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7 瑰色沙漠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情动日出之吻

  当一弯月牙状的火红自地平线上寸寸上移,两人都一瞬不眨的看着前方----看着那月牙大小的弧度,一点一点的往上窜动;随着红色的面积一点一点的加大,那般的火红之色里又透出股透亮火焰橙来;到得整个太阳自地平线一跃而同时,那股子火焰橙又似在圆盘中流动起来,是那样的明艳、那样的热烈,却又透出股柔润的温柔之感,不若正午的太阳那般炙热。

  而日出的速度,直如初生婴儿一般,在经过期初困难的挣扎后,便以成倍的速度向前飞奔而去----在它一路奔跑而过的地方,那成片成片的红霞如潮水般褪祛,看着这奔跑而来的圆球由柔软的红色、一路跑、一路演变成积热的橙、再染上热烈的白……

  安静的沙漠也在这股柔润而流动的橙红里,瞬时似铺上了一层橙色光毯般,随着日光迅速的升上来,在细沙群里流动出金黄的光彩,让人看了天便无暇顾及地、看了地,便又错过了太阳在变速中,那颜色神奇的变化。

  这样震憾人心的美丽,并肩而立的两个人,默契的沉默着----纵使心中汹涌着再多的思绪,在这样的美丽面前,他们也自然的全都放下。

  *

  “慕稀,谢谢你。”

  在沙漠变幻的光影中,夏晚缓缓转过身来,将额头抵在她的额间,轻声说道。

  “我只知道这里的日出很美,比海边的更美,所以我就来了。”慕稀将双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腰间,浅笑着轻声说道:“然后,我看见了这样的美,然后便看见了受伤的你。”

  “所以……”

  “所以这是老天对我的眷顾----让我终能与你共走这一段最美、最惊心动魄的历程;让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遗憾;让我的爱情有一个完美的注脚。”慕稀仰着头看他,近在咫尺的气息,在两人之间交织出一股缠绵的味道。

  “我希望……”

  “你说的,这几天好好玩儿,其它的事回去以后再说。”慕稀微微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鼻尖在他的鼻尖轻轻磨蹭着。

  “好。”夏晚的眸色不禁微暗,微微抬头,在她的鼻尖轻吻了一下:“你的脾气确实不怎么好,决定的事情,不允许别人有说话的余地。”

  “因为……”慕稀的眸光微闪着,看着他轻笑着说道:“没有因为,就是不好怎么啦!”

  “没什么,反正这就是你、反正……其实你一直是这样……”夏晚轻笑,头微微下压,唇轻触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看着她的眼底,眸光温柔如水。

  慕稀的心不由得微微一慌,却又俏皮的笑了,张嘴在他唇瓣上轻咬了一口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慕稀……”夏晚的眸色陡然一暗,搂在她腰间的手猛一用力,将她瘦削的身体全然桎棝在自己的怀里,唇用力的压了下去,带着无奈的叹息,在她的唇间辗转着、嘶摩着……

  慕稀放在他腰间的手,自然的圈住了他整个的腰,那样的用力,像是希望借这样的拥抱,让自己的记忆更深、更久----久到在多年以后,她还可以告诉自己:她的爱情,也被回应过……

  *

  一串驼铃自远而近,在这空旷的沙漠响成一曲带着回音的圣乐,声声都跳跃着清亮的灵澈感,让人听了不禁心神清朗。

  两人停下辗转吮动的唇,给了彼此一个温暖而明媚的笑容。

  “该走了,下一站的美景,连我也没见过。”慕稀轻笑着说道,她只觉得双唇发麻,却强忍着没有用手去抚摸。

  夏晚伸手在她的唇间轻抚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走吧。”

  *

  “要我抱你上骆驼吗?”夏晚边收相机架,边问道。

  “我看看你拍的,是设定了自动拍照吗?”慕稀从他手里接过相机,边打开镜头边问道。

  “自动摄影。”夏晚将相机架收起放进背包边说道:“这样回放的时候,才能看到全景,这就是机器胜过人的地方----我们两只眼睛,看了上面顾不得下面;可看了下面,上面的变化又错过了。”

  “不错,想得很周到,给你一个赞。”慕稀边看镜头,边向夏晚伸了个大拇指。

  “这套设备是我新买的,我看看,效果怎么样?”夏晚走到慕稀身后,将她环进自己胸前,双手握住她握相机的手,两人一起看刚才的拍摄效果。

  “还不错,你看,这光线的变化,真是太神奇了。”慕稀用手指着在光线的变化下,地面沙子的流动方向也似不同,不由得惊呼。

  “这是视觉效果,实际上沙子是没动的。”夏晚微微笑了笑,伸手关了镜头,将相机收了起来:“走吧,再晚可能中午赶不到下一站了。”

  “知道是光线变化影起的视觉差,就你有常识呢!”慕稀瞪了他一眼,伸手将他圈在自己胸前的手臂压了下去,大步走到自己骆驼的身边后,转身看着夏晚笑着说道:“走吧!”

  “走了。”夏晚点头,收好相机后,走过去牵过了那匹高大一些的骆驼。

  两人骑上骆驼,遁着远处的驼玲声,在晨间明亮的阳光下,缓缓而行……

  ……

  我有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

  于是我走了

  走到沙漠里头去

  也不是去找爱情

  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一种前世的乡愁吧

  前世的乡愁铺展在眼前

  啊——一疋黄沙万丈的布

  当我当我被这天地玄黄牢牢捆住

  漂流的心在这里慢慢慢慢一同落尘

  ……

  慕稀清亮中带着婉转的歌声,让这黄沙漠漠的空旷里,多了份清亮与温柔的感觉,只是听在夏晚的耳里,更多的却是忧郁与无奈。

  “慕稀,光线有些烈了,你拿防晒服穿上。”

  “哦,知道了,你不穿吗,你要是晒脱皮了,我可不帮你擦药。”

  “我的伤口晒了消消毒。”

  “喂,穿上啦,这个高温是不能给你的伤口消毒的。”

  “试试看吧?”

  “你不穿的话,我可也不穿了。”

  “听这话,还以为你今年18呢。”

  “是吗……”

  “你十八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十八岁……哈哈哈,忙着追我大哥、忙着打发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忙着逛街、忙着吃零食,我想想,还忙着干麻呢……”

  “还挺丰富的。”

  “那你呢?”

  “我?我被我老爸赶去美国了,而且不给生活费,还说没把握回来找份年薪50万的工作,不许回来。”

  “啊?哈哈,你就是这样被流放的啊!”

  “是啊,是不是很惨?”

  “你是男人麻……不过,你回来的时候,年薪多少?”

  “270万。”

  “哇,那你爸爸是不是很开心?”

  “……”

  “夏晚……”

  “我爸去世的时候,我大四,同时在华尔街一家银行实习。”

  “所以……”

  “当然还是回来了,不过没让我妈知道。”

  “是安言告诉你的?”

  “她也不敢,是她父亲告诉我的。”

  “恩,不过,出国这些年,你错过了很多吧……”

  “……很多。不过,就算是错过,也都是注定的。人生哪有这许多圆满,不过是一个遗憾换一个得到,如此而已。”

  “……这话,好深奥。”

  “你还小,有一天你会懂的。”

  “我也不小了,不过懂不懂也没有关系,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别人懂;我也不想去懂别人。”慕稀仰起头,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沙漠小镇,扬声说道:“我们比赛看谁先到!”

  “不行,老师傅交待过,想要让它持久保持状态,就不要浪费它的体力。况且。我们的时间足够,不用跑着过去。”夏晚严肃的说道。

  “喂!”慕稀侧头看他,见他毫无让步的意思,当下不禁妥协:“好吧,你这个人啊,真是挺没意思的。”

  “人要的是有用,不是有意思。”夏晚让自己的骆驼靠得离她近了些,伸手抓住她的一只手,认真的说道:“在这沙漠里,你一定要听话。”

  “夏晚----你说什么呢!”慕稀低头看他的手,再抬头看他的脸,不禁失笑:“你不用抓着我,我分得清轻重的。”

  “你最近和以前有些不同,我倒是真的担心。”夏晚轻哼一声,抓着她的手却更紧了----他知道她的情绪不稳定,人是真的担心她任性起来,他完全没办法。

  “嗯哼,不用你担心的啦。”慕稀笑着,被他握着的手却并不挣扎----骑在骆驼上牵着手,对于这个顶没意思的男人来说是抓着不让她任性的方式,于她来说,却是另一种让人喜悦的浪漫……

  两人走走说说,偶尔还下来拍张照片,中间出过一次小意外,就是有一队采购归来的驼队冲过来,让夏晚和慕稀的骆驼受了惊,差点儿将他们给甩下来。

  索性驼队的领头回过头来,帮他们化解了危机,两人也算是有惊无险的在中午阳光最烈的时间,到了这边最有名的沙漠小镇。

  “我们要在这里一直呆到下午4点,然后再继续往前走。”夏晚将骆驼交给小镇专门的骆驼休息区后,与慕稀往里走去。

  “因为阳光吗?”慕稀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经过半日的阳光与沙尘,她的皮肤分明有了麦色的基础,看起来已经没有早上出发时候的水润与柔软了,这让她看起来少了几分都市女子的娇软,多了几分坚毅与爽朗。

  “恩,在能休息的时候尽量休息,后几天的行程里,并不是每天都能找到这样的小镇。”夏晚点了点头。

  “夏晚,我在想要是我一个人来会怎么样?”慕稀笑着看着他。

  “你一个人来,我怕最后会回不去。”夏晚笑着说道。

  “哪儿有这么夸张的,你这人真是……”慕稀伸手去掐他的胳膊,却发现一摸一手的沙尘,不禁大乐。

  “走吧,去找个钟点房整理一下,然后吃东西。”夏晚伸手搂住她的肩膀,两人笑着往前走去。

  第二节:同浴同床

  “两间房?我希望两位只要一间。”

  “Why?”

  “因为这里人多房少,现在虽然还没满,但说不定有人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来晚了没地方休息,可是很惨的。”

  “OK,没问题。”

  “谢谢两位。其实不与其它旅客挤一间房,已经是沙漠里最享受的事情了。”

  “谢谢老板。”

  夏晚与慕稀对视一眼,拿了钥匙后,背着各自的行李往里走去。

  *

  “夏晚,只给我们一间房我也不介意,可这房间……”慕稀踏入房间,不禁郁闷----说是套房,实际上只是用布帘将一个方正的空间隔成了三间:一个放床的地方、一个洗澡间、一个喝茶的小空间。

  “还有喝茶的空间,不错。”夏晚笑笑,拉着她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关上。

  “话说,这种时候,我倒希望你个子再矮一些,你说你这么大个儿往这儿一矗,这房间完全没空间了麻。”慕稀将肩上的行李卸下来,在原地转了一圈后,终于找以一个可以放的地方----床下。

  这是最合适的空间了,基本不会占据多余的空间。

  “你先去洗澡吧,我出去看看有什么吃的。”夏晚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后,接过慕稀的行李扔在地上:“就放这里吧,也不过几个小时,不用太计较。”

  “哦,好吧。”慕稀点了点头,耸了耸肩后,蹲下来打开行李拿换洗衣服。

  “防晒服和厚一些的外套都放在外面,门我会锁上,一会儿别睡着了,记得给我开门。”夏晚交待了一声后便出去了。

  “哦,知道了。”慕稀听‘砰’的一声关门声,抱着衣服站起来后,夏晚已经离开。

  慕稀转眸看着布帘后的那张大床,心里不由得微微发悚,但想想这里是沙漠,便又觉得这还真不算一回事----在这种环境下,和陌生人挤一间房也是常有的事,当真如老板说的,不能计较得太多了。

  慕稀抱着衣服走进浴室,发现里面更是超乎想像的简陋----只有一个淋浴喷头、一个放洗漱用品的小台子。

  当然,毛巾和洗漱用品是没有的、放衣服的地方也是没有的、甚至与外面隔开的布帘,还两边都没有固定。

  “好吧,好在只有我一个人。”

  慕稀叹了口气,拉上房间的窗帘后,直接将衣服脱在沙发上,与干净的衣服分开放,然后再进去洗浴间。

  用自带的发卡固定住帘子的两边后,慕稀试了一下水----总算水量还是令人满意的!

  仅这一项,慕稀觉得这个沙漠边缘的小镇简直是太赞了----水呀,沙漠里的水可有多宝贵,可这喷头出来的水量,都可以与城市里的相同了。

  “就是不知道,接下来的几天,还会不会有地方洗澡啊。”

  慕稀边洗边想着,下意识的在不冲水的时候将水龙头给关了----到了这种地方,到是真正认识到节约用水的重要性了。

  *

  半小时后,夏晚才回来,而且带回来好些张关于这个小镇的宣传单。

  “这两个地方人不多,东西看起来也有特色,你要不要先去?”夏晚对还在洗衣服的慕稀说道。

  “不用了,还是等你一起吧。”慕稀拿着洗好的衣服走出来,凑过去看夏晚带回来的宣传单,指着其中两张说道:“一会儿我们去这里吧,看起来不错。”

  “好。”夏晚点了点头,抬起头见她手里拿着洗过的衣服,不禁笑她:“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扔了。”

  “有没有搞错,我有那么浪费吗?”慕稀伸手在他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凶巴巴的说道:“快去洗,本小姐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帮你烘衣服。”

  “我先谢过了。”夏晚笑着弯下腰去,打开行李拿了衣服后往浴室走去,结果站在布帘口便愣住了:“你的衣服是放在哪儿的?”

  “沙发上啊!”慕稀掩嘴直乐。

  “那你还不出去……”夏晚转身看她----一件宽松得过头的T恤,下面是一条运动热裤,虽然比起这里大多数的女孩子还算是保守的穿法,却也是他见过的、穿得最少最短的一次了。

  “得,你就在屋里呆着吧。”夏晚笑着摇了摇头,转身伸手扯了扯布帘上的拉绳,准备将衣服搭在上面。

  “你放在沙发上吧,一会儿我给你扔进去。”慕稀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衣服,笑着说道:“别害怕,我不偷看你的。”

  “偷看我也不吃亏。”夏晚笑着,转身将布帘拉上。

  慕稀的脸不由得微微红了红,抱着他的衣服转身放回到沙发上,然后从行李里拿出支架,支起一个临时的衣架,将洗好的衣服搭在上面后,拿出吹风机慢慢的吹。

  “你用吹风机吹衣服呢?”

  “是啊,这样干得快些,我们只在这里呆几小时麻,干不了很麻烦。”

  “哦。”

  “要不你自己把内裤洗了扔出来,我帮你一起吹干?”

  “不用了。”

  “喂,你是怕我不好意思呢?你忘了我是做什么了?”

  “不用。”

  “好吧好吧,随便你。”

  慕稀笑笑,坐在沙发上继续吹自己的小衣----做内衣设计师这一行,在这方面也确实少了些情趣:男女的内衣内裤、男女模特儿的身体,于她来说都是特别平常的事。

  “夏晚,你们这次的项目又和Carlyle遇上了吗?”

  “J市只有Carlyle这么一家国际投行、J市的银行也只有亚安一家做参股式投资,所以想遇上很容易,想不遇上就很难了。”

  “你银行那么多业务,投资只是一个板块,与Carlyle可不同,你干麻和别人抢啊。”

  “你这是在替他说话的意思?”

  “不是,就是问问。”

  “好的项目不多,不抢哪儿来的钱挣?再说,还关系到一个投资意图的问题,总之比较复杂。”

  “复杂?那就算了,我怕我听了会头疼。”

  ……

  “听说男生洗澡喜欢吹口哨,你吹一个来听听呗?”

  “听谁说的?”

  “你吹不吹麻。”

  “好。”

  夏晚笑笑,找了会儿调子,便轻快的吹了起来----

  *

  一帘之隔,一个在里、一个在外,‘哗哗’的水声和着他清越的哨声、‘还有手中吹风机’呼呼’的杂音,就像一家人的日常一样。

  恍然间,慕稀竟有些如在梦中的感觉----这样的相处,真的很美好。

  慕稀下意识的关掉吹风机,全神倾听着他口哨里的调子,嘴角噙起淡淡的、温柔的笑意----夏晚,或许只有永远平行下去,我们才能有如此美好的时光。

  不要你的勉强、不要我的埋怨;不要你的愧疚同情、不要我的委曲求全;原来,不爱上,也很好……

  “慕稀,衣服。”夏晚喊道。

  “哦,来了。”慕稀忙收回跑远的思绪,急急的放下吹风机后,拿了夏晚的衣服走过去:“给。”

  “你的衣服吹干了吗?”夏晚接过衣服边问道。

  “还没呢,怕吵着你吹口哨的雅兴。

  “是听入迷了吧。”夏晚笑着说道。

  “就算是吧,不过说真的,吹得还真不错。”

  “那下次还吹给你听。”夏晚掀开帘子走出来,看着她定定的说道。

  “好啊……”看着他头发滴水的模样,眼睛就那样定定的盯着她,慕稀的心情不自禁的漏掉了半拍,说着便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你想听什么曲子?”夏晚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扳正了过来,看着她低低的问道。

  “想好了再告诉你。”慕稀低着头,将头顶重重的抵在他的胸膛上。

  “嘶----”夏晚不由得轻呼出声:“慕稀,你上次换个地方撞行不行?”

  “你不是说好了吗?”慕稀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被自己撞痛的伤口处轻轻的拍了两下。

  “好了也禁不起你身上最硬的骨头来撞。”夏晚不由得笑了,抓着她的手往外间走去:“现在去吃东西,然后回来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我的衣服还没弄干。你的呢?扔掉?”慕稀被他拉着往外走,边问道。

  “回来再弄,我的是一次性的。”夏晚弯腰拿了钱包和钥匙后,牵着她往外走去。

  “喂,你太过份了啊,自己知道带一次性的,怎么不告诉我。”慕稀不禁抬脚揣了他一下。

  “给你也买了,刚出门时忘记给你了。”夏晚笑着说道。

  “是不是真的?还会帮我买这个?我不信呢?”慕稀微微一愣,心情一下子便大好了起来,双臂抱着他的胳膊,一蹦一跳的跟在他的身边。

  “当然是真的,一会儿回来拿给你。后面几天在沙漠里,用水就没这么方便了。”夏晚侧转头来看着她,活泼可爱的样子,象一个愿意得以满足的小女孩。

  她其实是如此容易快乐,而这样简单的快乐,自己为什么要吝啬给她呢?难道爱或不爱、一定要用尺子丈量清楚、一定要分个泾渭之径吗?

  爱情是什么,其实从来也没人能说得清,可他为什么就一定认为自己不爱呢?

  他至少知道,若不爱,便不该是这样……

  *

  两人走走停停、吃吃聊聊,大约也走了四家店,将沙漠里的各种特色食物都偿了一遍后,才回到临时租住的小屋。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自然也没有人提出谁睡床、谁睡沙发的问题,而是默契的各选了床的一边,然后各自安然睡去,直到夏晚的手机闹钟响起,两人同时睁开眼睛----

  原本各占了半边床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拥在了一起,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前、他的手臂圈在她的腰间,好一副和谐温暖的画面。

  “起来啦!”夏晚含笑看着她。

  “起来了。”慕稀回他以温柔明朗的笑意,主动凑唇在他的唇间轻吻了一下后,这才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后,便即跳下了床。

  夏晚伸手轻抚唇角,眼角漾起浅浅的笑意。

  *

  “老板再见。”

  “两位,好走,回见啊!”

  *

  两人告别了小店老板,去镇头牵了自己的骆驼后,骑上骆驼继续往前行去----前方的沙漠一望无限,两人的心情却与来时已是大不相同。

  不过是半天的时间,两人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在这样的景致之下,还有什么样的心事放不开?这一段旅程有人相伴已属难得,又何必在意旅程之后他们的关系将何去何从?

  而在沙漠这种许多资源天然匮乏的条件下,他们也自然的相互扶持着走过每一程,自然的相互依赖着,同吃、同住、同睡的中情,于他们来说既没有不适、也没有暧昧。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又那么默契。

  第三节:项目进展

  在他们继续往沙漠深处而去的时候,‘华安’郑迅与黎华正与总部董事会的沟通却陷入了胶着之中。

  “郑工,为什么我们不将Carlyle的目的直接告诉董事会?”黎华拿着董事会回复邮件的打印稿,焦急的问道。

  “如你之前的顾虑一样,亚安是纯外资银行,而这份回复显示,Carlyle拿方案的资方,是中外合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抛出夏晚的观点,死得最快的是亚安。”郑迅看着黎华沉声说道:“我们信夏晚,是因为我们了解这个行业、相信这些案例背的线索。”

  “但政府不信,因为这些案例的官方信息,全部是企业方经营不善,不学习投资者无条件贡献的先进管理理念、企业经营者急功近利,而导致的企业被投资方收购。”

  “而且,在Carlyle的所有案例中,这种案例只有15%,大部分则是正常的、收取占资红利的占股式投资。”

  “所以,”黎华叹了口气接过郑迅的话,无奈的说道:“不把这些数据带入到行业里去研究,这些数据根本就不能说明问题;所以,夏晚带着资料不远千里跑来找我们,而不是直接去找董事会的人谈。”

  “没错,这一点上,夏晚比我们更早明白----在总部,不光要说服董事会的人、还要说服政府的人。他也知道我们虽然受董事会牵制,但是在具体项目的操作上,我还是说得上话的,所以他来了。”郑迅点了点头。

  “Carlyle的顾止安之所以不来,是因为他说服不了我们,却能拿捏住政府的风向。”黎华沉声说道。

  “没错。”郑迅沉眸点头,对黎华说道:“董事会的意见、Carlyle的动作、我们的应对策略,你起草一份邮件发给夏行长。这段时间你在这边盯紧一点,看来,我必须回去一趟。”

  “好。”黎华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拉过电脑,快速的草拟起邮件来。

  郑迅则亲自给航空公司打了电话,订了最早一班航班。

  只是,除了据理力争,他还能拿出什么理由去说服董事会,同意他们与一个纯外资的银行合作,而放弃一个合资的投资公司呢?

  郑迅沉眸看着黎华在电脑键盘上快速敲动的手指,大脑也高速的转动着。

  片刻之后,郑迅拿起钥匙边往外走边对黎华说道:“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邮件写完了发给我看一下。”

  “好的。”黎华头也没抬,手指随着脑袋的转动,在键盘上时而飞快、时而停顿着。

  *

  J市,Carlyle公司办公室。

  顾止安正带着市政府金融部的官员、还有‘华安’董事会的主要董事,在参观Carlyle的办公区。

  “中国分公司,实际上就是中国总部,其业务在中国境内完全独立,不受总部任何限制;只在管理流程上,会沿用总部的文件,再做本地化修订。”顾止安对市领导介绍道:

  “所以我们的办公区划分,也体现着这种业务态度----一共三层的办公区,中国分公司的常用办公区是两层;总部项目支持组的办公区是半层;总部产品支持组的办公区是半层。”

  “这里是总部产品支持组。我们之前手上正投资的一个是服装项目、一个是化妆品项目,所以我们这边全是服装与化妆品的样品。这次如果有幸能与‘华安’合作,我们将有国际化的建筑专家小组常驻这边,从竟标开始,到每个环节的利润核算,全程参与。”

  顾止安指着样品间的小样,微笑着说道:“当然,以‘华安’的实力和经验,做跨国的建筑项目自然也不会有问题,但有我们这种国际专家团队的参与,至少在跨国合约风险、跨国建筑材料的采购上,会给予一些宝贵的意见。”

  ‘华安’董事长肖恩达点了点头,侧头对市里的黎副市长小声说道:“黎副市长,我们再听听顾先生的具体方案如何?”

  “恩,我也是这个意思。”黎副市长点了点头。

  一直跟在顾止安身边的于佳佳聪明的快步跑开,提前跑到会议室将电脑、投影仪、顾止安要讲的方案全部调试好。

  *

  “这套方案我已经有详细的文字给肖董,现在我对其中的关键点再做个介绍。”顾止安带着‘华安’的肖董、和黎副市长及其秘书来到会议室时,给了于佳佳一个赞许的笑容。

  “恩,方案肖董也已经给我看过了,有几个问题,我们想听顾先生的意见。”黎副市长率先走进去坐了下来,看着顾止安说道。

  “黎副市长请问。”顾止安点了点头,在等肖恩达坐下后,才绕过会议桌,走到离投影仪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黎副市长向肖恩达点了点头后,肖恩打开随身的笔记本,边看边问道:“顾先生方案中所说的,四期资金、一百二十亿的资金投入,这个一百二十亿的资金出处是中国分公司?还是贵公司法国总部?”

  “中国分公司。”

  “中国分公司的注册资金是一千万、帐上流动资金是二十亿、投资项目收益流水是八十亿,从这个数据来看:第一,若资金中途有问题,Carlyle中国分公司有合法的债物规避能力,这于‘华安’来说是不利的;”

  “第二,即便是分期投入,Carlyle的帐上流动资金也是不足的,而投资项目收益的流水一来不会同期到帐;二来也是有到帐风险。”

  “Carlyle合作的项目中,也确有约定业绩达不到,从而将全部股份转卖给Carlyle的案例,这种情况,Carlyle的资金便会显得不足。请问顾先生是如何考虑这个问题的?”肖恩达合上笔记本,看着顾止安问道。

  顾止安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说道:“肖董对资本的运用熟悉程度,当真让人佩服。不过俗话说,隔行如隔山。”

  “若投行的资本,都要放在帐上运转的话,那么投行就不可能有钱去投资看中的项目。”说到这里,顾止安略作停顿,看了看肖恩达与黎副市长的表情后,才继续说道:“我们公司对于资金运转有一个既定流程,即:上报项目、预测资金额、项目风险评估、总部划拨资金。”

  “所以从流程上来说,每个项目用的都是Carlyle全世界的资金,而不是哪一个分公司帐上的资金。”

  “我们再说刚才肖董问到的资金归属:Carlyle世界各地的分公司,每年都与总部签有资金归集额,也就是每年除了资产管理费之外,还会集中一笔钱到总部,这笔钱交由总部进行整体规划、集中管理、集中投资;而各分公司有需求的时候,总部便根据总部资金池的储存额,进行拨付。”

  “至于中国分公司这么些年,存在总部资金池里的资金有多少,请恕这是内部机密我无法透露,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那就是这个项目的投资额、收益率符合中国公司的业务口径,总部才会批。”

  “至于注册资金上的风险规避:我想说的是:我们在中国还有八十亿的项目收入,会为了‘华安’某一期的资金,做出破产避债的行为吗?”

  说到这里,顾止安不由得笑了:“我很能理解肖董在决定之前需要了解全部的想法,但同样以肖董对Carlyle中国公司帐目的细致了解,当是可以放心的。”

  肖恩点了点头,依然是不动声色,在与黎副市长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继续问道:“谢谢顾先生的解答。我还有一个问题:其实我们一惯合作的金融机构都是银行系统,至于投行----我想知道你们与银行比起来有哪些优势。”

  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淡淡说道:“曾经在J市很有名的慕氏企业,以前是与国际亚安银行合作,合作时间是五年;现在放弃了业安,改与Carlyle合作。”

  “因为亚安是一家纯美资企业,美国的经济,现在被次贷危机一拖到底,所以美国总部不仅不能在资金上支持中国分行,还要靠中国分行赚中国人的钱,拿回去补贴美国总部。这就是慕氏忍痛放弃亚安、忍痛看着亚安撤资后C&A品牌没落的原因。”

  说到这里,顾止安嘴角噙起一股冷冷的笑意,沉声说道:“至于其它银行,国资银行现在对于建筑业的放贷已经十分谨慎,加上S国最近凭遇恐袭,我想没有哪家银行敢将钱借给要做S国项目的公司。”

  “其它合资企业,其中的问题点,不用我说,肖董自然是了解的,利率受中外双方管控,灵活度低,要谈下来,没有三个月也得半年,还帐期的控制、风声不好时收回资金等等,不是我们做建筑的陪得起的。”

  顾止安示意于佳佳,将手上一份报吿递给黎副市长和肖恩达,微笑着说道:“我这里有一份近五年来,各银行投资建筑行业的利率表和的前收资的记录,两位可以看一下。”

  “最后一页是美国次贷危机对银行业的影响,以及各跨国银行的通识做法,两位也可以了解一下。”

  肖恩达与黎副市长接过表格,安静的翻看着,而对于顾止安的说词到底做何想法,却仍是不动声色。

  只是,他们却知道:顾止安的这翻话,已经是准准的将矛头指向了亚安银行----否则为何偏要提美国经济?又为何要提慕氏的案例。

  *

  “这个顾先生,的确够犀利、也够直接,对于打压亚安银行,拿下项目的目的,丝毫都没有掩饰。”离开Carlyle的办公室后,黎副市长便直接去了肖恩达的办公室。

  “他们国外留学回来的人,做事是这个风格,专业、强势、势在必得。”肖恩达点了点头,将手中一沓文件递给黎副市长:“这是亚安银行的方案,抛开亚安银行是美资这一点来说,方案相当漂亮。”

  “这说明,亚安是美资这一点、美资银行现在需要中国分行扶持这一点,顾止安分析得是对的,否则那个夏行长,不至于这么远拿着方案去找老郑。”黎副市长接过文件,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倒觉得,这两个年轻人都很历害----洞察力足、行动力强、方案成熟;而他们目前的情况,看来是有些势同水火。”肖恩达看着黎副市长,若有所思的说道:“老黎,我觉得他们的这种情况,我们倒可以好好儿用用。”

  “你的意思是……”黎副市长若有悟的看着肖恩达,表情却并不轻松。

  “是。”肖恩达点了点头:“但肯定也有风险。所以我们还是要多分析分析。”

  “恩,两边的方案的风险和可操作性,你们内部再分析分析,必要的时候,这两个人,我都要单独见见。”黎副市长点了点头,看着肖恩达沉声说道:“这件事,还是要多听一线老郑他们的意见;做决定不要急。”

  “我知道,您放心。”肖恩达的眸子暗暗转了转,沉声应了下来。

  第四节:夜色魅惑

  “1,顾止安有类似方案报给‘华安’总部。2,市里和肖董目前未有任何表态;3,郑工会在近期回J市运筹此事。4,我们的机会在于郑工在董事会说话的份量、以及市里的表态;5,我们的问题在于公司属性以及总部经济压力。完毕。”

  夏晚在收到喻敏的讯息时,正与慕稀躺在沙滩上看星星。

  “喂,你的电话响了。”慕稀侧头看他。

  “说好了陪你不处理工作的。”夏晚笑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脸。

  “得了吧,别耽误你的事情了,你夏大行长,一笔投资可就是几十亿,要害你丢了项目,我可拿什么赔呢。”

  “拿你自己赔,如何?”

  “本小姐可不只值几十亿。”

  “是吗,我看看,慕四小姐哪里不只几十亿了?”

  夏晚笑着翻过身去,伸手去抓慕稀的痒。

  “喂,别抓我,痒死了……”慕稀笑着,两人闹着,在这沙石里翻翻滚滚的好不热闹。

  “喂,让你别抓了麻,笑得我快没气了。”慕稀恼着,一个翻身压在了夏晚的身上,还没来得及坐好,便被他按着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头顶的星空璀璨如华,整个大漠被月色梦上一层清辉,美得如梦似幻的,原本睁大眼睛看着夏晚的慕稀,微微笑了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张嘴在他的下巴上轻咬了一口,俯头主动吻住了他----那样柔软、那样魅惑、那样轻盈……

  他用力的拥着她的身体,迷惑于她轻灵的舌尖,在他的唇齿间带来的悸动;在这黄沙寂寂的夜晚,他突然沉醉于这样的温情,大手轻抚于她的背脊,手指轻触着她T恤里的细带时,喉头不禁发出一声低沉的轻吟,大手下意识的顺着那细带往前移去……(就爱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7 瑰色沙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