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0 不告而别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旅程的最后一段

  第二天,又是一个天晴的好在气,清晨里,在这一望无限的沙漠腹地,能看到星星、月亮、晨曦微光共现地奇景。

  “除了这里,再没别处能看到这样的风景了,就算没有海市蜃楼,也不虚此行。”慕稀披着外套站在晨曦的微光里,仰头看着天空满足的说道。

  “吃早餐了。”收好帐篷、行李的夏晚,在地上只铺了餐垫,准备好早餐后,喊一大早便起床看风景的慕稀。

  “你就不能让我看会儿再吃?”慕稀转身皱眉看着夏晚,这个没有情趣、连旅游也会把时间切割成一块一块绝不容弄错的男人,已经开始吃早餐了。

  “要是还在这儿呆一天,你可以再看看;若是要继续往前走,就必须得吃了。”夏晚抬头看了看天空,又转眸看她。

  “好吧。”慕稀叹了口气,扯着披在肩上的外套,走回到夏晚身边坐了下来。

  “其实也可以边年边吃,不影响。”夏晚放下手中的面包,拉起她的手帮将外套穿好,边说道:“这儿的视野好,坐着看和站着看基本没区别。”

  “夏晚,如果你看不到时间会怎么样?”慕稀笑着看着他,伸开手臂配合着他,动作自然而熟捻,都没觉着这比亲吻、拥抱更平常的动作,看起来是那样的亲昵而温暖。

  “我有生物钟。”夏晚帮她将拉链拉上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大脑。

  “好吧,你的世界我不懂。”慕稀拿了块面包,边吃边抬头看向天空。

  “也不是很难懂,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比如说股市开市收市的时间是固定的,我必须在与之相符合的时间看数据做分析,长年如此,刻板的生物钟便形成了。比如说你们做设计的吧,灵感好象都是在晚上,所以习惯了晚睡晚起。”夏晚边吃边说道。

  “做你们这行的,就没个正常的吗?喻敏也这样?”慕稀轻瞥了他一眼,继续吃自己的早餐、看自己的风景。

  “基本是这样,喻敏是我的助理,时间必须配合我的时间。”夏晚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样……”慕稀将目光从星星月亮已经隐去的天空中收了回来,看着夏晚说道:“也挺好,喻敏看起来特别精英气质。”

  “她说很羡慕你这样有艺术气质的。”夏晚笑着说道。

  “她和你说的?”慕稀的眸光微闪,看着他问道。

  “恩,和你们刚合作头两年。”夏晚点头。

  “你们这上下级的关系处得不错啊!”慕稀笑着说道。

  “在她相亲8次都失败以后,她对自己的职业一度生出疑惑。”夏晚的眸光微闪,看似聊天,实责解释道。

  “呃……”慕稀一愣,小声说道:“又不是所有银行的女职员都嫁不出去,她是太强了。太强的女人让男人有压力。”

  “是这样……”夏晚轻笑着摇头。

  “越是不行的男人,自尊心越强,其实就是用所谓的自尊掩饰自己的无能与自卑;他们在事业上无法强势,只能在家里、在女人身上强势;所以说到底不是喻敏太强,而是她没碰到一个足够强大、或者足够自信的男人。”慕稀想了想说道。

  “是这样?”夏晚皱眉看着她:“看起来你懂得还不少?”

  “我同学好多都结婚生孩子了,那些事业不好的男人,脾气都特别坏;相反事业上有一定成就的男人,在家更尊重和爱护老婆孩子。我想应该就是这个原因。”慕稀歪着头看着夏晚,笑着说道:“所以你告诉喻敏,别为了那些没用的男人怀疑自己。我就挺欣赏她的,干脆利落,漂亮大方。”

  “好,我把你的话转告给她。说不定她一开心,加起班来更有劲了。”夏晚笑着点头说道。

  听了他的话,慕稀不禁睁大眼睛瞪着他:“我说夏晚,你这是纯粹的资本家嘴脸啊!你就不能单纯的关心关心下属?就这么点儿事,你也能用来压榨员工的剩余劳动力?”

  “你这句话有一个词说得很对,就是‘员工’,员工的责任是用她的劳动成果,换取薪金收入。作为他的上级,责任就是让员工的价值与收入匹配。否则不是降薪就是换人。”夏晚现实的说道。

  “得,我不和你谈你资本家那一套。咱们不在一个频道上。”慕稀轻哼一声,拿起饮料将余下的一口气喝完后,边往垃圾袋里收边说道。脸上是一脸的不认同。

  “你又不是我的员工,这方面我们不用在一个频道上。”夏晚点头,倒不强求慕稀认同她的观点。

  “不知道做你的员工是一种什么感觉?”慕稀边收拾东西边说道。

  “你似乎没这个机会去感受。”夏晚笑着看着她:“不过,其它角色,倒可以试试。”

  “没那兴趣。”慕稀收拾东西的手微微顿了顿,便拿着垃圾站了起来,走过去挂在骆驼的身上。

  “有兴趣的时候,欢迎尝试。”夏晚也站了起来,将余下的行李收进行李包后,一股脑儿挂在了骆驼的背上:“走吧,继续往前。”

  “你电话响了,趁着这会儿不知道哪儿来的一点儿信号,快接吧。”慕稀边拿出余下的保湿水,边往骆驼身上喷边说道。

  “恩,那你等我一会儿。”夏晚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便快速的接通:“喻敏,什么事?”

  听见是喻敏的电话,慕稀不禁笑了—

  电话,慕稀不禁笑了——当真是工作狂的助理,自己也是工作狂。

  当下也不理会他,细心的整理着两位骆驼兄弟的驼毛,然后让他们与已经升起来的太阳一起合影——看看照片,觉得自己拍得还挺有艺术感的。

  *

  夏晚看着她自得其乐的怡然模样,微微笑了笑,拿着电话走开了一些。

  “行长,我和郑总在一起。”

  “恩,郑工是不是有些着急了?”

  “是的。华安今天下午3点开会,确定投标方式。”

  “今天下午……你将电话给郑工,我和他说。”

  “好的……郑工,行长的电话。”

  在电话交到郑迅手上后,夏晚想了想说道:

  “郑工,我们的方法只有一个,不让参与,否则任何的方案都是无效的,因为他可以拿去给对方公司做一份一样的;而同时以你们华安的项目审批程序,我们又不能做一份假的去给董事会讨论,用一份真的去竟标。你看呢?”

  “假的?真的?”郑工的电话那端沉吟着,半晌之后才缓慢的说道:“阻止的参与,我想比较困难,因为抛开我们知道的投资的目的来说,合作商有多家投资机构同时投资,确实符合资金安全和项目保障的最佳逻辑。”

  “没错,我也这么认为。如果不是,而是其它任何一家投资机构,我会为肖董的方案击掌叫好。当然,也正因为符合资金安全和项目保障的最佳逻辑,所以在顾止安提出来后,佳安几乎是无法拒绝这种方案的。”夏晚认同的说道,也表达了对顾止安能力的认可——若不是有着极佳的投资风险敏感度、若不是极了解融资人的心理,绝做不出这样看似开放、实则防御性极强的方案。

  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所以夏行长说的方案真假一途,我想可以操作。”郑迅沉声说道。

  “哦?”夏晚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只是说话的语调依然沉缓而无奈:“据我了解,这次的项目总金额,已经超出了项目组的自主权限额度。这也是郑工你这么急着回去的原因吧,需要与董事会书面确认二次投标的标书。”

  “没错,但也不是完全不可操作。所以在公司这边,我尽量坚持我的意见,不让董事会起疑心;在真假两套方案上,我让黎华和你联系。”郑迅沉声说道。

  “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将方案的框架发给我助理,她将方案完善后与黎助理进行详细沟通。”夏晚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两人就方案的方向、操作细节又聊了一会儿后,才各自挂了电话。

  对于顾止安的双保险拦截方案,夏晚确实没有一个更好的方式去化解,因为再好的方案,落到对手的手里都是一文不值——而顾止安的参与,就能让华安所有的方案都变得一文不值!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一套不会最终实施、或者只会部分实施的方案,才会有赢的可能。

  而他也知道,这个方法对郑迅来说是有风险的,所以他只能提示、不能直接告诉郑迅这样做,否则怕引起郑迅的反感。

  好在郑迅也是个聪明人,几乎是一点就透;也好在,对于品牌的坚持上,他与自己的价值观相同,所以才能如此容易达成共识。

  想到这里,夏晚不禁觉得对郑迅有些抱歉:与这样的人沟通,是否应该更坦诚,而少耍些手段呢?

  *

  “行长,郑工已经离开了。”在郑迅走后,喻敏又给夏晚打了电话过来。

  “恩,给华安董事会审批的方案你不用管,按之前提前的三套方案,由华安项目组按董事会的意见修定数字即可;真正要实施的方案我还没想好,但这个也不急于一时,我有框架后就发给你。”夏晚淡然说道。

  “好的。不过行长,我们能想到的方案,对方应该也能想到。华安有亚安做方案、对方公司也有做方案;如果用了未被批复的方案,最后又不能胜出,于郑工、于我们都会有极大的损失。”喻敏担心的说道。

  “是机会就会有风险,机会越大风险就越大。所以这个险必须要冒。此其一。其二,因为对方的目的不仅是拿下项目,还要挤走亚安在项目中投资的机会,所以就会盯着亚安给华安的方案,不会在自己的方案上多下功夫,这就是我们第二套方案取胜的机会。”夏晚的语气依然笃定。

  收起电话后,夏晚转身往慕稀那边走去——

  *

  “好了吗?可以走了。”夏晚伸手顺了顺骆驼身上的毛,对慕稀说道。

  “讲完了?还顺利吗?”慕稀将相机递回给夏晚,边问道。

  “还行。”夏晚收起相机后,扶着她上了骆驼。

  “顾止安为什么也非这个项目不可?”慕稀不解的问道。

  “你这问题真是外行,好的项目谁都想做,不能因为有对手就放弃,总要争到最后,以实力定输赢。”提起顾止安,夏晚眸光微沉,淡淡说道。

  “道理是这样,可哪儿这么巧的,两个大项目你们都遇上了。”慕稀挑了挑眉梢,看着夏晚说道:“看来你们还是挺有缘分的。”

  “棋缝对手,也是一种幸运。”夏晚微微一笑,看着身边路过的一队驼队,大声说道:“别谈这个了,这两天不会

  这两天不会再有工作的事情,可以好好儿陪你。”

  “好啊。”慕稀笑着,将手伸给了他。

  在阵阵清脆的驼铃声中,他们跟着前面的驼队慢慢往前走去,越来越明亮的日光,照着一望无限的沙漠,那种热度与开阔,让人有种豁然开朗的喜悦感。

  *

  最后一天的行程,离回市区只有四分一的路程了。一直笑笑闹闹的两个人,从回程开始便沉默了许多。

  此时两人坐在月湖泉边,各自看着自己的骆驼畅快的饮水,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直到两匹骆驼喝得差不多了,夏晚才说着道:“在这边多呆一晚上吧,明天早上回去。”

  “还有四小时就到市区了,回去吧。”慕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夏晚沉眸看着慕稀,低低的说道:“我想多呆一晚。”

  “夏晚……”

  “不管你回去后会做何决定,我不会、也无法强迫你接受我的意见。所以对于这一次的同行,也请你成全——成全我的不忍与不舍。”夏晚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她慎重的说道:“慕稀,我这个人在感情方面比一般人都迟钝。所以有些感情我自己也理不清楚。但是从前说不爱没有骗你,现在说心动也没有骗你。”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我现在想要的未来是什么样的;重要是的,我不想在执着了这么多年、这么艰难的决定放弃后,还因为你的态度而改变。”

  “夏晚,我已经不是你初认识时候的那个慕稀了;现在的我,学会了将重要的东西好好保护;学会了去过脚踏实地的生活。虚无的东西,我已经追求不起。”慕稀霍的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夏晚大声说道:“夏晚,谢谢你满足了我‘与你单独相处一段时间’这个愿望;但是请你不要逼我走回头路——我不想、也不敢。”

  夏晚沉默的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多呆一晚上吧,明天一早就回去。我托了旅行社订明天下午的航班。”慕稀牵着骆驼往适合扎营的方向走去,留下夏晚一个人,沉默的坐在湖边。

  *

  随着阳光渐弱、太阳西沉,两人不再提下午的话题。慕稀拿着相机到处拍片、夏晚拿出电脑开始处理工作,偶尔的对话,也是都是天气、晚餐、照片之类无关痛痒的话。

  晚餐后,慕稀拿着相机去到月泉湖边拍倒影,夏晚抱着电脑在帐篷边做方案。

  直到天色完全沉了下去,夏晚抬头看湖边的慕稀,她正抱着相机看着清澈见底的湖水发呆。

  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起身去帐篷里拿了件薄外套后,走到湖边帮她披上:“晚上温度低,别感冒了。”

  “谢谢。”慕稀拉了拉披在肩上的衣服,低声说道。

  “还没出去呢,已经这么客气了吗?”夏晚在她的身边轻轻坐下,低低的说道:“若然如此,我倒希望这次的旅程能一直继续下去。”

  “你是个比我更现实的人,当然知道那不可能。”慕稀低下头,看着打开相机,看着镜头里录的那些美得震撼的风光,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我就是太现实了,现实到不知道该怎么打动你。”夏晚沉眸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

  “这样最好,因为我害怕被你打动。”慕稀将手里的相机塞进他的怀里,起身往帐篷那边走去——她是真的害怕被他打动。

  她太清楚,自己的心里根本不如说的那样坚决,爱着他的她,无法抵抗他哪怕只是说说的表白;

  她是如此的矛盾,答应与他在这里多留一夜,心底深处隐隐盼着他更强势的表达和要求;却又害怕他不留余地的表白之后,她再也无法回头——而这样的夜、这样单独相处的旅程,即便是普通关系也能滋生出不同的感情来。何况她爱他、何况他对她亦有心动。

  只是回去之后怎么办?在现实里清醒之后,他的心底依然放着一个安言、他对她依然只是浅浅的心动加上一些怜惜;在现实里清醒之后,他要的婚姻,也不过是为了给母亲一个交待。

  所以她这样的坚持,真的不容易;所以夏晚,不要试图让我回头;因为你真的不懂,我的放弃,是对这段感情的另一种执着,是想让这份爱情一直以最美的姿态存放在心底。

  慕稀回头,看向站在月泉湖边的夏晚——他也正沉沉的看着她。

  “夏晚,我先休息了,我不想赶不上明天回国的航班。”慕稀压下心里的悸动,看着他大声说道。

  夏晚朝着她的方向大步走来,一语不发的、只是伸臂将她用力的搂入怀里,温唇重重的覆上她的,在她柔软的唇间用力的辗转吮动,不让她再有说话的机会……

  第二节:不告而别

  再舍不得,也总有结束的时候。

  当天空里的星星慢慢变得看不见、当晨曦的微光从地平线处升上来,靠在夏晚怀里的慕稀慢慢睁开了眼睛:“天亮了。”

  “天亮了。”夏晚轻声应道。

  “你几点睡着的?”慕稀侧头看他。

  “不知道,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夏晚微微笑着,沉眸看着她,低低的说道:“要去帐篷里休息会儿吗?”

  “不用了,睡得还挺好的。”慕稀摇了摇头,扯了扯身上盖着的毛毯轻声说道:“好象和帐篷里一样暖和。”

  “恩。”夏晚拥着

  ”夏晚拥着她的手臂用力的紧了紧,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后,轻声说道:“那走吧。”

  “走吧。”慕稀轻扯嘴角,微微笑着,眼圈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两人站起来,慢慢的收拾了行李后,骑上骆驼慢慢往回走去——一路上,驼铃叮当,一如来时的清脆明亮。

  或者,不变的,永远是风景;而改变的,却是人的心境。

  *

  回到S国的首都酒店后,夏晚将帐篷、工具什么的全存在服务台,与慕稀各自拎了自己的随身包回到了房间。

  “下午几点的航班?”站在慕稀的房间门口,夏晚看着她问道。

  “3点。”慕稀小声说道。

  “洗完澡休息一下,1点的时候我送你过去。”夏晚点了点头。

  “好。”慕稀轻轻点头,转身进了房间。

  *

  夏晚回房洗完澡后,便出门去了黎华的办公室,就S市政府合资约谈、和华安董事最后决议的情况,做了详细的了解。

  “S市政府这边,郑工在离开前去拜访过一次,也隐约谈到合资的方向,这边政府似乎很感兴趣。”

  “因为总部董事会的决议被郑工拖住了,所以在没有最后确定方案的情况下,这边另几家公司也还没有动静。”

  黎华将情况简要的说了一下后,对夏晚说道:“郑工那边也拖不住了,今天董事会一定会将投标方式最后确定下来。”

  “恩,也不需要再拖了,今天下午4点,我去政府办公厅。”夏晚点了点头,对黎华说道:“让郑工做适当的让步,以让肖董好做决定。等肖董有了决定,我们即可开始新方案的确定。对方公司等顾止安的拿到华安董事会的决定,要比我们晚至少2小时以上,这个时间足够我们去S市政俯做第二次沟通。”

  “OK,那就辛苦夏行长了。”黎华点了点头。

  “我回酒店再休息一下,董事会这边你就费心多盯着一些。”夏晚抬晚看了看时间,便即起身告辞离开。

  时间确实很紧,现在已经是12点,他与慕稀约的是1点,实际上他的计划是12点半就去喊她——一起去一下卖帐篷的户外店铺,看看老板说的蜜月礼物到底是什么。

  无论结果如何、无论慕稀最终决定如何,他虽不会去逼她、也没有到要逼她的程度,却希望在自己能做到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让她了解自己现在的状态。

  “师傅,我12点半要到酒店,麻烦您稍快一些。”夏晚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12点半没问题。”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里程表和时间,肯定的说道、

  “谢谢。”夏晚点了点头,微眯起眼睛,半打起盹来。

  *

  酒店里,慕稀已经收拾好行李,看了看时间,刚刚12点,离飞机起飞还有好几个小时。

  慕稀拎起行李走到门口,想了想又回到房间重新放下;如此反复了两三趟,终于还是拎着行李,在12点30的时候离开了酒店。

  “师傅,首都机场。”

  “好勒。”

  车子迅速的往前开去,慕稀回头看了一眼酒店——一辆出租在酒店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急急的看了看腕表后,大步往里走去。

  “夏晚,再见。”

  慕稀将目光从他的背影中收回来,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

  “慕稀。”

  夏晚上去的时候,慕稀的房间门是开着的,两个服务员正在里面清理房间。

  “先生,这间房间的房客已经退房了。”服务员看着夏晚,微笑着说道。

  “退房?什么时候?”夏晚的眸光一沉,低声问道。

  “大约十分钟前。”服务员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夏晚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慕稀的房间。

  看时间,她去机场也还有2个多小时的候机时间,他现在追过去,当然还是见得到的——只是,追过去吗?

  夏晚轻扯了下嘴角,轻轻摇了摇头——既然她决定了,又何苦让她为难;原本也没想要强行将她留下,追过去便更加没有意义。

  夏晚也没有回房间,直接去了服务台,取了存在那里的帐篷和其它行李,打了车直接往户外运动用品店而去——他总是这样,无论结果如何,他要做的事,也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

  至于感情……

  或许慕稀是对的,他对她有呵护、有心动,甚至也有爱,但这爱,还不足以让他将过去全然放下、也不足以让他改变自己而去适应她的节奏。

  所以,如她所说,若是结婚,她还是会感到失落、感到委屈的吧——既然如此,那就各自安好吧,一段不需要感情付出的婚姻,或许会让生活更加轻松……

  *

  “老板,这是帐篷,回收吗?”

  “啊哈,小伙子,真的送回来了!”

  “是啊,想看看你准备的蜜月礼物。”

  “女朋友呢?”

  “她有事先回国了。”

  “先走了?你一个人就不好玩了。”

  “我只是看看。”

  “好勒!一套情侣影院的电影票!我们这里的情侣影院可是特别有名的!”

  “……我就看看,你送给别人吧。”

  “这个又不过期,你拿去吧,下次来再用。”

  “不用,谢谢。”

  夏晚微微笑了笑,抬腕看了看时间,给喻敏打电话确认了与S市首都市政府预约的时间和地点后,便匆匆回到酒店,开始准备下午见面要谈的文件——于他来说,还没有一件事情可以让他忽略工作。

  *

  机场里,慕稀换了登机牌后,便坐在贵宾候机室看这次拍的照片,广播里传来航班安检的通知后,慕稀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又下意识的抬眼看向门口,她希望出现的那个身影依然没有出现。

  慕稀苦笑了一下,起身拉着行李往外安检处走去。

  这就是夏晚,似乎总是给你希望,却又永远让你失望。

  *

  在走进舷梯的最后一分钟,慕稀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玻璃隔断之外的候机大厅,来来往往的旅客中,没有那个她想看到的身影。

  拖着随身的箱子回头,嘴角是倔强的笑容,红红的眼圈却没有眼泪流下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00 不告而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