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8 爱情让我变得更好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迟钝

  手机讯息传来的提示音刚刚停下片刻,此时复又响起来。手下刚触及一片温软,夏晚不由得一个激凌——在手机单调的铃声里,温茹安温润却严厉的猛然在耳边响起:你能做的就是与她保持距离。

  夏晚一时间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轻轻的帮她将T恤扯好后,将手搭在她的腰间,就这样安静的拥着她——细细密密的、轻轻柔柔的、带着安抚的轻吻着她。

  抛开那些莫明的冲动,这样的相拥相吻,让他的心底一片疼惜与柔软……

  *

  “你真的不看信息吗?我没关系的。”慕稀柔软的依在他的怀里,仰头看着星星,轻声问道。

  “等你睡了再看。”夏晚把玩着慕稀的手,边说道。

  “你这种人啊……”慕稀忍不住轻叹:“你这种人就适合单着。”

  夏晚笑了笑没有答话,两人只是相依着坐在帐篷外,静静的看着星星、看着夜色下安静又神秘的沙漠。

  偶尔说上两句话,对方不回答也不追问;风起的时候,两人偎得更紧一些;只是都默契着,都没有提进帐篷休息的话。

  或许,他们都太珍惜这次得之不易的同行……

  而夏晚则庆幸着刚才手机铃声的及时响起,让这次旅程没有因此而毁掉。

  念及至此,夏晚却暗自心惊:在S国与慕稀相处的短短半月不到的时间,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对她失态,到底是陌生的环境让人柔软?还是她女性特有的妩媚与爱意,激发了他身为男人的劣根性?又或是——

  又或是在远离熟悉的城市后、远离旧人旧事的牵绊后,他学会了用本能与她相处——而这本能里,对她是有心动、有感觉的,是吗!

  开口说要结婚、想要收回给不了爱情就让她自由的坚持,是因为在遭遇生死之际之后想要尽快给母亲一段婚姻的交待?还是心疼她在得不到爱情回应后的自我放逐?还是自私着坚持不爱,却不想让她放弃?

  或者,他们都不再青春年少,爱情从来也不是比生命、比事业更重要的东西——有感情、有默契、有包容,该就够了吧!

  夏晚低下头,看着星月下一脸柔润的慕稀,眸子里惯有的清冷与疏离,不禁蒙上了一层迷蒙之色。

  “怎么?”慕稀感受到他目光里的专注,转过头来看她。

  “脸上有沙子。”夏晚微微笑了笑,伸手将她脸上的沙粒轻轻拂去。

  “环境真的能改变人的习惯,在这黄沙漫天的沙漠腹地,不洗脸、不刷牙、不换衣服、身上里外全是沙,也挺习惯。”慕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另半边脸,笑着说道。

  “是啊。”夏晚轻轻点头,微眯着眼睛看着她问道:“所以曾经以为很重要的东西,在另一种心境里,也可以变得不重要。”

  “对。”慕稀拉了拉外套,仰头看向天空,轻缓而淡然的说道:“在我第一次看到沙漠日出的时候,我哭了很久,哭到不能自己。”

  “在看到那太阳,从软弱到强烈、从缓慢到疾速、从软红到烈白,这一生的历程也不过是几十分钟的变化而已。如这人生,几十年也不过是眨眼的光阴;如你我,五年相处,回头也只是人生一小段的记忆。”

  “所以,我们该如那日出一般,没有牵绊,一直、一直往前;不管前方会是乌云遮日、还是万里无云让日光尽放,也要一鼓作气、绝不回头的往前跑。”

  说到这里,慕稀深深吸了口气,转头看着夏晚,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邃:“所以夏晚,人的一生里,爱情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是不是?”

  “我今年二十七岁,我不能让自己的生活一直停留在原地。我得继续往前走——结婚、生子、为事业而努力,走一个完整的人生。”

  夏晚沉眸看着她,轻扯嘴角,淡淡苦笑:“那于你来说,爱情到底重不重要?”

  “重要,所以我一直会努力去爱——爱到不能再爱的时候;正因为它重要,所以我不能因为爱情而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乱糟糟的;正因为它重要,所以我不想让自己对爱情产生厌倦和埋怨;”

  “爱情,应该是可以让人更好、让生活更好的东西。”慕稀轻声说道。

  “它让你更好了吗?”夏晚低低的问道。

  “当然!”慕稀看着他时,眸子里一片明亮:“你看,我爱的人愿意一直陪着我、迁就我,所以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我爱的人是个睿智又聪明的人,他教我学会做一个成熟、独立的女子,让我知道在任何境况下都让自己的生活明媚生动;他教我学会主动的选择自己的生活。”

  慕稀伸出双臂圈在夏晚的腰间,仰头看着他,俏然而甜软的说道:“所以夏晚,我爱你,我对你的爱情让我如此的美好;所以夏晚,谢谢你,谢谢你即使不爱,也给我这么多的陪伴、这么多的心疼、这么多的迁就;谢谢你没有让我成为一个失恋的怨女,谢谢你愿以爱人之心待我,让我的失恋也如此美好。”

  “慕稀、慕稀,你可知道,这样的你多让人心疼。”夏晚伸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大手在她的发间用力的揉抚,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被她清澈的笑容轻易的击中,在此刻,他不想再去分辩爱或不爱,只要用这样的柔软,将她好好呵护。

  “是吗,那你就多疼我一些吧。”慕稀将脸埋在他的胸前,低低的说道……

  “慕稀,我说想和你结婚,不只是说说的。”夏晚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声音低沉而轻缓的说道。

  慕稀伏在他怀里的身体微微一震,随即又柔软了下来,继续依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动,只是低低的说道:“我知道,因为那场灾难、因为妈妈的催促、因为我爱你、因为我说我想结婚、因为……”

  慕稀微微停顿了一下,将头埋向他的胸口更深处,慢慢的说道:“因为你以为,你动心了……”

  “不是以为……”

  “不要说了。”慕稀仰起头,伸手捂住他的唇,笑笑说道:“这样美的地方、我们这样亲密的相处,会让人产生爱情的错觉——但,那只是错觉。”

  “夏晚,你教会了我理智,所以我学不会骗自己。谢谢你的心疼,但不要把错把同情当爱情;无论我们多么亲密,都是我自愿的,不关你的事,你不要……不要对我感到抱歉……”慕稀轻咬着下唇,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眸子里蒙着淡淡的、让人心疼的坚持;脸上却微微的泛着红晕……

  “不是……”

  “都说了不让你说了!”慕稀自他怀里跪了起来,勾起他的脖子重重的吻了下去——不同于平日的柔润轻软,却带着烈火焚心的味道,激烈辗转、用力纠缠……

  *

  夜色渐沉,而天空中的星月却越发的亮了。

  慕稀靠在夏晚的怀里睡着后,夏晚拥着她坐在帐篷外的小沙丘上,眸子里是淡淡的温柔、心里是隐隐的不舍。

  “慕稀,于工作我是个有能力的人;于生活,我是个刻板的人;于感情,我是个迟钝的人。所以对不起,我的心动知道得太晚,让你不敢相信了;所以想让你快乐的心,一直没有变过,只要你好,什么都好。”

  夏晚伸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拂开,低低的说道:“你放心,我们的未来一天未定,我便不会冒犯了你。在事业上,我尽可不择手段;在感情里,我愿以最简单的心待你。”

  “夏晚,冷。”慕稀下意识的往他的怀里瑟缩了一下。

  “进去了,好好儿睡,明天还有一天的行程呢。我保证再不谈及这些,不再惹你强颜欢笑。”夏晚低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抱着她进了小帐篷。

  安顿好一切后,他才回到自己的帐篷,拿出手机和电脑,开始处理工作——这里的网络信号并不好,只是偶尔才能收到一些信息,接下来几天,再往里去的,手机恐怕就只能打SOS了。

  所以相关的事情,今天必须得处理完;如他自己所说,生活和感情都不是他擅长的,他一再受挫无话可说;可以工作上,他绝不允许自己犯错、绝不允许因自己的疏漏和懈怠而影响项目进展。

  第二节:理智

  夏晚看着喻敏的信息,大约分析出三点:第一,郑迅已经意识到‘华安‘的危机,的做法已经成功激起了他的怒意与埋于心底的爱国之心。所以这一次的项目他定然会全力以赴。

  第二,顾止安确如他分析的那般,也提供了一套完整的方案华安董事会;而且利用亚安纯美资企业的背景和美国次贷危机的事件,力证亚安并非合适的投资机构。

  “他倒是毫不隐藏,直接将低牌给亮了出来。”夏晚轻扯嘴角,冷冷的笑了:“也好,咱们谁也别藏着掖着了。”

  “喻敏,用我的邮箱给郑工发邮件,提醒他在回国前,与S国政府沟通我们的第二套方案;同时让黎助理迅速找到另一家在国内可以合作的建筑公司,并将第三套合作方案与之确认。”

  “同时告诉郑工和黎助理,S市政府方面,我回S首都后即去拜访;国内可合作的建筑公司,我指定你与该公司沟通贷款资质评估事宜。”

  “务必抓紧。”夏晚写好讯息给喻敏发了过去,看着手机信号闪烁许久,才分条发了过去。

  电脑里还有黎华发过来的,工程分阶段利润数据表,喻敏也已经按照夏晚之前放在邮箱里的三套方案,一一做了利润分配模型。

  夏晚打开每个模型,一个一个进行数据调试,在两小时后,终于将三套方案的利润配比表给确认了下来,并在此模型上,给每套方案都做了两套备选利润配比。

  “喻敏,休息没有?”夏晚将邮件发过去后,拿起电话给喻敏打了过去。

  “在拟给郑工的邮件。”喻敏很快接起了电话。

  “辛苦了,刚才发的三套利润配比方案,你明天再仔细核对一下,然后挑其中最合适的发给黎助理,并让他转给郑工。”

  “好的。”

  “恩,这三套方案绝密,不能让行里任何人知道,包括老沈——不到最后,我们谁都不知道会用到哪一套,而亚安的利润率,这一次不一定还能保证行业水准。”

  “可是总部……”

  “总部的资金情况不太好,对我们这边的利润依赖会越来越大。这个没有问题,但越是这种情况,我们越要谨慎每一个项目的利润率——不能一味的求高,要保证基本量。这一点和总部的观点会有些出入,所以你要把握信息上报的分寸。”

  “我明白,所有提报的消息,我会提前联络你。”

  “恩,好,如果实在联络不上我,你就自己做决定,我相信你的判断能力。”

  “谢谢行长。”

  “OK,你也早些休息。”

  “行长……”

  “恩?还有事?”

  “我……你现在哪里?为什么会联络不上?那边又有恐袭了吗?”

  “我没事,很安全,现在沙漠腹地,信号会越来越差。”

  “沙漠?是和……”

  “喻敏,这是私事!”

  “……”

  “好了,去休息吧,我不这段时间,你会很辛苦。”

  “知道了,行长晚安。”

  “再见。”

  放下电话,夏晚的脑袋里依然盘算着刚才的方案,想着对S国政府城建部门的拜访安排,对于喻敏的小异常,是半分也没花心思去考虑。

  当然,他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喻敏骨子里就与自己一样的工作狂,工作上可以花尽心思,而在感情上却是一根筋的。所以偶尔会有些错位,但绝不会有什么因爱生恨的戏码发生。

  所以他也从不在她身上花一点儿心思,哪怕是感情投资都不曾有过——待她,最好的方式便是给晚多的工作、加更大的责任、让她更忙碌!

  *

  黎明在星星隐去后悄然来临。夏晚因为工作得太晚,所以睁开眼睛的时候,帐篷已经被慕四小姐给收了起来,他大少爷和睡袋一起暴露在清晨的阳光之下。

  “我说慕四小姐,你还能更凶悍一点儿吗?”夏晚拥着睡袋坐起来,看着还在收帐篷的慕稀,叹息着说道。

  “这种*的方式是不是很特别?”慕稀看着他调皮的笑了。

  “是很特别,也很粗暴。”夏晚瞪了她一眼,低头拉下睡袋的拉链从里面钻了出来。

  “有效就行。”慕稀笑着,将已经准备好的牙刷牙膏和半杯水递给他:“只能用这么点儿水,你省着点儿用。”

  “我其实可以不洗。”夏晚笑笑,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杯。

  “得了,也没到那程度,不过胡子我看是可以不刮了的。”慕稀走过去将他推开一些,帮他将睡袋和帐篷垫子一一收起来。

  “放着吧,一会儿我自己来,你把你这张脸倒腾一下,防晒的多擦点儿。”夏晚说着,端着水杯去了两匹骆驼那边。

  “切,晒黑了又怎么着,不爱看就不看。”慕稀伸手摸了摸脸,到底还是爱美,所以在收好帐篷后,便拿出自己随身的化妆品,用补水喷雾洗了脸后,仔细的做着护理防晒工作。

  “我去给那两位骆驼兄弟也喷点儿。”看着一直坐在边上等她的夏晚,慕稀摇着补水喷雾站了起来。

  “他们不需要。”夏晚皱着眉头说道。

  “我知道他们不需要,可看起来好干的样子,润润也没副作用的麻。”慕稀拿着喷雾跑到骆驼身边,对着他们的头部仔细的喷着——还别说,骆驼兄弟还真是一副享受的模样呢。

  只是一整瓶喷雾,也只够给它们俩儿喷个头的了。

  “你带了多少?”夏晚看着她摇了摇头。

  “三瓶。”慕稀将空瓶塞进腰间,轻抚着骆驼的头说道:“咱们明天省着点儿用。”

  “没有了就不洗。”夏晚笑着,将行李扔在了骆驼背上,然后拉着慕稀的手扶着她上了骆驼后,自己也跃了上去:“走吧,今天要去的方向是这片沙漠的最深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看到海市蜃楼。”

  “真的?”慕稀惊喜的看问道。

  “我查了下天气情况,初步分析有形成海市蜃楼的条件,但天气变幻莫测,也不一定就能看到。”夏晚点了点头。

  “夏晚,我怎么突然有种中奖的感觉?”慕稀笑眯眯的看着前方,感叹着说道。

  “也不一定就看到,不要有太大的期望。”夏晚笑着说道。

  “带着希望往前走,总比什么也不知道的好。其实有时候觉得,有希望再失望,也比从来没有过希望好。”慕稀笑着,摇着骆驼脖子上的铃当,听着它们发出清脆的声音,快乐得象个孩子。

  夏晚看着她笑了笑,在清脆的驼铃声中,慢慢往前走去。

  第在节:各怀心思

  J市。

  郑迅在第三天晚上回到J市,下飞机后,只在机场吃了碗面条,便收到了黎华的信息:“下机后收邮件,亚安有方案过来。”

  “当真是好效率。”郑讯边吃面条,边打开电脑,看着喻敏用夏晚的邮箱发过来的文件,只是这些数据不细算,光看是不行的。

  所以他快速的合上电脑,三口并作两口将面条吃完后,拎着电脑去离机场最近的酒店订了一间房。

  *

  在花两小时将夏晚的方案看完后,郑迅便给黎华打过去电话:

  “数据我重新算了一遍,这三套方案里,现在我们正做的,已经没有空间可言,能做进去就不错;与S国政府合作那套,数据其实还是有点儿紧,若其它竟标公司也想到这个方案的话,我们还必须得让点儿利才行。与国内建筑公司合作的这套方案,我们倒还有点儿空间。”

  “从利润上来说是如此,从竟争力上来说,与S国政府合作是最具竟争力的。夏晚说他从沙漠回来后,会去拜访S国政府相关部门,说服他们主动选取这套方案。若能由他主导S国的这次选择和合作竟标的话,我们有8成以上的胜算。”电话那边,黎华认真的说道。

  “好,明面上我会重点推荐与国内公司合作的方案,重点把功夫做在与S国合作这上头。据我的消息,S国政府这边,还没有任何投资机构与他们有过沟通。若夏晚能及时过去,我们当有胜算。”郑迅在电话这边点了点头。

  “OK,我已经找了一家在内地可以合作的公司,资料我还在整理,大约还需要两小时才能发给你。”黎华快速说道。

  郑迅抬腕看了看时间,点头说道:“可以,我大约3小时后到公司,应该有时间可以看看。”

  “好,具体这家公司在我们手上如何操作、亚安会怎么配合,我转发了夏晚助理的邮件给你。现在我先挂了。”黎华似乎在边说边做方案,说完后便直接撂下了电话。

  “夏晚的助理?看来小伙了旅游也不安心啦。”郑迅放下电话,搜索了一下新的邮件,果然有一个陌生的发件人。

  他在细细看过后,不禁越发欣赏夏晚的周密思维,还有他对事件迅速的反应——一知道他回国的消息,便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和这样的人,最好就是做伙伴,千万不要做敌人,否则真是不够玩儿的。

  郑迅想到这里,不禁对顾止安也生出兴趣来——一个比夏晚还要小上几岁的年轻人,能够把这个狐狸一样的商人逼得心思用尽,不说比他更历害,至少也是旗鼓相当了。

  当真是后生可畏!

  郑迅将今天所收到的信息,迅速在大脑梳理了一遍后,这才合上电脑离开酒店,叫了专车直接往市内的公司办公楼开去。

  *

  ‘华安’办公楼位于J市三以外,是一个占地100亩的工业园,办公楼、员工楼、娱乐室、仓库等,全是公司自建的。

  办公楼的设计以实用为主,方方正正的灰蓝色建筑并没有多少设计感,却让人感觉到踏实与稳重。

  三小时后,郑迅已经站在董事会专用会议室——而的顾止安,正好也在。

  在看到顾止安时,郑迅毫不意外的只觉眼前一亮——果然是个不比夏晚逊色的年轻人,虽然身上少了夏晚那份沉着的厚重,却又比夏晚多了几份属于后起之秀的凌厉,让人不敢小觑。

  只是,若在其它场合见到顾止安,他定然会生出惺惺相惜之感。只是现在……

  “肖董,您看方案的事情,我是现在向您汇报,还是……”郑迅的态度比平时任何时候见肖恩达都恭谨,这未免让肖恩达有些奇怪,而顾止安的眸色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肖董,我的意见和对项目的分析就是刚才说的这些,郑总远途回来,一定有重要的事呢,我就不打扰了。”顾止安的目光在肖恩达与郑迅的脸上迅速的扫过后,便起身告辞。

  “顾先生慢走。”肖恩达起身微微晗首,却也没有就他刚才说的方案有任何表态。

  *

  在顾止安离开后,肖恩达才对郑迅说道:“搞什么鬼?”

  “什么鬼?”郑迅颚然的看着他。

  “还给我装蒜,你郑迅、郑总、郑工,什么时候对人这么恭谨过?”肖恩达笑着摇头,随手递给郑迅一杯茶。

  “在外面受教育了,呵呵。”郑迅和肖恩达示了个不大不小的好,心里却是一阵淡淡的轻讽。

  “哦,说说看,什么人敢教育我们郑工!”肖恩达似是很受用他的态度,笑呵呵的问道。

  “还不是那个亚安的行长,年纪轻轻,给我讲什么职场之道。我说我一个干事的,这辈子只知道埋头干活儿,什么上下级的礼仪都是什么狗屁。”

  “对对对,这才是你郑工应该说出的话。哈哈哈。”肖恩达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心里对那个夏晚,不禁有了几分好感。

  “我刚才不就试一下你,我看你挺享受。”郑迅突然说道。

  “你……你这个老小子,你耍我是吧!”肖恩达不禁一阵尴尬。

  “说真的,还真不是,不过,你得允许我有改变的过程。”郑迅嘿嘿的笑了两声,打开那个看起来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包东西,还有点儿不好意思的递给肖恩达:“咱们俩,你也不在意我的态度,所以你让我在你这儿练习练习。”

  “这是什么?”肖恩达疑惑的看着他。

  “说到这个,我有两个目的。”郑迅一时间又正经起来。

  “恩?”肖恩达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用手捏了捏——圆呼呼的,似乎是珍珠什么的,摸起来个头还不小。

  “一个和我一会儿要聊的方案有关,一个和这次回来要去做的事有关。现在我也说不清,你先收着,我们聊完方案,有时间我再和你说。”郑迅的话说得不清不楚,但又正好符合他大大咧咧的个性。

  所以肖恩达倒也没做它想,随手放进包里后,看着郑迅说道:“你发的三套方案我和市里都已经看过了。”

  “恩,市里的意见怎么样?”郑迅直接问道。

  “也做了一套方案过来,市里还在考虑。我的意见呢,两家公司的方案都不错,要好好儿算算。”肖恩达狡黠的说道。

  “我知道,这是件大事,涉及的方面又多,当然要仔细考虑才是。不过我这次急着赶回来,是因为第一次竟标还有半个月就要出结果了。10选五的初标,我们肯定能中。”

  “所以半个月后的第二次竟标,时间非常紧。另五家公司的情况,我也给肖董您汇报过,所以我们必须有针对性的方案,第二次竟标才有把握。”郑迅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肖恩达:“这份文件是利润核算表,我想着您需要时间看一看,所以我下飞机没休息,就赶过来了。”

  “恩,我先看看。”肖恩达似乎并不如郑迅那么急迫,却也不拒绝他的方案,也不提的方案,这倒让做好十足准备的郑迅,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你今天赶回来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这方案我先看,其它的事情明天会议上再说。”肖恩达拿着工程利润预算表,向郑迅微微笑了笑,便起身离开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郑迅坐在会议室半晌,想不通肖恩达到底是什么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还是真的要再思考哪个方案对公司更有利?

  那个顾止安,到底提的是什么方案呢?

  *

  “顾先生还没走?”郑迅满肚子疑问的走出办公大楼时,看见顾止安也刚刚从另一个门出来。

  “郑总真是辛苦,下飞机没休息就过来了。”顾止安微微笑了笑,好正以暇的将手伸到郑迅的面前。

  “顾先生也一样,这种驻扎到客户公司的精神,实在值得我们学习。”郑迅伸出手,与他轻轻一握便即松开。

  “哪里,比起亚安的夏行长,自然还是不及的。”顾止安微微笑了笑,轻飘飘的说道:“不过,有人不计得失的将钱送上门给人赚,未见得是好事。”

  “顾……”

  “肖董是个很董生意的人,我和他聊得很愉快。”

  顾止安没给郑迅更多说话的机会,丢下这句莫明其妙的话后,便施施然的离开了——那样的风度,有那么一瞬间,郑迅觉得,是连夏晚也比不上的。(就爱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8 爱情让我变得更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