儿走到楼下,顾止安小声问道。

  “爸的情况不太好,治疗基本上已经没什么用了,也不知道能挨到什么时候,所以能哄一时是一时吧。”顾止念轻声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顾止安微微一愣,说话的声音不禁微微发涩。

  “最近吧,他自己也不知道。你能哄他一阵是一阵吧。”顾止念的眼圈微微红了红,伸手柔了柔顾止安的头发,小声说道:“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你结婚,好歹让他有个念想;就算来不及,走的时候也多个人送他。”

  “……好。”顾止安轻轻点头,张开双臂给了姐姐一个用力的拥抱——父亲的病他们是早就知道的,顾止安有钱、顾止念又是医生,但对于癌症他们依然束手无策。

  “以后有时间多回来陪陪爸,当然,也不用太多,省得他胡思乱想。”顾止念深深吸了口气,松开拥着弟弟的手轻声着说道:“相亲的事我来安排,你看得中最好,你若看不中,也可以和人家说清楚,陪你一起演演戏我看也是行的。”

  “好。”顾止安轻轻点头。

  “姐先走了,医院还有病人等着呢。”顾止念揉了揉发红的眼圈,嘶哑着声音说道。

  “我送你吧。”顾止安递给姐姐一张纸巾,小声说道。

  “不用了,坐地铁快。你开车小心。”顾止念摇了摇头,接过纸巾按了按有些湿润的眼睛后,转身走入大雪之中——挺直的背脊,和顾止安一样,有种让人难以形容的坚毅。

  *

  顾止安开着车,慢慢行驶在下雪的街头,心里对自己的冷血的自责,不禁又加深了一层——是不是,该有些改变了?

  路边两个熟悉的身影,让他下意识的放慢了车速——看着他们默契温暖的身影,他不禁微微的发愣起来……

  *

  “夏晚,你行不行啊?这车到底什么毛病啊?”慕稀边跺着脚,边给夏晚递工具,风雪之中,她的脸被吻得红通通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这车跟了我七年了,你说我行不行吧。”夏晚边调试着,边说道。

  “都七年了,你也不换一辆。好歹你也是大中华区的行长也,开着也不觉得丢份儿。”慕稀轻哼了一声,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斗着嘴。

  “车子如老婆,轻易哪儿能换。”夏晚从她手里接过工具,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我现在还没老婆,所以这车子就晚宝贝了。”

  “到是。”慕稀不由得低下了头。

  “你去车里坐吧,我这儿还要一会儿。”夏晚转过头去,边工作边说道。

  “车里又不能开空调,坐着更冷。”慕稀微微笑了笑,看着夏晚问道:“那你是准备先换车呢、还是先找老婆呢?”

  夏晚的手微微一顿,片刻间神色又恢复了正常,以玩笑的语气说道:“车是不会换了,至于老婆……”

  夏晚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慕稀,认真的说道:“等你先嫁。”

  “为什么?”慕稀声音嘶哑的问道。

  “说过了,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不需要。”夏晚笑笑,伸手拂去刚刚落在她脸上的雪花,在手指碰以她冰冷却仍然柔软的脸颊时,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手指停留在她的脸上,竟忘了收回来。

  “需要帮忙吗?”两个相互凝视许久,谁也没有留意不知什么时候走近的顾止安。

  “夏行长、四小姐,需要帮忙吗?”顾止安直接从夏晚的右手里接过工具,看着他们淡淡问道。

  “电频有点儿问题,你车上有借火夹吗?”夏晚忙收回放在慕稀脸上的手,转头看着顾止安问道。

  “没有。”顾止安拿着搬手试了试电频,又去驾驶室试着点火,果然是没有电的反应:“是没电了。前面有个修理点,我帮你借工具过来。”

  “谢谢。”夏晚点了点头,回头对慕稀说道:“你和顾先生一起过去。”

  “我……”

  “一会儿修理点的人问是什么毛病,你把我刚才修过的地方详细的说一下。”夏晚知道她会拒绝,却给了她一个不能拒绝的理由。

  现在室外的天气只有零下5度,而一向爱漂亮的她,只穿着短裙和短羽绒服,再不回到暖气里,真是要冻病了。

  “是啊,四小姐应该对夏行长的车子比较熟悉。”顾止安看了一眼她冻得通红的手,边说着边往车边走去。

  “喂,什么态度麻,真不想坐他的车。”慕稀皱了皱眉头,看着顾止安淡然僵直的背影,跺了跺脚。

  “人家帮你的忙,难道还要求你?”夏晚不由得摇头,拉着她的手在自己的掌心用力搓了两下,便推着她往顾止安那边走去:“乖,快上车,再慢连我也要冻成冰块儿了。”

  “知道了,你也进车里等吧,好歹里面没风呢。”慕稀低头看着自已被他捂暖的手,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暖,当下加快脚步走到顾止安的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顾先生,谢谢你了。”

  “四小姐把自己当武器这一招,效果看来不错;夏行长这一招英雄落难的招,效果更不错。”顾止安发动车子,冷笑着说道。

  “顾止安——”慕稀脸色一变,伸手推开车门便要下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86 雪中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