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4 见家长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家的感觉

  一路上,顾止安安静的开着车,慕稀从包里拿出文件来看,既没有与顾止安交流的欲望、也没有初见男方家长的紧张。

  或许这就是没有爱情的好处,一切都可以处理得有礼有节、一切情绪都可以控制得泰然自若。

  “晚餐是我爸做的,他可能会比较热情一点,到时你有什么不习惯的稍稍忍一下。”顾止安见她批完两份文件后,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恩,没关系,我不太挑食的。”慕稀将文件和签字笔收进包里后,抬头看着顾止安轻声问道:“还有什么要注意的,你提醒一下我。”

  “我妈去世早,所以我爸见了你可能会有些情绪激动,你别被他吓着。”顾止安轻声说道。

  “恩,我知道了。”慕稀转头看向窗外,不觉间眼底漫起一层轻雾。

  曾以为,自己的父母也是恩爱和谐;曾以为,自己家里也有满满的爱与欢乐;却不想,那些欢笑和疼爱,连昙花一现都不是——那些,都是假的,都是为了满足各人利益而故演出来的。

  “慕稀?”顾止安转眸看她。

  “你爸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慕稀暗自吸了口气,转头看着他微笑着问道。

  “只要是我带回去的,都喜欢。”顾止安笑笑说道。

  “你爸爸真好。”慕稀眯着眼睛微微的笑着。

  “恩。”顾止安侧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便加速往前开去。

  *

  顾止安家里,顾爸爸正在厨房忙碌着。

  “爸,菜够了,人家第一次上门,你别把人家女孩给吓到了。”顾止念边端菜边叮嘱顾爸爸。

  “要是你妈在,会比这个更多。”顾爸爸乐呵呵的说道。

  “爸,现在的女孩都精致、吃东西也讲究,一会儿您自己吃饭,别给人家夹菜啊。”顾止念想了想又交待道。

  “好、好,你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你看爸还有什么要注意的?”顾爸爸脱下围裙,边清理厨房边问道。

  看着爸爸又开心、又紧张的样子,顾止念不禁觉得一阵心酸,当下便只淡淡说了句:“也没什么了,怎么着您都是长辈,就算不习惯也该她来配合您。”

  “那怎么行呢?听小安说,人家可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止念,今天是不是应该去酒店啊,咱家里,你看……”顾爸爸环顾四周,不禁感觉有些窘迫,心里暗自埋怨自己,儿子给买的大房子不去住,偏要窝在这老旧的、连电梯都吱吱作响的楼房里。

  “止念,你看你也不提醒爸,这地方哪儿能用来招待人家小姐呢。”顾爸爸有些无措的搓着手,微微皱起的眉头有些发愁起来。

  “慕小姐说要到家里来,说家里好。慕小姐是大家庭长大的孩子,喜欢我们这样的小家。”顾止念勉强笑着,将父亲从厨房里拉了出来,拿了一套干净的便装给他换上:“爸,你休息一下,厨房我一会儿就收拾好了。”

  “怎么能让你动手呢,不行,还是爸来。”顾爸爸拉着女儿的手,愣是不让她动手。

  “那就先放着,一会儿吃完了,让张姨(顾家的钟点工)来陪您一起收拾。”顾止念暗自叹了口气,安抚了父亲一会儿后,起身去将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让房间看起来亮一些;又把隔壁叫千语的小姑娘送过来的花在花瓶插好,让有些沉暗的房子看起来多几分生气。

  *

  顾止安与慕稀走进电梯后,随着电梯门关上,里面的灯突然熄灭,吱吱的响声感觉像是会随时掉下去似的。

  慕稀下意识的伸手抓紧了顾止安的手臂,紧声问道:“电梯故障了吗?”

  “电梯有点儿旧,有些响声,但不影响运行。”顾止安的话刚说完,电梯里的灯又亮了。

  慕稀抬头看看灯、又低头看看顾止安,不由得失笑:“好象是声控的,你一说又好了。”

  “就是这个规律,人进来后,这电梯要就喘会儿气,然后才开始工作。”顾止安笑着说道。

  “应该的,人也应该如此。”慕稀的眸光在自己抓着他手臂的手上轻扫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将手收了回来。

  “所以你也喘了会儿气,前段时间出去旅游了?”顾止安似是无意的问道。

  “是啊,前段时间公司被你们整得够呛,累坏了,出去走走。”慕稀点了点头。

  “碰到夏晚没有?他也在S国,应该是在那边谈‘华安’的项目。”顾止安似是无意,却又坦荡的问道。

  “……S国不大,自然是碰到了。”慕稀被顾止安握住的手,下意识的紧了一下,片刻间又恢复了自然,只是淡淡说道:“他在酒店遇到了一次恐袭,受伤还蛮严重的。我离开的时候,他大约还没有完全恢复。”

  “S国那边确实不太平,还好你没事。”顾止安意有所指的说道。

  “恩。”慕稀似是不想多谈关于S国的话题,语气淡淡的说道:“你姐姐今天也过来吗?”

  “恩,她是个医生,个性有些强势,但人很好,也好相处。”顾止安点了点头,也不再提夏晚和S国的话题。

  “好。”慕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一时间电梯里便又安静下来。

  *

  “爸,止念,我们回来了。”推开门,顾止安如常的打着招呼,而慕稀却被这房子的陈旧给

  稀却被这房子的陈旧给吓了一跳——别说是她,就连顾止安自己站在这房子里,也显得格格不入。

  “止安,慕小姐。”顾止念快步走过来,帮顾止安接了东西后,对慕稀微笑着说道:“顾止念,止安的姐姐,很高兴认识你。”

  “姐姐好,您叫我慕稀就可以了。”慕稀微笑着将手伸到顾止念面前,看见她面色微愣,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顾止念脸上的笑容不禁生出一丝勉强,当下也伸手与她轻轻一握后,便转身进了屋里:“里面坐,饭菜好了有一会儿了,再不吃该凉了。”

  顾止安看了一眼有些沉默的慕稀,牵着她的手往里走去:“进去吧。”

  “我刚才?”慕稀求助的看着他。

  “没事,她不习惯与人握手。一会儿你别和我爸握手。”顾止安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往里走去。

  “不好意思,我没有经验。”慕稀不由得微微尴尬——握手,这是与陌生人、合作伙伴之间的礼数;与家人之间,自然是不能这样。

  唉,这出戏不要演砸了才好。

  顾止安微微笑了笑,轻声说道:“没关系,多来几次就有经验了。”

  慕稀的眸光微微转动,看着顾止安深邃的眸子,淡淡的笑了:“好。”

  “进去吧。”顾止安的眸光翩然一亮,牵着她的手往里走去。

  *

  “爸,这是我女朋友慕稀,您直接喊她名字就好了。”

  “慕稀,我爸爸。”

  顾止安牵着慕稀的手站在顾爸的面前,声音温暖而柔软,还带着点点轻哄的味道。

  “顾伯父你好。”慕稀不知道以她的身份该说些什么,所以简单问候一句后便不在说话。

  “慕稀呀,你好你好。”顾爸慈详的笑着,双手伸出来想去拉慕稀的手,却转眼看着顾止安。

  “听顾止安说您身体不太好,您也别站太久了,这边坐吧。”慕稀见状,心里不由得微微一酸,伸手拉住顾爸的手,扶着他往餐厅走去。

  他们身后的顾止念和顾止安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眸底都是一片安慰之色。

  *

  “小稀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三个哥哥,爸爸妈妈去世了。”

  “哦哦,你以后常来顾伯伯这里坐,顾伯伯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顾伯伯。”

  *

  “小稀呀,你吃得很少啊?听说现在女孩子流行减肥,顾伯伯这些菜,都是健康科学搭配,吃了不胖。”

  “顾伯伯做的菜很好吃,可是我肚子小,吃不了这许多。”

  “真的喜欢?”

  “是啊。”

  “那我给你打包,你回去热热吃。”

  “爸……”

  “好啊,谢谢顾伯伯。”

  “你们吃、我去拿打包盒,这几个没吃的先不要动。”

  “爸!”

  顾止念不禁重重的放下筷子。

  “止念姐,如果不麻烦的话,让顾伯伯帮我打包好吗?”慕稀一直微笑着,看着顾止念几变的脸色,却并没有多余的情绪。

  “止安,爸眼睛不好,你去帮他拿一下食盒。”顾止念沉着脸说道。

  “止念,每个人对孝顺、礼貌的理解不同,不要用自己固有的思维去评判别人的行为。”顾止安站起来,看着顾止念轻声说了一句后,便去了厨房:

  “爸,打包两盒就可以了,她平时吃得少。”

  “好,你帮我拿这两个。”

  “是这两个吗?”

  “是的,这是千语送过来的,说她店里新进的送外卖的盒子,保鲜特别好。你再用开水烫烫。”

  “好。”

  *

  听着父子两人简短的对话、看着父子两人不算亲密、却让人感觉温暖的互动,慕稀放下筷子,呆呆的看着,嘴角淡淡的笑意,有些羡慕、有些怀念。

  “慕小姐,我父亲的情况想来止安和你说过了,我希望你不要把别人的热情当作应该。”顾止念看着慕稀冷冽的说道。

  “满足老人的殷勤也是一种顾念。”慕稀淡淡说道。

  “希望如你所说。而不是豪门大小姐被人伺候惯了的作态。”顾止念淡淡说道。

  慕稀轻瞥了她一眼,只是淡淡应了声,便不再与她说话。

  在顾止安和顾爸拿着开水烫好的食盒过来后,笑眯眯的站起来,用手指了指那两道还没人动过的菜,娇娇软软的说道:“一样一点点就好,我饭量不大。”

  “好。”顾止安侧头给了她一个温润的笑容,亲自帮她将菜装进食盒放好:“可以多装一些,明天我去你那边吃晚饭。”

  “你……”慕稀不禁失笑的看着他——这么会算计的男人,也是没谁了。

  “好了,明天我再做个菜,应该够我们两个人吃了。”顾止安将盒放在自己的手边,看着她笑着说道:“平时是一个人吃?”

  “还有张婶儿。”慕稀无奈的笑道。

  “那就再多买一个菜。”顾止安点了点头,便移开了话题,与顾爸和顾止念聊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这样的顾止安,与谈判桌上的完全不同——这样的顾止安,颇有几分居家暖男的模样,虽然在他父亲与姐姐面前,他依然占据着强势的主导地位。

  *

  “对不起,我其实吃不惯这样的菜,

  这样的菜,太油了。”到了车里,慕稀将两个食盒递给顾止安。

  “恩。”顾止安似乎也并不觉得意外,从容的接过两个食盒,妥贴的放在后排后,对慕稀微笑着说道:“谢谢你。”

  “不用谢。”慕稀淡淡说道。

  “这套房子我父亲住了几十年,舍不得换。”顾止安突然说道。

  “我对这房子没有想法。”慕稀微微笑笑说道。

  “我的意思是,如果结婚我们不会住这边,我爸也不会和我们住一起,但我希望你会有更多的时间来看他。”顾止安沉眸看着她说道。

  “好象……现在说这个言之过早。”慕稀的心不由得微微慌乱,却又立即平静了下来:“我知道,我们最后的目的就是这个,但至少要年后了。”

  “有些问题提前说清楚比较好,我怕你心里有疙瘩。”顾止安淡淡说道。

  “不会。”慕稀摇了摇头。

  “因为没有期待、所以不会失望;因为怎么样都无所谓,所以什么情况都能接受;是这样吗?”顾止安的语气隐隐带着烦燥,却是慕稀没有见过的另一种情绪。

  “顾止安,对于相亲而来的婚姻,我应该有希望吗?对于我这样的出身,我应该有什么不能接受吗?”慕稀的表情依然淡淡的,只是这样的淡,却让顾止安放心——虽然淡,却没有打算从这个局里退开。

  这,已经很好了。

  “对不起,是我太急了些。”顾止安转过头看着前方,发动车子往前开去。

  “不是太急了些,是方向有些偏了。我觉得你该调整一下,那样我们会进展得更顺利。”慕稀表情冷淡的说道。

  “……”顾止安沉默着,良久之后,沉声应道:“OK,我明白你的意思。”

  “谢谢。”慕稀的眸光微微闪动,对自己这没有起伏的情绪也有些微微的烦燥——是不是、是不是除了夏晚,再没有人能牵动她的情绪了?

  不求爱情的婚姻,至少应该是相互尊重、可以相互取暖的吧——顾止安当然不爱她,可他做得很好,像一个成熟男人一样,在为未来的婚姻而努力。

  所以慕稀,除了爱情,婚姻里你该做的,都得去做到,否则:怎么对得起对爱情的放弃、怎么对得起顾止安的努力、怎么支撑起一个正常的家庭……

  “顾……”

  “明天……”

  顾止安将车停下,看着慕稀笑了笑说道:“我明天要去S国,所以不能和你一起晚餐了。”

  “S国?因为‘华安’的项目?”慕稀沉眸看着他——她以为是她在配合他,却不知道,他一直在配合着她。

  “没错,我所有的布局全部被夏晚给打乱,在这个项目上Carlyle原本占有绝对的主动权,无论S国如何选、无论谁中标,Carlyle的资金均可顺利介入。”顾止安冷然说道:“但夏晚的最后一招,却将我的这步棋变成死棋。”

  “你们两个……”慕稀轻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那么多项目,你们非得在同一个项目上争。”

  “他怎么说?”顾止安问道。

  “呃……”见他如此问,慕稀不禁愕然,转瞬却又明白——以他的聪明,当然知道自己在S国遇到夏晚,也一定会问出同样的问题。

  “他说,好的项目好的公司都会去争,他可以接受竞争失败的结果,却不能在初遇时就放弃。”慕稀轻声说道。

  “说得好。”顾止安沉然而笑,傲然说道:“夏晚是个不错的对手。”

  “只能是对手吗?”慕稀沉眸看着他。

  “目前为止如此,以后不好说。”顾止安将眸光转到慕稀的脸上,看着她问道:“会让你为难吗?”

  慕稀微微沉默后,淡淡说道:“不为难。”

  “那就好。”顾止安微微笑了笑,似是想了想又说道:“夏晚是个大气的人,也是个理智的人,商业竞争和私人感情完全可以分开。”

  “难道我就不是?”慕稀轻哼一声,不悦的说道。

  “你当然也是。”顾止安朗声而笑,心里淡淡的不适也随这笑声而消散——不错,他认识的慕稀一向是大气理智的,偶尔会有些小女孩的慧黠可爱,却从未失去她原本的理性傲气,无论她与夏晚之间发生了什么,既然她做出婚姻的绝定、既然对像不是夏晚,那他就不需要有任何的不适。

  “明天几点的航班?”慕稀拉开车门,边下车边问道。

  “下午,所以明天中午一起午餐,应该没问题吧?”顾止安笑着问道。

  “我是没问题,就怕你抽不出时间。”慕稀挑了挑眉梢,微微笑道。

  “慕稀,说实话,我父亲的时间不长了,我们的事情我希望年后能有个定论;而我们两个忙起来的时候,也确实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培养感情。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我希望能为将来的婚姻打更多的基础,至少要让你不会对我感觉到陌生、或者只停留在谈判桌上的印象。”

  顾止安看着她,认真而诚恳的说道:“就算是相亲认识,我想在婚姻之前,也会有一段相处的经历,以让未来的婚姻更有质量。”

  “好,我尽量配合你,我很喜欢你们家,很有家的感觉。”慕稀点了点头,下意识的伸了伸手,意识到不对便又缩了回去。抬头看见顾止安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脸上不禁一阵尴尬。

  阵尴尬。

  “晚安。”顾止安上前,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唇在她的脸颊上轻触而过,声音也温润柔软。

  慕稀的身体微微一僵,笑容在脸上慢慢凝固下来,直到顾止安松开了她,她整个人才慢慢恢复正常,看着他低声说道:“晚安,我先上去了。”

  说完便转身快步往电梯间走去——脚下的匆忙,似乎有些逃跑的味道。

  第二节:是心理还是身体在排斥

  回到房间,慕稀踢掉鞋子、扔下手中的公文包后,便将身体扔进了窗边的沙发里,拿起抱枕将整个头都埋了进去。

  她排斥他的接近!

  是因为心理的原因,会排斥每一个接近她的男人?还是因为对他没有爱情,所以心里本能的抗拒?

  可夏晚呢,可以任他拥抱亲吻爱抚,只要不再进一步,她的身体都不会有过激的反应;而对他却……

  是谁说的,女人的身体是随着爱情走的,原来,竟是真的。

  或者,她根本就不适合结婚?

  她这个样子,又有哪个男人能忍受,

  *

  “温医生,我……”看着温茹安,慕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说好一回来就找我的呢?”温茹安笑了笑,倒了杯热水给递给她:“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这样,是不是最好不要结婚?”慕稀轻声问道。

  “谁说的,你这样最好就是要结婚,你才有机会慢慢去适应身边有个男人、适应正常的男欢女爱。”温茹安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看着慕稀试探着问道:“在S国的事情,夏晚有想法?”

  “不是他。”慕稀轻轻摇了摇头,双手紧了紧怀里的抱枕,看着温茹安低声说道:“我和夏晚,可以多一点接触;和别人……只能一点点。”

  “可以更具体一些吗?”温茹安拿着记录本的手,不由得一紧,表面却仍从容。

  “就是……就是……夏晚吻我身体,我只有一点点紧张;别的人、别人的只碰一下我的脸,我就很不舒服。”慕稀说完后,长长的吐了口气——若不是她原本就有障碍,这样亲密的事情她又如何说得出口。

  “这个和对像有一定的关系,比如说熟悉和不熟悉会有区别;也和环境有关系,比如说一个很浪漫的环境和一个很现实的环境,都会不同;主要还是你对这件事情本身的排斥。”温茹安似乎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便也没再往深处细问,只是肯定的将她的表现,归结于原本不健康的心理状态。

  “这样……”慕稀闭上眼睛细想,似乎确实如此。在沉默许久后,对温茹安说道:“温医生,我在和顾止安交往,准备结婚。”

  “顾、止安?”温茹安的眸子不由得转了两圈,看着她疑惑的问道:“我以为是夏晚。”

  “不是,是顾止安。”慕稀没有详细解释这其中的原因,只是看着温茹安问道:“你觉得,我应该把我的身体状况告诉他吗?”

  “你们交往多久?”温茹安沉眸问道。

  “不到一周吧。”慕稀小声说道。

  “暂且不说,上次你在S国给我打电话,我已经给你做了一套治疗方案,我们现在慢慢的开始一步一步往前走,说不定在你们结婚前就好了呢?”温茹安微笑着看着她。

  “好,那我听你的。”慕稀点了点头:“不过他也很忙,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若到结婚的时候还是不行,我就直接和他说。总不能骗婚麻。”

  “好。”温茹安眯着眼睛笑着,低头在记录本上快速的写着什么,眼底的疑惑与喜悦只有她自己知道。

  *

  “与夏晚分手、与顾止安交往。”

  这个信息,让温茹安想保持自己情绪的稳定都困难。

  “慕稀,你选择放弃夏晚的原因我不清楚,但谢谢你的选择,让我在全力治疗你的时候,不会那么难受。”

  “只是慕稀,夏晚知道你的选择吗?为何在你们那样的亲密之后,又选择分开——是因为你的无法继续?还是因为你心里的自卑?”

  坐在楼下木椅上的温茹安,心里的情绪一片纷繁热闹,心底隐隐的喜悦、压在心底那块石头的放下,都让她没办法立即平静下来——她真的不知道,若今天慕稀和她谈的是如何与夏晚继续,她会如何回答!

  她会给她错误的引导吗?

  她会推迟给她的治疗方案吗?

  不,不会!温茹安,相信自己,你不会的!

  温茹安抬头看向慕稀的窗子——微暗的光线,说明她将房间的灯关了至少一半、说明她在这次沙漠之旅后,已经不那么怕黑了。

  是因为每夜都有夏晚的陪伴吗?

  或许是的,但那又有什么重要,无论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他们现在已经分开。

  温茹安看着慕稀亮着灯光的窗子半晌,才慢慢的转身离去——没有星光的夜晚,也让人感觉到温柔。

  第三节:暗示他多与慕稀相处

  第二天,Carlyle公司顾止安办公室,温茹安正沉着的坐在他的面前。

  “顾先生,据我们上次见面已经一个月了,虽然我知道您或许不需要,但还请配合一下我的工作——Well。S国际心理咨询工作坊,现在中国成立分公司,以后我会有四分之三的时间在中国工作,所以对于Carly

  Carlyle的咨询工作,我必须有更好的跟进。”温茹安看着顾止安微笑着说道。

  “和我有关系吗?”顾止安冷声反问。

  “虽然我希望我的客户咨询周期是半个月,虽然我也将您的咨询周期调整到一个月,但这并不代表比一个月更长时间的不见面,在您有需要的时候我能更好的为您服务。”

  温茹安笑笑说道:“您不需要的时候,我需要将您与曾经咨询话题相关的情绪、事件做一些整理,以便下次您遇到问题时,我可以更快速的做出判断,而不要每次都如第一次咨询一样,要从头开始了解——其实,这是最节约时间的一种方式,您认为呢?”

  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一脸坚持的温茹安说道:“OK,以后我们的见面周期是一个月,你提前和Selina预约具体时间即可;我现在还有半小时可以给你,你问吧。”

  “感谢。”温茹安微微欠身后,迅速打开手中的笔记本,对着已经拟好的题纲开始提问:

  “这一个月你亲自主持的项目有哪些?”

  “华安、慕氏。”

  “这些项目的操作中,涉及到重大决策时,你是否会比以前多思考一些,其中人性的因素?”

  “……偶尔会。”

  “这样的思考,是否让你感到困惑、或者不适,如果有,事后是否有调整?”

  “会有,没有调整。”

  “工作和生活时间分配上,近一个月是否有变化?”

  “处理私事的时间会比以前略多。”

  “可以更具体一些吗?”

  “比如说陪伴家人。”

  “具体多出多少时间?”

  “一个月多出三天左右。”

  “多出的时间,是因为家人的需要,还是你自愿?”

  “……都有。”

  “这一个月在处理项目时,困难比以前更大还是更小、或者都在你的能力之中?”

  “更大。”

  “你的情绪变化?”

  “足以应对。”

  “OK。我们今天的问题到此为止。”

  温茹安将笔记本推到顾止安的面前:“麻烦在这个记录上签字。”

  顾止安将温茹安的记录快速的扫了一遍后,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记录本推回到温茹安的面前,看着她问道:“这些回答有助于你的工作吗?”

  “当然。”温茹安收好笔记本和笔,看着顾止安专业的说道:“处理私人事情时间的增加、与家人相处时间的增加,有助于缓解你在工作中遇到的压力;所以你遇到比以前更复杂的项目,但你的情绪并未受其难度的影响,依然专注、专业的去应对。”

  “这是你生活变化后所起的好的作用,感情里柔软的部分让你的情绪更加有弹性,所以工作上的难题不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压力和困扰。”

  “所以,顾先生,恭喜你。”温茹安站起来,将右手用力的伸在他的面前。

  “谢谢。”顾止安伸手与她轻触即离,眸光里却是在面对外人的少有的温度。

  “我给你的建议是:在不影响你的工作、不让自己感觉到不适的前题下,继续增加与家人相处的时间,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皆可。”

  “但若与家人相处会让你感觉到焦虑,那么就请停止,即刻回到工作中来——情绪舒适,是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温茹安看着顾止安微笑着说道。

  “谢谢。”顾止安点了点头,起身将她送到办公室门口,安排了Selina送她出门后,便返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下午的航班飞S国,中午要约慕稀午餐,手上的事情必须抓紧时间处理完。

  只是,与温茹安一番问答之后,情绪确实有一种被安抚到的平静感——这个温茹安,对人的心理把握确实很准;对投资这个行业的工作状态也非常了解。知道任何一点的时间浪费,对于投行的人来说,都会感觉到焦虑和不适。

  所以她没有固化的方案,让你每个月、每周必须多少时间陪家人、多少时间去娱乐放松,以缓解工作中高度紧张的神经。

  而是让你以任何方式去调节,哪怕是继续工作,只要是一种舒适的状态即可;同时却又暗示,在高压工作下的自如状态,来源于你生活时间的增加——以此定论,引导人自发的往增加生活时间上去调节自己。

  “若有这样的人来介入项目的谈判,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顾止安微微眯起眼睛,打开抽屉拿出温茹安的资料,若有所思的看了起来。

  *

  离开的温茹安在看了一眼于佳佳的办公室后,见她不在,便也没有过多的停留。

  进入电梯后,与Selian说了‘再见’,看着电梯门关上后,脸上的笑容慢慢敛下——顾止安,是个内心过于强大的人。

  从他这里,她无法得到更多关于他和慕稀的信息——不过没关系,他能以不排斥的态度接受自己的心理辅导,已经是更进一步了。

  Carlyle中国项目组的整体咨询方案,想来假以时日,也是可以拿下来的。

  第四节:顾止安的让步

  中午,顾止安在处理完手上的文件后,便直接驱车去了慕氏。

  “慕总要出去?”顾止安下车,恰好看到慕允上车。

  “顾先生过来有事?我没听秘

  ?我没听秘书提起。”慕允看到顾止安,刚踏入车里的一只脚又拿了出来,走到顾止安面前,看着他问道。

  “约慕稀吃午饭,倒没有别的事。”顾止安点了点头,淡淡说道。

  “约小稀吃饭?”慕允不由得微微一愣,似乎又有些明白,当下对顾止安说道:“我不希望小稀过多接触商业上的事情,希望顾先生理解。”

  “理解。”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淡淡的说道。

  “那好,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请顾先生喝茶。”慕允点了点头,转身急急的离开。

  顾止安目送着他的车子离开后,才转身往大楼里走去,想到他匆忙的神情,便知道是为资金的事情。

  以慕氏现在的现金流,支撑起整个营运和现有两个品牌的运作还是困难的。

  过去他们习惯了用亚安的资金在公司做整体流动,以至于亚安撤资、Carlyle的资金只供稀世后,慕氏一时半刻之间,便转不动了。

  *

  “可以下班了吗?”顾止安这次进来,外面的设计师们倒是乖巧的没有通报,不知道是慕稀特意交待了,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只不过这样的小事,顾止安也并没放在心上。

  “可以了。”慕稀快速收好桌上的资料后,拿了随手包便站了起来。

  “走吧,订的楼下的餐厅,这样你也不用走远,我吃完就直接去机场了。”顾止安点了点头,转身与她并肩往外走去。

  “那边现在好象还是不太平,你过去可得小心才好,我建议你别住特别好的酒店,那可都是恐袭者的优先目标。”慕稀走出办公室,将手中批好的文件递给小雅后,脚步不停,与顾止安边聊边往外走。

  “哦?夏晚住的是首都大酒店?”顾止安仔细的问道。

  “没错,你一猜就准。”慕稀笑着说道。

  “新闻有报道,最近的两次恐袭,一次是首都大酒店、一次是首都第一医院。”顾止安不由得摇头轻笑:“我要去S国,这种新闻都不看,难道准备去送死吗。”

  “倒也是。”慕稀笑笑不再说话。

  “吃什么,你先点。”两人找了靠窗的餐台坐下,拿起菜单点了餐后,继续聊道:“我若碰到夏晚,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他吗?”

  “让他好好儿养伤,身体比生意重要。”慕稀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轻声说道。

  顾止安倒是笑了,似乎自己是真不知道夏晚已离开S国一样,一片爽朗的说道:“这话不适合我说,否则他会以为我在挑衅。”

  “哪儿有这么严重的,你们这些投资人,就是七弯八拐的想法多。”慕稀摇了摇头,随意翻看着桌上的餐单与宣传页,言谈间的自若,似乎真的只是将夏晚视作一个曾经的朋友。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慕总了,好象很匆忙的样子。”顾止安突然说道。

  “哦?”慕稀放下手中的资料单,抬头看向顾止安:“他有说去哪里吗?”

  “这个恐怕不适合和我说。”顾止安笑了笑,看着慕稀说道:“我想应该是去筹钱。”

  慕稀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看着他轻声说道:“我想也是,这段时间公司比较困难,人力资源部已经开始裁员了。”

  “恩,听说了。”顾止安点了点头:“无论是否困难,裁员是需要的,必竟少了那么大一个项目。”

  “不过就算裁员节约下来的钱,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恐怕顶不了什么事。”顾止安看着慕稀,此时说话的语速相当的慢,似乎有些犹豫、也似乎有些挣扎,后面的话,几乎是边想边说、边说边想:

  “慕稀,慕氏与Carlyle的合约是与总部签下的,我并没有太多的操作空间。所以你提醒一下你二哥,在财务的帐目上,不要有其它想法。”

  “你——”慕稀微微一震,看着他有些严肃的表情,慢慢说道:“顾止安,合作的事情……”

  “我有自己的节奏,你让慕总想其它办法再支撑一段时间,我处理完‘华安’的案子,回国后对项目资金会有一些调整。”顾止安似乎已经想清楚要怎么做,看着她沉声说道。

  “……好。”慕稀缓缓点了点头,拿着宣传单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紧捏了起来。

  若是夏晚,她会毫无顾忌的对他提要求,就算他最后给出最苛刻的条件,她也觉得理所当然;或许正因为他条件的严苛,她的心里才会接受得更加坦然;

  而对于顾止安在项目上的让步,她则有一种交换的感觉——他这么一个从不让步的人,而且还抱着要将慕氏做死的目的,怎么会愿意让步?

  ‘我有自己的节奏’,他的意思是,偶尔的让步,并不影响他最终的目的,应该是这样吧!

  所以……

  所以她这种交换条件的感觉就更严重了——他愿意为这段关系做出这样的让步、是否也会为以后的婚姻关系,做出更大的妥协?是否能最后放慕氏一条生路,让慕氏不为了那一纸赌约而做困兽般的挣扎?

  “怎么啦?”顾止安见她脸色微变,眸光不由得微微沉了下来。

  “没事,我今天就提醒二哥,让他不要操之过急。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醒。”慕稀忙收回思绪,放开紧捏着画册的手,低头去喝杯中的水,以掩饰自己这复杂的情绪。

  顾止安只是抬了抬眼皮,轻松的将话题转了开去,从S国的风土人情、天气温度、到沙漠的美景,似乎刚才让慕稀思绪百转的话,于他来说只是自然而然的决定……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04 见家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