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7 结婚证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拿证

  “慕稀,我生病了走不动,你回来,我想你了。”

  站在办证大厅里,慕稀紧握着电话的手已经被汗浸湿。虽然信息已经被她狠心的删去,可那些文字却在她临近拿证的时候,又那样不乖的蹦了出来——还有,还有他沉睡时虚弱的样子、还有他吻她时双唇干枯的感觉。

  他到底是怎么啦?认识他六年,没见他这么虚弱过。

  是恐袭那次身上的伤还没好吗?还是过度工作的压力造成的?

  “慕稀,签字。”顾止安将填好的两份表格递到她面前。

  “哦,好。”慕稀接过笔,看着‘结婚登记表’几个字,拿着笔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起来。

  “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就可以了。”顾止安沉眸看着她,将手指在她要签名的地方。

  “顾止安,你在回程的时候遇到夏晚了?”慕稀突然问道。

  “是。”顾止安点了点头。

  “他……他是不是病了?”慕稀低声问道。

  “在S国市政府遇到他的时候,感觉他不太对劲;后来在机场遇到,似乎还没有恢复。”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她问道:“怎么?你见过他了?”

  “见过了,他昨天住在我保镖的家里,就在我隔壁。”慕稀也没有刻意隐瞒,略略的说了与夏晚见面的原因。

  “恩,回去的时间不算早,应该是去过医院了。”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慕稀若有所思的问道:“他看起来还好吗?知道你的事吗?”

  提起夏晚,慕稀不禁微微走神,好一会儿才回答说道:“看起来不太好,很虚弱的样子。”说完后,特意看了顾止安一眼,认真的说道:“当然不知道我的事。”

  “恩。”顾止安点了点头。

  慕稀突然扯过婚姻登记表,在签字栏草草签上自己的名字的,将表格递回给顾止安,看着他沉然说道:“顾止安,我的事情,以后都不要让夏晚知道。”

  顾止安沉眸看着她,见她的眼神毫不避让,便微微笑了笑,点头说道:“好。”

  “谢谢。”慕稀转过身看向别处,声音轻轻的说道:“我和他不过是因为合作的时间比较久,所以相处得比朋友更好一些而已。”

  “恩,我理解。”顾止安大方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表递近了办证窗口后,拉着慕稀去到取证窗口排队。

  站在长长的队伍里,看着队伍里那些亲昵的身影,慕稀的心里不禁微微的发酸——这许多的新婚夫妻,有多少是两情相悦、有多少是利益相关、又有多少是同床异梦呢。

  “慕稀,你的电话。”顾止安提醒她——她的手一直放在口袋里、一直握着电话,而这番电话响了差不多五六声,她却似未闻。

  “哦,谢谢。”慕稀忙将目光从前面排队的人身上收回来,连号码都没来得及看便接了起来:“你好,我是慕稀。”

  “小稀呀,我是张婶儿。”电话那边传来张婶儿熟悉的声音。

  “张婶儿,什么事?”慕稀下意识的看了顾止安一眼,拿着电话往旁边走去。

  “夏先生不在家,我去程成家看过了,他在那边呢。”张婶大声说道。

  “哦,他过去了就不用管他了。”慕稀低下头,轻声说道。

  “那边冷啊,没有空调,夏先生好象病着,脸色看起来很吓人啦。”听张婶儿的声音,似乎还很心疼的样子。

  “那……”慕稀下意识的又看了顾止安一眼,他似乎并未留意自己的电话,便轻声说道:“张婶儿,我今天不回来吃饭,你不用管我。麻烦你帮我照顾他一下。”

  “要不要让他过来在客房睡?他那边实在是太冷了。”张婶儿自作主张的问道。

  “那……也不要,你把我的被子拿两床过去给他,帮他烧点儿开水、再熬点儿粥。问问他看过医生没有,提醒他按时吃药打针什么的。”慕稀小声说道。

  “好好,我这就过去。这可怜的孩子,都病成这样儿了还在工作,真是不知道爱惜自己。”张婶连声应着,接着便挂了电话。

  “工作?”慕稀不禁苦笑——对夏晚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工作了吧。

  他留言里的软弱、他说的想她,也不过是一时的情绪罢了——情绪之后,他仍然是那个就远也不会输的夏晚、是那个让人仰视的跨国银行的行长。

  感情,在他的生活里应该只是点缀吧,或者是高压工作后的一个放松的方式——他那种人,永远不会在感情上投入太多。

  顾止安也是如此,正好,她也不必有对他有太多的感情回应,这样的婚姻,是她想要的。

  慕稀收起电话走到顾止安的身边,看着他说道:“快到我们了吧。”

  “恩,还有两对就到了。”顾止安点了点头。

  “恩。”慕稀轻轻点了点头,嘴角轻轻的上扬着,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有些喜庆。

  *

  “恭喜两位,这是结婚证,请拿好。”政务大厅的工作人员,一脸的笑容,看起来满脸喜庆。

  “谢谢。”

  顾止安和慕稀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又同时转头去看工作人员递出来的红本本,然后同时伸出手去取。

  “你们两位,是我这几天办证看着最般配的,男的俊、女的俏。”工作人员笑眯眯的,心情看起来极好。

  “谢

  极好。

  “谢谢。”

  慕稀轻轻低下头,顾止安却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怎么看,两人也是旁人眼里郎才女貌的模板。

  *

  “结婚纪念日过哪天?”顾止安突然问道。

  “呃……”慕稀抬头看着他,不禁鄂然:“我也是第一次结婚。”

  “倒也是,那就今天吧。”顾止安笑笑,低头将那个红本本轻轻的翻开:内封里颇具中国特色的大红章、两人正祪襟坐的端正模样,于他来说都是一股陌生的气息——却又是让人情不自禁喜悦的气息。

  “想这么远呢……”慕稀暗暗叹了口气,将那个小红本子与户口一起放进了随身的包里。

  “我中午要去政府一趟,不能陪你吃饭了。晚上下班我去接你。”顾止安看着她说道。

  “我不是那种需要早送晚接的女人,我自己忙起来也是不时间的,你不用太管我。”慕稀低头看着手中的红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好。我会让于佳佳每周发一份我的工作计划给你,当然,我并不介意你随时找我。”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慕稀想了想又说道:“如果不为难的话,你的工作时间表也给我一份。”

  “好。回头我让小雅发一份给你,不过我的时间不是那么规律。”慕稀笑笑说道。

  “没问题,具体有什么安排我还是会先给你电话,但在你重要工作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不要打扰到你。”顾止安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对她说道:“现在先回家休息?我先送你。”

  “去公司。”慕稀上车后,对顾止安说道:“那个京都银行的合同,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我下午去政府就是安排这件事。明厉成在金融界也算得上一个人物,这次到J市履新(履行新职),市长借机举办个行业见面会,也是说得过去的。”顾止安边发动车子边说道。

  “你想借行业见面会和他正式见面?”慕稀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恩。”顾止安点了点头:“虽然慕氏的合同是签了下来,但他不会让这个把柄一直落在你们手里,他越心不安、就越有可能做出不当的行为。所以必须找机会解除他的不安。”

  “哦。”慕稀轻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不高兴了?”顾止安转头看她。

  “没有,这些事情我不太感兴趣。”慕稀摇了摇头。

  “他刚到J市,脚跟还没站稳,这时候我们做得过激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顾止安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柔声说道:“当然,也不会让他好过就是了。”

  “我没这个意思,好好儿开车吧,这个路段车多。”慕稀微微笑了笑,不动声色的将手从他的大手下抽了回来,扭头看向窗外——近中午的街道上,依然车来车往;有的司机因为堵车而开窗骂人、发传单的小伙子们在车行区自如的穿棱着、马路上行人脚步匆匆。

  很普通的一天,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忙碌着。

  慕稀的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这一天,于她来说到底还是不同:从单身到结婚、从女孩到妇人,今天开始,她便和身边这个叫顾止安的男人有了不可分割的关系;今天开始,她不再是哥哥们呵护着的小公主;今天开始,她彻底放下对爱情的幻想,踏踏实实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今天开始,夏晚,就只是朋友、只是曾经合作过的伙伴了。

  慕稀握着电话的手,慢慢的放松——就像将那不曾握住的过去,慢慢的松开……

  第二节:病中的夏晚

  程成的公寓里,夏晚正窝在床上打电脑,张婶进出这里,也和自家一样的习惯自由——这当然不是因为夏晚,他还没有这样的亲和力。

  这都是因为程成。程成在给慕稀做保镖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几乎是24小时紧跟慕稀的,小伙子长得帅气腼腆、对慕稀的事情也上心,所以张婶儿对他也会多加照顾。

  “张婶儿,你来来去去的,晃得我的头都晕了。”夏晚从电脑里抬起头来,伸手按了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看着张婶那张皱着眉头的脸,语气里不禁带着些委屈。

  “屋子长时间没人住,要打开来通风;这屋子又没有暖气,穿堂风肯定得把你吹坏,所以开窗的角度很重要;再说你这一看就是感冒体虚,要多喝白开水。”张婶将灌好的热水壶放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叹息着说道:“你虽然年轻身体好,可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谢谢张婶儿。”夏晚合上电脑,身体往被子里缩了缩,看着张婶儿微微笑了笑:“张婶儿,慕稀昨天几点回家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小稀昨天通知我不用过来做饭。早上又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家里,让我过来照顾你。”张婶儿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夏晚问道:“夏先生,你昨天晚上睡在我们家里了?”

  “恩。”夏晚点了点头。

  “那你和小稀……有没有……”张婶儿眼睛不由得一亮,盯着夏晚问道。

  “我病了,你看到了。”夏晚微微笑了笑,看着张婶儿说道:“你们家小姐脾气不太好,我若不是病了,她也不会收留我。”

  “那倒是。”张婶儿似乎有些失望,转身继续抹自己的桌子,边叹息着说道:“那也不是小稀脾气不好,而是小稀有底限。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留一个大男人在家过夜当然

  家过夜当然不行。”

  “是。”夏晚点头。

  “我说夏先生,你和我们小稀之间,到底怎么样?”张婶儿还是忍不住转过身来,看着夏晚问道。

  “我向她求婚,被她拒绝了。”夏晚笑笑说道,那笑意里有些许的无奈。

  “当然了,哪儿有求婚一次成功的。你再多求几次就成了,我看小稀对你还是不错的,这么些年,身边来来去去的那么些人,也就和你能聊得来了。”张婶儿刚才还带着愁绪的脸,一下子笑了起来,这表情的变化,直接而可爱。

  “好,我就多求几次。”夏晚微眯着眼睛,微微的笑着,片刻之后,眼底的笑意却慢慢的敛了下去——多求几次有用吗?

  沙漠里那样温柔的相处与挽留,她依然选择不辞而别,她该是有决定了吧。

  慕稀,爱情有时候会和人开玩笑,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计算清楚,对你感情有几分是疼、几分是宠、几分是怜、几分是爱;

  可经沙漠一旅后,对你却有越来越多的想念,这样的想念已不受我理智的控制——或许,人在不同的时候真的会爱上不同的人;或许,我对安言的爱情,再不舍得,也终究会成为过去式。

  也或许,只是因为病了、身体的虚弱会让人变得软弱、变得害怕寂寞,所以迫切的想要有个人来陪……

  *

  在张婶儿离开后,夏晚在床上眯了一会儿便被喻敏的电话给吵醒了。

  “不是说了我这三天休假吗!”久病未愈的夏晚,被电话吵醒后不禁有些脾气。

  “行长,我在外面给你打电话。”喻敏的声音一片严肃。

  “什么事?”夏晚微微一愣,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感觉老沈在查你。”喻敏沉声说道。

  “……”夏晚握着电话,微微沉默。

  “他以年终总结做数据为由,从财务调走今年所有的合同,包括你私人的报销记录。”喻敏接着说道。

  “我知道了。”夏晚淡淡说道。

  “行长……”喻敏没想到夏晚的反应这么淡——除了开始有些意外,后来几乎是毫无反应的。

  “恩,不必管他。S国政府的贷款合同处理好了吗?”夏晚似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依然只关注着手里的项目。

  “在做分单计划,大约还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全部完成。”喻敏忙回答说道。

  “对老沈,和从前一样,该汇报的汇报、该商量的商量,不要有什么异常。我后天到行里来,你在做S国的合同分单时,同时关注‘华安’的竞标情况。”夏晚简单交待着。

  “好的,另外与华安达成了投资协议,在他出国前便签定了意向合同。原计划今天上午是正式的合同签定与发布,不知道什么原因推迟。但这份投资合同肯定会签。”听电话那边喻敏的脚步声与翻动资料的声音,她已经回到了办公室。

  “是占股分红、还是对赌?”夏晚轻挑了下眉梢,紧声问道。

  “对赌。”喻敏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继续跟进。有事给我电话。”夏晚交待完后,便挂了电话。

  原本头疼得不行,人也昏昏沉沉的不甚清醒,喻敏的这通电话却将他的睡意通通打消——短短五分钟的通话,信息量不可谓不大——

  沈从宽在查他,也就意味着Mike对他的信任还始有所松动、意味着S国的这一单,到底是触到了Mike不愿被触及的威严——对,是威严而不是利益。这一单给总部的利益足够,却是夏晚强势的将执行权签在了中国分行。

  让Mike不快的就是夏晚的强势,让久居高位、却因年龄不得不在两年后退下来的他,现在最敏感、最不待见的便是这种强势。

  “我又不想做这个总行行长,你紧张什么。”夏晚微微笑了笑,似是对Mike的态度并不介意。

  让他打起精神来要对付的,反而是顾止安的动作——他当然已经知道了S国政府这次的招标方式,既然S国不与竞标方合资,那么顾止安原来双保险的做法就全部落空,的资金就算进入华安,也不会影响S国这次的招标结果;

  若华安最后中标,因为资金是S国自己的,所以华安自己的资金组成,与这个项目可以说完全没有关系——华安自己有的资金也好、华安合作的小建筑公司有的资金也罢,都不能影响项目的进展。

  正因为如此,顾止安才要在二次竞标通知一出来,便去拜访了S国政府经济办公室,企图运用他的影响力,左右S国政府的招标选择;同时将华安的竞标书内容透露给他的委托公司;双管齐下的保证他的委托公司能够中标。

  “既然已经做了这样的安排,说明他也知道的资金,已经不能左右华安在项目里的表现,为何还要急着投资华安?”夏晚边刷牙边想着,一时间无法判断顾止安的用意。

  “看来是病糊涂了,反正要签约了,先不管他吧。”夏晚洗漱完毕后,随手拿了病历往外走去——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再强的人也抵不住这生病不治,还飞来飞去的折腾。

  第三节:温茹安的办公室

  慕稀回办公室呆了没有两小时,只觉得完全没有工作的情绪——拿证是件简单的事、

  简单的事、可结婚却是件复杂的事。

  看着手里的结婚证、看着自己名字下面写着的‘顾止安’三个字,慕稀只觉得有种做梦的感觉——认识夏晚六年、爱上他也该有三年多了吧,那时候,又何曾想到过,最后结婚的,却是一个认识不过半年的男人。

  人生总是这么的戏剧,你想要的、和你抓在手里的,大部分的时候,都不会是一回事。

  慕稀下意识的将这个红本本放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车钥匙和随身包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一直到了地下停车场,才发现车了停在了顾止安那边,而这个发现再一次让她正视结婚这个问题——结婚不仅仅只是两个人拿一个证,而是两个人从此有了与旁人不同的联系、从此两个人的私人生活就绑在了一起。

  慕稀沉沉的叹了口气,将车钥匙扔进包里后,拎着包走了出去,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小稀,有时间吗?方便的话到我工作室来一趟。”电话是温茹安打过来的。

  慕稀知道是什么事——回国的与她约定的治疗时间到了,她说以自己的情况,可以开始更深入一些的治疗了。

  只是,一直想走出当年阴影的她,突然间却没有了想治疗的强烈愿望——治不治好,又有什么关系;那些关于恶心、害怕、恐惧的感觉,她体验了五年,她已经习惯了。

  “小稀,有在听我说话吗?对你的治疗方案,我需要和你沟通确认。”电话那边,温茹安敏锐的捕捉到慕稀异常的情绪,当下声音放得更低了些。

  “好,我现在过来。”慕稀压下心底隐隐的排斥感,到底还是应了下来。

  放下电话,慕稀沉沉的吐了口气后,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后,去了温茹安在J市的新办公室。

  *

  慕稀到的时候,温茹安已经招待区等她。

  “办公室很漂亮。”慕稀随着温茹安边往里走边说道。

  “公共办公区是参照法国总部的设计风格;单独的咨询室,则最根据本地咨询病例最多的咨询者,所需要的环境来设计的。那边是治疗室,这个是按国际标准来做的。”温茹安带着慕稀参观了办公区后,带她去了一个通用的咨询室——

  整个咨询室布置简洁明快,一套海蓝色的沙发、上面好多个抱起来特别舒服的抱枕;枫木色的会谈桌上,是一盆盆栽的滴水观音,叶大色足,看起来明快爽朗。

  海蓝色沙发对面是一幅3D的海洋图画,幽深的海底漂浮着漂亮的水母、游来游去的七彩小鱼、还有形态各异的珊瑚,看起来博大而静谧,又满是生机勃勃。

  “我觉得你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好了。”温茹安拿过一个抱枕坐在她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她。

  “温医生,我为什么一定要治好?”慕稀将目光从3D图画中收了回来,转眸看着温茹安,眼神有些迷茫。

  温茹安的眉梢不禁暗自挑动了一下,倾刻又恢复了正常,看着慕稀柔声问道:“因为你的生活不应该因为过去的、已经划上句号的事情而变得糟糕。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更快乐的人。”

  “如果治好了我也不快乐呢?”慕稀轻声说道。

  “在治好以前,我们谁也不知道治好后是会不快乐、还是会更快乐。但我们知道,现在的你已经被困扰在其中,不仅不快乐、而且很痛苦。”温茹安的声音柔和,语速却有些偏快的说道:“就算治好了不快乐,至少你可以不痛苦。”

  “是吗?”慕稀低下头似乎是在认真的思考温茹安的话。

  “现在你被困在中间,只能被动的痛苦;而治好以后,是快乐还是痛苦,你可以自主的选择——就算你不想快乐,你可以主动的选择痛苦。而不像现在:你根本没有选择。”温茹安的声音微微低沉,看着她时,目光温软中透着坚持:“所以,无论是从医生的角度、还是从朋友的角度、更或者从一个哲学的角度来看,你都应该积极的治好自己、将所有的选择权抓在自己手里。”

  慕稀微微皱起眉头,抬头看着面前的3D图画,那些飘浮的水母、自在游泳的小鱼,生动而轻快,与她现在像被困住一样的情绪截然相反。

  “我知道了。我们来看看方案。”良久之后,慕稀才轻声说道。

  “好。”温茹安点了点头,起身去档案柜里拿出慕稀的卷宗资料,将其中新的治疗方案的文件抽了出来:“按照这个周期,我们刚开始一周一次,做环境模拟,这样的治疗持续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们半个月一次,做更深度的环境模拟。”

  “整个治疗大约需要一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完全恢复。”温茹安看着她温和的说道。

  “一年……好。”慕稀点了点头,拿笔在方案上签了字后,递还给温茹安:“下周再开始吧。”

  “当然,你说了算。”温茹安笑笑,将卷宗收好后,又与慕稀聊了会儿治疗中会遇到的情况、说了些鼓励的话后,才结束今天的沟通。

  “去我办公室喝杯咖啡吧,说实话,面对你,我还真没有医生的自觉,总是不知不觉的把你当作了朋友。”温茹安笑着说道。

  “好啊,正好参观一下你的办公室。”慕稀点了点头,站起来与温茹安一起往外走去。

  她还没毕业家里就出了事,所以一毕业就被哥

  毕业就被哥哥送出了国,以前学校的同学朋友们,也都差不多疏远了,偶有联络,也找不到可聊的话题,所以说起来,她还真没什么朋友。

  “我的咖啡机,可是我从法国办公室邮过来的,老的东西用习惯了,就不愿意换。”推开办公室的门,温茹安声音一片爽朗。

  “你的办公室……”慕稀走进去,不由得愣住了——温茹安的办公室,除了办公家具不同外,从装修布局都几乎与夏晚的办公室一模一样。

  “办公室不同于咨询室,有国际统一标准,所以我也懒得花这个心思去设计,直接要了夏行长办公室的设计图,让装修公司依样划葫芦的装成这样,可省了我不少的功夫。”温茹安笑着说道,爽朗坦诚的模样,不见丝毫扭捏。

  “倒没看出来,夏晚还这么热心呢。”慕稀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

  “才怪。”温茹安摇了摇头,走到咖啡机旁,边动手煮咖啡边感叹着说道:“他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想我去麻烦你,就用图纸和喻助理把我给打发了。”

  “温姐,我约了朋友看设计小样,可能没时间喝你的咖啡了。”慕稀的眸光微微沉了沉,看着沉稳大气,却又轻快明朗的温茹安,慕稀的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还是那个温茹安、还是一如从前的专业干练、温雅柔和;

  却又似乎和以前不同:她的眼神里有一种跃动的光芒,让她在职业之外,显出几分小女人姿态——温软而娇俏。

  突然间,她不想看到这样的温茹安,她只觉得她的笑容有些刺眼,让她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么巧?”温茹安轻轻挑动了下眉梢,放下手中的咖啡粉走到慕稀的身边:“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你忙吧。”慕稀朝她挥了挥手,便转身往外走去——原本进来会让人感觉到宁静而温柔的空间,却因着这间装修风格烔异的办公室,让人难受了起来。

  第四节:医院陪伴

  在慕稀离开后,温茹安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轻轻转动着椅子,眸色微微沉暗——没错,她今天确实在试探慕稀对夏晚的态度。

  而她得到的答案,就如现在的她让慕稀不舒服一样——这答案也让她不舒服。

  心里放着一个夏晚、人却又与顾止安交往。

  慕稀,你到底在干什么?

  温茹安微微眯起眼睛,拿起电话给夏晚打了过去——

  “夏行长,你好,我是温茹安。”

  “办公室的事情,已经装好大半个月了,想找机会感谢你,这不,刚好听慕稀说你回国了,所以我就打电话来约喽。”

  “是啊,她从我办公室刚刚离开。”

  “对,做治疗方案的确定,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她能好好配合,不出一年的时间,她就能完全恢复。”

  “具体细节,我现在不方便透露,有机会见面聊吧,这次见她,确实有些新情况,我也在疑惑,但也不方便问她。”

  “在医院?夏行长在我的记忆里,可是健康又强大的。”

  “行,我现在正好有空,我整理一下资料就过来。”

  “OK,一会儿见。”

  挂了夏晚的电话,温茹安便去了通用咨询室,拿了慕稀部分治疗的资料后,便匆匆往外走去。

  *

  温茹安走进人满为患的输液室,仍然一眼便从这成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看到了夏晚——他即便是病着、即便看起来有些萎顿与疲惫,在人群里依然是那么卓而不群,浑身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场。

  “嗨,打了多久了?”温茹安快步走过去,在他身边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刚挂上。”夏晚点了点头,看着她问道:“你主动找她的、还是她主动找你的?”

  “我主动找她的,她还和我说不想治了。”温茹安坦诚的说道。

  “不想治了?”夏晚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有说原因吗?”

  “没有,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迷茫,象个迷路的孩子。”温茹安柔声说道。

  “有说过昨天晚上的事吗?”夏晚沉眸问道。

  “昨天晚上?没说。”温茹安脸上的笑容不禁微顿,下意识的问道:“昨天晚上什么事?”

  夏晚的眉头不禁皱得更紧了些,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道:“她没说就算了。你说服她继续治疗没有?”

  “当然,我希望她能早些走出过去的阴影。”温茹安微微笑了笑,温润的说道。

  “拜托你了,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你通知我。”夏晚点了点头。

  “OK,目前你要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不要刺激她、不要引起她不好的联想。”温茹安轻轻挑动了一下眉梢,笑意里带着些调侃的意味。

  “恩。”夏晚轻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温茹安抬眼看了看他的药水,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滴完了半瓶,当下也不再说话,拿出包里的杂志坐在他身边安静的看起来。

  *

  夏晚的三瓶药水滴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才滴完,其间他打了个盹,是温茹安及时喊护士过来给他换药;他去要去卫生间,也是温茹安帮他将吊瓶举到卫生间外面;后来遇上两个调皮的孩子打闹奔跑,温茹安便起身站在旁边,防止孩子们跑动间碰到他。

  夏晚几次开口让她先走,她也只说没有扔下病人不管的习

  人不管的习惯,几次之后,夏晚只当是她的职业习惯,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觉得,慕稀遇以这样一个有责任心的医生,倒也是她的幸运。

  “今天谢谢你。”在护士拔了针后,夏晚用手按着手上的药棉,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

  “谁让你是病人呢。”温茹安笑笑说道:“开车来了吗?”

  “打车来的。”夏晚摇了摇头。

  “看来我只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了。”温茹安伸手拿了夏晚放在旁边的病历和钥匙,与他一起往外走去。

  “麻烦你了。”夏晚的声音仍是淡淡的,只是病后的嘶哑,让他的声音在淡然中,多了几份感性的味道,的起来特别的能撩动人的心弦。

  温茹安微微笑了笑,将车子开过来后,听他说住在程成的公寓里,脸色不由得微微变了变,却依然沉着的与夏晚聊着金融、心理学的边界话题——以他们现在的距离,这样的话题安全而不会让人觉得尴尬。

  倒是夏晚有些意外,这个看起来专业而干练的心理医生,居然对金融也懂得不少,甚至还是公司为顾止安御定的心里疏导顾问。

  “其实我不太喜欢接心里顾问的单,但这是总部指派下来的,也没办法。”到了小区后,温茹安将车停好,边说边拉开车门。

  “我这边没有空调,就不邀请你上去坐了,今天在医院谢谢你。”夏晚下车后,看着温茹安淡然说道。

  “不用谢,再见。”温茹安斜眼瞥见他落在坐椅上的病历,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与他挥了挥手后,便发动车子离开了社区。

  *

  “二哥,合同签就签了吧,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没有什么不舒服,说到底我也没什么损失,公司能拿到这笔贷款也是意外。”

  “真的没什么,你别担心我。”

  *

  夏晚走出电梯,便听见慕稀的声音从她家里传出来;

  夏晚大步走过去——慕稀正站在玄关旁,边换鞋边讲电话,抬头看见夏晚,倒是一下子愣住了:既忘了讲电话,也没有和夏晚打招呼。

  “你的电话。”夏晚示意她继续接电话。

  慕稀的眸光微微躲闪了一下,对着电话说道:“二哥,我这里有客人,晚些再和你说。”说完也不等慕允答话,便慌张的挂了电话。

  “慕允?”夏晚沉眸看着她。

  “恩,一些合同上的事。”慕稀低头看着脚尖,轻声说道。

  “有几句话问你,进去说吧。”夏晚点了点头,反手关了门后,脱了鞋便径直往里走去。

  “喂……”慕稀想要出声制止,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转眸看见他手上贴着的白胶布,却又一阵不忍……

  蜜婚晚爱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07 结婚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