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3 婚姻赌约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接她下班

  “顾先生,如果有诚意的话,最好带上一束花,第一次就不要玫瑰了。”快下班的时候,顾止安收到于佳佳发过来的信息,眸光微微眯了眯,淡淡的笑了。

  “顾先生,需要我帮您准备吗?”看见顾止安在下班时间准时走出办公室,于佳佳忙从坐位上站了起来,看着顾止安小声问道——为了活得更长一些,她可没这个胆子让别人听到这话。

  “不用,谢谢。”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提着公文包大步往外走去。

  “哦,不用谢。”于佳佳暗自扬了扬眉梢,在看着顾止安走出办公区后才重新坐下。

  “相亲?而且看中了!”于佳佳努力消化着自己接收到的信息,看着桌面那些堆积如山的报表与文件,她的脸上也自然的浮起开心的笑意——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恋爱中的大魔头会是什么样子。

  *

  慕氏,慕允办公室。

  “你没有批准席怜的推广方案?”慕允看着慕稀说道。

  “是的。”慕稀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有时候我们需要一些冒险。”慕允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险,这是挖的一个洞,等着我们往下跳。”慕称干脆的说道。

  “你去S国遇到了夏晚?”慕允突然转变了话题。

  “是。”慕稀的心微微一沉。

  “你今天相亲的结果怎么样?”慕允转着手中的笔,淡淡问道。

  “我决定了会告诉你,但我想不出这和我们正谈的事情有什么关系。”慕稀沉眸看着他。

  “我只是提醒你,公司和亚安的合作已经结束了,现在只是简单的借贷关系,而他给我们的结算利息高出同类贷款产品,所以这个人没有什么情义可言;所以他说过的话,你得分析分析。”慕允停上手中转着的笔,看着她,缓缓的说道。

  “我和他就算最后成了对头,他的话也依然有可信度。”慕稀淡淡说道。

  慕允看着慕稀半晌,轻轻点了点头:“好,那就依你的意思去做,我让财务部再想办法,看能不能在月底发工资前,再弄一笔款子回来。”

  “谢谢二哥,派驻在公司的财务主管,并不只是摆设,我们在财务的动向上,一清二楚。”慕稀见慕允同意了这件事,便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我知道。”慕允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看着慕稀点了点头。

  在慕稀离开后,慕允闭着眼睛想了良久,终于拿起电话,给慕青的律师拨了过去:

  “魏律师,我是慕允。”

  “麻烦帮我安排一下这两天的探视。”

  “没有目的,他会不见我吗?”

  “麻烦魏律师了。”

  放下电话,慕允的脸色一片沉暗。

  而放下电话后的魏律师,则立即将电话打给了慕城:

  “城少,二少要探三少(慕青)。”

  “说了什么事吗?”

  “他没说原因,我想应该是您之前与三少商量过的事情。”

  “恩,你安排吧,他们兄弟之间,倒比我和慕青更好谈才是。”

  “……”

  “后面的事情,你按着他们商量的方式去做就行,不用再告诉我了。”

  “城少……”

  “慕青,有能力、也有手段把企业撑下去。至于他用什么手段,那是他自己的事,就算再把自己弄进去,那也是他自己心甘情愿。”

  “我明白了。”

  *

  放下电话,魏律师的心里不禁微微的发凉——直到此刻,慕城才将对兄弟所有的失望完全表达出来。

  直到此刻,他对这些曾经的家人、曾经争得头破血流的公司,完全的放弃。

  魏律师沉沉的叹了口气,仍是专业冷静的安排了慕允与慕青的见面——在老爷子去世后,慕氏这么些年一直是慕城在支撑着,无论是明里暗里,利用自己在服装界的光环、利用夏晚在金融界的地位,短短五年,将一个国内品牌发展为国际品牌;将一个老牌服装企业,推到国际化大公司的风口浪尖。

  直到现在,C&A全面下市、亚安资金全面撤出、正式介入、慕允开始考虑慕青手上的资金时——慕城便毫不犹豫的全面放手!

  慕氏,属于慕城的时代,由这个电话开始——正式结束!

  慕氏的未来,又会走向哪里?

  谁也不知道,但谁也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曾经在国际上也有一席之地的老牌企业,就此覆没——希望,在慕氏兄妹的努力下,会有不一样的未来吧。

  想到‘慕氏兄妹’这几个字,魏律师沉郁的脸上,似是露出一点笑意——慕稀,这个大家都疼爱的小妹妹,慕允是不可能完全放下的:或许,她会是慕氏未来的关键。

  *

  慕稀办公室的外面,顾止安来的时候,大办公室的设计师和助理们,坐成各种形状的都有——跪在办公椅上的、趴在绘图桌上的、坐在辅料堆里的,看起来一片散漫、实际却又各自忙碌。

  这是与投资公司里,专业严谨的工作氛围完全不同的模样。

  “顾先生……”

  “顾先生来了,我去通知慕总监。”

  有人看见顾止安进来,连声打着招呼。

  顾

  着招呼。

  顾止安到这里来,与夏晚有着完全不同的待遇——夏晚每次来,慕稀的心情总会变得很好、也总是会提前下班,所以大家对于夏晚是万分的欢迎;

  而顾止安虽然带着一大笔资金出现,却让慕氏一度陷处资金困境,而他的每次出现,都让人自然的联想到,公司是不是资金又出问题了——所以,大家对他别说是欢迎,甚至是带着戒备的。

  所以他还没走到慕稀办公室门口,便有设计助理进去通报了。

  顾止安只是淡淡笑笑,对于无关人的态度,他从来不介意。

  *

  “顾先生,总监请您进去。”设计助理拉开门,便看见顾止安站在慕稀办公室的门口,却也没有要擅自进去的打算。

  “谢谢。”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侧身避过那设计助理的身体,径直往里走去。

  “还没到财报的时候吧?”慕稀将手上的文件合上,看着顾止安笑着说道。

  “今天以后,我到你这里来便不是为工作。”顾止安微微笑了笑,走到慕稀的办公桌前坐下,看着她说道:“工作的事,我以后直接找慕总。”

  “哦?”慕稀的心微微一动,看着他说道:“角色转换这么快?”

  “我有十足的诚意。”顾止安沉眸看着她:“我努力学着用另一种身份与你相处,但你要理解我,我没有经验。”

  “你来接我下班?”慕稀不禁将目光转了开去——他这样的诚意,可爱的样子,让她矛盾的心慢慢的沉静下来。

  “是。”顾止安点头。

  “那走吧。”慕稀将桌上的文件扫进公文包里,拎着公文包站了起来。

  “回去还加班?”顾止安将手伸到她面前。

  “我自己拿吧。”慕稀摇了摇头。

  “也好,其实我也不习惯,只是觉得应该。”顾止安大方的收回自己的手,笑着说道。

  “我们……目的都很明确,你不需要有太多的改变。”慕稀将手放在门上,转身看着他说道。

  “原本我也这样认为,只是对像换成了你,我希望在目的之外,还能讨到你的喜欢。”顾止安坦诚的说道。

  “这样?”慕稀不禁低头轻笑,用力拉开门,边往外走边说道:“那你了解一下,我现在最头疼的是什么。”

  “好。”顾止安想也没想,便应声答道。

  慕稀嘴角的弧度不禁扯得更大了,与顾止安并肩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公共办公区的姑娘小伙子们,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的工作,将目光齐齐的放到他们身上。

  “答应今天要批复的文件,明天早上会批出来,有问题吗?”慕稀看着他们问道。

  “没问题。”

  “不急不争,慕总慢慢批。”

  “后天也可以。”

  大家相互对视了一眼,看了一眼慕稀手上超大的公文包、又看了一眼顾止安后,便立即答道。

  “OK,你们也早些下班。”慕稀微微笑了笑,与顾止安一起往外走去。

  *

  “这个顾先生……”

  “可能给我们批了资金。”

  “没错,四小姐心情看起来很好。”

  “你们说,这个顾先生和我们四小姐,有没有可能……”

  “没可能,四小姐和亚安的夏行长不错。”

  “那那夏晚的心机太深,连笑容里都带着冷意,看得人不寒而栗的。”

  “这个顾先生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天到晚板着一张脸,看着就没味口。”

  “那是在你面前,在咱们四小姐面前可不是这样。”

  “反正我看好夏行长。”

  “那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

  “赌慕总监最后会和谁结婚。我押顾止安。”

  “赌就赌,我押夏晚。席姐,你呢?”

  “两个我都不押,做金融的人不适合咱们四小姐。”

  “那你是要做庄家了?两个都不中算你赢!”

  “双倍?”

  “那有什么问题,娃娃,你押谁?”

  “顾止安。”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赌还是不赌?”

  “赌,一个月薪水!”

  “好,来来来,小雅,过来统计一下。”

  “哇,顾止安居然超出了夏晚五票,你们怎么搞的麻!我投夏晚两票!”

  “那你拿两个月的工资出来!”

  “……我……两个月就两个月,我赌夏晚!”

  “娃娃姐火眼金睛都赌顾止安,我看你是钱多烧的。”

  “切,到时候我赢的话,你们可别怨自己输得太惨。”

  一群男男女女,热热闹闹的打着赌,并将赌约和票数、以及金额画成了图——用他们的话说,下一季的产品设计,全在这赌约上了。

  *

  “你和员工相处很随意。”顾止安看着慕稀说道。

  “我们做设计的大抵如此,和你们的办公氛围是完全不同的。”慕稀点了点头。

  “很有意思。”顾止安点了点头,在停车场停下脚步,看着慕稀问道:“你开车还是我开车?”

  “你开吧。”慕稀不禁抿嘴轻笑。

  “好。”顾止安点了点头,用摇控器开了锁后,与慕稀一起往车边走去:“我对吃的东西没什么研究,所以去哪里、吃什么,由你决定好了。

  决定好了。”

  “西城小店。”慕稀点了点头。

  “离你家很近。”顾止安转眸看她。

  “我知道你很忙,知道你平时连吃饭都是在工作的。”慕稀淡淡说道:“顾止安,既然我们的目的都如此明确,在所谓的相处上,我们都不需要做太多的功课。”

  顾止安低头想了想,稍许之后轻轻点了点头:“好,我同意。”

  “OK。”慕稀微微笑了笑,在顾止安发动车子后,转头看向窗外,心里一片平静。

  第二节:夏晚来电

  “你的电话响了许久。”顾止安看了一眼慕稀。

  “恩,一个无关的人。”慕稀低头从手机屏慕上轻轻扫过,却下意识的握紧了电话。

  “那就挂了吧。”顾止安的眸光微微闪动,淡淡说道。

  “恩。”慕稀轻应了一声,轻轻松开紧握电话的手,看着那个一直闪动的名字,眼底突然漫起一层轻雾,手指放在挂断的按键上,却久久的没有按下去——直到电话自动挂断,她才将电话重新放下。

  顾止安的眸色微微沉了沉,却只是安静的开着车并不说话。

  *

  S国,夏晚看着一直到自动断掉都没有接通的电话,心底微微叹了口气后,将电话随手扔在了床的另一角。

  好多年不曾生病的他,这场病来得又急又快。

  或许是因为那场恐袭的伤口还没完全复原,便进行了一场既消耗体力和心力的旅行,让他的身体无法继续支撑;也或许是因为,在知道了慕稀的放弃后,需要这样一场生体的病态,让他虚弱到想念——只要向体还允许的时候,他会将自己所有的思绪、所有的关注,全放在项目上。

  也只有在这样虚弱的时候,才敢让心底积压的、不愿承认的想念释放。

  只是,却似乎是已经太晚……

  “服务台吗?麻烦帮我买一些退烧药。”

  “也好,谢谢。”

  在放下电话后,夏晚便沉沉睡去,而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身边坐的是这一周时间与他几乎是形影不离的黎华,还有刚刚回到S国的郑迅。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段时间的工作量真是太大了,把你这个铁人都压跨了。”郑迅抱歉的说道。

  “还说呢,你再不回来,我也得跨了。”黎华夸张的说道:“和那个阿里部长把每个参与竟标的负责人都召去谈了两次,每见一次,就像跑了一次马拉松。”

  “夏行长最近,恨不得是天天过去,可见体力和脑力消耗有多大!这不,还真抗不住牺牲了。”

  “还好,总算有了些眉目。”夏晚笑着说道。

  “哦?”郑迅一脸惊喜的看着他。

  夏晚点了点头:“帮我把电脑拿过来,我们商量一下阿里部长的这个思路,我们要如何应对。”

  “要不你多休息……”

  “不用,总行对这次的合作也很重视,这边确定不会有变化后,我必须马上回美国总部。我留在这边的时间不多了。”夏晚摇了摇头,接过黎华递过来的电脑,打开文件后,当即与黎华、郑迅讲解起阿里的方案来。

  三个人说说停停、写写划划,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项目上——似乎,那一刻的脆弱只是幻觉;似乎,对她的想念,也不过是异国寂寞时的想象。

  爱情,他真的还没有时间。

  *

  中国,S市。

  慕稀站在窗口,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飘雪,看着顾止安驱车离开、看着手机里那个未接来电,心绪不禁一片纷杂。

  “慕稀,晚安。”

  不知道在窗边站了多久,久到顾止安已经到家、已经给她发来‘晚安’的问候,她才惊觉,回家忘了开灯、忘了开暖气,握着手机的手,现在是一片冰凉。

  “晚安。”慕稀伸手开了灯,迅速的回了‘晚安’两个字——就这样,将两个人的关系定格:一个可以走进她生活的男人、一个可以在早上说早安、晚上说晚安的男人、一个她未来生活的陪伴者。

  就这样定了吧,慕稀,不要回头、不能回头!

  “顾止安,去看你父亲的事情,时间你定吧,我这段时间都在市内。”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雪花慢慢的落下,慕稀的眼前一片朦胧。

  “好,约好了给你电话。早些休息,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顾止安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目的性强的男人就是这样,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永远知道怎么争取自己的利益。

  顾止安如此、夏晚也是如此——所以,夏晚不要她;所以,夏晚从不争取。

  慕稀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转身将手机扔进了沙发里,去到浴室给自己放了满满一缸热水——在将身体完全浸进去后,只感觉那样的暖意,让所有的情绪都变得平缓而温暖。

  是的,她需要的只是一份温暖而已。

  第三节:拦死的路

  三天后,S国的经济发展部长阿里与夏晚确认,以本国银行、外资银行的资金共同参股的方式,在本国成立建筑公司,此建筑公司将负责此次民建项目的所有资金。

  而对外招标的项目,则只需要对方有技术和施工团队,不需要对方的资金参与。

  但这个方案并未进行公布,原计划的二次招标按原标准继续进行,经

  续进行,经济发展部办公室,会跟据各竟标公司的技术条件筛选出两家公司,然后对两家公司公布合作方式,若两家公司都同意,便进行工程分割;若两家公司都不同意,则再进行三次竞标;若一家公司不同意,则选取同意的一家,进行整体工程合作。

  “这是整体项目的资金需求,这是我国银行可支持的运转资金,余下的便由亚安这边来提供。”阿里看着夏晚,笑眯眯的说道:“原本国资银行和外资银行各占50%的资金比例,但我争取到国资30%、外资70%,这样能拉动外资介入量。”

  “我明白。”夏晚点了点头,看着阿里说道:“我需要一份意向合约,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阿里点了点头:“但是这种方式,你仍然只能得到贷款额的利息,而且我需要一个优惠的利息政策,与你正着手推进的入股合资式的投资,利润空间要小很多。怎么样,总部那边会不会有困难?”

  “会,但我能说服他们。”夏晚看着阿里说道:“总部现在需要钱、但我认为他们更需要稳定的项目支撑——常久与稳定的项目,才是挽救股市最好的条件。”

  “那就辛苦你了,你什么时候回国?”阿里点了点头,心里原本有些担心以夏晚的强势,非要他再拿出一部分股份出来,倒是没想到他会妥协下来。

  “我要说服总部,只赚利息不要股份,还需要一些文件,稍后我回酒店整理一下资料清单,会在下午发给你,收到你的资料后,我即回国——我已定明天早上的航班,我想以你的效率,我应该在今天晚上能拿到文件。”夏晚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阿里说道。

  “你认为我可以完成,那就一定可以完成。”阿里笑了笑,起身将手与夏晚握住,还没说话,脸色便微微的变了:“你在发烧?”

  “没错,接到你的电话,我是从医院直接过来的。”夏晚笑着说道。

  “你小子,不要命了,快回去吧,我让秘书跟着你过去,你有什么需要,你说,让他做。”阿里看着他严肃的说道。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夏晚虚弱的笑了笑,便坐在他的办公室等他的秘书,也趁这个时间给郑迅发过去信息,让他和黎华这两天都不要去医院。

  他做为S国的项目投资方,若与承建竟标公司走得太近,难免会引起阿里的疑虑,认为他给这个项目的建议,都是别有目的的。

  如此以来,他这一整个星期天天泡在阿里的办公室、天天泡在方案里,好不容易说服阿里采取这种顾止安的资金无处可投的方式,就全泡汤了。

  *

  回到医院后,夏晚与阿里秘书没有更多的交流,便烧得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打了退烧针后,才在晚上8点多醒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流了一身虚汗之后,人总算清醒了许多。

  “是我不好意思,看着你病这样重,还要在这里等你的资料。”阿里秘书满脸抱歉的说道。

  “那你告诉阿里那家伙,后期文件给我准备快点儿,别让我还要花时间催着他。”夏晚接过阿里秘书递过来的电脑,开玩笑着说道。

  “一定一定,我会以最快的速度给您准备好,在您出发前给您送过来。”阿里秘书见夏晚已经打开电脑进入工作状态,说完后便即退到了旁边,等着他的文件清单。

  大约半小时后,夏晚将一个U盘将给她:“都在里面,每份文件有什么要求,里面都有详细的说明,拜托了。”

  “好的,我这就回去准备。”阿里秘书拿了U盘后,便即快速离去。

  夏晚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天下当官的都一个样,不会照顾别人的情绪:他流了一身汗、又一下午没吃东西,现在都饿惨了,可这秘书拿了东西就跑。

  夏晚无奈,按铃请护士拔了输液针后,问护士可不可以定餐,却被告知医院的晚餐时间已经过了。

  “嗨,你好,穆沙今天有事,让我给你送晚餐过来,不好意思来晚了,有没有很饿?”

  夏晚正闭目养神,一个清脆而充满活力的声音、随着她的脚步声一起闯了进来。

  “穆沙是谁?什么晚餐?”夏晚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圆脸大眼睛的小女孩,眸色冷冽的问道。

  “穆沙是我在这边认识的朋友,什么晚餐我不知道,反正她交待我的事情我给她办到了,晚餐放在这里,你吃不吃随便了。”女孩子将两个保温壶放在床头柜上,看着他笑着说道:“你是中国人?是被穆沙追傻了吧?哈,别怪我没提醒里,她父亲可不同意她嫁给一个中国人,你想和她结婚的话,可要多努力。”

  夏晚不禁皱起了眉头,看着这小女孩的表情——大约、可能、肯定是认错了人。

  “我走了,拜拜。”女孩子银铃般的声音,婉约中带着清脆,明亮中有种撕开人心底阴翳的力量,让人听了只觉得舒服。

  随着她的声音与脚步声远去,夏晚看着床头柜上的两个保温壶,突然有种遇到海螺姑娘的感觉。

  只是吃与不吃这个问题只纠结了一会儿,他便拿起其中一个保温壶,打开后快速吃起来——反正是送错了,那就将错就错吧。

  一顿热粥之后,又是一身的汗,夏晚再也撑不住的重新睡了过去。

  而当那个女孩子发现自己送错之后重新返

  之后重新返回的时候,发现其中一个保温壶已经空了,心下不由得恼怒,可看着夏晚虚弱的睡颜,又觉得无可奈何,只得抱了两个壶去到隔壁的病房。

  *

  而第二天早上,女孩带着她那个叫穆沙的朋友过来指认偷吃晚餐的夏晚时,房间里已是人去屋空。

  “他已经出院了!”女孩皱着眉头问护士。

  “是啊,烧刚退,可能还会反复,真不知道现在人在忙些什么,有什么比身体还重要的。”护士摇了摇头,收拾着房间的余下的药品。

  “真是个怪人。”女孩子看着穆沙耸了耸肩说道。

  “伊念,你说他也是个中国人?”穆沙小声问道。

  “是啊。”被叫做伊念的女孩点了点头。

  “中国人都这么努力吗?可我爸爸为什么不同意我和穆志在一起呢,穆志真是个很优秀的男人。”穆沙忧郁的说道。

  “带你父亲去中国走一圈,消除他对中国男人的偏见。”伊念笑着,眉眼弯弯的,没心没肺的样子:“沙沙,我要走了,谢谢你这段时间比我的帮助,我想我的毕业论文和毕业设计,一定会很出色的。”

  “我会去中国找你的。”穆沙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招手叫来司机送伊念已去机场。

  “好啊,去之前给我打电话,我当你的导游,我们中国的风景可美啦。”伊念重重的抱了穆沙一下,带着一脸明媚的笑脸,轻快的往外走去。

  第四节:去见长辈

  S市,顾止安与慕稀约好了,今天下班后去家里看生病的老父亲。

  只是在下班前30分钟,却接到S国传来的消息:

  “Gary,S国的方案已经定下来了,他们会成立由国资银行与外资银行共同出资组成的建筑公司,项目的资金由这家公司来支出。招标的方案和条件都不变,但在做最后决定时,会注重技术能力和操作背景。”

  “这个消息公布了吗?”顾止安的眸光一沉,沉声问道。

  “没有,是我通过阿里身边的秘书了解到的,据说是不会公布,以免影响竟标公司的标书,他们要看到竟标公司最真实的实力。”电话那边的声音,也与顾止安同样的低沉。

  “不公布……”顾止安沉吟着,并没有再说其它的话。

  “Gary,如果这个项目只需要技术和施工,而不需要资金的话,我们就没有机会参与其中。”电话那边急急的说道。

  “不是不公布吗?竟标公司也不知道。我会加快与‘华安’的投资合同签定;如果他们中标,即便对方不需要华安的资金,但我们仍掌控着华安的经济命脉;如果他们不中标,这也是一个做跨他们的契机。”顾止安沉声说道:“你通知‘日夏’公司,在做标书的时候,弱化资金优势、强化技术与施工,只要‘日夏’中了标,后面一切都好操作了。”

  “好的,我明白。”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也为顾止安的快速反应吃了一惊,说话间不禁下意识的停顿了几秒。

  “我这边还有事,S国有消息随时通知我。”顾止安的眸色一片深沉——他的反应确实快,但夏晚一个接一个的招数,已经让他有点儿应接不暇了,甚至是有些疲于应付了。

  “还有,那个亚安的行长,今天已经离开S国了。”电话那边补充了一句。

  “我知道了,你抓紧‘日夏’的方案。这边的方案完成后,我会C一份给他们。让他们放心。”顾止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顾止安刚挂掉电话,慕稀便推门进来:“忙完了吗?”

  “等我十分钟?”顾止安敛下一脸的沉郁,目光温润的看着她。

  “没问题,需要回避吗?”慕稀微笑着问道。

  “无需,你坐。”顾止安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后,便回到办公桌前。

  十分钟的时间,他给‘华安’的肖总、市政府的黎副市长各打了一个电话,将投资合约的时间确定了下来;

  然后又给于佳佳打了内线,要求她今天加班将与‘华安’的合约文件做好,无论多晚,都要发给他做最后审核;

  放下电话后,又闭着眼睛想了想,觉得应该没什么遗漏后,这才放下电话,拿起随身包和车钥匙走到慕稀的面前:“好了,可以走了。”

  “顾止安,你的工作状态让我害怕。”慕稀放下水杯,站起来看着顾止安,叹了口气说道。

  “恩?害怕?那我以后改改?”顾止安的眉头轻扬,有些不解的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是说你效率太高了,高得让人害怕。”慕稀将放在沙发上的礼品拎起来交给顾止安:“这些你拎着吧,还有些沉。”

  “你买的?”顾止安的眸光微闪,眸色里因刚才工作上的急切而染上的凌厉与严苛,慢慢变得温润而柔软起来。

  “见长辈,当然要买礼品了。”慕稀笑着说道。

  “算正式见长辈吧?”顾止安看着她:“那我是不是要先见你家里的长辈?”

  “我父母都不在,见我哥哥的话,过年吧,过年我哥哥们都会回家。”慕稀转身慢慢往外走去。

  “好。”顾止安上前一部,伸手牵住她的手——在感觉到她微微的挣扎后,用力抓住了她。

  “顾……”

  “不应该这样吗?”顾止安沉眸看着她。

  “……”慕稀沉默着,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走吧。”

  顾止安微微一笑,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办公室里,平时都不敢八卦的同事,不禁都看愣了眼,却也没有人敢多说半个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03 婚姻赌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