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7 成长的慕稀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顾止安变得温暖

  “在我的印象中,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顾止安并不看她,只是淡淡的说道。

  慕稀抬头,看见风雪中的夏晚并没有回车里坐着,依然在车前捣鼓着什么,大雪经风吹起,全罐进了他的脖子里。

  当下沉沉的吸了口气,慢慢的收回已经迈出去的脚、慢慢的拉上了车门,在顾止安将车子徐徐开动后,慕稀看着前面飞舞的雪花,淡然说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并不若顾先生想的这般,需要处处算计。若今天我与顾先生谈事情到这个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我的做法是一样的。”

  “慕氏的资金计划书我已经批复了,现在于佳佳正在做执行方案,你明天去我那边配合她一下。”顾止安突然转换了话题。

  “慕氏多付出6个点的利润,拿到亚安的支持也不在话下。”慕稀轻哼一声,有些恼意的说道。

  “今天才有人告诉我,工作不应该只有数据,应该还有感情;我把这句话转给慕小姐:商场上争的是利润,还是少做义气之争的好。”顾止安侧头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笑了。

  “我宁愿钱吃亏,也不愿人受气。我再怎么低声下气的去求人,我也是拿着自己的计划书去求人、也是用自己的钱砸出去求人,没你想的那么阴暗。”慕稀沉着脸说道。

  “平时听人说四小姐脾气不好,还不怎么相信,今天算是见识了。”顾止安笑了笑,停好车后看着她说道:“我也不喜欢被人骗,你和夏晚合着演这一出戏给我看,让我有被耍弄的感觉,很不好。”

  “我和夏晚,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我给他的资金计划,比给你的要高出6个点的利润;你知道对慕氏来说,16%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维持住了场子却赚不到钱!”慕稀拉开车门,对着同时下车的顾止安说道:

  “虽然我还不习惯求人、我向来也只懂做设计而不懂做生意,但我起码知道:我的伙伴要的是什么、我能给的是什么,我用我的诚意和专业来打动他们,这有什么不对?”

  顾止安微微笑了笑,对迎面走过来的工人指了指夏晚停车的方向,大致说了车子的问题后,便等着工人去拿工具。

  “如果我刚才的表述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地方,我向你道歉。我仍然希望,慕氏与合作的时间和质量,能超越慕氏与亚安曾经的合作。”顾止安看着慕稀,诚恳的说道。

  “那要看顾先生有多大的诚意了。”慕稀傲然一笑,看着修车工人拿着工具过来后,转身拉开车门上了车。

  “今天上午还是慕氏在要求增加短期资金,现在慕小姐却要看我的诚意。”顾止安上车,扣上安全带后,看着慕稀说道:“看来,谈判一旦出现竞争者,再笃定的案子也会有危机。”

  “先过去吧,风雪越发的大了。”慕稀皱着眉头说道。

  “也好。”顾止安轻扯嘴角,发动车子慢慢往前开去——如慕稀所说,风雪越发的大了;在J市的资本市场,与夏晚将会有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而且比想象中的更困难。

  *

  “师傅,应该是电瓶的问题,您帮我检查一下,是充一下还是换一个。”夏晚侧身让修车的师傅过去检查。

  “慕氏的资金方案,一个亿的投入没有问题,我还可以再追加3千万的推广费。”顾止安突然说道。

  “顾先生好大手笔。”夏晚淡淡的笑了,看着慕稀说道:“亚安可以在你的提案上,减少2个点的利息支付额。”

  “不好意思,我的算术不好。”慕稀的目光从顾止安的脸上转到夏晚的脸上,又从夏晚的脸上转回到顾止安的脸上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按开计算器,现场计算起两方让利的具体数字来。

  “不用算,亚安再怎么让,都是要让慕氏支付资金利息的;而是纯粹的增加投入,且不影响对赌协议的约定。”顾止安笑着说道,看了看修车师傅的手势,便打开了自己车子的引擎盖,让他将电接过去。

  “这次我并没有意愿和来争,我承认我提的条件有些趁火打劫的味道,所以条件合适的话,我还是建议你选,必竟未来你们会有长期的合作;而亚安——已经成为过去式。”

  “若不是感情上放不下,就算加利我也是不做的。”夏晚点了点头,从慕稀的手上抽下手机,帮她放进口袋里,然后把她的手也塞进了口袋里。

  “夏行长这是大实话。”顾止安轻挑眉梢,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们,看着他那样细致自然的动作,心里竟有一股淡淡的暖意——所谓人性,大约就是这样吧。

  无论什么关系、无论多少算计,在这种时候,一个男人便该这样的关心、呵护一个女人。

  风雪越见大了,夏晚与顾止安不约而同的站在了风口的上风,帮慕稀挡住了风来的方向。

  夏晚觉得,他这样的呵护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他想,刚才顾止安若没有及时的出现,他会不会情不自禁的吻了她——似乎,他的行为在那个时候,并不受大脑的控制;似乎在她面前,他也开始有了‘情不自禁’。

  顾止安想,温茹安说无论那个让他在项目中增加人性考虑因素的人是谁,都要好好待她,她

  谁,都要好好待她,她会是他的贵人;至少,3千万的推广费,足以表示他的谢意了吧——然后,慢慢学着,在工作中再多一些人性的因素,想来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只是,这个夏晚与慕家四小姐,除了合作的关系,私底下交往到什么程度呢?若说仅限于合作,夏晚的个性决不过撤资之后还出手救场,而刚才在风雪里,他对她又是那样的呵护;

  若说是恋人,他却在慕氏资金最吃紧的时候撤手,让慕稀这样一个没吃过苦的千金大小姐,拿着计划书四处求人;更甚者,在求到他处时,居然狮子大开口的要16点的利!

  这个夏晚,到真是让人捉摸不透;而这个慕四小姐,似乎也并非想象的那么复杂——连求人都带着傲气的女子,又能复杂到哪里去。

  顾止安的目光停留在夏晚的脸上——瘦削而英挺的面容、冷诮沉稳的神情,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这样的他,与想象中的相同、更与传说中的相同,只是与在慕稀面前的模样不同……

  *

  电瓶很快就被打着,原本会是死对头的三个人,因着这一场风雪,相互之间似乎都有了一些不同——商场上的合作与竟争之外,年轻的他们多少有了些惺惺相惜的欣赏。

  “谢谢!”夏晚将手有力的伸在顾止安的面前。

  “相信若是你遇上,你也会同样的做法。”顾止安伸手与他紧紧一握,随即松开——见对方有难而伸手相助是风度,却绝不会改变他们之间竞争的关系。

  “当然。”夏晚点了点头,抽回手后,返身回到了驾驶室。

  “四小姐,合约的事情明天到公司谈。”顾止安伸手与慕稀轻轻一握,在感觉到她手的温度冰冷似铁时,不由得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凉!”

  “零下四五度呢,顾先生明天见。”慕稀微微笑了笑,抽出手掌向他挥了挥后,快步走到夏晚的车边,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后,又探出头对他喊道:“顾先生,你也快走吧,路上开车小心。”

  “再见。”顾止安微微点头,在看了一眼夏晚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里,比夏晚更先踩下油门,迎着风雪来的方向,慢慢开去。

  *

  “这个人,不好对付。”看着顾止安的车缓缓驶离,慕稀沉声说道。

  “又不需要你对付他,知道他的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可以了。”夏晚微眯着眼睛淡淡说道。

  随后看了她一眼,便又重新下车,从后备箱的随车备用袋里拿了条毛巾递给她:“身上的水擦擦,回去记得洗个热水澡,你这会儿要是病了,这个案子慕允搞不定。”

  “夏晚!”慕稀一把扯过毛巾,却一脸恼意的看着他。

  “恩?晚了吗?这就走。”夏晚说着便发动了车子,慢慢驶进了茫茫风雪中。

  慕稀不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半晌说不出话来——显然他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不过自己似乎不应该生气——他这样现实的个性、他对自己不带爱情的宠爱,自然会少了温情,而多了现实。有什么好计较的。

  想到这里,慕稀不禁低下头来,用毛巾将头全然捂住,让毛巾吸走头上全部的水份、也让毛巾吸走自己偶尔还会有的错觉……

  *

  “好好儿休息,哪里有不舒服给我打电话。”

  “现在路上越发不好走了,你要不要就住程成的公寓里?”

  “不用,我一个人来来去去的,都习惯了。”

  “夏晚……”

  “明天记得去公司,让顾止安将今天说的条件白纸黑字的签下来。”

  “你——”

  “我先走了,一切顺利。”

  “再见。”

  *

  返身关上门,慕稀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夏晚的种种让人失望的地方了——任何时候的聊天、谈话,他总能在最后的时候以项目来结尾。

  好象……好象小时候的爹地,无论和他说什么,他最后都能绕到自己的学习上来。

  哼,天生的家长作派,以后谁嫁给你谁可就惨了。

  想到这里,慕稀不禁失笑,笑过之后,却又黯然神伤……

  *

  第二天一早,拉开窗帘,窗外一片白色,看起来让人有些冷意,却又感觉到一股明亮的喜悦。

  “四小姐。”慕稀推开门,程成正从他的房间走出来。

  “程成?”慕稀看了看他身后,不禁失笑:“不是说要年后才回来吗?夏晚打电话给你了?”

  “嘿嘿,是的,夏先生说最近天气不好,他的车也不好,让我先回来看着您。”程成伸手挠了挠头,腼腆的笑了。

  “走吧。”慕稀回身关上了门,与程成一起往电梯间走去:“程成,夏先生对你很好吗?”

  “这个……”程成疑惑的看着她。

  “因为你挺听他的话啊。”慕稀笑着说道。

  “因为保护慕小姐是我的责任。”程成为慕稀拦住开着的电梯门,护着她进去后,才跟着走进去:“夏先生很关心慕小姐,但夏先生又很忙。”程成小声说着,说了半天,也没弄清楚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倒是慕稀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淡淡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

  因为雪大,路上开车的人并不多,所以程成的车虽然开得慢,却也很快到

  却也很快到了公司所在的大楼。

  “夏先生,慕小姐已经到公司。”

  “好的,我知道了。”

  慕稀在进入电梯前,听见程成在给夏晚打电话汇报情况,微微笑了笑。

  *

  “三家一级卖场给我们的时间是半个月,而C&A的退柜整理、柜台重新装修、新合同的重新签定、新产品的出样陈列等等,算下来半个月时间非常的紧,所以这部分的款项会在第一期到位,慕氏这边今天就可以去谈合约事项了。”于佳佳将标了五颜六色时间标记的进度表平铺在桌面上,与慕稀一起沟通资金进度。

  “我希望经销商与商场这边的资金同时付,若说商场只要进入谈判期,这半个月的期限便自然打破,我们还能争取到时间的话;经销商这边则是一天都不能等——C&A的产品退回仓库后,他们帐上的余额按合约我们需要退60%。”

  “如此一来,公司的资金会越发的紧张;第二,退回的资金他们可以马上去拿我们竞争对手的货品进行销售;至于独家合同的约束,在他们来看多的是办法解决;”

  “你看,这是我们竞争对手近期以来的市场动作与销售政策,80%是针对我们的经销客户的——商场的柜位他抢不了、但经销商资源,却是分分钟有失去的危险。”

  指着于佳佳的进度表说道:“所以第一批款是给批发市场的,必须立即到位;商场款最迟下月初到位;公司的资金运转方面,倒是可以两个月后到位,慕氏自己的现金流,也足够支持两个月的过营运。”

  “好的,我重新改一下进度表,然后将计划书拿去给顾先生确认。”于佳佳点了点头,在文件上做了记号后,立即在电脑里修改,边对慕稀说道:“看来还是实践少了,以为自己学了几年服装,懂的也不过是设计和经营上的一些皮毛而已。涉及到具体的市场细节,真是完全不了解。”

  “做项目不需要了解这么多,实际上你们顾先生若大方一些,一次性将款给付了,所有问题都不存在了。”慕稀笑笑说道。

  “也不是顾先生不大方,虽然公司给了顾先生在项目上最大的权限,可在资金调配上,依然受制于总部资金部,授权内的资金也不能自由调拨的。”于佳佳抬头看了慕稀一眼,小声说道:“别看顾先生好象很强势,在公司整体系统里,他也有许多为难的地方。”

  “你很好,很少有下属能体谅上级的。”慕稀微微笑了笑,边看着于佳佳修改文件边说道,在看见她将文件修改完后,立即说到:“你们顾先生昨天说,会在此笔资金之外,增加3千万的推广费用,你将这一笔也做上去。”

  “哦?”于佳佳微微一愣,敲击键盘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后,对慕稀说道:“我向老板确认一下。”

  “好。”慕稀点了点头,便坐在一边等她。

  于佳佳给顾止安打了电话后,便快速将条款加进了资金计划书里,心里虽然诧异着顾止安这次为何会给慕氏这么好的条件,却仍然没有多问一个字。

  “好了,顾先生签字后,就可以生效了。”于佳佳从打印机里拿出新鲜出炉的文件,起身对慕稀说道:“一起过去吧。”

  “当然,这文件不拿到手里,我也不放心。”慕稀笑着站了起来,与于佳佳一起往外走去。

  *

  都是之前资金计划书里确认的内容,所以顾止安签字也非常快。慕稀在拿到文件后,便即拍照发给了慕允:“可立即安排商场与客户那边的工作,C&A的下柜退仓时间确定后通知我。”

  “谢谢顾先生。”慕稀在发完信息后,才想起要对顾止安说谢谢。

  “我为昨天不当的话向你道歉。”顾止安微笑着看着她。

  “您在这张计划书上的签字,是最好的道歉。”慕稀将手中的文件轻轻扬起,给了顾止安一个俏皮的笑脸。

  “虽然这个答案太过现实,但我不得不说,慕小姐是个爽快人,与你合作让人很愉快。”看着她俏皮的笑容,顾止安的眸色不禁微暗,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温度起来——当然,这是站在一旁的于佳佳感觉到的。

  至于他自己,想来并无所觉。

  “我要的是钱、你要的是利,我们原本就是这样的合作,再矫情就没必要了。”慕稀笑着,将文件放进包里后,站起来后,对顾止安说道:“我现在回公司,文件签好章后即刻寄过来。”

  “好。”顾止安点了点头,示意于佳佳送慕稀出去。

  第二节:将要独自面对的

  “拿到协议了?”

  “恩。”

  “听你这声音,在人家办公室都笑出来了吧?”

  “喂,人家给了钱,我心情好也是表示感谢的一种方式!”

  “好,算你有理。”

  “我现在回公司。”

  “恩,C&A完全撤柜后,亚安要再撤一笔资金出来。”

  “……”

  “C&A撤柜,你去商场吗?”

  “……不去。”

  “知道了。撤多少,方便告诉我吗?刚拿到一个亿的资金,公司若再有缺口,我是真的再想不到办法了……”

  “资金报告出来后,我给你个数字,你提前安排吧。”

  “好,谢谢。”

  “午

  “午饭时间了,和程成一起吃了饭再回公司吧,文件在手上就是有效的,不用这么赶。”

  “我先挂了,等你的资金报告。”

  挂了夏晚的电话,慕稀深深吸了口气,用包遮在头顶,快速的跑进风雪中。

  “慕稀小姐,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接呢,快上车。”程成看见慕稀跑过来,忙打着伞迎了上去。

  “又不是雨,无妨的。”慕稀淡淡答道。

  程成护着她上车后,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平稳的往前开去。看着窗外飞扬的雪花,慕稀的情绪不由得隐隐低落——自己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在这样一个大的棋局里,亚安不过是第一次撤资,便让慕氏陷入了资金困境。这些年,公司的财务一直是傅斯安在筹划,他用自己在金融界的人脉和影响,让慕氏从不为钱发愁,以至于这些年来所有的利润都用于新业务的开发,导致公司现金流过于依赖银行。

  说得更直白一些,是过于依赖亚安。

  所以到了亚安要撤资的时候,公司便立即显出捉襟见肘的窘迫了。

  夏晚的第一次撤资,自己从拿到1亿3千万的资金顶上;那第二次呢、第三次呢、撤完之后呢?

  五年的滚动投入,自己这不会算帐的随便一拔拉,至少是20亿;如果慕氏自身的盈利能力达不到的话,这个坎便很难过去。

  而慕氏自身的盈利能力达到了的话,利润转作经营费用,数据也不可能达到与对赌的标准,那么慕氏的结局又将如何?

  这一切,夏晚知道,但他要保C&A,所以撤出的节奏不可能改变,最多也只能给慕氏缓口气的机会;

  这一切,顾止安是否知道呢?若知道,他会想办法压住对稀世的政策,让慕氏在第一个财政年度便成为他的馕中之物;若不知道,他会增加对稀世的投入,以尽快让C&A消失。

  想到这里,慕稀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慕稀,你必须放开眼界去看整个棋局;慕稀,在这局棋里,顾止安不能信任,而夏晚虽能信任却不能依赖。

  从亚安的第二次撤资开始,你必须一切靠自己。

  夏晚的过于现实、夏晚的不断提醒、夏晚不厌其烦的教导,都是为了让自己迅速成长起来、让自己早些认清这世界的现实与残酷,让她不至于在重压之下再出问题。

  夏晚,难道就没有一种方法,可以两全其美吗?让C&A顺利退市、让慕氏平稳支撑到稀世有足够的盈利能力的时候?

  *

  “夏晚,你的资金计划,不要让顾止安知道。”慕稀将电话打给夏晚,声音沉着而冷静——既然不能两全,她只能选择应战。

  “……当然。”电话那边,夏晚低沉的声音,略显犹疑——既然她提出这个要求,自然是想明白了慕氏后期的处境。

  “谢谢。”慕稀看着窗外依然飘着的雪花,心情一片沉重。

  “听说慕青有可能年前出狱?”夏晚突然问道。

  “是。”慕稀轻声应道。

  “你撑到他出来就好了,对于慕允你没办法,他有;对于顾止安你没有手段,他也有。”夏晚的声音变得温润,到底心疼她,一个弱质女流,在还没熬过自身心理的问题时,又要面对企业内忧外患的压力。

  “我小哥……说他不一定会回公司。”在夏晚柔软的声音里,慕稀的声音也多了些温度,却仍是无助。

  “我的计划慕城知道,所以慕青必须提前出来、慕青也必须回公司,你明白我的意思?”夏晚沉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知道了,我坚持。”慕稀沉沉的吐了口气,觉得适才刚刚感觉到的如山压力,也有了些许的盼头。

  “后面……好了,我有电话进来,改天联系。”夏晚说着便挂了电话。

  他的话欲言又止,慕稀却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亚安的第二笔资金撤出、慕氏陷入困境,他们之间将处于对立的两面。

  既然事情已是无法改变,当然只能迎面而上。

  慕稀放下电话,将车窗摇下一些,冷风裹挟着雪花而来,一阵寒意,却是让人清醒的良方。

  第三节:夏晚在担心什么

  半个月。

  的资金如期到位,所有C&A的经销商,以货换货,将C&A的货品退了回来,公司及时加单采购稀世的货品,同期发了出去。当货品在途时,慕氏安排市场部的员工盯着经销商,将店铺按照稀世的标准重新装修。

  待货品到位后,陈列部的员工又分赴各地,以最快的速度,帮各经销商将陈列货位调整到位,同时将杂牌的货品清了出去,将准确的库存数报了回来。

  “C&A的这些货品,发给下线工厂,改版贴标,以稀世的品牌进行二次销售。”慕允看着库存报表,对生产总监说道。

  “我不同意,虽然面料大致相同,但版型一改就坏了,公司不管政策怎么变,在品质的坚持上,不能自打耳光。”慕稀反对说道。

  “我也同意四小姐的意见,从工艺上来说,改版很难到位。”生产总监看着慕允说道。

  “公司现在资金这么紧张,这批货不仅不能变成钱、还要单独租仓位存放,这就是烧钱。你们谁告诉我,这笔钱从哪里来?”慕允沉声说道:

  “这份

  “这份资产负债表你们看看,我们的回款能力与资金需求之间的差异,每个月是3千万;加上亚安撤资,我们给不出合约的利润,就必须支付这部分资金的占用利息;这部分资金又从哪里来?”

  “现在除了用好的资金外,C&A的货品必须变现。”慕允坚持着说道。

  “和夏晚去谈,以C&A货品的成本价,抵掉慕氏应付的利息——一方面解决库位占用问题、一方面解决亚安的资金占用利息问题。”慕稀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看你是疯了,他一个银行行长,要这些货干什么!”慕允吃惊的看着她。

  “我不是疯了,我是想耍这个赖。”慕稀吸了口气,无甚底气的说道:“我们就是没钱付,以货抵债也是没办法的事。”

  “再说,企业破产用于抵债的货品在银行也不在少数:房子、家电、玩具,他们什么没有?他们有专门的部门处理这些不良资产,所以只要我们提出来,未见得他们就不会接受。好歹也要试一试吧。”慕稀转动着手中的签字笔,神情一片凝重,眸光中却又有些俏然的期待。

  “好,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如果夏晚接受这个条件,要了这批货,他又拿去低价处理怎么办?C&A原本就比稀世的品牌附加值要高,价格再一降下来,影响的还是稀世的生意,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得不偿失。我不同意这个方案。”慕允摇头说道。

  “我同意。”一直没有出声的财务总监突然发声:“要推稀世、亚安要卖C&A,到时候是他们两家争,和我们什么关系?”

  “要斗过亚安,不在市场上动作一把,就要在稀世上再加投入,于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何乐而不为?”

  “从合约上来说,C&A的货品我们抵给亚安了,所有对C&A的市场行为与我们都再无关系,从合作上也能对交待得过去,我想不出不这样做的理由。”

  “你们让我再想想。”慕允皱了皱眉头,略作沉默后说道:“那就这样,亚安这边我亲自去谈,财务亲过去谈,一会儿你算个可以出清的价格给我。”

  “好的,半小时后,我给您一份详细的库存价值表,一级成本的、二级成本的、一批的、市场价的,到时候我们商量以哪个价格出清更合适。”财务总监立即应了下来。

  “这件事就这样决定,慕稀去盯一下商场这边撤柜的进度,市内各大商场的库存也一并报上来,索性一次性处理了。”慕允看着慕稀说道。

  “我知道了,进度我稍后发给你。”慕稀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

  第二天,J市三大卖场的C&A同时撤柜,慕稀站在国际广场的柜台前,心情一片复杂——当初C&A以国内品派能进驻这些国际商圈,是慕城放下被众人捧着的设计天才身份,拿着礼品去求人才挣回来的机会;为了这个机会,甚至付出了他差点儿因误会与安言关系破裂的代价。

  在国际品牌林立的国际商圈里,虽然发展艰难,却也稳步上升,直至销售份额与国际大牌平齐。

  为了进入这个商圈,他们花了一整年的时间;为了打造这个品牌,他们花了五年的时间;而现在,折掉这个柜台,只需要一小时的时间。

  ……

  “扔那边,别砸到人了。”

  “店长,这个牌标还要吗?”

  “你要你拿回去。”

  “哦,那我还是扔了吧。”

  ……

  “柜子都拉到后面道具仓库去,不要影响通道。”

  “店长,不是全面换柜吗?这些柜子是C&A定制的,其它品牌都用不上呢。”

  “折了卖给道具公司。”

  “知道了。”

  ……

  当真是怎么看,怎么难受;怎么想、怎么悲凉。

  “终有一天,它还会再回来,要学会往前看,才能大步往前走。”夏晚走过来站在她的身边,淡淡说道。

  “不是说不来的吗。”慕稀转眸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调回到被折得工地似的现场。

  “闲着没事,过来看看。”夏晚微微笑了笑。

  “闲?”慕稀轻笑:“骗人也换个理由吧,我们财务的老蔡,今天没去找你吗?”

  “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吧?”夏晚不由得笑了。

  “怎么样?算是个好主意吧!”慕稀微眯着眼睛,轻声说道:“一来缓解一下慕氏的资金困境、二来把货品放到你手里,也不怕别人将C&A这个品牌折腾掉。”

  “确实是个好主意,只是有人并不这么想。”夏晚轻扯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哦?怎么回事?”慕稀这才转过头来看他。

  “你们公司的老蔡,昨天就给喻敏打了电话,约我今天的时间。然后到了昨天晚上,又给喻敏打电话,说是还没测算好,暂时取消行程。”夏晚淡淡的说道:“所以慕允并不想将这批货抵给亚安。”

  “难道他会坚持将货品改版,贴稀世的标进行销售?”慕稀的脸不由得一沉,心里一阵莫名火起。

  “他原来想改版的吗?我以为他一直想着把货卖给,这样C&A就会死得很彻底。”夏晚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对慕允之前的想法有些意外。

  “Ca

  “会买吗?”慕稀想了想,看着夏晚说道:“我觉得倒是有可能。”

  “说说看你的想法。”夏晚的眸光不禁一亮,看着她时,眼睛里不禁流露了赞许之色。

  “若货品在你处,他们势必加大对稀世投资力度,以让稀世压过C&A最后的气焰;这样一来,对他们的资金是一个损耗,二来他们不能完全掌握基于赌协议的市场节奏;如果拿下C&A的这批货,则全无这些顾虑。”慕稀分析着说道:

  “况且,你这前和我说过,基于品牌消亡为目的的投资,是有客户委托的,客户若同意,这笔钱跟本不用来出;所以拿下C&A的余货,对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你说呢?”慕稀说完后,仰头看着夏晚问道。

  “很好,看问题越来越接近核心了。”夏晚赞许的说道。

  “既然这样,你还这么悠闲的跑出来看折柜?”慕稀不禁着急,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拆得只剩下一堆木头的货柜,心里不禁一片黯然。

  “看到这里就行了,走吧。”夏晚拉起她的手,带着她往外走去。

  *

  在楼下的简餐厅坐下后,夏晚对慕稀说道:“这件事你不用担心,yle买的好处,亚安买也有亚安买的好处,都无妨。”

  “我想不出来,买,对C&A能有什么好处。”慕稀摇头说道。

  “不买,所有的好处如你所说;买了,我们也不过多花一笔钱来重新采购而已,而买去,左右不过一个销……”说到这里,夏晚的脸色突然一变。

  “怎么啦?”从来都笃定从容的夏晚,此时突然凝重起来,让慕稀也紧张得坐直了身体。

  “我现在回办公室,有些事要处理,这里的单你买一下。”夏晚快速站起来,交待完后,迅速往外走去。

  “夏晚、夏晚……”慕稀追出两步,他却头也不回,她只得又回去座位上,买了单后匆匆回了公司——对于C&A下柜的事情,还来不及伤感,便被C&A的余货弄得紧张不已。

  *

  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慕总的意思是让买下C&A的余货?”顾止安看着慕允,微微诧异的问道。

  “原本我们可以改版再销,但改版难度太大,会影响稀世的品牌形象;我们也打算以货抵债,卖给亚安银行,但又担心亚安重新拿回市场销售,影响了稀世的销量及盈利能力。”

  慕允点了点头,看着顾止安说道:“让稀世迅速提升盈利能力、让C&A彻底在市场上消失,是我们共同的目标,所以我认为,回购C&A的货品,是最佳方案。”

  “甩尾的货品,卖不出品牌感、也卖不出价钱,我不担心他对稀世的影响。”顾止安淡淡说道。

  慕允微微沉默,思虑之后说道:“既然顾先生有这样的信心,或许是我太多虑了。这样,我通知我的财务总监。今天就去与亚安行长谈判——其实,我确实也担心亚安是否会同意这样的方案,毕竟如顾先生所说:尾货,卖不出价钱。除非银行花力气再包装推广一下。”

  慕允见一直不动声色的顾止安,眸光似乎微微闪了闪,一副为难的模样:“不过,银行出清抵债货品,大多通过中介公司,想来这服装并不好出手,不一定就愿意接手,到时候我还得另想办法。顾先生忙,我就不打扰了。”

  “慕总慢走。”顾止安起身将慕允送了出去。

  返身回到办公室后,顾止安便即给这次项目的委托公司打去了电话——

  “C&A的市场库存,你们要买吗?”

  “于我来说,买不买都不影响这次项目的结果,所以你若不要,我便直接拒绝慕氏便罢。”

  “好,我等你电话。”

  “亚安的意向?我不知道,这也不是我该关心的问题。”

  “OK,你们仔细考虑吧。”

  顾止安放下电话,重新拿起慕约留下的报表,细细的看了起来——12亿的存货,若真的找一家策划公司包装售卖,对稀世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只是,这钱他当然不出,要出也是买家来出——等待买家决定的这个时间差,他还赌得起,因为卖给亚安的话:慕氏损失掉稀世的回款能力,公司的资金困境就越发难过了。

  所以慕允也是不想卖给亚安的。

  顾止安微微笑着,眼底一片笃定。

  *

  亚安银行,夏晚办公室,他正在给慕城打电话——

  “我不担心他们把这批货拿去销毁,但是你想,对于个品牌来说,伤害最大的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电话那边,慕城的声音也一片凝重。

  “你想想看,**饮用水的案例、再想想XX化妆品的案例,哪个不是自事故以后,便自市场完全消失的!”自知道的计划以来,夏晚一直是笃定的——唯有现在,似乎有些乱了方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87 成长的慕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