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2 各自的决定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节:决定去旅游

  看着慕稀挺直而骄傲的背影,顾止安的眉头不禁轻轻挑了挑——果真是个大小姐,脾气够大、够直接、也够不给人面子。

  不过,似乎也很可爱?和姐姐的忧郁温暖不同、和同事的干练犀利不同、和法国女人的热情直接也不同。

  或许,做设计的人都是如此?有些天马行空、有些俏皮天真、有些率真直接,甚至在她举手投足的优雅里,也带着让人欣赏的粗暴。

  “雪慢慢大了,还不走?”慕稀将车滑到顾止安身边后停了下来,按下车窗提醒他。

  “我在想,我的车今天会不会在雪地里也出点儿故障?”顾止安笑笑说道。

  “没看出来,顾先生还懂幽默。那您检查好了再上路吧。”慕稀脸色微沉,按上车窗后轻点油门,车子从容而优雅的自他身边慢慢滑过——就似她的人一样,优雅里带着高高在上的傲气。

  顾止安耸了耸肩,回身走到自己的车位,将公文包放进车里后,还真是将车一丝不苟的检查了一遍才上路——姐姐说他的强迫症状不算轻,好在不影响生活,只是不知道以后的老婆受不受得了。

  想到这里,顾止安原本放松的面部表情不由得又紧绷了起来——老婆?不知道会是多遥远的事情。只是年前的两场相亲不能逃,不知道这相亲的女孩愿不愿意陪他演戏到父亲离开的时候?

  其实也不打紧,这世上还少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

  *

  “爸,下雪了,你今天没出门吧?”

  “恩,我刚刚忙完,今天不能回来。”

  “我没问题,听说女孩子还没约好。”

  “我知道,您放心,我完全配合。”

  “爸,你知道的,我对这个没概念也没兴趣,姐和您看中就行了,我都行。”

  “你们开心我就开心,除了你们,我最重要的事情是工作。”

  “我开车了,明天回家再聊。”

  挂了父亲的电话,顾止安的情绪没来由的轻松起来——一直视相亲为一件很可笑的事情,现在想来,却是一个找结婚对像最高效、最具性价比的途径。

  那些将大好时光都花在恋爱婚姻上的人,想来一辈子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

  这场不大不小,却连绵不绝的雪,一连下了一整周。一周之后,好不容易的大晴天,即便空气仍然是冷的,也让人的精神不禁为之一震。

  “行长,我与‘华安’郑总的见面约在S国的国际机场。”喻敏将电子登机牌打印出来、连同机票、夏晚的身份证,一起放在亚安定制的票夹里递给夏晚,里面同时放着的,还有‘华安’郑总的个人资料、见面地点信息。

  与‘华安’要谈的文件,则放在另一个加了锁的文件夹里,夏晚随身带着;另一个超大的行李箱,则是过去后要换洗的衣服——零下1度与零上30度的气温差,喻敏给他准备了一个行李箱中最大号的。

  “我怎么有种做间谍的感觉?”喻敏将密码箱交到他手里,笑着说道。

  “也差不多。”夏晚微微笑了笑,接过密码箱后,同时接过了她递过来的超大行李箱:“这段时间你辛苦一些,多花些时间关注太古的业绩。”

  “好的,慕氏的抵押物评估报告出来了,可贷的金额不大;这种小额放贷若利息再往上提的话,很少人会贷。”喻敏跟在他身边,边往外走边说道。

  “你自己把握,亚安不缺他一个客户。”夏晚淡淡说道。

  “我明白了。”喻敏点了点头。

  *

  慕氏,慕允办公室。

  老拿着喻敏做好的贷款审批书递给慕允:“比一般贷款利息要高3个点。”

  “他想趁火打劫?”慕允恼怒的说道。

  “银行对于信贷声誉不好的客户,再次贷款时,一方面评估条件会增加;另一方面利息也会有1—5个点的不同上浮。”老蔡心里在吐血,表面上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事实如此、而不要这份短期贷款,亚安不会损失什么,而慕氏却还牵扯着对赌协议的业绩约束。

  再黑心的条件,他也不能拒绝!

  慕允抬眼看着老蔡,半晌之后才说道:“签了吧。”

  “好,我这就去办。”老蔡起身接过文件。

  “帮我约夏行长见一面,无论如何,他肯在这种时候不计前嫌,还是该感谢。”慕允暗自吐了口气,将心里的火慢慢抹平的,看着老蔡一字一句的说道:“而且,从这份贷款协议开始,慕氏与亚安正式开启第二轮合作。”

  “慕总的意思是?”老蔡沉眸看着他。

  “既然夏晚能做到在商言商,那么亚安当然是一条好的融资渠道,比我们再去打通其它银行,还是要容易得多。所以与亚安的客情联络,你注意着不要断了——该拜访的时候要去拜访、对亚安内部有什么要了解的,可以问慕稀,她都清楚。”慕允沉声说道。

  “好的。”老蔡的眸光微微闪了闪,沉然应了下来。

  *

  “喻助理,贷款合同我这边已经做好了,这就给您送过来。”

  “还是要感谢夏行长,一会儿我过来方便当面感谢他吗?”

  “出差?喻助理,不会这么巧吧,我只是说句谢谢,不会耽误夏行长太多时间。”

  “是吗?我先送合同过来,夏行长这边,我改天再拜访。”

  “好,稍后见。”

  *

  “蔡部长,亚安给放款了吗?条件如何?”过财务部办事的慕稀见老蔡放下电话,这才走了过去。

  “这是合同,四小姐看看。一切按规则评估,贷款利息方面,已经将我们视作信贷不良客户了。”老蔡将刚装好的合同拿出来递给慕稀,苦笑着说道。

  “哦?”慕稀微微愣了愣,接过合同慢慢翻看着,沉静的面容,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慕总希望与亚安重新建立长期信贷关系,我刚才给喻助理打电话,希望约见夏行长,结果被告知夏行长出差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电话里也不好细问。”老蔡看着慕稀小声说道。

  “恩,应该是真的吧。”慕稀慢慢合上合同,递回给老蔡:“虽然放贷的条件苛刻了些,好歹还是给批了。没必要再避着你不见。”

  “我看夏行长不习惯应酬,和国内那些行长不同,慕总要求与夏行长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我还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不知道小傅以前是怎么做的。”老蔡接过合同,看着慕稀意有所指的问道。

  “不知道就慢慢摸索,总有知道的时候。”慕稀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

  “这两个人是吵架了?自从C&A的合作完结后,四小姐和夏行长很少来往了呀。”老蔡边拎起包往外走,边想着,看着慕稀的背影,突然感觉一个人的她,少了些鲜动的活力;而在夏晚面前时,即便是不说话、即便是生气,也会多几分女子的灵动与俏丽。

  “要是一直合作下去,说不定两个人还成了;弄成现在这样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不过,那个夏行长为人太过历害,四小姐也不一定喜欢那种会算计的男人。”

  老蔡摇了摇头,掐着时间往亚安银行赶去。

  *

  回到办公室的慕稀不知为何,情绪一下子就低落起来。

  原来,这就是在商言商——无论关系曾经走到哪一步,在合作上依然是寸步不让,开出最苛刻的条件。

  或者,他在事业上之所以能够如此成功,皆得益于他在工作中六亲不认的个性;也或者,他要认的那个亲里,并没有自己——当年出手于慕氏,虽然拿走了60%的股份,但在合作进度与资金到位的规则上,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自己在总部地位、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在合同还没完全签下来的时候,便将第一笔资金打了过去。

  能让他破例的人,自始至终就只有她一个了吧。

  这么多年过去,或许他的心变得更冷、更硬了吧;而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再让他的心重新变得柔软——自己纵然不同,却也成不了那个能让他破例、能让他柔软的女人。

  “嗨,慕稀,早就知道的结局,何苦还要难过。”慕稀抓起车钥匙快步往外走去。

  “**旅行社吗?”

  “是,你们最快出发的团是什么时候?”

  “法国不去,土耳其、非洲、尼泊尔那边的团有吗。”

  “不怕,帮我订一张吧。”

  “OK,确认信息后,我打款过来。合同传到我邮箱里。”

  “谢谢,再见。”

  或者,一趟旅行之后,一切都会不同——爱情是那么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早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运气,又何苦在自已的小情绪里苦苦挣扎。

  说好彼此陪伴,却在他面前因安言而失了风度——慕稀,你们的关系,或许应该有所改变了。

  第二节:顾止安相亲

  “去旅游了?那等她回来再说吧。”

  “另一个?也行,你安排吧。”

  顾止安接到姐姐的电话,安排好的相亲对像,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去旅游了。姐姐的朋友倒是热心,还没等她拒绝,便安排了两个候补——现在需要相亲的人这么多吗?

  顾止安不禁皱眉。

  *

  “我是做投资行业的,工作会很忙,会经常出差各地飞来飞去,一年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国外、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飞机上,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大约会在加班中度过。以作我的太太的话,会很辛苦,也会很寂寞。”顾止安看着对面的女孩,大约30岁的年纪,从穿衣打扮气质上来看,应该是企业的高级白领;五官样貌气质都还不错,看来也是被工作耽误了的。

  “我听说过投行,工作量特别大,这个我能理解。”女子点了点头,世故的说道:“我有自己的工作,个性独立,也不是需要人照顾的那种。”

  “这样很好,王小姐还有什么想问的?”顾止安点了点头。

  “顾先生难道不该把自己的个性爱好、生活习惯、收入财产、家庭情况做一个详细的介绍吗?我不缺钱、也不需要靠你养,但最起码,你和你的家人不能成为我的负担。”女子轻蹙起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

  “不好意思,是我没注意。”顾止安的脸色微微一变,只是想到出门前姐姐特意交待的:相亲不比谈项目,要保持微笑保持风度。当即便又忍了下来,礼貌的说道:“顾止安,32岁,除了工作没有业余爱好、习惯独居、年收入500万,家里有父亲和姐姐。我和我的家人不需要你养、婚后所有的支出可以由我来出,或者你提出更好的方案我没问题。在J市房产1处,是今年新买的房子,刚刚装修完。”

  “王小姐还想了解什么,或者你列个清单,我对照着回答?”顾止安沉眸看着对面的女子,态度看起来倒诚恳,只是生硬得让人感觉不到温度。

  “‘佳安’别墅区?”女子的声音有些尖锐。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顾止安的眸色微暗,不耐的情绪已经很明显了。

  “倒没什么问题,只是奇怪顾先生年收入过500万,会买那种经济适用型的别墅,有点儿意外。不过也没关系,你们做投资的人最爱算计性价比,想来您也是有过周全考虑的。”王小姐先是把别墅给鄙视了一番,显示出自己的好品味和好见识;然后又微笑着表示理解,让自己看起来有些善解人意的味道。

  “是吗?原来现在的白领比老板的味口要大得多。”顾止安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不是因为这女人否定了慕稀的推荐,而是因为这月收入不超过2万的白领,却装得金主似的,这样的虚荣心,让他觉得实在不喜。

  “顾先生……”王小姐微微一愣,不知道哪句话得罪了他。

  “今天先到这里吧,我赶回公司还有个会。”顾止安抬腕看了看时间,放了500块在桌上后,起身径直离开,一点儿面子都没给那自认为眼界一流的王小姐留。

  *

  “不行?我看年纪也大了些,等会儿这个,只有23岁。”看着弟弟大步走出来,顾止念下意识的往里看了看后,快步跟了上去。

  “姐,要不你直接决定得了,这样的时间我真的浪费不起。”顾止安皱着眉头说道。

  “好歹三个见完,再挑一个,是结婚还是演戏,你说了算,姐不逼你。”顾止念扯了扯他的衣袖,温言软语的说道。

  “姐,我可只见这三个,最后结果由你定。”顾止安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行,现在过去下一站。”顾止念连连点头——要找个愿意演戏的其实也不难,可若不是父亲的身体,顾止安绝不会同意相亲。

  所以她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说不定还真有那个运气,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孩呢。

  *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似乎连23岁都没有,圆圆的脸上嵌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起来单纯又可爱。

  “看什么呢?”顾止安见坐下许久后,她还转动着眼珠东张西望的,不禁有些不耐了。

  “看我妈妈有没有跟着呀。”女孩子这才回过头来看向顾止安:“顾止安是吧,我看您长这么帅、气质又好,听介绍人说,赚钱也很多,一定很多女孩子喜欢吧?”

  “我……”

  “您看,我第一眼就喜欢上您了。可是您知道的喜欢不代表爱情、也不代表就可以结婚对吧?”

  “对。”顾止安的眉头不由得一扬。

  “您也同意我的观点?那太好了,接下来我们就比较好谈了。”女孩子一改刚才的癫狂模样,一本正经起来。

  “你说。”顾止安点头。

  “我今年23岁,我觉得我还有大好的时光要独自去走过,还没打算现在就被一段婚姻绑住,但我妈怕我嫁不出去,非逼着我来相亲。”

  “我知道你这样的成功人士,也看不上我这种无知女生了,所以我拜托先生你能不能和介绍人说一下:我今天表现很好、也很有诚心、也很稳重、但是年龄太小了,不适合当老婆。”

  女孩子一口气说完后,满脸期待的看着顾止安。

  “就这?”顾止安的嘴角不禁噙起隐隐的笑意。

  “恩,你有什么条件,我也可以配合的。”女孩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没有条件,也可以如你所愿的和介绍人说。”顾止安淡淡说道,只是语气里不复原本的冷硬与淡漠。

  “谢谢顾先生,这顿我请了。”女孩子迅速站起来,朝着顾止安就鞠了个90度的躬。

  “不用,你先走吧,我来买单。”顾止安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女孩子还想说什么,顾止安的电话响起来,她这才离开,临到咖啡吧门口,还转头朝着正在接电话的顾止安用力的挥了挥手。

  *

  “夏晚去了S国?”顾止安收起脸上的微笑,眉头一下子紧皱了起来。

  “帮我查‘华安’郑总的行程,还有项目部王总、总经理助理黎华的行程。”

  “查到后马上告诉我,我现在回公司。”

  顾止安放下电话,招来服务员买单后,快速往外走去。

  “止安。”顾止念从旁边跑过来。

  “两个相比这个好一些,不是还有一个没见吗?见过之后我再给你意见。”

  “好。”

  “公司有急事,我需要回去处理一下,今天晚上不回家了,你帮我跟爸说一声。”

  “好。”

  “我不送你,你打车回去,路上小心。”

  没等顾止念答话,顾止安已经发动车子,快速的往公司方向开去。

  “什么事这么急,还好这个已经见完了。”顾止念跺了跺脚,立即拿起电话给介绍人打了过去:“李姐,不好意思,我弟弟他临时有事要赶回公司,和小爱见面有些匆忙。”

  “是的是的,两个人肯定也没有谈得太深入,他走得太急了。你问问小爱的意思,抽个时间再见一面。”

  “这样吧,小爱如果同意,我替我弟弟做主,就安排在半个月后。那时候他也该忙完了。”

  “好的好的,真是不好意思。你上次不是说妇科有些不舒服吗,改天到医院来我给你看看。”

  “好好,具体时间定下来,你给你电话。”

  顾止念聪明的没有给正面回复——若是第三个顾止安也满意呢?那还可以有改变的余地;而且安排在那个女孩旅游回来的时候,正好可以比较比较就定下来,也让顾止安没有借口再拖着。

  “唉,老弟,你和老爸真是要让我操碎了心。”顾止念叹了口气,伸手拦了计程车后,直接回了医院。

  第三节:华安的项目之争

  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郑总上周去了S国,参与当地的一个安居房建筑的招标,黎助理也在一起。”

  “项目王总在国内,在办理国际项目资质的审批,这次是民建项目,之前的资质需要重新审核。”

  “华安董事会表示,这次如果中标,他们会考虑单个项目融资,公司整体不考虑融资,所以从这方面来看,亚安的胜算比我们大。”

  “因为涉及异国,项目一旦出国,代表的便不仅仅是一个企业,还代表部分国家利益,所以国家也会对他们的资金给予支持和干涉。从这个角度分析,我建议我们以中国分公司的名义介入,而不是总部特别项目组的身份。”

  于佳佳将所有的资料一并报给顾止安后,快速说道。

  “帮我联系黎副市长秘书,我需要通过政府方面了解国家对这个项目的态度;”

  “通知中国分公司的毕总,准备这个项目的接触。”

  顾止安将整个事情在脑袋里快速转了一圈后,迅速下达了指令。

  “好的,我这就安排。”于佳佳点了点头。

  “慕氏的案子,你盯着每月的财报,重点关注资金使用情况以及销售曲线。同时与委托公司保持密切的联系,关注稀世的品牌发展曲线。豆蔻这边你全权交给去做。接下来你的重点是‘华安。’”顾止安沉声说道。

  “好的,我明白了。”于佳佳抱着资料夹,迅速往外走去——若说豆蔻的项目她只是参与了谈判,是她初涉投行的实习项目;那么慕氏的项目则让她完整的了解到一个投资项目从谈判到达成、到控制的全过程。

  而现在,‘华安’的项目,会是她最有意义的一个项目,她将以顾止安第一助手的身份,参与这个项目的全部细节——这让她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

  *

  “夏晚,你主攻郑总,那我只能主攻董事会和政府了。是外企,但中国公司却是合资的,总部的股份只有56%;而亚安,却是纯外资银行;在政府的忌讳上,你又会出什么招?”顾止安拿着笔在纸上随意的写写划划,一边安排着自己的计划、一边考虑着夏晚会从哪方面入手。

  “于佳佳,帮我查亚安银行中国分行的股权结构、管理结构、各管理人员的国籍。”顾止安给于佳佳打了电话后,迅速给总部发了邮件,要求信息支持——如果说做慕氏的项目,只需要发挥自己的优势的话,这次做‘华安’的项目,还需要打击对手。

  因为企业选择的角度是与谁合作更有利;而政府不选的角度却是与谁合作更不利!

  看似一样的角度,打法却截然不同——想来,回国呆了六年的夏晚,也与自己同样明白这个道理。

  *

  S国国际机场,与夏晚一起坐在独具当地特色咖啡厅的是一位年约50的中年男子——一件灰色的工装夹克、一条蓝色合身牛仔,脚下是一双黑色灰色平板鞋。

  这样一身打扮,让他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了好几岁,却也让他看起来没有一个跨国企业老总的样子——倒像是一个搞技术的工程师了。

  “郑总,不好意思,约您在这里见面。”夏晚边打开密码箱,边说道。

  “喊我郑工吧,我们做建筑出身的,没有哪一个是纯做管理的,都是从工地上走出来的,郑总听不惯,郑工反而听着舒服。”华安建筑的总经理郑迅,爽朗的笑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夏晚微微一笑,双手将计划书递给了郑迅:“这是我专门为‘华安’这个独立的项目做的资金计划书,细节郑工拿回去慢慢看,大致的方向我跟您说一下。”好。“郑迅接过文件,翻开目录看了一眼后,便拿出笔和纸,准备记下夏晚说的重点。”现在与‘华安’共同竟标的有三家公司,其中R国的优势是技术好、工程质量高;缺点是速度慢,工程设计无法与当地居民习惯差异太大;D国的优势是技术好、造价低,缺点同样是速度慢,同时还加上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固守自我,不能很好的融和当地的意见,俗话说就是不听话;J国的优势是有集中快速建造批量房屋的经历,但他们的设计习惯偏大居所,对于安居用的民用房,反而没有设计优势。“夏晚同样也拿出纸笔,边画边说道:”‘华安’的优势很明显,有安居类民用房的工程经验,设计风格接近当地习俗,建筑速度也足够,缺点是国家为了控制资金的外流,加上地方上税务的争夺,让我们有些施展不开拳脚,在竟标上的报价目前并没有优势。郑工您看我分析得对吗?“夏晚看着郑迅问道。”没错,虽然我们是民营企业、自有资产,毕竟是出国门做生意,要给国家和地方交税,也要顾及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政治敏感度,所以报价并非那么自由。“郑迅皱着眉头点了点头。”OK,既然问题的方向没错,我们再来看看亚安可以给出的解决方案。“夏晚点了点头,抽下面上的稿纸,在一张新纸上重新画着:”‘华安’可以不必自己去竟标,而是找三家投标公司去竟标,竟标主体分别是‘华安’建筑,这一家就用最稳妥的报价方式;第二个用‘华安’在当地的分公司名义,郑工需要做的一个工作就是,在第二轮竟标前,将这个分公司的注资方式改为合资——让当地政府占一部分股份,‘华安’总部占一部分股份,这个公司给予最有竟争力的报价;第三个找一个国内小的建筑公司,注明华安给予技术和工人支持,这家公司做出利润最高的报价。“”三家公司,至少有一家可以进入到第三轮竟标;若进入第三轮,我们再按对手的特点,一一制定不同的竟标方案。“

  夏晚将面前的三张纸,一字摆开的铺在郑迅的面前,看着他说道:”无论哪种方案,因为主体不同、利润率也将不同,所以都能保证华安想要的利润率。“”同时,除了第一种方案外,其它两种都可以成功避开政治敏感度,‘华安’操控的空间就大了许多。“

  夏晚说完后,收起手中的笔,抬眼看着郑迅,等待他的反应。”方案很大胆,可以说太过大胆,但不失为好方案。“郑迅仔细看过后,抬眼看着夏晚问道:”那么,这三个方案,亚安银行的获利点在哪里。“”郑工果然一针见血,我这么远跑来,自然是要赚钱的。“夏晚哈哈笑了起来,指着面前写满字、画满图的纸说道:”第一个方案,华安不需要我,我也无利可图,但‘华安’能过标的可能性不大。“”第二种方案,当地政府只能象征性的出一些资金,余下的资金怎么办?亚安贷给他们,他们按国际贷款利率来偿还即可。所以若华安的第二种方案胜出,亚安要合做的对象将是S国政府,而不是‘华安’。“”夏行长,你这算盘打得真是太远了,解决华安的问题,做J国政府的生意。“见惯多少生意人的郑迅,不禁有些目瞪口呆起来——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夏晚还有这一出:和他谈生意,却赚J国人的钱。”曲线救国麻,想赚钱,就得多动脑子不是。“夏晚叹了口气,脸上毫无得意之情:”就因为这会算计的个性,如今可是连女朋友也找不到。“”她们是被你算怕了吧。“郑迅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我看是。“夏晚也笑了,拿起第三张纸对郑迅说道:”至于这第三套方案,这家参与竟标的小公司,自然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这个工程,所以必须借用亚安的资金、华安的资质与技术,才有可能胜出。“”这样一来,亚安合作的对像就变成了这家公司,同样也不是华安。而这家公司将会十分乐意——因为在利润付息、并且支付华安的技术、人力支持资金后,他当然还有利可图。“

  夏晚笑着说道:”这个方案,实际上是个三赢的方案,唯一的缺点是,华安以协资身份控制工程,质量和进度是否可以把控。当然,这个我是外行,需要郑工来考虑,所以这个方案是否可行,是否还有其它缺陷,可能也需要郑工这个专家来更深入细致的考虑了。“”的确是好方案,在不计算利润率的前提下,我更欣赏第二个方案。“郑迅用手捏着下巴,看着面前的三份方案,边思索边说道。”确实,只有这个方案,才是最大气的。但我们不妨三个方案并进,根据情势变化,让第二个方案的条件和报价更具竟争力一些,这些,都是在竟标书里可以操作的。“夏晚点头说道。”夏行长的这份计划书,我需要拿回去仔细的琢磨一下。因为夏行长给我的方案实在是有些震撼——这借鸡下蛋、再借蛋产蛋的做法,我需要再琢磨琢磨,也算算各种方案的可能性与利润率。“郑迅慎重的说道。”

  “没问题,郑工可以慢慢看,时间节奏上,当然是郑工比我更了解S国这边的安排,到时候郑工通知我就行。”夏晚点了点头,神态安然从容,没有一丝急着要做生意的感觉——当然,向来都是项目找着银行要钱,也少有银行找着项目送钱的事。

  他这送钱的人,也该有这种从容才是。

  “夏行长在这边停留几天?我安排小黎陪你各处转转?”郑工也不多说,将文件收进自己随身的公文包后,看着夏晚问道。

  “我成年后一直呆在欧美国家工作,这是第一次来同为东方的国家,很有亲切感,打算转几天再走。不过听说郑工这次过来带的人也不多,也不用特意陪我,我自己先转转,实在有解决不了的事,再请郑工帮忙。”夏晚笑着说道,并没有趁机与‘华安’的人套近乎的打算。

  “也好,这个时候我们其实也不宜接触太多。就算这方案我这边同意了,也还要拿回去董事局批准。后续要怎么弄,我们再商量。”郑工点了点头,这才有时间喝一直放在手边的咖啡。

  只是一杯咖啡下肚,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地方,夏行长恐怕是呆不惯,这咖啡真TM难喝。”

  “郑工和同事当真是辛苦了。”夏晚不禁失笑。

  “那我就先走了,这里最近不太平,夏行长每天去哪里,行程都知会我一下,我也好安心。”郑迅放下杯子站起来,看着夏晚说道:“我想夏行长也不会有什么特殊行程,这里的,不放心。”

  “这个……”夏晚不由得一愣,瞬即明白了郑迅在说什么,脸上不禁一片尴尬。

  “看来是我想多了,我先走了。看完后就给你电话。”郑工笑着,双手揣在兜里就走了——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工地才出来的大老粗,任谁也想不到,他的身上揣着一份近百亿的投资合同。

  看着他随意松散却又警觉谨慎的背影,夏晚暗自点了点头——如自己这关拎着一个密码箱,或许还不如他揣在口袋里安全。

  在目送郑迅离开后,夏晚慢慢的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稿纸,细细思索着,哪里还会有漏洞——其实他担心的不是漏洞,而是这个方案会泄露出去。

  顾止安一定会从政府和亚安的外资资质上入手,来拦截亚安的资金介入;若顾止安知道他的计划,最可能做的,就是让政府出面,控制所有‘华安’名义的标书;只要打通了政府关节,他自然有办法让的资金不声不响的流入‘华安’。

  现在他能做的,只能赌顾止安想不到;或者赌顾止安在政府那边的行动不会有这么快——他原本可以不用这么费力的争这个案子,以亚安的影响力,可以做的项目很多,而且都是求着他的。

  但建筑业又自不同,中国地大物博,光是发展家门口的生意就够现在的地产商忙的了,所以除了华安,还没有一家建筑公司能走出国门的。

  而中国现在出口的产品,都是低附加值的产品,且不说给国家带来的税收和利益如何,这也不是他该考虑的事;但地产出国,若失去这次机会,未来至少十五年内,再无机会。

  若说他之前还会犹豫是否有必要为国内品牌而战;也在考虑有选择性的去争夺,这样才能做到价值最大化。

  直到看到‘华安’,知道这是一个非抢不可的项目。

  “顾止安,C&A有慕城护着,即便你强势介入,我也从不担心;这一次,我们是真正的对手。”夏晚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看起来一片危险。

  他收好资料和行李后,喝了一口被郑迅骂娘的咖啡,不禁也皱起了眉头。低头看了一眼这被称作是咖的东西,厌恶的放下了杯子。起身拎起行李往外走去。

  *

  “我这边已经谈完,结果不好说,你在家里盯着顾止安和政俯的动作。”夏晚回到酒店,洗完澡后给喻敏打过了电话去。

  “我知道,你放心。”电话里,喻敏的声音一片沉稳:“行长,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你听了别害怕。”

  “什么消息。”夏晚不禁皱起了眉头。

  “军事消息,S国最近有恐怖袭击,城市警戒已经达到最高级别。”喻敏缓缓说道:“行长,你看要不要先回来?等风声过了再过去?”

  ------题外话------

  J国的恐怖袭击,夏晚会遇到吗?

  顾止安相亲的结果如何?会最终选定一个结婚对像吗?

  慕稀出国散心,心到底散了没有?又会有什么样的际遇呢?

  商战进行至此,三人之间的关系逐渐明朗,后续夏晚与顾止安之争,当然不止是项目——还有爱情、婚姻。<!--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2 各自的决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