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9 陪你看星星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顾止安的双保险方案

  郑迅离开公司后,便去亚安银行拜访了夏晚的助理喻敏,两人略作沟通后,便迅速达成了共识:不管的方案是什么,这边的计划都暂且不变。

  而郑迅作为项目的执行负责人,的方案捂得再久,终也还是要拿出来的,倒是不如静制动!

  “相比夏行长的运筹帷握,顾止安现在的表现就是笃定。真不知道他的这股笃定从哪儿来。”郑迅与喻敏边往外走边说道。

  “若是我们行长处于顾止安的位置,表现会比他更自信、更笃定。”喻敏的笑容里略带着骄傲:“在客户面前的表面,无需理由,只有需要。他们这种人,就是有这种能力,让你信他。”

  “或许。”郑迅点了点头,思索着说道:“我一直在想,一定有什么关键点,是我们没想到的,而顾止安想到了。”

  “或许。”喻敏学着他的语气点了点头,眉宇间却是与夏晚一样不服输的神情。

  *

  第二天,黎华在国内联系的建筑公司,除一家去亚安银行与喻敏谈项目贷款外,还有两家也去了黎华推荐的银行做贷款申请----黎华放出风声,说‘华安’若中S国的民建项目总标,会考虑在国内进行分包招标,所以这三家公司也开始积极操作这个项目。

  同时,‘佳安’内部招开项目进度会议,也请了市里主管经济的黎副市长和他的秘书参与。

  主要的发言人,当然还是郑迅----

  “我们只有半个月时间,不仅要决定怎么做、还要有完整的二次竞标方案提交,所以时间非常紧急。”

  “按正常的竟标方案,我们的赢面不大,具体原因以及对手的优劣势,我刚才已经分析过了。”

  “我们拿下这个项目对国家、对企业的重要性、以及收益情况,我也做了详细的说明----这一点,是以前做项目陈述时,我做得比较简略的,今天之所以花了这么大的篇幅来说,是因为我和我的团队在与它国竟标团队对抗的这段时间中,深刻体会到:这不仅是一笔生意,还关系到国家的利益;我们在外面做项目的底气,不仅来源于自身的实力,更来源于强大的国家给我们的自信。”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嫌我罗索,多讲了这许多S国的竟标环境和员工们现在的状态。”郑工在做完项目进展汇报后,一脸认真的看着与会的董事会成员、以及黎副市长。

  “老郑出去一趟,感受良多啊。”肖恩达微笑着,表示赞同他说的话。

  “郑工说得不错,一旦出了国门,所有的事情就都不只是个人的事了。”黎副市长的眸子不由得微微一亮,觉得这个硬骨头郑迅,这次回来确实是有些不同了----不仅眼界开了、讲方案也是有了些文气,更重要的是,身上的那股子狂傲劲收敛了不少。

  看来,在外头还是吃了亏的。

  “我是个粗人,向来做事比说话利落,所以对于这个项目做到现在,我们大家都是感触颇多,项目组也有信心拿下,希望市领导和公司领导多支持。”郑工认真的说道,同时给董事会成员、黎副市长郑重的鞠了个躬。

  “我这次赶回来,就是需要在一周内把二次投标的方案确定下来。在二次投标的方式上,我已经报过方案给董事会和市领导,不知道各位领导是否已经有决议?”郑工回到坐位上坐下来,看着肖恩达问道。

  “你上次提交上来的方案董事会和黎副市长都看过,在用不同方案进行多主体投标这个思路上,大家的意见一致。”肖恩达看了一眼黎副市长,见他没有疑议后,对郑迅说道。

  “好的,那么这一点我们就确定下来。在方案上,肖董和黎副市长是什么意见?”郑迅在笔记本上快速记下肖恩达的意见后,沉眸看着他问道。

  “方案上……”肖恩达又看了黎副市长一眼,语气顿了顿后说道:“三套方案和有优劣,如老郑你说的一样,能满足S国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无论他们最终做决定的是哪个部门,总有一套方案会被选中。所以方案的细节我们可以再讨论,方案的框架,董事会和市里都同意。”

  “那就太好了,今天确定下来的,我们准备标书的时间就充裕得多了。”郑迅控制着心里的不解与激动,沉声说道----他真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只是?真的顺利吗?

  他确实是个做实事的人,对于上层这些个说话艺术,显然不那么理解。

  果然,肖恩达顿了顿语气后说道:“只是在合作的投资方选择上,公司有其它的考虑。”

  “其它考虑?什么考虑?”郑迅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无论是与S国市政府合资、还是与国内建筑公司合作,投资方都不能只是亚安银行。”肖恩达缓慢的说道。

  “是不能是、还是不能只是?”郑迅在这一次,倒是迅速抓住了肖恩达话里的重点。

  “我的意思原本是完全不想与亚安解行有任何牵扯,原因很清楚:第一,他们是美资银行,光市里这一关,我们就过不了;第二,美国现在大面积爆发次贷危机,资金方面的保证性也堪忧。这两点,不知道郑工考虑过没有。”肖恩达看着郑迅慢慢说道。

  “考虑过,但在我们的方案里,这两点都不

  的方案里,这两点都不是问题。”郑迅快速说道:“因为无论哪套方案,亚安都不直接与我们合作,他们身为美资银行的政治敏感度、以及资金保障性,与华安都没有直接关系。”

  “我所提供的这三套方案,已经最大程度的将内险转嫁到了合作方。肖董是金融方面的专家,应该看得出来。”郑迅沉着脸看着肖恩达。

  “所以只说了不能只是,而没有说不能!”肖恩达淡淡说道。

  “肖董的意思是?”郑迅沉声问道。

  “与S国合作的方案,你想办法让S国政府寻找两家不同国家的银行做为合资公司的投资人;与国内建筑公司的合作方案,华安选择的提依然是:对方公司有两个或以上的投资伙伴,不限于银行。”

  “只有这样,才能将项目的风险降到最低。”肖恩达见郑迅似乎想说什么,便直接说道:“这也是市里的意见。我认为市里为我们考虑得非常周到。”

  郑迅将肖恩达的话,快速的在脑海里转了两圈,想到这三套方案中最有可能成功的是与S国成立合资公司。所以从谈判角度来说,他只能弃一个、保一个的话,那么他选择弃掉国内合作方案,而保住S国政府合资这条线的资金独立。

  当下对肖恩达说道:

  “肖董,与国内的合作商倒是好说,我们可以提竟标要求;可S国的合资公司,我们没有办法要求对方必须有两家或以上的、还是不同国家的投资机构参与注资;希望肖董能考虑到我们在当地具体实施的难度。”

  “并且,从逻辑上来看,这是S国的项目,最不想项目出问题的便是S国自己,所以无论他们与谁合作,资金的风险可以说为零----就算合作机构出问题了,他们还有国家银行顶着,您说呢?”

  肖恩达听了,当下脸色微变。倒是黎副市长接话说道:“郑工说得也有道理。这个项目对市里和华安都很重要,我看今天大家就大致方向达成共识,已经是很大的进展。至于合作方的资质怎么来确定,我们既要考虑资金的安全性、也要考虑方案的可操作性。”

  “大家再多一些时间,考虑得更周密一些再做决定,如何?”

  郑迅看着黎副市长,没有答话----他也需要下去与夏晚再作商量:如果这是顾止安的提议,那么顾止安就太狡猾了:指出了亚安现在最大的问题,却又不将亚安完全排挤出去。

  这种姿态,倒是完全站在企业角度考虑了----听肖恩达的话,甚至连的名字都没提,真够聪明的。

  只是他这个聪明的局要怎么去破,郑迅自己当然破不了----这种高智商的游戏,并不适合他来玩!

  所以他沉默着,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反对,若肖恩达同意黎副市长的意见,考虑两天后再做决定,那么他就有充足的时间与夏晚商量;若肖恩达执意坚持自己的意见,那么他只能坚持抵制、不予执行!

  “还是黎副市长考虑周到。郑工,我们再仔细分析分析每种方案,晚两天决定,应该不会耽误二次竞标吧。”肖恩达笑咪咪的问道。

  “当然,虽然还是有些紧,却也并非完全不行。”郑迅沉声说道。

  “好,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肖恩达点了点头。

  *

  只是在散会后,郑迅却怎么也联络不上夏晚,急得差点儿摔电话。

  喻敏想了想对电话那边的郑迅说道:“我已经给行长手机留言、也发了邮件,他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我。”

  “至于方案,在联络到他以前,我同意您的意见。但是有一点我需要向您确认一下:我们做的三套方案,董事会有没有给看过?或者透露过。”

  郑迅微微一愣,下意识的说道:“我没问这个问题,不过若有心的话,还是能拿到方案。”

  “麻烦郑工以最快的方式确认这一点,如果有,请立即告诉我;如果没有,请想办法阻止他们泄露。”喻敏谨声说道。

  “他们知道这个方案,对项目有什么影响?”郑迅只觉得自己这会儿脑袋有些短路。

  *

  “最大的用处,就是将方案直接泄给对手公司,对方便会用相同的手法来操用----在方案相同的情况下,与对手的竟争便又回到现在这种胶着的状态,进入一个死循环。”

  在三个小时后,夏晚终于给郑工回了电话过来,电话里的声音倒并不沉重,却也不算轻松:“如果对方公司再拿到我们的报价,那华安便输定了!”

  听了夏晚的话,郑迅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无比沉重,想了半天,才说道:“从肖董话里的意思来看,肯定知道我们的方案,因为肖董明确的说了两个方案的投资商资质问题----若顾止安不知道具体方案,如何能提供这样的建议?”

  “郑工分析得有道时。依我来看,在完全确定合作方式前,肖董很可能没有给看具体方案,但应该是讲过思路。”夏晚点了点头。

  “那现在……”郑迅沉重的问道。

  “顾止安应该还没将方案透露出去,他应该会等华安最后的决定----确定了各合资方的融资渠道后,他们可以做出更精准的方案,同时开始与合资方展开谈判。现在是华安不动、他们也不动。”夏晚边思

  ”夏晚边思索边说道。

  “夏行长的意思是?”听夏晚说了这么多,郑迅仍然不知道机会在哪里。

  “现在要怎么做,我还没完全考虑好。不是还有两天时间吗!只要我们最终的方案没落到他们手里,这两天是他们的机会,也同样是我们的机会。我先想想,两天内给你意见。”夏晚沉声说道。

  “好,我就等夏行长意见。”郑迅点了点头,便即挂了电话。

  想想夏晚刚才说的话,只觉得一阵凶险----顾止安,当真是太可怕了:他的策略居然是双管齐下:一方面说服市里和董事会,与亚安共同与合作商的投资,那么在资金上至少有了与亚安同等的话语权;一方面将方案直接抛给他的委托公司,若对方再刻意压压价,华安便全无胜算。

  郑迅想起昨天下午离开时,顾止安脸上温煦的笑容,只觉得不寒而栗----这么年轻,却有这么深的谋算,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第二节:陪你看星星

  S国。

  夏晚与慕稀在沙漠的中心腹地等了两天,仍然没有等来海市蜃楼。

  气象、温度、湿度什么的,都符合海市蜃楼形成的条件,却是一等再等,终是不见踪影。

  “夏晚,算了吧,继续往前吧。”慕稀失望的说道。

  “再等一天,明天还没有,我们就走。”夏晚抬头看了看天空----正午的阳光,加上沙漠上毫无遮拦的沙子,确实已经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以他的个性,从来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等待,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却愿意陪着慕稀在这里一守就是两天。

  “明天……”慕稀走过去站在他的身边,顺着他目光的方向往天空的远处看去,语气里不禁一片萧瑟:“不是所有的愿望都可以达成的,其实,有点儿遗憾也没什么不好。或者因为这遗憾,我们会对这次的旅程,记的时间更久一些。”

  “所以夏晚,还是算了吧,我不想等了。”慕稀伸手圈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背上,轻声说道。

  “有时候,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结局便大不相同。”夏晚低下头来,看着她交握在自己腹部的双手,沉声说道:“再等一天吧,至少还有一半的机会。”

  “一半的机会……”慕稀自语着,不再答话。

  “走,我们去那边转转。”夏晚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指着前方一片仙人刺说道。

  “刚才听你的电话,好象项目进展不太顺利,你不担心吗?”慕稀被他牵着往前走,边问道。

  “当真对不住,说好不谈工作只陪你的,还是没有做到。”夏晚伸手圈住她的腰,将她往身边揽了揽,抱歉的说道。

  “和看海市蜃楼一样,我只是希望,但不是所有的希望都能实现的。”慕稀笑了笑,淡淡说道:“而且,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总算有些真实的气息,提醒我这次旅程不会是一场梦境。”

  听着她低低的声调里隐隐藏着的伤感,夏晚牵着她的手,不由得加理了力度----似乎也在担心着,走出这片沙漠之后,他们之间又回到原点;或者相互走得更远……

  “哎,这些仙人刺还开花儿呢,好漂亮。”似乎刚才的幽怨只是随口说说,慕稀的情绪一下子又好起来,看着那些仙人球便是一阵猛拍。

  或者她在掩饰、也或者她真的只是偶发感叹;夏晚看着在仙人刺中兴奋得孩子一样的她,眸子不禁一沉再沉……

  *

  沙漠腹地的夜空,比其它地方更深邃;而夜空里的星星,也比其它地方更加明亮。加之气温的下降,晚上的地面也没有了白天的炙烫。

  夏晚与慕稀在吃完沙漠晚餐后,便脱了鞋子,在沙地上走来走去----一串大脚、旁边跟着一串小脚,那样的亲密感,让两人都有些舍不得被风吹掉。

  于是风吹掉一圈,他们便再走一圈----一圈一圈的,两串大小的脚印一直那么相依相靠的连在一起。

  “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下?”走到不知道第几圈后,夏晚看着有些倦意的慕稀轻声问道。

  “好累啊,休息一会儿吧!你用沙子把我埋起来好不好?”慕稀张开双臂,就这么直直的躺了下去---她是真的累了,无论走多少圈,脚印总能被风吹了去;无论用多大的力,沙子被吹起时,仍是半点痕迹不留。

  人,有时候真的抵不过天的!

  不服不行、不认命,也不行……

  *

  夏晚到底没陪她玩儿沙子埋人的游戏,只是与她同样的在地上躺了下来,一个一个的星座指给她看,甚至还能讲出星座的故事来。

  “夏晚,明天一早我们就往回走吧。”慕稀突然说道。

  “不是说好了再等一天的吗?”夏晚侧头看她。

  “等得太久了,累了。”慕稀也侧过头,微眯着眼睛看着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虚幻终究是虚幻,再美也不是真的,何必浪费时间呢。”

  “楼阁存在是真、我们看到的角度与方向不对,便成了假。”夏晚伸手,轻抚着她的脸,意有所指的说道。

  “真实存在的楼阁或许并不美,正因为角度不对、方向不对,所以看来便是美的了。”慕稀将脸偎进他的大手里,笑着说道:“所以美不美,在于心。”

  听她如此说话,夏晚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说这么多了,你又得说我参禅了。”慕稀笑着坐起来,看着夏晚半晌,俯下头去在他唇间轻吻了一下,偈又重新躺下,对着满天的星星,轻哼起儿歌来----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空放光明

  好象无数小眼睛

  ……

  歌声温柔轻缓,在这沙漠的夜空轻轻飘荡,如催眠曲一般,让人感觉到温柔、却又感觉到一股心酸。

  “夏晚,我也害怕,婚姻会磨掉爱情的翅膀、现实会打碎我对爱情仅有的幻想。我不嫁给你,就永远不会因为你不爱我而变得可怜……”

  “夏晚,你知道北斗七星还有个名字是什么吗?”

  “大熊星座。”

  “哈,知道得不少麻;那小熊星座有几颗星星啊?”

  “三颗。”

  “仙女星座呢……

  ……

  女孩轻俏响亮的问题、男人沉稳淳厚的回答,回荡在这一片无限的沙漠上,远远听来,好象他们很幸福一样……

  ……

  拒绝成长到成长

  变成想要的模样

  在举手投降以前

  让我再陪你一段

  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

  陪你把独自孤单变成了勇敢

  一次次失去又重来

  我没离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你把想念的酸拥抱成温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9 陪你看星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