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5 给慕稀的礼物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慕青的条件

  市监狱,这是这是慕青替罪后,慕允第一次来看他。

  “你终于来了。”慕青看着他淡淡说道。

  “你知道我会来?”慕允的眸色不禁微沉----他在牢房里,所有的消息不过是律师传告,加之慕稀偶尔会过来看他,这两个人又如何知道自己的打算?

  “你一心想摆脱慕城的光环,可若不是他主动弃手,你又如何摆脱得了。”慕青的声音一片清冷,还带着些不服气的轻讽----他也不想对慕城服气,却又无法不对他服气。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在所有事情在慕城的掌控的情况下,感觉到又是无奈、又是恼火。

  “哼,不管他是否主动放手,终究还是放手了,这慕氏,终究与他无关了。”慕允冷哼着说道:“我固然是想有自己的发挥,又何尝没有为他着想----他单纯做设计的时候可是多骄傲的一个人,后来转做经营被磨了多少性子?打小看着他在设计的圈子里发着光,又何曾忍心让他为了责任而委曲求全。”

  “你就是这点比我强,心里想得要命,偏要说出一番有理有据、有情有义的话来,所以慕城就算知道了你心思、知道了你的弱点,也还是要把企业交以你的手里。”慕青看着他不禁一阵冷笑:“你们两个,一个莫明其妙、一个惺惺作态,当真是让人不爽。”

  “既然不爽,就不要说这些了。既然你知道我会过来找你,那也知道了我来的目的吧。”慕允淡淡说道。

  “要我的钱,是吗?”慕青斜眼看着他。

  “是,亚安撤了资,的资金还不好动,银行方面除了公司办公大楼和工厂设备没有被抵出去,能抵的全抵了。但银行资金到位也还需要一个过程,加上马上要过年,所以这两个月犹为紧张----若不是到了撑不下去的时候,我不会来找你。”慕允看着慕青诚恳的说道。

  “当然,你说吧,怎么算。”慕青也不转弯抹角,直直的问道。

  “你想怎么算?”慕允沉眸看着他。

  “既然你问我,那我就直接说了。”慕青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按公司现有的股价,我那些钱能买多少,你卖给我多少。”

  慕允脸色一变,看着慕青说道:“上次小稀的事情,慕城将父亲留给你的股份还给了你,若我再卖给你,你是想做公司最大的股东吗?”

  “是不是最大的股东我无所谓,但我的钱总不能白给你用了吧?”慕青轻瞥着他,眸色冷冷的:“你若不想我做这个最大的股东,还有个办法,就是你把股份卖给于佳佳,这女人有些傻,拿了股份也不会兴风作浪,这样一来,你还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如何?”

  “你这是疯了,拿自己家的股份给一个还不是老婆的女人。”慕允不由得低声吼了出来。

  “就这两条路,你自己考虑吧。”慕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盯着慕允看了一会儿便站了起来:“你想好了就带文件过来给我。”

  “我宁愿卖给小稀。”慕允恼声说道。

  “小稀不稀罕,我也不想她卷入公司的事情----她单纯做好她的设计就好,她若缺钱我自会给她,股份堆在她身上不是什么好事。”慕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后,转身扬长而去。

  “慕青……”慕允不禁气结,却也只能看着他离去而无法阻止,也知道他等自己过来已经很久,这笔帐是早就算好了的!

  股份若是卖给他,他便成了公司最大的股东,对公司的经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股份若卖给于佳佳,自己还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但他拿走于佳佳手上的股份,也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所以,他提出的这第二条路,也不过是给自己表个态,要他的钱,他就要股份,而他对于最大股东这个身份,倒并没放在心上。

  “没放在心上?你以为我是傻子呢,用这条曲线救国的路线,把我手上的股份稀释出来你再轻易的并走。”

  “慕青,我收扰其它几个老家伙手上的股份花了多大的代价,你想这么轻易就拿走,你想得可真天真。”

  慕允一路加速开着车,对慕青的态度恼火异常。

  第二节:京都银行的路子

  “慕总。”

  “慕总……”

  公司的人看见慕允一脸怒气的走进办公室,都聪明的避了开去。

  只有财务的老蔡拿着一沓资料紧跟着他走进了办公室。

  “有事?”慕允只觉得自己看到他就头疼----看到他就想到两个字‘缺钱’!

  “是好事。”老蔡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他:“‘京都’银行同意按我们的物流周转率进行核算贷款。”

  “哦?”慕允接过资料快速的翻看着,边看边问道:“这个行长似乎是刚上任的?”

  “是的,所以才有机会谈。”老蔡点了点头:“这周未有个饭局,这位新行长说,想见见在J市名声显赫的慕氏家人。”

  “慕氏家人?也要见小稀吗?”慕允不禁皱起了眉头。

  “是的,特意提到四小姐,说慕氏不仅做生意利害,听说做设计也厉害,之前有城少,现在有四小姐,说要请四小姐给他夫人定制两套来着。”老蔡将原话转给了慕允。

  “定制两套?”慕允合上文件,沉眸看着老蔡,严肃的问道:“老蔡,你给你说实话,这个行长人品如何?要见小稀,确实只是欣赏她的设计才华?”

  “说实话,目前看来没有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不妨一见,四小姐怎么说也是慕家人,这样行长级别的打点,她也该露露面,后面再有什么事儿,就看她自己的意思了。”老蔡中肯的说道。

  “恩,好,你先替我答应下来,不过小稀那边,我还要问问她----应酬的事情,我不想逼她。”慕允沉声说道:“慕氏再困难,我慕家的女儿也没有沦落到要陪酒应酬的地步。”

  “是,我知道,我先出去了。”老蔡点了点头,抱着资料快速的离开了慕允的办公室---周未虽然是饭局,可有多少合同是在饭局上签下来的呢!

  所以他得赶在周未前,将贷款资料给做下来。至于四小姐,他知道她的这些兄长对她的维护,但做为慕家的接班人之一,需要面对的,当然不仅仅是只做个设计而已----就如当年的慕城,那样光采耀人的设计天才,不也一样拿着礼品到处求人。

  该经历的,都逃不过。

  *

  “‘京都’银行?”慕稀看着慕允,当下点头:“OK,我没问题。”

  “我担心定制设计只是个借口。”慕允皱着眉头说道。

  “二哥,其实就是个借口,这个无用置疑,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和蔡总监都在,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此其一;其二,我是慕家的女儿,除了不能和那些人有实质性的发展外,该我做的,我都行----与夏晚、与顾止安,我不也这么过来的?”慕稀笑着说道,只是那笑意里,却透着一股冷意。

  “夏晚和顾止安不同,他们是纯粹的职场人,和你交往就算别有目的。也不过利用你的身份,了解慕氏的信息而已,还不至于有什么不当的行为和做法。”慕允沉声说道。

  “难得二哥对他们两个这样信任。不过二哥你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慕稀笑了笑说道:“正好今天顾止安提醒我,在财务上慕氏一定要谨慎,他这次出国回来后,会考虑对慕氏的资金调整,所以我们必须得顶到他回来。”

  “他这样说?”慕允眯着眼睛看着慕稀。

  “没错。”慕稀点了点头。

  “他不是个会轻易让步的人,你和他……”慕允的语气满是严厉。

  “我不是去相亲了吗,他是我的相亲对像,所以我们现在在交往。但我认为,这和他的让步没有关系。”慕稀给了慕允一个灿然的笑脸,眼底隐隐的决然,却让人看得心疼。

  “小稀我告诉你,公司再缺钱,也不需要用你的婚姻去交换。”慕允沉声说道。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决定和他交往的时候,根本没想这一点。”慕稀淡淡说道。

  “夏晚呢?你是因为他的贷款条件太不留情面,而责怪他了吗?”慕允看着慕稀问道:“小稀,虽然公司的事情二哥和夏晚会吵翻、会对立,但那与你无关,恩?”

  “说什么呢,夏晚也不过是一个比较谈得来的合作伙伴,现在不合作了,关系自然就谈了。”慕稀笑着说道:“好了二哥,我今年二十七岁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周未我们一起过去,我会带齐工具,给这位‘京都’银行新上任的行长满意的礼物。”

  “恩,你知道二哥的意思就好。”慕允点了点头,站起来看着慕稀说道:“小稀,你要记住,无论哥哥们怎么争、无论慕氏遇到什么困境,哥哥们都希望你的生活能简单、幸福。”

  “我知道,在你们面前,我永远还是那个被保护得最好的小公主。”慕稀用力的点了点头,绕过办公桌走到慕允的身边,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二哥,我觉得有你们,我真的很幸运。”

  “小傻瓜,谁让你是我们的小妹妹呢。”慕允用力的抱了她一眼,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

  “二哥,我知道在你们的呵护里我可以任性、可以自我,可是我现在不需要了。没有那样一个人,可以让我任性、让我义无反顾,所以,身为慕家女儿的责任,我可以扛起来。”慕稀看着关上的门,淡淡的笑着,眸子里却是一片涩意。

  第三节:夏晚的想念

  美国,亚安银行总部,夏晚花了两天时间,与Mike定下了亚安在S国的投资方案:虽然这笔合作由中国分行谈下来,但签约还是交给总部来执行。

  夏晚的交换条件是:可以由交由总部来做这一单,但不能由总行的业务部来做,而是要在总部成立独立的国际项目小组,专门负责没在支行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业务。

  而因为S国的项目只能由夏晚负责,所以自然的,这个项目小组的负责人只能确定为夏晚。

  “我是不是要明确一下,项目小组的组长,一年有多少时间在总部工作?”Mike看着夏晚笑着说道。

  “我现在只需你给我两个人,负责S国这个合同的执行即可;至于项目组的工作规程和长远业务规划,明年再说,我现在没时间、也没精力来弄这个。”夏晚轻挑眉梢,沉声说道。

  “OK,但是Sam,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这次因为是中国分行主导,所以这一单利润的50%会划给中国分行;但以后你是两个身份,在做国际业务时你代表的不是中国分行,而是国际项目组,所以以后项目的利润,我只同意20%的利润给予支持分行。”Mike看着夏晚,认真的说道。

  “国际项目组在做项目的时候,必然会需要是近的分行做技术和资金支持,所以利润分配比例,待我做完整体工作流程后,你帮我召集各国分行行长一起讨论一下,不过以我的经验,他们会同意30%的利润。”夏晚笑着说道。

  “25%!”Mike眸色微沉。

  “你知道的,我说了不算。”夏晚耸了耸肩。

  “我说了算。”Mike傲然说道。

  “好吧,那就确定20%,讨论后再加5个点吧。”夏晚做出无奈的模样,让Mike很满意。

  “所以,这次给中国分行50%是不是太多了?”Mike脸上带着微笑看着夏晚,明知道他不会让步,却仍忍不住要说。

  “不多。”夏晚肯定的说道:“把中国分行列入合约的执行方,S国才能对这次的合作更有信心,你知道的,美国经济的现状并不足以让人信服。而中国分行列入合约的执行方,没有合适的利润的话,中国政府会怀疑中国分行做假单,用中国分行的壳儿做项目,而将利润和部收流向美国总行。”

  “这个后果,我们都承担不起,你说呢?”说到这里,夏晚的表情一片严肃。

  “我既然同意了50%,就没有想收回的打算,只是提醒你:所有的利益,以总行为准。当中国经济不行时,我们可以撤回中国分行;但美国经济不行时,我们却不能放弃总行。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Mike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明白,但现在,全世界都看好中国经济的上行能力,所以Mike,我想你在总行行长的位置上,可能等不到中国经济跨掉的时候,所以Mike,我倒觉得,你应该给我更多的支持,让董事会看到中国分行赚钱的能力,然后----对你的退休大有好处。”夏晚同样意味深长的看着Mike----和这次老牌资本家谈爱国,那是扯蛋,还是谈实际利益来得直接。

  “Mike,我就先走了,你知道的,我还病着。合同签好后我会快递回来,年前会再回来一次----只能一次了,否则我会跨掉的。”夏晚站起来,朝Mike无力的摆了摆手,拎着公文包从容的离开了Mike这个占了整整一层楼的豪华办公室。

  *

  看着夏晚从容的离开,Mike的眸色不由得微微暗沉,拿起电话给中国分行的投资部打了过去:“MR.Shen,中国经济的分析报告,三天内发给我。”

  “是的,继续盯紧Sam(夏晚)所有的项目。”

  “当然,还有他亲自经手项目的漏洞、与政府官员交往的记录、私人费用的使用情况,必须有严密的记录。”

  “OK,辛苦了,今年的旅游可能没办法成行,明年会给你更高的额度。”

  “Bye.”

  放下电话,Mike转身走到面朝主街的落地玻璃前,拿起常备的望远镜看下去----夏晚走路的脚步似乎有些虚浮。

  “是真的病了?”

  Mike自语着,当下安排了自己的家庭医生去夏晚所住的酒店。

  夏晚于他,是一个不可缺失的臂膀,对夏晚的欣赏与爱惜从未有假;但夏晚太过历害,让他也不得不防----总要有些把柄在手里,才能放心的用他!

  特别是这次与S国的合作,一边利用他这个总行行长的身份去与S国政府谈判、一边又将单子的执行权签在了中国,以至于总行的利润被分去一半;这个让他也无法辩驳和招架的做法,让他对夏晚的防备心就更重了。

  “夏晚,希望如你所说,在这几年你好好儿利用中国的经济形式,帮我在退休的,在董事会挣得一席之地,否则……”

  Mike再拿起望远镜时,夏晚已经乘出租车离开----而Mike满是皱纹的脸上,却带着一抹狡猾又危险的笑意……

  *

  回到酒店后,夏晚吞了两颗药便和衣倒在了床上。

  回总部的这几天,整个人就像打仗一样,除了身体不能停、脑袋更不能停,Mike是个不错的上级,但涉及到利益的事情,再不错也有限了。

  他之所以这么大胆的将这么一个跨国项目的执行权放在中国分行,不仅是因为想把税收交在中国,这其实只是次要的考虑,重要的是,只有执行权在自己手里,才能对进行有效的拦截。

  否则他在合作之前花的这些功夫,就会因为顾止安的后期操作而成为废棋。

  所以在所有合同都拿到手后,他才敢放松下来----其实不知道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还是因为过于紧张,这一次与Mike两天的汇报与谈判,他竞有种力不心的疲惫感。

  工作一直处于这种神经紧绷的状态,让他在拿到合同后,竟没有了以往赢得一个案子后的兴奋与成就感----似乎,对于这样的生活,他也有些厌倦了。

  *

  “所以,我们该如那日出一般,没有牵绊,一直、一直往前;不管前方会是乌云遮日、还是万里无云让日光尽放,也要一鼓作气、绝不回头的往前跑。”

  *

  “一直往前跑……”

  慕稀,你决定一直往前走,可我却想停下脚步喘口气;只是,什么时候我才能停下?

  *

  吃过药后的夏晚,只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只觉得很想回到沙漠的那七日:放松自在,没有一个叫数据的东西一直追在你的身后。

  只是这样吗?

  日出的阳光里,慕稀那张明媚中带着忧伤的脸,却是那么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想念沙漠里的七日,是因为也想念她吧。

  “慕稀,如果你嫁给了别人,我真的就能放心了吗……”

  “!”

  耳边是一个温婉女人的声音,夏晚伸手猛然拉住了她的手:“慕稀,留在我身边……”

  “Sam,I’。”

  “?”

  夏晚微微睁开眼睛,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女子的脸,放大在眼前,不由得抱歉的笑了笑:“。”

  “你病得很严重,这是医生给你留的药,你的机票要不要推迟?”的中文也非常流利。

  “你让Mike给我一周的假,我处理完S国的合同需要休息。”夏晚将手慢慢的收回到被子里,对Mike的助理笑笑说道。

  “一周太长,我作主给你批3天如何?”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说道。

  “。”夏晚微微点了点头,在闭上眼睛前对说道:“麻烦在飞机起飞前2小时给我一个电话,谢谢。”

  “OK,登机牌我会帮你处理好,你先睡。”点了点头,起身对旁边的医生交待了几句后,便起身离开了夏晚的房间。

  *

  “病得有些重。”

  “恩,不过坚持到S国签完合同应该没问题,年轻人身体底子好。”

  “我答应他签完合同回国后会有三天假期,OK?”

  “OK。Mike,从比例上来看,确实给中国分行的利润太高,但从整单来看,总部有了这个三年的单,受大环境的影响便要小许多,这一单足以支撑我们熬过这次的经济危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Sam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是的,你欣赏他之处,也在于他的全局把控能力。给中国分行50%的利,并不是因为他是中国人、也不是因为他是中国分行的行长。而是他根据中国和美国经济的走向布一个大的局;我认为要保障亚安平稳渡过每一次的危机,不仅要在中国布这个局,在其它国家也要有这种打算了。”

  “没错,他的国际业务项目组,是个很好的契机。我们对他在中国分行的业务不要太多的插手,但这个国际业务项目组,一定要牢牢的抓在手上。”

  “OK,我们见面聊。”

  挂了电话后,发动车子快速往总行开去----看见夏晚生病后虚弱的样子,作为女性同事,她比Mike更多了份柔软与心疼。

  对于这个有才华、也有谋算的年轻人,她愿意在这关键的时候推他一把。

  第四节:给慕稀的礼物

  夏晚一到S国,便去了经济发展办公室,将盖好公章的合约递给了阿里:“一切OK!”

  阿里将合同翻开仔细的看了一遍后,看着夏晚点头说道:“辛苦了,非常完美。”

  “第二轮招标启动了吗?”夏晚微笑着问道。

  “已经启动了,已经给第一次中标的四家公司发去了竞标通知,下周开始投标;怎么,有没有建议?”阿里微笑着看着他。

  “国内只有一家公司有这个实力,其它国家的我也不熟,我能有什么建议。夏晚脸上是淡淡的笑意,似乎并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我就是欣赏你这种职业化的态度,有胸怀、有视野。”阿里眼底的笑意不禁更深了。

  “学长这话,我还真听不出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夏晚笑着着摇了摇头,似是对他的评价很是无奈。

  阿里也爽朗的笑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自然是夸你,生意和艺术一样,是不分国界的,咱们应该用国际规则来做事,走出国门后,就要有国际化胸怀,不要拘泥于一城一池、一家一国。”

  “大气。”夏晚微微笑着,收好合同后对阿里说道:“我明天就返程,回去将合同交给执行组跟进,每批款项到位前三天,我会有确认邮件与细节说明。”

  “好,再联络。”阿里点了点头,起身将他送到门口。

  *

  “夏行长?这么快从总行回来了?”在市政停车场里,夏晚刚要上车,便看见了从停车场另一处走过来的顾止安。

  “没想以你会亲自过来。”夏晚伸手与他轻轻握了握,看着他淡淡说道。

  “我后悔自己来得太晚,已经失了先机。”顾止安沉眸看着他----刚拿下这么大的项目,眉宇间却不见喜色,甚至有些萎靡之色,是因为慕稀的原因吗?

  “这一回合,我们打的方向不同。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出道以来,遇到的最强的对手。”夏晚看着他,毫不吝啬的表达对他的认可。

  “你也一样,从来还没有一个人,能把我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顾止安轻挑了下眉梢,眼底的傲气与冷冽显露无余。

  “若真的无路可走,你也不必现在到S国来。”夏晚微微笑了笑,淡淡说道:“不过,我也确实想不透,你现在要走哪条路。所以----我等着接招,希望不会让我太失望。”

  “你是否失望倒不在我的考虑之列。”顾止安微微扬起下巴,转身往S国市政大楼里走去。

  夏晚只是淡淡笑了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在车窗完全升上,没有人能看到他的时候,他才放任自己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休息了好一阵之后,才发动车子离开市政办公厅。

  *

  夏晚以为顾止安至少会在S国呆到二次竞标结束,因为他现在只能在竞标公司的标书内容上下手,参考‘华安’的竞标书,在每一款条件上都压过华安,争取中标,这样便能将华安排除在项目之外。

  却没想到他在见了S市政的人员后,随后就离开了S国----所以在机场书店再次与他碰面的时候,夏晚着实有些意外。

  “S国只有这一个机场,没有办法。”顾止安放下手中正挑着的书,将手伸到夏晚面前。

  “确实有些意外。”夏晚伸手与他轻轻一握,看着他放下的书,眸光不禁微微闪动了一下:“顾先生对内衣设计有兴趣?”

  “给慕稀买的。”顾止安重新拿起书,仔细的看着目录说明。

  夏晚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本管理学书籍,冷声说道:“顾先生做项目如此深入,倒真是让人意外。”

  “过来的时候,慕稀说S国的一些图纹让她很有设计灵感,但上次离开的时候比较匆忙,只买了些样品,没来得及找到图库,所以托我帮她看看。”顾止安抬眼看向夏晚,脸上一片从容淳和----简单得没有任何感*彩的一句话,却将他与慕稀之间自然亲昵的关系表露无余。

  “是吗?”夏晚的眸色不禁一暗,放下手中的书后,拿起旁边一本设计图案书,翻了两页后递给顾止安:“这本比较合适,在罩杯与版型上,她甚少参考别的品牌,在图案和花边设计上,会有一些外来的灵感。”

  “哦?”顾止安接过书本,快速的翻了一遍后,抬头看着夏晚微微笑了笑:“好的,谢谢。两本我都拿了,看她自己的需要吧。”

  “恩,你慢慢挑,我先过去了。”夏晚点了点头,转身往候机厅走去。

  看着他从容离开的背影,顾止安低头将夏晚拿的书慢慢的翻开,仔细的看着,脸上的笑容依然清浅,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而去到候机厅的夏晚,则微微眯起了眼睛----突然间:感觉很疲倦、很疲倦。

  第五节:遇见慕稀陪酒

  第二天,周未,J市‘华西’会所,是J市最高档的几家商务会所之一,主要客群无不一不是本市的商业精英----注意,并不是说大老板,而是商业精英!

  因为他入会的条件除了要交一笔不菲的会费外,你还必须是本领域排得上名的人物,否则,就算交钱,也是不给入会的!条件非常苛刻!

  所以新来的‘京都’银行的行长知道慕允请客的地点在这里,倒有些意外----因为他刚来不知道行情,以为有钱就能入会,在这里吃过闭门羹。

  “看来慕氏兄妹在J市的地位,确实不容小觑。”‘京都’行长明厉成边往包间走,边对自己的助理说道。

  “恩,慕家几兄妹,在各自的领域都非常出色。”助理点头说道:“他们之前与亚安银行合作的品牌,在国际上也十分有名。今年美国遇到经济危机,他们便立即解除了与亚安的合作,转与法国最好的投资公司合作推出新的品牌,这才半年的时间,业绩已经让业内人刮目相看。”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找我们贷款?”明厉成的眸光微转,沉声问道。

  “慕氏与签的是品牌合约,他们还需要资金做其它方面的为务扩张,他们送过来的业务计划书我看过,还不错。”助理小声说道。

  “恩,今天在酒桌上不要谈合作,先把酒喝好了再说。”明厉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停下脚步看着助理说道:“弄清楚他们报表以外的财务情况。亚安的撤资,我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好的,我明白。”助理点了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这才继续往前走去----推开包间的门,慕允正在与老蔡聊着什么,脱了大衣的慕稀,穿一件米色套头毛衫,下面是一条长及小腿的酒红色毛线包裙,在大冬天里,看起来温暖又柔软,让人第一眼见着便生好感。

  “蔡总监,这位就是慕董吧?”明厉成快步走进去,半分架子没有,看起来似乎是一见如故。

  “明行长?”慕允快速的站起来,带着些夸张的走过去握住明厉成的手,热情的说道:“久闻明行长大名,今天得见,真是荣幸。”

  “客气客气,我对慕总才是久仰得很。”明厉成双手与慕允紧紧握住,这手握了差不多有半分钟的样子才松开。

  “这是舍妹慕稀,听说明行长夫人喜欢她的设计,今天特意带了工具和图稿过来。”慕允这才将慕稀介绍给明厉成,并刻意言明慕稀带了绘图工具和图稿,将她的身份和过来的用意摆明,希望这个在业内并没有过份事迹的行长,不会有其它的想法。

  “好好好,我太太是喜欢慕小姐的设计喜欢得不得,今天本来要过来的,可是要送女儿去学钢琴,这不,就托我拿了她的尺寸。”明厉成快步走到慕稀的面前,伸手与她重重一握后,正待拿出夫人的尺寸,想了想又收了回去,哈哈大笑着说道:“哪儿能见面就谈工作,这样,我们先吃饭、先吃饭。”

  “当然。老蔡,通知服务员上菜。”慕允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在明厉在的身边坐下,也恰好将明厉成和慕稀隔开----虽然这人没什么不好的传闻,但让妹妹出来陪酒,当真是第一遭,他心里还是介意的。

  明厉成也不介意,当下便与慕允聊起J市的一些新闻来,还包括一些明星的、官场桃色的、政府经济的,等等,偶尔还讲两句黄色笑话,倒让慕稀只觉得尴尬----在她接触的人和环境里,大家都是高素质、有修养的名流,从小到大都还没听过这样的笑话。

  “两位慢聊,我去趟卫生间。”慕稀面色尴尬的站了起来。

  “哎呀,是不是我们说得太……那个啥了?忘了这里还有位女士呢。”明厉成的眸光微转,端起酒杯对慕允说道:“是我不对,我自罚一杯。”

  “不是,你们慢聊。”慕稀勉强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

  *

  “她呀,在家里一直是大家的宝贝,没见过这种场合,明行长别见怪才好。”

  “怎么会,稀小姐又可爱又漂亮,我很喜欢……我夫人一定也会喜欢的。”

  “一会儿您把夫人的尺寸给她,她这方面很有天份。”

  “好好好,稀小姐的男朋友是哪里的,今天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她一直为公司的事操心,还没顾得上恋爱呢。”

  “哎呀,现在的女孩子很少这么有责任心的了,了不起!女中豪杰,一会儿回来,我一定要和她喝一杯!”

  ……

  包房里的声音渐弱,慕稀轻轻叹了口气,去到卫生间后,用凉水轻轻拍了拍脸,看着镜子里面色微红的自己,不禁有些失笑----原来,听到这样的笑话也会让人脸红;原来,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行业精英,在喝酒的时候喜欢谈这些。

  那夏晚呢,他也是行长呢,他和别的客户在喝酒谈事情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想到这里,慕稀嘴角的笑意不禁又深了些----其实也不难想象,他肆意飞扬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模样。

  只是,笑到最后,她嘴角的笑容却慢慢敛了下去----怎么又想到他了呢?他是什么样子,又关自己什么事。

  慕稀轻轻的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夏晚的消息,却意外的收到顾止安的信息:今天9点到J市,给你买了两本书,一会儿给我留言你在哪里,我给你送过来。

  慕稀正想回信息,告诉他改天再说,却又收到他发过来的图片----在机场遇见夏晚,第一本是他挑的、第二本是我挑的,看看哪本适合?

  “夏晚?”

  “挑书?”

  慕稀的手指下意识的抚上屏慕上的书,心底不由得漏跳了半拍。

  “在‘华西’会所请‘京都’银行的长长吃饭,不知道几点结束,要不明天再说吧。”慕稀轻轻写下这一行字,心里却是隐隐的失落----她想立即拿到那本夏晚为她挑的书,她又不想再与夏晚有什么牵扯。

  她是如此的矛盾,却又如此的决然。

  顾止安没有回信息过来,想来这信息是他早先发的,现在应该还在飞机上吧。

  慕稀在卫生间站了会儿,转身往包间走去。

  回到包间的时候,明行长、慕允、老蔡、行长助理,四个人已经喝了大半瓶的洋酒,个个满面红光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竟然还聊着合同。

  “稀小姐过来了,来、过来,坐这里,这是我夫人的尺寸。”明厉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将一张纸条放在桌上。

  “好啊,我看看。”慕稀的眸光转了转后,还是沉着气走了过去。

  “夫人身材很好,有照片吗?看看夫人的肤色如何?”慕稀微微笑着。

  “有、有,我给你看。”明厉成拿出手机,认真的调着照片,头虽与慕稀靠得很近,却并没有什么越矩的动作。

  所以慕允也就放心的与旁边的老蔡、行长助理继续喝,然后去了卫生间。

  “夫人的气质很好,我看用中国红和暗夜黑这两种颜色。”

  “是,她平时也穿这两个颜色。稀小姐真是好眼光,来,我替夫人谢谢稀小姐。”

  “这个……”

  “没关系,稀小姐随意,我喝完。”

  “那怎么好意思,我敬明行长。”

  ……

  一来二去,慕稀推托着、克制着,竟也被明厉成灌了一瓶洋酒下去了。

  “二哥,我……好象喝多了。”慕稀只觉得眼前的人都摇摇晃晃起来。

  “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家。”慕允忙起身走过来。

  “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老王去买单,我送稀小姐到外面。”明厉成起身,也不挽留、也不强迫,让人感觉风度极好。

  “哪儿能让明行长买单,老蔡,你去买单。然后让司机过来先送明行长。”慕允忙对老蔡说道,他自己到底不放心喝醉了的妹妹,走过去帮她将桌上的画稿都收拾起来。

  “二哥,我去下卫生间。”慕稀压着有些翻腾的胃,扶着桌子慢慢往外走去。

  “一个人行吗?”慕允担心的问道。

  “没事,你送明行长吧。”慕稀摇了摇头,对明厉成说道:“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太好,改天我把画稿比明行长送过去。”

  “好好好,稀小姐小心。”明厉成忙站起来,伸手扶了脚步有些虚浮的慕稀一把,大手放在她的腰间,却下意识的加重了力度----只是以慕稀现在的情况,倒也分不清他只是为了扶住自己、还是有意为之,当下也不便出声,只是快步往外走去。

  不知道那个行长助理用什么理由将慕允支开了,一会儿时间,房间便只剩下明厉成和慕稀两个人,明厉成的手便更加大胆起来,从她的腰间一直摸到大腿,慕稀心下生恼,一个用力将他挥了开去。

  “稀小姐,你已经站不稳了,我扶你吧。”明厉成也是酒上心头、色上脑头,转身将她压在了桌上,满是酒气的嘴,在她的脖子间吐着粗气。

  *

  当顾止安在‘华西会所’的门口看见慕允的时候,问了一句:慕稀呢?

  慕允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转身立即往包房走去。顾止安的眸色一沉,放下行李便跟上了慕允的步子----

  “小稀!”

  “慕稀!”

  两人急急的推开门,便看到慕稀被明厉庞大的身躯压在地上,而明厉成的脑袋还在流血;地面上,是一片狼藉的碎盘与碎酒瓶……(就爱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05 给慕稀的礼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