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9 格局初定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夏晚的犹豫

  夜已深,不下雪的天气,依然有着冬天特有的阴冷,所以平时热闹的大街在这样的冬夜里也安静下来,甚至有了些萧瑟冷清的感觉。

  以至于在相邻的两条街上,两栋相背而立的办公楼里,两间亮着灯的办公室便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

  “行长,以慕氏的财报来看,他们完全有支付利息的能力。”喻敏对夏晚说道。

  “恩,明天12点前,他们若无回复便即时下催款函,三天后下律师函。”夏晚点了点头,淡淡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喻敏快速的记下了夏晚的话,并即刻给资产管理部和律师部发去了信息,让他们准备函件。

  “你先下班吧,我还看会儿文件。”夏晚见她处理完后,轻声说道。

  “行长,这几份文件不急。”喻敏余光看着窗外已沉的夜色,而夏晚沉静如水的容颜,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酸涩与柔软——这么多年,这么多的晚上,他都是在工作中度过的,这样的他,可也曾感到过寂寞?

  “喻敏,你和我一起工作有六年了吧?”夏晚突然问道。

  “六年10个月。”喻敏精确的答道。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夏晚沉眸看着她。

  “这个?”喻敏突然语塞:“行长,你这是怎么啦?”

  “问你话呢。”夏晚笑笑,凌厉的目光多了几许柔和。

  “在专业领域很历害,让人只能仰望甚至害怕;在工作上很敬业,每件事都力争做到完美,目前在银行业里开发的与企业占股合作方式、建立以不良资产为源头的商务贸易渠道,在银行业中还无人能望项其背;即将开发的全频电子商务平台,和一般意义上的银行客户端完全是两个概念,不知道开发出来后,又要惊艳多少人的目光。”

  “我觉得,你在这方面走得太快、太远,让人追感不上,以至于生出惧意;我无法评价,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总部的那些大佬们,会容忍你优秀到什么程度,而不至于害怕到要折掉你的羽翼,我真的有些担心、甚至害怕。”

  “你有没有过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喻敏看着他,本想职业一些,说些永远正确却没有实际意义的话,但面对这样的他,她所有真实的想法、所有对他的担心,都不禁脱口而出。

  “是吗?”夏晚敛下双眸,似乎在想她说的话,又似乎陷处自己的情绪里——一如往常般的深夜加班,却不同往常的变得感性和不确定起来。

  在他的身上,什么时候也会有不确定了,他该是对一切都有尽在掌握的笃定啊。

  “你下班吧,我看会儿文件就走。”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夏晚轻声说道。

  “那……我先走了。行长也早些下班。”

  喻敏轻轻的站了起来、轻轻的转身离开——诺大的办公室、地标性的摩天高楼,在这深夜便只剩下这一室灯光、这一个站在大楼最顶层的孤独的男人。

  *

  在喻敏走后,夏晚用摇控器关上所有的窗帘,然后低头专注的看着桌上的文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文件一份一份的从手边移到文件架上。

  他低头专注的模样、他蹙眉深思的神情、他下笔疾书有时又写写停停的思索,似乎全神于工作之中,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慕城回国的决定,让他在对待中国品牌、对待顾止安的态度上,必须得有一个决定了。

  这一次是C&A,他全力相互尚有说词;下一次呢?下一次顾止安若染指其它行业、其它品牌,他要争吗?

  他说过不是爱国、只是本心,他的本心确实如此吗?

  不仅仅为地位、不仅仅为利益、不仅仅为这身在高处的感觉,还会将国家经济发展置于这一切之上吗?他会吗?

  夏晚烦燥的扔下手中的笔,用手狠狠的抓了几下头发,抓起外套和车钥匙便往外走去……

  第二节:顾止安的果断

  公司办公区里,唯一亮着灯的那一层,正是中国项目部的一层。

  “顾先生,以慕氏现阶段的财务表现,我们之前却实有价值高估的问题。”看着顾止安说道。

  “不是价值高估,慕氏确实值这个价,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行业里这么好的口碑和利润,尽一点都没有做企业发展资金池的动作,所有的利润、以及银行贷款,全部用于市场拓展了,以至于发展虽快、却经不起一点风浪。”

  顾止安翻看着慕氏这几年的资金去向表,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说道:“也或许是因为之前有傅斯安这个财神、还有亚安这颗大树,所以他们的步子又大胆又快速。”

  “傅斯安果决离开、亚安分步撤资,这一次,若不是我们的资金,他们已然撑不下去了。”点了点头。

  “若不是我们介入,傅斯安不会走、亚安也不会撤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顾止安起身从文件柜里抽出一个文件夹扔在手边,淡淡说道:“你最近多花些时间在豆蔻的项目上,利润率要绝对的保障。同时对这个文件夹里的公司,做全方案资料搜集。”

  “慕氏的项目?”打开文件夹,看了一眼后,不禁疑惑的问道。

  “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顾止安轻瞥了她一眼,没有再解释的意思。

  “好的,我这就去。”点了点头,拿了文件迅速听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顾止安想了想,便又给于佳佳打过去电话:“给慕氏的1亿3千万资金,余款一次性打过去。”

  挂了于佳佳的电话,顾止安又打给慕允:“C&A的余货,我全部收下,你带上你的财务明天到我办公室,确认价格与交割方式。”

  说完后,便拿了外套与车钥匙往外走去。

  由于对慕氏整体估值的偏差,让他在慕氏的项目上有了新的想法——既然在C&A退市后,慕氏其它的品牌不可能达到一个新的高度,那么他就没必要摧毁慕氏。

  在成功毁掉C&A这个品牌之后,慕氏便可做为赚钱的机器了。

  所以他要让慕允现在毫无后顾之忧的清余C&A,以迫亚安更迅速的撤资。

  *

  顾止安的车刚刚驶入正街区,便看见夏晚的车正从前街的巷口转了进来,当下不禁微微一笑,双闪了下车灯后按下了车窗。

  夏晚按下车窗后沉然的看着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夏行长的车,后面没出问题了吧?”顾止安淡淡问道。

  “没有,谢谢顾先生。”夏晚轻轻点头。

  “我在法国的时候,夏行长的大名便如雷贯耳。”顾止安漫然说道。

  “我对于顾先生自加入之后,让的业务以50%的速度增长这一点,感到很好奇。”夏晚微微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相信如果是夏先生过去,成绩当不止如此。”顾止安神色不动的看着夏晚,神情里没有谦虚、也没有骄傲、更没有客气——他确实只是在说一个事实。

  “这话不假,不过,或许你的另一项成就,是我永远达不到的。”夏晚沉声说道。

  顾止安的眸光微闪,淡淡笑了:“多谢夏行长夸奖,细算起来,也不过与夏行长在银行业开劈的银企股份制合作、银行资产管理渠道网,两项业务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已。”

  “似乎是你说的这样。”夏晚点了点头。

  “我一直以为,夏行长会在意介入慕氏的合作,导致慕氏与亚安合作的决裂,没想到夏行长在意的,竟然是新的赚钱渠道的问题。”顾止安若有所思的看着夏晚,沉声问道。

  “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国内渡过的,在美国学习工作的时间不过我人生的四分之一而已。我这样说,顾先生该明白我为什么在意了吧。”夏晚淡淡说道。

  “明白,但那与我无关,不是吗?”顾止安的眸色微凝,神情缓缓的沉了下去。

  “确实,所以你不必奇怪,也所在我要出手的,不仅是C&A、还有我认为其它有价值的品牌。”夏晚的神色越发淡了。

  “我的青少年时期他是在国内渡过的,在法国学习工作的时间恰好也是我人生的四分之一,但我是学金融的,我要的是价值最大化、我接受的是利益驱动的教育。我相信你也应该如此。所以我不得不奇怪你所做的决定。”顾止安的神色完全沉了下去,言语间已经有了些许对恃的意味。

  夏晚的眸光微闪,似乎想了想,稍许之后才慢慢说道:“有个朋友也曾这样问我,原本我也不知道为何,后来才发现——是本能、是本心。”

  “本能?本心?”顾止安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凝神看着夏晚,半晌之后才慢慢问道:“你在决定是否投一个项目时,你更看重数据、还是更看中感觉?”

  “感觉。”夏晚断然答道。

  顾止安的眉梢不由得轻轻挑了起来,看着夏晚沉声说道:“你真是太自信了。但这自信,有时候也会害了你。”

  “你做投行这么久,可有100%必赢的案子?”夏晚笑着说道。

  “OK,那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顾止安点了点头:“不过,与夏行长做对手,是我的荣幸。”

  “我也一样。”夏晚微微晗首。

  “再见。”

  “再见。”

  两人同时说出再见、同时按上了车窗、同时发动车子往前开去,在第一个分岔路口,两辆车决然的转向了不同的方向——就如他们的主人一样,选定了各自的方向、便也选定了未来路上各自的对手。

  第三节:慕城的电话

  而刚接到顾止安电话的慕允,在放下电话后,心里微微疑惑于顾止安的决定如此之突然,却仍然喜上眉梢——有了顾止安的资金、C&A的货也成了死货,该是他慕允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慕稀说他不顾风险,以一已之私放弃C&A、又冒着被全资收购的危险签下对赌协议,难道他就没有考虑过公司未来的发展与这其中的风险吗!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C&A从期初给公司带利润的项目,慢慢长成他心里的一根刺,而到了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拔的地步。

  可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敢轻易拔去——公司的财务状况他清楚,傅斯安借力发展的财务策略他也清楚,但他做为公司的董事长,也不能改变这些,也无法建立慕氏自有的资金池。

  所以他再难受,也依然一动也不敢动!

  直到进入中国、直到给到慕氏明确的资金承诺,他才对与C&A有关的人、事出了手——撤回市场推广、撤换市场总监;调离C&A中国设计师、抽掉C&A已经上市的男款与热款。

  唯一无法下手的便是财务部——因为亚安占了C&A60%的股份,所以这个项目的财务权限,一直由傅斯安与亚安派驻的财务经理全权把控。

  若傅斯安不自己提出走人的话,他还真是没有办法——而他的离开,代表着慕氏属于慕城的时代、属于C&A的时代正式结束。

  接着与达成正式的合作,对赌的条件签得不算十拿九稳,但要想成就一番事业,没有一点冒险精神又怎么行呢!

  要的是利润、他要的是属于自己的慕氏时代,这两点并不相悖,所以他们完全是可以愉快的合作的!

  而现在,顾止安加速了对慕氏的支持、他也加速了对C&A的清理、同时亚安也加速了资金的撤离——慕氏属于他的时代,正在来临。

  慕允起身走到酒吧间,倒了杯红酒后,眯着眼睛抿了一口——那绵长淳香的滋味,如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有种让人回味的愉悦。

  深夜的电话复又响起,慕允微微笑了笑,连看都没看来电显,便轻松的接了起来:“你好,慕允。”

  “是我。”慕城那轻缓淳然的声音,透过电波缓缓传来,明明是好听的男中音,听在慕允的耳里,却似魔音贯耳。

  “大哥……”慕允的情绪,一下了跌落了下去。

  “这么晚打电话,有打扰到你吗?”慕城温润的问道。

  “没有没有,大哥什么事?”慕允慢慢稳下自己的情绪,平静的问道。

  “我收到C&A的退货报表,也知道你打算将这批货以低价出售,出售方目前在和亚安之间做选择,是吗?”慕城也不绕圈,说话直接而简单。

  “是,公司现在缺钱。”慕允的心又是一沉——慕城是为这批货来的?

  “这批货我要。”慕城温润的声音里,透出些许的冷意,意思表达得又干脆又直接。

  “大哥……”慕允慢慢转身看向漆黑的窗外,眸光一时间如这冬夜一样沉暗:“大哥要这批货做什么?”

  “安言喜欢。”慕城淡淡说道。

  ------题外话------

  今天时间太紧,只能更新4000,大家见谅。

  关于夏晚与顾止安对话的意思:因他们对彼此的行事风格都有深刻了解,所以虽是对手,却也很有默契。在行文中不便对两人的心理活动有过多描述,在此稍作解释。

  1。顾止安为开发了品牌拦截的新业务,让业绩增长迅速,也成为他个人事业上的一个里程碑。因而在夏晚提起他的另一项成就时,顾止安便知道是此事。也同时知道了夏晚在意的不是抢了慕氏的案子,而是介意顾止安来中国,将拦截国内高端品牌国际化发展的进程。

  因而也有了后面的对话,夏晚表明自己的本能本心,维护国内品牌的发展;顾止安表明自己与他有同样的经历,但会是职业的姿态

  因此两人确立对手关系(就爱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89 格局初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