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0 慕城归来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强势的慕城

  “大嫂她……”慕允一时语结,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放在慕城身上却是再自然不过自然得,让慕允无法猜测到他真实的目的。

  “价格方面你看着办,或者你明天和财务商量一下给我回复。”慕城的声音依然温润。

  “大哥对不起,我已经与签了销售协议了。”慕允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道若真的只是因为安言想要,那便无关品牌运作,个人喜好终究没有生意重要,所以他再宠安言,也不该在这件事上和自己起争执。

  除非……

  “是吗?什么价格?他又是什么条件?这样,你把协议拍照给我看,我给他再打电话。”慕城的语调依然不急不徐,但语气里已带着隐隐的冷意。

  “二级成本价,没有条件。协议在办公室,我现在家里。”慕允硬着头皮说道:“大哥,大嫂若舍不得,我亲自去仓库挑几款特别的给她寄过去。这公司生意的事儿,你看……”

  “这批货我要,就算你签了协议也给我退了。”慕城的语调陡然一变,悍然的气势透过电波传过来,依然让慕允有些招架不住。

  “大哥,这是公司的生意,无论是从诚信上讲还是从利益上讲,我都不能单方面撕毁合约。”慕城的强势与他久积的威信,让慕允有些惧意,却也同时激起了他的怒意他以为他还是公司董事长吗?他以为他还是当年在公司呼风唤雨的城少吗?

  对慕氏来说,他现在什么也不是

  “是吗?”慕城沉然的声音,让人不自觉的害怕,但慕允却坚持着不为所动。

  “我后天回国,希望你在此之前能改变主意。”慕城淡淡说了一句后,便挂了电话。

  “慕城,你别逼我。只要你真的不再插手公司的事情,你回来,我仍敬你是大哥。”慕允握着被挂断的电话,满脸脑怒满眼阴沉的说道。

  “你告诉他行程,就不怕他赶在你落地之前,将货都给顾止安?”安言看着慕城眸里隐隐的怒意,轻声问道。

  “他还没那个能量。”慕城边说,边将电话拨给了生产总监

  “我是慕城。”

  “城少,你好,你也知道公司的事了吗?c&a已经全面下市了,傅总走了亚安的夏行长也撤资了,城少……”

  “我知道,我后天到公司。”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仓库里c&a的货,无论你找什么理由,在我回来之前,不要发给任何人就算慕允有指令也不能发,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我现在就去仓库拿库存表只要把库存表打乱,帐实不相符的情况下,就不能发货。”

  “恩,用什么办法你自己决定,我到j市后再联络你。”

  “城少放心,没问题的。”

  “好,感谢。”

  慕城挂了电话,看着安言说道:“去年我找生产部调几件临时货样还需要走程序,今年这么大的动作,他不问我为什么,便想好了怎么应对,你说这是为什么?”

  “人性向善。”安言轻声说道。

  “他若不变,这些人自然也不变;他若露出私心,这些人又有哪一个是傻子呢”慕城淡淡笑了笑,伸手搂着安言的腰快步往安检区走去。

  “我只在国内呆半个月,若顺利我们便一起回法国;若不顺利,我先回来我不舍得和慕安慕果分开这么久。”安言看着慕城小声说道,神情里一片淡然而温润,是被爱情和岁月呵护而来的温柔与恬淡。

  “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我搞不定?”慕城笑着说道。

  “有什么搞不定的,把货拿下之后,让夏晚找个仓库放着;为了让他们放心,你直接安排商标注销的事,办完商标注销之后,事儿就了了。”安言淡淡笑了笑,神情懒散的说道。

  “确实。”慕城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将担心说出来她习惯了用最简单是直接的方式来考虑问题,却不愿意去想,每一件事情只要没有尘埃落定,便都会有变数。

  不过,因为安言的简单,所以很多事情也真的会变得简单,希望这次也一样拿到库存注销商标,他与安言一起回法国开始全新的c&a之旅;

  慕氏的事情他自此后真的放下,而夏晚,自此后也会慢慢淡出安言的生活爱情从来就不是说放就能放的事情,只是夏晚向来理智,又对安言从小宠到大,才会将爱情克制得如此之好。

  六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若再少些联络,于他们都好。

  夏晚,并非我嫉妒你也非我忌惮你,我与安言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和误会,我们之间经得起任何的风浪;只是你是她敬爱的哥哥,你若放不下你若不幸福,她又怎么能放得下?

  六年来的合作相交,我也希望你除工作之外除安言之外,能有自己的幸福……

  “你睡会儿吧,有餐点吃的时候,我喊你起来。”登机后,慕城帮安言搭上毛毯,拉上窗边的小遮板。

  “慕安在的话,一定会在机舱里跑来跑去。”安言将整个人缩进毛毯里,笑着说道。

  “是不是所有当妈妈的都一样?随时随地都会想到孩子。”慕城伸手将她的头揽在自己的胸前,笑着问道。

  “那当然,这是你们当爸爸的无法体会的。”安言轻哼一声,慢慢闭上了眼睛。

  飞机在空乘服务员英法双语的播报声中隆隆起飞,慕城低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后,将脸靠在她的头顶,慢慢的想着公司的事情……

  第二节:仓库的动作

  半夜的时候,阴沉的天气又飘起雪来。当生产李部长到仓库时,已经睡着的值班库管吓了一跳:“李部长?”

  “退回来的货都点过吗?我总有点儿心里不踏实的感觉。”李部长搓了搓手,快速关上门后,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在值班库管对面坐下来后,小声问道。

  “退得太急,又有许多包装损坏的货品,需要再次整烫后才能入库,所以这么半个月来,只清理了三分之一的退货入库。”值班库管揉了揉有些惺松的眼睛,又打了个呵欠后,思路还算清晰的说道。

  “还是要抓紧时间整理才好,客户的新货都发出去了,若与退货有金额差异,时间长了可就不好说了。”李部长点了点头,随手打开了仓库的电脑边说道:“到了巡视的点了,你去库区转转,我暖和暖和也过去。”

  “好的,我就先去了。也难怪您心不安,近年了,丢东西的也多了。旁边库区放电子产品的,才出了事呢。”库管点了点头,起身打开库区监控视频,将整体库区看了一遍后,便拿了手电走了出去。

  李部长这才调出库存报表,仔细看了几个区域的库存品二次入库的数据后,改了几个数字后,用手机将改动之处拍了下来,然后关了电脑,起身往库区走去。

  由于全国的退货蜂拥而至,慕氏自已的库区远不够存放,所以临时租了公共仓库。

  “这是待整区,我们是按客户的不同来分区存放的,目前整出来的大约有7家客户,数字对得上款号对不上的情况还挺多;”库管员见李部长过来,便指着存货区说道:“还有这么多没有整理,请临时工人过来的话,都是生手,也快不了多少,目前c&a基本停产,稀世的出货大部分从工厂直接出到了店铺,所以经理那边安排了库管过来清理,大约还要1个月,可以清理完毕。”

  “恩,辛苦了。仓库管理最重要的是帐实相符,咱们的货相当于财务的钱,差一点儿都是大问题。”李部长点了点头,随着仓库管理员转了两圈后,又陪他去值班室坐了一夜,到临晨才离开。

  第二天。

  “顾先生。”慕允一大早带着自己的财务总监去了顾止安的办公室。

  “二次成本价?”顾止安翻看着财务总监递上来的报价单和整体库存量,直看到最后一页,才点头说道:“也成,那就这样确定下来吧。”

  说着便给于佳佳打过电话:“于佳佳,昨天晚上做的慕氏存货回购合同拿过来。”

  “顾先生真是爽快,您看最早什么时候可以发货?我们现在是单独租的仓位,资金占用也是很严重。”慕允虽然奇怪顾止安为何会在半夜做这样的决定,而且连合同都拟好了;更奇怪他在价格上也会如此的爽快,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改变了主意。却也高兴库存这件事情,解决得如此顺利在慕城回国之前,货已全部发了出去,他再神通广大财强势霸道,也无可奈何

  “慕总很急吗?大约还有两天时间,我这边才有收货的地点。有问题吗?”顾止安凝眸看着慕允,心里也盘算着到底什么事,能让这个大总裁将货如烫手山芋般的甩出来?

  即便夏晚想出手挽救c&a,但只要慕允不卖,夏晚出再高的价也无济于事夏晚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应该是连价都没有出的。

  而且现在与已经签定销购合同,就算将货暂存在慕氏仓库也谈得过去,他又为什么要急于将货发出来?难道还有人去仓库抢货不成?

  顾止安的目光微微转动了一下,在看见慕稀神色略显沉暗后,便也不做过多的猜测,直接说道:“两天后吧,我给你出发货地址。”

  “好的。”慕允点了点头,看着顾止安在于佳佳送进来的文件上,将价格手写了上去,然后又签了字后,一直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这份我手签的合同你先拿回去走财务程序,我这边的程序后一步走。”顾止安将签好的文件递给了老蔡。

  “好,那我们也就不耽搁了,顾先生请留步。”老蔡接过合同后,与慕允同时起身,微微晗首后便快速离开。

  “慕总,夏行长那边还是有渠道销售的,还一直坚持一级成本价购货;这个顾先生为什么会这么爽快?”走出写字楼后,老蔡也觉得顾止安的决定太过迅速,与他以前的风格不太相似。

  “我确实不想让这批货还落回到夏晚的手上,但我也没想出这个顾止安拿了货会干什么?”慕允沉思着看着自己的财务总监:“老蔡,他们这些做投资的人,花出去每一分钱,一定是能成倍的赚回来。你说顾止安会怎么处理这批货?”

  “除了整理再销售,似乎没有其它的办法将这些货变成钱。”老蔡摇了摇头。

  “恩,且不管他,回去你把合同快些在系统里办下来,然后查一下仓库的退货清理情况,人手不够的话,多请些临时工过来,争取两天时间清理完,然后发出去。”慕允沉声说道。

  “亚安夏行长那边要知会一声吗?毕竟我昨天去谈过,也答应全向你转达他的意思。”老蔡点了点头,一边加快步子往前走,一边问道。

  “不用。”慕允沉声说道:“夏晚根本就没打算花钱买这批货,所以才会压这么低的价。论有钱,亚安可不比的钱少;论出货渠道,夏晚新建的渠道比顾止安的要管用得多;论权限,夏晚他一个中国区的行长,难道不比顾止安一个项目总监的权限大?”

  “所以他压价的意思,就是不买”

  慕允在接到慕城电话的时候才明白夏晚的态度就算他想要这批货,有人出钱自然是好事;所以他以合作者外加朋友的身份,说动安言出手,安言的要求慕城从不管是否合理,定然满足。

  只要安言拿到了货,夏晚想以什么价处理都行,甚至不用出钱,直接拿货销售,收到回款后再按原比例进行分配这样一来,他夏晚是一分钱都不用出,凭白的赚回60的利,这帐算得可真精明

  只是大哥,你就不怕安言把你给卖了,居然对她的发小她的青梅竹马这么信任,我看你也是糊涂了,可怪不得我不把货留给你。

  慕允沉着脸,不觉间脚下的步子走得飞快,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恼怒。

  只是,当他给仓库打电话,要求两天内整理出所有的货品,并报出详细数据时,却被告知:货品破损程度太甚在整理过程中发现退货清单与实际货品不相符的情况严重,导至库存报表与库存品严重不符,需要至少一周时间清理。

  “李部长,仓库交给你就是这样管理的?”慕允匆匆赶到仓库,看见工人们忙得热火朝天的样子,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慕总,您看,这是南区退回来的货,我们整理了一部分,可就这一部分,与退货清单完全不符,所以不得以,我原按退货清单入库的数据,只得全部删除,现在是整多少入多少的帐。”李部长拿出退货清单和二次入库单给慕允看,脸上一片无奈。

  “全部删除?”慕允不禁大怒:“谁让你删除的,你知道要补进去需要多长时间吗”

  “知道,可这不准确的数据对公司来说毫无意义,既不能二次销售又不能准确估算余值,没用啊”李部长点着头,看着慕允时,样子还挺无辜的:“因为这事儿,我昨天一晚上没睡好,半夜跑过来看货,就怕这实务与帐目对不上,到时候说不清是客户退货的问题还是咱们保管的问题。”

  “这些且不管,余货你加派人手整理,整理的货品按实际记手工帐;电脑帐你按客户退货清单重新入帐。”慕允沉着脸说道。

  “慕总……两套帐怕是不好吧?”李部长内心吃惊,表面小心冀冀的看着慕允。

  “我现在要的是速度,我现在要拿数字去给投行做估值,数字对不上到时候用价值来补上,有什么问题吗?”慕允回头瞪着他问道。

  “这个……好的,我这就安排人去补,大约三天可以补登完毕。”李部长呐呐的说道。

  “抓紧时间,安排员工加班,三倍工资,两天内补登完毕。”慕允冷着脸交待完毕后,去仓库走了一圈,回到库房把各区的退货清单重新拍了照后才离开。

  “慕总慢走。”李部长恭谨的送慕允离开后,心里不禁疑惑慕总要发这批货去哪里?城少半夜打电话过来通知不发,应该是知道了慕总的意思,而且拦不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氏的兄弟斗争又要重来一回吗?

  唉,城少和少夫人是神仙眷侣,少夫人最不耐公司这些事情,若不是公司要出事,他怕是不会赶回来的吧。

  李部长暗自叹了口气,打电话给仓储主管让安排人手来补登帐目,放下电话后,又给自己学电脑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过来帮他看看仓库的网络,然后才拿着帐本去了现场,与各小组长交待整理的进度。

  第二天慕允办公室。

  “李部长的安排其实已经很好了,雇了80个临时工和员工搭班子清理,这是速度最快的作法,每个区域还配了个专职记帐员,负责按货号录帐和现场盘点。”

  “听说为了补登帐目更快些,不仅安排了10个懂系统的仓管员一起进入系统,分别在客户虚拟分仓里补录,还安排了一个电脑专家在那里守着,就怕临时出点状况耽误了事情。”

  财务总监看着震怒的慕允,小声劝说道。

  “可是结果呢?结果是系统瘫痪,我们等软件厂家来修复的话,至少一周至少一周你知不知道”慕允怒得将办公桌上的文件书籍全扫在了地上,指着老蔡说道:“一周时间,能发生多少变故,你知道吗”

  “慕总是担心顾止安改变主意?就算他改变主意,一级成本价亚安也是收的;看现在的库存货损情况,一级成本我们亏不了,盘点清楚了,差额可以找客户补回来。”老蔡说话的语气也冷了下来,看着慕允时,眸色一片淡然:“慕总,我们只管出货,出给谁有那么重要吗?”

  “老蔡,你什么意思?”慕允沉眸看着他。

  “我只是觉得慕总反应有些过度。”老蔡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我去跟的合同,手续快的话,今天下班前能送到公司。”

  “去吧。”慕允烦燥的摆了摆手,只觉得自慕城打了那个电话后,诸事不顺起来。

  慕城,我把合同签下来,难道你还能撕毁这合同

  慕允沉着吸了口气,弯腰下去将被自己扫在地面的文件一一捡起,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时,还是那个稳重淳厚的慕氏总载。

  第三节:慕稀的失态

  下午,国际广场。

  “柜台的门头正对着步行电梯口,柜台的灯箱简约大方,能吸引住客户的目光。”

  “加之这里以前是c&a的柜台,在撤柜后一周内重新开柜,几乎是无缝对接,所以除了推广赚取的新客户外,还有c&a的老客户过来。”

  慕稀站在正在重新装修的柜台前,向顾止安介绍着稀世柜台的情况,连带着陈列位陈列面都说得很清楚。

  “也就是说,不仅柜位好开柜的时间也是恰到好处是吗?”顾止安见慕稀努力介绍的样子,心里不禁隐隐一动她临时约他出来看柜以,已让他觉得意外。

  而她看似认真且专业的介绍,实际上闪动的眼神告诉了他她约他出来是故意的她向他介绍柜位也是在拖延时间。

  “看来她是不想让自己在下班前回办公室了。”顾止安微微笑了笑,看着慕稀说道:“我对柜台的细节其实并不想知道。”

  “呃……”慕稀转眸看他,不禁尴尬。

  “下去喝杯咖啡吧,我想我们需要聊聊。”顾止安做了个请的手势。

  慕稀沉眸看了他一眼,率先往前走去,顾止安回头看了一眼正装修的柜台,微微笑了笑,便快步跟着慕稀一起往外走去。

  “c&a的库存,原本卖给谁都无所谓,总不过两个结局要么低价出清要么销毁。所以我二哥一边找你谈,一边找亚安谈,无非是想在这尾货上再挣个好价钱。”

  “你出二级成本亚安只出一级成本,所以最后你拿走这批货,理所当然。”

  慕稀边搅动着杯里的咖啡边低声说道。

  “今天下午是我约了慕氏财务总监确定合约的时间。”顾止安轻挑眉梢看着她。

  “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我大哥从法国回来,他想要这批货,所以我得想办法帮他留住。”慕稀定睛直直的看着顾止安,毫不隐瞒的说道。

  “你大哥?c&a的国际主设慕城?”顾止安不由得微微诧异。

  “对,就是他。”慕稀点了点头。

  “他要这批货做什么?想转到海外市场继续销售?”顾止安的眸光微微转了转,警觉的问道。

  “c&a虽然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口碑,但中国依然是主要市场,中国市场就这样一下子跨了下来,听说对国际市场影响也很大,海外的几家分公司也发生了大量退货。c&a的前景着实不容乐观。”慕稀低低叹了口气,看着顾止安问道:“你知道c&a这个商标的来由吗?”

  “说说看。”顾止安摇摇头。

  “c是我大哥的设计代码,他自学生时代起,就习惯在自己的绘稿上写下一个c字;a是我大嫂的名字第一个字母。”

  “这个品牌是他为大嫂而创的。他们的婚姻经历了许多磨难,一起走到今天很不容易。所以对于这个品牌他们真的舍不得的。”慕稀微眯着眼睛,神情一片黯然。

  “舍不得和要这批库存有什么关系吗?这么大批货,他们难道拿回去堆在家里天天看?”顾止安淡淡说道。

  慕稀闻言微微皱眉,低头想了想,淡淡说道:“也是,我怎么就忘了,你们这些做投资的,和我们这种做设计的,大脑构造一向不同。”

  “算我白说了,你们爱怎么谈就怎么谈;爱做什么交易就做什么交易吧。”慕稀从包里抽出一百元钱压在咖啡杯低后,站起来对顾止安说道:“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难道你和夏晚的道,就是相同的?”顾止安突然说道。

  慕稀的脚下微微停顿,想了想后,转过身来看着顾止安说道:“夏晚在这一点上比你强,他明知道我二哥不肯把库存卖给他,多少还争取了一下。他一个行长要那些货干什么?当然是为我大哥留的。”

  “哦?”顾止安的面色微沉,没有接话。

  “当然,他毕竟也是做投资的,所以想压着价拿货到时候再抬点价卖给我大哥,既了了人情又赚一笔钱,算计得多好啊。”慕稀摇摇头笑着说道:

  “所以,我和你和夏晚,都不在一个道上,但夏晚和你也不在一个道上,他在算计之外,比你多了人性。”

  慕稀说完后,转身快步往外走去,留下沉默思考的顾止安。

  温茹安是第一个说他缺乏人性的现在慕稀是第二个。

  真是这样吗?

  或者,她只是在用激将法,让自己放弃这次合约当然不行,再人性,那慕城要这么上十亿的货干什么?

  顾止安轻哼一声,买了单后,便即往公司赶去。

  “让你别去,你不听,你这点儿小伎俩能忽悠住他?”夏晚将刚煮好的咖啡递给她,笑着说道。

  “什么叫小伎俩?你有本事你怎么不去。”慕稀仰头一口将咖啡喝下,瞪着他说道。

  “第一,我是他的竞争对手,我去肯定不合适;第二,我是男的,还真没借口约他出来。这样看来,倒是你合适。”夏晚笑着说道。

  “喂,你什么意思?我是女的怎么啦?我做什么啦?”慕稀举起手中的空杯子就往他身上砸去。

  夏晚伸手一把抓住她扔过来的咖啡杯,摇头说道:“我看你自知道慕城要回来后,就一直不淡定。”

  “懒得和你说。”慕稀下意识的反驳着,在看向他时,却禁不住微微失神是因为大哥吗?还是因为安言?

  夏晚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从桌上抽了纸巾后,边擦手边说道:“顾止安之所以这么快做决定,自然不是你几句话就能改变的,这一点你该有心里准备才是。慕城要的是货不是合同,所以只要货在,其它都好说。”

  “签了合同,货就是他的了,怎么个好说法?”慕稀走到窗边的会谈桌旁坐了下来,忧虑的说道。

  “单方面毁约的事,在商场上又不少见。毁约的钱,慕城也不是出不起。”夏晚淡淡说道。

  “这么简单?”慕稀抬眼看他。

  “恩。”夏晚点头。

  “这么粗暴?”慕稀似是不信慕城会这么做。

  “和不讲理的人,你讲理有用吗?”夏晚意有所指的看着她。

  “看来,大哥和二哥这一次见面一定会不愉快了。”慕稀将下巴搁在膝盖上,轻轻的叹了口气。

  “自慕允拒绝慕城要货的要求后,就注定了不愉快。”夏晚拉过椅子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说道:“我和慕城都没有想到,他开口,慕允居然也拒绝。”

  “我也没想到。”慕稀闷闷的应道。

  “慕城的脾气其实也不怎么好。”夏晚轻扯了下嘴角,淡淡的笑了。

  “其实是很不好。”慕稀转而趴在了桌子上,一脸忧郁的说道:“其实我不想看到他们吵。”

  “很多事,不是你这个做妹妹的能改变的,顺其自然两不相帮就好,他们都有能力解决自己所面对的问题。”夏晚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说道。

  “是吗……”慕稀低低的应着,似是回答又是自语,只是心里所想,却又不仅仅只是哥哥之间的争执而已还有夏晚还有安言。

  安言回来了,夏晚会怎么样?

  果然,顾止安回到公司后,慕氏的财务总监已经在于佳佳办公室等着他,合约的手续也都办完,只等顾止安回公司审核。

  同时,顾止安接到了委托公司的电话,愿意回购c&a的库存,价格委托顾止安确认。

  既然如此,顾止安当然不讲客气的,在与慕氏的收购价上加了3后报给委托公司,并同期确认了发货时间和发货地点。

  两封邮件分别发合委托公司和慕允后,这件事情算是尘埃落定也不过是一天时间,他便从这批货里赚取了上亿的利润。

  在进度表上划上勾的那一刻,他想起慕稀在咖啡厅时说的话,不由得微微的笑了夏晚,其实我们是同类你即便在知道不可能拿下这批货的情况下,依然给自己留了另一种可能性,投资人的天性,与我又有何异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们不过是殊途同归而已;而我们与慕稀,才真正的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顾止安用力的勾下一笔后,优雅的放下手中的签字笔,将电话打给于佳佳,让她准备跟进慕氏下一阶段的工作。

  第四节:强势归来

  慕城与安言是在第二天的下午到的j市,下飞机后顾城便直接去了慕氏安言则带着来机场接机的魏律师,直奔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城少。”

  “城少回来了。”

  “城少一个人回来的吗?”

  慕城沉着眸子径直往慕允办公室走去,一路上老员工新员工纷纷招呼,他除了目光微微扫过外,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大哥。”在看见慕城裹挟着一身的气势而来,慕允仍有些微微的心虚。

  “通知仓库,无论是否清理完毕的,全部发往亚安的临时中转库,那里的仓库我已经租下。”

  “你和签的二级成本价,我给你一级批发价,钱已经打到财务帐上。”

  “收货清点后,帐实之间的差异会有人报给你,你凭数据平掉库存帐,至于差异数字,我默认客户退货清单。”

  慕城没有听他的任何解释,便直接将事情安排了下去。

  “大哥,我与已经签了合约。”慕允一颗半提着的心,慢慢的放下后,沉着的说道。

  “你做生意这么多年,没有毁过约吗?”慕城淡淡说道。

  “我没有毁约的理由。”慕允的声音也变得冷硬起来。

  “慕氏担心这批货流入竟争对手手里,竟争对手会从货品安全性上入手,在c&a退市之际,给c&a给慕氏以致命打击,这个理由够不够?”慕城直直的看着慕允,眸子里一片冷意。

  “大哥,这只是你……”

  “那边安言已经去谈了,仓库若你安排发货,我就自己安排了。”慕城失望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大哥,你不能这样做”慕允恼声低吼道。

  “你让我失望没关系,你不让自己失望就好。”慕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慕允,一字一句的说道:“慕允,我不得不告诉你,在慕家我是长子,你这董事长的位置就是我让的,这一点任凭你做再多努力也改变不了。”

  “我也不得不告诉你,以你的天份,想要剩过我和慕青,没有可能。”

  “最后我再告诉你,你想有所作为你想有自己的时代,都没错,但你走错了方向。”

  “所以慕允,你会知道,失去我的支持,你这个董事长和以前会有什么不同。”

  慕城看着他脸色灰白的样子,冷笑着转身往外走去站在慕氏的这片地上,他一点儿也没有变;他还是当年那个恃才傲物那个张狂嚣张的设计天才,慕城。

  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慕夫人?”顾止安有些奇怪,安言会在这个时候来拜访他。

  眼前这个风尘仆仆的女子,身上那种温婉中带着犀利的气质,给人自然的恬淡与安静的感觉,让人觉得极为舒服。只是她眼底的冷意和微微的烦燥,又让人不得不在心底责怪是谁打破了她的恬淡。

  “我是安言,c&a创始人之一。”安言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名片递给顾止安后,径直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利落又干练的样子,与她外表的温柔相去甚远。

  “安女士的来意?”顾止安的目光自她的名片上扫过后,便即知道她是为c&a的存货而来他们夫妻大老远的从法国赶回来,就是为了这批存货。

  什么原因让他们如此重视这批货?

  顾止安将整个项目进展中,这对夫妻的表现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还真看不出他们对这个品牌有任何的挽救行为却在最后处理尾货时,突然出现,又势在必得。

  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c&a的这批货。”安言没有任何的迂回,直接将一份合同和增值税发票推到了顾止安的面前:“我与慕城先生,以c&a创始人的身份,优先购得这批库存,这是合约,以及我们的付款凭证。”

  “我相信慕允董事长与合作的诚意。”顾止安轻瞥了一眼面前的文件,连细看都不需要,便即说道:“以慕先生和安女士的身份,做这样一份合同,似乎也并不是难事?”

  “没错,这份合同不过是让大家都有个台阶而已,我的意思是:这批货,我要了,而且是非要不可。”安言的眸光微微闪烁,讶异于顾止安反应之快,但也只是讶异而已,在对存货势在必得的姿态上,依然强势。

  “安女士这种做法倒让我看不懂了,是想用一份伪造的合同,让我放弃与慕氏总裁共同确认的合约吗?”顾止安不禁恼怒这个女人,也太过嚣张了些。

  “请顾先生注意您的措词,您理解您在质疑这份合同得来的渠道,但不能质疑合同的真实性。”一直站在安言身后的魏律师上前一步,谨声说道:“内容签字公章,我们不排斥您做专业鉴定。”

  “同时,合同签定的时间我们夫人付款的时间,全部优于的合约,法律上认可安女士的这份合约。如果顾先生有疑议,同样我们接受您的起诉。”

  顾止安看着安言,半晌之后,才慢慢说道:“看来慕先生安女士是有备而来。”

  “c&a下市这个品牌消失都算不得什么,但我不允许有人对这个品牌泼污水,这就是我的目的。我不寄希望于您能理解我的目的,但我仍然希望我的这个目的,不至于让顾先生的让步,太过于难受。”安言优雅的从桌上将合同及发票抽了回来,好整以暇的放回到公文包后,慢慢的站了起来:

  “无论如何,感谢顾先生在这批存货上所做的让步。也请顾先生转告您的委托人,我和我先生对c&a有很深厚的感情,我们不争是不想争,不是没有能力争。请他们见好就收点到为止,逼得我们出手的话,他也不见得就稳赢不输。”

  “再见。”

  安言转身快步往外走去,如她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预兆却又势不可挡。

  “顾先生,我们这份合同是真的。”

  魏律师朝顾止安微微欠了欠身体,带着一脸温润而精明的笑意,转身跟着安言快步离开……

  ...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趣读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0 慕城归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