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1 从未开始的结束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慕稀的难过

  C&A的货品,最后是毫无悬念的发到了夏晚的仓库。对于慕城与安言这种近乎打劫的做法,慕允没有办法,因为慕城虽然离开公司五年,公司里各关键岗位的人也由他重新安排,但对于C&A这么一个如日中天的品牌在他手上折下去,公司各方意见颇多,这时候慕城这个品牌创始人回来,对公司的影响几乎是说一不二的。

  当然,除了慕允的亲信外,但这些亲信又集中于公司的核心部门,对于仓储物流却是鞭长慕及;

  顾止安也没有办法,货在人家仓库里,他不能开着货车去抢。

  而慕城和安言这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抢了——看起来毫无风度,却被他们做得理所当然、气势张扬。

  *

  “大哥。”慕稀站在慕城的身边,看着他熟悉的容颜,心里不禁感慨。

  “我听夏晚说了,在这次的项目的,你长大了很多,恭喜你。”慕城伸手轻抚着她的头发,看着她柔声说道。

  “什么时候能和大哥一样?”慕稀看着他调皮的笑道。

  “结了婚就可以和大哥一样了,大哥的现在,都是安言调教出来的。”慕城笑着说道。

  “有没有搞错啊,在人家面前秀恩爱。”慕稀嘟着嘴,却将下巴搁在慕城的肩膀上,没有了少时在慕城面前的故作成熟,反而比少时多了撒娇的感觉。

  “27岁了吧,也该考虑了。除非你另有打算。”慕城低头看她,目光里带着宠爱与鼓励。

  “如果……我真的打算不嫁呢?”慕稀调皮的问道。

  “不嫁也没关系,只要你自己觉得好,也承受得住社会的压力,也不是为了某个人。”慕城扬了扬眉头,脸上并没有任何的不悦与担心。

  “嗯哼,当然要嫁的。要是你不结婚,我还考虑考虑不嫁,和你做一辈子互不嫁娶的好兄妹。现在麻,你和安言这么幸福,很刺激我的啦。”慕稀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好看的侧面,想起那少不更事时候的恋兄情怀,还是忍不住的笑。

  “那你告诉大哥,有目标了吗?”慕城的眸光微微闪了两下,试探着问道。

  “没有,你给我介绍好不好?”慕稀摇了摇头。

  “大哥还是希望你自己去找,不是所有的相亲都能如我和安言这般,最后能生出真正的爱情。”慕城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说道:“好了,别再赖在大哥身上了,和大哥一起去看看发货进度。”

  “大哥,你别怪二哥,他一个人撑着公司也很累,在你的光环下,有阴影也很正常,你说呢?”慕稀伸手挽着慕城的手臂,半正经半撒娇的说道。

  “是吗。”慕城看着慕稀微微的笑了笑,柔声说道:“你不想看到我们起争执?”

  “恩。”慕稀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慕城点了点头,似乎做下这个决定并不为难。

  “大哥……”慕稀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我回来,不是为了和他争什么,只是不愿意看到C&A在退市后还声誉受损。”慕城淡淡说道:“至于慕氏以后的命运,既然我当初选择了交给他,就不该再过问他要如何去经营——开始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手段,也未尝不是好事。”

  “大哥,斯安说,以对赌方式融资很危险,是这样吗?”慕稀担心的问道。

  “风险与机会并存,没有了C&A,他会将更多的心力和资源放在企业发展上,未尝不会有好的结果。”慕城侧头看了一眼慕稀,笑笑说道:“别担心你的嫁妆,大哥都给你备着呢。”

  “大哥,明明不是这样的麻。”慕稀娇嗔着打了慕城一拳,看着他温润无波的笑容,心里却隐隐的难受——他应该是很失望了吧,慕允对C&A出手的时候,他和安言都选择不救。

  是因为看穿了慕允的心思,愿意给他一个施展的机会;而慕允却要将C&A逼到绝路——虽然以这样强势的方式,当众给了慕允一个响亮的耳光,告诉他在慕氏、在服装界,慕城永远是个神话般的存在。

  但心底的失望,却让他连提都不愿意再提与慕允、与公司有关的事情。

  “小稀,大哥是个懒散的人,以后没有了C&A的牵挂,可能会很少回来了。你是个女孩子,虽然咱们慕家的女儿不比男孩儿差,但大哥还是希望你不要把自己弄得太累。”

  最后一车货发走,慕城看着往前飞速转动的车轮,嘴角微微往上弯起,似乎连最后的牵挂也已放下——人情也好、事业也罢、时间过后谁都不会还在原地。

  即便还在原地,他们之间也从未有过真正的兄弟感情——何苦这时候来做灰心失望之态,也不过是让了董事长这位置,心里还有种施恩的感觉,寄望于他的感恩罢了。

  其实是自己错了,让是自愿,何来恩惠一说?倒是自己太狭隘了。

  “我现在去安言家里,去晚了她又该发脾气了。”慕城抬腕看了看时间,对慕稀说道:“以后想大哥了,常去法国看大哥。”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再不来公司了吗?你以后都不回国了吗?”慕稀下意识的扯住他的衣袖,眼圈微微的泛红起来。

  “当然还会回来,只是不知道下一次的归期是何时了——或许是你结婚的时候。所以想看大哥、想看安安和果果,又不愿意去法国的话,就早些结婚。”慕城温暖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她有些冰凉的脸,温润的说道。

  “那我要定一次婚、结一次婚,你能回来两次吗?”慕稀将头依在他的肩头,亲密的挽着他的胳膊,陪着他往停车场走去。

  “当然,后面生孩子、孩子满月、生日,只要你想,我都回来。”慕城笑着说道。

  “那我是不是从现在开始就该努力了?”听着他温暖的笑语,慕稀也轻轻的笑了,只是在抬头看见夏晚与安言时,嘴角的笑容不禁凝结。

  “夏晚的心思太深沉,其实不太适合你。不过……是个不错的人,你若有信心也有耐心的话,他也算是一个说得过去的选择。”慕城感觉到她身体突来的紧绷,抬头看了一眼正与安言说话的夏晚后,轻声说道。

  “一个说得过去的选择,这话听着多勉强,我才不要呢。我要找一个让大哥觉得特别棒的男人。”慕稀皱了皱鼻子,嘴角的笑意重新展开,却带着淡淡的凉意。

  “丫头,太挑剔可不是好事。”慕城大笑,快步往前走去。

  *

  “怎么不带两个小家伙过来?”夏晚看着安言问道。

  “我怕他们看到妈妈凶悍的样子。”安言笑着说道。

  “说得自己好象很温柔一样。”夏晚摇了摇头,转身看着慕城和慕稀走来的方向,微微笑着说道:“这次回来呆多久?”

  “半个月,慕城可能会长些,这些收尾的事情必须得处理。”安言朝慕稀微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这些货,你们是什么打算?回法国注册新公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全部销毁,是不是会舍不得?”夏晚低头看她。

  “销毁?”安言微微愣了愣,轻扯了下嘴角淡淡说道:“如果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舍不得也要舍。”

  “恩,或许还会有别的处理方式,总之以货品安全、品牌无损为处理原则。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交给慕城处理吧。”夏晚点了点头,对走近的慕城说道:“我行里还有事,今天就不和你们一起过去了。”

  “明天吧,明天安齐也回家。阿姨明天不来。”安言笑着说道。

  “就你知道。”夏晚瞪了她一眼,走到车边帮她拉开车门,看着她上车后,对慕城说道:“货就先放在那边,你办完注销手续后再处理。”

  “细节我们见面再聊。”慕城看着他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或许会比原计划离开的时间更早。”

  “你安排吧。”夏晚点了点头,伸手与他重重一握后,往后退了一步,在看着他们夫妻驱车离开后,对一直沉默的慕稀说道:“回公司还是?”

  “回公司,顺路吗?我大哥载我过来的,没开车。”慕稀笑笑说道。

  “我送你。”夏晚指了指停车的方向后,与慕稀并肩走过去。

  “没想到事情最终是这样解决。”慕稀低低的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

  “只要能解决,过程并不重要、手段也不重要。”走到车边,夏晚帮慕稀拉开车门,看着她上车后,绕身回到驾驶室里,边发动车子边说道。

  “并不是你说的这样。”慕稀摇了摇头:“过程很重要,因为这过程可以让人的本性无所遁形;手段也很重要,这些手段让人不敢再单纯。”

  “有道理,领悟很深呢。”夏晚微微笑了笑。

  “大哥一直是谦谦君子,这次发怒倒把二哥给震住了;安言在我的印象里,做事讲原则、有底限,现在也懂得利用规则漏洞来达到目的了。似乎每个人都变了、或者说在成长。要想守住最初的单纯,真是很难。”慕稀转眸看向窗外,微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想得太多了。”夏晚的轻瞥了她一眼,声音变得冷淡起来:“慕城若没有一点儿手段,当年不可能从慕青和方稚的手里拿回慕氏;安言是从职场最底层走过来的,职场所有的黑暗与潜规则她都见识过。她从来都不单纯,也从来都把持着做人的底限来应对而已。”

  “我没有批评的意思,只是感慨这个现实,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慕稀回过头来看着他,灰暗的眸色里不禁染上一层薄怒。

  “别说她了吧,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的艰难与坚持,你不会懂。”夏晚淡淡说道。

  “那到是,想来我大哥也没有你懂了。”慕稀轻讽着说道。

  “他若懂她,当年的许多事情,都不会发生。”夏晚冷冷说道。

  “你是在替她抱不平?那你……”

  “够了,慕稀,别说那些让你自己失了风度的话。”夏晚低吼一声,沉然说道:“确实,曾经我并不认为慕城会是她的未来,但慕城做到了让她幸福,这就够了。”

  “我当然心疼她在婚后所经历的痛,但我更高兴她在这些痛苦里成熟起来,才有了现在一家四口不受外界干扰的幸福。作慕城的妹妹,你该感谢安言为这段婚姻、为你哥哥所付出的一切。”

  “我……”慕稀看着夏晚,突然间有种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在他的心里,竟是这么心疼曾经的安言。

  也所以,他才不会、不忍、不敢安言现在的生活,有一丝丝的纷扰吧。

  “夏晚,对不起,我突然有点事不回公司了,你在这里把我放下吧。”慕稀边解开安全袋边说道。

  “你有事一会儿自己过来,现在我送你到公司。”夏晚沉眸看了一眼面色不好的她,声音也放缓了下来:“我刚才的话若有什么让你不舒服的,我道歉。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轮不到别人来评价,更加轮不到别人来参与。”

  “但也请你理解我对安言的维护,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我心疼她、呵护她的感情,和慕城对你一样。”

  “你不需要我理解。我也不需要去理解你。”慕稀沉着脸说道:“夏晚你停车,我现在要下车。”

  “慕稀——”

  “我说停车,你没听见吗?”慕稀坐直身体瞪着他。

  “知道了。”夏晚低低叹了口气,看了看后视镜后,将车子靠边停下,看着她下了车走进旁边的商场后,才又重新发动车子。

  对于慕稀的脾气他有些无奈,她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他却不想听到别人对安言的误解——爱情也好、亲情也罢,她是他护着长大的女孩,无论她长多大、无论她是为人妻还是为人母,他对她的维护,不可能减少半分。

  即便在慕城面前,也是如此;他有自己的分寸、也有自己的坚持。

  这辈子要坚持的事情不多,除了父母,就是安言了吧,当然,还有事业。

  夏晚下意识的看向后视镜,那里早没有慕稀的身影,心里似乎若有所失,却又沉然淡漠……

  *

  一个月后,存放于中转库的存货,由慕氏、亚安联名捐赠给了西部地区,既没有拿出来推广销售,给‘稀世+’造成压力,又提升了慕氏和亚安的社会声誉,让C&A的品牌在中国完美落幕。

  “大哥就是大哥,这件事情处理得漂亮。”慕稀开心的说道。

  “这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方式了。”慕城看着慕稀说道:“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怪大哥。”

  “接下来?”慕稀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试探着问道:“是亚安撤资的事吗?”

  “是,在我回法国前,C&A要注销掉;注销的一个必须手续,就是这个品牌所有的债权关系都必须清理完。”慕城点了点头。

  “大哥,公司现在的资金情况你是知道的,虽然有的资金支撑,但的主要资金只用于‘稀世’的运作,这方面的财务也是把控很严的,不可能如从前亚安一样,只要季度的数字对得上,就OK。”

  “上个月争取来的1亿3千万,全部用于C&A的退货处理、稀世的新店开业。所以亚安在这时候全部撤出去,公司的老品牌、公司的后台,一个月后就得全部瘫痪。”

  “大哥,不能缓缓吗?分批撤资?”慕稀咬着下唇,看着慕城小声说道:“大哥,你这是要给二哥一个教训吗?”

  “当然不是。”慕城淡淡笑了笑,对她说道:“第一,C&A的品牌注销,必须在产品捐赠的一个月内完成,否则这批货还是会有被人利用的风险——而且是在贫困区域,若出了事,比一般消费者投诉更严重。慕氏和亚安就会全部跨掉。”

  “第二,C&A已经全面下市,亚安银行作为占股60%的投资方,必须对在慕氏所有的资金进行全面清算——银行不是慈善机构,夏晚没有道理、也没有权利让资金留在慕氏。”

  “小稀,我知道你一心维护公司;但你要学会从事情的各个方面去考虑问题——于你来说,想要得到想要的资源,就要考虑到能给你资源人的处境,你让别人为难了,别人怎么帮你?”

  “于我来说,C&A和亚安的危机处理已无退路,而慕氏则还有办法可想,所以先危急、后重要,这是在做决定时候的考虑要素。”

  “是,大哥我明白了,是我想得太天真,以为货捐出去了就安全了。那些一直想要C&A消失的人,就算无法从市场上买到货,也能从捐赠渠道拿到货。”慕稀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甚至是尴尬——大哥是给她面子,没有说她自私,只考虑到自己的需求,而不考虑别人的死活。

  怪自己考虑事情不够周到。

  “你还小,想不到这些也很正常,以后在考虑事情的时候,多给自己一些时间,越从容就能越理智。”慕城点了点头,在看着慕稀离开后,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放了下来——解决慕氏的资金危机不是完全没办法,只是他们显然都习惯用了现成的资源,还视为理所当然。

  怎么可能理所当然!

  当年慕氏巍巍可岌之时,夏晚出手,仍拿了60%的股份;现在有了的插手在前、又有慕允的悔约在后,他若出手,又要拿多少利走?

  只是,这些都与自己无关了——自已种下了因,就得自己去尝这个果,否则没有资源整合的意识与能力,帮了他这一次,慕氏也未见得守得住。

  想到这里,慕城淡淡的笑了。

  只是不知,在不久的以后,他若知道这个决定的代价,是让疼爱的小妹以婚姻换资源,他是否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第二节:三个人的重遇

  亚安全面撤资、C&A顺利注销、捐赠的货品在政府仓库多呆了一周后,顺利分发到当地需要的居民手里。

  慕城离开、亚安全面撤资、慕氏资金链吃紧。在这种情况下,慕氏不得不收缩客户铺货政策,同时将年度采购分为一年四季的采购,虽然价格因此上浮了5个点,却也暂时缓解了资金的压力,让所有人都得以喘口气。

  顾止安对慕氏的政策,在亚安的资金全部撤走后,便进入有节奏的收放状态,也有意识的利用‘稀世’的市场表现来插手控制稀世的市场策略。而慕氏由于资金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所以在市场策略上并不能强势的坚持。以至于公司慢慢控制了慕氏整体的营运节奏。

  夏晚在太古之后找到一个新的合作项目,全身心的投入到新的案子里,与慕氏已经没有交集、与慕稀的联络也越见少了。

  “行长,自C&A捐货后,我们的股票保持着稳定上涨的态势,因此Mike认为中国的经济形式与亚安中国的发展都很稳定,所以要求您务必在年前安排一次出差,总部的经济形势已经不容乐观。”喻敏将一份文件递给他。

  “直接发公函了?”夏晚看着Mike亲笔签名的公函,不禁失笑——这家伙,事先连个电话都不打。

  “Mike的秘书和我说,他担心您在中国待得太舒服,不愿意过去,所以就不给你拒绝的机会了。”喻敏笑着说道。

  “倒是了解我。”夏晚笑着摇了摇头,在公函上签上名字后递回给喻敏:“帮我回复他,我比年度述职的时间早半个月过去。”

  “这就意味着,在年前半个月的时间,‘华安建筑’的案子,我们必须谈下了来。”喻敏接过公函放回到文件夹。

  “这个案子又和碰上了?”提起手中的新项目,夏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是啊,实际上投行很少去投建筑业,因为风险太大,若是烂尾工程,那真是哭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若是成熟地产,到时候把房子抵给投行,他们又哪里处理去?”

  “只不过这‘华安’有些特殊,一来他们的信贷记录相当的好;二来,自三年前开始,‘华安’便开始承建周边小国的一些政府工程,到如今已经从政府工程发展到民居建筑,算是第一个走出国门的建筑业。”喻敏看着夏晚说道——话中的意思很明显:这次看中的不是利,而是背后另有委托人。

  华安的发展,已经妨碍了某国某建筑老大的利益。

  “恩,这个案子我亲自来跟,你去查一下,近三年意向周边国家发展建筑的国家和公司有哪些。”夏晚点了点头。

  “顾止安接这种案子,向来不愿意被委托方干涉运作方式,所以我们面对的对手其实只是顾止安。”喻敏疑惑的看着夏晚。

  “若这个案子是代表国家委托的,他便没有自主权。去查吧,资料不怕多,越详细越好。”夏晚淡淡说道。

  “好的。”喻敏点了点头,记下夏晚的要求后正准备离开,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转身看着夏晚说道:

  “行长,慕氏的蔡总监这周已经是第三次过来了。”

  “你的意见?”夏晚头都没抬,边处理着电脑里的文件边问道。

  “我知道了。”喻敏点了点头,径直转身离开。

  在喻敏走后,夏晚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便又重新回到电脑中去,打开谷哥地图和最近的国际级新闻,在脑袋搜索着与此有关的信息。

  *

  “小晚,今天晚上回家吗?”夏晚正忙着,夏妈妈便打了电话过来。

  “不回来,什么事?”夏晚边打,边接着妈妈的电话。

  “快过年了,你还忙呢?”夏妈妈热情的问道。

  “妈,你有话就直说,我还没下班。”夏晚伸手揉了揉额头,无奈中带着包容的说道。

  “我想约小稀陪我一起采购年货,你能不能帮我约一下?”夏妈妈干咳了一声之后才慢慢说道。

  “妈,我和小稀不可能,你别让她误会了。”夏晚拿着电话站了起来,边说边走以窗边,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心里却没有一丝开阔之感。

  “完全没可能吗?你一丁点儿也不考虑?人家姑娘……”

  “你主要不是说这事的吧!”夏晚直接问道。

  “好吧,老妈我想做什么也瞒不过你。既然你和慕家小姐没有那个意思,你这年龄也不能再耽误了,金融学院的王阿姨给我介绍了个女孩子,我看了照顾,女孩子长得挺甜的,也是学金融的,和你将来也有共同语言,你看安排个时间去见见?”夏妈妈耐心的征求夏晚的意见,不过听那语气,对女孩子的印象想来是不错。

  “年后吧,这阵子在忙一个项目,年前还要去美国一趟,没有时间。”夏晚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热情的老妈。

  “就半天时间、不,就两个小时抽不出来?”夏妈妈刚才还温柔可亲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你必须安排出时间来,我已经答应了人家,你不能让我失信。”

  “妈——”夏晚不禁一阵头痛。

  “你不见的话,我就自己去约小稀了,我看你是对人家有意思,又不好意思说。”夏妈妈轻哼一声,甩出一招杀手锏,大有此二必选其一的意思。

  “你定吧,定好了给我电话。”慕稀?怎么可能,他给不起她要的爱情,她也不可能接受他的曾那样的呵护疼爱过另一个女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快去忙你的项目吧,等我的通知就行。”达到目的后的夏妈妈,果然利落的挂了电话,不再继续骚扰他。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忙音,夏晚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片刻之后,看了看已被挂掉的电话,便抬步往外走去——

  “慕氏的蔡总监走了吗?”夏晚看着将头埋在资料堆里的喻敏,低声问道。

  “刚进电梯,行长有事?”喻敏边从资料堆里抬起头,边问道。

  “让他回来,我在办公室等他。然后你将他带过来的资料,做个简报送进来。”夏晚面无表情的交待完之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留下一脸莫明的喻敏——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夏大行长被人家三次拜访的行为给打动了?

  喻敏拿起电话,边拨边响着,在听到那边蔡部长略显激动的声音后,便快速说道:“蔡总监你好,我是夏行长助理喻敏。夏行长提前结束了一个会议,您若方便,请现在过来一趟。”

  “好的,他现在有四十分钟的空档,您不用太赶。”

  喻敏挂了电话后,将手边的资料全扫到旁边的矮桌上,从存档资料篓里拿出蔡总监送过来的资料,快速的整理起来。

  *

  十分钟后,夏晚办公室。

  “报表上的这些物资,不具备质押资格。”夏晚在看过老蔡的企业贷款资产报告后,合上资料看着他说道。

  “应该是不具备长期质押资格,但是具备短期质押资格。另外,我们有一项版型专利,可以做为长期质押。”老蔡从公文包里拿出两份文件递给夏晚。

  “如果慕氏只需要短期资金的话,这一项我可以批给你,你拿着这份贷款计划书和质押物权物所有证去喻敏那里,她会安排做放贷评估。”

  “至于版型专利,我要来做什么?你倒是可以拿去民间当铺试试。”夏晚接过文件,快速的看了一眼后,便交回给他手里,语气淡然而冷漠。

  “这个……”老蔡不禁一脸的尴尬,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慕氏就你一个人在跑贷款?”夏晚突然问道。

  “总裁在筹划建一个P2P的金融平台,希望借此建立长期的资金池,一来解决公司现阶段的资金问题、二来在长期发展上可以不用再受制于人。”对于公司的这一动向,老蔡如实说道。

  “是个好想法,只是他现在已经受制于人了,这个想法可能就不那么容易实现了。”夏晚淡淡说道:“慕稀呢?”

  “四小姐在忙明年秋冬款的筹备,这段时间一直在出差。”老蔡看着夏晚,目光不禁微微闪了闪。

  “那就这样吧,短期贷款的事情,你直接找喻敏就可以了。”夏晚点了点头,起身示意老蔡可以离开了。

  “夏行长不需要在文件上签个意见吗?”老蔡试探着问道——这个夏行长,是不是能看在四小姐的面子上,让个这短期略长呢?或者让贷出额略大呢?

  “短期贷款,原本由资金部处理,我让喻敏接,已经看在曾经六年合作的面子上——当然,你们慕总应该是不需要我给这个面子的,否则也不会对C&A下此狠手,让我不得不临时找两个项目,才能补上中国分行全年的业绩差额。”夏晚淡淡说道:

  “还好我的员工行动快,否则现在蔡部长过来亚安,要找的行长恐怕已经不是我夏晚了。”

  “哪里、哪里……”老蔡低声应着,脸上却是一片尴尬。

  “也就和你说说,在商言商,你们需要资金、我需要项目,合作的事情,该怎么谈还怎么谈,喻敏知道我做事的风格,不会故意压低放贷额、也会有决抬高利率的,你可以放心。”夏晚斜眸看了他一眼,轻扯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那是,谢谢夏行长的理解。”老蔡讪讪的笑着,走出夏晚的办公室后,只听夏晚向喻敏简单交待了两句,说按正常程序审理慕氏的贷款案子,便离开了,也不见有任何暗示,心里不禁暗暗失望。

  只是不知道,他在知道喻敏给他做了超过正常利息3个点的高息贷款合同的,他会不会吐血。

  *

  下班之后,又已是华灯初上,圣诞刚过,街上还有着节日的余温,到处一片喜庆热闹的布置,加上天空飘着不大不小的雪花,让人不自觉的添上几分节日的喜气——即便夏晚现在的心里,那种空洞而淡漠的情绪,连他自己都有些莫明所以。

  车在慕氏大楼的门口缓缓停下,抱着文件夹的慕稀与顾止安正一起从大楼里走出来。

  慕稀微微愣了愣,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倒是顾止安在看见夏晚按下车窗后,加快了步子:“夏行长这么晚才下班,真是辛苦。”

  “顾先生也一样,这么晚还在客户处,想来也不轻松。”夏晚推开车门,与顾止安礼节性的握了握手后,看着还站在原处的慕稀说道:“最近很忙?”

  “是啊,明年春夏的样刚送到各工厂,明年秋冬的设计规划也该要出来了。”慕稀微微一笑,快步走了过来:“听老蔡说,夏行长不计前嫌,给慕氏批了笔款子,我还想着什么时候登门道谢呢,只是最近在J市呆着的时间有限,夏行长不要见怪才好。”

  “没有C&A的合作,态度果然就不一样了。”夏晚轻扯了下嘴角,淡淡说道:“我年前会去美国一趟,大约要呆半个月以上,特意和你说一声。贷款的事直接找喻敏,她知道该怎么处理。”

  “……好,谢谢。”慕稀的心不禁微微一堵,但在看着他淡然的面容与目光时,整个人便又恢复到刚才的疏离模样。

  “恩,你们聊,我先走了。”夏晚点了点头,转身拉开车门,矮身坐了进去。

  “夏行长是不是打算从‘华安’的案子开始,但凡接触的项目,亚安都要参与进来呢?”顾止安突然说道。

  “凑巧遇上了,凑巧又发现‘华安’确实是我必须做的案子。亚安与投资的方向原本不同,所以顾先生若不想遇上亚安,以后在做类似项目的时候,速度还是要快些才好。”夏晚轻挑了下眉梢,冷冷说道。

  “谢谢夏行长的提示,不过,我相信大家既然都在中国、都在J市做项目,遇到的机率,应该会越来越大。”顾止安意有所指的说道。

  “既然顾先生不打算加速、我也没打算回避,想来我们未来的职业生涯都会非常精彩。”夏晚笑了笑,算是接下了顾止安的挑战。

  “我想也是,我甚至开始有些期待了。”顾止安淡淡说道。

  “再见。”夏晚轻瞟了他身旁的慕稀一眼,按上车窗后,将两人不同的目光隔阻在窗外。

  *

  “能够重新拿到亚安银行的贷款可不是见容易的事。”看着夏晚的车子从容驶离,顾止安回头看向慕稀,微笑着说道。

  “夏晚做事,从不带私人感情;慕氏在C&A上的失信,还不会让他改变投资原则——该做的项目他依然会做、该赚的利息他依然要赚。”慕稀同样从夏晚的车上收回目光,看着顾止安略带探究的目光,淡淡的说道:“他是夏晚,一个成熟、且成功的投资人。”

  “没错,慕小姐能够掌握他这个特性,同样是个成熟的、且成功的商人。”顾止安哈哈一笑,向慕稀做了个请的手势:“下雪了,我送慕小姐吧。”

  “谢谢,不用。”慕稀轻轻晗首,转身往自己的车位走去。

  “与慕氏的合作时间,会比曾经的亚安更长。”顾止安淡淡说道。

  “我相信,也感谢,但……”慕稀转过身来,看着顾止安认真的说道:“第一,我与夏晚的相识,并非源于两家公司的合作;第二,他是夏晚,你是顾止安。”<!--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1 从未开始的结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